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溟诗话-明-谢榛卷二

卷二 第 x 页
诗有简而妙者, 若刘桢〔仰视白日光,皎皎高且悬〕,不如傅玄〔日月光太清〕。 阮籍〔一身不自保,何况恋妻子〕,不如裴说〔避乱一身多〕。 戴叔伦〔还作江南会,翻疑梦里逢〕,不如司空曙〔乍见翻疑梦〕。 沈约〔及尔同衰暮,非复别离时〕,不如崔涂〔老别故交难〕。 卫万〔不捲珠帘见江水〕,不如子美〔江色映疏帘〕。 刘猛〔可耻垂拱时,老作在家女〕,不如浩然〔端居耻圣明〕。 徐凝〔千古还同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不如刘友贤〔飞泉界石门〕。 张九龄〔谬忝为邦寄,多惭理人术〕,不如韦应物〔邑有流亡愧俸钱〕。 张良器〔龙门如可涉,忠信是舟梁〕,不如高适〔忠信涉波涛〕。 崔涂〔渐与骨肉远,转于僮仆亲〕,不如王维〔久客亲僮仆〕。 李适〔轻帆截浦拂荷来〕,不如浩然〔扬帆截海行〕。
亦有简而弗佳者, 若鲍泉〔夕鸟飞向月〕,不如曹孟德〔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苏颋〔双珠代月移〕,不如宋之问〔不愁明月尽,自有夜珠来〕。 刘禹锡〔欲问江深浅,应如远别情〕, 不如太白〔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 陆机〔三荆欢同株〕,不如许浑〔荆树有花兄弟乐〕。 王初〔河梁返照上征衣〕,不如子美〔翳翳桑榆日,照我征衣裳〕。 武元衡〔梦逐春风到洛城〕, 不如顾况:〔归梦不知湖水阔,夜来还到洛阳城〕。 陈季〔数曲暮山青〕,不如钱起〔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李义山〔江上晴云杂雨云〕, 不如刘梦得〔东连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还有情〕。 王融〔洒泪与行波〕,不如子美〔故凭锦水将双泪,好过瞿塘滟滪堆〕。 李洞〔药杵声中捣残梦〕, 不如柳子厚〔日午睡觉无馀声,山童隔竹敲茶臼〕。
诗中泪字若〔沾衣〕、〔沾裳〕,通用不为剽窃。多有出奇者, 潘岳曰:〔涕泪应情陨。〕 子美曰:〔近泪无乾土。〕 太白曰:〔泪尽日南珠。〕 刘禹锡曰:〔巴人泪应猿声落。〕 贾岛曰:〔泪落故山远。〕 孟云卿曰:〔至哀反无泪。〕 何仲默曰:〔笛里三年泪。〕 李献吉曰:〔万古关山泪。〕 卢仝曰:〔黄金矿里铸出相思泪。〕此太涉险怪矣。
予客京师,游翠岩七真洞,读壁上诗曰: 纷披容与纵笙歌,蕙转光风艳绮罗。露湿桃花春不管,月明芳草夜如何? 璚珠浩荡随兰濯,云旆低回射玉珂。深入醉乡休秉烛,尽情挥取鲁阳戈。 耶律丞相门客赵衍所作,清丽有味,颇类唐调。 惜乎《大元风雅》不载,故表而出之。
大篇决流,短章敛芒,李杜得之。大篇约为短章,涵蓄有味;短章化为大篇,敷演 露骨。
《扪虱新话》曰:〔诗有格有韵。渊明悠然见南山之句,格高也;康乐池塘生春草 之句,韵胜也。〕格高似梅花,韵胜似海棠。欲韵胜者易,欲格高者难。兼此二者 ,惟李杜得之矣。
许彦周曰:〔作诗浅易鄙陋之气不除,熟读李义山黄鲁直之诗,则去之。〕譬诸医 家用药,稍不精洁,疾复存焉,彦周之谓也。
陈后山曰:〔学者不由黄韩而为老杜,则失之浅易。〕此与彦周同病。
陆士衡《日出东南隅》,谢灵运《还旧园》,沈休文《拜陵庙》,皆不过二十韵。 洛阳王伟用五十韵献湘东王,迨子美《夔府》,乃有百韵。
诗以一句为主,落于某韵,意随字生,岂必先立意哉?杨仲弘所谓〔得句意在其中 〕是也。
《三国典略》曰:〔邢邵谓魏收之文剽窃任昉,魏收谓邢邵之赋剽窃沈约。〕盖六 朝气习如此近有剽窃何李者,其二子之类欤?
《类文见》曰:〔梁武帝同王筠和太子《忏悔》诗,始为押韵。〕晚唐多效之,迨 宋人尤甚。本朝刘廷萱《咏梅花》自押真韵百篇,何其多也!
许敬宗拟江令《九日》三首,皆次韵,初唐殆不多见。
罗隐曰:〔世祖升遐夫子死,原陵不及钓台高。〕 范仲淹曰:〔世祖功臣三十六,云台争似钓台高。〕 储嗣宗曰:〔春风莫逐桃花去,恐引渔人入洞来。〕 谢枋得曰:〔花飞莫遣随流水,怕有渔郎来问津。〕 袁郊曰:〔后羿遍寻无觅处,不知天上却容奸。〕 瞿宗吉曰:〔后羿空能残九日,不知月里却容私。〕 范谢瞿皆出祖袭,瞿得点化之妙。
韩退之称贾岛〔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为佳句,未若〔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 安〕气象雄浑,大类盛唐。
长篇古风最忌铺叙,意不可尽,力不可竭,贵有变化之妙。
淮南王曰:〔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 陆机曰:〔芳草久已茂,佳人竟不归。〕 谢朓曰:〔春草秋更绿,公子未西归。〕 王维曰:〔春草年年绿,王孙归不归。〕 诗人往往沿袭淮南之语,而无新意。 孟迟曰:〔蘼芜亦是王孙草,莫送春香入客衣。〕此作点化而有馀味。
陈后主曰:〔日月光天德,山河壮帝居。〕气象宏阔,辞语精确,为子美五言句法 之祖。
律诗虽宜颜色,两联贵乎一浓一淡。若两联浓,前后四句淡,则可;若前后四句浓 ,中间两联淡,则不可。亦有八句皆浓者,唐四杰有之;八句皆淡者,孟浩然韦应 物有之。非笔力纯粹,必有偏枯之病。
《臞仙诗谱》乙太白〔长安一片月〕为张季鹰之作,不知何据?然清响殊非晋人气 格。
徐陵《杂曲》曰:〔张星旧在天河上,从来张姓本连天。〕盖指张丽华而言。是时 陈后主最宠丽华,此奉谀之辞尔。
李空同评孟浩然《送朱二诗》曰:〔不是长篇手段。〕浩然五言古诗近体,清新高 妙,不下李杜。但七言长篇,语平气缓,若曲涧流泉而无风捲江河之势,空同之评 是矣。
李拯《读史》曰: 佳人自折一枝红,把唱新词曲未终。惟向眼前怜易落,不如抛掷任东风。 谢叠山谓寓梁武事,未详。咏史宜明白断案,章碣曰:〔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 来不读书。〕此孰不知邪?
太白曰:〔苍梧山崩湘水竭。〕张籍曰:〔菖蒲花开月长满。〕 李贺曰:〔七星贯断嫦娥死。〕此同一机轴,贺句更奇。
宋玉《大言赋》曰:〔并吞四夷,饮枯河海,跂越九州,无所容止。〕 《小言赋》曰:〔无内之中,微物生焉。比之无象,言之无名。视之则渺渺,望之 则冥冥。离娄为之叹闷,神明不能察其情。〕二赋出于《列子》,皆有托寓。 梁昭明太子《大言》诗曰: 观脩鲲其若辙鲋,视沧海之如滥觞。经二仪而局蹐,跨六合以翱翔。 《细言诗》曰: 坐卧邻空尘,凭附蟭螟翼。越咫尺而三秋,度毫釐而九息。 此祖宋玉而无谓,盖以文为戏尔。
《乐书》:〔伏羲造琴瑟以律吕,乐曰《立基》,神农乐曰《下谋》,黄帝乐曰《 咸池》。〕盖乐始于伏羲,而成于黄帝,是以清和上升,风俗不变,未有诗也。李 西涯谓诗为乐始,误矣。何妥曰:〔伏羲减瑟,文王足琴。〕抑先伏羲有瑟邪?
《庄子》曰:〔倏鱼出游从容。〕是鱼乐也。 白居易曰:〔獭捕鱼来鱼跃出,此非鱼乐是鱼惊〕翻案《庄子》而无趣。 《家语》曰:〔水至清则无鱼。〕 杜子美曰:〔水清反多鱼。〕翻案《家语》而有味。
或曰:〔诗,适情之具。染翰成章,自然高妙,何必苦思以凿其真?〕 予曰: 新诗改罢自长吟,此少陵苦思处。使不深入溟渤,焉得骊颔之珠哉?
诗不厌改,贵乎精也。唐人改之,自是唐语,宋人改之,自是宋语,格词不同故尔 。省悟可以超脱,岂徒断削而已!
作诗勿自满。若识者底诃,则易之。虽盛唐名家,亦有罅隙可议,所谓瑜不掩瑕是 也。已成家数,有疵易露;家数未成,有疵难评。
古人之作,必正定而后出。若丁敬礼之服曹子建,袁宏之服王洵,王洵之服王诞, 张融之服徐觊之,薛道衡之服高构,隋文帝之服庾自直,古人服善类如此。
诗有天机,待时而发,触物而成,虽幽寻苦索,不易得也。如戴石屏〔春水渡傍渡 ,夕阳山外山〕,属对精确,工非一朝,所谓〔尽日觅不得,有时还自来〕。
诗以两联为主,起结辅之,浑然一气。或以起句为主,此顺流之势,兴在一时。
皇甫湜曰:〔陶诗切以事情,但不文尔。〕湜非知渊明者。渊明最有性情,使加藻 饰,无异鲍谢,何以发真趣于偶尔,寄至味于澹然?陈后山亦有是评,盖本于湜。
赵章泉韩涧泉所选唐人绝句,惟取中正温厚,间雅平易。若夫雄浑悲壮,奇特沈郁 ,皆不之取。惜哉!洪容斋所选唐人绝句,不择美恶,但备数尔。间多仙鬼之作, 出于偏稗小说,尤不可取。
卢弼和《边庭四时怨》,颇似太白绝句。
李太白曰:〔襟前林壑敛暝色,袖上烟霞收夕霏。〕此用谢康乐之句,但加四字。 王摩诘曰:〔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林啭黄鹂。〕虽用李嘉祐之联,加此四字, 爽健自别。
意巧则浅,若刘禹锡〔遥望洞庭湖水面,白银盘里一青螺〕是也。 句巧则卑,若许用晦〔鱼下碧潭当镜跃,鸟还青嶂拂屏飞〕是也。 陈琳曰:〔聘哉日月远,年命将西倾。〕 陆机曰:〔容华夙夜零,体泽坐自捐。兹物苟难停,吾寿安得延。〕 谢灵运曰:〔夕虑晓月流,朝忌曛日驰。〕 李长吉曰:〔天东有若木,下置衔烛龙。吾将斩龙足,嚼龙肉,使之朝不得回,夜 不得伏,自然老者不死,少者不哭。〕此皆气短。 无名氏曰:〔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此作感慨而气悠长也。
严沧浪《从军行》曰: 翩翩双白马,结束向幽燕。借问谁家子,邯郸侠少年。 弯弓随汉月,拂剑倚胡天。说与单于道,今秋莫近边。 此作不减盛唐,但起承全袭子建《白马篇》
《松石轩诗评》,全是诗料,且深于诗,何以启发初学?
钟嵘《诗品》,专论源流,若陶潜出应璩,应璩出于魏文,魏文出于李陵,李陵出 于屈原。何其一脉不同邪?
蔡文姬《胡笳十八拍》曰:〔城南烽火不曾灭,疆场征战何时歇?杀气朝朝冲塞门 ,胡风夜夜吹边月。〕此为太白古风法之祖。
《汉武内传》:〔上元夫人弹云林之瑟,歌《步玄》之曲曰: 绿景清飙起,云盖映朱葩。兰房辟琳阙,碧空起璚沙。 此歌华丽无味,或六朝赝作 。西王母《白云谣》曰: 白云在天,丘陵自出。道路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能复来。 辞简意尽,高古莫及。
王建《留别杜侍御》曰: 有川不得涉,有路不得行。沉沉百忧中,一日如一生。 此语无异孟郊。末曰:〔愿君去陇阪,长使道路平。〕此结颇类子美。
屈宋为词赋之祖。荀卿六赋,自创机轴,不可例论。相如善学《楚词》,而驰骋太 过。子建骨气渐弱,体制犹存。庾信《春赋》,间多诗语,赋体始大变矣。子美曰 :〔庾信平生最萧瑟,暮年词赋动江关。〕托以自寓,非称信也。
《碧鸡漫志》曰:〔斛律金《敕勒歌》曰: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金不知书,同于刘项,能发自然之妙。韩 昌黎《琴操》虽古,涉于摹拨,未若金出性情尔。
诗有四格,曰兴,曰趣,曰意,曰理。 太白《赠汪伦》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此兴也。 陆龟蒙《咏白莲》曰:〔无情有恨何人见,月晓风清欲堕时。〕此趣也。 王建《宫词》曰:〔自是桃花贪结子,错教人恨五更风。〕此意也。 李涉《上于襄阳》曰:〔下马独来寻故事,逢人惟说岘山碑。〕此理也。 悟者得之,庸心以求,或失之矣。
赵章泉谓〔作诗贵乎似〕,此传神写照之法。当充其学识,养其气魄,或李或杜, 顺其自然而已。
韩昌黎曰:〔妇人不下堂,游子在万里。〕托兴高远,有风人之旨。 杜少陵曰:〔丈夫则带甲,妇人终在家。〕此文不逮意。韩诗为优。
陈陶《送沈以鲁》曰: 高台送归客,满握轩辕风。落日一挥手,金鹅云雨空。 鳌洲石梁外,剑浦罗浮东。兹兴不相接,翛翛烟际鸿。 此有太白声调。〔《陇西行》曰:〔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此语凄婉味长。严沧浪谓陶最无可观,何也?
诗无神气,犹绘日月而无光彩。学李杜者,勿执于句字之间,当率意熟读,久而得 之。此提魂摄魄之法也。
谢灵运〔池塘生春草〕,造语天然,清景可画,有声有色,乃是六朝家数,与夫〔 青青河畔草〕不同。叶少蕴但论天然,非也。又曰:〔若作池边、庭前,俱不佳。 〕非关声色而何?
子美曰:〔碧知湖外草,红见海东云。〕此景固佳。然〔知〕〔见〕二字著力。至 于〔一径野花落,孤村春水生〕,便觉自然。
学诗者当如临字之法,若子美〔日出东篱水〕,则曰〔月堕竹西峰〕;若〔云生舍 北泥〕,则曰〔云起屋西山〕。久而不悟,不假临矣。
予赋《牡丹》曰: 花神默默殿春残,京洛名家识面难。国色从来有人妒,莫教红袖倚栏杆。 及读羊士谔《郡中即事》曰: 红香落尽暗香残,叶上秋光白露寒。越女含情已无限,莫教长袖倚栏杆。 因与暗合,遂删己作。予每读古人诗,有全句同者,即于稿中改窜。
杜子美《七歌》,本于《十八拍》。文天祥《六歌》,与杜异世同悲。李献吉亦有 《七歌》,惜非其时尔。
今之学子美者,处富有而言穷愁,遇承平而言干戈,不老曰老,无病曰病,此摹拟 太甚,殊非性情之真也。
刘贡父评严维曰:〔柳塘春水慢,花坞夕阳迟。夕阳迟则击花,春水慢何须柳也。 〕此联妙于状景,华而不靡,精而不刻,贷父之说凿矣。
刘禹锡赠白乐天两联用两〔高〕字: 〔雪里高山头白早。〕〔于公必有高门庆。〕 自注曰:〔高山本高,高门使之高,二义不同。〕 自恕如此。邴产最忌重字,或犯首尾声可矣。 子美曰:〔江阁邀宾许马迎。〕〔醉于马上往来轻。〕 王维曰:〔尚衣方进翠云裘。〕〔万国衣冠拜冕旒。〕 二公重字,不害为大家。
〔江有汜〕,乃三言之始。迨《天马歌》,体制备矣。 严沧浪谓创自夏侯湛,盖泥于白氏《六帖》
六言体起于谷永陆机长篇一韵,迨张说刘长卿八句,王维皇甫冉四句,长短不同, 优劣自见。若《君道曲》〔中庭有树自语,梧桐推枝布叶。〕,此虽高古,亦太寂 寥。
九言体,无名氏拟之曰:〔昨夜西风摇落千林梢,渡头小舟捲入寒塘坳。〕声调散 缓而无气魄。惟太白长篇突出两句,殊不可及,若〔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 波逆折之回川〕是也。
四言体始于《康衢歌》,暨《三百篇》则盛矣。沧浪谓起自韦孟,非也。
《三百篇》已有声律,若〔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暨《离骚》〔洞庭波兮木叶下 〕之类渐多。六朝以来,黄钟瓦缶,审音者自能辨之。
《文式》:〔放情曰歌,体如行书曰行,兼之曰歌行;快直详尽曰行,悲如蛩螀曰 吟,读之使人思怨;委曲尽情曰曲,宜委曲谐音;通乎俚俗曰谣,宜蓄近俗;载始 末曰引,宜引而不发。〕此虽体式,犹欠变通。盖同名异体,同体异名耳。 同名者,若〔瓠子决兮将奈何〕,此《瓠子歌》也。 〔陟彼北邙兮,噫!〕此《五噫歌》也。 〔四夷既获,诸夏康兮。〕此《琴歌》也。 〔桂华冯冯翼翼,承天之则。〕此房中歌也。 〔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此《匈奴歌》也。 〔桂华冯冯翼翼,承天之则。〕此《房中歌》也。 〔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此《匈奴歌》也。 〔鲍氏骢,三人司隶再入公。〕此《鲍司隶歌》也。 〔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此悲歌也。 〔东方欲明星烂烂。〕此《鸡鸣歌》也。 〔太乙况,天马下。〕此《天马歌》也。 〔青青黄黄,雀石颓唐。〕此《地驱乐歌》也。 〔水中之马,必有陆地之船。〕此《前缓声歌》也。 〔江边黄竹子,堪作女儿箱。〕此《黄竹歌》也。 〔春风我转入曲房。〕此《挟瑟歌》也。 〔帝悦于兑执矩固司藏。〕此《白帝歌》也。 〔是邪?非邪?〕此《李夫人歌》也。同体者,若〔 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此《苦寒行》也。 〔邂逅承际会,得充君后房。〕此《同声歌》也。 〔营丘负海曲,沃野爽且平。〕此《齐驱乐》也。 〔我本良家子,将适单于庭。〕此《明妃辞》也。 〔关东有义士,兴兵讨群凶。〕此《蒿里曲》也。 〔主人且勿喧,贱子歌一言。〕此《东武吟》也。 〔虎啸谷风起,龙跃景云浮。〕此《合欢诗》也。 〔置酒广殿上,亲友从我游。〕此《箜篌引》也。 〔白马骍角弓,鸣鞭乘北风。〕此《白马篇》也。 〔中散不偶世,本自餐霞人。〕此《五君咏》也。 〔处尘贵不染,被褐重怀珍。〕此《善门颂》也。 〔紫烟世不觌,赤鳞庖所捐。〕此《白云赞》也。 体无定体,名无定名,莫不拟斯二者,悟者得之。措词短长,意足而止;随意命名 ,人莫能易。所谓信手拈来,头头是道也。
《扪虱新话》曰:〔文中有诗,则语句精确;诗中有文,则词调流畅。〕 而引谢玄晖唐子西之说。胡氏误矣。李斯上秦皇帝书,文中之诗也;子美《北征篇 》,诗中之文也。
武元康曰:〔文有声律皆似诗,诗不粗鄙皆是文。〕 杜约夫曰:〔六朝文中有诗,宋朝诗中有文。〕 杨仲弘律诗三十四格,谓自杜甫门人吴成邹遂传其法。然窘于法度,殆非正宗。
范德机曰:〔绝句则先得后两句,律诗则先得中四句。当以神气为主,全篇浑成, 无饾饤之迹,唐人间有此法。〕
孔融离合体,窦韬妻回文体,鲍照十数体、建除体,谢庄道里名体,梁简文帝卦名 体,梁元帝歌曲名体、姓名体、鸟名体、兽名体、龟兆名体、针穴名体、将军名体 、宫殿名体、屋名体、车名体、船名体、草名体、树名体,沈炯六府体、八音体、 六甲体、十二属体。魏晋以降,多务纤巧,此变之变也。
古辞曰:〔黄檗向春生,苦心随日长。〕 又曰:〔桑蓟蚕不作茧,昼夜长悬丝。〕 又曰:〔理丝入残机,何悟不成匹。〕 又曰:〔桐枝不结花,何由得梧子。〕 又曰:〔杀荷不断藕,莲心已复生。〕此皆吴格指物借意。 李义山曰:〔春蚕到老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乾。〕 刘禹锡曰:〔东边日出西连雨,道是无情还有情。〕措词流丽,酷似六朝。 苏子瞻曰:〔破衫尚有重逢日,一饭何曾忘却时。〕造语殊乏风致。 《诗》曰:〔游环肋驱,阴靷鋈续。〕 又曰:〔钩膺镂锡,鞟鞃浅幭。〕此语艰深奇涩,殆不可读。 韩柳五言,有法此者,后学当以为诫。
屈原曰:〔众人皆醉我独醒。〕 王绩曰:〔眼看人尽醉,何忍独为醒。〕 左思曰:〔功成不受爵,长揖归田庐。〕 太白曰:〔若待功成拂衣去,武陵桃花笑杀人。〕王李二公,善于翻案。 子美曰:〔明年此会知谁健,醉把茱萸仔细看。〕 刘浚曰:〔不用茱萸仔细看,管取明年各强健。〕太拙而无意味。 杨诚斋翻案法专指宋人,何也?
李靖曰:〔正而无奇,则守将也;奇而无正,则斗将也。奇正皆得,国之辅也。〕 譬诸诗,发言平易而循乎绳墨,法之正也;发言隽伟而不拘乎绳墨,法之奇也;平 易而不执泥,隽伟而不险怪,此奇正参伍之法也。白乐天正而不奇,李长吉奇而不 正,奇正参伍,李杜是也。
洪兴祖曰:〔《三百篇》比赋少而兴多;《离骚》兴少而比赋多。〕予尝考之《三 百篇》,赋七百二十,兴三百七十,比一百一十。洪氏之说误矣。《法言》曰:〔 尧舜之道丘佤,夏商周之道将兮,而以延其光兮。〕子云《法言》以准《论语》, 学屈原且不及,况孔子哉!《文筌》曰:〔五言绝句主情景,七言绝句主意事。〕 又曰:〔五言绝句撇景入事,七言绝句掉句入情。〕前后之法,何相反邪?
陈绎曾曰:〔凡律高则用重,律中则用正,律下则用子。〕 律大要欲调句耳,诗至于化,自然合律,何必庸心为哉?
刘禹锡曰:〔建安里中儿,联歌竹枝,聆其音,中黄钟之羽,其卒章,激讦如吴声 。虽伧伫不可分,而含思宛转,有淇澳之艳音也。〕唐去汉魏乐府为近,故歌诗尚 论律吕。梦得亦审音者,不独工于辞藻而已。
李西涯阁老善诗,门下多词客。刘梅轩阁老忌之,闻人学诗,则叱之曰: 〔就作到李杜,只是酒徒!〕李空同谓刘因噎废食,是也。
陆士规能诗,秦桧门客也。来自湘楚谒桧,桧以小嫌不与接见,因小相诵其《过黄 陵庙诗》曰: 东风吹草绿离离,路出黄陵古庙西。帝子不知春又去,乱山无主鹧鸪啼。 桧称赏不忆,待之如初。噫!桧亦尚诗也哉?
李西涯久于相位,陆沧浪以诗讽之曰: 声名高与陡山齐,伴食中书日已西。回首湘江春草绿,鹧鸪啼罢子规啼。
《诗人玉屑》集唐人句法,悉分其类,有裨于初学。但风骚句法,皆有标题。若〔 马倦时衔草,人疲数望城〕,则曰〔公明布卦〕;若〔匠泥随燕嘴,花蕊上蜂须〕 ,则曰〔东方占鹊〕。殆与棋谱、牌谱,相类,论诗不宜如此。
子美五言绝句,皆平韵律体,景多而情少。太白五言绝句,平韵律体兼仄韵古体, 景少而情多。二公各尽其妙。
许用晦《金怀古》,颔联简板,对尔颈联,当赠远游者,似有戒慎意。若删其两联 ,则气象雄浑,不下太白绝句。
律诗无好结句,谓之虎头鼠尾声。即当摆脱常格,夐出不测之语。若天马行空,浑 然无迹。张祜《金山寺》之作,则有此失也。
子美《居夔州》,上句曰:〔春知催柳别,农事闻人说〕,〔别〕〔说〕同韵。王 维《温泉》,上句曰:〔新丰树里行人度,闻道甘泉能献赋〕。 〔度〕〔赋〕同韵。此非诗家正法。章碣上句皆用翰韵,尤可怪也。 〔欢〕〔红〕为韵不雅,子美〔老农何有罄交欢〕,〔娟娟花蕊红〕之类。 〔愁〕〔青〕为韵便佳,若子美〔更有澄江销客愁〕,〔石壁断空青〕之类。凡用 韵审其可否,句法浏亮,可以咏歌矣。
孙太初曰:〔到处论交山最贤。〕以山为贤,盖有所祖。 《周礼》曰:〔轮人五分其毂之长,去一以为贤。〕 《礼记》曰:〔某贤于某若干纯。〕 谢灵运曰:〔岂以名利之场而贤于清旷之域哉。〕 唐太宗曰:〔李绩守并州,突厥不敢南,贤于长城远矣。〕 子美曰:〔细寸荷锄立,江猿吟翠屏。〕此语宛然入画,情景适会,与造物同其妙 ,非沉思苦索而得之也。 李林甫《璚岳应制》曰:〔云收二华出,天转五星来。十月农初罢,三驱礼后开。 〕两联皆用数目字,不可为法。 王摩诘《送丘为》曰:〔五湖三亩宅,万里一归人。〕此联叠用数目字,不可为病 也。章孝标下第曰:〔连云大厦无栖处,更傍谁家门户飞?〕 后及第曰:〔马头渐入扬州路,为报时人洗眼看。〕其量狭大类孟郊。 渊明咏雪曰:〔倾耳无希声,在目皓已结。〕此语殆似颜谢。 罗大经谓其轻虚洁白,尽在于是。但识其趣,体则未也。
排律结句,不宜对偶。若杜子美〔江湖多白鸟,天地有青蝇〕,似无归宿。 五言律首句用韵,宜突然而起,势不可遏,若子美〔落日在帘钩〕是也。 若许浑〔天晚日沉沉〕,便无力矣。
崔后渠赠予诗曰: 三月清洹上,翩翩两度来。摛词倾玉海,吊古赋铜台。 岐路杨朱泪,江湖李白杯。令公今谢事,回首尚怜才。 杨朱李白,自然的对。
戎昱诗曰:〔卫青师自老,魏绛赏何功。〕较之后渠,精确不及。 诗以佳句为主。精链成章,自无败句。所谓〔善人在坐,君子俱来〕。 《瀛奎律髓》不可读。间有宋诗纯駮于心,发语或唐或宋,不成一家,终不可治。 《谰言长语》曰:〔若读《瀛奎律髓》,要人自择。〕
卢仝曰:〔相思一夜梅花发,忽到窗前疑是君。〕 孙太初曰:〔夜来梦到西湖路,白石滩头鹤是君。〕 此从玉川变化,亦有风致。诗不可太切,太切则流于宋矣。 武元衡曰:〔残云带雨过春城。〕韩致光曰:〔断云含雨入孤村。〕 二句巧思,不及子美〔澹云疏雨过高城〕句法自然。 方干:〔未明先见海底日,良久远鸡方报晨。〕 方晦叔〔山鸡未鸣海日出〕,此简妙胜干矣。
作诗最忌蹈袭,若语工字简,胜于古人,所谓〔化陈腐为新奇〕是也。 李频曰:〔星临剑阁动,花落锦江流。〕譬诸〔佳人掌〕而对〔壮士拳〕 也。若曰〔月落锦江寒〕,便相敌矣。 金学士王庭筠《黄花山》一绝,颇有太白声调。诗曰: 挂镜台西挂玉龙,半山飞雪舞天风。寒云直上三千尺,人道高欢避暑宫。 连华泉谓诗与行草,俱入化矣。
子美不遭天宝之乱,何以发忠愤之气,成百代之宗。国朝何仲默亦遭壬申之乱,但 过于哀伤尔。空同子曰:〔古诗妙在形容,所谓水月镜花,言外之言。宋以后,则 直陈之矣。求工于句字,心劳而日拙也。枚氏《七发》,非必于七也,文涣而成七 。后之作者无七,而必于七,然皆俳语也。杜甫见道过韩愈,如白小群分命、文章 有神交有道、随风潜入夜、水流心不竞、出门流水住等语,皆是道也。王维诗,高 者似禅,卑者似僧,奉佛之应,人心系则难脱。〕
马子端曰:〔《楚词》悲感激迫,独《橘颂》一篇,温厚委曲。〕 子美〔明霞高可餐〕,即〔维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浆〕之意。 张崇德曰:〔屈原《天问》,全学庄子《天运》。庄子寓乎忘形,屈原滞于孤愤。〕 李仲清曰:〔陈伯玉诗高出六朝,惟渊明乃其伉俪者,当与两汉文字同观。〕 杜约夫曰:〔宋人论诗甚严,无乃唐人之瘿欤?〕 吕紫薇所谓〔文章木上瘿〕,约夫暗合孙吴尔。
徐伯传问诗法于康对山,曰: 〔熟读太白长篇,则胸次含宏,神思超越,下笔殊有气也。〕 黄司务问诗法于李空同,因指场辅中菉豆而言曰:〔颜色而已。〕 此即陆机所谓〔诗缘情而绮靡〕是也。
李献吉极苦思,诗垂成,如一二句弗工,即弃之。田深父见而惜之。 献吉曰:〔是自家物,终久还来。〕
何仲默诗曰:〔元日王正月,传呼晚殿班。千官齐鹄立,万国候龙颜。辨色旌旗入 ,冲星剑佩还。圣躬无乃倦,几欲问当关。〕李献吉改为〔不敢问当关〕。曹仲礼 曰:〔吾舅所改,未若仲默元句。〕 赵子昂曰:〔作诗但用隋唐以下故事,便不古也;当以隋唐以上为主。〕 此论执矣。隋唐以上泛用则可,隋唐以下泛用则不可。学者自当斟酌,不落凡调。
汉人作赋,必读万卷书,以养胸次。《离骚》为主,《山海经》《舆地志》《 尔雅》诸书为辅。又必精于六书,识所从来,自能作用。若扬袘、戍削、飞襳、垂 髾之类,命意宏博,措辞富丽,千汇万状,出有入无,气贯一篇,意归数语,此长 卿所以大过人者也。
宋之问〔鬒发俄成素,丹心已作灰〕,子美〔白发千茎雪,丹心一寸灰〕。 张说〔洞房悬月影,高枕听江流〕,子美〔疏帘残月影,高枕远江声〕。 李群玉〔水流宁有意,云泛本无心〕,子美〔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 徐晶〔翡翠巢书幌,鸳鸯立钓矶〕,子美〔翡翠鸣衣桁,蜻蜓立多方丝〕。 韦庄〔百年流水尽,万事落花空〕,子美〔流水生涯尽,浮云世事空〕。 陈陶〔九江春水阔,三峡暮云深〕,子美〔九江春水外,三峡暮帆前〕。 诸公句意相类,子美自优。
子建诗多有虚字用工处,唐人诗眼本于此尔。 若〔朱华冒绿池〕、〔时雨净飞尘〕、〔松子久吾欺〕、〔列坐竟长筵〕、〔严霜 依玉除〕、〔远望周千里〕,其平仄妥帖,尚有古意。
鲍防《杂感》诗曰:〔五月荔枝初破颜,朝离象郡夕函关。〕此作托讽不露。杜牧 之《华清宫》诗曰:〔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二绝皆指一事,浅深 自见。
吴筠《览古》诗曰: 苏生佩六印,奕奕为殃源。主父食五鼎,昭昭成祸根。 李斯佐二辟,巨衅钟其门。霍孟翼三后,伊戚及后昆。 此古体叙事,文势使然,盖出于无意也。若分为两篇,皆谓之隔句对,自与近体不 同尔。
杜约夫问曰:〔点景写情孰难?〕予曰:〔诗中比兴固多,情景各有难易。若江湖 游宦羁旅,会晤舟中,其飞扬轗轲,老少悲欢,感时话旧,靡不慨然言情,近于议 论,把握信则不失唐体,否则流于宋调,此写情难于景也,中唐人渐有之。冬夜园 亭具樽俎,延社中词流,时庭雪皓目,梅月向人,清景可爱,模写似易,如各赋一 联,拨摩诘有声之画,其不雷同而超绝者,谅不多见,此点景难于情也,惟盛唐人 得之。〕约夫曰:〔子能发情景之蕴,以至极致,沧浪辈未尝道也。〕
太白夜宿荀媪家,闻比邻舂臼之声,以起兴,遂得〔邻女夜舂寒〕之句。然本韵〔 盘〕、〔餐〕二字,应用以〔夜宿五松下〕发端,下句意重辞拙,使无后六句,必 不落欢韵。此太白近体,先得联者,岂得顺流直下哉?附诗云: 夜宿五松下,寂寥无所欢。田家秋作苦,邻女夜舂寒。 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
傅咸《萤火赋》: 虽无补于日月兮,期自照于陋形。当朝阳而戢景兮,必宵昧而是征。 进不竞于天光兮,退在晦而能明。 骆宾王赋: 光不周物,明足自资。处幽不昧,居照斯晦。 二子皆有托寓,繁简不同。子美〔暗飞萤自照〕之句,意愈简而辞愈工也。
〔孔雀东南飞〕,一句兴起,馀皆赋也。其古朴无文,使不用妆奁服饰等 物,但直叙到底,殊非乐府本色。如云: 妾有绣腰襦,葳蕤自生光。红罗复斗帐,四角垂复囊。 箱帘六七十,绿碧青丝绳。物物各自异,种种在其中。 又云: 鸡鸣外欲曙,新妇起严妆。著我绣夹裙,事事四五通。 足下蹑丝履,头上玳瑁光,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当。 指如削葱根,口如含丹朱。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 又云: 交语速装束,络绎如浮云。青雀白鹄舫,四角龙子幡。 婀娜随风转,金车玉作轮。踯躅青骢马,流苏金缕鞍。 斋钱三百万,皆用青丝穿。杂采三百匹,交广市鲑珍。 此皆似不紧要,有则方见古人作手,所谓没紧要处便是紧要处也。
补 作诗要割爱。若俱为佳句,间有相妨者,必较重轻而去之。 此《文赋》所谓〔离之则双美,合之则两伤〕,士衡先得之矣。
予游天坛山,赋七言一律〔天畔飞霞照万山〕,寻易〔山〕字为〔峰〕, 遂成绝句曰: 度岭攀崖自一节,黄冠竹下偶相逢。振衣直上升仙石,天畔飞霞照万峰。 此亦割爱之法。(以上二条据胡曾耘雅堂刻本补。下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