苕溪渔隐丛话-宋-胡仔卷八

卷八 第 x 页
杜子美四   《艺苑雌黄》云:〔《月令》:『仲夏之月,反舌无声。』蔡君谟以反舌为虾 蟆,段柯古已讥其非矣。殊不知反舌,百舌鸟也。能反易其声,以效百鸟之鸣,故 谓之反舌。张籍集中有《徐州试反舌无声》诗,破题云:『夏木多好鸟,偏知反舌 名。』则其为百舌明甚。许慎注《淮南子》云:『五月阳气盛于上,微阴起于下, 百舌无阴,故无声也。』《朝野佥载》云:『百舌春啭夏止,唯食蚯蚓。正月后, 冻开蚓出而来。十月后,蚓藏而往。盖物之相感也。古今词章中,多取此以况人之 巧言者,故老杜诗云:过时如发口,君侧有谗人。』〕苕溪渔隐曰:〔刘梦得《百 舌吟》云:『天生羽族尔何微,舌端万变随春晖。南方朱鸟一朝见,索寞无言蒿下 飞。』此语,盖与许慎及《佥载》二说相符矣。〕
《诗说隽永》云:〔王性之尝见唐人写本杜诗云:『孤城此日堪肠断,愁对寒 云雪满山。』乃『白满山』也。〕
许彦周《诗话》云:〔老杜《衡州诗》:『悠悠委薄俗,郁郁回刚肠。』此诗 甚悲。昔蒯通读《乐毅传》而涕泣,后之人,亦当有味此而泣者也。〕
《复斋漫录》云:〔李济翁《资暇录》谓:『园庭中药栏,栏即药,药即栏, 犹言围援也,非花药之栏。有不悟者,以藤架、疏圃为切对,不知其由矣。汉宣帝 诏曰:池药未御者,假与贫民。《汉书》阑入宫禁字,多作草下阑,则药栏尤分明 也。』方悟子美诗:『常恐沙崩损药栏』,及『乘兴还来看药栏』之意。〕苕溪渔 隐曰:〔复斋乃承《资暇集》之误,引此以證子美诗。今以汉史《宣帝记》考之: 地节三年诏曰:『池篽未御幸者,假与贫民。』苏林注云:『折竹,以绳编绵连禁 篽,使人不得往来。律名为禁篽。』李济翁殊不审细,乃以篽为药,遂穿凿为说。 复斋从而信之,皆过矣。且子美诗云药栏者,直花药之栏槛耳。〕
《艺苑雌黄》云:〔《世说》载:『陆机诣王武子。武子前有羊酪,指示陆曰 :卿吴中何以敌此?陆曰:千里蒪羹,似未下盐豉耳。』蒪羹得盐豉尤美。故子美 诗云:『豉化蒪丝熟。』梅圣俞诗云:『剩持盐豉煮紫蒪。』又,『紫蒪豉煮香味 全。』山谷诗云:『盐豉欲催蒪菜熟。』盖谓是也。作晋史者,取《世说》之语, 而删去两字,但云『千里蒪羹,未下盐豉。』故人多疑之。或言千里未下,皆地名 ;或言千里,言地之广;或言目洛至吴,有千里之遥;或言蒪羹必盐豉,乃得其真 味。是皆不然。盖『千里』,湖名也。千里湖之蒪菜,以之为羹,其美可敌羊酪。 然未可猝至,故云但未下盐豉耳。子美又有《别贺兰铦诗》,云:『我恋岷下芋, 君思千里蒪。』以岷下对千里,则千里为湖名可知。《酉阳杂俎》酒食品亦有千里 蒪。〕
《复斋漫录》云:〔子美《送重表侄王砅评事使南海诗》,谓王圭微时,房、 杜过其家,而母能识之也。《西清诗话》以子美诗独得其详,而史为疏略。然以余 考之,房、杜旧不与太宗相识,及太宗起兵,然后杖策谒军门,乃荐如晦耳。至圭 ,则诛太子建成,而后见知。以他传参考,未可专以史为误也。〕
《诗说隽永》云:〔晁氏尝于中壶缄线纩夹中得吴越人写本杜诗,讳『流』字 之类,乃盛文肃故书也。如『日出篱东水』等绝句六首乃九首,其一云:『漫道春 来好,狂风大放颠。飞花随水去,翻却钓鱼船。』〕苕溪渔隐曰:〔此诗浅近,决 非少陵语。庸俗所乱,不足凭也。〕
苕溪渔隐曰:〔世有碑本子美画像,上有诗云:『迎日东风骑蹇驴,旋呵冻手 暖髯须。洛阳无限丹青手,还有工夫画我无?』子美决不肯自作,兼集中亦无之, 必好事者为之也。李太白《戏子美诗》:『饭颗山头逢杜甫,头戴笠子日卓午。借 问别来太瘦生,只为从前作诗苦。』《李瀚林集》亦无此诗,疑后人所作也。〕
《东皋杂录》云:〔杜诗:『阑风伏雨秋纷纷。』『伏』乃『仗』字之误。阑 珊之风,冗仗之雨也。〕苕溪渔隐曰:〔《世说》:『王忱求簟于王恭。恭曰:丈 人不悉恭,恭作人无长物。』则冗仗用此『长』字为是。《集韵》:去声,与『仗 』字同音。杜诗旧本作『长雨』,《东皋杂录》谓『伏』乃『仗』之误,非也。〕
《艺苑雌黄》云:〔遮莫,俚语,犹言尽教也。自唐以来有之。故当时有『遮 莫你古时五帝,何如我今日三郎』之说。然词人亦稍有用之者。杜诗云:『久弃野 鹤同双鬓,遮莫邻鸡唱五更。』李太白诗:『遮莫枝根长百丈,不如当代多还往。 遮莫亲姻连帝城,不如当身自簪缨。』元微之诗:『从兹罢驰鹜,遮莫寸阴斜。』 东坡诗:『芒鞋竹杖布行缠,遮莫千山更万山。』洪驹父诗:『围棋争道未得去, 遮莫城头日西沉。』皆用此语。〕
东坡云:〔明皇虽诛萧至忠,然尝怀之。侯君集云蹭蹬至此。至忠亦蹭蹬者邪 ?故子美亦哀之:『赫赫萧京兆,今为时所怜。』〕苕溪渔隐曰:〔余以《唐书》 考之,萧至忠未尝历京兆尹。王原叔杜诗注,以诮萧望之尝为左冯翊,后被谗自杀 。《复斋漫录》亦谓如此。疑坡误也。〕
《艺苑雌黄》云:〔《羲府咏怀诗》,有『卜羡君平杖』之语。考之汉史:『 严君平卜筮于成都市,以为卜筮虽贱业,而可以惠众人,有邪恶非正之间,则依蓍 龟为言利害,各因其势,道之以善,从吾言已过半矣。裁日阅数人,得百钱,则闭 肆下帘,而授《老子》。』所言止此而已,即未尝言杖。注家引阮宣子百钱挂之杖 头为解,与君平全无干涉,岂杜陵之误欤?〕
《复斋漫录》云:〔《从人觅胡孙许寄》诗:『人说南州路,山猿树树悬。举 家闻若骇,为寄小如拳。』题意是胡孙,而首句以山猿为词,何邪?〕
《艺苑雌黄》云:〔以子美之忠厚,疑若无愧于论交。其《投赠哥舒翰》云: 『开府当朝杰,论兵迈古风。先声百胜在,略地两隅空。』其美之可谓至矣。及《 潼关吏诗》,则曰:『哀哉桃林战,百万化为鱼。请嘱防关将,慎勿学哥舒。』何 其先后之相戾若是哉?概之以纯全之道,亦未能无疵也。〕
《艺苑雌黄》云:〔东坡《次王介甫韵诗》:『斫竹穿花破绿苔,小诗端为觅 桤裁。』又《送戴蒙赴玉局观诗》:『芋魁径尺谁能尽,桤木三年已足烧。』又, 《木山诗》:『二顷度田不难买,三年桤木可行槱。』『桤』字人少有识者,遍寻 字书,亦皆无之。蜀中多此木,询之蜀人,则相传以为丘宜切。按介甫绝句所谓『 木有桤者』,与『移』字同押,则知丘宜切为是也.按杜陵有《凭何十一少府邕觅 桤木栽诗》:『饱闻桤木三年大,与致溪边十亩阴。』注:『蜀人以桤为薪,三年 可烧。』又,《堂成诗》:『桤林碍日吟风叶,笼竹和烟滴露梢。』注云:『桤木 下材,止可充薪而已,惟蜀地最宜种。』〕
《复舟漫录》云:〔崔豹《古今注》云:『秦筑长城,土皆紫色,谓之紫塞。 南徼土色丹,谓之丹徼。塞,则雍塞夷狄也;徼,绕也,免侵中国也。』《千字文 》:『雁门紫塞。』鲍昭《芜城赋》:『北走紫塞雁门。』故子美诗:『旅雁上云 归紫塞。』又,『紫塞宁论尚有霜。』又,『翻然紫塞翮,下拂明月轮。』观李周 《诣司马第山水图诗》,末章云:『浮槎相并坐,仙老暂相将。』前辈引张骞为證 ,非也。余按王子年《拾遗记》:『尧时有巨楂浮于西海,楂上有光若星月,楂浮 四海,十二年一周天,名贯月楂,又名挂星楂。羽仙栖息其上。』解道康《齐地记 》云:『齐有不在城,盖古有日,夜中照于东境,故莱子立此,以不夜为名。』方 悟子美诗:『无风云出塞,不夜月临关。』〕苕溪渔隐曰:〔东坡《雪后诗》云: 『风花误入长安苑,明月长临不夜城。』盖取诸此。〕
许彦周《诗话》云:〔『饭抄云子白。』云子,雨也,言如雨点尔,出《荀子 云篇》。又葛洪《丹经》用云子,碎云母也。今蜀中有碎砾,状如米粒,圆白,云 云子石也。又云:『万里名王子,何年别月支?异花开绝域,滋蔓匝清池。汉使惭 空到,神农竟不知。露翻兼雨打,开拆暂离披。』不晓此诗指何物。张骞惭空到, 又《本草》不收,定非葡萄也。〕
李伯记《杜工部集序》云:〔杜子美诗,古今绝唱也。旧集古律异卷,编次失 序,不足以考公出处及少壮老成之作。余尝有意参订之,特以多事,未能也。武阳 黄长睿尤笃喜公之诗,乃用东坡之法,随年编纂,以古律相参,先后本末,皆有次 第。然后子美之出处,及少壮老成之作,粲然可观。盖自开元、天宝太平全盛之时 ,迄至德、大历干戈离乱之际,凡千四百四十馀篇。其忠义气节,羁旅艰难,悲愤 无聊,一寓于诗。句法理致,老而益精。平时读之,未见其工;迨亲罹兵火丧乱之 后,诵其诗,如出乎其时,犁然有当于人心,然后知其语之妙也。退之诗云:仙官 敕六丁,雷电下取将。流落人间者,太山一毫芒。公之述作,行于世者,既未为多 ,遭乱亡逸,又不为少。加以传写谬误,浸失旧文,乌三转而为鸟者,不可胜数矣 。〕苕溪渔隐曰:〔子美诗集,余所有者凡八家:《杜工部小集》,则润州刺史樊 晃所序也。《注杜工部集》,则内翰王原叔洙所注也。《改正王内翰注杜工部集》 ,则王宁祖也。《补注杜工部集》,则学士薛梦符也。《校定杜工部集》,则黄长 睿伯思也。《重编少陵先生集并正异》,则东莱蔡兴宗也。《注杜诗补遗正缪集》 ,则城南杜田也。《少陵诗谱论》,则缙云鲍彪也。不知余所未见者,更有何集, 继当访之。若近世所刊《老杜事实》,及李歜所注《诗史》,皆行于世。其语凿空 ,无可考据,吾所不取焉。〕
元稹云:〔余读诗至杜子美,而知古人之才,有所总萃焉。始唐、虞时,君臣 以赓歌相和,是后诗人继作,历夏、商、周千馀年,仲尼缉拾选练,取其干预教化 之尤者三百篇,其馀无闻焉。骚人作而怨愤之态繁,然犹去风雅日近,尚相比拟。 秦、汉已还,采诗之官既废,天下俗谣民讴、歌颂讽赋、曲度嬉戏之词,亦随时间 作。至汉武帝赋《柏梁诗》,而七言之体具。苏子卿、李少卿之徒,尤工为五言。 虽句读文律,各异雅郑之音,而词意阔远,指事言情,自非有为而为,则文不妄作 。建安之后,天下之士,遭罹兵战,曹氏父子,鞍马间为文,往往横槊赋诗,故其 遒文壮节,抑扬怨哀,悲离之作,尤极于古。晋世风概稍存,宋、齐之间,教失根 本,士以简慢矫饰相尚,文章以风容色泽放旷精清为高;盖吟写性灵,流连光景之 文也,意义格力无取焉。陵迟至梁、陈,淫艳刻饰,佻巧小碎之极,又宋、齐之所 不取。唐兴,学官大振,历世之文,能者互出。而又沈、宋之流,研练精切,稳顺 声势,谓之为律。由是而后,文体之变极焉。而又好古者遗近,务华者去实,效齐 、梁则不逮于魏、晋,工乐府则力屈于五言,律切则骨格不存,閒暇则纤秾莫备。 至于子美所谓上薄风雅,下该沈、宋,古旁苏、李,气奋曹、刘,掩颜、谢之孤高 ,杂徐、庾之流丽,尽得古人之体势,而兼昔人之所独专。如使仲尼考锻其旨要, 尚不知贵其多乎哉?苟以其能所不能,无可无不可,则诗人以来,未有如子美者。 是时,山东人李白亦以奇文取称,时人谓之李、杜。余观其壮浪纵态,摆去拘束, 模写物象,及乐府歌诗,诚亦差肩于子美矣。至若铺陈终始,排比声韵,大或千言 ,次犹数百,词气豪迈,而风调清深,属对律切,而脱弃凡近,则李尚不能历其藩 翰,况堂奥乎?〕
苕溪渔隐曰:〔宋子京作《唐史‧杜甫赞》,秦少游作《进论》,皆本元稹之 说,意同而词异耳,子京赞云:『唐兴,诗人承隋、陈风流,浮靡相矜。至宋之问 、沈佺期等,研揣声音,浮切不差,而号律诗。竞相沿袭。逮开元间,稍裁以雅正 。然恃华者质反,好丽者壮违。人得一概,皆自名所长。至甫,浑涵汪茫,千汇万 状,兼古今而有之。他人不足,甫乃厌馀,残膏剩馥,沾溉后人多矣。故元稹谓诗 人以来,未有如子美者。甫又善陈时事,律切精深,至千言不少衰,世号诗史。昌 黎韩愈于文章少许可,至歌诗独推曰: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诚可信云。』少 游《进论》云:『杜子美之于诗,实积众家之长,适当其时而已。昔苏武、李陵之 诗,长于高妙。曹植、刘公干之诗,长于豪逸。陶潜、阮籍之诗,长于冲澹。谢灵 运、鲍照之诗,长于峻洁。徐陵、庾信之诗,长于藻丽。于是杜子美者,穷高妙之 格,极豪逸之气,包冲澹之趣,兼峻洁之姿,备藻丽之态,而诸家之作,所不及焉 。然不集诸家之长,杜氏亦不能独至于斯也;岂非适当其时故邪?』〕
苕溪渔隐曰:〔《豫章先生传》,载在《豫章外集》后,不知何人所作,初无 姓名。其传赞叙诗之源流,颇有条理。赞云:『自李、杜殁而诗律衰,唐末以及五 季,虽有兴比自名者,然格下气弱,无以议为也。宋兴,杨文公始以文章莅盟。然 至于诗,专以李义山为宗,以渔猎掇拾为博,以俪花斗叶为工,号称西昆体。嫣然 华靡,而气骨不存。嘉祐以来,欧阳公称太白为绝唱,王文公称少陵为高作,而诗 格大变。高风之所扇,作者间出,班班可述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