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穆集-宋-吕颐浩卷二

卷二 第 1a 页 WYG1131-0267c.png
钦定四库全书
 忠穆集卷二      宋 吕颐浩 撰
  奏议
   上边事善后十策
臣今月十七日准入内内侍省递到金字牌降付臣诏
书一道臣巳望阙祗受外臣仰惟陛下圣德日跻睿谟
天纵方逆臣作乱唱𨗳敌人侵陵淮甸之初奋发独断
亲御六飞巡幸近边号令诸将上下用命屡奏奇功遂
卷二 第 1b 页 WYG1131-0267d.png
使彊敌退兵生灵按堵凡所谓善后之策固不能逃于
圣算矣尚且发德音下明诏俯询旧弼问以方略仰见
陛下盛德谦冲将屈群策以图中兴之大业也臣虽老
且病然荷陛下非常之眷怀天地莫报之恩辄以所见
析为十事凡今攻战之利守备之宜措置之方绥怀之
略具在十事内虽智识蹇浅无所取材然臣生长西北
两边出入行阵踰二纪耳闻目见粗为习熟谨缮写进
呈所冀萤烛末光增辉日月冒渎天聪臣无任兢惶战
卷二 第 2a 页 WYG1131-0268a.png
惧激切之至
    论用兵之策
臣契勘臣在河北塞上守官岁久目睹金人与契丹相
持二十年今岁战次年和次年复战而契丹主天祚不
悟其诈卒致颠覆仰惟陛下天性圣孝痛北狩之未还
悼生灵之荼毒屡遣信使卑辞屈已祈请讲和以纾父
兄之阨以救生民之命而敌性贪婪吞噬不巳自王伦
之回迄四年矣岁岁举兵侵掠川口去年虽不曾出兵
卷二 第 2b 页 WYG1131-0268b.png
而移师南来大入淮甸又与刘豫同恶相济其志岂小
哉今幸金人巳退若不用兵则五月间必传箭于国中
(原注金人五月间传箭于国/中令乡民备战八月点集)秋冬间复举兵至淮甸在
我支吾赋敛终至财力困竭此不可不用兵也况不用
兵则二圣必不得还中原之地必不可复伪齐资粮必
不可焚或曰如此遂废讲和一事耶臣对曰不然古者
兵交使在其间既不可因战而废和又不可因和而忘
战间遣使命再贻书以骄之复示弱以绐之而我急为
卷二 第 3a 页 WYG1131-0268c.png
备出其不意乘时北伐(原注乘时一/事开具在后)此用兵之利也
    论彼此形势
臣契勘金人本契丹附庸之国契丹主天祚侵陵其民
诛求无厌以致愤怨举兵交战遂灭耶律氏政和年间
内侍童贯奉使大辽得赵良嗣于芦沟河听其狂计遣
使由海道至女真国通好(原注女真于宣和四/年方建国号大金)女真既
灭耶律氏兵益众势益张知中国太平日久都无战备
必可图也遂陷中原势愈肆横二十年间主张国事者
卷二 第 3b 页 WYG1131-0268d.png
国相尼玛哈也为之谋臣者刘彦宗固新贝勒萧三太师
高庆裔王芮张愿恭之徒是也为之将帅者斡喇布扎
木伊都洛索贝勒达赉三子四太子达赉郎君之徒是
也谋无不成战无不克横行天下又近十年(原注天会/三年金人)
(方盛/大)彼之势可谓强矣然尼玛哈之性好杀而喜战用兵
不已昧于不戢自焚之祸部曲离心巳久将士厌苦从
军皆讴吟思其乡土势必溃散有将亡之兆(原注臣于/宣和七年)
(十一月陷于金次年二月得归朝廷在敌中时其众每/夜嗟叹皆云与契丹交兵十年不得归今又向南去不)
卷二 第 4a 页 WYG1131-0269a.png
(知何时/到家乡)又其性嗜杀将兵所至族其强壮老弱掠其妇
女财宝悖天道结民怨穷极巳甚此亦将亡之兆刘彦
宗斡喇布伊都扎木国王洛索贝勒皆已死所存者才
气皆在数人下其将士所有子女玉帛充牣于室志骄
意满此亦将亡之兆凡此皆彼之形势也我之形势比
之数年前则不同何以言之数年以前金人所向我之
战兵未及交锋悉巳遁走近年以来陛下留神军政拣
择精锐汰去孱弱今二三大将下兵巳精矣(原注臣窃/料刘光世)
卷二 第 4b 页 WYG1131-0269b.png
(韩世忠张俊扬沂中王𤫉下兵数约二十/万人除辎重火头外战士不下十五万人)陛下圣性精
于器械制作工巧数年以来卑宫室菲饮食而辍那财
用修造器甲今器械略备矣(原注外域之兵自来以全/装衣甲禦敌中国甲士自)
(来止有前后弇心副膞有皮笠子而无兜鍪故怯战臣/在河北尝观太宗皇帝于北京武库排垛下河北十七)
(将军器并无全装今日皆不堪/用祁沟之败恐由军器不全)兵既精器械又备将士
之心曾经战阵胆气不怯勇于赴敌故顷者韩世忠扼
金于镇江张俊获捷于明州陈思恭邀击于长桥去年
金人初到淮南世忠首挫其锋诸将屡得胜捷至于吴
卷二 第 5a 页 WYG1131-0269c.png
玠累次大捷于川口此我之形势也夫太祖太宗皇帝
有兵十四万而平定诸国遂取天下况今有兵十五万
察贼之势如彼度我之势如此若不用兵恢复中原则
必有后时之悔岂可少缓哉
    论举兵之时
臣在河北陜西缘边备见金人风俗每于逐年四月初
尽括官私战马逐水草牧放号曰入淀(原注淀乃不耕/之地美水草去)
(处其地虚/凉宜马)入淀之后禁人乘骑八月末各令取马出淀
卷二 第 5b 页 WYG1131-0269d.png
饲以麦豆准备战斗又金人所长者在弧矢之利而暑
月弓力怯弱射不能及远故自古至今凡外国犯边未
尝出于盛暑之时历代将帅儒臣皆不知此惟唐杜牧
尝献言于宰相李德裕曰汉伐匈奴率以秋冬当边人
劲弓折胶童马免乳之际与之较胜负故败多胜少今
若以仲夏月发兵出其意外一举无遗类矣呜呼世称
杜牧知兵善论事岂虚言哉臣于绍兴二年十一月初
八日尝备引杜牧之论具劄子陈奏次日进呈之际蒙
卷二 第 6a 页 WYG1131-0270a.png
圣谕以为夏月举兵乃周宣王六月北伐之意也然时
方议和未暇及此去岁秋末朝廷再遣使人北去请和
而豫贼之子巳与金帅引兵过淮信义俱弃可知矣然
则和议岂可凭信在我之计岂可中巳纵令今年秋末
复为边患臣愿陛下奋发睿断乘此机会有不可失之
时密与大臣决策定议阴敕大将速为之备于今年四
月初举兵北伐若乃进兵之路趍汴之计供饷之方招
怀之略臣一一条陈于后伏望睿明深思熟计广询博
卷二 第 6b 页 WYG1131-0270b.png
访施行乞赐睿察
    论分道进兵之策
臣本东北人自中原沦陷以来传闻京西路残破为甚
京畿次之惟京东路河北东路不曾经兵火百姓按堵
如旧然苦于刘豫苛虐思望本朝之心至今未泯兹盖
祖宗德泽感民之所致若乘斯民徯望之深出敌人不
意之际举兵北伐必有大功纵未能尽有其地亦可以
收人心慰民望也臣巳条具今年四月举兵之策矣臣
卷二 第 7a 页 WYG1131-0270c.png
欲乞于即今所有战兵数内差拨五万人选大将一员
统之由泗州捣南京至汴京(原注其粮运/开具在后篇)仍差大将一
员统兵二万人驻泗州为应援又别选大将一员统舟
师二万人由明州趁今年四月内便风泛海前去攻沂
密至青潍州(原注密州到潍州陆路一百六/十里又一百二十里到青州)京东之民
企望王师日久所至必望风而下又遣大将一员提兵
二万驻濠州以张声势此兵不可深入以粮运艰阻但
时遣奇兵渡淮𢷬顺昌府陈州则京西北路诸郡传檄
卷二 第 7b 页 WYG1131-0270d.png
亦可下惟是申敕大将所至不得杀人不得劫掠务要
宣谕朝廷德意蠲除刘豫一切之政明出黄榜除二税
之外更不行青苗预买之法所下州县选差逐处豪杰
为众推伏者主管事务七八月间且班师过淮次年复
出臣巳于去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具奏兵法所谓彼入
我出彼出我入不二三年间中原之地黄河以南必先
为我有者盖谓是也乞赐睿察
    论运粮供军事
卷二 第 8a 页 WYG1131-0271a.png
臣契勘臣巳条具分三路进兵以窥中原事其粮食亦
合分项应副一项自明州由海道趍沂密州兵二万
人每人日支米二升二万人每日合支米四百石一月
合支米一万二千石臣乞于明州支上件米充一月之
粮令海舡附带前去到密州板桥镇左右住岸则有粮
可因矣(原注密州界卿民不/曾废耕种米粮易得)一项驻军濠州策应入界
大兵所有军粮由淮河水运可到濠州岸下则此项人
马不患乏粮也(原注臣尝任蔡河拨发自承/楚州运粮至濠州城门下卸)惟是自泗
卷二 第 8b 页 WYG1131-0271b.png
州趋汴京之兵五万人缘泗州以北汴水不通诸军合
赍十日之粮至有粮地分乞委江浙漕臣拣选净米五
万石前期运至泗州准备诸军附带入界(原注兼准备/应副为声援)
(军二万/人口食)南京以北乡民稍有耕种则可以因粮矣仍乞
申敕大将军兵所至晓谕乡村使民通知王师吊伐除
粮食必藉乡村百姓供应外一行军士如敢攘夺财物
劫掠妇女并行军法及处分大将凡王师所至搜索刘
豫父子所聚粮料准备资给金人者并行焚毁绍兴二
卷二 第 9a 页 WYG1131-0271c.png
年臣在政府日已定计北伐尝请韩世忠到都堂谕以
焚毁刘豫粮料事世忠曰此乃清野之法不可不行合
具奏知
    论大兵进发日乞圣驾驻跸镇江府事
臣于建炎四年春末车驾在绍兴府日尝具奏韩世忠
巳于镇江府江心舣舟邀截住金帅四太子人马未得
济渡乞车驾进幸浙西号令诸将前去江上夹击金人
又具奏闻以万乘之尊仗雷霆之势车驾所至自可以
卷二 第 9b 页 WYG1131-0271d.png
耸动人心销弭群慝此议未决而臣罢政其事不行(原/注)
(臣罢左仆射告词云下吴门之诏则有/失于先时请浙右之行则力违于众议)去岁秋末敌骑
初到淮甸陛下奋然决策下亲征之诏大驾进幸平江
诸将罔敢退缩斩获既众金遂退师此乃皇天悔祸开
悟圣衷宗社有灵遂将恢复之兆也臣尝考五代时耶
律氏方彊德光举兵破汴京之际大辽彊盛自古亦罕
闻也不数年周世宗即位慨然有攘却之心亲统诸军
巡行塞上其出师也自乾宁军御楼舡入黄河顺流而
卷二 第 10a 页 WYG1131-0272a.png
下故北取三关兵不血刃(原注瓦桥关乃雄州高阳关/乃河间府益津关乃霸州)
欧阳修撰五代史云世宗英武之材可谓雄杰其料强
弱较彼我非明于决胜者孰能至哉伏望睿明深思熟
虑若夏初进兵北伐乞暂时移跸权驻镇江训饬大将
抚循战士讫遣之此帝王之盛举也尝观汉高祖唐太
宗取天下栉风沐雨躬临行阵况陛下天资圣武精于
驰射何惮而不行哉乞赐睿察
    论经理淮甸
卷二 第 10b 页 WYG1131-0272b.png
臣契勘淮南东西路平原旷野皆天下之沃壤自建炎
三年金人残破之后居民稀少旷土弥望数百里今又
重困金人蹂践焚荡一空正当选择守臣经理之际不
可缓也夫总兵统众破敌决战当责武臣抚存凋瘵招
集流移当用文臣欲望圣慈更命辅臣详议可否应淮
南州郡除濠泗州寿春府(原注今治/寿春县)差武臣外其馀并
差文臣使之大讲经理之政乃劝率乡村于三月间多
种早禾六七月间成熟可济艰食比至防秋埸圃毕矣
卷二 第 11a 页 WYG1131-0272c.png
其东西二帅可委者因任之不可委者别差官仍敕令
讲求羊祜治襄阳之故事踵行之其通泰州产盐地方
尤宜选任能吏收盐息以助军兴臣于宣和元年任太
府少卿尝考𣙜货务入纳大率淮南路入纳岁得一千
四五百万贯浙东西岁收七八百万贯下户部勘当便
见昔年所收实数盖通泰楚州产盐浩瀚倍如浙东西
有此数事岂可不遴选守臣乎或曰金人若近边文臣
岂可委臣对曰不然去年宣抚司尝奏武臣楚序等守
卷二 第 11b 页 WYG1131-0272d.png
承楚泗州矣金人相近望风遁去大率东南州郡无城
壁守禦之备若小小寇盗有兵者犹可禦捍若大敌至
不问文武官皆不能保守也但当较其利害大小事体
轻重而图之绥怀之略应自此始此其要也乞赐睿察
    论机会不可失
臣在陜西缘边见中国与夏人相持前后五十年每出
兵接战胜负各相半惟自金人侵轶以来中国之兵未
尝交锋望尘奔溃者是岂金人真不可敌哉我之兵不
卷二 第 12a 页 WYG1131-0273a.png
精耳故自宣和七年以来金人一举而围汴京再举而
破京城又再举而入扬州又再举而渡大江并陜西亦
失之数年以来朝廷深究其弊修军政备器械又金人
过江之时战士屡经得捷胆气不怯人人皆敢迎敌则
金人岂复能强梁横行如往年哉以近事言之吴玠初
击退于和尚原再禦退于饶风岭又大捷于仙人关去
岁九月直趋淮甸我师累捷金人顿兵百馀日师老粮
匮无所得而遁则情见势屈可知矣夫侵陵中国如此
卷二 第 12b 页 WYG1131-0273b.png
之久侮嫚如此之甚今王师已振敌众向衰若不发兵
攻击则终无讨伐之期矣或曰得汴京而未能守何益
于事臣对曰不然昔汉高祖入关约法三章除秦烦苛
之令民心归之项羽虽以其地析为三秦徙高祖于汉
中然关中之地终为汉有因之以取天下况此举必可
以擒刘豫平僣伪使中原之民知神器不可以非望得
又可以示我宋不忘中国土地人民之意兼彼入我出
彼出我入无大悔吝乎臣尝考宣和年间国家以富有
卷二 第 13a 页 WYG1131-0273c.png
四海之事力而户部支费每月不过九十五万贯(原注/臣是)
(时任太/府少卿)绍兴三年臣在政府日会计户部经费每月一
百一十万贯臣闲退以来切料户部经费必有增添之
(原注臣尝考每月支用十/分中八分系五军下费耗)夫养兵二十万不能北向
争天下则东南民力何可支吾岂不寒心哉况中原之
人彊悍壮实东南之人柔脆怯弱数年之后见管战兵
渐次衰老消磨既尽虽欲北向争天下亦难矣臣冒死
为陛下喋喋言之乞赐睿察
卷二 第 13b 页 WYG1131-0273d.png
    论舟楫之利
臣尝观晁错论兵以谓中国之长技五匈奴之长技三
未尝不叹服错之知兵也以今日论之金人便鞍马每
以骑兵取胜国家驻跸东南当以舟楫取胜盖舟楫者
非金人之长技乃今日我之长技弃而不用可胜惜哉
臣巳乞舟师二万照应北伐之兵矣臣尝广行询问海
上北来之人皆云南方木性与水相宜故海舟以福建
船为上广东西船次之温明州船又次之北方之木与
卷二 第 14a 页 WYG1131-0274a.png
水不相宜海水咸苦能害木性故舟船入海不能耐久
又不能禦风涛往往有覆溺之患今者国家与金人相
持之际天以舟楫之利赐我助中兴之大业朝廷当访
询臣自少壮时遍走两浙京东河北及敌中沿海地分
通知海道可往去处是宜大讲海船之利以扰伪齐京东
诸郡(原注潍密登莱青州皆海道地分自/来客旅载南货至密州板桥镇下卸)河北诸郡(原/注)
(滨沧州乃海道地分/自来商旅贩盐行径)及敌中诸郡(原注契丹营平州地/分唐太宗伐高丽自)
(营州登船昨赵良嗣马政初使女真/时径由此道至女真国苏州界出陆)今当聚集福建等
卷二 第 14b 页 WYG1131-0274b.png
路海船于明州岸下先补船主梢工一官(原注非承/信郎不可)
臣所论赍一月之粮前去沂密州(原注京东河北界边/海去处亦如浙东海)
(岸边有居民市井既赍一月粮/食到京东界则所在皆有粮)仍选差曾在京东界与
人接战将兵授以全装铁甲使之北去范温者本京东
界不肯臣刘豫之人在海山间聚众屡与豫贼相抗可
遣也崔邦弼在青州为将官数年间与金人于青潍州
界交兵一方之人极喜之可遣也王进本系登州界递
铺兵士后来为兵官尝屠戮金人留在青州者人亦喜
卷二 第 15a 页 WYG1131-0274c.png
之可遣也臣自离朝廷不知诸将下见管人兵之数遥
计崔邦弼下有兵约三千人王进下约二千人范温初
到时有兵六千人后来并入中军或汰往诸州军充厢
军若尽行刬刷归范温处约得五千人巳一万人矣又
于诸军中补足二万人之数遣行所至去处遇伪齐海
船可用者即留之其不可用者即焚之趁南风而去得
北风乃归金人虽有铁骑百万必不能禦夫此行在我
无浩瀚之费到彼资东北之粮万全之计岂可缓哉乞
卷二 第 15b 页 WYG1131-0274d.png
赐睿察
    论并谋独断事
臣尝考古之帝王举大事决大议谋不可不广而断不
可不独晋武帝欲伐吴群臣以谓未可惟张华赞成其
计故一举而平江表唐宪宗欲伐蔡众议排沮惟裴度
与帝意合一举而擒吴元济韩愈颂其功曰凡此蔡功
惟断乃成不赦不疑由天子明是也今陛下以圣明英
武之资方金人退兵之际首以善后之计下询于前宰
卷二 第 16a 页 WYG1131-0275a.png
相臣料诸臣者或以谓当用兵或以谓不当用兵或欲
且保江南或欲经理淮甸或欲坚守和议或以谓上策
莫如自治或以谓来则拒之去则勿追乃禦戎之道人
人所见既不同则议论必不一若夫稽考巳然之事斟
酌今日之势孰利孰害孰缓孰急是非可否在圣主独
断而巳臣事陛下之久出入将相踰五年平日尝以谓
若不举兵则必不能还二圣复中原牵制川陜敌兵绍
兴三年春臣巳定计北伐枢密院机速房具有案底遇
卷二 第 16b 页 WYG1131-0275b.png
潘致尧高公绘自尼玛哈处奉使回恐害和议其事中辍
今又二年矣夫敌情反复近尤难测其操心坚忍必欲
吞噬我国家陛下屈巳极矣去秋忽然兵至其意不浅
今其去也必大为之备秋冬间若本国别无牵制必举
兵南来或并兵以窥四川在我之计决不可苟暂时之
安而忘北向争天下事万一欲举兵更乞质诸大臣参
订禁从博访卿士谋及庶人谋及卜筮所贵虑无遗策
动有成功臣年已衰老待尽于畎亩间妄陈所见不中
卷二 第 17a 页 WYG1131-0275c.png
事机惟陛下赦其万死乞赐睿察
    贴黄
臣契勘自金人搆难以来天下之论或以谓必讲和议
或以谓必须用兵二说胶扰曾无一定之论伏睹自建
炎元年至今前后所遣使命差宇文虚中王伦朱弁郭
元迈魏行可崔纵洪皓龚璹张邵辈前后祈请非不切
至近又遣潘致尧高公绘韩肖胄胡松年章谊孙近魏
良臣相继入国窃料金人国书必无果决之言亦有难
卷二 第 17b 页 WYG1131-0275d.png
从之请姑欲款我尔伏望圣明深赐洞察祈请十年略
无显效勘量和议可成或不可成如和议可成则臣乞
大举之策置而不用可也如和议决不可成则臣衰愚
之言或可备收采谨具奏知
    又贴黄
臣恐今日士论或以谓金人才退我国家事力未全财
用未充未能大举臣曰不然若吝惜用兵之费则秋冬
间敌骑必再来所费愈不赀矣况此举乃因粮之策无
卷二 第 18a 页 WYG1131-0276a.png
大费哉今将兵閒坐縻费钱粮与举兵北去所费均也
但少有飞挽之劳尔谨具奏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