苕溪渔隐丛话-宋-胡仔卷五

卷五 第 x 页
杜子美一   东坡云:〔太史公论《诗》:以为《国风》好色而不淫,《小雅》怨诽而不乱 。以予观之,是特识变《风》、变《雅》耳,乌知诗之正乎?昔先王之泽衰,然后 变《风》发乎情,虽衰而未竭,是以犹止于礼义,以为贤于无所止者而已。若夫发 于性,止于忠孝者,其诗岂可同日而语哉?古今诗人众矣,而杜子美为首;岂非以 其流落饥寒,终身不用,而一饭未尝忘君也欤?〕
《东皋杂录》云:〔有问荆公:『老杜诗,何故妙绝古今?』公曰:『老杜固 尝言之: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苕溪渔隐曰:〔《职林》云:『补阙、拾遗,武后垂拱中置二人,以掌供奉讽 谏。自开元后,尤为清选。左右补阙各二人,供奉各一人,左右拾遗亦然。左属门 下,右属中书。』故岑参《寄左省杜拾遗》云:『联步趋丹陛,分曹限紫微。』老 杜《答岑补阙》云:『窈窕清禁闼,罢朝归不同。君随丞相后,我往日华东。』正 谓此也。〕
《文昌杂录》云:〔杜甫为左拾遗,作《紫宸殿退朝诗》:『宫中每出归东省 ,会送夔龙集凤池。』东省,门下也,鸾台在焉。凤池在中书省,杜诗不应有误。 恐唐朝别有故事。又恐是时政事堂适在左省也。〕苕溪渔隐曰:〔按《裴炎传》云 :『故事,宰相于门下省议事,谓之政事堂。故长孙无忌为司空,房玄龄为仆射, 魏徵为太子太师,皆知门下省事。至中宗时,裴炎以中书令执政事笔,故徙政事堂 于中书省。』子美于肃宗至德二载拜左拾遗,作《退朝诗》,其言凰池,诚有所据 ,知其不误也。〕
《文昌杂录》云:〔唐制:天子坐朝,宫人引至殿上。故杜甫诗:『户外昭容 紫袖垂,双瞻御座引朝仪。』天祐二年十二月,诏曰:『宫嫔女职,本备内任。今 后每遇延英坐日,只令小黄门祇候引从,宫人不得出内。』自此始罢也。又云:『 香飘合殿春风转,花覆千官淑景移。』又,《晚出左掖》:『退朝花底散,归院柳 边迷。』乃知唐朝殿多种花柳。今殿庭惟植槐楸,郁郁然有严毅之气也。〕
《复斋漫录》云:〔《唐六典》:『左右拾遗,掌供奉讽谏。凡发令举事,有 不便于时,不合于道者,小则上封,大则廷诤。』子美以至德二载拜左拾遗,故《 寄贾司马》云:『法驾还双阙,王师下八川。此时沾奉引,佳气拂周旋。』《奉酬 严公题野亭》云:『拾遗曾奏数行书,懒性从来水竹居。奉引滥骑沙苑马,幽栖真 钓锦江鱼。』此两诗,所以言供奉也。《春宿左省》云:『明朝有封事,数问夜如 何。』《出左掖》云:『避人焚谏草。』此两诗,所以言小则上封,大则廷诤也。 〕
《复斋漫录》云:〔山谷言:『船如天上坐,人似镜中行。又云:船如天上坐 ,鱼似镜中悬。沈云卿诗也。老杜云:春水船如天上坐。祖述佺期之语也。继之以 老年花似雾中看,盖触类而长之。』予以云卿之诗原于王逸少《镜湖诗》,所谓『 山阴路上行,如在镜中游』之句。然李太白《入青溪山》亦云:『人行明镜中,鸟 度屏风里。』虽有所袭,然语益工也。〕
《复斋漫录》云:〔张华《博物志》曰:『江陵有台甚大,而惟有一柱,众梁 皆共此柱。后土人呼为木履观,或曰一柱观。』梁刘孝绰《江津寄刘之遴》云:『 经过一柱观,出入三休台。』故子美《泊松滋江亭》云:『一柱全应近,高密莫再 经。』《下峡》云:『船经一柱过,留眼共登临。』《送李功曹之荆州》云:『孤 城一柱观,落日九江流。』又,《所思》云:『九江日落醒何处,一柱观头眠几回 。』《夔府咏怀》云:『音徽一柱奴。』〕
《艺苑雌黄》云:〔张文潜《明道杂志》云:『读书有义未通,而辄改字,最 学者大病也。杜诗:黄精无苗,后人所改也。旧乃黄独,读者不知其义,因改为精 。其实黄独自一物也,本处谓之土芋,根惟一颗而色黄,故名黄独。饥岁,土人掘 以充粮食,故老杜云耳。』僧惠洪则曰:『黄独,芋魁之小者,俗人易曰黄精。子 美流离,亦未至作道人剑客,食黄精也。』此语殊谬。惠洪徒见黄独一名土芋,遂 谓芋魁之小者。殊不知与芋魁悬别。观子美诗,有『三春湿黄精,一食生毛羽。扫 除白发黄精在,君看他时冰雪容』之句,安得云未至作道人剑客食黄精乎?东坡云 :『诗人空腹待黄精,生事只看长柄械。』则坡读杜诗,亦以黄独为黄精矣。〕
《复斋漫录》云:〔《送李八秘书》云:『对扬抏士卒,干没费仓储。』不晓 『对扬抏士卒』为何等语。读《上林赋》,方悟:抏,挫也,五官切,抏士卒之精 ,费府库之财。盖李方入对,宜论蜀中兵老财匮也。《题郑十八》云:『祢衡实恐 遭江夏,方朔虚传是岁星。』今批注杜诗,乃谓方朔为太白星精。余以注所引非是 。按班固《武帝故事》云:『上至海上,考竟诸道士尤妖妄者百馀人,西王母遣使 曰:欲见神人,而先杀憀,吾与帝绝矣。使至之日,东方朔死。上疑,问使者,云 :朔是木帝精,为岁星,下游人间,以观天下,非陛下臣也。』《西京杂记》亦云 :『夏侯孝若《画赞》云:神变造化,灵为星辰。』葛洪《神仙传》亦云:『王遥 遇雨,使弟子以九节杖担箧,不沾湿。』刘向《列仙传》云:『华山绝项,有石臼 ,号玉女洗头盆。中有碧水,未尝增减。』故《望岳诗》:『安得仙人九节杖,拄 到玉女洗头盆。』〕
《乐府解题》云:〔武王伐纣,作歌,使士习之,号曰《巴渝之曲》。因其地 以巴渝取名,《故题瀼西草堂》云:『万里《巴渝曲》,三年实饱闻。』注引《前 汉‧礼乐志》:『巴渝鼓员三十六人。』殊不知《巴渝之歌》自武王伐纣始。《诸 将诗》:『韩公本意筑三城,拟绝天骄拔汉旌。』按唐中宗时,张仁愿取汉南地, 于河北筑三受降城,绝虏南寇。仁愿后封韩国公,故杜云尔。〕
《艺苑雌黄》云:〔凡王室中否而复兴,谓之中兴。周宣之诗曰:『任贤使能 ,周室中兴焉。』中字,陆德明《释文》:张仲切。徐安道《音辨》只作平声读。 然古人用此,或作平声,或作去声,如杜陵云:『今朝汉社稷,新数中兴年。』『 万里伤心严谴日,百年垂死中兴时。』李义山云:『言皆在中兴。』此类皆作去声 用。如杜陵云:『神灵汉代中兴主,功业汾阳异姓王。』『侧听中兴主,长吟不世 贤。』李义山云:『身闲不睹中兴盛。』此类皆作平声用。〕
《东皋杂录》云:〔《诗烝民》:『任贤使能,周室中兴焉。』陆德明《释文 》:张仲切。故老杜诗云:『今朝汉社稷,新数中兴年。』又,『万里伤心严谴日 ,百年垂死中兴时。』古人留意音训如此。又尝见人读『冒顿』音墨突,遍阅《汉 书》无此音,后出《晋书音义》。又『曲逆』音句遇,亦出《文选注功臣赞》中。 〕苕溪渔隐曰:〔东坡诗云:『威声又数中兴年,二虏行当一矢联。』吕居仁诗云 :『谢安肯为苍生起,早为吾君了中兴。』皆张仲切,用中兴字也。〕
许彦周《诗话》云:〔《北征诗》:『微尔人尽非,于今国犹活。』独以活国 许陈元礼,何也?盖祸乱既作,惟赏罚当则再振,否则不支持矣。元礼首议诛太真 、国忠辈,近乎一言兴邦,宜得此语。倘无此举,虽有李、郭,不能展用。〕
《复斋漫录》云:〔王睿《炙毂子》云:『夏商以草为屩。左氏曰:菲屦也。 至周,以麻为之,谓之麻鞋,贵贱通著。晋永嘉中,以丝为之,宫中妃嫔皆著。』 故《述怀》云:麻鞋见天子,衣袖露两肘。《尔雅注》云:『鸊鹈似凫而小,膏中 莹刀。续英华诗有马衔苜蓿叶,剑莹鸊鹈膏。』故子美《赠张卿》云:健笔淩鹦鹉 ,铦锋莹鸊鹈。又,《大食刀歌》:镌错碧罂鸊鹈膏,铓锷已莹虚秋涛。江总《大 庄严寺碑》:『俯看惊电,影彻琉璃之宫;遥拖宛虹,光遍水晶之域。』故《宿赞 公房》云:身在水晶城。任昉《述异记》云:『吴王阖闾造水晶宫。』又,《魏略 》曰:『大秦国以水晶为屋柱。』故《曲江对酒》云:水晶宫殿转霏微。《古乐府 》:『君家诚易知,易知复难忘。黄金为君门,白玉为君堂。』故诗云:上君白玉 堂,倚君金华省。『高昌有草,实如茧,茧中丝如细纩,名为白叠子,国人织以为 布,甚软白。』见《南史》。故《赞公房诗》:光明白叠巾。〕
《艺苑雌黄》云:〔世人言度曲者,多作徒故切,谓歌曲也。张平子《两京赋 》云:『度曲未终,云起雪飞。』子美《陪李梓州泛江诗》:『翠眉萦度曲,云鬓 俨分行。』皆作徒故切读。考之《前汉元帝记赞》云:『帝多材艺,善史书、鼓琴 、吹洞箫,自度曲被歌声。』应劭注:『自隐度作新曲,因持新曲以为歌诗声也。 』颜注:『度,音大各切。』则与张平子杜诗所言度曲异矣。而臣瓒注,则曰:『 度曲,谓歌终更授其次。』则又误以度曲为歌曲。夫度曲虽有两音,若读《元帝记 》,止可作大各切。《唐书》:『段安节善乐律,能自度曲。』其意正与《元帝记 》相合。〕
《艺苑雌黄》云:〔东坡尝言:『曾子固文章妙天下,而有韵者辄不工。杜子 美长于歌诗,而无韵者几不可读。』比观《西清诗话》,乃不然此说,云:『杜少 陵文自古奥,如九无之云下垂,四海之水皆立,忽翳日而翻万象,却浮空而留六龙 ,万舞淩乱,又似乎春风壮而江海波,其语磊落惊人。或言无韵者不可读,是大不 然。』予谓此数语,乃出杜陵三赋,谓之无韵,可乎?窃意东坡所谓无韵者,盖若 《课伐木》《诗序》之类是也。〕苕溪渔隐曰:〔少游尝有此语,《艺苑》以为 东坡,误矣。〕
《东观馀论》云:〔董君《新序》称甫为《淑妃皇父碑》在开元二十三年,最 少作也。予按是年甫年才二十四岁,宜为少作。然按碑文:妃卒葬皆在二十年。然 此碑乃其子婿郑潜耀令甫作,未必在是年。碑末云:『甫忝郑庄之宾客,游窦主之 园林,以白头之嵇、阮,岂独步于崔、蔡。野老何知,斯文见托。』若其壮年所作 ,岂得序称『白头嵇、阮』与『野老何知』哉?又其铭云:『日居月诸,丘垄荆杞 ,列树拱矣,丰碑缺然。』则其立碑,盖在葬后六年,非甫年二十四,当开元二十 三年皇父葬时所作也。盖董君不考立碑年,但考其葬年,故误尔。董君《新序》称 :永泰元年,严武移山南。崔旰乱,甫避秦川。定后,还成都,即浮江,东欲适吴 楚。按武卒于成都,故有《哭严仆射诗》,即武未尝移镇山南也。又有《将适吴楚 留别章使君》,当在武未再尹成都之前,非崔旰乱之后。此二事皆舛误。〕
《金石录》云:〔《唐六公咏》,李邕撰,胡履灵书。余初读杜子美《八哀诗 》云:『朗咏《六公篇》,忧来豁蒙蔽。』恨不见其诗。晚偶得石本,入录,其文 词高古,真一代佳作也。六公者:五王各为一章,狄丞相为一章也。〕
许彦周《诗话》云:〔诗有力量,犹如弓之斗力。其未挽时,不知其难也。及 其挽之,力不及处,分寸不可强。若《出塞曲》:『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悲 笳数声动,壮士惨不骄。』又《八哀诗》:『汝阳让帝子,眉宇真天人。虬髯似太 宗,色映塞外春。』此等力量,不容他人到。〕
《麈史》云:〔杜审言,子美之祖也。则天时,以诗擅名,与宋之问唱和。其 诗有『绾雾青条弱,牵风紫蔓长。』又有『寄语洛城风月道,明年春色倍还人』之 句。若子美『林花带雨胭脂落,水荇牵风翠带长。』又云:『传语风光共流转,暂 时相赏莫相违。』虽不袭其意,而语句体格脉络,盖可谓入宗而取法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