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诗话续编-清-孙涛卷下

输入文本已由电脑自动标签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词汇
人物
地点
景观
植物
称谓、职官
时间
别称
数量或序号
卷下 第 x 頁
張巡
張巡守睢陽明皇幸蜀逆賊祿山方熾,城孤勢促,人食竭,以紙布切煮而食之,時以汁和食,而意自如
謝金吾將軍表曰:『想峨眉碧峰遊豫西蜀;追綠耳玄圃,保壽南山
逆賊祿山,戮屏黎獻膻臊闕廷
臣被圍四十九日,凡三千二百餘陣。
主辱臣死,迺臣致命之時;惡稔罪盈,是賊滅亡之日。
忠勇如此
激勵壯士,嘗賦詩曰:『接戰春來苦,孤城日漸危。
合圍月暈分守魚麗
屢厭黃塵起,時將白羽揮。
裹瘡出戰飲血登陴
忠信應難敵,堅城不移
無人報天子, 心既欲何施?
』又〈夜聞笛〉曰:『岧?試一臨,虜騎俯城陰
不辨風塵色,安知天地心?
雲開星月近,戰苦陣雲深。
旦夕更樓上,遙聞橫笛聲。
有宋佳話
鄧州人
《唐史》巡長七尺,每怒,鬚髯頓張。
讀書不過三復終身不忘。
為文屬稿
進士第
其在睢陽士卒居民,但一見即識其姓名
更大小四百戰,斬將三百,殺卒十餘萬其用兵未嘗古法大將教戰,各出其意,故能以少擊眾,未嘗敗。

王績
績字無功
絳州人
文中子通之弟。
大業中為六合丞。
世亂解官,遊北山東皋著書自號東皋子
嗜酒,有『眼看盡醉,何忍獨為醒』之句,因著〈五斗先生傳〉。
高祖武德初待詔門下省
貞觀間,以疾罷。

西清詩話云:王被召謝病〉詩云:『橫裁桑節杖,直剪竹皮巾
鶴警琴亭夜,鶯啼酒甕顏回樂道原憲豈傷貧?
』觀此數語,豈以招聘為喜乎?
獨坐〉詩:『寄身千載,聊遊萬物初
』『欲令無作有,翻覺實成空。
』〈詠懷詩〉云:『故鄉行處是,虛室坐間同。
日落西山暮,方知天下空。
』〈贈薛稷〉詩:『賴此北山僧,教我似真如。
使我視聽遺,自覺塵累祛。
有得佛氏者深也。

史載:之仕也,以醉失職。
鄉人或嗤之,為作無心子〉以見趣,其詞曰:『無心子居越,越王不知其大人也,拘之仕,無喜色
越國法曰:穢行者,不齒
俄而無心子穢行聞,王出之,無慍色。
退而適茫蕩之野,過動之邑而見機士。
機士撫髀曰:「嘻!
子賢者,而以罪廢耶!
無心子不應
機士曰:「願承教
」曰:「子聞蜚廉氏馬乎?
一者朱鬣白毳龍骼鳳臆馳驟如舞,終日不釋轡,而以熱死。
一則重頭昂尾,駝頸貉膝,踶齧蹶,棄諸野,終年而肥。
夫鳳不憎山栖,龍不羞泥蟠君子不苟潔以罹患不避穢而養精也。
」』其自處如此

盧照鄰
照鄰字昇之
范陽人
調鄧王府典籤王愛重之,謂人曰:『此吾之相如也。
』居太白山,得方士元明膏,餌之。
具茨山下預為墓,偃其中
武后時尚法,照鄰已廢,著〈五悲文〉以自明
時與王勃楊炯駱賓王皆以文章齊名天下號『四傑』。
嘗曰:『吾愧在盧前恥居王後

曲池〉云:『浮香繞曲岸,圓影華池
常恐秋風早,飄零君不知。
』後沉潁水,已讖於此

韋承慶
承慶字延休鄭州武陵人
謹畏,事繼母篤孝
進士,補雍王府參軍
王為太子,遷司議郎
太子廢,出為烏程
累遷鳳閣舍人,掌天官侍郎
每有詔令未嘗著稿。
同二品,坐張易之黨,南流嶺表
〈別弟〉云:『澹澹長江水,悠悠遠客情。
落花相與恨,到地一無聲。
歲餘,拜秘書少監,封扶陽縣
卒諡曰溫
六十卷

〈凌朝浮江旅思一首《唐詩》載為承慶作,尤遂初為馬周作,未知孰是?

宋之問
古今詩話云:宋之問貶黜放還,至江南,遊靈隱寺夜月極明長廊行吟曰:『鷲嶺鬱岧龍宮寂寥
』未得下聯
老僧燭燈坐禪,問曰:『少年不寐,而吟諷甚苦,何耶?
之問曰:『欲題此寺,而思不屬
』僧曰:『試吟上聯
之問誦之。
曰:『何不道「樓觀滄海日,門聽浙江潮?
」』之問終篇曰:『子月中落天香雲外飄。
捫蘿登塔遠,刳木取泉遙。
雲薄霜初下,冰輕葉未凋。
待入天台路,看余渡石橋
』僧一聯乃篇中警策也。
遲明訪之,已不見。
寺僧曰:『此駱賓王也。
』按:是詩亦載駱集:王元美云:延清賓王年事不甚相遠賓王又有〈江南宋五之問〉及〈兗州餞別詩〉,何得言非舊識
老僧,而之問謫過杭,亦且老矣,不得少年
殆因二詩並見集中,故令延清受此長誣耳。

史載:宋之問冉祖雍並賜死於桂州
之問得詔,震汗引決
祖雍請於使者曰:『之問妻子,幸使決。
使者許之,而之問荒悸不能處家事。
及考之文集,有〈登大庾嶺詩〉云:『兄弟遠謫居,妻子咸異城。
』則之問赴貶時,未嘗妻子行也。
豈史之誤歟?
丹陽集》
杜審言
審言字必簡襄陽人
進士,為隰城
恃才高以傲世見疾。
嘗語人曰:『吾文章必得屈、宋作衙官,吾筆當得王羲之北面
武后將用之,問曰:『卿喜否?
謝。
神龍初,遷膳部員外郎
交通張易之,流峰州道
湘江 , 有『獨憐京國南竄,不似湘江北流』之句 。
又〈妾薄命篇〉云:『草綠長門掩,苔青永巷幽。
寵移新愛奪,淚落故情留。
啼鳥驚殘夢飛花攪獨愁。
自憐春色罷,團扇經秋
』唐人流放,每託意宮閨,此詩亦是流峰州時所作。
入為修文館直學士時,與李嶠崔融蘇味道文學四友
有集十卷

李邕
字泰和李善之子
知名
既冠,李嶠文高氣方,拜左拾遺
玄宗即位,為御史中丞枉法下獄,當死,得減死,出為北海太守
文名天下時稱李北海
李林甫忌之,傅以罪,杖殺之。
七十卷行於世。

和春太平公主南莊應制〉云:『織女橋邊烏鵲起,仙人樓上鳳皇飛。
李于麟稱此一聯小許公作難兄弟

孫逖
博州人
屬思警敏
年十五,見崔日用,令賦〈土火爐〉,援筆成篇理趣不凡,崔駭嘆開元十年,舉賢良方正,為集賢修撰,改考功員外,遷中書舍人,典詔誥,卒。
有集二十二卷

〈宿雲門寺閣〉云:『香閣東山下煙花象外幽。
懸燈千嶂夕,卷幔五湖
畫壁餘鴻雁,紗窗宿斗牛
更疑天路近,夢與白雲遊。
』寺在浙紹之雲門山晉王獻之居此,宦遊所經,又有〈山陰縣西樓一首

李適之
李適之相位,每退朝,則邀賓客諧謔賦詩曾不林甫之害。
嘗為詩曰:『朱門長不閉,親友相過
年今將半百,不樂復如何
』及罷相,又為詩曰:『避賢罷相樂聖銜杯
借問門前客,今朝幾箇來?

適之常山王之後
天寶元年,代牛仙客左相林甫忌之。
林甫陰賊,嘗好謂適之曰:『華山生金,采之可以富國,顧上未之知。
適之信其言,他日言上。
上以問林甫林甫對曰:『臣故知之,顧華陛下本命王氣所舍,不可穿治,故不敢
』帝遂謂林甫己而薄適之
於是適之所善皇甫惟明裴寬輩,悉為林甫所搆得罪適之懼,卒仰藥死。

崔信明
五月五日方中,時有異雀鳴庭樹太史占之曰:『五月為火,火為離,離為文日中,文之盛也。
五色而鳴,兒殆以文顯耶?
雀類微,位不顯
』及長,強記博聞
自矜其文,謂過李百藥,議者弗許。
時有鄭世翼者,亦驚倨恌輕忤物
一日,遇中,謂曰:『聞公有「楓落吳江冷」,願見其餘。
信明忻然出示之。
未竟,曰:『所見不如所聞
』輒投諸水引舟去。

崔顥
黃鶴樓〉云:『昔人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
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悠悠
晴川歷歷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
日暮鄉關何處是?
煙波江上使人愁。
』嚴滄浪云:『唐人七言律詩,當以〈黃鶴樓〉為第一
李賓之曰:『 律可間出古意, 古不可涉律 。
古涉律調, 如謝靈運池塘春草」、「紅藥當?翻」,一時傳誦, 已移於流俗不覺矣 。
崔顥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悠悠」,乃律間出古,要自不厭
王濟之曰:『唐人雖為律詩,猶以韻勝不以餖飣為工。
崔顥晴川歷歷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氣格超然不為律縛,故自有餘味也。

,卞州人
開元十一年進士
才俊無行,好哺飲,娶妻美者不愜即去之。
李邕聞其名,虛室邀之。
,首云:『十五嫁王昌
叱曰:『小兒無禮
不與接而去 。
司勳員外郎

賈至
早朝大明宮〉云:『銀燭朝天紫陌長,禁城春色蒼蒼
千條弱柳垂青瑣,百囀流鶯建章劍佩聲隨玉墀步,衣冠身惹御爐香。
沐恩鳳池上,染翰君王
謝茂秦云:『金針詩格內意欲盡其理,外意欲盡其象。
內外涵蓄,方入詩格
但如賈至王維輩〈早朝詩聯,皆非內意,謂之不入詩格可乎?
大抵唐律妙在意興,無意有興,格氣高鬯,不失盛唐

字幼鄰洛陽人
父曾,開元初制誥
明經解褐單父
玄宗起居舍人知制誥幸蜀
肅宗登極策進
帝曰:『先帝誥命乃父為之;今茲命策,又爾為之。
兩朝聖典卿家父子可謂盛矣。

崔曙
崔曙作〈明堂火齊〉,其中佳句曰:『夜來雙月滿,後一星孤。
』為文士推服
崔既夭歿,有一女名星而無男子當時異之

鄭審
開元時人。
大曆初,為祕書監
三年,出為江陵少尹
杜甫有〈秋日夔府詠懷寄鄭監一百韻〉,又〈解悶云:『何人為覓鄭瓜州
』註云:鄭秘監也。

高適
高適〈別鄭處士〉云:『興來無不愜,才大亦何傷?
』〈寄孟五〉云:『秋氣窮巷離憂暮蟬
』〈送蕭十八〉云:『常恐古人遠,今見斯人古。
』〈題陸少府書齋〉云:『散帙棲鳥明燈故人
』皆佳句也。
〈上陳左相〉:『天地莊生馬,江湖范蠡舟。
』亦有含蓄
莊子謂:『天地一指萬物一馬
』而以天地為馬,誤矣。

字達夫一字仲武滄州人
有道科,授封邱尉
祿山反,為哥舒翰西河從事,由左拾遺侍御史,擢諫議大夫,出為彭二州刺史,代崔光遠西河節度使,入為刑部侍郎
廣德中,以左散騎常侍封渤海侯
年五十始為,即工。
每吟一篇好事者輒傳布

岑參
〈和賈至早朝大明宮〉云:『雞鳴紫陌光寒,鶯囀皇州春色闌。
金闕曉鐘萬戶玉階仙仗千官
花迎劍佩星初落,柳拂旌旗露未乾。
獨有鳳皇池上客,〈陽春一曲和皆難。
顧華玉岑參七言興意音律不減王維,乃盛唐宗匠
此篇頡頏王、杜,千古膾炙

〈寄杜拾遺〉云:『聖朝無闕事自覺諫書稀。
』□溪謂其繆承荀卿有聽從無諫諍之語,遂使阿諛奸佞,用以藉口
以是知凡造意立言不可不豫天下來世慮。
余謂王阮亭三昧集》中,不錄,亦此意也。

張旭
蘇州吳人
嗜酒,每大醉呼叫狂走,乃下筆
或以頭濡墨而書,既醒自視以為神,世呼張顛
賀知章等為酒中仙人
文宗時,詔以李白歌詩裴旻劍舞張旭草書三絕

桃花溪〉云:『隱隱飛橋野煙石磯西畔漁船
隨流水,洞在清溪何處邊?
』〈山行留客〉云:『山光物態弄春輝,莫為輕陰便擬歸。
縱使晴明雨色入雲深處沾衣
二絕盛稱於世。

李廣
開元中,將軍宋清有神劍,後為瓜州李廣所得哥舒翰求之,廣琛不與贈詩曰:『刻舟尋已化,彈鋏示恩?。
南部新書
陸贄
〈曉過南宮太常清樂〉云:『南宮古樂拂曙聽初驚。
煙靄遙迷處,絲桐暗辨名。
節隨新律改,聲帶緒風輕。
合雅將移俗,同和感情
遠音兼曉漏,餘響過春城
九奏初日寥寥天地清。

史載:字敬輿
年十八,第進士,中博學宏詞科。
壽州刺史張鎰重名往見,語三日奇之,請為忘年友。
將行,餉錢百萬。
曰:『請為母夫人壽。
辭,為受茶一串
曰:『以識公意
』入翰林天子愛重其才,嘗以輩行呼而不名解衣衣之,同儕敢望也。
時以贅常居中號內相
南山,道險澀從官皆相失,帝夜召不得,驚且泣,下詔軍中,能得者,賞千金
謁見,帝喜動顏色,自太子以下皆賀

元結
道州兵賊之後,徵率煩重民不堪命,作〈春陵行〉,其末云:『何人采國風
欲獻
』以傳考之,以人困甚,不忍加賦,嘗奏免稅租及和市雜物十三萬緡,又奏免租庸十餘萬緡,因之流亡盡歸。
乃知賢者所存不特空言而已
殷璠丹陽集》
黃常明云:道州春陵行〉云:『所願見王官,撫養以惠慈。
奈何驅逐不使存活為?
』『逋緩詔令,蒙責願所宜
』『亦云貴守官,不愛能適時
』〈賊退示官吏〉云:『使臣王命豈不如賊焉?
今彼徵斂者,迫之如火煎
誰知絕人命,以作時世賢!
之曰:『今盜賊未息知民疾苦,得十數人為邦伯,萬姓氣吐,天下少安,立可待已。
』余謂漫叟所以能然者,先民後己,輕官爵重人命故也。
觀其〈石魚云:『金魚不須軒冕吾不愛。
』此所以能不權勢專務愛民也。
杜云:『乃知正人意,不苟長纓
可謂相知深矣。

郴州東有山高秀,神仙蘇耽修真之所,唐封為蘇仙山
觀有泉,名曰泉。
有詩曰:『靈無根井有泉,世間如夢又千年
鄉關不見歸鶴姓字今為第幾仙?
風冷露壇悄悄地閑荒徑草綿綿
如何躡得蘇君跡,白日霓旌上天
摭遺
史載:自幼不羈,年十七,乃折節向學
天寶中,擢上第
蘇元明見肅宗薦之,上時三篇,帝悅。
代宗立,授著作郎
久之,拜道州刺史流亡歸者萬餘。
容管經略使,民樂其教,立石頌德
作〈自釋篇〉,詞曰:『河南元氏望也。
元子名也
次山字也
少居商餘山,著元子十篇故以元子稱。
兵興逃亂,入猗玕洞,始稱猗玕子
後家瀼濱,乃自稱浪士
及有官,人言浪者亦漫為官乎?
呼為
既客樊上,漫遂顯。
左右皆漁者,少長相戲,更曰聱叟
為其不相從聽不相鉤加,帶笭箵而盡船,獨聱齖而揮車也。
酒徒得此,又曰:公之漫其猶聱乎?
公守著作,不帶笭箵乎?
漫浪人間得非聱齖乎?
公漫久矣,可以漫為叟。
於戲
不從於時俗,不鉤加當世,誰是聱者?
吾欲從之。
聱叟不慚帶乎笭箵,吾又安能薄乎著作
聱叟不羞聱齖鄰里,吾又安能慚漫浪人間
取而醉人議,當以漫叟為稱;直荒浪性情誕漫其所為,使人知無所存有,無所將待。
乃為語曰:能帶笭箵全獨保生
能學聱齖,保全家聲也。
如此,漫乎非耶!

蕭穎士
〈越江秋〉云:『扁舟東路遠,曉月下江濆瀲灩信潮上,蒼茫孤嶼分。
林聲寒動葉,水氣連雲
暾日浪中出,榜歌天際聞。
伯鸞去國安道離群
延首剡谿近,詠言懷數君。

穎士字茂挺
四歲,知屬文
開元中,舉進士第一,名高天下一時知名士,皆執弟子受業焉,時號蕭夫子
倭國遣使入朝自陳國人願得蕭夫子為師,詔不許
陸據李華
嘗偕二人遊洛龍門,讀道旁碑,穎士一覽即誦,再閱,三之
聞者以是第。
穎士有奴,役十年笞楚慘毒,或勸其去,奴曰:『非不能去,其才

李華
仙遊寺〉云:『捨事入樵徑雲木谷口
萬壑晦明千峰前後
嶷然龍潭上,石勢奔走
開坼天光崩騰雷吼
靈谿自茲好,紆直紛糾
聽聲靜復喧,望色無更有。
冥冥翠微高殿
滴滴洞穴中,懸泉響相扣。
昔時秦王女羽化年代久。
日暮風來,蕭聲生左右早窺神僊籙,願朮友。
安得羨門方,青囊繫吾肘。
寺有龍潭穴、弄玉祠。

字遐叔趙州人
嘗作〈含元殿賦〉,賦成,以示蕭穎士
穎士曰:『〈景福〉之上、〈靈光〉之
』時謂不及穎士,而自疑過之,因作〈弔古戰場文〉,極思研搉,已成,謬為故書,雜置梵書之庋。
他日穎士翻及,讀之稱工
華問:『今誰可擬?
穎士曰:『君若加精思便能矣。
愕然而服。

裴迪
關中人
王維崔興宗終南
〈遊輞川別集十首最佳:〈孟城坳〉云:『結廬古城,時登古城上。
古城非疇昔今人自來往。
』〈華子岡〉云:『落日風起還家草露晞。
雲光履跡山翠拂人衣 。
』〈斤竹嶺〉云:『明流紆且直,綠篠密復深。
一逕通山路,行歌望舊岑 。
』〈鹿柴〉 云:『日夕寒山,便為獨往客
不知深林事,但有□麚跡。
』〈木蘭柴〉云:『蒼蒼落日時,鳥聲谿水
谿路轉深,幽興何時已?
』〈茱萸沜〉云:『飄香布葉檀欒
雲日森沉猶自寒。
』〈宮槐陌〉云:『門前宮槐陌,是向欹湖道。
秋來山雨多,落葉無人掃。
』〈南垞〉云:『孤舟一泊南垞湖水岸。
落日崦嵫清波殊淼慢。
』〈金屑泉〉云:『縈渟澹不流,金碧如可拾。
迎晨含素獨往朝汲
』〈石灘〉云:『跂石臨水,弄波情未極
日下川上寒,浮雲無色
』〈辛夷塢〉云:『綠堤草合王孫自留翫。
況有辛夷花色與芙蓉亂。

〈崔九欲往南山馬上口號與別〉云:『歸山深淺去,須盡丘壑美。
莫學武陵人,暫遊桃源裏。

祖詠
終南望餘雪〉云:『終南陰嶺秀,積雪浮雲端。
林表霽色城中暮寒
』此應試賦此題,纔得四句,即納於有司
或詰之,曰:『意盡。

邱為
左掖梨花〉云:『冷豔全欺雪,餘香乍入衣。
春風且莫定,吹向玉階飛。
』與王維賦。

為,嘉興人
繼母孝,常有靈芝生堂下
累官太子右庶子
卒年九十六。
有集行世

李頎
東川人
元進士
尤善七言律
胡元瑞曰:『流澌臘月』極雄渾而不笨,『花宮仙梵工密而不纖。
遠公遁跡』之幽,『朝聞遊子』之婉,皆可獨步千載

〈寄司勳盧員外〉云:『流澌月下河陽草色新年建章
秦地立春太史漢宮題柱仙郎
歸鴻欲度千門雪,侍女新添五夜香
早晚雄文似者,故人今已賦〈長楊〉。

〈宿瑩公禪房〉云:『花宮仙梵微微月隱高城鐘漏稀。
夜動霜林落葉,曉聞天籟發清機
蕭條已入寒空靜,颯沓仍隨秋雨飛
始覺浮生無住著,頓令心地皈依

〈題璿公山池〉云:『遠公遁跡廬山岑,開士幽居祇樹林
片石孤峰色相,清池皓月禪心指揮如意天花落,坐臥閑房草深
此外俗塵都不染,惟餘元度相尋
王元美曰:『遠公遁跡廬山岑』刻本皆云『開山幽居』,不惟聲調不諧,抑意義無取
吾弟懋定以為開士』甚妙,蓋言昔日遠公遁跡之岑,今為開士幽居之地。
開士佛書
茲案:綦毋潛云:『開士人久,空巖花霧深
郎士元云:『高僧本姓竺開士舊名林。
』益信唐人多用此。

〈送魏萬之京〉云:『朝聞遊子驪歌,昨夜微霜初度河。
鴻雁不堪愁裏聽,雲山況是客中過關樹色寒近御苑砧聲向晚多。
莫見長安行樂地,空令歲月蹉跎

劉□虛
〈闕題〉云:『道由白雲盡青谿長。
時有落花遠隨流水香。
閑門山路,深柳讀書堂。
幽映白日,清輝照衣裳

綦毋潛
潛,字季通荊南人
〈宿龍興寺〉云:『香剎忘歸青古殿扉
燈明方丈室,珠繫比邱衣。
白日傳心淨,青蓮喻法微。
天花不盡處處鳥銜飛。

武元衡
殷璠丹陽集》云:武元衡不多,集中有〈酬嚴司空荊南見寄〉兩篇一云:『金貂再領三公府,玉帳封萬戶侯
一云:『漢家征鎮條侯虎節龍旌居上頭。
』皆續以『簾捲青山巫峽雨煙開碧樹渚宮秋』。
第三一云:『劉琨坐嘯清塞謝朓題詩月滿樓。
一云:『金笳曾掩故人淚,麗句初傳明月樓
』皆續以『〈白雪〉調高歌不得美人相顧翠娥愁』。
人訝其大同
余謂乃元衡刪潤之本,集中兩存之,當以前篇為正,後篇誠未工也。

元和十一年六月武元衡夜漏未盡三刻,騎出里門,遇盜死於墻下
許孟容國相橫尸而盜不得,為朝廷恥。
下詔募捕,竟得賊。
始得張晏者,王承宗所遣;訾珍者,李師道所遣也。
元衡李錡之必反,已而反就誅,由是諸鎮桀驁者皆不自安以致於是
劉夢得有〈代靜安佳人怨〉云:『寶馬鳴珂踏曉塵,魚文匕首車茵
適來行哭里門外,昨夜畫堂歌舞人。
』又云『秉燭朝天不回路人彈指高臺
墻東便是傷心地,夜夜螢飛去來
』考夢得司馬時,朝廷澡濯補郡;而元衡執政,乃格不行
得作傷之,而借託於靜安佳人;其傷之也,乃所以快之歟!
韻語陽秋
孟郊
隱居詩話云:孟郊蹇澀窮僻琢削不暇苦吟而成,觀其句法格力可見矣。
其自謂:『夜吟不休苦吟鬼神愁。
如何自閑心與身為仇?
』而退之薦其云:『榮華天秀捷疾響報
』何也?

立之曰:孟郊云:『借車載家具家具少於車。
者莫彈指貧窮何足嗟。
可見其素窶後有詩云:『賓秋已覺厚,私儲恐多。
是古人恐富求歸之義,則貧亦何足怪?
按:溧陽縣有投金瀨、平陵城林薄蓊蔚往來其間曹務都廢。
府以尉代之,分其半俸
則安得有私儲哉?
退之云:『陋室文史高門笙竽
何能辨榮辱
且欲分賢愚
』蓋言貧者文史之樂,賢於富者笙竽之樂也。

張繼
字懿孫兗州人
楓橋夜泊〉云:『月落烏啼滿天江楓雨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客船
李于鱗曰:『寒山寺吳縣西,計有功此地夜半鐘,名無常鐘歐陽以為語病,非也。
然亦不止姑蘇有之,于鵠遙聽維山半夜鐘」,白樂天半夜鐘聲後」,皇甫冉夜半隔山鐘」,溫庭筠無復松窗半夜鐘」,陳羽「隔水悠揚午夜鐘」,乃知唐人多用此。
胡元瑞曰:『「夜半鐘聲客船
」談者紛紛,皆為昔人愚弄
流借立言,惟在聲律之調,興象之合,區區事實,彼豈暇計?
無論半是非,鐘聲聞否未可知。

陳標
元和十三年進士先輩曰:『春官南院院墻東,曉色明日色紅。
文字一千重馬擁,喜逢三十二人
眼看魚變辭凡水,心逐鶯飛瑞風
莫怪雲泥從此別,總曾惆悵去年中。
《摭古》
竇牟 竇群 竇庠
竇常、鞏兄弟五人四人進士,獨客隱毘陵,因韋夏卿屢薦入仕,皆詩人也。
晚從昭義盧從史從史寖驕不可諫,即移疾東都
故其〈閒居〉云:『燕燕辭巢蟬蛻枝,窮居積雨藩籬
嘗為黔中觀察使,故其曰:『佩刀看日曬,賜馬江調
雨多重譯壺觴獨謠
不多見,其〈內〉一絕云:『愁雲漠漠離離太液鉤陳處處薄暮毀垣雨裏殘花猶發萬年枝
造句亦可謂秀整矣。
兄弟中獨稍低,不得進士,而位反居上
鞏有〈放魚〉云:『好去長江千萬里,不須辛苦龍門
豈非而言乎?
然史載:鞏平居與人若不出口,世號囁嚅翁
乃肯為是耶?
已見原集。

狄煥
雅言系述云:狄煥字子炎唐相國梁公之後
寄於南岳,以林泉自適
〈題〉云:『天南與天北,此處影婆娑
翠色不盡離情生更多。
雨餘灞岸煙暝夾隋河。
自有佳名在,秦得麼?

送人遊邵〉云:『春光渺渺送別依依
煙裏棹將遠,渡頭人未歸。
漁家侵疊浪,島樹殘暉
入湖、湘路那堪花亂飛!

姚嵒傑
姚嵒傑梁國公崇之裔。
弱冠墳典,以詩酒江左淩忽前達旁若無人
乾符中,顏標鄱陽初創鞠場,請嵒傑紀其事,文成千餘言。
欲刊去一兩字怒。
既而睚眥勒石,遂令覆碑於地,以車拽之,磨去。
嵒傑一篇寄之曰:『為報顏公識我麼?
我心唯只與天和。
眼前俗物關情少,醉後青山入夢多。
田子莫嫌彈鋏恨,甯生休唱飯牛歌
聖朝若為蒼生計,也合公車薜蘿

廖圖
字贊禹虔州人
文學博贍,為時輩人所服。
湖南馬氏辟幕,奏天策府學士
與劉禹、李宏皋徐仲雅蔡昆韋鼎釋虛中齊己俱以文藻知名更唱迭和
有集行於世。
〈贈陵上人〉云:『暫把倚壁根,禪堂初創楚江濆。
直疑松小難留鶴,未信山低住得雲。
草接寺橋牛笛近,日銜村樹鳥行分。
每來共憶曾遊處,萬壑泉聲絕頂聞。
』又和人沈彬云:『冥鴻跡在煙霞上,燕雀休誇大廈巢。
名利浮世重,古今能有幾人拋?
逼真但使心無著,混俗何妨手強抄。
深喜卜居連岳邑,水邊下得論交
』僧齊渚宮,與相去千里,而每有書往來
臨終絕句兄弟云:『僧外閑吟樂清,年登八十喪南荊
風騷作者商榷,道去碧雲爭幾程。
雅言雜錄
王正
青瑣後集云:王正,唐末大詩名
嘗作〈御溝〉云:『一派御溝水,相蔭青。
此波涵帝澤,無處塵纓
鳥道來雖險,龍池到自平。
宗心本切,顧向急流傾。
』示貫休
曰『剩一字
揚袂而去。
曰:『此公思敏。
』書一『中』字於掌
逡巡曰:『此中涵帝澤。
掌中示之。
不異所改。

陸希聲
鑒誡錄》云:陸希聲雙鉤寫字法授僧光。
光入長安,為翰林供奉,而希聲尚未達,以光曰:『筆下龍蛇似有神,天池雷雨逡巡
寄言昔日不龜手,應念江湖洴澼人。
光感其言,薦希聲後至宰相

孫偓
北夢鎖言》云:唐相國孫公寬裕通簡
乘軺,詣杜光庭受籙
乃曰:『嘗遇人話及時事,每有高樓之約。
』後登庸二府,竟出官南岳,寄杜先生,其要曰:『蜀相信難遇,楚鄉心更愁。
我行范蠡師舉浮邱
他日相逢處,多應十洲
』唐末朝廷罹穀水白馬驛之禍,惟孫獲免

王軒
《翰府名談》云:唐王軒字公遠
因遊苧蘿山,問西施遺跡留詩石上曰:『嶺上千峰江邊細草
今逢溪石不見浣溪人。
顧見一女子,素衣瓊佩,謂曰:『妾自吳宮離越國素衣千載無人識。
當時心比石堅今日為君堅不得
知其,又貽曰:『佳人千載溪山寂寞
野水浮白煙,岩花開落
猿鳥清音風月樓閣
無語斜陽幽人天幕
西子曰:『子之美矣不盡妾之所寄也。
』乃答曰:『高花岩外曉相鮮,幽鳥雨中不歇
紅雲飛過大江西,從此人間風月
』既暮已散,期來日會於水濱
日軒往,則西子已在焉,又相與飲。
曰:『當時計拙笑將軍何事安邦美人
一似仙葩吳國從茲越國更無
西子見之,怨慕久之 , 又曰:『雲霞出沒群峰外,鷗鳥浮沉一水間。
一自越兵齊振起夢魂不到虎邱山。
』既夜乃散。
異日相遇而留者逾月乃歸。
素聞王軒之事,遊苧蘿留詩泉石間,莫知其數,寂無所遇。
無名子嘲之曰:『三春桃李苦無言,卻被斜陽鳥雀喧。
借問東鄰西子何如素學王軒
』聞者大笑

陳綯《唐作陶
江南野錄云:陳綯,劍浦人
好遊學,天文長於雅頌
有詩曰:『中原莫道麟鳳自是皇家網疏
』與水巢任畹相善,寄之曰:『好向明時遺逸莫教千古靈均
』晚絕縉紳之望,以修養為事
有詩曰:『乾坤見了文章懶,龍虎成時印綬疏。
』又曰:『蟠溪老叟無人用閑把□六韜
』又曰:『近來世上徐庶,誰向桑麻臥龍
』綯隱西山,產藥物數十、寶中,嘗見一叟角髮被褐,與一鍊師舁藥入城,鬻之獲資,則求鮓就爐對飲,旁若無人
歌曰『藍采和塵事紛紛事更多。
爭如賣藥沽酒飲,歸去深崖拍手歌。
』疑其為綯焉。
或曰得仙矣。

北夢瑣言云:陳綯有:『江湖水清淺,不足鯨尾
』『飲水狼子瘦,終日鷓鴣寒。
』又:『一鼎雌雄金液火, 十年寒暑鹿麑衣
寄語東流斑鬢向隅終守鐵蓑衣
如此不可殫紀。

綯字嵩伯自稱三教布衣
《文錄》十卷
傳嚴宇牧豫章,綯隱居操行清潔,宇欲撓之,遣小妓蓮花往侍焉。
綯殊不采,妓乃求去云:『蓮花為號玉為腮,珍重尚書遣妾來。
處士不生巫峽夢,空勞神女陽臺
後人移其事為陳圖南,非也。

張綽
桂林聚談云:咸通中,有進士張綽下第遊江、淮,養氣奇,只以爐火為事
題壁曰:『爭那金烏何?
欲上飛不住
紅爐燒藥玉顏安可駐?
今年花落枝,明年花滿樹。
不如飲酒,莫管流年
』人異之
不喜粧飾,多糜旗亭而好盃。
人召飲,若遂意則索紙剪蝴蝶三十二,以氣吹之成列而飛,如此累刻,以指收之,俄皆在手。
見者求之,即以他事為阻。
嘗遊鹽城,多為酒困
非類相競留繫邑中,醒乃課述,為陳情二章狄令,乃釋之。
云:『門風長有蘭馨族家霸國名。
容貌靜懸秋月彩文章高振海濤聲。
訟堂無事調琴軫,郡閣何妨醉玉觥?
今日東流下水一條從此鎮長清。
自後宰欲傳其術,張云明府勳貴家流,年少而宰劇邑,多聲色犬馬之求,未暇忘味
贈詩:『何用梯媒向外求?
長生只在內中修。
莫言大道人難得自是行心不到頭
』去之日,乘醉,因求搗網紙剪二鶴於廳前,俄而翔飛,乃曰:『汝先去,吾即後來
』狄令亦醉。
其所:『自不會天下經書腹內
身卻騰騰處世間,心即逍遙天外
江南好事者,尚記上升時事

太上隱者
古今詩話:人莫知其本末好事者從問其姓名,不答,留詩一絕:『偶來松樹下高枕石頭眠。
山中歷日寒盡不知年。

呂仙翁
雅言雜載》呂仙翁名嵒,字洞賓
關右人。
咸通初,舉進士不第
巢賊為梗,攜家隱於終南山
老子法,絕世辟穀變易形骸
尤精劍術
往往有人關右途路間與之相逢,多不顯姓名
以其趨舍動作流俗故為人所疑。
又為篇詠章句,間洩露其意。
嘗有詩送鍾離先生得道歸來相見難,又聞東去仙壇
杖頭春色一壺酒,頂上雲攢五岳冠。
飲海龜兒不識,燒山符手鬼難看。
先生去後應難老,乞與貧儒換骨丹。
』〈贈薛道士:『落魄道士年高白髭雲中臥看石,雪裏去尋碑。
誇我吃大酒,嫌人念小詩
不知甚麼漢?
一任輩流嗤。

劉斧摭遺先生唐僖宗時人。
避寇亂,多遊湖、湘間,或梁、魏之地。
嘗遊大雲寺寺僧唱和
會有贈翁,翁乃依韻和曰:『三千里外佳客,七百年前外身
行滿蓬萊為別館,道成瓦礫黃金
待賓榼裏嘗存酒,化藥爐中別有
積德求師何患少?
由來天地私親
』一日遊寂簡觀,淬劍於石,作詩贈道士日晦曰:『欲整鋒鉊敢憚勞?
凌晨匣玉龍嗥。
中氣岸冰三尺石上精神一條
血點流隨水盡, 兇膏今逐漬痕銷。
削除浮世平事, 與爾相將上九霄。
』嘗遊長沙智度寺,贈僧惠覺曰:『達者推心兼濟物,聖賢傳法不離真。
請師西來意,七祖如今未有人。
臨行題壁:『唐室進士今時神仙
鬥紫霧,卻歸洞天
』眾方知其為呂仙翁也。

古今詩話宿州天慶觀西廡,有石刻,蓋道中有賣墨人,嘗遊於此一日題詩曰:『秋景蕭蕭葉亂飛,庭松影裏坐移時
雲迷鶴駕方去?
仙洞元失我期。
』又曰:『肘傳丹篆千年術,口誦黃庭兩卷經。
鶴觀古壇槐影裏,悄無人戶長扃。
』人以為呂仙翁也。

岳陽樓有碑極大, 乃李觀呂仙翁筆跡
李知賀州日,有道士相訪,自呂先生,誦〈過岳陽樓:『唯有城南老樹精,分明知道神仙過。
』李亦不曉。
後知岳州,有白鶴寺見過,道及呂仙翁嘗憩於寺前,有老人松梢而下致恭先生之前曰:『某松之精也,今見先生過,禮當致謁。
』呂書一絕寺壁而去:『獨自行來獨自臥,無限世人不識我。
惟有城南老樹精,分明知道神仙過。
』後郡守為創亭於,名曰先生

韓湘
青瑣集》韓湘字清夫文公姪孫也。
落魄不羈之學。
曰:『湘之所學,非公知之。
公令作詩以其志。
曰:『青山雲水窟此地吾家
傍夜流瓊液凌晨絳霞
琴彈玉調,爐鍊白硃砂
寶鼎金虎,元田養白鴉。
一瓢世界三尺斬妖邪。
逡巡酒能開頃刻花
有人能學我,共看仙葩
』公覽而戲之曰:『子能奪造化耶?
曰:『此事甚易。
』公為開尊聚土以盆覆之, 良久花開, 乃碧花二朵, 於花間出金一聯: 『雲橫秦嶺何在
雪擁藍關馬不前。
』公未曉其句意。
曰:『事久可驗。
』遂告去。
未幾,公為佛骨事謫潮州一日途中遇雪,俄有人冒雪而來,乃也。
曰:『憶花上之句乎?
今日事也。
』公詢其地,即藍關嗟嘆久之
曰:『吾為汝足此
曰:『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陽路八千。
本為聖明除弊政,豈於衰朽殘年
雲橫秦嶺何在
雪擁藍關馬不前。
知汝遠來須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
』公別曰:『人才為世古來多,如子雄文世孰過?
好待功名成就日,卻抽身去上煙蘿
別公曰:『舉世多為名利醉,伊余獨向道中醒。
他時定是飛升去,沖破一點青。

許鵲真人
真人,唐末,遊南岳仙觀壁上題歌一首:『洪爐烹鍛人性命,器用不同分皆定。
妖精鬼魅神通只自邪不干正
黃口小兒初學行,唯知日月東西生。
還為靈威聖力,移月在南日在北。
玉是玉兮石是石,蘊棄深泥終不易。
鄧通餓死嚴陵貧,帝王豈是無人力?
丈夫未達莫相侵攀龍附鳳精神
』題後數日,上昇

僧智潛
開元中,有儒士登南山得句:『野迥雲根闊,山高樹影長。
私心自負吟諷之際,忽聞空中語云:『未若天河雖有浪,月桂不聞香」。
儒士不勝喜,以為有。
歸誇於僧智潛,掩鼻笑曰:『臭氣可掬足多也!
儒士驚愕,遽以實告。
自此又號鑑文大師
有〈浮漚篇〉行世
零陵總記》

僧乾康
乾康,零陵人
長沙,居湘西道林寺,乾康往謁之。
己知為人,使謂曰:『我師門仞,非詩人不游,大德來,非詩人耶?
請為一絕以代門剌。
』乾康曰:『隔岸紅塵忙似火,當軒青嶂如冰
烹茶童子相問報道門前衲僧
』齊大喜,日與款接
及別,以送之。
乾康有〈經方干舊居:『鏡湖中有月,處士無人
高節鱸魚躍老鱗。
』為齊所稱。
乾德中,左補闕王伸永州,康捧見。
睹其老醜,曰:『豈有狀貌如此能為乎?
宜試之』時積雪方消,命為
康曰:『六出奇花已住郡城相次樓臺
時人莫把和泥看,一片從天上來
驚曰:『其旨不淺,吾豈可貌相人也!
』待以殊禮

元覽
古今詩話大曆末禪僧荊州陟岵寺,道高風韻,人不可親
璪嘗畫於齋壁符載贊之,衛象之,亦一時三絕悉加堊焉。
人問其故,曰:『無事疥吾壁也。
』僧那即其甥發瓦,探壞牆,薰鼠,未嘗責。
弟子議論,而布衣一食,亦不稱之。
或怪問之,乃題詩曰:『大海魚躍長空鳥飛

夫人
元微之會稽尚書左丞,到京,未逾月,出武昌夫人裴氏曰:『窮冬鄉國正歲京華
自恨風塵眼,看他遠地花。
碧幢照耀紅粉咨嗟
嫁得浮雲婿,相隨即是家。
夫人答曰:『使門初擁節御苑柳絲新。
不是殊命,惟愁別近親
黃鸝啼古木,朱履清塵
想到千山外,滄浪

張暌妻侯氏
抒情集》載:會昌中,邊將張暌防戎十有餘年,其妻侯氏迴文作龜詣闕進上
曰『暌離已是十秋強,對鏡那堪整粧
聞雁幾回修尺素,見霜先為製衣裳。
開箱疊練垂淚,拂杵調砧更斷腸
繡作文獻天子,願教征客還鄉
敕賜絹三百疋,以彰才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