苕溪渔隐丛话-宋-胡仔卷七

卷七 第 x 页
杜子美三   《艺苑雌黄》云:〔庾信谓魏使尉瑾曰:『昔在邺食蒲萄,殊美。』陈昭曰: 『作何状?』徐君房曰:『有类软枣。』信曰:『君殊不善体物,何不言似生荔枝 ?』荔枝之味,果中之至珍,盖有不可名言者。故蔡君谟云:『剥之凝如冰精,食 之消如绛雪。其味之至,不可得而状也。』魏文帝方之蒲萄,世讥其谬。庾信亦复 有此语。彼《广志》谓子如石榴,其谬愈甚。唐人形于赋咏者颇多,然亦未始遇夫 真荔枝。故张曲江作《荔枝赋》,是南海郡荔枝耳。白乐天作《荔枝图序》,是巴 峡间荔枝耳。杜子美诗所谓『红颗酸甜只自知』者,是泸戎荔枝耳。〕
《遁斋闲览》云:〔《荔枝谱》称:『汉初,南越王尉佗以备方物。和帝时, 交趾七郡贡生荔枝。天宝中,涪州岁驿致之。』未尝言及闽中者。今广南夔梓所出 ,仅比闽中之下品。是真荔枝,自唐其名未著。今莆阳为天下第一。然闽中佳者, 六月方熟。其四月熟者,谓之火山荔枝。东坡有《四月十三日食荔枝诗》:『海中 仙人绛罗襦,红绡中单白玉肤。』予诵之,未尝不爱其体物之工。然其后云:『似 开江珧砍玉柱,更洗河豚烹腹腴。』予意东坡未尝到闽中,亦不识真荔枝。其曰『 四月十三日』,是特广南火山者耳,故其比类,仅与魏文帝、庾信等同科。《荔枝 谱》又云:『火山,本出广南,四月熟,味甘酸,而肉薄,闽中近亦有之,山在梧 州。』按《寰宇记》云:『《岭表录》:梧州府对岸西火山,山形高下大小,如桂 林独秀山。山下水澄,潭深无底。其火,每三更夜见于山顶,一更初见火起,匝其 顶,如野烧,甚者广十丈馀,食顷而息。或言其下水中有宝珠,光照于上,上有荔 枝,四月先熟,以其地热,故为火山也。沈佺期诗:身经火山热,颜入瘴乡低。即 此山也。』予按《宋之问集》,有《早发韶州》一联云:『身经火山热,颜入瘴江 消。』恐非佺期诗,盖《寰宇记》之误。〕苕溪渔隐曰:〔东坡《四月十三日初食 荔枝诗》注云:『予尝谓荔枝味厚高格两绝,果中无比,惟江珧柱、河豚鱼近之耳 。』又曰:『仆尝问荔枝何所似?或曰:荔枝似龙眼,客皆笑其陋,实无所似也。 仆曰:荔枝似江珧柱。应者皆怃然。仆亦不辨。』此可谓善于比类者。若魏文帝、 庾信方之蒲萄,乃至谬耳。《艺苑雌黄》殊无鉴裁,遂言东坡比类,仅与魏文帝、 庾信等同科。若言闽、广荔枝高下不同则可,若言东坡不善比类,则不可也。〕
《复斋漫录》云:〔《唐书‧礼乐志》:『帝幸骊山,杨贵妃生日,命小部张 乐长生殿,因奏新曲,未有名,会南方进荔枝,因名曰《荔枝香》,乐史所作。』 《杨贵妃外传》亦云:『新曲未有名,会南海进荔枝,因名焉。』故子美《病橘诗 》云:『忆昔南海使,奔腾献荔枝。百马死山谷,到今耆旧悲。』又,《解闷诗》 云:『先帝贵妃今寂寞,荔枝还复入长安。炎方每续朱樱献,玉座应悲白露团。』 按《唐志》以荔枝贡自南方,《杨妃外传》为南海,杜诗亦以为南海及炎方,则明 皇时,进荔枝自岭表明矣。东坡诗乃以『永元荔枝来交州,天宝岁贡取之涪』,张 君房《脞说》以为忠州,何邪?当有辨其是非者。〕
苕溪渔隐曰:〔余观蔡君谟《荔枝谱》云:『东京:交趾七郡贡生荔枝,十里 一置,五里一堠,昼夜奔腾。有毒虫猛兽之害。临武长唐羌上书言状,和帝诏大官 省之。唐天宝中,妃子尤爱嗜,涪州岁命驿致之。时诗人多所称咏此,张九龄赋之 以托意。』又东坡《荔枝叹》云:『十里一置飞尘灰,五里一堠兵火催。颠坑仆谷 相枕藉,知是荔枝龙眼来。飞车跨山鹘横海,风枝露叶如新采。宫中美人一破颜, 惊尘溅血流千载。永元荔枝来交州,天宝岁贡取之涪。至今欲食林甫肉,无人举觞 酬伯游。』皆以荔枝天宝时贡自涪州。二公著谱作诗,意欲传于后世,其考之必审 ,不应有误。盖唐都长安,视涪州为正南,荔枝由子午谷路进入。《唐志》云南方 ,杜诗云炎方,悉指其方而言之也。若《病橘诗》《妃子外传》以为南海,则道 里辽远,所记必误。复斋信以为然,过矣!《荔枝谱》又云:『洛阳取于岭南,长 安来自巴蜀。』盖涪忠二州,俱为巴蜀之地,境土相接。白居易尝刺忠州,以其地 多产荔枝,形于篇什,又图而序之。余意君房《脞说》,因此遂言忠州也。居易序 云:『荔枝若离本枝,一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三日而味变。四五日外,色香味 尽变去矣。』余顷在闽广,验此语信然。矧传置之远,腐败之馀,乌能适口也哉? 〕
苕溪渔隐曰:〔东坡《荔枝词》云:『闽溪珍献,过海云帆来似箭。玉坐金盘 ,不贡奇葩四百年。轻红酾白,雅称佳人纤手擘。骨细肌香,恰似当年十八娘。』 《荔枝谱》云:『十八娘荔枝,色深红而细长,时人以少女比之。俚传:闽王王氏 有女第十八,好啖此品,因而得名。其冢今在城东报国院。冢傍犹有此树。』谱中 又有将军荔枝云:『是五代间人,有为此官者,种之,后人以其官号其树,而失其 姓名之传。』东坡云:『惠州太守东堂祠,故相陈文惠公堂下,有公手树荔枝一株 ,郡人谓将军树。今岁大熟,赏啖之馀,下逮吏卒。其高不可致者,纵猿取之。诗 云:承相祠堂下,将军大树傍。炎云骈火实,瑞露酌天浆。烂紫垂先熟,高红挂远 扬。分甘遍钤下,也到黑衣郎。』岂将军之号,偶尔同之邪?〕
《艺苑雌黄》云:〔《汉旧仪》:『颛顼有三子,死而为疫鬼,一居江水为疟 鬼,一居若水为罔两蜮鬼,一居人宫室区隅为小鬼,善惊小儿。』故韩退之有《谴 疟鬼诗》:『屑屑水帝魂,谢谢无馀辉。如何不肖子,尚奋疟鬼威?』又云:『咨 汝之冑出,门户何巍巍。祖轩而父顼,未昧于前徽。』而其后又有『湛湛江水清, 归居安汝妃』之语,盖本于《汉旧仪》也。此传杜诗能除疟,此未必然,盖其辞意 典雅,读之者脱然,不觉沉屙之去体也。而好事者乃曰:『郑广文妻病疟,子美令 取予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一联,诵之不已。又今取虬髯似太宗,色映塞外青一 联,诵之不已。又令取子璋髑髅血模糊,手提掷还崔大夫一联诵之,则无不愈矣。 』此殊可笑。借使疟鬼诚知杜诗之佳,亦贤鬼也,岂复屑屑求食于呕吐之间为哉? 观子美有言:『三年犹疟疾,一鬼不销亡。隔日搜脂髓,增寒抱雪霜。徒然潜隙地 ,有腼屡鲜妆。』则是疾也,杜陵正自不免。〕
《复斋漫录》云:〔子美《初月诗》:『庭前有白露,暗满菊花团。』又:『 白露团甘子。』又,《江月诗》:『玉露团清影。』又,绝句云:『玉坐应悲白露 团。』按谢惠连诗:『团团满叶露。』谢玄晖:『犹沾馀露团。』庾信《挹得胥台 露》诗:『唯有团阶露,承睫共沾衣。』杜诗所本也。〕
《复斋漫录》云:〔『昨日玉鱼蒙葬地,早时金碗出人间。』邓忠臣乃引茂陵 玉碗为据。少陵岂以玉碗为金碗哉?盖指卢充幽婚事也。〕
《艺苑雌黄》云:〔《诸将》内一联云:『昨日玉鱼蒙地葬,早时金碗出人间 。』注说金碗取孔氏《志怪》卢充事。樗叟诗《杜拾遗》,亦用此说。以予考之, 非也。《南史‧沈炯传》云:『炯尝独行,经汉武通天台,为表奏之,陈已思乡之 意,云:甲帐珠帘,一朝零落;茂陵玉碗,遂出人间。』杜盖用此语也。陈无己诗 :『初闻桥山送弓剑,宁知玉碗人间见。』〕苕溪渔隐曰:〔二说当以卢充幽婚事 为是,盖有金碗之赠。若沈炯事,乃是玉碗,又引无己诗为證,尤无谓也。〕
《艺苑雌黄》云:〔《荆楚岁时记》曰:『七月七日,世谓织女牵牛聚会之日 。』晋傅玄《拟天问》云:『七月七日,织女牵牛会天河。』此则其事。杜公瞻注 云:『此出于流俗小说,寻之经史,未有典据。』《诗》云:『睆彼牵牛,不以服 箱。跂彼织女,终日七襄。』说者以为二星,有名无实;即古诗所云:『织女无机 杼,牵牛不负轭。』岂复能为夫妇,岁一聚会乎?《史记‧天官书》云:『牵牛为 牺牲,其北河鼓。河鼓大星上将左右。』左右将,则是河鼓牵牛,大同小异。《尔 雅》云:『河鼓谓之牵牛。』李巡注云:『河鼓牵牛,皆二十八宿名。』郭璞注云 :『今荆楚人呼牛星为担鼓。』此则河鼓之据。《夏小正》言:『七月初昏,织女 正东向;十月,织女正北向。』此皆据星也,亦无会合之文。近代有此说耳。曹植 《九咏》曰:『乘回风兮浮汉渚,目牵牛兮眺织女。交有际兮会有期,嗟吾子兮来 不时。』注云:『牵牛为夫,织女为妇,各处河之傍,七月七日,得一会同。』《 古歌辞》云:『黄姑织女时相见。』黄姑,即河鼓也,语讹所致。汉武帝于昆明池 中作二石人,为牵牛织女象,盖欲神异其水,比方河汉。班固赋云:『左牵牛兮右 织女,似天汉之无涯。』虽不云七月七日聚会,其意以为夫妇之象,天道深远,所 不敢言也。又,《岁时记》言纬书云:『牵牛娶织女,取天帝二万钱下礼,久不还 ,被驱在营室。言虽不经,有足为怪。』《齐谐记》亦云:『桂阳成武丁有仙道, 常在人间,忽谓其弟曰:七月七日,织女当渡河,诸仙悉还宫,吾已被召,与尔别 矣。弟问曰:织女何事渡河?曰:暂诣牵牛。世人至今云织女嫁牵牛焉。』此类皆 不足信。故杜诗云:『牵牛处河西,织女出其东。万古永相望,七夕讵相同。神光 竟难候,此事终朦胧。飒然精灵合,何必秋遂逢。』盖亦不信有此事也。世传又有 乌鹊填河成桥,与夫乞巧穿针之事,皆无可据。河鼓与牵牛,《史记》以为二星, 《尔雅》以为一星,河字又或作何。〕苕溪渔隐曰:〔《文选注》云:『织女一名 天女孙。』柳子厚《乞巧文》云:『今兹孟秋七夕,天女之孙,将嫔于河鼓。』余 尝和人《七夕诗》云:『乞巧筵开玉露秋,一钩凉月挂西楼。人间百巧方无奈,寄 语天孙好甘休。』〕
《复斋漫录》云:〔《文选‧古诗》:『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 间,默默不得语。』梁刘孝仪《咏织女诗》:『欲待黄昏至,含娇渡浅河。』隋江 总《七夕诗》:『婉娈期今夜,飘飘渡浅流。』王谨《七夕诗》:『天河横欲晓, 风驾俨应飞。』故杜子美《天河诗》:『牛女年年渡,何曾风波生。』〕
《艺苑雌黄》云:〔昔人文章中,多以兄弟为友于,以日月为居诸,以黎民为 周馀,以子姓为诒厥,以新婚为燕尔:类皆不成文理。虽杜子美、韩退之亦有此病 ;岂非徇俗之过邪?子美云:『山鸟山花吾友于。』又云:『友于皆挺拔。』退之 云:『岂谓诒厥无基址。』又云:『为尔惜居诸。』《后汉‧史弼传》云:『陛下 隆于友于,不忍恩绝。』曹植《求通亲亲表》云:『今之否隔,友于同忧。』《晋 史》赞论中,此类尤多。洪驹父云:『此歇后语也。顷有人年七十馀,置一侍婢, 午三十,东坡戏之曰:侍者方当而立岁,先生已是古稀年。得无类是乎?』〕苕溪 渔隐曰:〔友于之语,自陶彭泽已自承袭用之。诗云:『一欣侍温颜,再见喜友于 。』然则少陵盖承之也。且歇后语,苏、黄亦有之。苏云:『伯时有道真吏隐,饮 啄不羡山梁雌。』黄云:『断送一生惟有,破除万事无过。』然黄集此句,对偶甚 工,后山以为妍而反嗜之,不以为病也。又,《遁斋闲览》云:『东坡在丰城,有 老人生子求诗。东坡问:翁年几何?曰:七十。翁之妻,年几何?曰:三十。戏作 八句,警联云:圣善方当而立岁,乃翁已及古稀年。今《艺苑》以为有人年七十馀 ,置侍婢,仍窜易其诗。』记事之误,有如此,当以《遁斋》为正。〕
《复斋漫录》云:〔唐宰相郑綮为诗,好歇后句。行第五,时人呼为『歇后郑 五』。今人无有蓄其诗者。惟旧史载其一联云:『只有两行公廨泪,临行洒向渡头 风。』真俳词也。后之文士,不复作歇后体,以其非雅正。独石曼卿因登第覆落, 例受三班借职,赋诗一首,所谓『无才且作三班惜,请俸争如录事参』是也。韩子 苍云:『唐人诗:落花满地寂寥红,独有离人万恨中。回首池塘总无语,手弹珠泪 与东风。綮之意,此之意也,而词语顿异。』〕
许彦周《诗话》云:〔老杜诗,不可议论,亦不必称赞,苟有所得,亦不可不 记也。如太宗,相者见之云:龙凤之姿,天日之表。而杜诗云:『其气惊户牖』, 可谓简而尽。又,《经昭陵》云:『文物多师古,朝廷半老儒。真辞宁僇辱,贤路 不崎岖。』太宗智勇英特,武定天下,而能如此,最盛德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