苕溪渔隐丛话-宋-胡仔卷二

输入文本已由电脑自动标签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词汇
人物
地点
景观
植物
称谓、职官
时间
别称
数量或序号
卷二 第 x 頁
漢魏六朝下   雪浪齋日記》云:〔昔人有言:『文選爛,秀才半。
』正為文選中 事多,可作本領爾。
余謂欲知文章之要,當熟看文選,蓋《選》中自三代涉戰 國、秦、漢、晉、魏、六朝以來文字皆有,在古則渾厚,在近則華麗也。
苕溪漁 隱曰:〔少陵《宗武生日詩》:『熟精文選理。
』蓋為是也。

復齋漫錄云:〔峽州記》:『行者歌曰:巴東三峽猿鳴悲,猿啼三聲沾衣
』故古樂府巫峽長》猿鳴三聲沾衣』。
陳蕭詮《夜猿啼詩》: 『別有三聲淚,沾裳竟不窮。
杜子美詩:『聽猿實下三聲淚。
』〕苕溪漁隱曰: 〔古樂府梁簡文巴東三峽歌》云:『巴東三峽巫峽長,猿鳴三聲淚沾裳。
魯直竹枝詞注引此兩句為證,復齋所記峽州行者歌,乃異韻而同詞,必誤 也。

東觀餘論》云:〔《隋經籍志》《唐藝文志何遜集》八卷,晉天 福本但有詩兩卷今世傳本是也
春明宋氏有舊八卷,特完,因借傳之。
然少 陵嘗引『昏鴉接翅歸,金粟搔頭』等語,而此無有,猶當有軼者。
集中若『團 團月隱洲』,『輕燕逐飛花』,『繞岸平沙合,連山遠霧浮』,『岸花臨水發,江 燕繞檣飛』,『游魚上急瀨』,『薄雲岩際宿』等語,子美皆採為己句,但小異耳 。
故曰『能詩何水曹』,信非虛賞。
古人論持,但愛露濕寒塘草,月映清淮流 』,及『夜雨滴空階,曉燈暗離室』為佳,殊不知秀句若此者殊多,如九日侍 宴》云: 『疏樹翻高葉寒流聚細紋,日斜迢遞宇,風起嵯峨雲。
《答高博士云: 『幽蝶晚花,清池映疏竹。
《還渡五洲云: 『蕭散煙霞晚,淒清江漢秋。
《答庾郎丹》云: 『蛺蝶縈空戲。
日暮江橋云: 『水影長橋
《贈崔錄事云: 『河流繞岸清,川平鳥遠
送行云: 『江暗雨欲來,浪白風初起
庾子山輩有所不逮。
警語尚多,如早梅云: 『枝橫卻月觀花繞淩風台。
銅雀妓云: 『曲中相顧起,日暮聲。
』句殊雄古,而顏黃門謂其 『每病辛苦,饒貧寒氣。
無乃太貶乎?

苕溪漁隱曰:〔何遜八歲能詩沈約嘗謂曰:『吾每讀卿詩一日三復,猶 不能已。
』其為名流所稱如此
梁天監中,兼水部郎,王僧孺集其文為八卷
初, 遜文章劉孝綽見重,時謂何、劉。
南史

復齋漫錄云:〔梁朱超舟中望月詩》: 『入風先繞暈,排霧移輪
梁庾肩吾詩: 『圓隨漢東蚌,暈逐淮南灰。
庾信望月詩》: 『灰飛重暈缺,蓂落獨輪斜。
王褒關山月詩》: 『灰寒光轉白,風多暈欲生。
』蓋用淮南子所謂月隨灰而暈缺』,故子美晚月詩》:『欲得淮南術風吹暈已生。
』〕
苕溪漁隱曰:〔古今詩人,以詩名世者,或只一句,或只一聯,或只一篇,雖 其餘別有好詩,不專在此,然播傳後世膾炙人口者,終不出此矣,豈在多哉 ?
如 『池塘春草』,則謝康樂也; 『澄江如練』,則謝宣城也; 『壟首秋雲飛』,則吳興也; 『風定花猶落』,則謝元貞也; 『鳥鳴山更幽』,則王文海也; 『空梁落燕泥』,則薛道衡也; 『楓落吳江冷』,則崔信明也; 『庭草無人隨意綠』,則王胄也。
凡此皆以一句名世者。
溫庭筠有 『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
嚴維有 『柳塘春水慢,花塢夕陽遲。
常建有 『竹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
杜荀鶴有 『風暖鳥聲碎,日高花影重。
韋蘇州有 『兵衛畫戟燕寢凝清香。
孟浩然有 『氣蒸雲夢澤波撼嶽陽城。
賈島有 『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
張祐有 『樹影中流見,鐘聲兩岸聞。
周樸有 『曉來山鳥鬧,雨過杏花稀。
劉筠有 『雨勢宮城闊,秋聲禁樹多。
楊黎州有 『剛腸竹葉衰鬢菱花
寇萊公有 『遠水無人渡,孤舟盡日橫。
徐鉉有 『井泉分地脈,砧杵秋聲
趙師民有 『天晨氣潤,夏午陰清。
』魏野有 『數聲離岸櫓,幾點別州山。
悟清有 『鳥歸花影動,魚沒浪痕圓。
惠崇有 『河分岡勢斷,春入燒痕青。
』夏英公有山勢蜂腰斷,溪流燕尾分。
蔡天啟有 『黃鳥路,波底白鷗天。
秦少游有 『雨砌墮危芳,風軒飛絮
陳無己有 『髮短愁催白,顏衰酒借紅。
徐忻有 『著衣輕有暈,入水淡無疽。
省題詩楊巨源有 『爐煙重,宮漏花遲
滕元發有 『寒日邊聲斷,春風塞草長。
以至漠漠水田飛白鷺,陰陰夏木黃鸝』,乃王維也; 『殘星數點橫塞長笛一聲倚樓』,乃趙嘏也; 『禪伏詩魔靜域,酒沖愁陣奇兵』,乃韓偓也; 『蝴蝶夢中家萬里杜鵑枝上月三更』,乃崔塗也; 『煙橫博望槎水月上文王避雨陵』,乃唐彥謙也; 『水暖鷺行哺子,溪深桃李開花』,乃鄭文寶也; 『雪意未成雲著地,秋聲不斷連天』,乃錢惟演也; 『一聲啼鳥禁門靜,滿地落花春日長』,乃王隨也; 『樓臺側畔楊花過,簾幕中間燕子飛』,乃晏元獻也; 『珠簾繡戶遲遲日,柳絮梨花寂寂春』,乃周式也; 『峭帆橫渡官橋疊鼓驚飛海岸鷗』,乃楊大年也; 『長楊獵罷寒熊吼,太液波聞瑞鵠飛』,乃宋公也; 『龍帶曉煙洞府,雁拖秋色衡陽』,乃王文穆也; 『草解忘憂底事花名含笑笑何人』,乃丁晉公也; 『風定曉枝蝴蝶鬧,雨勻春圃桔槔閑』,乃韓魏公也; 『黃蜂衙退海潮上,白蟻戰酣山雨來』,乃錢昭度也; 『園林換葉初熟,池館無人燕學飛』,乃謝景山也; 『海鵬未擊三千里,天馬須歸十二閑』,乃王平甫也; 『收取物外,種成桃李滿人間』,乃李絢也; 『千重浪裡平安過,百尺竿頭穩下來』,乃陳從易也; 『千里山橫紫翠一鉤新月黃昏』,乃孫莘老也; 『倒著衣裳戶外,盡呼兒女拜燈前』,乃謝師厚也; 『亞夫金鼓從天落,韓信旌旗背水陳』,乃梅聖俞也; 『雲頭灩灩開金餅,水面沉沉彩虹』,乃蘇子美也; 『斜日半竿眠犢晚,春波一望去鳧寒』,乃張文潛也; 『千山送客西路一樹陰人南北枝』,乃王康功也。
鄭谷《詠海棠云: 『穠豔最宜新著雨,妖嬈全在欲開時。
林逋《詠梅花云: 『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黃昏
王禹玉上元云: 『雙鳳雲中輦下六鼇海上駕山來。
宋子京《落花》云: 『將飛更作回風舞,已落猶成半面妝
王君玉《聞角》云: 『隴雁驚天在水,征人相顧如霜
盛次仲《雪》云: 『看來天地不知夜,飛入園林總是春。
凡此皆以一聯名世者。
春城無處飛花寒食東風御柳斜,日暮漢宮傳蠟燭,輕煙散入五侯家。
』 此韓翃也。
銀河漾漾月輝輝,樓礙星邊織女機,橫玉叫雲似水,滿空逐一聲飛
』 此崔魯也。
宣室求賢逐臣賈生才調更無倫,可憐夜半前席不問蒼生鬼神
』 此李商隱也。
蠟屐經過滿徑蹤,隔溪遙見陽春當時諸葛何事只合終身臥龍
』 此薛能也。
月落烏啼滿天江村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客船
』 此張繼也。
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觀千樹儘是劉郎去後栽。
』 此劉夢得也。
芳草和煙暖更青,閑門要路一時生,年年點檢人間事,惟有春風世情
』 此羅鄴也。
『鳴鶻直上一千尺,天靜無風聲更乾,碧眼胡兒三百騎,盡提金勒向雲看。
』 此如京也。
平沙渺渺蒼蒼菰蒲才熟楊柳黃,扁舟繫岸不忍去,秋風斜日鱸魚香。
』 此陳文惠也。
落魄劉郎作帝歸,樽前感慨大風詩淮陰反接英彭族,更欲多求猛士為。
』 此張文定也。
築壇拜日恩雖重,躡足封時慮已深,龍准若知同烏喙將軍應起五湖心
』 此錢昆也。
『漢包六合英豪一個冥鴻羽毛世祖功臣三十六,雲台爭似釣台高。
』 此范文正也。
『古木森森白玉堂長年來此試文章,日斜奏賦長楊罷,閑拂塵看畫牆。
』 此王仲至也。
璧門金闕倚天開,五見宮花古槐明日扁舟滄海去,卻將雲氣蓬萊
』 此劉貢父也。
百尺絲綸直下垂,一波才動萬波隨,夜靜水寒魚不鉺,滿船空載月明歸。
』 此華亭船子也。
西塞山白鳥飛,桃花流鱖魚肥。
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
』 此玄真子也。
『迥臨飛鳥上,高謝世人間,天勢圍平野河流斷山
』此暢諸也。
白日依山盡,黃河人海流,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
』此王之渙也。
琉璃鐘,琥珀濃,小槽酒滴珍珠紅烹龍炮鳳玉脂泣,羅幃繡幕團香風。
龍笛 ,擊鼉鼓皓齒歌,細腰舞,況是青春日將暮,桃花亂落如紅雨
勸君終日酩酊醉 ,酒不到劉伶墳上土。
』此李賀將進酒也。
白樂天琵琶行盧仝月蝕 詩》杜牧之華清宮詩》石曼卿籌筆驛詩》、郭功甫金山行》,皆篇長不 錄。
凡此皆以一篇名世者,余今姑敘其梗概如此
若唐之李、杜、韓、本朝之 歐、王、蘇、黃,清辭麗句不可悉數,名與日月爭光不待摘句言之也。
其餘詩 人,佳句尚多,猶恐一時記憶遺忘者,附益之。

東觀餘論》云:〔邵公亢嘗就焦山瘞鶴銘缺石,考次其文,其不可知 者闕之,其文首尾,似粗可讀,雖文全,亦止此百餘字爾。
《集古錄》謂『好事往往只得數字,惟余所得六百餘字,獨為多耳。
』蓋印書傳訛,誰以十為百, 當時所得,蓋六十餘字,故云比數字本為多。
此銘相傳王右軍書,故蘇子美詩云 :『山陰不見換鵝經京口空傳瘞鶴銘
』文忠以為不類王法,而類顏魯公, 又疑是顧況道號,又疑王瓚
僕今審定文格字法,殊類陶弘景弘景自稱華陽隱居 ,今曰真逸者,豈其別號與?
又其著真誥但云己卯歲,而不著年名其他書亦 爾。
今此銘壬辰歲甲午歲亦不書年名,此又可證。
云壬辰者,梁天監十一年也,甲 午者,十三年也。
隱居天監七年東遊海嶽,權駐會稽永嘉十一年始還茅山十一年乙未歲,其弟子周子良仙去,為之作傳。
十一年十三年正在華陽矣。
此銘 後又有題『丹陽山陰宰』數字,及唐王瓚詩,字畫亦頗似瘞鶴,但筆勢差弱 ,當是效陶書,故題于石側也。
或以銘即書,誤矣。

苕溪漁隱曰:〔東觀餘論》黃伯思所作也,其《跋陶華陽書》云:『隱居 者,故自入流,其在華陽,得華陽三真真跡最多,而學之,故蕭遠淡雅若其為 人。
金陵許長史《館壇碑》最先一行,乃隱居書。
又世有畫版帖四十三字, 與碑字筆勢同。
其為楊瓊瑤作奏章稿,與前二書,雖其行不同要非異手作也 。
袁昂《論書》隱居吳興小兒形狀未成長,而骨體峭快
今審其疏,比之 鍾、王為未成就,然神韻閑曠,那可以峭快目之。
獨竇臮謂其高爽自然逸勍奮舉 ,頗近實云。
黃伯思此跋,稱讚弘景如此故以瘞鶴銘為類之;第余初不 曾見弘景書,未敢遽以為然,姑俟識者辨之。

金石錄》云:〔瘞鶴銘華陽真逸撰,莫詳其為何代人
《集古錄》云 :『華陽真逸是顧況道號
』余遍檢《唐史》及況文集,皆無此號,惟湖州 刺史廳記》自稱華陽山人爾,不知歐陽公何所據也。
苕溪漁隱曰:〔《集古錄 》云:『華陽真逸是顧況道號
』今不敢以為者,碑無年月,不知何時,疑前 後有人同斯號者也。
西清詩話云:『余讀道藏陶隱居外傳》號華陽真人 ,晚號華陽真逸,此蓋同斯號矣。
《集古錄》云:『按潤州圖經,以瘞鶴 銘》王羲之書,字亦奇怪不類羲之筆法,而類顏魯公,不知何人書。
』第蘇子 美、黃魯直以此銘為右軍書,得非潤州圖經而言之。
子美詩曰:『山陰 不見換鵝經京口新傳瘞鶴銘
魯直云:『頃見京口斷崖瘞鶴銘大字右軍書,其勝處不可名貌,以此之,遺教經》良非右軍筆劃也。
瘞鶴銘斷為右軍書,使人不疑。
歐陽評顏、數公書,最為端的,然才得瘞鶴銘 彷佛爾。
魯公宋開府碑》瘦健清拔,在四王間。
』又嘗有詩云:『小字莫作 癡凍蠅,樂毅論遺教經》大字無過瘞鶴銘
東觀餘論》云:『 王逸少晉惠帝大安二年癸亥歲生,年五十九,至穆帝升平五年辛酉歲卒,則成帝 咸和九年甲午歲,逸少年三十二,至永和七年辛亥歲,年三十八,始去會稽而閒 居,則不應三十二歲已自稱真逸也,又未嘗於朝及閒居時不在華陽以是考之,此 銘決非右軍也,審矣。
』又《與劉無言論書》云:『焦山瘞鶴銘俗傳王逸少 書,非也。
一小書中載云,陶隱居書,此或近之。
然此山有唐王瓚一書刻,字畫頗類此銘,不知即書,抑學銘中字而書此詩也。
』劉曰:『嘗親至彼,疑即 書也。
下有云:黃山樵人逸少書,非王逸少也,蓋唐有此人,亦號逸少耳
東觀餘論》又有此二說,漫附于後,姑俟識者,並折衷之。

苕溪漁隱曰:〔于競大唐傳》:『湖州德清縣南前溪村,則南朝習樂之處, 今尚有數百家音樂江南聲妓,多自此出,所謂舞出前溪者也。
復齋漫錄 言:『陳劉刪詩:山邊落日池上前溪
唐崔顥詩:舞愛前溪妙,歌憐子夜長。
按智匠古今樂錄:晉車騎將軍沈玩作前溪歌》,而非舞也。
』蓋 復齋不曾見於大唐傳》,故不知舞出前溪邪?

復齋漫錄云:〔吳甘寧住止,嘗以繒錦維舟,去輒割棄,以示奢侈
陳張 正見《朔雪映夜舟詩》:『檣風吹影落,纜錦雜花浮。
』世言錦纜始於煬帝,非 也,、陳之間已見矣。
杜子美秋興詩》:『錦纜牙檣白鷗』,又『錦纜沙磧蘭橈荻洲』,又《送鄭二還江陵詩》:『文旗還錦纜,白馬江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