苕溪渔隐丛话-宋-胡仔

序 第 x 页
绍兴丙辰,余侍亲赴官岭右,道遇湘中,闻舒城阮阅昔为郴江守,尝编《诗总 》,颇为详备。行役勿匆,不暇从知识间借观。后十三年,余居苕水,友生洪庆远 ,从宗子彦章,获传此集。余取读之,盖阮因古今诗话,附以诸家小说,分门增广 ,独元祐以来诸公诗话不载焉。考编此《诗总》,乃宣和癸卯,是时元祐文章,禁 而弗用,故阮因以略之。余今遂取元祐以来诸公诗话,及史传小说所载事实,可以 发明诗句,及增益见闻者,纂为一集。凡《诗总》所有,此不复纂集,庶免重复; 一诗而二三其说者,则类次为一,间为折衷之;又因以余旧所闻见,为说以附益之 。或者谓余不能分明纂集,如阮之《诗总》,是未知诗之旨矣。昔有诗客,尝以神 圣工巧四品,分类古今诗句,为说以献半山老人,半山老人得之,未及观,遽问客 曰:〔如老杜『勋业频看镜,行藏独倚楼』之句,当入何品?〕客无以对,遂以其 说还之,曰:〔尝鼎一脔,他可知矣。〕则知诗之不可分门纂集,盖出此意也。余 今但以年代人物之先后次第纂集,则古今诗话,不待捡寻,已粲然毕陈于前,顾不 佳哉!今老矣,日以废亡,此集之作,聊自备观览而已,匪敢传之当世君子,故不 愧。戊辰春三月上巳,苕溪渔隐胡仔元任序。    绍兴甲寅槐夏之月,陈奉议刊于万卷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