絜斋集-宋-袁燮卷一

卷一 第 1a 页 WYG1157-0004c.png
钦定四库全书
 絜斋集卷一
             宋 袁燮 撰
 奏疏
  都官郎官上殿劄子
臣恭惟仁圣在上涵育群生无有遐迩同一覆载施惠
务从其厚用刑宁过于轻无愧于古圣人用心矣孟轲
有言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运于掌
卷一 第 1b 页 WYG1157-0004d.png
上明效大验何其速也今陛下求治不为不久而稽其
效验尚尔迟迟何可不思其故欤臣闻古者大有为之
君所以根源治道者一言以蔽之曰此心之精神而已
心之精神洞彻无间九州四海靡所不烛故书曰光被
四表格于上下又曰帝光天之下二帝之精神也曰明
明我祖万邦之君德日新宣重光三王之精神也二帝
三王终日乾乾自强不息故能全此精神以照临天下
明并日月不遗微小至于今仰之汉之宣帝唐之太宗
卷一 第 2a 页 WYG1157-0005a.png
虽未极纯懿而能勉彊振作兴起治功烂然可观而史
皆以厉精称之亦可谓英主矣陛下视今之治具已毕
张乎未乎民生已举安乎未乎更化以来招延俊彦随
才授职责其成效治具似已张矣而颓纲未至于尽举
宿弊未免于犹在则难以谓之毕张都城之内财货疏
通米价至平闾阎熙熙远过曩日民生似亦安矣而远
方之民凋敝乎财赋之烦愁苦乎刑戮之惨虽当丰岁
犹不聊生则难以谓之举安陛下尊居宸极临制万方
卷一 第 2b 页 WYG1157-0005b.png
惟所欲为其谁能禦今也虽有仁心仁闻而大有为之
效犹未至于昭明彰著岁月蹉跎所就止此岂不深可
惜欤臣愿陛下毋以宽裕温柔自安而必以发强刚毅
相济朝夕警策不敢荒宁以磨厉其精神监观往古延
访英髦以发挥其精神日进而不止常明而不昏则流
行发见无非精神矣谨所从出出则必行宣布四方无
不鼓舞号令之精神也褒一有德而千万人悦戮一有
罪而千万人悚赏罚之精神也有正直而无邪佞有恪
卷一 第 3a 页 WYG1157-0005c.png
恭而无媮惰有洁清而无贪浊布满中外炳乎相辉人
才之精神也民间逋欠不可催者悉蠲之中外冗费凡
可省者尽节之其源常浚其流不竭财用之精神也将
明恩威以驭其众士致死力以卫其长勇而知义一能
当百军旅之精神也黎元乐其生业习俗兴于礼逊五
谷屡丰百嘉咸遂民物之精神也明主精神在躬运乎
一堂之上而普天之下事事物物靡不精神岂非帝王
之盛烈欤昔我艺祖秉上圣之资当宇县分裂之际整
卷一 第 3b 页 WYG1157-0005d.png
齐乾坤如再开辟端门轩豁无有壅闭谓左右曰此如
我心小有邪曲人皆见之矣大哉圣谟此二帝三王所
以日用其力者乎诗曰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新者精神
之谓也陛下诚能以艺祖为法则我宋之维新亦当常
如创业之初矣一元之气周流磅礴化成万物日新无
已天地之精神也惟陛下省察
  轮对陈人君法天劄子
臣一介疏庸遭逢盛际误蒙拔擢寖历清华每自念无
卷一 第 4a 页 WYG1157-0006a.png
以称塞惟有罄竭愚忠庶几仰酬天造臣闻人君之德
莫大于敬天尤莫大于法天盖法天者敬天之实也宅
天位之尊精神运用形见于天下者无往而非天是之
谓敬天之实徒曰敬之而不能法之亦犹心慕其人不
知效其所为岂真能有益于巳也哉陛下光绍丕图垂
及二纪严恭寅畏常如一日虽古帝王笃于敬天者殆
无以过然古之敬天未尝不以天为法陛下内揆于心
其皆与天无间欤抑犹有未合者欤夫天犹父也君犹
卷一 第 4b 页 WYG1157-0006b.png
子也子克肖其父父必为之喜而谴怒不作矣君克配
乎天天必降之福而灾变不生矣陛下敬天之心不为
不至而前年日有食之不尽如钩去年大旱之后飞蝗
塞空星变异常一夕再见今年月日复相继薄食则是
天意犹未解也得非法天之诚犹有可议者欤臣愚不
识忌讳谨条四事切于当世者上干天威惟陛下裁赦
而垂听焉其一曰臣闻天下大器也惟达天德者为能
举之在易之乾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宜健而弱非
卷一 第 5a 页 WYG1157-0006c.png
天德也故君德弱不能进纪纲弱则不张法度弱则不
修号令弱则不行治内而弱则中国不尊治外而弱则
四裔不慑君天下者当无时而不强岂可一日而弱哉
且金人之衰弱无智愚皆知之陛下爱惜生灵遵养时
晦似未害也而揣摩迎合之流遂欲苟安于无事有言
不可者则诋之曰是欲用兵尔加以是名时所至讳则
不敢复言盖所以结其舌也而不知我能自奋则威声
震叠自足以不战而屈人兵我不自强而示人以弱适
卷一 第 5b 页 WYG1157-0006d.png
足以召兵又岂能息兵哉北敌西边自昔雄盛新兴诸
豪兵力亦强皆知中国之弱日夜垂涎伺隙而作吾将
若之何窃恐兵端寖启而祸患未易平也陛下以是思
之岂可不法天行健磨厉精神破庸人之论以彊中国
之威哉其二曰臣闻人主之大柄有二曰庆赏曰刑威
而已然本于公则天下服出于私则公道废皋陶之陈
谟曰天命有德五服五章哉天讨有罪五刑五用哉奉
天而行所谓公也陛下更化以来招延俊彦屏去回邪
卷一 第 6a 页 WYG1157-0007a.png
固已上合乎天心矣然用违其才则如勿用言而不行
与不言同忠良不得以展布贤智未免于湮郁天之命
德岂其然乎或依势作威敢于专杀而姑务含容或党
附权奸罪不容诛而阴求抆拭或贪墨著闻士论不齿
而复官与祠或总戎缔交贿赂公行而匿瑕含垢天之
讨罪岂其然乎持此二柄而不原乎天则朝纲废弛国
势陵夷矣陛下思之至此岂可不大明公道而力救斯
弊哉其三曰臣闻惟天惠民惟辟奉天人君之仁民必
卷一 第 6b 页 WYG1157-0007b.png
如天之无不爱可也旱蝗相仍民大饥困上轸渊衷多
方赈恤可谓仁矣然长民之吏虑蠲放太多未必能以
实告故饥民不可胜计而济粜不能遍及或转于沟壑
或轻去乡井或群聚借粮或肆行剽掠无所得食势固
宜然今春既分矣而艰食犹众不知其饥饿而死抑有
以虐我而雠其上者乎昔者东晋之末李雄李特之流
初起不过流民寖盛乃能据蜀监观往事可为寒心我
朝内帑之储本为凶荒之备耗于侈用诚为可惜所宜
卷一 第 7a 页 WYG1157-0007c.png
特发睿断申敕攸司止绝他费专以救荒为急推广天
心大施仁政则垂绝之命续而作乱之萌折矣其四曰
臣闻广谋从众则合于天心聪明明畏皆自乎民所以
为天畴咨乎众舍己从人所以为圣今侍从之臣所以
资献纳之益也日近清光而不闻有所咨访通进一司
所以达庶僚之言也虚名仅存而不闻有所规箴则是
朝廷之举事实不与天下共之也天下之大当与天下
共图之岂可不稽谋于众哉患人才之难得稽谋于众
卷一 第 7b 页 WYG1157-0007d.png
必当有超卓逸群之彦患国计之未丰稽谋于众必将
有取与不穷之术患边备之未修稽谋于众必将有禦
敌制胜万全之良策触类而长之凡事关利害皆广咨
博访是为至公是为天心岂复有不当者哉臣区区愚
忠陈此四事一本于天者盖如此陛下天资粹美圣心
渊静行此四者易于转圜而臣犹虑陛下未能尽行者
谄谀之风未息蒙蔽之患方深尔惟私是徇则不知有
公惟利是趋则不知有义诡随以求合脂韦以取容隔
卷一 第 8a 页 WYG1157-0008a.png
绝上下交相为欺万一陛下少惑其说则凡忠鲠之言
何自而能行哉故孔子曰远佞人佞人殆而孟轲亦云
与谗谄面谀之人居国欲治可得乎崇观政宣之际此
徒实繁所以靖康之祸至大至酷今日所当深戒也去
秋大飨明堂至诚昭假熙事告成群臣争为归美之诗
极其称赞陛下深念旱蝗之馀抑而不纳此足以窒导
谀之源矣臣愿陛下益坚此志无甘佞辞惟正人是亲
惟忠言是听此固天心所望于陛下也奉而承之于以
卷一 第 8b 页 WYG1157-0008b.png
祈天永命不其休哉尊崇异教斋素祷祠事天之末节
尔君子无取焉故臣终始以敬天之实上裨圣德惟陛
下勉思臣言天下幸甚取进止
  轮对陈人君用人劄子
臣闻君子为阳小人为阴阴足以干阳则君子之道消
中国为阳四裔为阴阴足以干阳则中国之势弱是故
善为天下者当使阳制阴而不当使阴干阳今淫雨为
灾兼旬未止此乃阴盛而阳微也君子道消中国势弱
卷一 第 9a 页 WYG1157-0008c.png
此其證也岂小故哉陛下谨天之戒敬天之怒则当求
其所以弭灾消变之策富弼有言天子无职事惟辨君
子小人而进退之此天子之职也人望之所属者登进
而不遗公论之所非者摈斥而不用君子小人粲然如
黑白之明邪不害正阴不干阳此诚弭灾消变之上策
也往时陛下奋发乾刚诛锄元恶收还威柄登崇俊良
天下喁喁翘首以观日新之政一二年来正论渐微正
途渐梗贤者相率洁身而去忠言嘉谟以宗社生灵为
卷一 第 9b 页 WYG1157-0008d.png
念者寖不如更化之初而谄谀缄默以顺为正自营其
私者尚多有之此岂天意之所望哉立政一书实万世
人主用人之法其言曰吁俊尊上帝又曰克知三有宅
心灼见三有俊心以敬事上帝然则人主尊天事天之
实莫急于用贤其理明甚抱魁杰之器而沈伏于下僚
栖迟于远外不获展尽其所长非天所以生贤之意也
一春多雨及夏尤甚霖霪不已蚕麦俱伤且有馀于今
必不足于后旱涸随之饥荒继之吾民重困而势益岌
卷一 第 10a 页 WYG1157-0009a.png
岌矣皆由未合天心所以灾变若此金国垂亡而辄敢
侵犯王略无所忌惮皆由君子道消所以召侮如此此
天所以大警陛下也岂可不推原天意一举一错之间
益致其谨欤书曰惇德允元而难任人蛮夷率服(案惇/德原)
(本避宋光宗讳作/崇德今改从经文)传亦云进英俊以彊国本本彊则精
神可以折冲陛下必欲今日国势恢张威声震叠亦惟
择夫刚毅正直不肯诡随公论之所属而犹沈伏于下
僚栖迟于远外者拔举而尊礼之则精神立变矣谁敢
卷一 第 10b 页 WYG1157-0009b.png
侮之夫正直之士其言鲠切故人主易以疏谄谀之臣
其言软美故人主易以亲然鲠切者譬诸良药虽苦口
难受而足以治病软美者譬诸醇酒虽适口可悦而足
以乱德金人见侵中国之大病也汲汲治之犹恐不及
又岂可迟缓乎以忠言为良药亟服之而不疑自然元
气充实外邪不能入矣尧舜之圣急于亲贤汉高帝之
兴也纳善若不及唐太宗闻马周之贤召而未至四辈
督促古者圣贤之君大抵皆然伏惟陛下毋以兹事为
卷一 第 11a 页 WYG1157-0009c.png
可少缓明诏二三大臣奖拔忠贤不啻饥渴天下幸甚
取进止
  轮对陈人君宜纳諌劄子
臣闻天下有一日不可不明者正道也天下有一日不
可不用者正人也用正人则正道明用邪人则正道郁
正道明则黜陟有序而治本立正道郁则是非颠倒而
权纲紊恭惟陛下履位之初委任贤相网罗天下正直
之士鳞集于朝人情翕然以为治本可立太平可致而
卷一 第 11b 页 WYG1157-0009d.png
欲窃威权者从旁睨之不便于己有嫉恶之心彭龟年
逆知其必乱天下尝因面对显言其奸陛下悚然开纳
赐坐从容俾罄其说龟年亦尽诚无隐退而称颂圣德
宽明容受谠直臣时备数学官实亲闻之深为天下贺
然龟年继以罪去而权臣根据自若于是乎奸心寖长
无所忌惮群邪和之排斥善类积而至于无故兴师几
危社稷向若陛下笃信龟年之忠折奸邪于萌蘖之初
岂至是哉虽然往者不可及来者犹可追正人端士今
卷一 第 12a 页 WYG1157-0010a.png
不为乏惟陛下用之尔书曰有言逆于汝心必求诸道
有言逊于汝志必求诸非道此万世人主听言之法也
言虽忤意而合于道斯忠言矣言虽可喜而悖于理斯
不忠矣往年龟年所进合于道之言也今日复有指陈
阙失尽忠无隐者即龟年之言也陛下追思龟年盖尝
临朝叹息语辅臣曰斯人犹在必大用之褒赠溢于常
典荣名冠于西清擢其后嗣寘诸班列固已深知龟年
之忠矣陛下此时之心即二帝三王敬贤纳諌之心也
卷一 第 12b 页 WYG1157-0010b.png
常存此心急闻剀切之言崇奖朴直之士若龟年之效
忠者接踵而至矣一龟年虽没众龟年继进何忧天下
之不治哉昔天圣中御史曹修古论事鲠切忤宫闱意
谪守小郡不幸而卒其后仁宗深知其忠叹其用之不
尽优赠以官无子而官其婿察其如修古者敬而听之
自是忠言谠论源源而来孔道辅范仲淹包拯韩琦富
弼欧阳修余靖王素蔡襄唐介赵抃范镇司马光之流
皆以端亮切直相望于三四十年之间以君德则修明
卷一 第 13a 页 WYG1157-0010c.png
以朝纲则清肃以深仁厚泽则结于人心而不可解忠
諌之有益于国岂不明甚伏惟陛下念忠臣之爱君仰
仁宗以为法使士气常伸而正途常辟则光明盛大之
治复见于今日矣且臣闻之风俗无常惟上所导导之
以正直则人心皆趋于正直矣导之以邪佞则人心皆
趋于邪佞矣此诚风俗之枢机而治乱安危之所由分
也可不谨欤惟陛下留神省察取进止
  轮对陈人君宜勤于好问劄子
卷一 第 13b 页 WYG1157-0010d.png
臣不佞四月六日猥以庸陋获对清光敷陈治道劝陛
下以延访英髦读毕臣复口奏申述延访之意谓陛下
欲周知是非得失之实要在勤于好问陛下首肯再三
圣语云问则明于是悚然深服圣人谟训如此之简且
切也退而与朝士言亦无不称赞圣言之简要陛下既
洞见此理臣以为必能日与贤臣往复问答开广聪明
期大有为于天下而侧听十旬陛下端拱渊默尚如曩
时臣窃惑焉岂圣意自有主耶臣闻易之乾曰君子学
卷一 第 14a 页 WYG1157-0011a.png
以聚之问以辨之乾君德也谓学虽甚富而心有所疑
不辨不明此所以贵乎问也中庸曰舜其大知也与舜
好问而好察迩言仲虺告成汤曰好问则裕自用则小
以是知勤于好问实帝王之盛德陛下既知如是而明
则当知夫反是而暗明则光辉旁烛无所不通暗则是
非得失懵然无辨岂不大相远哉且今日在廷之臣孰
有某善孰有某能孰可以当重任孰可以办一职孰为
人望所归孰为清议所贬陛下能尽知之乎当今之务
卷一 第 14b 页 WYG1157-0011b.png
何者为纲何者为目何者当先何者当后所未立者何
事所未革者何弊陛下能尽知之乎吏贵乎廉而贪浊
者众吏贵乎良而惨酷者繁或催累年积欠鞭箠不止
或借朝廷威令罗织无辜此百姓所以不堪其苦也陛
下能尽知之乎将帅拥兵固有忠于为国者矣而多徇
私者固有勇于立功者矣而多怯懦者固有勤于阅习
者矣而多苟简者掊克日甚名籍多虚此缓急所以不
可仗也陛下能尽知之乎凡此数条臣窃料陛下未必
卷一 第 15a 页 WYG1157-0011c.png
尽知也夫以圣德纯茂而于此未能尽知其故何哉亦
惟端拱渊默而罕发于清问而已今宰执奏事患临政
虽久而治功未立皆由此也或以为人主一言之失史
官书之天下议之问而不当不如勿问臣窃谓不然自
古帝王之言岂能无失惟得贤臣开陈救正归于至善
而已岂可畏人之讥议而终于不问哉陛下诚能自今
以往有疑必问咨访宰执日益加详至于从臣之献纳
台諌之奏陈百官之轮对监司郡守之升殿者人人咨
卷一 第 15b 页 WYG1157-0011d.png
访究其所蕴必将披沥肝胆效其忠诚而事无钜细岂
有所不知哉臣又闻皇太子天资英粹率由善道可谓
盛德矣而于接对官僚之时亦罕有所访问盖非不欲
问也其意以为圣父渊默于上而子道亦当尔也臣尝
观一介之士欲自植立者苟有所疑亦必咨问况主器
之重所关甚大而可不以是为急乎此在陛下以身帅
之陛下躬好问之诚率之于上而以臣所奏宣示东宫
晓然知好问之益每一月具所语官僚问答之语悉以
卷一 第 16a 页 WYG1157-0012a.png
上闻则智虑日明德业日充诚宗社无疆之休也愿陛
下毋忽臣言幸甚
  轮对陈人君宜崇大节劄子
臣闻天下有大体人君有大德先其大者而众善从之
则天下可以大治闇于大而明于小难乎其致治矣陛
下视今之治效为何如哉以言乎财计则未裕以言乎
兵力则未彊以言乎人才则忠实可仗者寡以言乎民
生则愁苦无聊者众明圣在上而是数端者未满人意
卷一 第 16b 页 WYG1157-0012b.png
如此人皆疑之以臣管见或者君人之大节犹有可议
欤易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又曰大哉乾乎刚健中正
纯粹精也论语大哉尧之为君也惟天为大惟尧则之
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乾惟其大所
以能首出庶物尧惟其大所以能光宅天下大则足以
兼小小则乌能兼大是故君子大之为贵古有言曰大
节非也小节是也吾无以观其馀矣夫小节亦岂可略
哉盖虑夫君人者安于小而不志于大故抑扬其辞以
卷一 第 17a 页 WYG1157-0012c.png
恢广人主之心云尔窃闻近者禁中银器颇有遗失掌
者不虔加以责罚法当然尔而陛下恻然悯念易之以
锡朴素如此可谓俭矣不忍以器物累人俾贪者息心
而掌者无责可谓仁矣臣愿陛下充而大之自一身之
俭充而至于中外冗费靡所不节自一念之仁充而至
于四海九州皆归吾仁岂不恢恢乎其大哉齐宣王不
忍一牛之觳觫以羊易之孟子勉之曰古之人所以大
过人者无他焉善推其所为而已故推恩足以保四海
卷一 第 17b 页 WYG1157-0012d.png
唐开成之主举衫袖以示近臣曰此衣三浣矣柳公权
箴之曰贵为天子富有四海当进贤退不肖纳諌诤明
赏罚则可以致雍熙服浣濯之衣乃末节尔由是观之
人君于小大之辨可不严哉天下大器也唯大君能举
之伏惟陛下恢洪志气无自菲薄笃信圣人之言力行
先王之道立大规模成大功业以隆我宋不拔之基岂
非大君之所为哉古人耻君不及尧舜事中常之主犹
欲引于当道况陛下天资粹美圣心渊静足以与古帝
卷一 第 18a 页 WYG1157-0013a.png
王匹休而犹有未及为者此臣所以发于中愤不能自
默也孔子曰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惟陛下自强不息
日进无疆宗社幸甚天下幸甚取进止
  轮对陈人君宜结人心劄子
臣闻保邦之策其威声在备禦其根本在人心人心有
胶漆之固则国势有嵩岱之安何忧乎外裔之不服何
虑乎奸雄之窃窥此保邦之善策也夫所谓结人心者
当如何哉孟子有言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
卷一 第 18b 页 WYG1157-0013b.png
其心有道所欲与之聚之所恶勿施尔也政令行乎上
而欲恶因乎民无所撄拂岂有不感悦者哉感悦益深
则根本益固矣陛下视今之生灵果皆乐其业乎今之
政令果皆便于民乎朝廷之意未尝不以忠厚为主而
奉行之吏往往多以苛刻为能园田再给亩输千钱未
为过也然歉岁籴价翔踊则输钱为便丰年粒米狼戾
则输租为优今概取之已不乐矣况既输钱中都而州
县督租如故是再输也其肯服乎楮法之更敢减落者
卷一 第 19a 页 WYG1157-0013c.png
没入赀产至明白也然疑似之间初非减落而遽绳以
法已摽拨者亦并籍之朝廷虽已给还而未给者觖望
能无怨乎罪丽于法正其刑可也或严行科罚而因以
为利逋负官物责之偿可也或赦令已蠲而督趣不休
秋苗之斛面日增关市之征税日重此岂吾民之所欲
哉民所不欲而日夜施之财匮于下无以相养能不涣
散乎陛下毋谓京邑之内民物熙熙可以为庆当知自
此而往骎骎不如诚为可忧我太宗皇帝尝因观灯御
卷一 第 19b 页 WYG1157-0013d.png
楼美京辇人物之盛宰臣吕蒙正对曰乘舆所在士庶
走集故繁盛如此都城不数里饥寒而死者甚众不必
尽然愿视近以及远先正大臣规正人主恺切如此臣
愚亦望陛下乐闻忠言以广视听如是而为民之所欲
如是而为民之所恶靡不知之然后肆颁明诏诞告万
邦政令之不便于民者更之官吏敢为民害者去之逋
负之不可催理者蠲之枯旱之久濡以甘雨岂不足以
悦人心召和气而洽隆平之化哉前日之叹息愁恨今
卷一 第 20a 页 WYG1157-0014a.png
日之讴歌鼓舞在陛下一转移之间尔人心既固国势
日张孟子所谓施仁政于民可使制梃以挞秦楚之坚
甲利兵者将验于今日矣昔皇祐中范镇建言备契丹
莫若宽河北河东之民备灵夏莫若宽关陜之民备云
南莫若宽两川湖岭之民备天下莫若宽天下之民此
至论也惟陛下亟图之
  轮对陈人君宜达民隐劄子
臣闻子夏问于孔子曰何如斯可谓民之父母矣孔子
卷一 第 20b 页 WYG1157-0014b.png
曰四方有败必先知之此之谓民之父母矣至哉圣言
子有疾痛则父母知之民有疾痛则人主知之其知之
最先故救之最切洪惟我艺祖有父母斯民之仁尝诏
诸州长吏视民田旱者蠲其租勿俟报盖虑其稍缓有
拯救不及者呜呼可谓至切矣仁宗明道中江淮旱蝗
命范仲淹安抚时民有食乌昧草者仲淹撷以进御且
请宣示六宫贵戚以戒侈心(案范仲淹年谱事/在明道二年八月)其言切
矣而不以为忤岂不曰民之艰食固人主所欲急闻者
卷一 第 21a 页 WYG1157-0014c.png
欤人主虽俭而六宫贵戚或侈亦足以伤财而害民此
仲淹所以并及之而仁宗所以嘉纳之也今陛下躬行
俭约诚心爱民同符于艺祖匹休于仁宗矣然不知黎
庶之疾苦果能尽达于冕旒之前乎近而京辇米斗千
钱民无可籴之资何所得食固有饿而死者有一家而
数人毙者远而两淮荆襄米斗数千强者急而为盗弱
者无以自活官给之粥幸有存者而无衣无褐不堪隆
冬或以冻死遗民气息仅属虽逢春和岂能遽有生意
卷一 第 21b 页 WYG1157-0014d.png
乎淮西漕臣目其饥羸困毙之状摹写为图观者无不
悯恻不知亦尝进御如范仲淹之进乌昧草乎陆贽有
言流俗之弊多徇谄谀揣所悦意则侈其言度所恶闻
则小其事深讥当世奏荒之不以实也今圣德宽仁监
司郡守固宜皆以实告然愿陛下更咨询之使闾阎纤
悉之情毕达于几席之间如家至而亲见之则父母斯
民之意笃矣臣闻古者制国用必于岁之杪曷为其必
于是时也五谷多寡岁终毕见可量入以为出歉岁用
卷一 第 22a 页 WYG1157-0015a.png
度非丰年比故也今当饥馑艰危之时而中外支费犹
如丰登之岁可乎小民嗷嗷仰哺方切坐视则不忍赈
恤则不给惟有裁节冗费上自乘舆服御下至百司庶
府无所不节以为施惠之具或可以救不然将何望耶
侧闻去冬陛下临朝深以得雪为喜而又轸念饥民之
寒更粜为济以直给之圣意切矣臣愿陛下更推广之
凡立事贵乎举要惟救荒独不可略条目愈详则惠泽
愈广故成周以荒政十有二聚万民当是时富藏天下
卷一 第 22b 页 WYG1157-0015b.png
民生熙熙虽遭水旱可无菜色而赈饥之具多端如是
盖不敢不如是也陛下宜深思此意凡可以加惠吾民
者无所不用其极宁过乎详毋失之略庶乎恩意周洽
而赤子可活矣周世宗五季之君尔犹曰民犹子也安
有子倒垂而父不解者今以圣主如天之仁岂其抚摩
涵育有所未及乎民困极矣惟速救之岂独生灵之幸
实宗社之幸取进止
 絜斋集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