苕溪渔隐丛话-宋-胡仔卷四

卷四 第 x 页
李太白   《六朝事迹》云:〔谢安墩在半山报宁寺之后,基址尚存。谢安与王羲之常登 此,有超然高世之志。白将营园其上,乃作诗曰: 晋室昔横溃,永嘉遂南奔。沙尘何茫茫,龙虎斗朝昏。 胡马风汉草,天骄蹙中原。哲匠感颓运,云鹏忽飞翻。 组练照楚国,旌旗连海门。西秦百万众,戈甲如云屯。 投鞭可填江,一扫不足论。皇运有反正,丑虏无遗魂。 谈笑遏横流,苍生望斯存。冶城访古迹,犹有谢安墩。 凭览周地险,高标绝人喧。想像东山姿,缅怀右军言。 梧桐识佳树,蕙草留芳根。白鹭映春洲,青龙见朝暾。 地古云物在,台倾禾黍繁。我来酌清波,于此树名园。 功成拂衣去,归入武陵源。〕
曾子固云:〔《李白诗集》二十卷,旧七百若干篇,今九百若干篇者,知制诰 宋敏求字次道之所广也。次道既以类广白诗,自为序,而未考次其作之先后。余得 其书,考其先后而次第之。盖白,蜀郡人,初隐岷山,出居襄、汉之间,南游江、 淮,至楚观云梦。许氏者,高宗时宰相圉师之家也,以女妻白,因留云梦者三年。 去之齐、鲁,居徂徕山竹溪。入吴。至长安。明皇闻其名,召见,以为翰林供奉。 顷之,不合,去。北抵赵、魏、燕、晋,西至岐、邠,历商于至洛阳。游梁最久。 复之齐、鲁。南浮淮、泗,再入吴,转涉金陵上秋浦抵浔阳。天宝十四载,安禄山 反。明年,明皇在蜀。永王璘节度东南。白时卧庐山。璘迫致之。璘军败丹阳。白 奔至宿松,坐系浔阳狱。宣抚大使崔涣与御史中丞宋若思验治白,以为罪薄,宜贳 。而若思军赴河南,遂释白囚,使谋其军事,上书肃宗,荐白才可用。不报。是时 ,白年五十有七矣,终以璘事,长流夜郎。遂泛洞庭,上峡江,至巫山,以赦得释 。憩岳阳、江夏。久之,复如浔阳。过金陵,徘徊于历阳、宣城二郡。其族人阳冰 为当涂令,白过之,以病卒,年六十有四。是时,宝应元年也。其始终所更涉如此 ,此白之诗书所有序可考者也。〕
苕溪渔隐曰:〔太白《望庐川瀑布》绝句云:『日暮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 长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东坡美之,有诗云:『帝遣银河一派 垂,古来惟有谪仙词。』然余谓太白前篇古诗云:『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空。』 磊落清壮,语简而意尽,优于绝句多矣。〕
《法藏碎金》云:〔李白《庐山东林寺夜怀诗》: 我寻青莲宇,独往谢城阙。霜清东林钟,水白虎溪月。 天香生虚空,天乐鸣不歇。宴坐寂不动,大千入毫发。 湛然冥真心,旷劫断出没。 又,贯休《山居诗》: 自古浮华能几几,逝波终日去滔滔。汉王废苑生秋草,吴主荒宫入夜涛。 满屋黄金机不息,一头白发气犹高。岂如知足金仙子,霞外天香满毳袍。 予因思静胜境中,当有自然清气,名曰天香;自然清音,名曰天乐。予故以所闻灵 响,目为天簧,亦取天籁之义。此盖唯变所适,不可致诘也。〕
《复斋漫录》云:〔太白《襄阳歌》云:『清风明月不用一钱买,玉山自倒非 人推。』按《世说》:『山公、嵇叔夜岩岩若孤松之独秀,至其醉也,若玉山之将 崩。』戴逵《酒赞》云:『醇醪之兴,与理不乖。古人既陶,至乐乃开。有客乘之 ,隗若山颓。』〕
苕溪渔隐曰:〔《乐府杂录》云:『笛者,羌乐也。古曲有《折杨柳》《落 梅花》。』故谪仙《春夜洛城闻笛》云:『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此 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国情?』杜少陵《吹笛诗》:『故国杨柳今摇落, 何得愁中曲尽生?』王之涣云:『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皆言《折 柳曲》也。〕
《复斋漫录》云:〔古曲有《落梅花》,非谓吹笛则梅落,诗人用事,不悟其 失。〕余意不然之。盖诗人因笛中有《落梅花曲》,故言吹笛则梅落,其理甚通, 用事殊未为失。且如角声,有大小《梅花曲》,初不言落,诗人尚犹如此用之,故 秦太虚《和黄法曹梅花》云:〔月落参横画角哀,暗香消尽令人老〕者是也。古今 诗词,用吹笛则梅落者甚众,若以为失,则《落梅花》之曲,何为笛中独有之,决 不卢设也。故李谪仙《吹笛诗》:〔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又,《 观胡人吹笛》云:〔胡人吹玉笛,一半是秦声。十月吴山晓,梅花落敬亭。〕戎昱 《闻笛》云:〔平明独惆怅,飞尽一庭梅。〕崔鲁《梅诗》云:〔初开已入雕梁画 ,未落先愁玉笛吹。〕黄鲁直《从王都尉觅千叶梅诗》云:〔梅花已落尽,戏作嘲 吹笛。〕《侍儿》云:〔若为可耐昭华得,脱帽看鬓已微霜。催尽落梅春已半,更 吹三弄乞风光。〕张子野词云:〔云轻柳弱,内家髫子新梳掠。天香真色人难学, 横管孤吹月,淡天垂幕,朱唇浅破桃花萼。倚楼人在栏杆角,夜寒指冷罗衣薄,声 入霜林,簌簌惊梅落。〕《摭遗》《梅诗》云:〔南枝向暖北枝寒,一种春风有 两般。凭仗高楼莫吹笛,大家留取倚栏看。〕晁次膺填入《水龙吟词》云:〔最是 关情处,高楼上,一声羌管,仗何人说与,争如留取倚栏看。〕孙济《落梅词》云 :〔一声羌管吹云笛,玉溪半夜梅翻雪。〕泛观古今诗词,用事一律,可见《复斋 》妄辨也。    苕溪渔隐曰:〔太白云:『解道澄江静如练,令人还忆谢玄晖。』至鲁直则云 :『凭谁说与谢玄晖,休道澄江静如练。』王文海云:『鸟鸣山更幽。』至介甫则 云:『茅檐相对坐终日,一鸟不鸣山更幽。』皆反其意而用之,盖不欲沿袭之耳。 〕
《复斋漫录》云:〔太白《侠客行》云:『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元微 之《侠客行》云:『侠客不怕死,怕死事不成,事成不肯藏姓名。二公寓意不同。 〕
许彦周《诗话》云:〔太白诗:『问予何事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 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东坡《岭外诗》云:『父老争看乌角巾,应缘曾现 宰官身。溪边古路三叉口,独立斜阳数过人。』贺知章呼太白为谪仙人。世传东坡 是戒禅师后身,仆窃信之。〕
苕溪渔隐曰:〔新安永西寺,寺依山背,下瞰长溪。太白题诗断句云:『槛外 一条溪,几回流碎月。』今集中无之。〕
《法藏碎金》云:〔予记太白有诗云:『野禽啼杜宇,山蝶舞庄周。』后又见 潘佑有《感怀诗》:『幽禽唤杜宇,宿蝶梦庄周。席地一樽酒,思与元化浮。但莫 孤明月,何必秉烛游。』余谓才思暗合,古今无殊,不可怪也。〕
《东观馀论》云:〔『水从银汉落,山绕画屏新。』太白诗也,藏真书之,可 谓二宝。谢康乐不得专美于前矣。〕
《复斋漫录》云:〔会稽鉴湖,今避庙讳,改为镜湖耳。《舆地志》云:『山 阴南湖萦带郊郭,白水翠岩,互相映发,若镜若图。故王逸少云:山阴路上行,如 在镜中游。名镜,始是耳。』李太白《登半月台》诗,亦云:『水色绿且静,令人 思镜湖。终当过江去,爱此暂踟蹰。』则湖以如镜得名,无可疑者。而或以为小说 所记,以为轩辕铸镜于此得名,非也。太白又有《送友人寻越中山水诗》:『湖清 霜镜晓,涛白雪山来。』〕
李阳冰云:〔太白不读非圣之书,耻为《郑》《卫》之作,故其言多似天仙 之辞。凡所著述,言多讽兴,自三代以来,《风》《骚》之后,驰驱屈、宋,鞭挞 扬、马,千载独步,惟公一人。故王公趋风,列侯结轨,群贤翕习,如鸟归凤。卢 黄门云:『陈拾遗横制颓波,天下质文,翕然一变。至今朝诗体尚有梁、陈宫掖之 风,至公大变,扫地并尽。今古文集遏而不行,惟公文章,横被六合,可谓力敌造 化欤!』〕
《复斋漫录》云:〔前汉赵飞燕既立为皇后,宠少衰,女弟绝幸,为昭仪,居 晤阳,盖飞燕本传云尔。太白《宫词》云:『宫中谁第一,飞燕在昭阳。』夫昭阳 ,昭仪所居也,非谓飞燕耳。后见唐王睿《松窗录》云:『禁中呼木芍药为牡丹, 命太白为新词,有: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乃知昭阳之语,世所传 者误也。〕
苕溪渔隐曰:〔太白《宫词》云:『梨花白雪香。』子美《咏竹》云:『风吹 细细香。』二物初无香,二公皆以香言之,何也?太白有句T云:『金龟换酒处。』 子美有句云:『金鱼换酒来。』世言换酒,必曰『金貂』;殊不知二公有金龟、金 鱼之异名。〕
《艺苑雌黄》云:〔《洪驹父诗话》言:『子美集中,赠太白诗最多。而李集 初无一篇与让者。』按段成式《酉阳杂俎》云:『李集有《尧祠赠杜补阙》者,即 老杜也。其诗云: 我觉秋兴逸,谁言秋气悲。山将落日去,水与晴相宜。 云归碧海少,雁度青天迟。相失各万里,茫然空尔思。 不独饭颗山之句比。』予尝考之《太白集》中有《沙丘城下寄杜甫》云: 我来竟何事,高卧沙丘城。城边有古树,日夕连秋声。 鲁酒不可醉,齐歌空伤情。思君若汶水,浩荡向南征。 又有《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云: 醉别复几日,登临遍池台。何言石门路,重有金樽开? 秋波落泗水,海色明徂徕。飞蓬各自远,月尽手中杯! 洪驹父略不见此,何也?〕
东坡云:〔李太白,狂士也。又尝失节于永王璘;此岂济世之人哉?而毕文简 公以王佐期之,不亦过乎?〕曰:〔士周有大言而无实,虚名不适于用者。然不可 以此料天下士。士以气为主,方高力士用事,公卿大夫争事之;而太白使脱靴殿上 ;固以气盖天下矣。使之得志,必不肯附权幸以取容,其肯从君于昏乎?夏侯湛《 赞东方生》云:『开济明豁,包含洪大,淩轹卿相,嘲晒豪杰,笼罩靡前,蹈藉贵 势,出不休显,贱不忧戚。戏万乘若僚友,视俦列如草芥,雄节迈伦,高气盖世: 可谓拔乎其萃,游方之外者也。』吾于太白亦云。白之从永王璘,当由迫胁;不然 ,璘之狂肆寝陋,虽庸人知其必败也。太白识郭子仪之为人杰,而不能知璘之无成 ,此理之必不然者也。吾不可以不辨。〕
《宋景文笔记》云:〔蜀人见物惊异,辄曰噫嘻。李太白作《蜀道难》,因用 之。汾、晋之间,尊者呼左右曰咄,左右必曰喏。而司空图作《休休记》,又用之 。修书学士刘羲叟为余言:《晋书》咄咄而办,非是。宜言咄喏而办。然咄嗟前世 人文章中多用之,或自有义。〕苕溪渔隐曰:〔苏子瞻,蜀人也。作《后赤壁赋》 云:『呜呼噫嘻,我知之矣。』《洞庭春色赋》云:『呜呼噫嘻,我言誇矣。』皆 用此语。〕
《东观馀论》云:〔『我居青空表,君处红埃中。仙人持玉尺,度君多少才。 玉尺不可尽,君才无时休。』此《上清宝典》李太白诗也。〕
山谷云:〔《题白兆山诗》云: 云卧三十年,好闲复爱仙。蓬壶虽冥绝,鸾鹤心悠然。 归来桃花岩,得憩云窗眠。对岭人共语,饮潭猿相连。 时升翠微上,邈若罗浮颠。两岑抱东壑,一嶂横西天。 树杂人易隐,崖倾月难圆。芳草换野色,飞萝摇春烟。 独此林下意,杳无区中缘。永辞霜台客,千载方来还。 余闻士大夫尝劝白兆山僧重素即岩下作桃花庵。素曰:『桃花庵不难作;但恨无李 白耳!』今彦顾乃欲砻崖石,刻李白诗,并欲结草其旁,以待冠盖之游者。众不可 ,盖安知遂无李白邪?为我多谢素师,今无白兆,尚不废椎鼓升堂,岂可臆计世无 李白邪?素若有语,可并刻之。彦顾,安陆李慥也。〕
许彦周《诗话》云:〔太白《草创大还诗》云:『彷佛明窗尘,死灰同至寂。 』初不晓此语。后得李氏炼丹之法:至寂、窗尘,丹砂妙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