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轩集-宋-陈藻卷六

卷六 第 1a 页 WYG1152-0081a.png
钦定四库全书
 乐轩集卷六
             宋 陈藻 撰
 策问十二首
  河图洛书
天地之间大而庆云景星细而麟凤芝草其罕见者也
故世以为奇嗟夫日月风霆非奇乎凡异毛之禽巧绝
之花无非奇也惟所常见则不以为瑞河图洛书其尤
卷六 第 1b 页 WYG1152-0081b.png
罕见盖有天壤以来特一二出故世之儒者又谓本无
是事特驾言神说尔之人也之语也其知造化之产孕
百变者欤八卦设而文字兴八卦之画伏羲观图书而
后作耶天以图书而示伏羲伏羲通其义而为八卦或
谓图书点也卦画亦点也今讹而为画果然欤且今人
之学易也有卦繇有爻辞有十翼又有注疏又有诸家
讲释且以为难伏羲观不言之点默而识之其故何耶
神龟图数四十有五其位八方而八卦果生于此否乎
卷六 第 2a 页 WYG1152-0081c.png
阳皆居正而阴处于隅不惟君臣夫妇之分昭然可见
而君子小人之道亦较然于此矣龙马书数五十五蓍
果生于此乎其用止四十有九或谓不用者尊或谓用
止于是而不可以损益其孰然欤五方五行之位其为
生成之数固定也至于图则金火易位或谓一为生数
故顺也一为尅数故逆也其然乎不然乎且图阙其十
又何也或谓纵横皆十五则虽阙而未尝不全或又以
为土旺四季而纵横皆十五正其妙旨又果然乎或又
卷六 第 2b 页 WYG1152-0081d.png
以为合二者而全其数之百此为尤妙者也大传谓易
有四象则二者同时而出于伏羲之河洛固也班固谓
禹治洪水天以洛书赐之而洪范以陈何耶或以大传
非夫子所作未足深信或以尽信书不如无书将孰从
欤固之言盖出于周书也岂洛书者一见于羲再见于
禹乎惟其不一而止故夫子叹河图之不出于春秋也
抑尝思典籍既形而斯文犹出则造物者为赘矣夫诚
哉是言也则夫子犹冀其祥何耶今人所传之二者惟
卷六 第 3a 页 WYG1152-0082a.png
点尔班固言有六十五字然乎或且以其文有赤绿怪
矣然如所问之前言则凡生于造化之间无非奇物而
六十五字与夫赤绿者又奚足怪诸君其谓何
  易
易性命之书也然以筮人正悔之说见于洪范而三易
掌于周官之太卜春秋之世事验历历焉得谓左氏之
诬也哉汉有二京房皆出焦延寿之门延寿之师为孟
喜或以为非喜而托之孟氏要之皆阴阳灾变之学也
卷六 第 3b 页 WYG1152-0082b.png
孟喜之学自田王孙来施雠梁丘贺非同堂合席者耶
贺以筮显雠则不闻焉何也况汉言易者本田何何授
丁宽宽授田王孙雠授张禹禹授彭宣施家有张彭之
学丁也张也彭也胡为而非阴阳灾变之学耶专言乎
是时则有若高相者自言出于丁将军然乎否也又有
所谓费直者长于卦筮故前汉之易有六家若施若孟
若梁丘若京氏其立博士者四焉是以四家之易行于
东都斩焉者费高而已矣费高之不传何也孟也梁丘
卷六 第 4a 页 WYG1152-0082c.png
也京氏也实以占筮气数工于当时至东都之诸儒传
其业者又不以是相高何也既不以是相高又何以谓
之传其业欤曹魏之季唱清谈者王弼乃以易解行于
世故两晋易学杂佛老而言之也□乎易有揲蓍之事
精于筮数者何以谓之非易欤易有性命之奥入于玄
妙者何以谓之非易欤故后之论易者非以道德之玄
妙则以筮数之影响也不然则去斯二者而大易之蕴
何在
卷六 第 4b 页 WYG1152-0082d.png
  书
说经犹规矩权衡规矩权衡岂有二本哉汉儒明经各
守师法师法争鸣而经学晦矣书自伏生口传之后有
弟子欧阳生学自时厥后则有大夏侯胜学胜出于济
南张生伏生张生之师而胜又小夏侯建之师也建既
师胜又师欧阳生之曾孙高建似公其心也然又别之
为一家呜呼欧阳也大小夏侯也是伏生而下三授而
三家矣又其传也欧阳之后为平为陈大夏侯之后为
卷六 第 5a 页 WYG1152-0083a.png
孔为许小夏侯则有郑张秦贾李氏之学夫张山拊事
建者李寻郑宽中等则事山拊者也宽中等守师法教
授而洪范灾异则寻之所独好焉故孟坚作史寻不传
于儒林而寘之京房翼奉之列也安国孔氏有古文尚
书以今文读之一传而为儿宽都尉朝司马迁是其传
说已行于当时矣而范史所载又以杜林得漆书古文
尚书以示卫宏等而古文遂行是则林之所得又何书
耶以书名家如前所述者众矣今之所传独安国孔氏
卷六 第 5b 页 WYG1152-0083b.png
何也孟子曰尽信书不如无书吾于武成取二三策而
已矣嗟夫书不可尽信况譊譊诸家之说乎虽然孟子
之学未敢以望诸君且为我言汉儒之学
  诗
诗情性也情性古今一也说诗者以今之情性求古之
情性则奚有诸家之异同哉辕固齐人也其传诗为齐
诗浮丘伯亦齐人也鲁人申公受之则为鲁诗韩诗出
于燕之韩婴毛诗出于赵之毛苌其言不同故四者之
卷六 第 6a 页 WYG1152-0083c.png
名立四家之在汉莫盛于鲁亦莫微于毛鲁诗传授有
小江公大江公大江公之后有韦氏父子为宰相也于
是乎有韦氏之学而又有张唐许氏之学其次则曰齐
韩也齐诗有翼匡师伏之学况其初一传已为夏侯始
昌而其后萧望之者又当世大儒欲不行得乎武帝诏
求能为韩诗者而大臣蔡谊首出韩诗之行昉于此乎
前此矣前此则帝胡诏而求之也盖婴在文帝时已为
博士河内赵子则谊之师而谊之后且有王仓长孙之
卷六 第 6b 页 WYG1152-0083d.png
学此韩诗之所以行也毛诗自毛公而至陈侠盖有五
人焉侠在新室始为讲学大夫而西都之立博士则三
家而已矣卫宏生于东都之初受业于谢曼卿曼卿为
训而宏作序自是而后郑众贾逵亦受毛诗马融有传
而郑氏有笺毛氏之学兴焉历世滋久三家废而毛氏
独行岂毛氏胜于三家而西都诸儒未及知欤抑其说
之显晦各有时欤呜呼经术之明莫隆于本朝前辈诸
公其说诗也虽不能免昔人之训诂而其奥义隐旨寻
卷六 第 7a 页 WYG1152-0084a.png
绎发越盖有自得而不沿传习者毛公或可束之高阁
故自欧苏而下以解释传者盖多矣其当耶未耶毋使
后人视之又如今之视毛公则可也
  春秋
传春秋者五家邹氏夹氏汉闻其人矣不闻其语也左
氏姓名见于论语斯人也而有斯书也抑托其姓名者
欤公羊榖梁汉闻其语矣未闻其人也第曰其学本于
齐鲁耳应劭之风俗通奚以知其皆在子夏之门欤或
卷六 第 7b 页 WYG1152-0084b.png
以高为汉初人或以赤为秦孝公同时人然高诚齐人
也辞有登莱化我而已矣赤也何如俶其名元始其字
阮孝绪之世录则云尔也董仲舒公孙弘善为公羊者
也于是武帝尊其学俄而卫太子则反其所好焉宣帝
情钟于卫太子韦贤夏侯胜是又为鲁之人时哉时哉
榖梁之所由盛也左氏首出于张苍之家是为汉世之
先进者也贾谊贯公皆是其学胡为泯泯刘歆力拥而
不前至都之东陈元贾逵服虔辈始能挽而出之今虽
卷六 第 8a 页 WYG1152-0084c.png
与二家并行而人以左氏为巨擘抑物之显晦各有时
欤将久而后有定论欤三长五短刘知几则左袒于丘
明者也公羊墨守左氏膏肓榖梁废疾何休之意亦以
楚虽失之齐亦未为得欤发墨守针膏肓起废疾若郑
玄者果足以发之针之起之欤左氏艳而富其失也诬
榖梁清而婉其失也短公羊辨而裁其失也俗范宁之
意则截长补短而后可为善矣夫四子之论未知其孰
优然而较之杜预又如何也文中子以三传作而春秋
卷六 第 8b 页 WYG1152-0084d.png
散卢仝以三传皆束之高阁然欤抑大言欤唐之啖赵
陆淳本朝前辈如孙如胡其于经传得之浅深诸君必
有权衡之论若以王金陵之言为解则非不为也是不
能也
  礼记
唐人裒缉礼学凡七十家而三礼行于世小戴氏其一
也大戴有其书而不显小戴列为六经岂非以中庸出
于子思而缁衣出于公孙尼子乎况又有大学洙泗源
卷六 第 9a 页 WYG1152-0085a.png
流而曲礼檀弓又皆先秦古书也其他虽杂出汉儒然
与是数篇并集而传亦必其言有法而无颣之可指也
今观其辞或戾于五经或自相反覆岂可习之而不察
欤凡天子礼乐诸侯窃而用之者春秋录以著其罪而
见于诗书易礼者初无以是赐诸侯之文盖名不正则
言不顺古无是事也必矣鲁公世世郊禘乘天子之辂
而揭其旂谓报功而有是赐著于明堂位然也而祭统
亦云礼运又以鲁之郊禘为非礼郑氏且引卜不从之
卷六 第 9b 页 WYG1152-0085b.png
类以注之岂非惑于明堂位之说乎考其正文则谓杞
宋当郊而鲁不当郊然杞也宋也亦岂当行郊礼者乎
此既戾于五经而又自相反覆者也唐虞官百夏商倍
详见于书而记则虞五十夏后氏百六官其属各六十
详见于周礼而记则周三百春秋尊王黜伯而至孝近
乎王至悌近乎伯非祭义有是言乎若是则王伯无醇
疵之辨矣前所谓戾于五经者又此也曲礼四十强而
仕学记九年大成则足以化民成俗学当其可之谓时
卷六 第 10a 页 WYG1152-0085c.png
时谓二十成人也二十而入太学九年而大成则三十
可以仕矣奚限以四十耶礼自中出生于心祭统之言
是也礼自外作言于乐记又何耶前所谓自相反覆者
又此也且经解谓六经之教胥有失果有失矣其何以
为六经乎差若毫釐缪以千里必学易者有是言也而
遽举以为易不知作此篇者何人而若是其凡耶儒行
一篇其辞矜而不俭纯似战国人语决非夫子矣如哀
公问仲尼燕居有是乎无是乎坊记表记子曰子言之
卷六 第 10b 页 WYG1152-0085d.png
者果且有言乎其未始有言乎否则清明在躬志气如
神似非汉人所能道孰谓非孔子閒居之言乎若夫言
有不当于理者真以为出于圣人之口则恐为有子所
笑若以汉儒决不能为圣人之言则有言者不必有德
君子不以人废言又不可以是书杂出他人而其言不
得与六经并也诸君左右逢原必得于言意之表而不
为纸上所胶者毋逊
  周礼
卷六 第 11a 页 WYG1152-0086a.png
周礼一书其所载者六官武王既黜殷命还归在丰作
周官或以为即此书也或以为次于立政之下者一篇
而止耳今观二书虽详略不同而实相表里岂六篇者
其详而一篇者其略耶以官作其书而以礼命之何耶
凡一官之首必冠以民极二字极者道之正统礼者道
之一端礼果足以尽道耶六经之目周官一数也既武
帝以是为末世渎乱不验之书则当时表章以何者而
足六经之数耶岂以仪礼耶若果然则后人经小戴而
卷六 第 11b 页 WYG1152-0086b.png
不经仪礼又何耶说者又以为始皇时疾周官搜焚独
悉是以隐藏百年虽自山岩屋壁入于秘府而五家之
儒莫见夫六经等耳始皇特疾此书其亦有说欤始皇
疾之而汉五家之儒亦莫得见于秘府何欤且是书也
始于成帝之刘歆识其为周公致太平之迹永平杜子
春一尊信之从而有郑众贾逵马融康成迭出而和其
唱其书遂与五经抗衡于世今读其书舍注传而难晓
康成后出所存旧注因称司农者众称大夫者兴兴者
卷六 第 12a 页 WYG1152-0086c.png
众之子康成以其宗而别其称后人而指康成则又以
兴为先郑而彼为后郑焉且成周之书而释于东汉诸
儒之手官名变矣器物改矣其为注传意料臆度马曰
是而贾曰非先郑曰然而后郑曰否将孰为当耶贾公
彦等其疏之去取可信耶不可信耶请先辨其书之所
由来次及于传说之当否以观诸君闻见渊源之浅深
  周礼井田沟洫赋税兵政
周礼一书周公致太平之迹是也国以民为本民以食
卷六 第 12b 页 WYG1152-0086d.png
为天授田一事非王政之所先乎一夫受田百亩大司
徒有不易一易再易之地率三夫而受六夫之地也遂
人之田莱则率六夫而受十三夫之地焉此于六遂然
也其在大司徒也则合以为六乡而又曰凡造都鄙都
鄙云者为王子弟公卿大夫之采地也且乡遂都鄙受
田之制不同必皆有说其说安在耶馀夫二十五亩孟
子有是言也遂人言馀夫所受之田莱乃如正夫之数
周礼孟子之言将何者为是耶夫有井田则有沟洫之
卷六 第 13a 页 WYG1152-0087a.png
制见于遂人匠人之职匠人所载沟洫浍之深广有尺
度遂人所载径界涂道路则无阔狭之数焉注言容轨
之多少不知其果然乎否也今以疏考之是三分为田
而外一分往往为沟洫径路之属是又果然乎否也噫
使其果然揆以人情未大戾也至九万夫之地治沟浍
者用五万三千一百三十有六夫而出田税者止三万
六千八百六十四夫耳治沟浍之夫几二倍于出税之
夫此曷为可行者耶井田沟洫之制既明则赋税当以
卷六 第 13b 页 WYG1152-0087b.png
次讲孟子对毕战井地之问请野九一而助国中什一
使自赋盖野外役事比国中为差少故其赋轻此周人
通贡助行之而谓之彻也什一为常而重者无过九一
耳载师所述轻者二十一重者至二十五将孟子欲反
先王之制欤抑周礼非周公之全书欤田不耕者罚以
三家之税犹可也宅不毛者罚以二十五家之泉布无
乃太甚已乎恐非先王酌中之法也分田制赋军政之
所由出今其有大可疑者夫王畿千里是为百同九百
卷六 第 14a 页 WYG1152-0087c.png
万夫之地也宫室涂巷林麓等去其三分之一又以上
中下地通之则大率受三百万夫也天子六军止用七
万五千人若不悉籍以为兵是四十夫出一兵悉籍以
为兵而更番用之则四十战而后当一役况先王之世
岂常有征战之事哉然则古虽寓兵于民役实甚轻其
法固善不可破也谓之大可疑何哉大司马王六军大
国三军次国二军小国一军王畿千里为百大国之地
而与孟子所言万乘千乘百乘者为何如以开方法准
卷六 第 14b 页 WYG1152-0087d.png
之则孟子所言万取千千取百盖亦以牴牾难用矣况
周礼乎古人立言垂训必皆可用之绩有所旨归非苟
然也诸君幸细紬寻之
  夏小正月令同异
夏小正者夫子之杞而得之谓之夏时是固不当与禹
贡并列于书乎月令出于秦人吕不韦之手乃以小戴
盛行何哉然以二书而考之则夏小正诚不可与月令
同日语也其文则酷似公榖孰谓夏人之为书乎或者
卷六 第 15a 页 WYG1152-0088a.png
前后二人之笔正如易六十四卦兼经传而著之也且
孟春昏参中二书则同也自是而下宜无所不同而夏
小正之正月则桃华鹰为鸠启蛰雷闻先乎一月之时
何也月令开冰在仲春而小正之颁冰在三月是又后
乎一月之时也在天者先而在人者后夫何如是之不
可晓耶况四月越有大旱六月鹰始挚七月霖雨又似
特记一年之异者也又二月丁亥释菜释菜而书之以
丁亥孰谓非一年之史乎是虽可存不可与月令并行
卷六 第 15b 页 WYG1152-0088b.png
也昭昭矣虽然岂其然乎且四月初昏南门正十月初
昏南门见南门者何亢之南北二大星也岁再见一正
十月见于西则季春出火之前见于东矣然季秋内火
而十月南门犹见何耶此又不可以记异言也或者失
闰在斯年乎否也至于月令则尤大可疑者日中星鸟
日永星火宵中星虚日短星昴兹非尧典记四仲之中
星乎今也月令之仲春则昏弧中仲夏则昏亢中仲秋
则昏牵牛中仲冬则昏东壁中抑何度数差远之甚耶
卷六 第 16a 页 WYG1152-0088c.png
此天时然也人事尤不易考也礼有十二衣十二食非
吕氏月令而云尔乎月令之衣食十有二而其实则四
也而于一时辄三言之何耶否则十二衣十二食著见
于何书也祀天祀五帝皆大裘而冕周礼司服未始随
方而异其色也吕不韦者又何必为是纷纷耶后世冕
弁又从而别之盖源流于此也隋人裴正所以深言其
非是此书虽行于世抑亦无益于礼经者欤若以文字
之工而传则其文字与夏小正未可以低昂论也评至
卷六 第 16b 页 WYG1152-0088d.png
于此则一去一取讵容立判耶故窃读二书也始若自
有定论终愿质疑于诸君
  太玄
太玄之书当时后世有非之者亦有好之者诸家训释
岂无可观而老苏之论二篇与夫所谓总例者吾特爱
焉夫太玄之大约有二曰历与筮而已矣一屴而加之
以再去其旦夕经纬之占而从其词之不可以前定窃
谓子云复生当敛衽于此矣然又不知子云果尔乎至
卷六 第 17a 页 WYG1152-0089a.png
于玄也谓增以踦赢二赞则岁羡其四分日之一于是
乎为一百八分之说使玄于二赞以其末者不为半日
而止为四分日之一奚独不可乎易有用九用六则三
百八十六爻也玄以七百二十九而为七百三十一奚
独不可乎且老泉三方之算至三家之算皆九之半之
若可也然自五十有四至十有八自十有八而至于六
皆以三数也自六而至于三则两之而已矣是亦出于
有心而非其自然者安得如易数之天成乎日书斗书
卷六 第 17b 页 WYG1152-0089b.png
而月不书若可攻也然一岁之日成则月在其中矣五
尽之说恐不足以穷子云之辨窃试为扬子而诸君为
老泉以相诘难奚若
  五星
舜在璿玑玉衡以齐七政何以不言经星经者纬之所
次也言乎经纬在其中矣纬星不可不讲也周天之度
或一岁或十有二岁或二十有八岁或自东西而出入
或每岁十月一入太微要之皆有常数见伏留行顺逆
卷六 第 18a 页 WYG1152-0089c.png
迟速一不合于历度则清台之上夜考而朝奏天子得
以知阙失正五事而承天心也呜呼星官历翁之职岂
非台官御史之别乎尝试论之甘石之外儒家纬星之
说其详见于张衡之赋大象诸葛亮之注与夫晋史之
志天文其言五者休咎无以异于洪范五行传之意刘
向之言世以为拘平子孔明晋志之言拘乎否也昭明
旬始之属乃散五星之精经星之精不闻有其散者何
也乱行失次变也或得之以为祥岂可不求其故欤汉
卷六 第 18b 页 WYG1152-0089d.png
唐之兴同日事也一有东井之聚一止于镇星之祥天
文叶应小大不同有如是何也崔浩谓金水二星常附
日而行按十月日在尾箕尾没于西南而东井出于寅
北断然谓秉史笔者侈大其事以此二星岂背日而行
哉噫此知常而不知变然浩深于天文其言亦必有指
也尾箕之聚天宝之九载是时幸蜀之衅稔矣稽之汉
册成败相反何欤岂东井十月非五星所聚之次而尾
箕所在正为五星之聚亦若历家连珠之时欤将乱行
卷六 第 19a 页 WYG1152-0090a.png
失次直为变而不为祥欤抑五者所主不同其数微妙
不可以一概论欤恭惟国朝观文察变以和人道比者
土星旅于上相之次宰臣抗疏求去九重不俞其请窃
尝求之贞观十五年火星尝逆于上相矣是岁也魏徵
房玄龄方久尽弥缝之力会昌四年木星尝掩于上相
矣是岁李德裕正为名宰而杜悰方以贤节擢用大哉
明天子之意岂非有见于此乎宰臣以是而求退又将
何所见也昼诵书传夜观星宿是为儒生职业并析陈
卷六 第 19b 页 WYG1152-0090b.png
之以备有司之采择
  五运六气
自有天地则五行气数周流乎其间伏羲八卦虞夏典
谟周人洪范皆不能舍是而言道也五运六气之说始
于黄帝无疑矣然细考其书则涉于日者之流而肤浅
尤甚斯果黄帝君臣有是荅问已乎且浑沦初分天下
有目者之所不睹五天化气所经之分孰先传焉以八
方分二十四位而甲巳化真土之说皆后世阴阳家之
卷六 第 20a 页 WYG1152-0090c.png
学尧舜姬孔所不道岂黄帝独有是纷纷否耶况以五
运而直六气则羡其一少阴君火少阳相火火一行而
二位其势然尔其物果然欤噫是之与否窅冥莫辨未
易决也所可得而辨者一岁而六气一气而六旬有奇
小周者四岁而十有五则六甲尽而谓之大周矣于是
乎一之以十干配五音之所属再之以十二支兼六气
之所属三之以司天在泉左右间气之位循环终始而
立为太过不及平气之别以司岁之吉凶是固然矣然
卷六 第 20b 页 WYG1152-0090d.png
历家之算气尽则日月之躔未毕日月之躔毕而五星
之步未终章会统元盖千万岁而灾祥讵可以次举审
如其说则六十数之外无他焉后乎甲子之未然以其
然者知之矣若鬼臾区若岐伯果何人哉而若是其肤
浅也唐近代也且以其一二推之太宗元年关中饥二
年天下蝗三年大水岁在丁亥戊子己丑也丁亥戊子
皆天符而己丑为太乙天符则尤良岁也及四年庚寅
则于运气为太过而米斗三钱外户不闭行旅不赍粮
卷六 第 21a 页 WYG1152-0091a.png
抑何相反之甚耶玄宗之三年河南北之人流亡殆尽
至四年仍为捕蝗之岁也乙卯丙辰亦曰天符而已矣
开元之二十有八年庚辰其为坚成犹贞观之庚寅也
米斛直钱不满二百绢匹如之海内安富而行者万里
不持寸兵亦何相反之甚耶然则五运六气之说是果
荒唐不足信矣其战国谈天如邹衍之徒为之非耶虽
然太宗辽水之败是为乙巳盖不及者天宝岷山之幸
非丙申欤盖流衍者也不可谓无是说也或者谓运气
卷六 第 21b 页 WYG1152-0091b.png
有一定之符而人主感召之机自有移易化工之理岁
休而咎岁咎而休机在人主不在运气则诚有是说也
然乎
 
 
 
 
 乐轩集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