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棋山庄词话-清-谢章铤卷八

卷八 第 x 页
○邹祗谟词
■邹程村祗谟与阮亭、羡门游,故其词修洁,有花间遗意。〈浣溪沙〉调不易填,以 其句法近诗。程村别绪云: 何事连宵唱懊侬。双垂斗帐绣芙蓉。凄清晓起怨征鸿。 水驿蓬窗山驿店,夜程霜月晓程风。丁宁有限意无穷。 此却恰好,且有馀味。又〈南乡子〉云:〔妾身能自造春风。〕〈水调歌头〉中秋云 :〔刚道人间月半,天上月团圆。〕造句亦奇,月半字见祭义及士丧礼,又岑参诗凉 州三月半,韩愈诗南方二月半。
○国初三毛
■国初三毛:稚黄、西河、鹤舫际可。稚黄、西河较胜,西河论词多确凿。即稚黄谈 艺亦复不苟。议者徒訾其填词名解之附会穿凿,遂尽没其真耳。鹤舫与吾闽林西仲善 ,文亦相似,均非上乘正法眼也。其〈蝶恋花〉云: 桂魄凄凉寒玉宇。顾影无憀,影也添凄楚。为月不眠情更苦。明朝愿下廉纤雨。 翻说颇觉新妙。
○彭孙遹词
■彭羡门孙遹真得温、李神髓,由其骨妍,故辞媚而非俗艳。董东亭潮谓先生晚年收 毁廷露词,故传本甚少。东皋杂钞然迦陵之豪宕,竹垞之醇雅,羡门之妍秀,攻倚声 者所当铸金事之,缺一不可。〈卜算子〉云: 身作合欢床,臂作游仙枕。打起黄莺不放啼,一晌留郎寝。 彭十艳情当家,固宜阮亭怵服。相传羡门见沈去矜董文友词,笑谓邹程村曰:〔泥犁 中皆若人,故无俗物。〕斯虽戏言,亦可见其忍俊不禁矣。至若〈雨中花〉令云: 曲生已拜尚书尹。更毛颖又中书品。橘叟千头,竹君千户,尽领通侯印。 羽客乘轩花锡衮。先生相岂长楼遁。官柳排衙,官蛙叠鼓,官补南柯郡。 此则解嘲应閒之别调,可谓温厚善谑矣。
■太白如姑射仙人,温尉是王谢子弟,温尉词当看其清真,不当看其繁缛。胡元任谓 庭筠工于造语,极为奇丽。然如〈菩萨蛮〉云: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语弥淡,情弥苦,非奇丽为佳者矣。羡门深窥此秘。〈生查子〉云: 〔起立悄无言,残月生西弄。〕〈玉楼春〉云: 〔江南无限断肠花,枝上东风枝下雨。〕又云: 〔人从春色去边来,舟向梦魂来处去。〕〈临江仙〉云: 〔斜阳如弱水,只管向西流。〕著墨无多,寻味不尽,亦异乎屯田俳语矣。
■设色,词家所不废也。今试取温尉与梦窗较之,便知仙凡之别矣。盖所争在风骨, 在神韵,温尉生香活色,梦窗所谓七宝楼台,拆碎不成片段。又其甚者,则浮艳耳。 阮亭揣摩花间,沾沾于豌苣一二字义,是犹见其表而遗其里欤。须知〔檀乐金碧,婀 娜蓬莱〕,未必便低便俗于〔宝函钿雀,画屏鹧鸪〕,亦视驱遣者造诣何如耳。
○毛先舒词
■毛稚黄先舒时有新意〔短调亦善留馀〕,当时以三瘦得名,谓〔不信我真如影瘦〕 , 〈玉楼春〉〔书来墨淡知伊瘦〕, 〈踏莎行〉〔鹤背山腰同一瘦〕, 〈临江仙〉而其集中尚有〔除却鞋尖似昔时,余都是今春瘦〕, 〈拨香灰〉〔花枝解我因花瘦,故意相挑逗〕, 〈虞美人〉未尝非好句也。〈菩萨蛮〉云:〔试暖春无力。〕〈浪淘沙〉云: 一梦几回醒。断续难成。偏从醒后忆分明。好梦如今须好做,不许零星。 措辞工妙。拨香灰,稚黄自度曲。又有〈满镜愁〉,五十字。乃沈去矜所度。
■稚黄曰:〔填词不得名诗馀,犹曲自名曲,不得名词馀。又诗有近体,不得名古诗 馀,楚骚不得名经余也。盖古歌皆作者随意造之,歌者随变入节,传之以声而歌,故 乐有谱而歌无谱也。后世歌法渐密,故作定例而使作者按例以就之,平平仄仄照调制 曲,预设声节,填入辞华,盖其法自填词始。故填词本按实得名,名实恰合,何必名 诗馀哉。问:『若是,则古人随意为之,何以皆可歌。是歌工之工善传喉吻耶,抑古 人皆知音律耶。』曰:『歌工虽巧,不能使拗者之可歌。古作者才虽高,不能尽通音 律。要之古人事不强作,亦不强成,通音律者乃作歌,不通者不作也。歌之而协者乃 歌,不协者不歌也。』后世歌者愈昧,作者愈多,而歌法愈益密,不得不为定谱以绳 之。使贤者俯而就,不肖者跂而及,填词之谓矣。故填词既出,则诗亡,夫诗之亡也 ,诗馀也哉。〕噀书余按此论最为明通。惟谓词出而诗亡,则又不然。夫所谓诗馀者 ,非谓凡诗之馀,谓唐人歌绝句之馀也。盖三百篇转而汉魏,古乐府是也。汉魏转而 六朝,玉树后庭、子夜、读曲等作是也。六朝转而唐人,绝句之歌是也。唐人转而宋 人,长短句之词是也。其后词转为小令,小令转为北曲,北曲转为南曲,源流正变, 历历相嬗。故馀者声音之馀,非体制之馀。然则词明虽与诗异体,阴实与诗同音矣。 而曰词出诗亡哉。虽然,乐府之歌法亡,后人未尝不作乐府,绝句之歌法亡,后人未 尝不作绝句。且唐人绝句,宋人词,亦不尽可歌,谓必姜、张而后许按拍,何其宽于 诗而严于词欤。
○江藩论词
■江郑堂藩曰:〔仇山村谓腐儒村叟,酒边豪兴,引纸挥笔,动以东坡、稼轩、龙洲 自况。极其至四字〈沁园春〉,五字〈水调歌头〉,七字〈鹧鸪天〉、步蟾官,拊几 击缶,同声附和,如梵呗,如步虚,不知宫调为何物。令老伶俊倡面称好而背窃笑, 是岂足以言词哉。近日大江南北,盲词哑曲,塞破世界,人人以姜、张自命者,幸无 老伶俊倡窃笑之耳。〕词源跋余谓郑堂之言过矣。宋人歌词,犹今人之歌曲,走腔落 调,知者颇多。若论词于今人,则犹宋人论绝句,歌法虽极考究,终鲜周郎,而谓老 伶俊倡能窃笑哉。声音既变,文字随之,正不得轩轾太甚。至今日词学所误,在局于 姜、史。斤斤字句气体之间,不敢拈大题目,出大意义,一若词之份量不得不虹是者 ,其立意盖已卑矣,而奚暇论及声调哉。
○沈谦词
■沈去矜谦好尽好排,取法未高,故不尽倚声三昧。长调意不副情,笔不副气,徒觉 拖沓耳,且时时阑入元曲。去矜好自度曲,如美人鬟、四十四字。月笼沙、六十字。 东风无力、七十一字。蝶恋小桃红、犯曲上四〈蝶恋花〉,下三小桃红,后段同。七 十二字。胜常七十六字。之类皆是。东湖月一百字则及门潘云赤所度,去矜和之者, 调皆圆美。其东风无力云:〔万里春愁直。〕直字最奇。至十二时慢云:〔仔细想真 无意思。撞著吃亏忍气。〕又云:〔人也劝奴,为何守这冷冷清清地。奴须丢不下, 死生只在这里。〕等句,实非雅调,不得以黄九、柳七藉口。
○万红友词
■红友词律,去矜词韵,皆声名极盛之作。而二君于词,都非超乘,但红友较强耳。 其登悠然楼云:〔曲尚屯田柳。独予宗眉山苏大,分宁黄九。〕然其排荡处,颇涉辛 、蒋藩篱,一泻千里,绝少潆洄。词论之讥,正恐不免。〈苏幕遮〉云: 彩分鸾,丝绝藕。且尽今宵,且尽今宵酒。 门外骊驹声早骤。恼煞长亭,恼煞长亭柳。 倚秦筝,扶楚袖。有个人儿,有个人儿瘦。 相约相思须应口。春暮归来,春暮归来否。 〈贺新凉〉云: 汝到园中否。问葵花向来铺绿,今全红否。种柳塘边应芽发,桃实墙东落否。 青笋箨褪苍龙否。手植盆荷钱叶小,已高擎、碧玉芳筒否。曾绿遍,桂丛否。 书笺为寄村翁否。乞文章、茅峰道士,返茅峰否。 舍北人家樵苏者,近斫南山松否。堤上路,尚营工否。 是处秧青都是浪,我邻家、布谷还同否。曾有雨,有风否。 论文有疏气,而无深情。论调是奇格而非雅令。作者见奇,读者称妙,而词之古意亡 矣。按此体本于山谷,山谷有隐括醉翁亭记〈瑞鹤仙〉,通阕皆用也字。又有〈阮郎 归〉,通阕皆用山字。其后竹山秋声〈声声慢〉,亦通阕皆用声字,都非美制,而竹 山差胜耳。盖填短调、押实字,或有佳者。若长调虚字,则必不能妥帖矣。张咏川曰 :是盖效福唐独木桥体者,然余按礼载汤盘铭三韵新字,其后灵帝中平中,董逃歌十 三韵逃字,则此体之滥觞也。曲亦有之,如元人扬州梦〈那叱令〉,叠押头字,荐福 碑〈叨叨令〉,叠押道字者是。
■去矜红友,皆工院本,红友所撰杂剧传奇至十六种之多。黄文阳曲海盖红友为吴石 渠炳之甥,石渠以四种得名,渊源固有所自。其言曰:〔曲者有音有情有理,不通乎 音弗能歌,不通乎情弗能作,理则贯乎音与情之间,可以意领不可以言宣,悟此则如 破竹建瓴,否则终隔一膜也。〕予谓词亦如是,高下疾徐,抗坠抑扬,音之理也。景 地物事,悲欢去就,情之理也。按之谱而无碍,音理得矣。揆之心而大顺,情理得矣 。理何由见,于音之离合、情之是非见之,理具,而后文成也。然而文则必求称体, 诗不可似词,词不可似曲,词似曲则靡而易俚,似诗则矜而寡趣,均非当行之技。吾 请于音、情、理之外益之曰有文。红友又工于集句,如〈江城子〉旅怀云: 〔醉来扶上木兰舟。张仲宗〈踏莎行〉大江流。唐庚〈诉衷情〉 去难留。周邦彦〈早梅芳〉阔甚吴天,史达祖〈玲珑四犯〉 极浦几回头。孙光宪〈菩萨蛮〉春尽絮飞留不得,刘禹锡〈柳枝〉 又重午,刘潜夫〈贺新凉〉又中秋。刘过〈唐多令〉 芳尘满目总悠悠。蒋捷〈高阳台〉倚危楼。辛弃疾归朝欢 雨初收。欧阳修芳草渡天气凄凉,程垓〈蝶恋花〉冉冉物华休。柳永〈八声甘州〉 水面霜花匀似剪,秦观〈玉楼春〉剪不断,孟昶〈鸟夜啼〉 那些愁。毛滂〈更漏子〉〕 又寄内云: 〔萧萧江上荻花秋。无名氏〈眼儿媚〉水悠悠。黄升〈长相思〉 思悠悠。李景山花子移过江来,僧挥木兰舟飞梦到扬州。晁补之〈临江仙〉 芳草连天迷远望,周邦彦〈满江红〉官驿外,陆游蓦溪山 柳枝愁。史达祖〈祝英台近〉 庭槐影碎被风揉。吴淑姬〈小重山〉晚云留。苏轼〈南柯子〉 夕阳洲。蒋捷〈木兰花慢〉帘幕轻阴,马伟寿春云怨暝色入高楼。李白〈菩萨蛮〉 凉月去人才数尺,王安石〈蝶恋花〉应念我,李清照〈忆吹箫〉 不抬头。牛峤西溪子〕 真可谓天衣无缝矣。辰溪曰:〔剪不断,乃李后主句,非孟昶也。〕
○王阮亭词
■阮亭沿凤洲、大樽绪论,心摹手追,半在花间,虽未尽倚声之变,而敷辞选字,极 费推敲。且其平日著作,体骨俱秀,故入词即常语浅语,亦自娓娓动听。其〔郎似桐 花,妾似桐花凤〕之句,最为擅名,然起结少味,殊非完璧。〈忆江南〉云: 江南好,画舫听吴歌。万树垂杨青似黛,一湾春水碧于萝。懊恼是横波。 〈浣溪沙〉云: 雨后虫丝罥碧纱。朝来鹊语斗檐牙。日痕红曙一阑花。 残梦未遥犹眷恋,篆烟初袅半夭邪。消魂应忆泰娘家。 〈菩萨蛮〉云: 玉兰花发清明近。花间小蝶黏香鬓。邀伴捉迷藏。露微花气凉。 花深防暗逻。潜向花阴躲。蝉翼惹花枝。背人扶鬓丝。 又云: 梦残鬓枣垂香枕。芙蓉髻坠蒲桃锦。翠幄碧如烟。小星将曙天。 起来双黛浅。绣阁抛金剪。憔悴鼠姑红。玉阶三月风。 真所谓极哀艳之深情,穷倩盼之逸趣者,不但〔绿杨城郭是扬州〕一语之神韵独绝也 。〈踏莎行〉醉后云: 屈子离骚,史公货殖。直须一石瞢腾醉。胸中五岳不能平,何人解识狂奴意。 修竹弹文,绿章封事,聊将笔墨供游戏。茂陵若问马卿才,飘飘大有凌云气。 酒杯睥睨,目无馀子,难兄西樵,故有〔群季惠连真不让〕之句。
○王士禄词
■西樵士禄炊闻词,一百七十三首,论者谓如〈渔歌子〉之〔逐鹭徵凫下远洲〕,〈 生查子〉之〔阶怜好月痴〕,〈点绛唇〉之〔雨嬲空庭〕,〈卜算子〉之〔暗烛影疑 冰〕,皆未免失之雕琢,过于求奇,非词家本色也。〈菩萨蛮〉云: 春魂啼梦扶难起。玉攲翠弱慵难理。不用郁金油。鬟云腻欲流。 一双罗袜瘦。小凤娇红味。著罢立盈盈。兰阶无限情。 则是温尉门庭语。
○丁澎词
■燕衔花、五十二字。一痕眉碧、五十一字,犯曲上二句一痕沙,下二句眉峰碧,后 段同。山鹧鸪、五十六字,犯曲上三句〈小重山〉,下二句〈鹧鸪天〉,后段同。银 灯映玉人、八十三字,犯曲上五句剔银灯,下三句玉人歌,后段同。合欢、九十四字 ,犯曲上五句万年欢,下五句归朝欢,后段同。御带垂金缕,一百十字,犯曲上五句 御带花,下五句〈金缕曲〉,后段同。皆丁飞涛澎自度曲。飞涛扶荔词颇伤于脆,由 其极力爱好。〈行香子〉云: 才上香车。忽过平沙。片时间、人远天涯。今宵好梦,何处寻他。 但一更钟,二更雨,五更鸦。 愁对飞花。怕见残霞。别离情、付与琵琶。断魂江上,吹落谁家。 正梦儿来,灯儿晕,月儿斜。 〈临江仙〉云:〔怪他燕子故双栖。湘钩暗下,赚得个扑帘飞。〕颇清婉,不见佻态 。
○吴梅村词
■蒋子宣曰:〔吴梅村、龚芝麓、曹秋岳、梁苍岩诸人词,俱名家,然取冠本朝,殊 乖教忠之道,一概置而不录,于体为宜。〕其说甚正,然谭艺非讲学比也。诸公在国 初实开宗风,不独提倡之功不可忘,而流派之考更不可没。夫钱文僖词载于宋,赵文 敏词登于元,昔人不以为非,编次之例应尔。信如子宣之言,则诸公之作,将附于胜 国乎,抑另编一集乎。况五代十国词家,率多身更两姓,非付之秦火不可。而西河西 堂辈,名挂前朝学籍,推类至尽,亦不宜选矣。进退之间,动多窒碍,乃知高论,非 通例也。若周筼、贺裳、张纲孙、钱光绣之徒,述庵厕之明末,盖本于竹垞,以明诗 综證之,可见皆遗老也。子宣采取,亦殊失真。至梅村淮南鸡犬,眷恋故君,其〈贺 新凉〉病中有感云: 万事催华发。论龚生、天年竟夭,高名难没。吾病难将医药洽,耿耿胸中热血。 待洒向西风残月。剖却心肝今置地,问华陀、解我肠千结。追往事,倍凄咽。 故人慷慨多奇节。为当年、沈吟不断,草间偷活。 艾灸眉头瓜喷鼻,今日须难诀绝。早患苦、重来千叠。 脱屣妻孥非易事,竟一钱、不值何须说。人世事,几圆缺。 不作一毫矫饰,足见此老良心。遭逢不幸,读之鼻涕下一尺,述庵奈何竟置此词于不 选乎。此词关系于梅村大矣,述庵其未讲知人论世之学哉。梅村秣陵春传奇,有声梨 园间,集中观演秣陵春〈金人捧露盘〉云:〔喜新词初填就,无限恨,断人肠。为知 音仔细思量。〕芜域之赋,梦华之录,盖别有伤心矣。阮亭诗〔白发填词吴祭酒〕, 非虚美也。梅村殁为泰山府君,儿阮亭池北偶谈。
○许有介词
■余家藏许有介墨迹一帧,中草七言绝句云: 雨泣风号翠几层。石头怀古不堪登。无端缚就松针笔,画出青山是孝陵。 款曰:〔雨中游清凉山诸诗作画之一也,五竺道兄正之。〕按五竺乃宁德崔嵷嵷,名 列云间十八子。孝陵,明太祖园寝。故跳行书,盖黍离之感深矣,所著有米友堂集。 〈眼儿媚〉云: 精魂石上忆三生。寒夜与卿盟。帘前明月,窗问小饮,楼上残更。 而今閒坐记芳情。庞儿约略明。亸肩倚案,低头弄笔,斜眼挑灯。 有介前代贡生,诗列明诗综,茞汀选其词入国朝非是。庞儿句,平侧失协。
○宋琬词
■宋玉叔琬诮白髭〈沁园春〉后段云: 叹黑云突起,九阍难叫,青蝇欲吊,只影堪哀。 不自我先,不自我后,汝乃乘危利我灾。炎凉态。笑星星髯也,果小人哉。 盖玉叔时为族子齮龁入狱对簿,责头叹腹,寄愤独深。后读随园诗话载何承燕留须云 : 马齿频加,鹏程屡蹶。还容尔面添何物。丈夫欲表必留须,试问那个些儿没。 窥镜多惭,染羹谁拂。鬑鬑博得罗敷悦。从今但拟学诗人,閒吟便好将他捋。 游戏之言。更堪喷饭。按其调为〈踏莎行〉,承燕字春巢,见莲子居词话。
〈惜分飞〉句中用韵
■〈惜分飞〉两结句第四字,有用韵者,有不用韵者。词律收陈允平阕上结云:〔相 思叶底寻红豆。〕下结云:〔翠腰羞对垂杨瘦。〕此则不用韵也。然毛滂填此调则云 :〔更无言语空相觑。〕又云:〔断魂分付潮归去。〕语字、付字皆韵,红友一时失 检,故不载耳。至天籁轩词谱载此词仄八韵,若是,实十韵也。盖此等句法,起于毛 诗君子阳阳左执簧,至汉魏以来更盛,如焦头烂额为上客,前汉霍光传仕宦不止车生 耳,汉谚京都三明各有名,晋中兴传草木萌芽杀长沙,晋长沙王乂传登车不落为著作 ,体中何如作秘书,南史以时及泽为上策。齐民要术至若五经纷纶井大春,关东觥觥 郭子横,五经复兴鲁叔陵,关东说诗陈君期,天下义府陈仲举。海内所称刘景升。其 见于后汉书、东观汉纪、圣贤群辅录者,覶缕不尽。余谓词体源于三百篇及古乐府, 观此益信。
○玉樊堂词
■明末风雅首陈大樽子龙,大樽门下首夏存古完淳。存古,华亭人,彝仲之令子也。 宏光时以荫授中书,国朝赐谥节悯,就义年方十七。所为诗文如唳猿,如啼鹃,令人 不堪卒读。柳塘词话谓其有玉樊堂词。近人编夏内史集,末载词二十馀阕。〈鹊踏枝 〉云: 珠帘人影盈盈处。不到春深,不解相思苦。独倚玉阑无一语。梨花几阵黄昏雨。 宛转声声听杜宇。回首销魂,无计教春去。忽见旧年携手路。绵绵芳草离离树。 〈千秋岁〉云: 几番薄倖,无限伤心景。眉前事,心头病。残灯馀一点,恰把罗衣整。 窗棂外,一枝带雨梨花影。 独步东风静。访当时花径。寒悄悄,花光净。人去多时也,往事犹堪省。 飘红泪,银釭露满鞦韆冷。 他如〈一斛珠〉之〔乍晴乍雨催人瘦〕、〈忆王孙〉之〔一种东风几样吹〕,颇似小 山吐属。不独大哀一赋,伤心直逼兰成。人去句,应作多时人去也,方协。
○淞南乐府
■南汇杨徵男光辅撰淞南乐府六十阕,调皆〈望江南〉,叙述华亭风土掌故,颇为明 赡。盖明杨运之权淞故述、王胜时沄云閒第宅志之遗意,而近人陈锦江金浩松江衢歌 之变调也。中论盐法一则,诚为留心时务之谈。而所载邬景超事,尤足备词家话柄, 是固輶轩使者所不弃也。词云: 淞南好,磨盾骋才华。殉国将军书梵呗,征台都督赋仙霞。百战笔生花。 乔公子一琦,力阴五石弓,能左右射,诗古文辞皆奇警,尤善书法,有金刚经石刻行 世。从刘将军綖战死滴水崖,于乾隆四十年赐谥忠烈。邬景超,邑之壮士,康熙十七 年率乡勇百人从闽督姚启圣征台湾,积功擢左都督。贼平,不之官而归,著从戎纪略 ,光霁楼词。其闽南记捷云: 记仙霞秋尽玉关西,寒月照征袍。听岩城画角,边风四急,战骑初骄。 铁甲三秋暗度,猛士气全枭。饮马长城窟,雪压弓刀。 细柳营开列壁,正军惊韩范,将说嫖姚。拟投鞭直下,势竭海南潮。 誓指日,妖氛净扫,笑终朝,鼯鼠技潜消。看捷奏三军乐,贺凯唱还朝。
淞南好,乐岂与民同。盐贩荷枷凭役卖,桃佣抱瓮听官封。物产为谁丰。 盐快夺民盐,以十之一二入官,余仍私售,灶盐斤不满十文,肆盐价至二十六文,故 贩私者甘犯禁以趋利。雍正四年,南令钦公琏请将上南盐课,均摊两邑地漕项下,每 亩徵三厘九丝二忽六纤强,俾民食灶盐而不罹于法,仁人之言,其利溥哉。惜淞民例 食浙盐,两江台省,难以上请。鄙意必得浙省盐法衙门,将所辖省分有灶之县,统计 汇题,方合政体。近年别省业有奏请允行,年终汇扑,课裕而民安。特旨嘉奖者,浙 省援例入告,此其时矣。乾隆癸丑,重修南汇县志,余语当事,特存此议于盐课项下 ,以俟后之君子。水蜜桃垂熟:官票封园,胥役从中渔利,乃高其值以售之民。 淞南好,尘梦唤人醒。牧竖荒场驸马第,酒佣新馆探花厅。归鹤叹非丁。 明李深为淮府仪宾,土人艳称其第为驸马厅,即今同仁里营丁牧马之地。探花厅酒馆 ,乃沈绎堂太史旧第,堂额尚存。 淞南好,妓席听新歌。武弁帮閒更小帽,文人避谤换新靴。客比鲫鱼多。 妓家大半在西城营丁错处,故倚武弁为屏障。生监不守分者,骂破靴党。他如〔晨握 僧鞋临宝镜,夜牵佛手入香帏〕、僧鞋,菊名。佛手,柑名。〔尼院馈来和尚豆,倡 家煮出小娘蛏〕,和尚豆,即蚕豆,一头去皮炒之。俗呼妓曰小娘,蛏有玉柱双垂而 白,故名。故作险诨,骇目引笑,虽非雅制,亦可入启颜录。又按景超词诸选未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