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轩集-宋-陈藻卷八

卷八 第 1a 页 WYG1152-0105a.png
钦定四库全书
 乐轩集卷八
             宋 陈藻 撰
 策问
  唐藩镇
贞观十一年以诸王功臣为世袭刺史群臣论难不已
不三年停之而都督复罢于景云盖尾大之患不可不
监于东周亦不可不监于西汉也然天下之患虽循其
卷八 第 1b 页 WYG1152-0105b.png
涂而塞之而事变之来千端百绪旁冲间溃盖非可以
一谋止也呜呼考唐人未尝封建而末大之祸乃亟于
前车亦岂立国者始谋之不善耶安史既乱肃宗以中
材之主而任中兴非常之责京都甫平而帝之精力志
虑已疲倦矣瓜分南北付授叛将庶几一夕甘寝否则
廓清区宇欲大满人意尚何时耶然土地人民财赋甲
兵皆得而私有则军知帅将而不知有长安噫藩臣既
叛天子矣感召之机速至大历间而其禆佐已有谋逐
卷八 第 2a 页 WYG1152-0105c.png
主帅自称节度留后之心自是而降玩为故常朝廷不
能明正典刑而猥畀符节图为姑息苟安之计履霜坚
冰而终为李唐社稷之忧噫尚忍言之哉夫周汉之为
藩翰者如同姓之亲而皆跋扈不轨况唐人授盗贼以
兵民之柄乎虽然不得已也势也安能预为后日计耶
故贞元时山东有燕赵叛河南有齐蔡叛阶此蜀亦叛
吴亦畔肱髀相依而唐号令之所暨者褊矣然元和而
后得蜀得吴得蔡得齐收郡县二百馀城所未能得者
卷八 第 2b 页 WYG1152-0105d.png
惟山东百城耳时可以复高祖太宗之境土也而唐终
不竞抑亦天时所至非人力可胜耶噫君如武宗臣如
李德裕功业如彼其卑无责也以宪宗之断裴度之才
而亦仅有生气若何而后可以济是欤诸君若生于唐
其为唐计当何如也愿闻经济之策
  唐官制
唐之官制因于隋所损益可知也其名大易于龙朔而
武后又大易之天宝有改者而全复于至德孔子曰名
卷八 第 3a 页 WYG1152-0106a.png
不正则言不顺夫易之改之复之名以正而言以顺者
谁乎且宰相虽宅百揆而唐之名常不正况其他哉贞
观以来以他官居宰相开元而后以宰相领他官此其
故何耶噫人主之职论一相而相之职则论百官唐之
人主不知论相矣其相果能论官乎且六部属尚书省
矣而又分总于左右丞何耶御史别立台矣而左右谏
议拾遗补阙止分属于门下中书二省何耶周人之事
尽掌于六官唐之六部是也况部皆有属釐之为二十
卷八 第 3b 页 WYG1152-0106b.png
四此其包括天下之事无遗矣加之以九寺赘也矧因
之以五监乎台一也而院有三察有六何也至卫有十
六何所取义常参六参九参其别又如何耶品爵勋阶
员外置特置同正员检校兼守制置又何谓也东宫王
府古有官属奚哉七公主之有官属耶中书舍人参酌
狱院御史中丞俄兼户部此又何制也常侍宾客十其
六可罢左右赞善三十其二十可罢李泌常条奏中朝
官如是矣外之官冗即此而推如何耶虽然吾之信史
卷八 第 4a 页 WYG1152-0106c.png
然耳书不可尽信史可尽信欤史记同中书门下三品
谓起于李绩又谓始于长孙无忌而张文瓘则又三品
入衔之所自始也夫记一宰相已舛矣况他官乎幸论
唐官制而并订史疑
  唐始终治乱
世有治乱人事之变天理之常也三代虽有变治常多
焉更战国而至秦否固极矣受之以两汉如履康庄虽
有时不能无疑而承平无事之日常相接也三国而晋
卷八 第 4b 页 WYG1152-0106d.png
晋不五十年而天下成南北之势又几三百年而合于
隋隋一再传而唐有之矣三代而下惟汉与唐为盛世
唐上接三国西晋南北隋人之后变乱久更天宜悔祸
而唐虽历世二十一历年二百八十有八而先后内外
兵戈相寻视向者三光五岳气分之时殆不能以相远
试举而言之高祖资突厥以歼孤隋而创造又皆太宗
之功异时突厥责报而建成且必不能为吴泰伯是首
事已胎二患也建成既灭于武德之末而突厥又臣于
卷八 第 5a 页 WYG1152-0107a.png
贞观之初天下自此可谓帖然无忧矣则天立于永徽
而李之为武不绝如线五王讨二张于神龙而唐祚反
正中宗身履其危宜能不蹈前人之覆辙张柬之等食
一下咽已抚床叹愤弹指出血矣景龙之兵三思虽戮
而太子重俊亦弗克免韦后盖无恙也临淄苋夬而相
王龙飞太平公主已煽燎原之火矣故宫闱再难而明
皇再清自是以往朝廷安枕不知他变之所由生也渔
阳金鼓喧天一鸣而翠华西幸肃宗中兴未几李辅国
卷八 第 5b 页 WYG1152-0107b.png
程元振之祸人作焉代宗嗣立之元年朝义授首而吐
蕃长驱已入中原幸而安矣德宗之初设施可观四海
欣跃庶望太平无何李希烈反朱泚反李怀光又反而
乘舆播越者盖屡焉元和征讨稍强而长庆之主满谓
可以销兵不战矣于是乎河北再失而外重之势成不
复返至太和甘露之变而宦官之势又益张武宣之世
虽曰小康亦姑且玩时愒日耳一时大臣以朋党自相
攻击遑恤其他王仙芝黄巢乱于乾符而四方大扰国
卷八 第 6a 页 WYG1152-0107c.png
本拔矣自后崔裔知藩镇可以亡宦官岂知朱全忠可
以移唐鼎耶呜呼古今治乱未有如是之数也将天之
厄运自曹氏以来迄唐犹未止欤抑人事所召非天时
之所关欤文皇斥地开辟未闻或者极盛必亟衰欤由
汉而后以唐为首称者往往谓武德贞观开元耳其德
盖有大过人者欤闺门也外国也藩镇也宦官也朋党
也盗贼也是数患也何皆备见于唐之世欤前后亦有
相激而成者欤其为召祸之原者谁欤可以预防欤势
卷八 第 6b 页 WYG1152-0107d.png
有必至莫得而逆为之计欤尚论前史莫近于唐愿闻
耳目之所未睹记毋辞焉
  汉兵制
汉初之制有三军内曰北军卫尉主之以屯卫宫门者
也外曰南军中尉主之以屯京师十二城门及散居三
辅者也又其外曰车骑材官则非布之以郡国而领之
以都尉者乎内外虽殊番上而移属不知其孰为轻孰
为重于斯时也羽林期门八校之属皆未之前闻郎卫
卷八 第 7a 页 WYG1152-0108a.png
昉于前乎前此矣宫掖门户光禄勋之所掌也汉光禄
勋即向者郎中令正周官宫伯之职宫伯掌王宫士庶
子之版汉公卿二千石子弟入主执戟更直宿卫出充
车骑则谓之郎卫而属之光禄勋是由卫尉而内又有
郎卫兵也汉初之军不止三矣武帝置兵千人从事游
猎汉于是乎作期门期门比之郎卫也自时厥后有七
百人者在期门之次汉于是乎作羽林羽林者建章营
卫骑之更名也武帝欲养死事者之子孙汉于是乎作
卷八 第 7b 页 WYG1152-0108b.png
孤儿凡此皆天子之亲兵也又有所为佽飞者皆无调
发之劳与前所谓南北军以郡国之车骑材官番移而
迭上者绝异是则重内轻外矣又有八校者属之卫尉
乃以分屯外县不专在长安诸邑将南北军渐坏而后
置此诸军以补之欤抑南北之外增置之而俾益多欤
八校𨽻之卫尉则是曰北军矣或又以为八校者盖包
南北军言之何欤或又以为汉初止于京城置兵而长
安城内六百里未有兵武帝始置之果然欤羽林之补
卷八 第 8a 页 WYG1152-0108c.png
必以天水陇西安定北地上郡西河六郡之良家子无
乃拘欤关中居天下三分之一卒然一隅有警则内足
以制外汉人所置内兵之制诚善矣虽然外而有变内
兵盖不轻调也陇西诸郡专备西羌巴蜀等郡专备西
南夷辽东燕齐等郡专备朝鲜会稽等郡专备两粤或
步或车骑或水而楼船各随其方以禦侮兵无远调粮
无远饷外而郡国之兵制汉人亦善处之矣宣帝之御
天下百为精致者也况兵戎国家之大事汉家善制每
卷八 第 8b 页 WYG1152-0108d.png
辄变之何欤观其征西羌也发佽飞羽林同官徒弛刑
诣金城既失武帝重内兵之意三河颍川沛郡淮阳汝
南材官去金城几何里而亦调发之西伐乌孙乃至调
及关东之轻车锐卒其于汉人处外兵之意又失焉宣
帝之调兵如此而威行外国抑乃过于前人又何欤是
果军旅之事未之学不害其为兴治禦暴之术欤诸君
试与我论兵毋以俎豆为辞
  周汉兵农分合
卷八 第 9a 页 WYG1152-0109a.png
周之兵农未尝不分汉之兵农未尝不合世儒皆谓当
周之时兵即农农即兵汉袭秦制始农为农而兵为兵
窃恐读书之未审耳夏殷之礼夫子以文献不足而致
叹班爵之问孟子以诸侯去籍而不详今而谈古之制
不得其意而悉取信于其书安得全书而据哉世儒之
于周礼也或以为周公书或以为非周公书虽不可尽
信然兵农之制寓诸井田亦有大略可寻焉且以丘邑
论之成方十里则百里之地也去旁加者为沟洫又去
卷八 第 9b 页 WYG1152-0109b.png
其公田则一井八夫六十四井为夫五百一十二所出
长毂一乘七十有五人则几七人而兵一夫也况以王
畿方千里论之去其城邑林麓又去其一易再易之田
犹有三百万夫而天子六军止七万五千人盖四十夫
而以一夫为兵孰谓兵农之不分耶而古者又谓兵农
一致何也及观汉法而得周制焉呜呼失礼尚求诸野
岂其失周制而不可求诸汉乎周汉之制不全判儒生
直岐而言之则差矣古今人情一也且悉驱民以为兵
卷八 第 10a 页 WYG1152-0109c.png
夫岂不扰而谓先王为之乎夫汉丞相子不免戍边不
免其赋耳岂非宰相之子赋止戍边而其馀品官之家
则又有他军需耶大抵汉之调兵县则更卒边则繇戍
中都则卫士都尉则材官车骑楼船凡四者皆以平民
更代为之也西都之冯唐不云乎罢遣卫士必劝以农
桑盖民年二十三为正卒五十六免为庶人其为正卒
者一岁卫士一岁材官等兵一岁县更卒一岁边戍四
者惟卫士衣食于县官其馀孰给之哉县更者戍边者
卷八 第 10b 页 WYG1152-0109d.png
亦宜人人身亲之县更者岁一月边戍者三日月出钱
二千其名践更三日出钱二百其名过更然则役者役
赋者赋以意度之材官亦然也周民若彼其多而兵数
若是其寡者是必亦合数夫出赋而供一夫之役也汉
制亦周之遗岂兵农不分于周而不合于汉耶特井地
坏耳今之沿边土兵役者出丁而坐者供送正周汉之
制至于庶民出赋以养兵亦何尝大异于古是则周之
制犹存于汉汉之制犹存于今世之儒生每恨今之不
卷八 第 11a 页 WYG1152-0110a.png
如古何欤
  尚书周礼本朝官制
后人以官制之得失折衷于周礼窃又以周礼之得失
而折衷于尚书且尚书周官首之以三公三孤次之以
六卿而冢宰盖六卿之长也周礼六卿每二卿则公一
人而天官之有太宰非一卿而当二卿者乎今考其所
职乃无所不统非后世吏部尚书之比乃宰相事也夫
六卿之长者既为宰相则所谓公孤者又何官也书自
卷八 第 11b 页 WYG1152-0110b.png
太保奭而至毛公盖尝著其六人矣注谓冢宰第一召
公领之而终之以司空第六毛公领之其间有所谓毕
公者注以为司马而书又有太保率西方诸侯毕公率
东方诸侯则毕公者岂非与召公并为东西二伯乎六
卿既兼二伯矣宁不兼三公已乎窃尝以周礼而折衷
于尚书其得者盖如是尔孰谓周礼非周公之典乎然
穆王之命太仆正其书一篇丁宁反覆以后之德不德
实系乎此盖以其率天子左右侍御仆从之属切于王
卷八 第 12a 页 WYG1152-0110c.png
身其任为甚重者也周礼自太宰小宰宰夫之后则继
之以宫正宫正而下膳庖酒醢舍幕裘枲等职皆侍御
仆从官也然则周礼之宫正即书之太仆正穆王之命
其重如此而宫正乃上士为之岂周人命一上士而辄
有一篇之书如是耶此以周礼而折衷于尚书不能无
疑者也二经所载既相牴牾以后人官制之得失而折
衷于周礼果得其当乎夫周礼首入天官而可疑者彰
彰矣三百六十属其疑可既耶恭惟国朝官制盖沿唐
卷八 第 12b 页 WYG1152-0110d.png
旧而或有所更革创立岂无得失讵可不讲求其故耶
文武两途枢密本兵武臣职也用文资正官以充其使
(太平/兴国)而昉于石熙载何耶既曰使矣而知院(淳/化)之名又
昉于张逊等何耶签书起于何日(太平兴国而/中石熙载)同签书
之置(治/平)且自郭逵始矣三司而有副使(贾/琰)则太宗之初
也至太平兴国间胡为去副使之号而有同判三司(侯/陟)
(王/明)之目耶直舍人院(太宗初用/张洎如)以何事而立京官而任
堂后(雍熙元年/李元吉等)始何人而置此在内之职其一二大略
卷八 第 13a 页 WYG1152-0111a.png
然也提点刑狱(淳/化)近代所未有而创于太宗皇帝或者
以为是司不置可也而副使复立于真宗之朝何耶既
而罢之又何也转运有副使矣而判官之名(开宝中/许九言)
必立于国初何也广州市舶兼于守臣则自潘美始矣
而又以为始于任中师何耶其特置使又始于何时也
广南县(太平/兴国)户五百以下者止主簿一员兼令尉旧制
也而续又有县令之置非冗耶此在外之官其一二可
议者然也演而伸之触类而长之所损益盖多也元丰
卷八 第 13b 页 WYG1152-0111b.png
政和之所定因革当否愿悉闻于诸君
  周礼尚书官制异同
周官一书成王在丰所作也首之以三公三孤次之以
六卿率属终之以九牧阜万民其辞简其意尽其视天
下可指画于掌中周官立政盖相为表里者也略公孤
而不言但曰王左右常伯常任释者以为三公六卿其
信然欤卿固六也特致意于司徒司马司空之三者何
欤其曰准人非司寇欤不曰司寇而必曰准人何欤酒
卷八 第 14a 页 WYG1152-0111c.png
诰之文犹是尔亦以司徒司马司空而谓之圻父农父
宏父也立政酒诰皆特举斯三者则冢宰宗伯司寇犹
可缓欤洪范八政亦止言其三人且去司马而言司寇
是又何欤三公不备虽难其人周公往矣召公由保以
迁师夫岂不当而卒老于其官将朝廷不陟之欤抑召
公确逊之欤成周官制周官序其大略周礼则演而伸
之盖一事也今若判然不相关者何欤卿可兼公于书
槩见而公孤之寄为甚重盖在六官上也今地官乡老
卷八 第 14b 页 WYG1152-0111d.png
二卿则公一人公而可以谓之乡老欤又可系之地官
欤太师太保而谓之师氏保氏以中下大夫而属之地
官此其轻重之意与周官同欤异欤此又若不相关者
然也其他周礼又皆有可疑者焉考之天官有兽人䱷
人鳖人奚不与衡虞角羽同属于地官欤天府岂礼官
之属而世妇女史不以𨽻于冢宰而亦在于宗伯之下
何欤夏官之挈壶氏胡不处于春官冯相保章之内而
弁师胡不置于司服之次欤秋官之属太失之泛而其
卷八 第 15a 页 WYG1152-0112a.png
甚有硩蔟氏蝈氏之类其果何谓欤冬官阙矣而续以
考工记其书真可以补亡而王公论道之数语乃唐虞
三代精微之训今使六官全具而有若天施地设然其
又何欤比者銮舆幸学爰命儒臣坐讲周官甚盛举也
周官一篇截然井然无一可议然合尚书周礼而紬寻
之则莫能冰释短檠岁月讲求必熟幸发挥焉
  官制(仆射御史侍中/后皆以名宰相)
正名孔子之所重也名浮于实固不可名损于实其可
卷八 第 15b 页 WYG1152-0112b.png
乎正名莫大于官制官制莫大于相臣仆射昉于秦乎
仆主役也秦重武官以之而主射事故侍中博士郎皆
有仆射若军屯吏则曰军屯仆射若永巷则曰永巷仆
射名之微而职之细已乎成帝置尚书五人以一人为
仆射则今仆射非昔之仆射也至东汉而愈隆建安有
左右之名矣虽然左主客曹右领祠部萧齐之制又止
是也隋为从二品不既高矣乎至唐太宗时则为宰相
矣然则仆射昉于秦乎前此矣周礼射人二下大夫即
卷八 第 16a 页 WYG1152-0112c.png
秦之仆射乎以仆射之名而加之宰相能不损其实否
乎御史大夫亦秦官也及汉因之则为丞相之贰今参
知政事是也绥和改元更名大司空司空六卿之下者
以名其辅相可乎周礼御史掌邦国都鄙及万民之治
令以赞冢宰是则为宰相之副者尚矣然古者中士八
人为之则亦甚微矣天官之小宰中大夫二人非乎参
预朝政参议朝政参知机务参掌机密何太宗立号之
多乎其后御史又为台官不知起于何时也御史之名
卷八 第 16b 页 WYG1152-0112d.png
足以名其辅相乎侍中者立政之所谓常伯周礼之所
谓太仆也委任渐隆梁为宰辅唐龙朔为左相矣何其
复旧之后又曰纳言又曰黄门监至天宝又为左相唐
之纷纷如此亦皆有由乎向者我孝宗皇帝朝以左右
丞相而易去仆射之号善复古也或者又以周之冢宰
当今之吏部尚书否乎若以冢宰为吏部尚书则小宰
者非参知政事乃其侍郎否乎宰夫又准今之何官也
幸铺陈之以观经史之酝藉
卷八 第 17a 页 WYG1152-0113a.png
  大宗小宗
古者大宗之法不可行于后世何哉卿大夫各食虚邑
而采地废焉盖是法也随井田封建而张弛耳有大宗
则有小宗古者庶民无大宗则小宗亦不可得而有也
小宗不行初无妨于睦族今人服属五世而斩小宗之
法迁止五世东坡以小宗不行为可惜窃谓百世不迁
者既不可复五世之族天下何尝不合哉第立宗子则
嫡庶分尔国家定法如袭爵则有嫡庶之辨如奏补则
卷八 第 17b 页 WYG1152-0113b.png
直论长幼之序此为尽天下之情而合古今之义采地
既废而小宗特立无爵可承徒分嫡庶岂不纷纷无益
哉今自两府而至百姓之家物力雄者则烝尝田多其
后子孙繁庶而其业依律以常存岁祀不乏每其房族
第升一人以为之长虽不曰别子为祖而其实有别子
为祖之意虽不立嫡子为宗子而宗子之道常不坠且
自公卿而至庶人第有资产皆可为耳况今人烝尝未
始有田者古坟一丘而十数代之子孙岁醵以祭仁义
卷八 第 18a 页 WYG1152-0113c.png
之道著在人心不泯如此东坡奚必过虑哉诸君谓此
言何如且并以左氏贰宗戴记有无莫之宗者推广而
具陈之以观博学
  筮
贞悔之说闻诸洪范洪范虽出于武王箕子而其源自
禹然则夏有连山而筮昉于此乎夏未代虞而舜廷有
之矣连山未作不知蓍法何如耶其占辞又何如也则
是前乎此者可谓八索将止以八卦索之而成六十四
卷八 第 18b 页 WYG1152-0113d.png
欤抑亦已有辞欤不然何以占之也筮之应验详于左
氏之春秋自懿氏卜妻敬仲至阳虎卜救郑凡十有三
条其十者信若淫巫瞽史也至于阳虎得吉爻而不敢
进知其吉在宋而不在已此盖不为私心所昏亦未见
其抽关启钥之高论也南蒯叛而枚筮之遇坤之比其
辞为黄裳元吉子服惠伯以为虽吉未也且谓易不可
以占险人皆疑左氏之诬是书皆出于手非果有旧史
而因之信如是则其达乎蓍之理也远矣其然乎穆姜
卷八 第 19a 页 WYG1152-0114a.png
尝遇艮之八史曰是谓艮之随姜曰有四德者随而无
咎我皆无矣岂随也哉观此二者凡所载占验特前言
戏之耳至是而方有实论虽然则其书无乃似非欤非
也善为易者不占左氏盖造其域矣或且疵其为淫巫
瞽史无乃未知左氏者欤且彼惟其达也故言郑子太
叔占楚子但曰周易有之在复之颐秦医之占晋侯但
曰在周易女惑男谓之蛊如在师之临如在雷乘乾曰
大壮初无揲蓍布卦之事其果契于夫子论不恒其德
卷八 第 19b 页 WYG1152-0114b.png
者欤或又谓左氏非真达乎此也由其言数者之蓍则
笔端偶造乎此亦如洛学论韩退之初未知道由学文
而有到语非素知道者其信然欤且艮之随者其五爻
皆以阴阳之老而变特二为少阴不变耳故曰八此其
为说甚易知杜预又以为杂用连山归藏以七八为占
非多知欤并请辨其所以
  本朝乐
律历同出历辄变辄差而律之为乐也亦议论更改而
卷八 第 20a 页 WYG1152-0114c.png
不定恭惟国朝始用周乐以治继乱所损益可知也故
艺祖以其声高且命和岘讨论之先之以西京铜望臬
次之以上党羊头黍由是而雅乐和畅盖下于向也王
朴一律矣垂八年而李照始非之阮逸胡安定复起而
攻照之失胡阮之失也而徐复房庶又非之故仁宗之
世而乐屡制焉其后也司马温公以一黍之广为尺而
后制律则是安定而非房庶范蜀公用一黍之起积一
千二百黍之广为律而后生尺则是房庶而非安定崇
卷八 第 20b 页 WYG1152-0114d.png
宁中蜀公一故吏以公旧所制作之说来上而大晟乐
以调夫使温公而闻大晟之奏也其善之耶其未耶彼
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昔景祐间韩琦丁度惟厌其是
非之无辨也故琦之言曰海内击壤鼓腹以歌太平斯
乃治古之乐可得以器象求乎噫信斯言也古人累黍
之纵横长广以校其毫釐非耶度之言曰岁有丰俭地
有肥硗黍验不齐古之立法存其大槩尔噫信斯言也
今之定律随时高下不必仿诸古耶嗟夫音之难知也
卷八 第 21a 页 WYG1152-0115a.png
如此哉况乐又有大可疑者君子不可不辨也太常之
乐设而不可听教坊之乐听而谓之淫然则古乐果若
是其不可听而可听者皆为淫声哉今之人不能听古
乐而古乐感当时之人何也诚恐太常之乐未必合古
即教坊之乐而谐之以正声乃其所以古也否则因古
之器而理今之声其庶几古乎非也
  车制
五辂之制兴于周周非不美也夫子答为邦之问而必
卷八 第 21b 页 WYG1152-0115b.png
有取于商然则圣人于此一事重之不敢忽盖因物以
寓礼岂但推之以行陆而已哉自服牛乘马引重致远
作于黄帝而陶唐氏之彤车有虞氏之鸾车夏后氏之
钩车出焉商人之大辂又出焉意者愈出愈工至周而
尽善矣何夫子之必反耶若谓文胜则反之以质然则
周公过欤商之大辂山车也亦曰桑根以其金根之色
也秦汉魏晋以来皆有金根车岂商制之美耶或以是
为副车又何耶五辂尚矣而后周十二等之设果足以
卷八 第 22a 页 WYG1152-0115c.png
备昔人之未备者耶抑太繁耶然汉大驾备车千乘属
车八十一乘岂十二等之在后周为简耶大驾八十一
乘而法驾止于三十六何耶有辟恶有鼓吹有记里鼓
有羊有象有豹尾后代迭兴神巧百出岂指南之创于
有熊氏耶四马固也六马见于夏书盖有所自来是为
天子之车良马四之五之六之者干旄不云乎是又何
也汉人加以一騑而备五马之数以为郡守之饰果当
欤晋人黄钺之一马金钺金钲之三马又何耶周礼春
卷八 第 22b 页 WYG1152-0115d.png
官有巾车典路至于车仆则专职戎车者也胡为不属
于夏官耶名器微悉之事愿条历代之当否一一以对
毋使略焉
  地理之疑
人谓天文之学难于地理地理之学实难于天文何以
言之耶天运一日而过周天一度人能一岁而究心乎
是则大略不逃乎吾之目中矣是可坐而学也前辈谓
不行万里不能通杜子美诗而司马迁之作史记则跋
卷八 第 23a 页 WYG1152-0116a.png
涉经年而后敢措笔是知地理之学为尤难也古今郡
县更置分并移易又或远近山川名号相类经史传注
稍不加审则舛误实多而后学寻究能无病焉试尝以
三国六朝观之蜀蒋琬请徙屯涪非今之涪州欤说者
又以汉涪县地实今之绵州盖华阳国志有曰涪去成
都三百五十里东北之要而郡县志之述是州则其去
成都之里数与均而亦曰为东北之要冲且有西临涪
水之言然则所谓涪者果绵州非欤又有马谡败于街
卷八 第 23b 页 WYG1152-0116b.png
亭者则南郑是也寰宇记及兴国图经皆载之矣谈者
又以为方是时也亮已攻祁山而天水等郡皆响应岂
有遽还南郑而与张合战耶故李吉甫著于秦州陇城
县而所谓街泉亭者是也政和舆地记亦以此有街泉
亭焉然则果南郑欤陇城欤赤壁者蒲圻欤汶川欤郡
县图志者李吉甫之所作也谓汶川之县西八十里崖
有赤色居人因以目为曹公败处盖误也果然非欤凡
此皆可疑也晋袁真攻谯梁以开石门考之地理书其
卷八 第 24a 页 WYG1152-0116c.png
淮汉之北石门非一有在解县者有在慈州者说者以
晋师至卫县而还是不及解慈之境也元丰九域志以
为当在今之东平府齐侯郑伯所盟之地果然欤庾翼
镇襄阳使桓宣进击李罴于丹水今怀州泽州皆有丹
水又商州之上洛则丹水之所自出然汉之丹水县则
实今邓州之境所谓丹水镇是也以是为宣罴所战之
处然欤是亦可疑者也刘牢之等之所据碻磝者晋季
毁于河水宋元嘉之所城者则今郓州之阳榖非秦东
卷八 第 24b 页 WYG1152-0116d.png
郡之茌平为今博州之聊城者欤此地易而名存得无
疑欤其信然欤吕蒙所筑濡须坞者既以为和州含山
县又以为在巢县则今无为军也或以为在两邑之间
则二州之图经皆有其名其果然欤宁使人无疑欤幸
参订焉毋谓难于天文而略之也
  八阵
八阵昉于诸葛孔明乎曰为握机者风后是在黄帝有
之矣噫谓之风后虽未必然其在后汉立秋之日斩牲
卷八 第 25a 页 WYG1152-0117a.png
貙刘𨽻孙吴六十四阵得非前此有是已乎天衡地轴
一员一方而二者各有前后之衡前为虎翼后为飞龙
风附天云附地风曰蛇蟠云曰鸟翔右者与蛇为阴而
同位西北左者与鸟为阳而同位东南其类象若是当
乎否也且四正者天地风云也四奇者龙虎鸟蛇也风
云既为正矣安得又有鸟蛇者为奇耶虎翼蛇蟠以之
围绕飞龙鸟翔以之突击不知突击者有时而围绕围
绕者有时而突击欤抑专乎此也无乃一阵之中有两
卷八 第 25b 页 WYG1152-0117b.png
阵一战一守欤果若是又不可以分别言之也抑或分
或合其形之变不能以指定欤图之者其常而至于其
变又安得而图之欤且游军二十四阵本在后也而握
机文又有曰先出游军定两端何耶况两端本在天衡
位也自方胜员递之至雁行而反以胜方夫序而至八
则雁行在七者之下矣又以胜其最先者此其为法何
如耶岂阵法所谓常山蛇形而能首尾相救正若是欤
李靖答太宗之问谓阵数有九而大将握其中四面八
卷八 第 26a 页 WYG1152-0117c.png
向皆取准焉是果八卦九宫有自来也又以为诡设其
名何耶司马穰苴八阵之兵数与夫后人之六花十二
辰者其皆出于是欤并欲闻其旨请毋以俎豆为辞
 
 
 
 
 
卷八 第 26b 页 WYG1152-0117d.png
 
 
 
 
 
 
 
 乐轩集卷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