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名贤文表-明-刘昌提要

提要 第 1a 页 WYG1373-0001a.png
钦定四库全书    集部八
 中州名贤文表     总集类
  提要
    (臣/)等谨案中州名贤文表三十卷明刘昌编
    昌字钦谟吴县人正统乙丑进士历官河南
    提学副使迁广东参政是编即其官河南时
    所蒐辑凡许衡六卷姚燧八卷马祖常五卷
    许有壬三卷王恽六卷富珠哩翀(原作孛术/鲁翀今改)
提要 第 1b 页 WYG1373-0001b.png
    (正/)二卷又略依本集之类各以碑志铭传等
    篇附录于后考许衡鲁斋遗书马祖常石田
    集许有壬至正集王恽秋涧集虽尚有传本
    而惟鲁斋遗书有刋板馀皆辗转传钞舛讹
    滋甚赖此编撷其英华得以互勘至姚燧本
    集五十卷富珠哩翀本集六十馀卷见于诸
    家著录者已久佚不传独赖此仅存其表章
    之功亦不可泯矣每集末有昌所作跋语数
提要 第 2a 页 WYG1373-0002a.png
    则亦颇见考订王士祯香祖笔记载其观宋
    牧仲重刻文表且云钦谟诸跋当悉刻之以
    存其旧此本实康熙丙戌宋荦授钱塘汪立
    名所刋其附入原跋盖本士祯之意昌自序
    又谓此其内集尚有外集正集杂集若干卷
    今俱未见殆久而散佚欤乾隆四十五年九
    月恭校上
       总纂官(臣/)纪昀(臣/)陆锡熊(臣/)孙士毅
提要 第 2b 页 WYG1373-0002b.png
        总 校 官 (臣/) 陆 费 墀
提要 第 3a 页 WYG1373-0002c.png
钦定四库全书     集部八
 中州名贤文表总目   总集类
  卷一
   许文正公
    奏议
    奏对
  卷二
   许文正公
提要 第 3b 页 WYG1373-0002d.png
    杂著
  卷三
   许文正公
    杂著
    韵语
    墓铭
  卷四
   许文正公
提要 第 4a 页 WYG1373-0003a.png
    书牍
  卷五
   许文正公
    诗章
    词调
  卷六
   许文正公
    附录
提要 第 4b 页 WYG1373-0003b.png
  卷七
   姚文公
    诗赋
    代言
    铭辞
  卷八
   姚文公
    碑文
提要 第 5a 页 WYG1373-0003c.png
  卷九
   姚文公
    记序
  卷十
   姚文公
    墓碣
  卷十一
   姚文公
提要 第 5b 页 WYG1373-0003d.png
    神道碑
  卷十二
   姚文公
    神道碑
  卷十三
   姚文公
    神道碑
  卷十四
提要 第 6a 页 WYG1373-0004a.png
   姚文公
    神道碑
    附录
  卷十五
   马文贞公
    五言古诗
    七言古诗
    五言律诗
提要 第 6b 页 WYG1373-0004b.png
    五言排律
  卷十六
   马文贞公
    七言律诗
    五言绝句
    七言绝句
    乐府歌行
    杂言
提要 第 7a 页 WYG1373-0004c.png
    联句
  卷十七
   马文贞公
    骚赋
    制诰
    表笺
    章疏
    记序
提要 第 7b 页 WYG1373-0004d.png
  卷十八
   马文贞公
    碑志
  卷十九
   马文贞公
    碑志
    附录
  卷二十
提要 第 8a 页 WYG1373-0005a.png
   许文忠公
    古赋
    五言古诗
    五言律诗
    七言律诗
    七言绝句
    歌行
    赞
提要 第 8b 页 WYG1373-0005b.png
    题跋
    序
  卷二十一
   许文忠公
    记
    碑志
  卷二十二
   许文忠公
提要 第 9a 页 WYG1373-0005c.png
    碑志
    附录
  卷二十三
   王文定公
    赋
    五言古诗
    七言古诗
    七言律诗
提要 第 9b 页 WYG1373-0005d.png
  卷二十四
   王文定公
    奏议
    记序
  卷二十五
   王文定公
    记序
  卷二十六
提要 第 10a 页 WYG1373-0006a.png
   王文定公
    碑志
  卷二十七
   王文定公
    碑志
  卷二十八
   王文定公
    题跋
提要 第 10b 页 WYG1373-0006b.png
    附录
  卷二十九
   富珠哩文靖公
    碑铭
  卷三十
   富珠哩文靖公
    碑铭
    记序
提要 第 11a 页 WYG1373-0006c.png
    诗颂
    附录
提要 第 12a 页 WYG1373-0007a.png
中州名贤文表原序
文之行世不犹水之行地中乎河洛淮济天下之水之
盛者也其行于地中或数千里以至万里而入于海茫
乎沛然孰得而禦之何哉有源故也贤者之于文亦然
仁义以为本礼乐以为用诗书以为辅骚史以为饰矩
度以为准开阖以为势铺张以为体其言主乎立教其
志将以求合于圣人之言故曰观于海者难为水游于
圣人之门者难为言夫言之非难其将以求合于圣人
提要 第 12b 页 WYG1373-0007b.png
者之难也而贤者乃独务其难卒使其言垂世而立教
者何哉有本故也惟修辞立诚以益充仁义之本斯言
不戾于圣人犹水之有源则其出也必盛此理之常无
足怪者昌奉诏提学中州且九年尝观济之源于王屋
观淮之源于桐柏济与淮中州之名川也所谓天下之
水之盛者也济出王屋㐲行二百里而始大发发而即
盛淮出桐柏行百馀里亦大发发而即盛非若沟涧溪
浍挟潢潦以自溢者比此非其源之深乎既又南观河
提要 第 13a 页 WYG1373-0007c.png
洛河出图洛出书在古圣人之世而皆在中州之境中
州居四方之中嵩岳在焉诗有之维岳降神生甫及申
故昌尝旁探远览自申甫而下于汉得贾生于唐得韩
文公于宋得两程夫子于元得许文正公皆中州之名
贤也今或数百年以至千年而其言犹传非其本之大
乎本以仁义用以礼乐辅以诗书饰以骚史其言之所
主要皆教之所寓而矩度开阖铺张之大较森然毕陈
此宜不戾于圣人而有传也怀庆守吕恕以许文正公
提要 第 13b 页 WYG1373-0007d.png
遗书授昌昌遂附之以姚文公燧马文贞公祖常许文忠
公有壬王文定公恽富珠哩文靖公翀诸集之仅存者而
表章显著之盖皆中州之名贤也故题之曰中州名贤文
表夫诸贤之文其行世如河洛淮济之行地人固无有禦
之岂必昌之能表著哉爱慕之已切记忆之务勤维日维
夜手披口诵则可谓云尔已矣此其内集复有外集正集
杂集凡若干卷云成化七年三月朔旦姑苏刘昌序
前明姑苏刘钦谟氏提学中州编纂元世名贤许文正
提要 第 14a 页 WYG1373-0008a.png
公衡姚文公燧马文贞公祖常许文忠公有壬王文定
公恽富珠哩文靖公翀六君子之文如干卷锓板行世
六君子皆中州产也名曰中州名贤文表余自少知有
是书辄景慕乡先生遗风馀烈心向往者久之后建节
三吴得于藏书家亟以授汪子西亭重付剞劂既讫工
会余奉
命入掌铨衡走使持椠本请序余惟六君子之文崒乎
与嵩岳二室争高固无俟余之赞述乃若刘氏汲古之
提要 第 14b 页 WYG1373-0008b.png
勤表贤示后之切恶可无一言以襮其美哉夫许魏公
以真儒为帝者师其立言皆原本洙泗佐佑濂洛牧庵
其高第弟子倡明古文蔚为当代宗匠他如浚仪安阳
两雄并跱秋涧公独步一时鲁参政师道自任其所著
述宜皆炳炳麟麟不可磨灭矣顾自六君子距刘氏近
才百馀年远不过二百年而残编断简日就彫亡其辛
苦营购而仅得之者亦多缺误向非刘氏蚤夜矻矻作
为是书再越几百年以迄于今其存也有几乎刘氏之
提要 第 15a 页 WYG1373-0008c.png
有功于前贤甚大刘氏既伤集本之失坠凡山镌野刻
靡不搜讨所过前贤遗阯必礼其祠墓录其子孙遇丰
碑巨碣必周览摩挲备纪其高厚广阔上下盘趺之状
虽其废掷偃仆于云埋雨蚀中者必洗剔植立深檐盖
覆以致其怀贤思古之幽情迹其过百泉寻苏门游啸
处凭吊文献之馀踪访水帘行深涧舍舆跃骑舍骑而
登扪萝陟巘穷幽遐险绝以读磨崖之记蹒跚踯躅于
寒山石磴青岩苍峪之间虽好奇如康乐柳州无以过
提要 第 15b 页 WYG1373-0008d.png
呜呼夫亦可以想见其高风邈世矣余尝慨夫世之为
政者非法令所及不复议生平宦游所历未尝不以表
贤复古为志莅吴之日前贤之为吴寓公有迹可寻者
尝为之还其旧观重开雕其遗集以垂后世今刘氏故
吴之先正也刘视学吾乡且九年而余抚吴凡十有四
年迹偶相类而汲古表贤之意复旷世相感又其所编
纂皆吾乡先生琳琅金薤流落而仅存者少而知慕老
得遂其手胝口沫之思盖不胜欣然喜喟然叹茫然长
提要 第 16a 页 WYG1373-0009a.png
怀而愿后之君子相与共存是志于无穷也六君子元
史各有本传今载卷端备考康熙四十五年七月既望
商邱宋荦序
苏州刘昌钦谟氏视学河南蒐许文正以下六公之作
题曰中州文表凡三十卷书撰于成化之初去元未远
而姚文公集五十卷富珠哩文靖公集六十馀卷已不
复见藉是编所录以传其表章之力匪细矣按钦谟序
以是为内集复有外集正集杂集惜其并亡访之储藏
提要 第 16b 页 WYG1373-0009b.png
家不可得吾师商邱宋公手授藏本命雠校而锓之凡
匝岁而后卒业云康熙丙戌嘉平钱唐汪立名谨识
 
 
 
 
 
 中州名贤文表原序
提要 第 17a 页 WYG1373-0009c.png
中州名贤文表本传
许衡 许衡字仲平怀之河内人也世为农父通避地
河南以泰和九年九月生衡于新郑县幼有异质七岁
入学授章句问其师曰读书何为师曰取科第耳曰如
斯而已乎师大奇之每授书又能问其旨义久之师谓
其父母曰儿颖悟不凡他日必有大过人者吾非其师
也遂辞去父母强之不能止如是者凡更三师稍长嗜
学如饥渴然遭世乱且贫无书尝从日者家见书疏义
提要 第 17b 页 WYG1373-0009d.png
因请寓宿手抄归既逃难岨崃山始得王辅嗣易注时
兵乱中衡夜思昼诵身体而力践之言动必揆诸义而
后发尝暑中过河阳渴甚道有梨众争取啖之衡独危
坐树下自若或问之曰非其有而取之不可也人曰世
乱此无主曰梨无主吾心独无主乎转鲁留魏人见其
有德稍稍从之居三年闻乱且定乃还怀往来河洛间
从柳城姚枢得伊洛程氏及新安朱氏书益大有得寻
居苏门与枢及窦默相讲习凡经传子史礼乐名物星
提要 第 18a 页 WYG1373-0010a.png
历兵刑食货水利之类无所不讲而慨然以斯道为己任
尝语人曰纲常不可一日而亡于天下苟在上者无以
任之则在下之责也凡丧祭娶嫁必徵于礼以倡其乡
人学者寖盛家贫躬耕粟熟则食粟不熟则食糠覈菜
茹处之泰然讴诵之声闻户外如金石财有馀即以分
诸族人及诸生之贫者人有所遗一毫非义弗受也枢
尝被召入京师以其雪斋居衡命守者馆之衡拒不受
庭有果熟烂堕地童子过之亦不睨视而去其家人化
提要 第 18b 页 WYG1373-0010b.png
之如此甲寅世祖出王秦中以姚枢为劝农使教民耕
植又思所以化秦人乃召衡为京兆提学秦人新脱于
兵欲学无师闻衡来人人莫不喜幸来学郡县皆建学
校民大化之世祖南征乃还怀学者攀留之不得从送
之临潼而归中统元年世祖即皇帝位召至京师时王
文统以言利进为平章政事衡枢辈入侍言治乱必以
义为本文统患之且窦默日于帝前排其学术疑衡与
之为表里乃奏以枢为太子太师默为太子太傅衡为
提要 第 19a 页 WYG1373-0010c.png
太子太保阳为尊用之实不使数侍上也默以屡攻文
统不中欲因东宫以避祸与枢拜命将入谢衡曰此不
安于义也姑勿论礼师傅与太子位东西乡师傅坐太
子乃坐公等度能复此乎不能则师道自我废也枢以
为然乃相与怀制立殿下五辞乃免改命枢大司农默
翰林侍讲学士衡国子祭酒未几衡亦谢病归至元二
年帝以安图为右丞相欲衡辅之复召至京师命议事
中书省衡乃上疏曰臣性识愚陋学术荒疏不意虚名
提要 第 19b 页 WYG1373-0010d.png
偶尘圣听陛下好贤乐善舍短取长虽以臣之不才自
甲寅至今十有三年凡八被诏旨中怀自念何以报塞
又日者面奉德音叮咛恳至中书大务容臣尽言臣虽
昏愚荷陛下知待如此其厚敢不罄竭所有禆益万分
孟子以责难于君谓之恭陈善闭邪谓之敬孔子谓以
道事君不可则止臣之所守大意盖如此也伏望陛下
宽其不佞察其至怀则区区之愚亦或有小补云乃陈
立国规模中书大要为君难及农桑学校等事详见奏
提要 第 20a 页 WYG1373-0011a.png
议帝深嘉纳之阿哈玛特为中书平章政事领尚书省六
部事因擅权势倾朝野一时大臣多阿之衡与之议必
正言不少让已而其子又有佥枢密院之命衡独执议
曰国家事权兵民财三者而巳今其父典民与财子又
典兵不可帝曰卿虑其反邪衡对曰彼虽不反此反道
也阿哈玛特由是衔之亟荐衡宜在中书欲因以事中之
俄除左丞衡屡入辞免帝命左右掖衡出衡出及阈还
奏曰陛下命臣出岂出省邪帝笑曰出殿门耳从幸上
提要 第 20b 页 WYG1373-0011b.png
京乃论列阿哈玛特专权罔上蠹国害民若干事不报因
谢病请解机务帝恻然召其子师可入谕旨且命举自
代者衡奏曰用人天子之大柄也臣下汎论其贤否则
可若授之以位则当断自宸衷不可使臣下有市恩之
渐也帝久欲开太学会衡请罢益力乃从其请八年以
为集贤大学士兼国子祭酒亲为择蒙古弟子俾教之
衡闻命喜曰此吾事也国人子太朴未散视听专一若
置之善类中涵养数年将必为国用乃请徵其弟子王
提要 第 21a 页 WYG1373-0011c.png
梓刘季伟韩思永耶律有尚吕端善姚燧高凝白栋苏
郁姚燉孙安刘安中十二人为伴读诏驿召之来京师
分处各斋以为斋长时所选弟子皆幼稚衡待之如成
人爱之如子出入进退其严若君臣其为教因觉以明
善因明以开蔽相其动息以为张弛课诵少暇即习礼
或习书算少者则令习拜跪揖让进退应对或射或投
壶负者罚读书若干遍久之诸生人人自得尊师敬业
下至童子亦知三纲五常为生人之道十年权臣屡毁
提要 第 21b 页 WYG1373-0011d.png
汉法诸生廪食或不继衡请还怀帝以问翰林学士王
磐磐对曰衡教人有法诸生行可从政此国之大体宜
勿听其去帝命诸老臣议其去留窦默为衡恳请之乃
听衡还以赞善王恂摄学事刘秉忠等奏乞以衡弟子
耶律有尚苏郁白栋为助教以守衡规矩从之国家自
得中原用金大明历自大定是正后六七十年气朔加
时渐差帝以海宇混一宜协时正日十三年诏王恂定
新历恂以为历家知历数而不知历理宜得衡领之乃
提要 第 22a 页 WYG1373-0012a.png
以集贤大学士兼国子祭酒教领太史院事召至京衡
以为冬至者历之本而求历本者在验气今所用宋旧
仪自汴迁至京师已自乖舛加之岁久规环不叶乃与
太史令郭守敬等新制仪象圭表自丙子之冬日测晷
景得丁丑戊寅己卯三年冬至加时减大明历十九刻
二十分又增损古岁馀岁差法上考春秋以来冬至无
不尽合以月食冲及金木二星距验冬至日躔校旧历
退七十六分以日转迟疾中平行度验月离宿度加旧
提要 第 22b 页 WYG1373-0012b.png
历三十刻以线代管窥测赤道宿度以四正定气立损
益限以定日之盈缩分二十八限为三百三十六以定
月之迟疾以赤道变九道定月行以迟疾转定度分定
朔而不用平行度以日月实合时刻定晦而不用虚进
法以躔离朓朒定交食其法视古皆密而又悉去诸历
积年月日法之傅会者一本天道自然之数可以施之
永久而无弊自馀正讹完阙盖非一事十七年历成奏
上之赐名曰授时历颁之天下六月以疾请还怀皇太
提要 第 23a 页 WYG1373-0012c.png
子为请于帝以子师可为怀孟路总管以养之且使东
宫官来谕衡曰公毋以道不行为忧也公安则道行有
时矣其善药自爱十八年衡病革家人祠衡曰吾一日
未死宁不有事于祖考扶而起奠献如仪既撤家人馂
怡怡如也已而卒年七十三是日大雷电风拔木怀人
无贵贱少长皆哭于门四方学士闻讣皆聚哭有数千
里来祭哭墓下者衡善教其言煦煦虽与童子语如恐
伤之故所至无贵贱贤不肖皆乐从之随其才昏明大
提要 第 23b 页 WYG1373-0012d.png
小皆有所得可以为世用所去人皆哭泣不忍舍服念
其教如金科玉条终身不敢忘或未尝及门传其绪馀
而折节力行为名世者往往有之听其言虽武人俗士
异端之徒无不感悟者丞相安图一见衡语同列曰若
辈自谓不相上下盖十百与千万也翰林承旨王磐气
概一世少所与可独见衡曰先生神明也大德二年赠
荣禄大夫司徒谥文正至大二年加正学垂宪佐运功
臣太傅开府仪同三司封魏国公皇庆二年诏从祀孔
提要 第 24a 页 WYG1373-0013a.png
子庙庭延祐初又诏立书院京兆以祀衡给田奉祠事
名鲁斋书院鲁衡居魏时所署斋名也
姚燧 姚燧字端甫世系见燧伯父枢传父格燧生三
岁而孤育于伯父枢枢隐居苏门谓燧蒙暗教督之甚
急燧不能堪杨奂驰书止之曰燧令器也长自有成尔
何以急为且许醮以女年十三见许衡于苏门十八始
受学于长安时未尝为文视流辈所作惟见其不如古
人则心弗是也二十四始读韩退之文试习为之人谓
提要 第 24b 页 WYG1373-0013b.png
有作者风稍就正于衡衡亦赏其辞且戒之曰弓矢为
物以待盗也使盗得之亦将待之文章固发闻士子之
利器然先有能一世之名将何以应人之见役者哉非
其人而与之与非其人而拒之均罪也非周身斯世之
道也至元七年衡以国子祭酒教贵胄奏召旧弟子十
二人燧自太原驿致馆下燧年三十八始为秦王府文
学未几授奉议大夫兼提举陜西四川中兴等路学校
十二年以秦王命安辑庸蜀明年汉嘉新附入谕其民
提要 第 25a 页 WYG1373-0013c.png
又奉命招王立于合州又明年抚循夔府凡三使蜀皆
称职十七年除陜西汉中道提刑按察司副使录囚延
安逮系诖误皆纵释之人服其明决调山南湖北道按
部澧州兴学赈民孜孜如弗及二十三年自湖北奉旨
趋朝明年为翰林直学士二十七年授大司农丞元贞
元年以翰林学士召修世祖实录初置检阅官究覈故
事燧与侍读高道凝总裁之书成大德五年授中宪大
夫江东廉访使移病太平九年拜中奉大夫江西行省
提要 第 25b 页 WYG1373-0013d.png
参知政事至大元年仁宗居藩邸开宫师府燧年已七
十遣正字吕洙如汉徵四皓故事起燧为太子宾客未
几除承旨学士寻拜太子少傅武宗面谕燧燧拜辞谢
曰昔臣先伯父枢尝除是官尚不敢拜臣何敢受明年
授荣禄大夫翰林学士承旨知制诰兼修国史四年得
告南归中书以承旨召明年复召燧以病俱不赴卒于
家年七十六谥曰文燧先在苏门山时读通鉴纲目尝
病国统散于逐年不能一览而得其离合之概至告病
提要 第 26a 页 WYG1373-0014a.png
江东著国统离合表若干卷年经而国纬之如史记诸
表将附朱熹凡例之后复取徽建二本校雠得三误焉
序于表首略曰其一建安二十五年徽本作延康元年
凡例中岁改元在兴废存亡之际以前为正当从建本
于建安二十五年下注改元延康其二章武三年徽本
大书三年后主禅建兴元年建本无三年则昭烈为无
终徽建皆曰后主于君臣父子之教所害甚大是起十
四卷尽十六卷凡曰后主者皆失于刋正也当于三年
提要 第 26b 页 WYG1373-0014b.png
下注帝禅建兴元年明年大书帝禅建兴二年庶前后
无龃龉也其三天宝十五载注肃宗皇帝至德元载明
年惟曰二载为无始当大书二载上加肃宗皇帝至德
使上同于开元三者钧失而建安之取至德之去统固
在也若章武之距建兴才三年耳遽有帝父主子之异
岂不于统大有关乎详见序篇燧之学有得于许衡由
穷理致知反躬实践为世名儒为文闳肆该洽豪而不
宕刚而不厉舂容盛大有西汉风宋末弊习为之一变
提要 第 27a 页 WYG1373-0014c.png
盖自延祐以前文章大匠莫能先之或谓世无知燧者
曰岂惟知之读而能句句而得其意者犹寡燧曰世固
有厌空桑而思闻鼓缶者乎然文章以道轻重道以文
章轻重彼复有班孟坚者出表古今人物九品中必以
一等置欧阳子则为去圣贤也有级而不远其文虽无
谢尹之知不害于行后岂有一言几乎古而不闻之将
来乎当时孝子顺孙欲发挥其先德必得燧文始可传
信其不得者每为愧耻故三十年间国朝名臣世勋显
提要 第 27b 页 WYG1373-0014d.png
行盛德皆燧所书每来谒文必其行业可嘉然后许可
辞无溢美又稍广置燕乐燧则为之喜而援笔大书否
则弗易得也时高丽沈阳王父子连姻帝室倾赀结朝
臣一日欲求燧诗文燧靳不与至奉旨乃与之王赠谢
币帛金玉名画五十篚盛陈致燧燧即时分散诸属官
及史胥侍从止留金银付翰林院为公用器皿燧一无
所取人问之燧曰彼藩邦小惟以货利为重吾能轻之
使知大朝不以是为意其器识豪迈过人类如此然颇
提要 第 28a 页 WYG1373-0015a.png
恃才轻视赵孟頫元明善辈故君子以是少之平生所
著有牧庵文集五十卷行于世子三埙圻城
马祖常 马祖常字伯庸世为雍古部居靖州天山有
锡喇济苏者于祖常为高祖金季为凤翔兵马判官以
节死赠恒州刺史子孙因其官以马为氏曾祖乌呼讷
从世祖征宋留汴掌馈饷累官礼部尚书父润同知漳
州路总管府事家于光州祖常七岁知学得钱即以市
书十岁时见烛欹烧屋解衣沃水以灭火咸嗟异之既
提要 第 28b 页 WYG1373-0015b.png
长益笃于学蜀儒张𩓣讲道仪真往受业其门质以疑
义数十𩓣甚器之延祐初科举法行乡贡会试皆中第
一廷试为第二人授应奉翰林文字拜监察御史是时
仁宗在御已久犹居东宫饮酒常过度祖常上书请御
正衙立朝仪御史执简太史执笔则虽有怀奸利己乞
官求赏者不敢出诸口天子承天地祖宗之重当极调
摄至于酒醴近侍进御当思一献百拜之义英宗为皇
太子又上书请慎简师傅于时奸臣特们德尔为丞相
提要 第 29a 页 WYG1373-0015c.png
威权自恣祖常知其盗观国史率同列劾奏其十罪仁
宗震怒黜罢之秦州山移祖常言山不动之物今而动
焉由在野有当用不用之贤在官有当言不言之佞故
致然尔疏闻大臣皆家居待罪祖常荐贤拔滞知无不
言俄改宣政院经历月馀辞归起为社稷署令亡何奸
臣复相左迁开平县尹因欲中伤之遂退居光州久之
奸臣既死乃除翰林待制泰定建储擢典宝少监太子
左赞善寻兼翰林直学士除礼部尚书丁祖母忧起为
提要 第 29b 页 WYG1373-0015d.png
右赞善复除礼部尚书寻辞归天历元年召为燕王内
尉仍入礼部两知贡举一为读卷官时称得人升参议
中书省事参定亲郊礼仪充读册祝官拜治书侍御史
历徽政副使迁江西行台中丞元统元年召议新政赐
白金二百两钞万贯又历同知徽政院事遂拜御史中
丞帝以其有疾诏特免朝礼光禄日给上尊祖常持宪
务存大体西台御史劾其僚禁酤时面有酒容以苛细
黜之山东廉访司言孔氏讼事以事关名教不行按者
提要 第 30a 页 WYG1373-0016a.png
亦引去除枢密副使顷之辞职归光州复除江南行台
中丞又迁陜西行台中丞皆以疾不赴至元四年卒年
六十赠摅忠宣宪协正功臣河南行省右丞上护军魏
郡公谥文贞祖常立朝既久多所建明尝议今国族及
诸部既诵圣贤之书当知尊诸母以厚彝伦又议将家
子弟骄脆有辜任使而庶民有挽强蹶张老死草野者
当建武学武举储材以备非常时虽弗用识者韪之祖
常工于文章宏赡而精核务去陈言专以先秦两汉为
提要 第 30b 页 WYG1373-0016b.png
法而自成一家之言尤致力于诗圆密清丽大篇短章
无不可传者有文集行于世尝预修英宗实录又译润
皇图大训承华事略又编集列后金鉴千秋记略以进
受赐优渥文宗尝驻跸龙虎台祖常应制赋诗尤被叹
赏谓中原硕儒惟祖常云
许有壬 许有壬字可用其先世居颍后徙汤阴有壬
幼颖悟读书一目五行尝阅衡州浮居院碑文近千言
一览辄背诵无遗年二十畅师文荐入翰林不报授开
提要 第 31a 页 WYG1373-0016c.png
宁路学正升教授未上辟山北廉访司书吏登延祐二
年进士第授同知辽州事会关中有警邻州听民出避
弃孩婴满道上有壬独率弓箭手闭城门以守卒获无
虞州有追逮不许胥𨽻足迹至村疃惟给信牌令执里
役者呼之民安而事集右族贪虐者惩之冤狱虽有成
案皆平翻而释其罪州遂大治六年己未除山北廉访
司经历至治元年迁吏部主事二年转江南行台监察
御史行部广东以贪墨劾罢廉访副使哈济蔡衍至江
提要 第 31b 页 WYG1373-0016d.png
西会廉访使苗好谦监焚昏钞检视钞者日至百馀人
好谦恐其有弊痛鞭之人畏罪率剔真为伪以迎其意
筦库吏而下榜掠无全肤迄莫能偿有壬覆视之率真
物也遂释之凡势官豪民人畏之如虎狼者有壬悉擒
治以法部内肃然召拜监察御史八月英宗暴崩于南
坡贼臣特克实遣使者自上京至封府库收百官印有壬
知事急即往告御史中丞董守庸守庸谓宫禁事非子
所当问有壬即疏守庸及经历多尔济巴勒监察御史郭
提要 第 32a 页 WYG1373-0017a.png
额森呼图克阿附特克实之罪以俟十月特克实伏诛泰定帝
发上都御史大夫纽泽先还京师有壬即袖疏上之及
帝至复上章言特们德尔之子索诺木与闻大逆乞赐典
刑其兄弟勿令出入宫禁中书平章政事王毅右丞高
昉横罹夺爵而四川行省平章政事赵世延受祸尤惨
皆请雪冤复职继上正始十事一曰辅翼太子宜先训
导二曰遴选长官宜先培养三曰通籍宫禁宜别贵贱
四曰欲重兵权宜削兼领五曰武备废弛宜加修饬六
提要 第 32b 页 WYG1373-0017b.png
曰贼臣妻妾宜禁势官徵索七曰前赦权以止变宜再
诏以正名八曰特们德尔诸子宜籍没以惩恶九曰考
验经费以减民赋十曰撙节浮蠹以纾国用帝多从之
泰定元年初立詹事院选为中议改中书左司员外郎
京畿饥有壬请赈之同列让曰子言固善其如亏国何
有壬曰不然民本也不亏民顾岂亏国邪卒白于丞相
发粮四十万斛济之民赖以活者甚众国学旧法每以
积分次第贡以出官执政用监丞张起岩议欲废之而
提要 第 33a 页 WYG1373-0017c.png
以推择德行为务有壬折之曰积分虽未尽善然可得
博学能文之士若曰惟德行之择其名固佳恐皆厚猊
深情专意外饰或懵不能识丁矣议久不决三年六月
升右司郎中其事遂行已而复寝获盗例有赏论者多
疑其伪有淹四十馀年者群诉于马首有壬曰盗贼方
炽求疵太甚缓急何以使人但经部使者覆覈者皆予
官俄移左司郎中每遇公议有壬屡争事得失汛扫积
滞几无留牍都事宋本退语人曰此贞观开元间议事
提要 第 33b 页 WYG1373-0017d.png
也明年丁父忧天历三年擢两淮都转运盐司使先是
盐法坏廷议非有壬不能集事故有是命有壬询究弊
端立法而通融之国课遂登至顺二年二月召参议中
书省事未几以丁母忧去元统元年复以参议召明年
甲戌拜治书侍御史转奎章阁学士院侍书学士仍治
台事会福达噜噶齐旺布藉丞相势宿卫东宫其行颇
淫秽御史劾之旺布藏御史大夫家有壬捕而遣之九
月拜中书参知政事知经筵事帝诏群臣议上皇太后
提要 第 34a 页 WYG1373-0018a.png
尊号为太皇太后有壬曰皇上于皇太后母子也若加
太皇太后则为孙矣非礼也众弗之从有壬曰今制封
赠祖父母降于父母一等盖推恩之法近重而远轻今
尊皇太后为太皇太后是推而远之乃反轻矣岂所谓
尊之者邪弗之听中书平章政事哲尔特穆尔挟私憾
奏罢进士科有壬廷争甚苦不能夺遂称疾在告帝强
起之拜侍御史会汝宁棒胡反大臣有忌汉官者取贼
所造旗帜及伪宣敕班地上问曰此欲何为耶意汉官
提要 第 34b 页 WYG1373-0018b.png
讳言反将以罪中之有壬曰此曹建年号称李老君太
子部署士卒以敌官军其反状甚明尚何言其语遂塞
廷议欲行古劓法立行枢密院禁汉人南人勿学蒙古
辉和尔字书有壬皆争止之重纪至元初长芦韩公溥
因家藏兵器遂起大狱株连台若省多以赃败独无有
壬名由是忌者益甚有壬度不可留遂归彰德已而南
游湘汉间至元六年召入中书仍为参知政事明年改
元至正有壬极论帝当亲祠太庙母后虚位徽政院当
提要 第 35a 页 WYG1373-0018c.png
罢改元命相当合为一诏冗职当沙汰钱粮当裁节如
此之类不一而足人皆韪之转中书左丞二年纳木嘉
勒青善巴及博啰特穆尔献议开西山京口导浑河踰京城
达通州以通漕运丞相托克托主之甚力有壬曰浑河之
水湍悍易决而足以为害淤浅易塞而不可行舟况地
势高下甚有不同徒劳民费财耳不听后卒如有壬言
先是有壬之父熙载仕长沙日设义学训诸生既没而
诸生思之为立东冈书院朝廷赐额设官以为育才之
提要 第 35b 页 WYG1373-0018d.png
地南台监察御史茂巴尔斯缘睚眦怨言书院不当立
并构浮辞诬蔑有壬并其二弟有仪有孚有壬遂称病
归四年改江浙行省左丞辞六年召为翰林学士既上
又辞监察御史累章辨其诬俄拜浙西廉访使未上复
以翰林学士承旨召仍知经筵事明年夏授御史中丞
赐白玉束带及御衣一袭未几复以病归监察御史达
兰巴哈衔有壬时短长之奏劾甚力事寻白十二年盗
起河南声撼河朔间有壬画备禦之策十五条以授郡
提要 第 36a 页 WYG1373-0019a.png
将民藉以安十三年起拜河南行省左丞朝廷遣将出
征环河南境连营数百里一切刍饷皆仰给之有壬从
容集事若平时然十五年迁集贤大学士寻改枢密副
使复拜中书左丞时以言为讳有壬力言朝廷务行姑
息之政赏重罚轻故将士贪掠子女玉帛而无斗志遂
倡招降之策言多不载有僧名开自高邮来言张士诚
乞降众幸事且成皆大喜有壬独疑其妄呼僧诘之果
语塞不能对转集贤大学士兼太子左谕德阶至光禄
提要 第 36b 页 WYG1373-0019b.png
大夫有壬前朝旧德太子颇敬礼之一日入见方臂鸷
禽以为乐遽呼左右屏去十七年以老病力乞致其事
久之始得请给俸赐以终其身二十四年九月二十一
日卒年七十有八有壬历事七朝垂五十年遇国家大
事无不尽言皆一根至理而曲尽人情当权臣恣雎之
时稍忤意辄诛窜随之有壬绝不为巧避计事有不便
明辨力诤不知有死生利害君子多之有壬善笔札工
辞章欧阳玄序其文谓其雄浑闳隽涌如层澜迫而求
提要 第 37a 页 WYG1373-0019c.png
之则渊靓深实盖深许之也所著有至正集若干卷谥
曰文忠子一人曰桢
王恽 王恽字仲谋卫州汲县人曾祖经祖宇仕金官
敦武校尉父天铎金正大初以律学中首选仕至户部
主事恽有才干操履端方好学善属文与东鲁王博文
渤海王旭齐名史天泽将兵攻宋过卫一见接以宾礼
中统元年左丞姚枢宣抚东平辟为详议官时省部初
建令诸路各上儒吏之能理财者一人恽以选至京师
提要 第 37b 页 WYG1373-0019d.png
上书论时政与渤海周正并擢为中书省详定官二年
春转翰林修撰同知制诰兼国史院编修官寻兼中书
省左右司都事治钱榖擢才能议典礼考制度咸究所
长同僚服之至元五年建御史台首拜监察御史知无
不言论列凡百五十馀章时都水刘晸交结权势任用
颇专陷没官粮四十馀万石恽劾之暴其奸利群贵侧
目又言晸监修太庙毕功特转官锡赏今才数年梁柱
摧朽事涉不敬宜论如法晸竟以忧卒秩满陈天祐雷
提要 第 38a 页 WYG1373-0020a.png
膺交荐于朝九年授承直郎平阳路总管府判官初绛
之太平县民有陈氏者杀其兄行赂缓狱蔓引逮系者
三百馀人至五年不决朝廷委恽鞫之一讯即得其实
乃尽出所逮系者时绛久旱一夕大雨十三年奉命试
儒人于河南十四年除翰林待制拜朝列大夫河南北
道提刑按察副使寻改置诸道制下迁燕南河北道按
部诸郡赃吏多所罢黜十八年拜中议大夫行御史台
治书侍御史不赴裕宗在东宫恽进承华事略其目曰
提要 第 38b 页 WYG1373-0020b.png
广孝立爱端本进学择术谨习听政达聪抚军崇儒亲
贤去邪纳诲几諌从諌推恩尚俭戒逸明分审官凡二
十篇裕宗览之至汉成帝不绝驰道唐肃宗改服绛纱
为朱明服心甚喜曰我若遇是礼亦当如是又至邢峙
止齐太子食邪蒿顾侍臣曰一菜之名遽能邪人耶詹
事丞孔九思从旁对曰正臣防微理固当然太子善其
说赐酒慰谕之令诸皇孙传观称其书宏益居多十九
年春改山东东西道提刑按察副使在官一年以疾还
提要 第 39a 页 WYG1373-0020c.png
卫二十二年春以左司郎中召时右丞卢世荣以聚敛
进用屡趣之不赴或问其故恽曰力小任大剥众利己
未闻能全者远之尚恐见浼况可近乎既而果败众服
其识二十六年授少中大夫福建闽海道提刑按察使
黜官吏贪污不法者凡数十人察系囚之冤滞者决而
遣之戒戍兵无得寓民家而创营屋以居之每谓为治
之本在于得人乃进言于朝曰福建所辖郡县五十馀
连山距海实为边徼重地而民情轻诡由平定以来官
提要 第 39b 页 WYG1373-0020d.png
吏贪残故山寇往往啸聚愚民因而蚁附剽掠村落官
兵致讨复蹂践之甚非朝廷一视同仁之意也今虽不
能一一择任守令而行省官僚如平章左丞尚缺宜特
选清望素著简在帝心文足以抚绥黎庶武足以折冲
外侮者使镇静之庶几治安可期矣时行省讨剧贼钟
明亮无功恽复条陈利害曰福建归附之民户几百万
黄华一变十去四五今剧贼猖獗又酷于华其可以寻
常草窃视之况其地有溪山之险东击西走出没难测
提要 第 40a 页 WYG1373-0021a.png
招之不降攻之不克宜选精兵申明号令专命重臣节
制以计讨之使彼势穷力竭庶可取也二十八年召至
京师二十九年春见帝于柳林行宫遂上万言书极陈
时政授翰林学士嘉议大夫成宗即位献守成事鉴一
十五篇所论悉本诸经旨元贞元年加通议大夫知制
诰同修国史奉旨纂修世祖实录因集圣训六卷上之
大德元年进中奉大夫二年赐钞万贯乞致事不许五
年再上章求退遂授其子公孺为卫州推官以便养仍
提要 第 40b 页 WYG1373-0021b.png
官其孙笴秘书郎大德八年六月卒赠翰林学士承旨
资善大夫追封太原郡公谥文定其著述有相鉴五十
卷汲郡志十五卷承华事略中堂事记乌台笔补玉堂
嘉话序杂著诗文合为一百卷
富珠哩翀 富珠哩翀字子翚其先隆安人金泰和间
定女真姓氏属望广平祖德从宪宗南征因家邓之顺
阳以功封南阳郡侯父居谦用翀贵封南阳郡公初居
谦辟掾江西以家自随生翀赣江舟中釜鸣者三人以
提要 第 41a 页 WYG1373-0021c.png
为异翀稍长即勤学父殁家事渐落翀不恤而为学益
力乃自顺阳复往江西从新喻萧克翁学克翁宋参政
燧之四世孙也隐居不仕学行为州里所敬尝夜梦大
鸟止其所居翼覆轩外举家惊异出视之冲天而去明
日翀至翀始名思温字伯和克翁为易今名字以梦故
后复从京兆萧㪺游其学益宏以肆翰林学士承旨姚
燧以书抵㪺曰燧见人多矣学问文章无足与子翚比
伦者于是㪺以女妻之大德十一年用荐者授襄阳县
提要 第 41b 页 WYG1373-0021d.png
儒学教谕升汴梁路儒学正会修世祖实录燧首以翀
荐至大四年授翰林国史院编修官延祐二年擢河东
道廉访司经历迁陜西行台监察御史赈济吐蕃多所
建白五年拜监察御史时英皇未出阁翀言宜择正人
以辅导帝嘉纳之寻劾奏中书参议元明善帝初怒不
纳明日乃命改明善他官而传旨慰谕翀巡按辽阳有
旨给以弓矢环刀后因为定制还往淮东覈宪司官声
迹淮东宪臣惟尚刑多置狱具翀曰国家所以立风纪
提要 第 42a 页 WYG1373-0022a.png
盖将肃清天下初不尚刑也取其狱具焚之时有旨凡
以吏进者例降二等从七品以上不得用翀言科举未
立人才多以吏进若一概屈抑恐未足尽天下持平之
议请吏进者宜止于五品许之因著为令除右司都事
时相特们德尔专事刑戮以复私憾翀因避去顷之擢
翰林修撰又改左司都事于是拜珠为左相使人劳翀
曰今规模已定不同往日宜早至也翀强为起会国子
监𨽻中书俾翀兼领之先是陜西有变府县之官多挂
提要 第 42b 页 WYG1373-0022b.png
罥者翀白丞相曰此辈皆胁从非同情者乃悉加铨叙
帝方猎柳林驻故东平王安图碑所因献驻跸颂皆称
旨命坐赐饮上尊从幸上京次龙虎台拜珠命翀传旨
中书翀领之行数步还曰命翀传否拜珠叹曰真谨饬
人也间谓翀曰尔可作宰相否翀对曰宰相固不敢当
然所学宰相事也夫为宰相者必福德才量四者皆备
乃足当耳拜珠大悦以酒觞翀曰非公不闻此言迎驾
至行在所翀入见帝赐之坐升右司员外郎奉旨预修
提要 第 43a 页 WYG1373-0022c.png
大元通制书成翀为之序泰定元年迁国子监司业明
年出为河南行省左右司郎中丞相曰吾得贤佐矣翀
曰世祖立国成宪具在慎守足矣譬若乘舟非一人之
力所能运也翀乃开壅除弊省务为之一新三年擢燕
南河北道廉访使晋州达噜噶齐有罪就逮而奉使宣
抚以印帖徵之欲缓其事翀发其奸奉使因遁去入佥
太常礼仪院事盗窃太庙神主翀言各室宜增设都监
员内外严加扃锁昼巡夜警永为定制从之又纂修太
提要 第 43b 页 WYG1373-0022d.png
常集礼书成而未上有旨命翀兼经筵官文宗之入也
大臣问以典故翀所建白近汉文故事众皆是之文宗
尝字呼子翚而不名命翀与平章政事温德亨等十人
商论大事日夕备顾问宿直东庑下文宗虚大位以俟
明宗翀极言大兄远在朔漠北兵有阻神器不可久虚
宜摄位以俟其至文宗纳其言及文宗亲祀天地社稷
宗庙翀为礼仪使详记行礼节文于笏遇至尊不敢直
书必识以两圈帝偶取笏视曰此为皇帝字乎因大笑
提要 第 44a 页 WYG1373-0023a.png
以笏还翀竣事上天历大庆诗三章帝命藏之奎章阁
擢陜西汉中道廉访使会立太禧院除佥太禧宗禋院
兼祗承神御殿事诏遣使趣之还迎驾至龙虎台帝问
子翚来何缓太禧院使阿荣对曰翀体丰肥不任乘马
从水道来是以缓耳太禧臣日聚禁中以便顾问帝尝
问阿荣曰鲁子翚饮食何如对曰与众人同又问谈论
如何曰翀所谈义理之言也从幸上都尝奉敕撰碑文
称旨帝曰候朕还大都当还汝润笔资也迁集贤直学
提要 第 44b 页 WYG1373-0023b.png
士兼国子祭酒诸生素已望翀至是私相欢贺翀以古
者教育有业退必有居旧制弟子员初入学以羊贽所
贰之品与羊等翀曰与其餍口腹孰若为吾党燥湿寒
暑之虞乎命撙集之得钱二万缗有奇作屋四区以居
学者诸生积分有六年未及释褐者翀至皆使就试而
官之帝师至京师有旨朝臣一品以下皆乘白马郊迎
大臣俯伏进觞帝师不为动惟翀举觞立进曰帝师释
迦之徒天下僧人师也余孔子之徒天下儒人师也请
提要 第 45a 页 WYG1373-0023c.png
各不为礼帝师笑而起举觞卒饮众为之慄然文宗崩
皇太后听政命拜布哈达实哈雅阿尔斯兰马祖常史
显夫及翀六人商论国政翀以大位不可久虚请嗣君
即位早正宸极以幸天下帝既即位大臣以为赦不可
频行翀曰今上以圣子神孙入继大统当新天下耳目
今不赦岂可收怨于新造之君乎皇太后以为宜从翀
言议乃定迁礼部尚书阶中宪大夫有大官妻无子而
妾有子者其妻以田尽入于僧寺其子讼之翀召其妻
提要 第 45b 页 WYG1373-0023d.png
诘之曰汝为人妻不以资产遗其子他日何面目见汝
夫于地下卒反其田元统二年除江浙行省参知政事
逾年以迁葬故归乡里明年召为翰林侍讲学士以疾
辞不上至元四年卒年六十赠通奉大夫陜西行省参
知政事护军追封南阳郡公谥文靖翀状貌魁梧不妄
言笑其为学一本于性命道德而记问宏博异言僻语
无不淹贯文章简奥典雅深合古法用是天下学者仰
为表仪其居国学者久论者谓自许衡之后能以师道
提要 第 46a 页 WYG1373-0024a.png
自任者惟耶律有尚及翀而已有文集六十卷子远字
明道以翀荫调秘书郎转襄阳县尹须次居南阳贼起
远以忠义自奋倾财募丁壮得千馀人与贼拒战俄而
贼大至远被害死远妻雷为贼所执贼欲妻之乃诋贼
曰我鲁参政冢妇县令嫡妻夫死不贰肯从汝狗彘以
生乎贼丑其言将辱之雷号哭大骂不从乃见杀举家
皆被害
 
提要 第 46b 页 WYG1373-0024b.png
 
 
 
 
 
 
 
 中州名贤文表本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