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峰文集-明-罗伦卷八

卷八 第 1a 页 WYG1251-0730a.png
钦定四库全书
 一峰文集卷八     明 罗 伦 撰
  书
   在告与三閤老
起居常礼不敢渎陈辄有悃诚上干钧听伦自往年劳
伤作业心血紊经吐咯不已医者谬庸误为积热大寒
诸药经服累年前證暂除病根尚在劳重复萌虚耗日
甚转成痼冷遗漏不禁百计求医略无收效形貌犹人
卷八 第 1b 页 WYG1251-0730b.png
精华已竭元气既耗六淫七情触处成病去年被命力
疾就道缘途服药到都苟安暨秋之任少冒热邪辄发
痎疟自到任后诸證骎加头目昏晕浑身痹痛院事虽
简而外务沓来乞言问候门无虚日愚性疏直尤恐忤
物酬答倦勤稽诸古方询于明哲佥谓投閒凝神内观
病乃可疗积久不瘳后报无期因告吏部移咨定夺候
报延久病转危笃今春加左股骨节湿痛跬步难移日
者传闻行移南部径自奏请审如所闻则递道迂滞动
卷八 第 2a 页 WYG1251-0730c.png
经年岁爰自在告俸给皂𨽻已行辞遣非惟病势加深
而朝不谋夕势难久留是用辄露血诚上干天听若蒙
降出欲望台慈深察情悃暂赐投閒医调痊可随即赴
朝鞠躬尽瘁以备任使若叨蒙荣宠而窃名高蹈则臣
子之大罪也伦岂敢有此心哉精神恍迫言语无叙伏
惟容照特降处分不胜幸甚
   在告与崔冢宰
别更岁籥台斗在瞻素恃爱隆敢罄愚悃惟垂听焉伦
卷八 第 2b 页 WYG1251-0730d.png
自蚤岁即乖调摄心血错经过听庸医以为积热累服
苦寒积成痼冷离火上炎坎水下漏精元日涸去年被
命缘道寻医到都苟安入秋赴任触冒暑淫遂成痁疟
虚耗日甚百病骎加头目昏晕痔痼成漏臂膊酸软执
鞭挥笔亦不能久今春以还左股骨节湿痛拜跪起伏
动难为礼间尝发作须扶乃行天地鬼神鉴临在上非
敢有冒伪之私以取欺罔之罪也独以病源隐微动口
羞涩天性伉直尤恐忤人扶衰力惫不倦酬应浮议流
卷八 第 3a 页 WYG1251-0731a.png
闻恐误台听未蒙开允行移南部径自上请审如所传
递道迂远动经岁年爰自在告俸给皂𨽻悉行辞遣非
惟病转危笃而药食之奉饔飧之给无所从出势难久
留且稽诸古方询诸耆寿咸谓病根已深惟得投閒内
观凝神保和然后可愈用是吐露血诚上干天听倘蒙
赐下伏望钧慈即赐开允免行勘覆暂令少休以保残
喘少俟痊可随即赴部以备任使不胜幸甚
   与李宾之
卷八 第 3b 页 WYG1251-0731b.png
别忽半载自别去内损日甚元气日耗延及四肢痹痛
甚苦举动因乞归养苟延馀息图终报称直夫来时卜
日就道众曰俟报礼也乃止事委直夫终之而乃悠悠
夫为人谋而必忠圣门教人之大方曾子传道之实功
也记语者次有子以孝弟行于家忠信及于人合内外
之道也人已有二道岂有人已哉忠于为已而不忠于
为人众人之通病也直夫岂不忠于为人者哉此道之
不明耳夫岂直夫之过也固吾之罪也曾子吾不得而
卷八 第 4a 页 WYG1251-0731c.png
知矣传曾子之道者非伯淳乎伯淳所至虽僮仆亦终
其事况朋友乎直夫之定交于余者亦既数月矣而此
道不明于其心吾罪可得逭也不耘已之田而耘人之
田吾岂敢哉直夫岂以干人者丧已耶夫苟贤也则干
人而进之可也况干退者独不可乎闻直夫已托足下
矣直夫托足下犹吾托直夫也足下忠于为人者其事
必终矣脱犹未也其往终焉速以文来引踵以俟伦顿

卷八 第 4b 页 WYG1251-0731d.png
   与刘用光
伦白用光足下向承过论处皂𨽻事吾闻之喜而不寐
矣吾弟此论虽权一时之宜未尽合圣贤之道然以今
视之可谓蝉蜕污浊之中而脱然自新者也吾恶得而
不喜哉然吾犹有说焉岂不信吾弟之过也惧为众是
之所欢也夫一事之非与十人谈之非之者一而是之
者九闻者率从其是而违其非者以非者少而是者多
也今此事也一二人谈之一二人以为是三五人谈之
卷八 第 5a 页 WYG1251-0732a.png
三五人以为是数十百人谈之数十百人无不以为是
间有知其非者亦垢面缩喙于其间不敢一毫自异者
惧为众是之所欢也众人皆以为是而吾弟独以为非
此吾之所以喜而且惧也吾弟明于知非而果于迁善
必有以实吾之喜而虚吾之惧矣且君子处事当视义
理为是非不当视人情世故以为是非也此事古无有
也祖宗之时亦无有也有自近代始吾尝见东里先生
三朝圣谕录载此事是东里时始有也顾佐之为都御
卷八 第 5b 页 WYG1251-0732b.png
史也东里荐之也一日有言顾卖放皂𨽻者宣宗皇帝
召士奇问曰顾佐有此事否为大臣而不检如此何以
长风宪哉卿何为荐此人也士奇对曰此事有之近仕
者禄不足虽臣亦然非独顾也噫东里误也重禄以养士
不能使好于而家时人斯其辜东里之见也诚忧禄不
足乎今日之天下固唐虞三代之天下也以尧舜禹汤
文武之道辅其君则天下之大且家给而人足况仕者
之禄乎八口之家百亩之田五亩之宅生之有道用之
卷八 第 6a 页 WYG1251-0732c.png
有节老者衣帛食肉少者免乎饥寒而又以保助乎其
邻里亲戚况据四海之富哉大臣以道事君当何所取
法耶一事不合乎道或贻四海之忧而遗千百年之患
为人谋国不弘经远之猷而苟且一时近小之利此三
代以下所以无善治也东里得君行政如此其专且久
也而见不出此何也昔高允事元魏百官俸不足尤以
清脩苦节先之东里纵不能以唐虞三代之大臣自期
岂可复居高允之下乎其见不出此何也然其初犹未
卷八 第 6b 页 WYG1251-0732d.png
如此之甚也利源一开末流无所不至以今视之则倍
蓰什百于其初矣其椎骨剥髓以病天下之民命蠹士
心而亏国体污蔑一代之治化而遗羞千载者未有甚
于此也君子所以恶夫作俑者此也脱以为士无常产
以官为家仰事俯育之资无所于出则如吾弟之所处
其亦庶乎其可也今士夫之嗜利无耻者贪多务得旁
求巧取皆以为吾之分当然正犹李赤被厕鬼身入秽
污过者莫不掩鼻彼方扬扬然自以为钧天帝都而莫
卷八 第 7a 页 WYG1251-0733a.png
之觉也然秉彝义理之良心吾弟勉为之同志之士安
知不有汇兴者乎是虽不能顿革一代之积弊而为吾
徒者庶乎少免污秽之辱也则吾弟之所及者多矣善
待其生者以百年为千载千载之事在此举也吾弟勉

   复胡提学书
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不观于今人乎目之
视耳之听口鼻之臭味手足之持行固三代之民也而
卷八 第 7b 页 WYG1251-0733b.png
独此心异于三代之民乎何其才之古今之相违也是
岂学者之罪哉师之不以其人觉之不以其道耳天之
生此民也使先知觉后知使先觉觉后觉古之觉人者
觉之以礼义今之觉人者觉之以利欲古之为教也方
其幼也觉以小学而行艺立及其长也觉以大学而道
德明今之为教也父之于子兄之于弟师之于弟子其
所以觉之者方其幼也诗律声对及其长也则科举爵
禄而已此外无以为也欲人才之逮于古也难矣今欲
卷八 第 8a 页 WYG1251-0733c.png
革故鼎新必如明道熙宁之论而后可而行之必以其
时必不得已焉如伊川之看详晦庵之私议取其不戾
于法不骇于俗者时而行之使礼义之教日淑于其心
若修于身也孝弟忠信廉耻礼义行于家与乡也冠婚
丧祭睦姻任恤则待以异类或彰之于旌善或禄之于
廪饩或贡之于南官或兴之于乡荐其或超然物外韬
光晦影潜修密造则必旁搜博访降礼崇德君子之为
善也夫岂求知于人哉而作人之道吾当然也若其悖
卷八 第 8b 页 WYG1251-0733d.png
于是者姑惟教之教之不改则出之然徒法不能以自
行未闻立不得人之法也孔子曰为政在人周子曰师
道立则善人多其机轴转移又在执事取舍之间而已
伦自家食闻执事归谓人曰岭南高士有陈公甫伦谨
识之其后公甫道成德尊名闻天下自执事发之闻公
甫之风而兴者何时矩林缉熙辈执事又能张而大之
所在学校有若而人拔颖连茹鹤鸣子和则风动而化
成矣易德元陈秉常光惠湖西观其为人皆知重内而
卷八 第 9a 页 WYG1251-0734a.png
轻外已大而物小相与啧啧称叹不已曰自有提学作
人之功未有先如执事者也宋之人才如孙泰山张横
渠李泰伯辈皆自仲淹作之而湖学之盛甲于东南是
时洛学未兴而诸公见趣已非汉唐所及程朱以还道
学大明士君子幼学壮行醉梦终身而不知返夫岂其
心异于三代之民哉觉之不以其道下观者无所从而
入耳治天下无他道风而已伯夷下惠以匹夫奋百世
之上而兴百世之下况秉化衡轴皇极有能奋庸四方
卷八 第 9b 页 WYG1251-0734b.png
不风动乎于治天下何有执事有志当世故为执事陈
之伏惟亮察
   与周时可书
吾子得第后夏友来问何居曰居给事御史则辞居翰
林他官则不辞以给事御史其任重耶辞也是也以翰
林他官其任轻也不辞也非也辞让之心人皆有之先
王因人心而制礼也登降辞焉作止辞焉饮食辞焉交
际馈遗无不辞焉荣以爵大者不辞可乎古之人有不
卷八 第 10a 页 WYG1251-0734c.png
辞者矣抱关击柝乘田委吏也尊者辞也卑者不辞也
翰林之官卑耶不辞非也君子之辞也非伪也礼也全
吾礼所以直吾道也不辞而冒受则道枉矣枉已者未
有能直人者也孟子曰孔子进以礼退以义所以直吾
道也子路论为国而其言不让夫子哂之况直居其位
而不让乎先王以礼让为国其化之成也公卿大夫让
于朝父子兄弟让于家士让于庠序朋友亲姻让于党
里耕者让畔行者让路故曰以礼让为国乎何有今将
卷八 第 10b 页 WYG1251-0734d.png
行道以化天下不先之以让何也登降作止饮食不辞
焉人皆以为非也荣以爵而不辞焉人不以为非也非
其小而不非其大何也今之辞者何宜乎辞内而居外
辞尊而居卑辞朝著而居州邑其宜者也所以安生民
而利社稷也所以正人心而善风俗也所以继孔孟程
朱之道而范来学也昔范宣子让其下皆让宣子一国
士也而况天下乎吾初第时众以例格吾辞南回嫌于
辞至是在告不能辞今日污吾榜而福不及斯民吾之
卷八 第 11a 页 WYG1251-0735a.png
罪也君固吾也君其救之予日望之
   书先府君事略寄陈石斋
先君姓罗氏修大其字也别号大山宋忠臣水心先生
七世孙始祖讳寅辟五季乱自豫章徙永丰至先府君
十八世矣罗氏在宋由科第登仕衔者数十人多以节
义著闻水心先生开礼松野先生士鼎馀顽先生士俊
沧洲先生时翁其章章者也先君天性孝友兄弟三人
二弟早世语及呜咽不已曰命有如某乎大父善耕先
卷八 第 11b 页 WYG1251-0735b.png
生好义崇文先君奉承惟谨无不得其欢心视异出弟
如同气指其子谓伦曰以养以教汝之责也乡党宗族
服其衷公咸取宜焉折过发赪色退省必自愧服或欺
取其资产曰物岂有常主乎家人拾遗曰吾命穷也可
居他人有耶竟求其主给之家政以传长兄惟权量必
自谨好早起鸡鸣必具巾栉夜独行不惧晚益贫啜粥
饮水裕如客至必罄倒而去谓所知曰吾家世忠孝今
有后矣异日必大吾门吾贫且老何恃以为乐乎恃有
卷八 第 12a 页 WYG1251-0735c.png
此耳俗尚风水说以福祸胥此出长兄颇通之私告曰
某阴宅某阳宅合堪舆家慎勿泄则曰使此地果能福
人耶吾可独有哉走告曰吾儿不妄汝遂有之岁壬午
明年值春官谓不肖孤曰星家谓吾限出寅当阨汝第
去死生命也不去汝能续乃命乎泣请曰儿去禄仕矣
先君曰吾不汝止第汝欲为之吾恐有不可得者吾知
之矣明年春正月先君果弃养且易箦谓长兄曰母以
异教污我吾心事天知之纵有地狱吾死不当入矣又
卷八 第 12b 页 WYG1251-0735d.png
三年丙戌不肖孤果及第皆如先君言呜呼痛哉先君
心天日也宜得引考者乃不禄焉呜呼痛哉遗影在堂敢
希叙赞幽明光矣
   奉曹州李冢宰书
伦在家食已闻大司马王公公度及公之名比释褐南
宫王公已引疾去位缥然如威凤之在云汉也公时都
宪台伦在诸生公独能以礼下之公卿不下士久矣非
有高世之度绝人之见其能然与既而伦入翰林忧世
卷八 第 13a 页 WYG1251-0736a.png
之志见公必吐公未尝不首肯而心服也未几伦黜泉
南虽云泥万里而心未尝不在公左右居一年蒙恩赐
还夕于杉关梦公有退休之祥比闻公已宰铨衡私谓
不验未及语公比来南都梦如初告陈廷彦曰李公其
去位乎何其祥形吾梦也未几公果去位夫公之进退系
于吾之梦寐如此是岂偶然耶古之大臣身居畎亩而
心在社稷公尚益杜门讲学修其身齐其家敦化于其
乡而风被于天下以禆皇化之未周则身虽退而道益
卷八 第 13b 页 WYG1251-0736b.png
进迹虽隐而名益彰天下之士之望不虚矣若以进退
为欣戚固非公之志亦非伦之敢望于公也公尚勖哉
   复翁宗海书
凡同年四海兄弟也有贤而秀者如吾兄焉则同道同
心又非独同年已也若伦之蠢且愚者则同年而已其
道固未敢同也吾兄乃不忘而念之伦敢忘吾兄哉自
别建阳中道疾驱闻家兄见背归已岁除不遑寝食襄
大事也大事既襄已挥泪就道急王命也小吴离家仓
卷八 第 14a 页 WYG1251-0736c.png
卒遣回四月造朝九月赴任十月在告候问钱帅念已
北上未及奉书非敢忘也所忘者忘其志于终养耳吾
兄之志不移耶固吾之所乐道也夫仕为亲荣将以行
其道也道时可行也一官之授必抗章而力辞进以礼
也一言不合即奉身以求去退以义也非固为是以要
君也不如是则枉道矣枉道则辱身以及亲矣道时乎
不可行也则山林而已矣畎亩而已矣必不得已而为
亲也则抱关击柝而已矣乘田委吏而已矣君子岂乐
卷八 第 14b 页 WYG1251-0736d.png
贫贱而恶尊富哉立乎人之本朝而道不行则辱身以
及亲矣古之君子荣亲以礼义今之君子荣亲以爵禄
进士入仕不为给事必为御史不为御史必为主事媚
灶乞墦恬不为耻曰吾以荣亲其或守一州令一县则
戚焉以悲曰其如吾亲何给事御史诚美官也然不得
其职则祸苍生而误社稷辱亲甚矣州官县令官诚卑
也视抱关击柝则尊矣一得其职则流芳百世其亲之
荣视彼何如也吾初第时欲授卑职以遂初心而二三
卷八 第 15a 页 WYG1251-0737a.png
同志恐成亢激力沮閤之其流弊至污吾榜而毒天下
吾之罪也近欲遂初志而百病浸加矣然初志犹未巳
也同年中有砥柱颓波者乎固天下之大幸也弘中将
北上昌泽已南求其以吾言告之
   与谢元吉书
凡治已必先治心心者舟之柁也欲正其舟而不正其
柁可乎治人亦然不先治其心则一病去一病生矣气
质有偏则有病偏于刚者病躁急病褊狭病粗疏因其
卷八 第 15b 页 WYG1251-0737b.png
病而克之可也躁急者克之以详缓褊狭者克之以宽
容粗疏者克之以谨审然后可也然非心存焉则已熄
而复然已抑而复长病證虽退病根尚在安在其为可
也吾非刚者有刚者病尝试验之粗疏平时居多躁急
褊狭则因怒而后见焉情之发也怒为难制方其来也
突如焚如震如乘时而应之则有不胜其悔者矣必坚
忍而力制之候其降伏静定而后徐而应焉则不中不
远其悔寡矣吾弟有吾之所无不可有吾之所有如有
卷八 第 16a 页 WYG1251-0737c.png
吾之所有则一日子而亥一岁春而冬一生少而老持
守此心如过独木桥如御逸马如俯悬崖如见大宾而
对上帝使主心常存客气听命则病根自除而病證不
形矣如是用功方为第一流人也若徒务制其外而不
从事于其中譬操万斛之舟于长江大河遇狂飓巨浪
舍柁而惟篙橹是仗焉吾见其危矣愿相与图之除其
病根其病證则具存于别纸
   与陈直夫书
卷八 第 16b 页 WYG1251-0737d.png
伦顿首直夫大孝贤弟吾初闻令先君遗命计非五十
金不可因为一切之计盖亦古之道焉召德懋虑之不
至初不计足下有疋马椽屋也其求之人亦与众计之
岂敢滥取以污足下哉使无所处邪则行求四方以成
父志可也使有所处邪则如管宁陆贽一无所受可也
今有所处甚善也孔阳早来道吾弟求铭而父犹吾父
也吾岂敢辞哉但其禁方严犹自犯之则是犹盟也口
血未乾而已叛去矣二人言之而未信犹见弃于圣贤
卷八 第 17a 页 WYG1251-0738a.png
况一人之身而所为犹发疟然焉用此人文哉故禁例
未开虽同父之贤晦庵犹不为也孔阳谓求德懋仲昭
此三人者固不得而让也然亦只直叙名姓邑里如司
马公论极是不必过文吾当与观焉闻节约家礼此法
良是大本在饮食男女此岂待仆之言哉嫌疑之际犹
不可不慎也以敷五能行况吾弟素清约坚忍者有不
能哉然亦不可太过致伤生以累老母古人所谓身自
执事者面垢而已此可以为法苫席虽去地稍高不可
卷八 第 17b 页 WYG1251-0738b.png
伤湿气务必漆坚葬法亦须讲求不可临时无措伯恭
居丧授徒子静极以为非今日使子静在恐亦不敢以
为非也勉之显亲之道在此而已少有跛躄则天地虽
大吾恐无容身处矣己丑三月十二日信笔
   又
葬礼须心中了了到下手处方成得不然或贻终身之
悔矣向背只依山川自然形势免惑野师浮议居丧杂
仪只依家礼参看仪礼礼记自小祥大祥一依之饮食
卷八 第 18a 页 WYG1251-0738c.png
自量强进不可因而致病贻老母忧须避嫌疑不可自
信而已古人之受污者多以此人或以是污之亦无路
分说也慎之以治心为先心正百行皆正矣非程朱书
不必泛看盖无许多精力又恐惑人也柔克以刚伪克
以诚怠克以勤慢克以敬须先正容体伦告直夫
   又
所作哀辞甚浅意不佳孔阳知得下了多少工夫方到
吾平日全不用心然不必以此误正的工夫诗文不如
卷八 第 18b 页 WYG1251-0738d.png
人无害也鼎升也要向善但恐见得局促可为问金华
廖先生动静此公却尽高自家进善须无足处有足便
小了臧否人物此是一件不好勾当称善须是美事然
必见得透恐为伪人所罔但不可求备耳且居丧言语
不与平日同朝仲相会为致声焉闻周可大来佥事吾
友也伦又言
   与刘素彬书
伦白素彬八哥昔书与刘某必从如转丸矣此非独刘
卷八 第 19a 页 WYG1251-0739a.png
某之罪亦吾党之罪也大抵习俗之溺人如醉者之酣
于酒寐者之酣于梦也所贵乎君子者醉而能醒寐而
能觉也吾尝猛省焉生三十九年矣无一日不在醉梦
中也此无他醉而寐之者多醒而寤之者少也不知吾弟
之醉且梦今醒已寤且否乎吾固赖吾弟醒我而觉之
也习俗之醉梦人非独一样富贵也凡诗文之必于工
科名之必于得皆是也自今以往科名之得失文诗之
工拙皆洗净而痛决之不使乱吾之念虑一意从事圣
卷八 第 19b 页 WYG1251-0739b.png
贤之学研精义理检点身心必至于成人而后已学诗
文而至不过为诗人文人而已学科举而至不过为官
人而已学吾道而至则可以为圣人可以为贤人诗文
科举之学固有工之而不至求之而不得者也若夫道
在吾身岂有求之而不得哉而世未有工而求之者醉
梦于彼而不觉寤乎此也今士夫中稍有绳趋尺步者
则群聚而欢之曰此道学也其中无定守者未有不随
而化矣噫目之视耳之听手之持足之行吾圣贤也饥
卷八 第 20a 页 WYG1251-0739c.png
之食渴之饮冬之裘夏之葛宫室之居吾圣贤也喜怒
好恶日用种种吾无不圣贤也独吾之心不可以圣贤
哉所以为之不必删述定作如孔子之折衷群圣以垂
宪万世也不过求诸吾心致谨于动静语默衣服饮食
父子君臣夫妇长幼朋友以至辞受取舍仕止久速无
不合乎圣贤已行之成法而已岂有工之而不至求之
而不得者哉孔子曰有德者必有言孟子曰修天爵而
人爵从之道德既修名实既著则言语不求工而自工
卷八 第 20b 页 WYG1251-0739d.png
爵禄不求至而自至若徒以文章诗律足以自立则扬
雄李白皆可以为圣人而爵位科名则世之宰相状元
何限其一时之富贵气燄虽足以歆动乡闾而奔走天
下之鄙夫庸士卒与草木禽兽同一泯灭澌尽而无闻
其恃以存者若吾乡之刘丞相董参政者适足以贻不
令之名为子孙乡闾之辱也何足道哉公安纯笃有志
惜其不能撇地自见耳相见间可以此意道之
   与门人书
卷八 第 21a 页 WYG1251-0740a.png
足下从吾游久矣然所志一科第耳此有命也可必得
哉便使得之不过乡人称为官人而已一时之贵耳有
若求之即得上可以为圣人次可以为贤人又其次不
失为君子贵于百世而不泯者则不知求此无他溺于
闻见习俗之卑陋而已求之道无它反诸吾心自念虑
之微达事为之著无一不合圣贤已然之成法是矣入
自小学近思录始如广东陈公甫者其人也乔寿资质
好只被科举压了头不知近能摆脱得否若不以得失
卷八 第 21b 页 WYG1251-0740b.png
置胸中则应举也未甚害与吾游者善类甚多只在门
者少耳相见者其以吾言告之
 
 
 
 
 
 一峰文集卷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