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棋山庄词话-清-谢章铤卷五

卷五 第 x 页
○荔枝天
■闽中以六月为荔支天,宋莆田黄师宪公度〈好事近〉词,所谓还家应是荔枝天。
○刘后村住宅
■刘后村居金凤坊柳行庵,俱见王实之迈〈贺新凉〉词,一云驰玉勒归金凤,一云人 顶礼柳行路。
○陈孟周词
■陈孟周,瞽人也。闻人填词,问其调,为诵太白〈菩萨蛮〉、〈忆秦娥〉二首。不 数日,即为其友人填二词,亦用〈忆秦娥〉调。其词曰: 光阴泻。春风记得花开夜。花开夜。明珠双赠,相逢未嫁。 旧时明月如钩挂。只今提起心还怕。心还怕。漏声初定,玉楼人下。
何时了。有缘不若无缘好。无缘好。怎生禁得,多情自小。 重逢那觅回生草。相思未创招魂稿。招魂稿。月虽无恨,天何不老。 闻者莫不惊叹。此载郑板桥集中,知文章自关夙慧,国初聋哑二君,不足异也。
○沈启南词有渊源
■沈启南父恒吉,名恒,字同斋,号茧庵。题画云: 一竿风月,一蓑烟雨。家傍钓台西住。卖鱼生恼近城门,况肯到、红尘深处。 潮生解缆,潮平鼓枻,潮落放歌归去。时人错认是严光,自是个、无名渔父。 调为〈鹊桥仙〉。其伯贞吉,名贞,字南斋,又字陶庵,号陶然道人。自题小影云: 此老粗疏一钓徒。服也非儒。状也非儒。 年来只为酒糊涂。朝也村酤。暮也村酤。 胸中文墨半些无。名也何图。利也何图。 烟波染就白髭须。出也江湖。处也江湖。 调为〈一剪梅〉。启南风雅,渊源有自矣。此词明词综失载。
○周玄词
■周微之玄名在十才子中,于林子羽鸿又为高足。永乐间,以文学徵授礼部祠祭司员 外郎。徐兴公●称其诗瑰奇悲壮,又称其〈楚天谣〉酷类李长吉。集名宜秋,道光间 福鼎王遐春付梓。末附诗馀六阕,残讹不可句读者去半。〈唐多令〉云: 明月上高楼。青天一片愁。旧江山、几度同游。 纵道婵娟千里共,终不似、故园秋。 洒泪寄东流。相思梦到不。刺桐花、发遍沧洲。 醉里风光都过了,更何处、系孤舟。 颇有南宋大家风味。玄一,字又玄,与十子中黄玄并名,称二玄。
徐●词
■明季闽县徐●、徐熥兄弟竞爽。熥以诗显,所著有幔亭集。●以博洽闻,插架甚富 ,丹铅历落,至今流传,尚为世宝。所著有笔精、榕阴新检等书,家擅池馆,宛委山 房、红雨楼皆其胜处。详国朝陈贡士惕园庚焕鳌峰坊先贤宅迹考。后废为尼庵,今又 转鬻为民居矣。明词综载其〈望江南〉云: 城上角,吹动薛萝烟。别意难忘灯下约,归期空向梦中传。消息杳如年。 孤馆客,今夕不成眠。万井寒砧敲夜月,数声黄叶坠秋天。人在碧云边。 清脆可诵。惜其鳌峰集不得见也。子存永延寿,曾与阮亭游,有诗见渔洋诗话。
○张红桥与林子羽唱和
■张红桥与林子羽唱和,艳传艺苑,二人皆能倚声。子羽之金陵,有寄怀〈百字令〉 一阕,红桥亦有和词。今检明词综,只载红桥,而子羽不载,子羽鸣盛集,尚有词十 数阕,明词综俱不入选。为录于此,真佳话也。子羽云: 钟情太甚,人笑我、到老也无休歇。月露烟云多是恨,况与玉人离别。 软语丁宁,柔情婉娈,熔尽肝肠铁。歧亭把酒,水流花谢时节。 应念翠袖笼香,玉壶温酒,夜夜银瓶月。蓄意含嗔多少态,海岳誓盟都设。 此去何之,碧云春树,合晚峰千叠。图将羁思,归来细与伊说。 红桥步韵云: 凤凰山下,恨声声玉漏,今宵易歇。三叠阳关歌未竟,城上楼乌催别。 一缕离情,两行清泪,渍透千重铁。重来休问,尊前已是愁绝。 还忆浴罢描眉,梦回携手,踏碎花间月。漫道胸前怀豆蔻,今日总成虚设。 桃叶津头,莫愁湖畔,远树云烟叠。剪灯帘幕,相思谁与同说。 子羽尝夜至,作绝句云: 素馨花发暗香飘。一朵斜簪近翠翘。宝马归来新月上,绿杨影里倚红桥。 红桥和云: 桥外千花照碧空。美人遥隔水云东。一声宝马嘶明月,惊起沙汀几点鸿。 子羽,名鸿,两人唱酬,皆藏名于末句,此例几十数首。昔少游赠营伎陶心儿〈南歌 子〉,末云:〔天外一钩残月带三星。〕盖暗藏心字。东坡见之笑曰:〔此恐被他姬 厮赖耳。〕子羽无亦有此意哉。红桥没,留玉佩玦一枝,绝句七首,悬一缄床头。子 羽归见,不胜哀怨。王恭、周元,各有诗吊之。恭云: 新绿只疑销晓黛,落红犹记掩歌唇。舞楼春去空留月,饮榭香飘不见人。 元云: 梦逐梨云远,歌传薤露愁。只今桥上水,亦作断肠流。 红桥即今之洪山桥,张氏居其地,因以为名,凤凰山亦与相近,但今日水阁诸姬,环 萃桥之左右,匪独不解文章,抑亦未闻姝丽,岂山川清淑之气,一泄而不能再聚耶。 抑世无子羽其人,莫能消受,而不必生耶。初长乐王称有时望,红桥拒不纳,而独委 心于子羽。子羽妇朱氏亦娴吟咏。古人云:〔不羡君才羡君福。〕吾于子羽,亦作如 是想。
○辰溪词
■辰溪携所作词一卷相视,〈惜分飞〉云: 望断垂杨青万缕。勾出万千离绪。无计留君住。马蹄竞逐飞花去。 从此停云空望雨。最是多情如汝。忆到伤心处。月光黯淡花无语。 绰有蘋洲渔笛、无弦琴谱遗风。辰溪与余交情甚挚,集中赠怀诸作,语重情长,所谓 不自知其啼笑也。
○孟超然词
■孟瓶庵超然先生敦品绩学,为闽中有数人物。自为部郎,典试蜀粤,及归,掌教鳌 峰,谆谆以培育人才为己任。诗文雅洁,多明理见道之言。辛亥夏,余偶读先生所著 瓜棚避暑录,见为孙羡门题九曲移居图,乃知先生于词,亦当家者,录之以资谈助。
■钱唐孙羡门霖久客于闽,作九曲移居图。学使末竹君首唱,题诗曰: 曲曲逾奇水在山。诸岩且待暇时攀。卖茶客到君须避,背坐仙人蜕骨间。 龙潭壁上阁船人。大会曾孙怪底真。莫唱人间可哀曲,全家已化白云身。 竹君任满,令弟石君受代为学使,一年,竹君卒,石君追和原韵,为羡门题云: 赋就东南最秀山。已祛害马任跻攀。壮看放棹鸡笼外,老欲浮家虎啸间。 吹埙独感爱山人。墨淡曾留手迹真。六六峰头猿鹤唳,凭君指点梦中身。 自注:先兄竹君曾梦为武夷君所召。盖竹君以庚寅主试闽闱,过建州,梦武夷君来召 。梦中复之曰:〔某王事未竣,不可以往。〕使者问何时,曰:〔当以十年为期耳。 〕己亥竹君奉督学之命,复来闽,庚子按试建州,乃决意游武夷,穷搜岩壑之胜,尽 兴而返。辛丑,竹君使毕入都,不久得微疾逝。计武夷君来召之岁正十年,岂非数耶 。癸卯八月,羡门以图索题,余既作四绝句应之,览二朱君作,怅然有感,为复作〈 金缕曲〉一词云: 廿载蓬山客。为乘轺、仙霞关上。山丹水碧。一枕孤篷催客梦,梦到洞天窟宅。 讶风马、云车络绎。九曲峰头虚左待,望先生认取三生石。人世事,尘凡隔。 当时鞍掌嗟行役。武夷君、十年以后,不虚诺责。 谁料重来前缘在,蜕骨寒岩犹昔。曾几时、果登仙籍。 莫唱人间可哀曲,吹篪人、凄断缑山笛。才俯仰,成陈迹。
■闻先生掌教鳌峰时,门生有以非分干者。先生徐起行,自抚其心曰:〔日来或有不 肖处,被诸君窥见乎。不然斯言何以至吾耳也。〕门生惊惧,谢过乃止,其风骨如此 。
○刘存仁词
■闽县刘炯甫存仁孝廉,见余酒边词,极为欣赏。且曰:〔仆少日曾学之,未工也。 〕因检案头大清律例卷首相视,有〈满江红〉二阕云:〔友人劝习是业,有感而赋。 〕 无计疗饥,枉说道、读书万卷。苦恨煞、吐气如虹,目光似电。 碌碌儒冠徒误事,区区小技休牵恋。叹拊髀、困尽英雄身,思量遍。 定远笔,君苗砚。终军繻,总贫贱。记廿载名场,兴酣文战。 新贵黑头多自立,故人青眼重相见。看先生一笑付浮云,真万变。
数玉量珠,莫轻付、漏卮丞掾。须知道、经济勋名,文章历练。 论抱负春华秋实,看声价南金东箭。想朝廷、侧席好求贤,延英殿。 只可惜,题黄绢。黯青衫,遭白眼。叹宾客梁园,豪华久擅。 幕府辟除曾倒屣,参军记室羞延荐。拥书城、权当小诸侯,还健羡。 炯甫为余序,文极峭艳,似苏、黄门庭中语。
■炯甫为予序词话后,余报以书曰:〔捧读巨作,流连往复,不独文字之妙,非心知 其境者,不能道只字。其中铁板数语,尤见持论精湛。诗词离合处,知者盖鲜,能词 者或弱于诗,能诗者或粗于词。至今日浙派盛行,专以咏物为能事,胪列故实,铺张 鄙谚,词之真种子,殆将湮没。不知诗词异其体调,不异其性情,诗无性情,不可谓 诗。岂词独可以配黄俪白,摹风捉月了之乎。然则崇奉姜、史,卑视苏、辛者,非矣 。第今之学苏、辛者,亦不讲其肝胆之轮囷,寄托之遥深,徒以浪烟涨墨为豪,是不 独学姜、史不之许,即学苏、辛,亦宜挥之门外也。鄙见如是,与赐作大旨颇合。闽 中宋元词学最盛,近日殆欲绝响,而议者辄曰,闽人蛮音鷢舌,不能协律吕。试问晓 风残月,何以有井水处皆擅名乎。而张元干长乐、赵以夫长乐、陈德武闽县、葛长庚 闽清诸家,皆府治以内之人,其词莫不价重鸡林,即林岂尘以锁韵扫,此乃用古韵通 转,不得以闻见录之言而讥诮之也。且今之作词者,将协古乐乎,将协俗乐乎。若协 古乐,则吾诚不敢知,若协俗乐,则今日乐部所演习者,大抵老伶伎师随口胡诌之言 ,何以抑扬顿挫皆可入听乎。古人词不尽皆可歌,然当其兴至,敲案击缶,未尝不成 天籁。东坡铁板铜琶,即是此境。作者不与古人共性情,徒与伶工竞工尺,遂令长短 句一道,畏难若登天,不知皆自画之为病也。且夫既能词又能知工尺,岂不更善。然 与其精工尺,而少性情,不若得性情而未精工尺。故不独姜、史轻苏、辛,而苏、辛 亦不愿为姜、史也。铤流览近日词家,颇怪其派别之讹,非但无苏、辛,亦无周、柳 ,大抵姜、史之糟粕耳。姜、史之精,十不得一也。不揣狂妄,学填数十阕,于断绝 寂寞之中,为吾闽永此一途。然愿甚奢,而才识俱不逮,秋蚓号窍,诚不足当大疋一 吷。惟进而教督之,匡正之,则真为无穷之赐,且更望助我张目,于此道树立一帜, 亦吾闽一大生色也。〕此书颇足备参词学,故缕述于此。
○漳平唱和
■壬子,余在漳平,以事同董少白庆澜至感化溪,张轩叔承渠款余,作平原十日欢, 删除烦恼,自寻乐趣。轩叔能画,少白善饮,谭艺每彻四鼓。少白有句云:〔君才我 量,同垂不朽。〕盖一时意气之盛如此。一夜,余填〈永遇乐〉调寄高文樵应焱云: 嗟聚红生,寂寞溪山,阿谁知汝。碧海骑云,霓裳自奏,下界无人语。 遥天有眼,大星见角,出没群鱼乱舞。抱幽兰、一枝独笑,归去五云深处。 热尘九斗,离愁一斛,两岸落红如雨。歌不能狂,言还畏骂,酣睡尤辛苦。 何如饮酒,解衣盘礡。自谥骚坛醉虎。招故人元龙楼上,共分千古。 少白、轩叔亦有作,少白云: 吁江田生,茫茫天壤,居然有汝。相聚何迟,相期何厚,千里移书浯。 原注:前承千里移书相招,且赠句云:血性文章无客气,艰难身世见交情。 放开只眼,伸来只手,怕甚群魔起舞。扛一枝、如椽健笔,直挥斥烟云处。 担当宇宙,已饥已溺,细诉来,泪如雨。狂里深藏, 原注:枚如有〔世笑侬狂,他怎晓狂中苦〕句。 痴边漫驻,忍耐何辛苦。 原注:枚如自号江田生,又属馀作是痴边人印。 天公大约,劳劳筋骨,却好鞭笞龙虎。招痴张、各持杯酒,烹今炼古。 原注:轩叔,号痴张。轩叔云: 枚汝知乎,我醉人醒,我忧人喜。情之所钟,都如我辈,有恨焉能已。 灌夫骂座,祢生挝鼓,便●亦无聊耳。看造化、小儿游戏,舞一阵,天魔起。 尸居腐气,污人膻行,累得侏儒饱死。射策无缘,佣书不值,碌碌风尘里。 我生三十,何如投笔,食肉而侯万里。冷黄齑,长年咬尽,书生真鄙。
○张轩叔词
■轩叔为复斋见心先生之孙,复斋能诗,擅书画,有疋量。予旧赠轩叔诗云: 轩叔名公孙,饥驱向海甸。濯濯杨柳姿,不为污泥变。 填词有新听,作画究真面。 盖轩叔能守其家学。余之自感化溪归,轩叔填〈惜分飞〉五阕送余。自跋云:〔余与 枚如相识甫三载,而相知之深,欢若平生。秋日过我,客次拌酒,纵歌互答,承惠新 诗数章,意气陵铄,金石逾坚,余将何以对我故人也。今枚如行有日矣,嗟嗟,热血 三升,痴情万种,为古担忧,依人作嫁。一副头颅自喜,满腔肝胆向谁。本意业多磨 ,岂英雄无赖。长年马磨,异梦同床,到处蛇神,奇形丑状。茫茫知己,落落人间。 何幸大苏青眼,酒边联听雨之欢。无如老杜思归,客里唱停云之曲。扪心别后,憔怅 奚如。执手今朝,缠绵乃尔。会当铸汝黄金,作客犹留鸿爪。更愿贻余彤管,封侯共 奋鸢肩云尔。〕词云: 阿大才华当有数。不独登高能赋。自步江东路。古人深慕今人怒。 秋雨湖西弦管度。家世清华如故。莫把浮名误。黄金应铸纱应护。 其一。 我辈钟情轻世故。谣诼蛾眉空妒。岂受樊笼锢。冲天竞去休愁顾。 霜雪人间寒已固。鬼垒登场堪恶。一笑东流付。天心保护无迟暮。 其二。 何处清辉长夜度。冷落云鬟香雾。征鸟飞无数。恼他云路频来去。 玉桂凉风金菊露。多被秋花猜妒。难得杯中趣。斋期宁误茵宁吐。 其三。 三载相知承眷注。骥尾龙麟欣附。倦眼风尘顾。长亭离树横朝雾。 肝胆牢骚收不住。润色诗筒酒具。萧索真难度。孤弦自语秋心聚。 其四。 颠酒狂歌能几度。此别何时再晤。不恨来迟暮。深情如铸新如故。 好月幽花难凑趣。总为离愁绊住。尤抱伤心处。临行分付书来去。 其五。 嗟乎,若轩叔者,能不令人增交道之重哉。
○友仁精舍雅集图题词
■友仁书院在漳平北门外,一楼高耸,远山如屏,盖踞菁城最胜处。秋日馀与文樵话 别于此,酒酣,联〈满江红〉调题壁。越数日,适逢重九,文樵复饯余,重叠前韵, 和者十数人。文樵属汀州廖镜清作友仁精舍雅集图,备录诸作,每篇系以跋语,余为 序其缘起,成一巨册,真一时胜概也。题壁原韵云: 如此溪山,无我辈亦嫌寂寞。长乐谢章铤枚如 想当日,危楼初建,胸饶丘壑。入夜应怜秋月淡,钱唐高应焱文樵 凌虚莫笑浮云薄。枚如 听风欢、渔唱与樵歌,窗间落。吴中李堉涵亭 书一卷,吾能读。枚如 酒千盏,谁言浊。闽县董庆澜少白 聚二三知己,各寻欢乐。文樵 人到中年悲白发,闽县叶鼎全甲三 天教异地逢青目。闽县潘联禧蔼庭 泼淋漓、墨气染菁城,枚如 觥筹错。文樵 重九叠韵云: 瑟瑟西风,联袂至、同分寂寞。文樵 悄离心、閒泉出峡,倦云归壑。枚如 未去已知双棹稳,再来翻笑孤云薄。甲三 看轻鸢、一线趁斜晖、前村落。涵亭 王粲赋,休重读。徐邈酒,时中浊。闽县张承渠轩叔 算人生难遇,知音最乐。吴中计树谷荣村 浮白能豪词客胆,少白 垂青应刮山灵目。汀州廖镜清菊农 计良辰、几度得倾谈,时休错。诏安陈玉宇星垣
先是端午余觞文樵于东山莲花岩,作五日登高联句题壁云: 莲花岩下订同心。少白 五日登高百感侵。异地相逢人似燕,文樵 好山今日客如林。百年肝胆拌浊酒,闽县薛禧年幼臣 半世蹉跎怨素琴。未老那堪双鬓白,文樵 幽兰笑我碧云阴。枚如 是时余将旋省,文樵为作东山话别图赠行,余以〈忆秦娥〉二阕题之。
○和友仁精舍作
■友仁精舍之会,肖岩、幼臣俱以秋试未与。后二君皆落孙山外,幼臣至而余已归, 于甲三处见其和作,归以视肖岩。肖岩亦和一阕,失意之言,令人寡欢。幼臣云: 二度菁城,重把臂、敢云寂寞。只难再、〈满江红〉聚,莲花之壑。 转眼忽惊时事换,扪心不怨人情薄。把新愁旧恨泪君前,双行落。 何必问,耕与读。何必论,清与浊。算眼前第一,爱钱便乐。 贫贱生来赢傲骨,英雄老去输科目。叹秋风、辜负故人多,文章错。 肖岩云: 苦唤奈何,只闭门、自挨寂寞。怎忍看,寡妻稚子,待填沟壑。 生我难知天道远,反躬敢责人情薄。这肚皮,总不合时宜,该沦落。 聪明怕,书休读。交游谢,世原浊。且平分贫富,何忧何乐。 入世已惭增马齿,知音最易混鱼目。傥因循,一失便终身,谁之错。 盖肖岩时方贫困失计,而又感伤时事,故其言甚苦。嗟乎,辄唤奈何,岂独子野哉。
■幼臣为星村之甥,星村屡向余称其刻苦,幼臣亦雅知余,然相见初不相亲。壬子作 客漳平,余至而幼臣归矣。余遣使要自同安,既至,甚莫逆。其客中不寐填〈满江红 〉云: 十日离乡,路迢迢、寸心千里。又况是、客中作客,劳尘未已。 绝险风波经弗尽,不情岁月依胡底。叹无端、一付好须眉,依人耳。 寒窗外,江如市。孤枕畔,夜如水。苦思量欲觅,家山梦里。 白发高堂游子泪,青灯短榻读书味。恼来时、辗转睡难成,鸡声起。 比之星村,洵为宅相。幼臣大父悟村嘉颖先生,积学有重名,著书经精华、诗经精华 等书,为家塾蒙训善本,盛行于时云。
○聚红词社
■初余录诸同好〈满江红〉调赠文樵,且系之曰:〔他日杯酒相逢,各出长技,请目 为聚红词社可乎。〕文樵喜,乃自号聚红生,颜其寓斋曰聚红轩。一夜,余与文樵对 坐填词,灯结花四,既又茁一蕊,文樵曰:〔是所谓聚红也。〕故余词云:〔把聚红 佳话祝灯花,花休落。〕文樵有俊才而深于情,余归,文樵送至江岸,泪承睫若不自 禁,凝立望予舟弗见,乃返。且寓书所知,属为余排遣,故余感怀词云:〔苏小乡亲 ,高三十五,为我添憔悴。无台避债,填词相向垂泪。〕文樵藉钱唐,入闽,能以师 道佐州县君有声。然酒酣以往,时慷慨不自得,思援例入职自效,曰:〔鸡口终胜牛 后也。〕余旧赠文樵句云:〔几辈真为爱我者,小官犹胜依人耳。〕文樵读之极欣喜 ,曰:〔枚如真知我心。〕乃填〈金缕曲〉一阕,书以团扇赠余云: 蓦地逢知己。倚新声、浅斟低唱,情从此起。九十春光虚负了,人在落梅风里。 忍见那、榴花开矣。昔日汨罗江上恨,问三闾、何事身轻死。丝五色,缠无已。 抛残书卷年三纪。甚来由、依人作嫁,飘零千里。 漫道焦桐常挂壁,只为知音有几。且商量、自家料理。 事到艰时心转怯,小功名、亦属难悬拟。知我者,枚如耳。 其叠题壁韵送余云: 分手河干,君此去,吾添寂寞。不尽云迷远道,鸟沈深壑。 处世那堪身累重,初交莫怨朋情薄。望故乡、莼菜起秋风,伤沦落。 酒边句,曾披读。原注:枚如著酒边词。眼前事、分清浊。 愿早寻良遇,共图安乐。离别敢为儿女态,音书休阻云天目。 笑调羹、手段付东流,谋生错。 是则一声河满,双泪交流,便冷心肝亦要裂却也。文樵笃于伉俪、其妇李氏月田,能 诗,曾见其寄外数绝句,记其二云: 利锁名缰西复东。年年长自慨囊空。自从嫁作君家妇,非在愁中即病中。
长日如年独自眠。恼人情思是炎天。洪山桥下溪流水,一片风帆似妾悬。 文樵常持余词稿示其妇曰:〔谢君笔下有人。〕
○梅信诗唱和
■汪稼门志伊尚书督吾闽时,以梅信诗书扇,赠吴清失贤湘翰簿,清夫装为册。伊墨 卿太守秉绶为作寒味芳心四字于首,且和一诗。后为吾友肖岩所得,岁除前二日出以 示余,为节录唱和诸作于此。尚书原作云: 一番花信到春台。谁遣阳和透骨栽。天地心从枝上见,冰霜气逼萼中来。 鹤知消息惊幽梦,月助精神护绿苔。几度冲寒山有意,不烦羯鼓自先开。 墨卿和云: 扶容桥回当平台。楼畔梅花手自栽。最喜故人同鹤至,况闻明月送香来。 横枝欲放多临水,寒色虽严未没苔。共识心情贞铁石,青青松竹对门开。 肖岩和云: 霜前雪后护楼台。远处移根近处栽。况遇名贤寄意在,如同驿使折芳来。 弄笛恰宜歌白雪,刊碑却易上苍苔。风流今日逢潘令,明月一樽凉对开。 原注:余与梅花为生死交,度岁迎年,每与作缘。故乡梅之多者,近则南台之梅坞、 凤冈里梅坞,甚属寥寥。远则闽县之梅溪、永福之方广岩、连江之青塘,皆十馀里, 清香扑鼻,令人有欲仙之致。旧岁腊底游菁城,欲求一枝,竟不可得。壬子复之宁洋 ,潘蔼庭出此册相赠,真投我好也,敬和一律,聊以偿余癖云。 中又有江沅〈东风第一枝〉词云: 腊意冲寒,春心酿雪,东风欲到江岸。只应驴背诗人,省识暗香早晚。 黄昏月色,已彷佛相思一半。问旧时、驿使重来,记否故人天远。 消瘦损,玉关望断。空领略,笛声哀怨。甚时过了,江南路遥,计程尚缓。 深深烟梦,合早约束君催唤。正万山、消息归来,讶许冻痕暗换。 此词于梅信二字极有体贴,非浪赋寒花也。即以胎息论,亦从石帚、梅溪门径来。
■省会乌石山范忠贞公祠有梅一,相传宋代物也。十数年来,叹夷盘踞是山,植绰楔 ,崇楼观,而梅亦困顿于腥膻之中,无能过而问之者。予戊申在宁德,填〈金缕曲〉 有云: 撩起我凄凉心事。细雨忠贞祠下过,人对花、齐滴伤心泪。要花看,将何地。 及归,闻或者欲纵寻斧,先数日梅竟憔悴死。适赌肖岩此册,感物伤怀,乃填〈满江 红〉一首,并附跋语二则。嗟乎,思从曩人,渺不可得,孤芳摇落,何以为心,慷慨 广平之赋,非为黄大舆之梅苑资故实也。词云: 严冻一天,偏做出、江山春色。才晓是、调羹手段,消寒骨格。 香暗不沾蜂蝶闹,枝高故耐冰霜逼。幸赋花、人尽铁心肠,花非阨。 宜爱护,休摧摘。今忽瘁,谁之责。冷相思无著,檐低月黑。 梦断忠贞祠下路,埋香也化苌宏碧。属瘦魂、莫向陇头销,招应得。 跋云:〔岁壬子,余抱幽忧,浪游自排遣,一二知已,惠书省问,述所见闻,皆堪痛 哭。适肖岩寄此册相视,欣赏累日夜不厌。因思昔日尚书治吾闽,政举目张,时国家 称极休盛,而册中唱和诸君子亦各能出所树立,似自见于世。嗟乎。及今几何时,竟 令人累欷增叹,而莫能自解耶。十月,余行经泉南,见道旁薪者,皆焦毁无枝叶。询 其故,始知前日剧盗方出掠,官不敢问。盗去,官乃索贿于乡,乡民破家不能满官欲 ,官遂纵兵焚其十数乡,众悉趋入海,此其烬馀之物也。嗟乎,付之一炬中,安知无 梅花哉。则亦与乌石山之宋树相吊而相泣也已。〕又跋云:〔墨卿先生与外大父丁喈 庭先生同举春官,素相得。尝曰,墨卿每朝起,举笔悬画数十百圜,自小累大,以极 匀圆为度,盖谓能是,则作书腕力自是健。其隶法骖汉走唐,无一俗笔,与所述作并 负重名。清夫先生曾为鳌峰书院监院,敦己爱士,人望与墨卿相埒。著甚德堂集,文 峭洁不类凡近,与谢退谷教谕、陈惕园贡士最善,有二士记。前辈典型,令人起敬, 宜肖岩珍袭之而不敢稍亵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