灵芬馆词话-清-郭麟卷二

输入文本已由电脑自动标签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词汇
人物
地点
景观
植物
称谓、职官
词牌、曲牌
时间
别称
数量或序号
卷二 第 x 頁
馮登府
余嘗謂詞難易之間,苟性所不近,雖殫心力為之而不工,亦有偶然之而即合者。
頃見馮云伯蕓詞一卷體物語有極工者。
疏影帆影云:「船窗似畫,看山好,驀卻被夕陰遮斷
又最憐、十幅高懸處,全不怕西風吹轉。
惜餘春慢,詠綠陰云:「採蘭渡口,買杏樓前忘卻來時花露
但見山邊水邊,幾陣溫風,幾絲穀雨
」皆能離貌傳神
魚子時甫悼亡一首云:「四月江南,幾痕煙嫩,鳧根百頃千頃
春風勾起秋風怨,碎葉不成圓鏡
小艇
雉尾香褰,種比西湖勝。
引來愁影。
釵股敲殘,鈿波劃破,絲雨鬢邊映。
山廚供。
配取葵羹滑凝。
吳娘素手嫌冷。
同心錦帶牽斷,舊夢白鷗難省。
多少恨。
流水年華身世萍飄梗。
相思猶。
且採入濱洲,漁歌唱罷,涼月滿身浸。
可謂會句意於一時,融情顥於兩得將來所就,未易量也。

蕊淵生香兩家
蕊淵女士中郎愛女,幼受四聲慧辨琴絲,妙修簫譜
琴清閣詞,風美流發,在片玉、冠之間。
生香女士秀骨天成,雋思雲構冰雪比清,蘭蕙其穆。
生香一集與琴清相伯仲,而幽抑纏綿,似複過之,漱玉未能專美前也
時俱從官京師結社分題,裁紅刻翠,青鳥傳箋烏絲界紙都中士女,傳為美談
古云嘗合鈔兩家之詞,都為一帙,因得寓目
蕊淵清平樂納涼柬雪姊云:「茶香。
花乳盈甌碧。
露腳如煙吹袖濕。
天澹星痕欲滴。
胡床簟涼生。
睡餘忽聽瓶笙
仿佛一池秋雨風吹萬柄荷聲
」他如春感云:「待畫新愁眉樣改,弱柳關情綠上流■背。
」題二喬觀兵書圖云:「一縷煙鵲尾聲,仿佛陣雲明滅
」皆奇句也。
生香卜香子云:「殘月簾鉤秋夢花瘦
牆角︵兒吠夜分天碧垂珠鬥。
手熨舊羅衣,可似眉間皺。
數盡清宵細細長,坐到燈如豆
」其沁園春秋夜病情金縷曲自題生香詞後寄林風畹蘭二首賦情緘恨,幾於洗馬言愁,令人欲喚奈何
沁園春云:「清夜回腸百緒紛紜淒然淚零
天涯離恨癡魂黯黯,宵深肺病短夢惺惺
霜葉辭枝,寒づ咽露,粉月玲瓏上綺欞。
孤光冷,偏照庭院別樣分明
屏山瘦影立令立屏。
見背殘燈複醒
嘆身如年歷,暗知淒節,心同刻漏,記盡長更
生小工愁,從來善哭何況而今寥落情。
無極、債喘絲半縷,扶住黃昏
金縷曲云:「住事思量偏。
台前雙眉青斗,幾時曾展。
盡心靈詞百首蠶老尚餘殘繭。
認滿紙、淚痕猶泫。
珍重寄君紅豆句,鎮相思何日還相見。
兩地,共腸斷

三生改編煞耽文翰
而今、零箋墨,依然焚研
骨肉遠離知已別,對景不勝淒怨
料此恨、古今難免
煙月家山無恙在,到江南、重覓當時伴。
此外無他願。

許庭珠
許林風女士庭珠,姚君春木之配也。
生香附載寄懷之詞,調採桑子云:「紅櫻鬥帳愁難寢,明日花朝
准備無そ。
春過江南第幾橋。
碧天如水珠鬥豆蔻香燒
韻字紗挑。
月寫花枝綺寮
婉約之情,一往而深

○詞中隱寓人
以人名字隱寓詞中,始於少游之「一鉤斜月三星」,「小樓連苑橫空」。
無名氏之「夢也有頭無尾」,雖游戲筆墨,亦自有天然妙合之趣。
筆之贈伎狗兒、餅兒等詞,皆入妙
餘往作女冠四九詞,皆用三十六,題蕊宮花史冊子,皆用十二,竊仿其意。
邇在淮ヂ,遇校書,贈一翦梅詞云:「夾轂相逢狹斜
樓上琵琶
門外枇杷
風吹多少肯來耶。
臣里東家
苑西家。
淡淡藤蘿映月華。
好片圓沙
浣溪紗
鴛鴦頭白些些
不是蘆花
不是楊花
君姓施,所居琵琶樓,而豐肌柔骨,故有風吹多少」之謔。
又贈一聯云:「唐宮樂舞皆成字,吳苑人家舊姓西。
君,又小名太平也。

○詞有拗調拗句
詞有拗調,如壽樓春之類。
拗句,如沁園春第三句,金縷曲之第四、第七句,憶舊游之末句。
比比甚多要須渾然脫口若不可不用此平仄者,方為作手
煉句未能極工無寧取成語之合者以副之,斯不覺聱牙耳。

○詞妖
倚聲家以姜、張為宗,是矣。
必得胸中所欲言之意,與其不能盡言之意,而後纏綿委折,如往而複,皆有一唱三嘆之致。
近人莫不宗法雅詞厭棄浮艷,然多為可解不可解之語,借面裝頭口吟舌言令人求其意心旨而不得
何為者耶。
昔人以鼠空鳥即為詩妖若此者,亦詞妖也。

楊伯夔詞品
少作詞品十二則,以仿佛司空詩品之意,頗為識曲者所賞。
後見楊伯夔續作十二首,語皆名雋
餘作己刻入雜著中,爰錄伯夔所作於此以為詞場歌吹

悠悠長林,曉暉。
天風徐來一葉獨飛。
望之彌遠,識之自微。
蝶入夢,如花墮衣。
幽弦再終,白雲逾稀,千里飄忽鶴翅不肥。
」[輕逸
「秋水樓台,淡不可畫。
載逢幽人載歌其下。
明星未稀,美此良夜
惝從之,夢與煙借。
荷香沈浮,若出雲罅
油油太虛一碧俱化。
」[綿邈
「萬山攢攢回風蕩寒
決皆千仞,飲雲聞湍。
龍之不馴,虹之無端。
畸士羽衣,露言雷喧。
洞庭陷鱗,蒼梧逸猿。
元氣紛變,創斯奇觀
」[獨造
送君長往,懷君思深。
白石欲墮,池台氣陰。
百年寸輝徘徊短吟。
松篁幽語,獨客泛琴。
聆彼七弦瀟湘雨音。
落花辭枝,淒入燕心。
」[淒聚]
之子曉行細路香送。
時聞春聲百舌含ミ。
林花初開,■須欲動。
美人何許,短琴潛弄。
明月無言,泠泠如諷。
卷簾綠陰微雨思夢。
」[微婉
疏雨未歇,輕寒獨知
茶煙晝青,煮一枝
秋老茅屋,蟲挂絲。
葉丹苔碧,酒眠悟詩。
飲真抱和,仙人與期
其曰偶然薄言可思。
」[閒雅]
俯視苔石行歌長松
千葉萬吹凜然噓冬。
返風乘虛,餐煙太蒙
矯矯獨往落落希蹤
開元關,蕩聞天鐘。
光滿眉宇,與鬥相逢
」[高寒
「空波粼天,鳴簪叩舷
鷺鶿立雨,浪花一肩
採採白,江南曉煙
鏡照春,逢潭寫蓮。
漁舟還往相忘歲年
佳語無心得之自然
」[澄淡
卓卓野鶴超超出君
田家敗籬,幽蘭逾芬。
意必求遠,酒不在醇。
玉山上行,疏花角巾
短笛快弄,長嘯入雲
軒軒霞舉須眉勝人
」[疏俊
「悵焉獨邁,そ兮隱憂
悟出系表天地可求
亭亭危峰倒影碧流
空山Ё寒,老古愁
之無腴,挹之寡儔
遙指木末一僧一樓
」[孤瘦]
「如莫耶劍,如百煉剛
金石在中,匪日永藏。
金術心手胃,韜神斂光。
澄流,星無散芒。
離離九疑鬱然深蒼。
萬棄一取,巨虛錦囊
」[精煉
天孫弄梭,腕無停。
麻姑擲米走珠跳星。
荷露入握菊香到瓶。
如泉過山,如屋建瓴
虛籟集響,流雲幻形
四無人語佛閣風鈴
」[靈活
村以詞鳴白下一時無與抗手,瀨上,見馬棣園功儀,以詞相質
餘深賞其得兩風格集中多有倡酬之作,知其不苟然也。
菩薩蠻云:「紅樓寒怯東風緊。
紅羅夢裏春人醒。
悔不卷簾招。
賣花過橋
相思中酒
怕說今番瘦。
想到海棠開。
只他雙燕
」「煙蟾隱隱纖蛾鬥。
瓊閨袖了穿針手。
薄換越羅衫。
何曾嫩寒

吹簫人去遠。
繡被連床卷。
猶是心腸
他熏異香
」他如摸魚兒秦淮云:「窗啟處
城角遙山,青到橋西路
釣絲云:「低欲墜。
便軟蕩鷗邊,側了蜻蜓翅。
」寄人云:「春已去,春只紅橋一帶楊樹
牽離緒。
鬥鴨人稀,賣魚市冷,都是黯然處。
高陽台雨云:「隔一重樓,有人昨夜癡聽。
刻殘絳蠟文紗掩,裹羅衾中酒初醒。
」皆清和諧婉,不愧雅詞

微波亭詞
錢謝庵詞,餘從村集中見其「楊花開瘦鯉魚肥」,擊節
近得其微波亭詞一卷步武南塘神韻超絕
風蝶令云:「好夢難重做,春愁一年
東風起夜窗眠。
依舊初三月子不曾圓。
露凝香濕,注重絲惹恨牽。
翠簾前。
花外一重涼雨一重煙。
浣溪沙云:「春風吹夢引閒情。
夢裏從他過一生
無能耐是雞聲
人為傷心才學佛,花如解語定憐卿。
一番閒話分明
清平樂下闋云:「天溽芳草悠悠
垂楊影裏登樓
望盡去帆千片,更無一個歸舟
楊蓉裳丈序其詞云:「繁花乍零,淒涼遠目,疏樹早落,棖觸離襟,調逸千秋情深一往,世有解人,斯足傳矣。
」其自序云:「西昆一集,雅善無題
南唐諸作,偏工小令
有用意尚巧以少貴者焉,此即其詞品矣。

怡亭
怡亭四卷錢唐姜淳雨寧所作。
淳甫白樓米樓,同以詞名浙中,蘭泉先生所賞。
淳甫委折自道,不作囁嚅耳語
疏影柳影云:「長亭短驛
正一春光,滿地狼藉
飛絮飛花蕩漾參差,幾度臨風難折
絲絲遮斷河橋路,悄不礙踏青游屐
魚雲斂了斜陽,尋偏亞闌無跡

曾伴紅窗簸弄,那人愁瘦損,描上香額。
細雨吹絲,倒映漣漪,莫辨層層碧。
秋懷付鴛鴦渡,算只有斷魂相接
怕亂鴉、飛入寒林未省舊巢端的
」其運思措詞,真其家石帚宗派也。
餘舊有寒壚買醉圖卷子,餘先作金貂換酒一闋,題者皆用其詞。
後此失去
怡亭詞中,見其題夢橫塘一首云:「蓮釵亞柄,蘆雪吹絲,半竿斜日蕭瑟
合澗橋南,只搖曳青簾相識
泥笑當壚解衣偷贈,醉邊曾惜。
漂零四載,此度重逢,誰憐是、天涯客。

聽鐘聽雨纏綿,又蒲帆催挂,楓葉飛急。
寂寞而今感舊約、酒徒難覓。
更何限1河波夢繞,一點相思楚雲隔。
縱待歸來山樓共倚,怕雙鬟非昔。

汪雲壑
迦陵填詞圖,前後題詞者夥矣,皆用其體,多為激揚奮末之音。
汪雲壑修撰洞仙歌二闋別自格,極宛轉之致。
天風海濤之餘,忽聞吹葉嚼蕊殊能移人情也。
詞云:「戟髯瀟灑,認書生陽羨,和淚朝朝洗愁面。
覆巢身世醇酒生涯何處是、天上紅雲香案
青衫落拓四壁歸來,對鞭蓉遠山遠。
細雨夢回初,樓外輕寒,釀多少玉簫幽怨
怕咽住愁簧不成聲,待擁髻挑鐙,夜深談倦。
」「烏闌寫罷,又承明催赴,回首花間奈何許。
暮年辭賦零落鄉關,渾不記、舊宅臨江誰住。

諸孫文採盛,珍重霜縑為我蕭窗拂塵蛀。
無恙化身兒女風雲摧抑盡、平生黃土
拚醉起英魂秋宵,付一闋銅琶,大江東去

宜秋女士
宜秋女士詞已附詩後,後鐵門又得其殘稿未刻者,今補錄於此
長相思云:「夜寒生
夢魂驚。
半燼蘭膏壁燈
床頭飢鼠行。

長更
起離情。
倚枕填詞句未成。
推敲直到明。
風光好云:「掩花關
花關
看偏春光春又殘。
愁端
空庭雨過苔痕碧。
寥寂
短短回廊曲曲欄。
盤桓
菩薩蠻云:「愁中得句渾難續。
無眠夜半燒燈燭。
風送微茫
逼人秋氣涼。

熏爐獸炭
香篆微微散。
何物吟情
一蟲階下鳴。

露華
淥卿與餘別幾十載,庚午八月相晤吳門寓館,以新刻露華詞見示其中大半皆與餘倡和寄懷之作,所謂故人心尚爾也。
源泉故人寄懷云:「行行過盡江南路
征馬馱愁同去。
撲面驚沙如雨
有甚情緒
西風吹老相思樹
淚眼與誰廝覷
夢也新來不做。
未識平安否。
」摸魚子見懷云:「正西湖狂吟淺醉忽忽又是春暮。
東風夜吹愁到,江上峭帆無數
催客去。
堤上垂楊,都讓鶯兒住。
丁甯一語
獻策金門紅箋羅帕且莫賦愁句。
難忘是、舊夢幾時重作。
幾時再唱金縷
伯勞燕子分飛去。
漂泊不知何處
夜雨
隔著個紗窗,聽得淒涼否。
菊甘薏苦。
努力加餐,頻題錦字,遙寄北來羽。
前調餘江右云:「忍輕拋、分湖煙綠,長征人又千里
鴻嗷雁催漂轉,辛苦生計
狂吟未。
料聽到琵琶,也有中年意。
將軍愛士。
看遮客長刀,岸巾雅拜禮數有誰比。
西江水。
只恐難鯉。
滕王一序空麗。
涪翁詩派廬山面,冷淡相料理。
儂倦矣。
道近平安,人免首稱書記
海濱聊寄。
但暖狎眠鷗,涼吹鐵笛,醉叱老龍起。
其他題畫酬答之詞,尚無慮十餘首,喜用摸魚子調
,蓋當時西園倡和故事也。
人先生露華詞兼見寄一闋,亦用此調
先生序其詞曰:「曩在揚州,淥卿以詞質。
題摸魚子一闋所謂『付香弦一聲一咽,尋常歌吹全洗』者,至今西人能誦之也。

陸鄂華
淥卿妻陸鄂華繡工詞,早歲矢折,餘志其墓。
其寄淥卿薩蠻二首云:「小樓昨夜春寒漸,綠筠簾子何曾卷。
簾外斜陽
一溪新水香。
教人遠別
更把青山隔。
人自不思歸
布帆空解飛。
」「釀花天氣春愁重。
淡雲微雨都如夢。
金斗沈香
金咸線忙。

踏青渾懶去。
女伴空招取。
多事黃昏
替人淚痕
娟娟楚楚,真傷心人語
淥卿有江城梅花引答之云:「小樓日日征帆
憶江南
望江南
簾外垂楊,簾里曲闌幹
曉起簾下坐,攬明鏡,拭紅綿
綠鬟

綠鬟綠鬟菩薩。
花懶簪。
淚暗彈。
畫也畫也畫不就曲曲青山
換了羅衣若個春寒
傳語而今歸計穩,打雙槳,到門前
三月三。

晏幾道
叔原,其自敘以為:「浮沉酒中,病世之歌詞不足析酲解慍
試續南部諸賢餘緒,作五七字語,期以自娛
不獨其所,兼寫一時杯酒聞見所及
」又云:「始時沈十二廉叔、陳十君寵,家有蓮、鴻、、雲,品清謳娛客,每得一解,即以草授諸兒。
三人持酒聽之,一笑樂。
」蓋其寄托如此其所稱蓮、鴻、、雲者,詞中往往見之。
臨江仙云:「記得小初見兩重心字羅衣
蝶戀花云:「笑艷秋蓮生綠浦紅臉青腰舊識凌波女。
鷓鴣天雲;「梅蕊新妝桂葉眉。
蓮風韻出瑤池
」又,「守得蓮開伴游,約開葉上蘭舟。
來時浦口雲隨棹,採罷江連月滿樓。
」又,「手香箋憶小蓮。
欲將遺恨倩誰傳。
虞美人云:「香已有蓮開信。
兩槳佳期近。
」又,「有期無定是無期
說與小雲新恨也眉低。
」又,「問誰同是憶花人。
賺得小鴻眉黛也低顰。
浣溪沙云:「床上銀屏幾點山。
鴨爐香過瑣窗寒。
小雲雙枕恨春閒。
清平樂云:「春雲綠處。
又見歸鴻去。
玉樓春云:「小若解愁春暮。
一笑留春春也住。
」又,「小蓮未解論心素。
狂似鈿箏底柱
」皆寓諸伎之名也。
許續南部餘緒,故所作足闖花間之室。
以視珠玉集,無愧也。

晏幾道酒醉
酒醉之詩,唐人有「不知誰送出深松」,宋人有「阿誰扶我上雕鞍」,皆善於描寫
叔原玉樓春詞云:「當年信道無價
桃葉尊前論別夜。
臉紅心緒梅妝,眉翠工夫如月畫。

時醉旗亭下。
知是阿誰上馬
憶曾挑盡五更燈,不記臨分多少話。
真能委曲言情

史達祖
詞,詞綜所選,已不少矣,然其佳句尚多。
祝英台薔薇云:「見郎和笑拖裙,忽忽欲去,又驀地、留芳袖。
」慶清朝云:「墜絮孳萍。
狂鞭,偷移紅紫池亭
餘花未落,似供殘蝶經營
」過龍門壹首云:「一帶苔牆
多聽寒づ。
篋中金咸線早銷香。
藥尾寶刀窗下夢,誰翦秋裳

宮漏莫添長。
空費思量
鴛鴦難得成雙
昨夜楚山花簟里,波影先涼。
」讀之令人欲喚奈何
張功甫序其詞以為有清新閒婉之長,無言蕩淫之失,可以分鑣清真,平睨方回三變行輩不足比數
」洵非虛譽

○趙雩門
雩門太史研經讀史詩詞皆不多見。
前乙丑歲,於都門見金縷曲一闋甚工,題寒夜讀浮眉詞有懷,卻寄雲
風格何似
當年玉田蘭畹,差還可擬。
一卷烏絲腸斷句,欲把金尊陶洗
紙上淚痕隱起
何處吹簫容乞食,料旗亭那有人雙髻
佳耦,是知己
勸君何苦身世
看分湖、菰煙蘆雪十分秋思
一面闌幹憑倚偏,莫又憔悴
兩鬢蕭蕭如此
有故無恙在,更天涯同調能餘幾。
長相憶,君知未。
雩門承明著作之才,忽改官縣令神仙小謫太息

○灑邊詞
宋之詞人向子、史邦卿,皆成家者。
然史以附韓胄士論所賤。
向以貴臣戚里卓然方格,迕而歸,其人品相去遠矣。
酒邊二卷其中贈伎之作最多,其名如小桃小蘭輕輕、賀全真、陳宋鄰、趙總憐、王稱心,不一而足所謂承平王孫故態者耶。

樵隱
毛開樵隱詞,所傳無多,然亦是雅音
楊用修獨稱潑火初收一闋平熟無可取,用修未可知詞者也。
醉落魄云:「新愁悵望華發
雀ㄋ江頭一樹垂垂雪。
玉樓春云:「酒成憔悴花成怨。
閒煞羽觴難會面。
可堪春事已無多,遮牆苔滿院。
」皆遠過

○捧月樓
世之論詞者,多以麗雋永工,燈紅酒綠脆管么弦,往往令人傾倒,然非詞之極工也。
友蘭村,少善倚聲,體多側艷,及刻捧月樓詞,則一歸於雅。
餘前既已言之矣,要其尤工者,則在於友朋離合死生契闊之間,非近人所能仿佛
其集綠伽冉精舍追感謝庵,與邵蘭風聯句摸魚兒一闋可謂驚心動魄一字千金者矣。
詞云:「怪匆匆六旬別耳,滄桑變幻如此
[袁]離亭三兩關心語,那分緣今世
[邵]君竟死。
[袁]問碧海紅塵,更有誰知己。
[邵]魂兮歸來,[袁]聽子夜啼烏,虛堂竄鼠,鉛淚如水
[邵]
浮蟻,可尚能一醉
[袁]欲呼君飲無計。
[邵]風吹遺挂翩翩翻動,疑欲振衣而起。
[袁]寒月底。
[邵]把薤露歌殘,心逐霜花碎。
[袁]古歡墜。
[邵]嘆呂掩書墳,楊歸元塚,此恨幾時已。
」[袁]
他如過玉蓮庵憶舊云:「一番聚首無他事,只辦一番腸斷
高陽台即席和餘云:「雲搖雨散垂垂別,只幾番老了啼鸚
算歸
風要先聽,雨要先聽。
」皆極工言情

○袁通行香子
行香子一體,疊下三字句,最難穩愜
村上海道中云:「算定歸程
嫩約分明
輕帆江渡春申
怪伊雙槳,偏泥人行。
要等潮來,等潮去,等潮平
酒也慷斟。
夢也難尋。
照相思、一點秋燈
擁衾深坐,誰伴深更
有雨蕭蕭風瑟瑟,雁聲聲。

南宋小家
詞綜之選,於南宋小家真能披沙揀金
然尚有未盡者,如克齋詞,惟選虞美人去年寒食相見一首
其又太常引云:「三三五五短長亭
都只解送人行。
天遠冥冥
好夢、才成又驚。

夜堂歌罷,小樓鐘斷歸路已聞鸚。
應是瞢騰
問心緒、而今怎生
蕓窗青玉案云:「少時貪看瓊林繞。
馬上寒威峭。
昨暮六花逗曉
擁衾慵起,鬢絲籠帽。
頓覺年來老。

竹枝枝倒。
把玉棱層趁風掃。
樓上一尊須放早。
同雲收盡,紅輪初上,對面狼峰好。
」二詞皆工。

曹爾堪
國初浙西詞人輩出,嘉曹顧庵爾堪吳中西堂齊名
西堂百末詞,自以為花間草堂之餘。
顧庵頗為雅潔念奴嬌一闋,殊有竹山風調
孤舟初發,正嚴霜似雪布帆如紙
一派殘雲別恨,愁向青山隱幾
晚圃黃花小槽紅酒客路誰同醉。
蒯緱黯澹自將管樂為比
遙念旅宿新寒丹陽古道,老樹酣青紫
戍鼓沈沈天未曉,殘月模糊映水。
白衣談兵青燈讀易,漫灑英雄淚。
啼鳥成陣,石頭城外潮起。
同時魏學渠喜用側艷之字,誤佳期云:「花滿驛亭香淺
恨翠啼紅宛轉
碧城二曲闌幹送落無算
銅漏莫嫌長,銀燭偏愁短。
寒情孤坐憤眠遲,好夢終難選。
」然他詞未能如此

吳偉業
紅豆梅村詩筆一時,而詞皆非本色
梅村詞雖比紅豆較工,亦沿明人熟調,然於曲獨工。
曩見秣陵傳奇以為玉茗之後,殆無其偶。
未著言巽人之名,及見其金人捧露盤詞題為觀演秣陵春句云:「喜新詞,初填就,無限斷人腸。
知音子細思量
偷聲減字畫堂高燭絲簧
」乃知出於梅村之手也。

季滄葦
季滄葦不以詞名,而行香子題扇美人一闋頗工。
「煙樣羅衣周。
月樣銀鉤
人立處、風顥全幽。
誰將紈扇,細寫風流
有一分水一分墨,一分愁。
天街似水,迢迢良夜,十年前事上心頭
雙飄裙帶,曾伴新秋
在那家庭,那家院,那家樓。

汪煥
七夕詞詠乞巧者多矣,汪煥上半闋,特出新意,而語亦工。
云:「蛛絲休絡。
自恨巧多偏命薄
不解銷魂
是人厚福人。

毗陵鄒董詞
毗陵鄒、董,各以詞名文友淫言語,不免秀鐵面所呵。
鄒詞亦未為工,難與迦陵並稱也。
菩薩蠻一首,殊得花間之遺。
「篆縈心事安銀葉
溫火慢香微。
焦尾聲對花彈。
聲應指寒。
同心金風串。
莫作離鸞怨。
夢峽與啼,一夜長

趙友沂
邗上趙友沂任俠好事,多長者游。
宋玉叔有過故居詞云:「竹西亭歌吹地。
廿四橋頭,曾絡青絲騎。
坐上秋娘季次
俠客名姝夜夜春風醉。
孝廉船丞相第。
弦管淒涼,苔老朱門閉。
燕子從王謝例。
太息回車多少羊曇淚。
語意惻愴,調蘇幕遮

張台柱
綿邈飄忽之音,最感人深至李後主之「夢裏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所以獨絕也。
張台柱浪淘沙云:「春柳煙含
鶯燕嬌憨
飄綿舞絮恨相兼
雨打風吹不了,又上眉尖

系馬金銜
斜日厭厭
夢中歸路又誰諳。
渺渺茫茫一旗說是江南

曹溶
激昂慷慨迦陵最。
坨亦時用其體,如居庸關李晉王諸作,直欲平視辛、劉,自出機杼
集中曹倦圃慢詞二首皆工。
曹有將之雲中答友寄賀新涼云:「玉宇如水
黃花、滿襟離恨,雁箏頻倚
落日馬蹄窮塞主,白發一肩行李
柱北曾經說屣。
又挂風旗沙柳外。
對摩片石揮毫起。
屈宋且休矣。
故人相見安喜
新詞龍蛇飛動牢騷心事
刁斗河山今不閉。
敢詫封侯萬里
老去疏狂未已
範蠡湖菜熟,肯羊裘敝盡車生耳
痛飲酒,真男子
」此詞蓋作於備兵雲中時。
朱集有送曹詩長篇,亦極悲壯所謂「忽作邊秋出塞聲,江楓紛紛落」者是也

吳兆騫
吾鄉吳漢槎,以事戍甯古塔,所傳秋笳集,悲涼抑塞,真有崩雲裂石之音。
其得家信百字令一詞云:「牧羝沙磧,待風鬟喚作雨工行雨
不是垂虹亭子上休盼綠楊煙縷
白葦燒殘吹落,也算相思樹
空題裂帛迢迢南北無據
消受水驛山程,燈昏被冷夢兒叨絮
兒女心腸英雄淚,抵死偏縈離緒
錦字閨中瓊枝海外辛苦隨窮戍。
柴車冰雪七香金犢何處
」與升庵「易求海上瓊枝難得閨中錦字書」,同一淒怨
漢槎採桑子寄妹云:「縞綦義烈人誰似,淡月寒梅
寂掩羅帷
生受黃昏紫台
遙知楓落吳江冷,白雁飛回。
錦字難裁。
一片紅冰熨不開。
漢槎昭質名文柔,亦工詩詞解元廷樞子婦
其寄兄謁金門云:「情惻惻
誰遺雁行南北
慘淡雲迷關塞黑。
那知草色
細雨花飛繡陌
又是去年寒食。
啼斷子規氣力
欲歸歸未得。

顧貞觀
顧梁汾與成容若友善,容若專工小令慢詞間一為之。
惟題梁汾杵香小影「德也狂生耳」一首,最佚宕
梁汾漢槎塞外「季子平安否二首久已膾炙人口
生日一首,亦極工,與稼軒千騎弓刀揮霍遮前後」,未能別其優劣也。
詞云:「馬齒加長矣。
向天投箋試問生余何意
不信嫩殘煨芋後,富貴如斯而已
惶愧煞、男兒墮地
十成身已老,況悠悠此日還如寄。
伏櫪壯心起。
直須方言之耳。
遭逢致君事了,拂衣歸里
手散黃金歌舞就,購盡異書名士
累公等、他年謚議
班、範文章虞、褚筆,微臣奉敕碑記
千載下,有生氣。

顧貞觀姊詞
無錫顧文端公女梁汾姊。
有楚黃署中聞警寄滿江紅云:「僕本恨人,那禁得、悲哉秋氣
恰又是、將歸送別登山臨水
一派角聲煙靄外,數行雁字波光里。
憑高覓取妝樓
誰同倚。

鄉夢遠,書迢遞,人半載辭家矣。
吳頭楚尾聲,然高寄
江上空憐商女曲閨中漫灑神州淚。
縞綦何必男兒天應忌。
」語帶風雲,氣含騷雅,殊不似巾幗中人作者,亦奇女子也。

舊時月色
東維子集云:「陵陸子敬,居分湖之北,壘石為山,樹成林,取姜白石詞名其軒曰舊時月色
」此吾鄉故事也。
移家魏塘,每有故土之
他日一椽於湖濱,當作小軒,複舊名,以志前輩風流勝賞

黃孝邁
劉後村黃雪舟長短句云:「十年曾評君樂章,耄矣複觀新腔一卷
」賦梨花云:「一春花下幽恨重重,又愁晴,又愁雨,又愁風
水仙云:「自側金卮,臨風一笑酒容吹盡。
東風,忙去薰不念澹妝人冷。
云云,詞皆極工,黃集不傳,他選本亦失之,故記於此

浙西二孫
浙西閨秀,首推二孫
碧梧早擅才華,而賦命蹇薄,故多幽憂蕉萃之音。
苕玉歸高穎樓夫婦唱隨,頗佳耦
結縭十載,又歌寡鵠
有才無命振古如茲。
女士詩篇之外,兼工倚聲
余曾為碧梧湘筠樂府序,其相見歡云:「年時小立苔茵
依人
記得柳花如雪,正殘春

パ聲急,蛩聲咽,忍教聞。
又是梧桐深院,月黃昏
菩薩蠻云:「華堂咽罷笙歌歇。
香裊爐煙碧。
酒醒屏風
燭花相對紅。
玉釵翠鈿
柳葉雙蛾淺。
日午未成妝。
繡裙鳳凰
十六字令云:「
雨過南軒月影橫。
珠簾卷,滅燭坐調笙
」總菩薩蠻落句云:「酒醒一燈昏。
思多夢似真
」皆可入金荃集中
苕玉衍波詞,附刻貽研齋詩後。
有題許玉年夫人遺照,喝火令一闋最工。
「明豐盛徐淑才華大家
風容易落曇花
試問歡期幾許屈指半年賒。

妙倩傳神手,描萼綠華
生綃依舊臉如霞。
比似年時,略瘦一些些。
比似年時初見無語翠鬟斜。
」他如蝶戀花云:「簾外櫻桃花落盡。
幾陣東風緊。
翠樓吟賦秋云:「愁春夢醒。
咽露涼蟬,抱枝淒緊
又長堤外,晚煙如雨,歸鴉成陣。
許周生序中所云「櫻桃花謝,緊簾外春風楊柳絲寒,瘦眉邊之秋影」,蓋指此也。
碧酲妹閒卿,名雲間,詩詞之外,繪事不減乃姊。

蔣春雨
秀水蔣春雨集後,附詞數十首,皆和雅可誦。
霜天曉角枕上聞雁云:「江城秋暮。
多少哀鴻度。
剛近曉寒窗,天北一聲虜。

銜蘆何處去。
沙邊行且住。
休間故園兄弟,啼不斷枕邊雨。
風光好鶴巢云:「是前緣
是今緣。
修到松窗鶴眠
游仙
王郎吹徹緱山調。
知音少。
袖得冰絲上弦
一千年。

小紅樓
小紅樓詞,仁和程君去瑕作也。
方言情如鷓鴣天:「風消絮雪春無影,雨碎梨雲夢有聲
踏莎行:「酒闌燭又今宵,不愁有夢無尋處。
祝英台近:「瘦了黃花,人在可憐里。
浣溪沙:「尊酒旗亭黯然
厭人絮語加餐
最無滋味離筵
一翦梅:「輕暖輕寒上已天。
春眠
蠶困春眠
」其體物玉環出浴圖云:「蜀江流恨碧。
太液恩波換得。
帆影云:「輕陰棹入江村里,看暝色高樓初赴。
有人、誤識歸舟,帶了夢魂飛去。
梅影云:「冰奩脂粉都成幻,寫小幅春風空際
」又鄭楓人香奩十詠,其一萼紅,詠花信尤工
「悄黃昏早安腸斷無語惺惺
步澀遲蓮,眠妨絆帶圍花身
消得、幾番紅褪,嘆飄零、都是
春色難關東風不解一段幽情

應悔寒漿誤飲,卻懨懨疑病,心捧眉顰。
窺月愁濃,隔花緣淺,讓他三五星征。
認作、雲慳雨吝夢分明
昨夜又何曾,獨影浣紗石畔,綠水湔裙
」君生平酷好倚聲,謬許拙作,曾托人弁語,餘未及知也。
沒後令嗣刻本鐵門複申前請感而錄之。

戴金詞
樊榭徵君舊居南湖自號花隱倪米樓花隱樓圖。
偕李丁齋同作齊天樂詞以紀之。
戴金比部南浦一闋云:「鷗外夢長閒,向湖邊、又展露渦風鬢。
亭角舊聽鸚,楊枝曲消盡粉團香陣
涼波無恙畫闌幾點驚鴻影。
城上青山解意點綴玉真眉暈。

天涯有客悲秋,喚停杯共說,老仙花隱
隱語芙蓉煙杪,未歇水樓芳訊
斜陽一舸俊游客,容易成孤引。
霜葉無多明艷別,似惜飄零紅粉
精研史,而下筆乃清空如此

○二餘詞句
柳梢青末後四字,最宜用意四字入妙,則全首皆好矣。
餘少云有句云:「四野無村一天有月,如此他鄉
」甚工。
餘亦可云:「守到黃昏上來紅燭,又是今宵
極為汪選樓所賞。

程水南詞
程水南先生風雅總持詩文潔淨可傳,詞非當家
然其早起洞仙歌一闋風致絕妙
「晨乍啟,閃霞紅成片。
海底飛鳥先見
關情、此
清華,拋不迭翠被溫香淺。

檀郎何事輕犯朝寒,盡把疏窗繡簾卷。
雪樣新霜,又遍風來,全不管、冷侵入面。
日上三竿有何妨,好挽起鬟雲庭院

洪梧
洪桐生太守自罷郡歸,遂留滯廣陵,主梅花書院
初以足疾,不能良行。
後以校閱冊府元龜窮日分夜,遂至失明
始學詞,工於慢調,詞成,口授侍史書之,都一冊,皆用一萼紅調,數疊其韻。
雲山閣藏書山尊學士一首,最淒婉
嶺雲限。
廣寒宮裏,任我載書
中聖相逢避賢未去,且學繡佛長齋
地主鄒陽不拒,遣彥和、糸番帕譯經台。
雙寺紅邊五橋高處萬卷樓開
漫擬河陽溫石,計十年推轂,多少英才
祭侄韓文,悼妻潘誄,先生逆旅誰陪。
知我漂蓬無藉,道湖山送老不須回。
怕說邱少,簽貝覃空排。
太守藏書五萬卷,恐日後散佚,乃藏於所州湖上雲山閣
此詞所以志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