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庵全集-明-黄淳耀卷八

卷八 第 1a 页 WYG1297-0735a.png
钦定四库全书
 陶庵全集卷八
            明 黄淳耀 撰
 文补遗
  与龚智渊书
春闱榜发我兄又遭摈斥刖足之叹贤者不免然我辈
不朽原自有著力处科名得失不足撄高明虑也况时
局至斯弟虽倖邀连捷亦仍袖手无为俟胪唱应点毕
卷八 第 1b 页 WYG1297-0735b.png
决计束装归里向海滨村落中寻块乾净土与二三同
志读书谈道长为乡人以没世而已若使奔走长安趋
跄要路称为某某入幕之宾某某荐举之客无论素性
不耐烦并非平昔切磨厚意也(此与下三篇俱朱桓觐/扆于龚开泰斋中得之)
  与龚智渊(时乙酉六月十六日/)
今早至南关见我兄区画谨严井井有法所练乡兵皆
俯首承教当由贤昆季忠愤之气实有以摄服之也而
偷生败节之徒辄哂为螳臂当车自毙身命噫读孔孟
卷八 第 2a 页 WYG1297-0735c.png
书成仁取义互期无负斯言而已若辈无知一任诮笑
可也
  又(乙酉六月二十九日/)
松陵消息甚恶举义诸公尽血肉委地矣银台公订于
今晚设祭谅相见不远当即在旦夕间与诸公晤于地
下也
  又(乙酉七月初二日/)
闻兵已过太仓渐逼葛隆镇愁惨之气城中四起乡兵
卷八 第 2b 页 WYG1297-0735d.png
閧然欲散北门已有出走者我辈第静以镇之可耳此
刻将造银台公所明晨期与兄握手以毕此生师友相
知之谊
  荅夏启霖书
弟日来病痛乃是于人伦物则上有透不过处发念虽
真且正而求通不已遂成心病如值墙壁者然其弊与
胶滞声色货利者异趣而同归信乎无真则妄不立真
者妄之媒也惟思善不思恶乃做工夫入手处思善未
卷八 第 3a 页 WYG1297-0736a.png
诚流而为恶故曰苟志于仁矣无恶也自今晨忏悔前
过矢不复犯辅仁之益实资至友唯时赐锥劄使其不
沦于恶幸之幸也所参庸义大段精诣自半部以后尤
有风行雷动之气清心细对则兄之浩气直养汨汨乎
来吁可畏也其中小有商略处或在有意建立而语脉
不圆过求深微而间成穿凿然亦百中之一无乖全美
且弟隔垣而望尤过无当唯不敢蓄之于心而不吐故
僣注行间或再一示研德可乎忆昨午晤对时兄谓应
卷八 第 3b 页 WYG1297-0736b.png
试必不望富贵唯顺风而呼以为行道之地则此意不
能无也弟退思之资今日之科名以为行道决无是处
化当世莫如公传来世莫如书此又不待科名近代陈
剩夫胡敬齐之流又何尝藉科名耶兄应试自无妨且
尊大人意也但勿赘此科名意乃大善耳残冬尚有十
馀日有便相晤长冀谠言(此一篇得之/毛纯斋中)
  与侯广成尺牍
碑文谨严雄整如程不识李光弼之兵后半为太史公
卷八 第 4a 页 WYG1297-0736c.png
点睛则尤千年来未经拈破者不敢妄污佳稿辄述所
见以复偶见吕后纪中襄平侯纪通索隐以为信子查
史汉诸侯年表皆云纪成子则信不侯无疑矣(以下文/集补遗)
(俱得之秦/藻斋中)
 序
  寒溪诗草序
虞山王古臣先生以清词丽句闻于吴中所至名山胜
水僧匆驿壁可喜可愕之观辄为诗若文以记之好事
卷八 第 4b 页 WYG1297-0736d.png
家传写讽诵以为唐世陆鲁望方玄英之流实能遗外
声利玄对丘壑非夫趿履朱门以终南为捷径者比也
往余尝游先生里中读书虞山数闻古臣之名并见其
一二诗歌求与之友而不可得今年古臣适以它事过
疁余乃得交其人尽读其前后篇什恍然如历藤溪陟
乌目过破龙涧褩礴于古松流水之间嵚岑峭茜移人
情性甚矣古臣之诗之有得于山水也余昔年尝经庐
阜客岁往返燕齐之间所遇可喜可愕之观为不少矣
卷八 第 5a 页 WYG1297-0737a.png
触事感怀不能尽见之于诗诗成又不能如古臣之工
岂山水之遇诗人亦有幸不幸邪欣赏之馀因以余之
所愧者告之
  叶念庵先生遗稿序(崇祯戊辰/)
世之好古辞者多薄时义不为夫时义之与古辞异者
边幅尔若其苦心致力以参古圣贤之旨六经百家之
说涵澹深微不诬不游则虽厖然称古辞者所得未尝
或异焉陆务观曰前辈以文知人非必钜篇大笔也残
卷八 第 5b 页 WYG1297-0737b.png
章断稿愤讥戏笑之词皆足知之故时义小物也而为
之者之心气浮实学问浅深可求而得也吾不及见念
庵先生閒尝取先生之文而读之见其于古圣贤之旨
六经百家之说无之而不涵澹焉无之而不深微焉悚
然叹曰此非先生之文也先生之人也其人深故其文
抑之而奥其人通故其文扬之而明其人宽故其文廓
之而大其人洁故其文澄之而清先生之于文可谓禀
厚而发迟志悫而得精者矣顾逢掖三十年九献不售
卷八 第 6a 页 WYG1297-0737c.png
卒之坎壈以殁嗟夫世未有知先生之文者也今出先
生之文以示人皆掩卷不欲观或勉强卒读皆以为文
而已矣嗟夫世未有知先生之人者也熙时曰知吾先
子之文与人者一人焉赵定宇先生是已先生在南雍
时拔吾先子于辈俗中敬之爱之每试必冠其曹伍其
与吾先子书牍皆严重若先辈古道郁然可观也夫赵
先生天下伉直使仅知先生以文其爱且敬之必不尔
使先生文人也何至为赵先生所重若此故曰天下有
卷八 第 6b 页 WYG1297-0737d.png
一人知己可以不恨赵先生之谓也先生遗稿无虑千
百篇今熙时取其十三篇以行盖皆晚年笔云读是编
者勿问为古辞勿问为时义亦视其苦心致力之处而
已矣
  徐宗题制义序(庚辰/)
嘉隆之间吾疁大宗伯徐公以文章政事名天下公之
言曰文自六经至七大家而精髓始尽剿贼者遗其首
尾又曰昌黎文不模史汉而得其精神又曰古于辞而
卷八 第 7a 页 WYG1297-0738a.png
不古于意如夏畦之学汉语盖其意以讥当世之镂琢
言语自号秦汉者公与弇州为同年友周旋四十年持
论龂龂不为之变弇州晚年颇好唐宋而不薄归熙父
则亦自公发其端云尝叹公以元老钜人为世推重即
无文章已足不朽乃其砭陋起衰如此此徐氏之家学
所以闇而益章久而滋大也宗题于公为曾孙沈笃嗜
古壮思涌出尝以数年下帷尽发其先世藏书读之所
为制举文上溯经训下揽诸家旁贯横陈高翔捷出模
卷八 第 7b 页 WYG1297-0738b.png
范山海排戛云霆洗削纤巧藻黼大章固已闯然升作
者之堂而哜其胾矣嗟夫宗题之才诚有大过人者然
岂可不谓之得于家学也哉昔陆务观有言欧王苏诸
公皆科举之士彼在场屋时苦心耗力凡陈言浅说之
可病者已知厌弃如都市之玉工珉玉杂治积日既久
望而识之一旦取荆山之璞以为黄琮苍璧万乘之宝
珉固不可复欺夫前世科举之文与今科举之文不同
而其繇科举之文以进于古文则一也余故读宗伯公
卷八 第 8a 页 WYG1297-0738c.png
古文而知其珉玉之辨当在为举子时今宗题于珉玉
之辨精矣过此以往万乘之宝将出矣会宗题刻其稿
若干首问世余为序其渊源书之首简
  陈世祥寄弟小言序(壬午/)
吾邑文献之族近必称陈氏自潮阳公君陈先生以来
子若孙俱有大声于黉序曾孙世祥尤白眉也其人端
雅平恕无年少才高之气其文清深秀丽无襞积雕锼
之陋及门之士未有过之者今年八月同射策南都予
卷八 第 8b 页 WYG1297-0738d.png
困场屋久畴昔之飞扬跋扈销镕已尽而独深望于世
祥之脱颖及榜出竟不如人意夫文岂真有利钝哉钝莫
予若而何以忽不钝于此试世祥可以憬然而悟哑然
而笑矣仲冬之朔别予省亲常山出所为寄弟小言者
乞弁语予读而奇之弥恐世祥之不能无介介于怀也
遂相慰劳曰夫文岂真有利钝群千百人而摸索之幸
与不幸而已矣使幸则侈然以喜一不幸而即愀然以
悲斯其人之深浅为何如也愿与吾子两戒之吾与子
卷八 第 9a 页 WYG1297-0739a.png
亦各求至其所未至而已矣夫文章学问之理譬诸行
远世固有往返于三餐者然亦有历千里而脂车秣马
未敢轻言乎税驾何者其各所期异也今吾子之所期
其规模大略已足窥豹于此编而可无三月聚粮以极
其车辙马迹之所至也哉子行矣升堂问寝之暇风雨
连床兄弟自相师友待贾而深藏逢年而大穫吾知陈
氏累世之文献于是乎益远矣
 杂著
卷八 第 9b 页 WYG1297-0739b.png
  尹伯衡先生诗集跋
蒙不知诗而喜言诗诗者持也古之人持此物以为训
非取其廉纤绰约聊有风采而已将必有禆于世者而
后言之三代以后诗人之与风人合者晋渊明唐子美
自染翰为诗者无不置两公口齿间乃数千年来学陶
者恒失之枯学杜者恒失之累求其神似者几如咸池
之音不可复䦔此无他古之人有所持今之人无所持
故也夫贤达之士奇情浩气素菀畜于胸中仕则托功
卷八 第 10a 页 WYG1297-0739c.png
名气节以传不仕则为诗若文以微自表见陶杜两公
之诗大抵从穷入也有陶之挂冠乞食环堵萧然而后
有其恬澹任真超绝六代之诗有杜之流离转徙浮游
避乱而后有其沉郁顿挫跨压三唐之诗岂独陶杜而
已古之人皆然盖穷则閒閒则多读书多游名山水交
天下幽忧沉废之士凡国家之治乱人事之得失土风
物宜之璅细皆逖览而周知之故其为诗可兴可观确
然有以备一代之风雅嗟夫此岂世之浅浅者所得而
卷八 第 10b 页 WYG1297-0739d.png
䆒与吾师伯衡先生工为制举业禀经酌雅廿年揣摹
亦既老于斲轮矣卒无知先生者先生亦不以不知故
有所贬以逢世蒙于众中览察之魁闳宽通神宇落落
信其中之所得深矣乃其无聊不平之意亦往往见之
于诗诗多咏物拟古馀为詶赠凡若干首蒙卒读之曰
穷之益人甚矣哉使先生不穷或未暇为诗即诗亦未
必其工至此也今拟古则逼古咏物则肖物政使陶杜
复作何必去人有间哉独惜先生之奇情浩气仅仅以
卷八 第 11a 页 WYG1297-0740a.png
胸中之万卷目中之数子了之而语及于山水游历则
犹有歉焉夫山水者天地之真诗也向使夺陶公之庐
山杜老之巴蜀而求其诗如今日之所称陶与杜者不
能也以两公之所不能而先生当之此其穷有甚于古
人者矣虽然古之人不有积书以当卧游者乎徐仲车
杜门不出而四方之事无不知者多读书故也传曰知
者乐水仁者乐山知仁之于山水岂必身至之而后为
乐也哉今先生之所与游多缁流墨客一丘一壑者能
卷八 第 11b 页 WYG1297-0740b.png
各出其诗鼓吹而陶咏之若其于古人之书则又深探
力取如悍将之穷追而未有已也其所持以立言者岂
小生世儒所能测邪耀也何知知先生之诗之甚有似
乎古人而已
  题袁节母吴孺人霜哺篇
嗟予不逢兮适此乱离蹙蹙靡骋兮言归故闾纵观今
古兮俯仰兴悲节义皎然兮厥志罔欺女子事人兮德
以为仪一与之齐兮终身以之念兹贤母兮不愧须眉
卷八 第 12a 页 WYG1297-0740c.png
杀身何辞兮眷此两儿泣血明心兮白首为期凡百君
子兮视此女师
 论
  圣人之心与天为一
圣人之所以制天下者无私而已矣圣人之所以能无
私者法天而己矣天下之变至无穷也人之心至不可
纪也五方之俗异宜五服之民异习而各自以其心为
不可已之心积之既久而部居分焉党与衡焉战争生
卷八 第 12b 页 WYG1297-0740d.png
焉如火之燎于原不可扑灭如丝之乱而不可理如海
波方怒而风击之也及其既定而观之则又皦然以明
汰然以清夷然以平若此者盖其人之天也圣人得其
天而制之运之于巍巍之上措之于茫茫之中而天下
之部居合党与消战争解此岂有他谬巧哉以吾心之
天合乎天下人心之天而己矣故曰圣人之心与天为
一请究论之天者物之不为妄者也以其不为妄者析
为四府则有春夏秋冬播为五行则有水火木金土而
卷八 第 13a 页 WYG1297-0741a.png
统归于一原则曰太极盖仁之为春而义之为秋礼之
为夏而智之为冬与信之为季夏也是人之五常与天
之四府为一也貌之为木而言之为金视之为火而听
之为水与思之为土也是人之五事与天之五行为一
也因是而肝应甲己心应丙辛脾应戊癸肺应乙庚肾
应丁壬则人之五性即天之十干也又因是而好应申
子怒应亥卯恶应寅午喜应巳酉乐应辰未哀应戌丑
是人之六情即天之十二支也是故日月之盈缩朓朒
卷八 第 13b 页 WYG1297-0741b.png
星行之飞淩历乱万有不同而太极不变则天亦不变
而人之所以与天为一者亦不变太极者何也曰天之
心也圣人居天之位执天之纪观天之心自其紫极閒
堂凝旒充纩以及班朝涖军分田锡土之间自其前英
后杰左辅右弼以及宦官宫妾侏儒优笑之际祇祇乎
翼翼乎洪范之所陈丹书之所儆诗之言不显无斁易
之言惕若自强礼之言无为守正虑无不朝思而夕儆
之刀剑户牖以铭之也而后圣人始油然自得其心因
卷八 第 14a 页 WYG1297-0741c.png
而得夫天下之人所不言而同然之心立一政焉不咈
人以从欲不违道以干誉曰此天理也用一人焉询功
言而甄叙之度材质而高下之曰此天民也养一物焉
鸟兽之胎卵不敢不惜草木之阴阳不敢不时曰此天
物也刑赏无所私加曰此天命也天讨也礼乐无所私
作曰此天叙也天和也凡圣人所为无一不推而本之
于天而天下之人亦虩虩焉如天帝之临乎其上也意
谕色授则九服承流言传号涣则万里奔命不顿一戟
卷八 第 14b 页 WYG1297-0741d.png
不折一弦不驰一辞不质一讼畏圣人之威如雷辊电
决仰圣人之德如日晶月明于是圣人之德上及飞鸟
下及渊鱼无一物不获其所而天下固己大治矣然则
太极者天之心乎圣人者其全体太极而为心者乎呜
呼三代明辟无论矣汉莫盛于文景文帝宽仁恭俭而
仅得黄老清净之遗景帝综核严明而不无刑名深刻
之习迹其内治宫庭外修典物盖亦驳乎多可议焉贞
观之治追媲古烈而十渐不终论者致惜则皆以私意
卷八 第 15a 页 WYG1297-0742a.png
累乎其心故也惟宋艺祖有言曰洞开重门如我心曲
稍有邪僻人皆见之斯则几有类于知道者使稍加以
学汉唐诸君不足俪也吾于是重有感焉心犹矩也古
帝王之心则犹造矩而能用者也夫矩平之以正绳偃
之以望高覆之以测深卧之以知远环之以为圆合之
以为方裁制万物惟矩所为而已矣后世人主天资虽
美入圣不优自非圣信明达之臣耆艾魁垒之士终日
陈天道而以仁义中正迪之终日称天命而以水旱盗
卷八 第 15b 页 WYG1297-0742b.png
贼戒之则虽欲正心其道无繇此犹曲木之不自正而
听命于檃栝也故曰木从绳则正后从諌则圣呜呼汉
之萧曹丙魏唐之房杜姚宋其不足以与乎格心之佐
矣韩范诸人几近而其道未醇也必也伯子之辨王霸
乎必也元晦之论正心诚意乎彼二子者不得相位故
虽欲格君之心其道亦无繇后有君子可以慨然而作

 表
卷八 第 16a 页 WYG1297-0742c.png
  拟上念岁祲狱繁颁诏中外悉蠲十二年以前未
   完钱粮特谕辅臣会同三法司官清理淹禁务
   称好生至意群臣谢表(崇祯十/五年)
伏以帝德罔愆启殷忧于民瘼王心惟一廑清问于时
艰道惟约己以裕民心在胜残而去杀石田茅屋乍见
阳春棘木槐厅共腾嘉气窃惟禹分九等作贡惟均周
训五刑亭疑不滥月要岁会先计有年无年之殊羑里
夏台并悬重用轻用之典汉世之蠲除有二繇田租以
卷八 第 16b 页 WYG1297-0742d.png
及赈贷史不绝书高帝之约法惟三自盗贼以至杀伤
过此皆赦盖当劳止之岁衾槥且赐于朝廷况秉钦哉
之心狱岸敢苛乎崔鼠慨盐铁始于敬仲而祖其说者
酒酤茶漆无所不算亦无所不征洎督责本于李斯而
扬其波者宫墨劓黥有罪必加亦有加必酷起元朔迄
延熹得官多在于输粟前崔实后刘颂议论间主于肉
刑海鱼增三倍之租木鹤绝千声之鼓入识贡者熊皮
雕羽即珠飞穷海而必追𨽻刑官者荼苦脂凝虽钱有
卷八 第 17a 页 WYG1297-0743a.png
雇山而罔贷历观唐宋除陌间架青苗手实之文与凡
酷吏拂足捎云突地死猪之法心乎痛矣涕既陨焉盖
黄纸放而白纸收不禁品屋围桑则以头会繁而刑章
益峻赭衣多而画衣少因之屦贵鼻丑则以金赎重而
赋入滋艰不遘圣明何知民病兹盖伏遇仁侔覆载道
协禹汤起藩邸入钩陈二十而以德盛揽河魁握金镜
千年而快河清嗣王业于千亩之间祈田祖而祀农皇
俭勤日著拔元慝于崇朝之顷清掖庭而肃盘水威武
卷八 第 17b 页 WYG1297-0743b.png
弥尊重思昭代之兴隆实系本根之深厚高皇帝念民
疾苦始编赋役黄册而升勺斗合皆自粮长以输官仓
宣皇帝法天好生因读立政周书而笞杖徒流皆责三
司以平冤滥盖岁漕东南米粟四百万水旱则蠲更定
大明律令六百条矜疑必赦是以农政脩而蚕茧被于
山谷驯致断狱少而鹊巢依于贯城列圣以来淳风茂
矣惟天运承平既久暂焉谷贵人荒兼有司训导不明
渐觉麇惊鱼乱屑榆无粥家家掘蛰燕于寒山覆日有
卷八 第 18a 页 WYG1297-0743c.png
㿽往往泣黄沙于虎穴枫天枣地之国鹄作面而较枯
嘉石圜扉之旁蛊化肝而犹愤召杜既远于张不生遂
使百姓倒悬之悲壅于闻见则朝廷无繇而知朝廷子
惠之意格于奉行则百姓无繇而被驱苍赤作雕题凿
齿积怨愁为雉雊石言祷甚桑林叹深梧象用涣纶音
于薄海俾宽筹䇲于大农除积欠断自十二年以前轸
兵荒极于十三省之内继降再三之敕并咨不二之臣
操丹笔者敬哉无令请室幽魂乞馀灵于渡蚁叹苍鹰
卷八 第 18b 页 WYG1297-0743d.png
者谁也务使海滨孝妇闻吉语于金鸡圣意叮咛人情
抃舞顿使河山千里之外庞眉鲐背尽同酺醵于一堂
天威咫尺之间棺絮欧刀立起然灰于白骨若夏税若
秋粮知百姓寄财如外府或剪除或减等知王者用法
如江河人无卜式之心讵讥平准狱罢皋陶之祭尽是
福堂臣等心存抚字意主明清读孙樵驿壁之题知囊
有金钱即是王民之蟊贼咏苏轼狱中之什念魂飞汤
火重干天道之阴阳值兹大诰之重申窃以官箴而自
卷八 第 19a 页 WYG1297-0744a.png
矢谷方秧节麦方吊旗民最苦青黄之不接头有针薰
足有刺剟囚敢言奏报之皆虚永惟周廪汉仓可无长
计以足国岩彼郑书晋鼎实则古人所不谈政宁拙于
催科文勿深于析律庶几抚摩疮痏待疲氓生意之复
还亦或接踵循良为圣世太平之一助伏愿轩图广炤
尧镜增辉因已蠲推所未蠲虽尺帛束𥡥皆女织男耕
之所积因己赦思所不赦彼青巾白马岂金科玉律之
所宽量其入而出可知歼厥魁而馀罔治将见蝗蝻不
卷八 第 19b 页 WYG1297-0744b.png
敢为虐泠风清亩歌树桑纳稼之休獬豸皆能触邪潢
池绿林邀衅甲销兵之乐
 策
执事策士之首即以古帝王之术本于诚一者为问生
窃有感焉我皇上日旰求食未明求衣可谓诚矣拔去
大憝脩举祖法京京焉思所以新美天下之风俗者十
五年于兹可谓一矣然而敌不靖寇不灭旱蝗荐臻道
殣弥望此皆天所以启翼我皇上而底斯世于綦隆也
卷八 第 20a 页 WYG1297-0744c.png
岂诚一未至之咎哉又岂诚一外别有操持而后可哉
盖亦仍就执事所引皋陶之言知人安民者求之而已
矣知人者上自元寮下及州县皆能挤掇而后可安民
者内自辇毂外及边庭皆能扶持安全之而后可二者
相提而较则安民必本于知人不易之论也请言知人
之法古者三代盛王出则见三公六卿入则御缀衣虎
贲携仆奄尹之属无小无大皆朝夕游处而后能知其
为人降至于汉去古已远然而冯唐袁盎之徒皆郎官
卷八 第 20b 页 WYG1297-0744d.png
小臣或得与人主直言曲譬如朋友然或参处深宫之
间至斥言其嫔妾之可否而人主不以为忌其臣不自
以为嫌故宫中府中咸若一体耳目不壅而政事疏通
也孝武失德颇多乃其知人之明独绝千古者亦以霍
光日磾诸大臣皆取诸周庐环卫之间也自时厥后若
唐太宗于房杜王魏诸臣皆一二评骘深中其隐诸臣
亦释然服之虽太宗之天赋英敏哉亦其君臣之间相
与无间而后至此也我皇上圣明首出同符三代不可
卷八 第 21a 页 WYG1297-0745a.png
以文帝太宗为喻生请以祖法言之始置中书省召许
元胡翰日会食其中轮讲治道非圣祖之所以礼耆儒
乎徵宋濂刘基章溢叶琛日备顾问非圣祖之所以亲
法从乎州县所贡孝廉人材皆得引见长吏以治行称
者召见奖励赐坐宴而后遣非圣祖之所以接远臣乎
生故以为欲尽诚一之义必极知人之明欲极知人之
明必通下济之义公卿府部召对平台纶音传谕未已
也必朝夕继见以询之州县小吏卓异奏闻天章褒慰
卷八 第 21b 页 WYG1297-0745b.png
未已也必临轩清问以察之务使人材贤否邪正之故
无不明中外纤悉隐微之情无不达然后本任官稽成
之法设移风易俗之条推之辇毂则辇毂清推之九边
则九边靖矣是知知人者安民之本也知人安民者治
天下之本也诚者诚此者也一者一此者也岩夫玩心
神明涵养圣敬则有典谟所载与夫二祖列宗之心法
煌煌矣
夏后先赏而后罚殷人先罚而后赏赏罚者砺世之砥
卷八 第 22a 页 WYG1297-0745c.png
石也有功不赏有罪不诛虽圣王无以为治虽然悬赏
罚以为权而以精神加厉其间则董江都所谓琴瑟不
调必解而更张之者倘亦可参用其意乎今天下之精
华稍竭矣求之以足国裕民而铸山煮海泄盈剂虚者
未之有也求之以奇谋异勇而飞苍夫黄捭阴阖阳者
未之见也章服不可谓不荣也萧斧不可谓不凛也然
而薾然如病者之未愈矻矻然如芒刃之顿而不行者
何也生窃以为足国裕民之无人者士溺于科目之习所
卷八 第 22b 页 WYG1297-0745d.png
学非所用所用非所学也奇谋异勇之不出者士拘于
资格之说始以是求之旋以是困之也马端临有言以
铨曹署官而所按者资格则磨勘小吏得以司升沈之
权以科目取士而所程者词章则操觚末技得以阶荣
进之路今使汉桑孔唐刘晏曰操三寸柔翰剽剥缉拾
一旦处之以大农筦之以国赋其能精思熟计如曩昔
乎必不能矣今使谋若孙吴勇如黥彭俯首弭耳奔走
诸大吏前称门下厮役其能安然而为之乎吾又知其
卷八 第 23a 页 WYG1297-0746a.png
不能矣国初三途并用其最重者荐辟与乡贡次乃及
于科目其有茂才异等晓习兵农礼乐天文地理河渠
律历兵阵壬奇诸科者皆不繇场屋一出即为台阁妙
选方面大臣若国初用师则诏总兵官佩将印领之而
以文大臣总督参赞其勇智足仗者虽拔起行间亦未
尝鄙之为粗人目之为哙伍也故其时豪杰有义之士
既得专意于实学而纤利小才亦趯然思所以自见盖
文士之鲜实学也自轻乡贡罢荐辟而独崇科目始也
卷八 第 23b 页 WYG1297-0746b.png
谋勇者之不乐自见也自痛抑武弁始也近则荐辟之
法稍施行矣而州里不劝驾举主不连坐边隅多事曰
增武臣而其求之也不精制之也多方古之推毂而命
者不如是也诚复国初乡贡之法责成学臣务重实学
不独以觚椠从事士之华实相副者年书月考学成而
贡之朝勿拘限年之例而于荐辟至者稍为隆重其文
重之则吾之责之也深而举主亦甘受不称之罚士之
足国裕民者出矣武弁则开以丹青之信誓以茅土之
卷八 第 24a 页 WYG1297-0746c.png
言有能灭寇平贼者朝廷不中制文墨吏不掣肘但用
唐世以裴度督李愬之法节制遥听于度而兵机进止
一断于愬彼才气既伸而飞扬跋扈之心亦不得作也
士之奇谋异勇者出矣夫有燕昭之金台而何患无乐
毅有汉王之拜大将而何患无淮阴苟行此而奇士不
出盗寇不平则许绾有言臣请以臣首为徇
明道有言一命之士苟存心于物亦必有济语吏治于
今日盖其亟也吏治不越威爱两端然威爱岂杂用之
卷八 第 24b 页 WYG1297-0746d.png
术并施之方哉古者国侨治郑有火烈之言董安于理
晋阳有峭涧之论黄霸治颍川实以精密行其慈惠孔
明治蜀亦云法行而后知恩然则内以爱为本而外以
威济之始以威为导而终以爱拊之吏治止是而已汉
之六条唐之四善所以制官方也不可举而施乎宋璟
之争限年陆贽之议七患所以正铨选也不可择而避
乎卓茂之自密令入为廷臣黄霸之自颍川入为丞相
所以优守令之叙也今岂无循良乎唐太宗书刺史县
卷八 第 25a 页 WYG1297-0747a.png
令之名于屏风宋仁宗之牍记其名临辞陛见所以严
守令之课也今岂有异术乎生窃以为今日吏治之弊
在考察太宽迁代太亟牵制太多督责太严祖制设抚
按官巡行州县考察守令举其循良清白者劾其贪酷
罢软者又谕吏部考察贤否以牧爱宜民者为最抚按
官所举不称一体论劾今皆不能举其实矣所谓考察
太宽也先臣周忱繇长史径升侍郎陆瑜繇布政径升
尚书此皆嘉以布闻就加官秩久于其任然后责成今
卷八 第 25b 页 WYG1297-0747b.png
则近在三年远历再考辄得美官以去吏视州县如传
舍耳所谓迁代太亟也等守令而上之有二司等二司
而上之有抚按奔走伺候惟恐不力跪拜造请惟恐不
虔昔人喻之众身而加一臂众臂而加一指所谓牵制
太多也军兴以来催科办者为能吏转输缓者为弃材
如祖制所颁祀神恤孤学校诸科皆废而不举非其不
能实不暇也所谓督责太严也诚能申策考功振刷风
纪以救考察之弊玺书慰劳增秩纪功以救迁代之弊
卷八 第 26a 页 WYG1297-0747c.png
慎选方面大臣具报所行所禁以救牵制之弊旁咨地
方水旱量议所征所贷以救督责之弊吏治其有鸠乎
抑有说焉吏之威爱皆本于廉廉则不可以不养也古
太守禄二千石县令禄六百石今守令之禄财及古者
四之一耳彼内顾父母妻子之养无以为资而退循其
耳目口体之际傫然也礼俗之酬应迫之上官之苞苴
迫之交游亲党之邪说迫之则其势不得勉而为善生
窃以为国家宜严汰冗员稍节水衡工役及燕赏织造
卷八 第 26b 页 WYG1297-0747d.png
诸不急之费而以其所节者量加守令之禄以养其廉
至于奉事上官送往迎来者有禁竿牍游说之属有禁
私买利田宅盈千亩者有禁而又严高皇帝犯赃谪戍
之罚则吏治之兴日可俟也生请歌羔羊矣
积贮者天下之大命也奉上德意劝农课桑使旱涝有
备而百姓给足者守令之事也兼权熟计与周官九式
九赋相出入者非守令之事而庙堂之事也今天下岂
忧财少哉患所以耗之耗财之患莫大于兵国初九边
卷八 第 27a 页 WYG1297-0748a.png
粮饷多资盐引屯田不全藉挽输也万历中九边始藉
京运增至二百馀万当时已苦其多今自兵寇交讧以
来辽饷剿饷岁增不已新旧几二千万两计额已十
倍于万历时国初无论矣敌人阑入或曰将少也则增
督增抚增都督增参谋赞画增副总兵参游以下诸员
不知其计也流贼公行或曰兵少也则增兵二十万而
文武诸臣之在行间者召募家丁挂名幕府不知其计
也竭生民之膏血岁输九边适以充债帅之囊饱乾没
卷八 第 27b 页 WYG1297-0748b.png
之腹而国计于是乎大病夫金谷相输犹血脉也日流
于身故无疾一或壅之而痈疽生焉疾病作焉今则其
壅之之时也虽使守令日搰搰焉以劝农为职其富至
于土等黄金谷量牛马而兵日益加饷日益增则亦拱
手圜视末如之何己矣虽曰增兵增将者亦曰顾事体
何如不当惜财耳生观古者大将握兵于外独出独入
始能成功高仙芝封尝清之兵败于中使督战李临淮
郭汾阳之兵败于节度不一是将宜择而不宜多也勾
卷八 第 28a 页 WYG1297-0748c.png
践伐吴信陵救赵皆下令三日汰其癃弱思归者过半
曲端之对张德远亦曰见兵四十万人必斩二十万人
乃可用也是兵宜择而不宜多也夫兵与将本不宜多
而况重之以冗禄浮饷使中国萧然繁费哉今宜严择
将精练兵汰军中不必设之官以减冗禄汰军中不必
用之卒以省浮饷则民力宽矣然后师充国孔明羊祜
杜预韩重华李抱真之成法以屯田变叶淇之折色以
中盐通宋元以来交子会子之意以制钱钞采晁错募
卷八 第 28b 页 WYG1297-0748d.png
民入粟塞下之论以通开纳则有司之事次第举行可
也虽然四者之中开纳亦弊法也不足则行之有馀则
直罢之而已矣
事固有若不相系而实相系者诗颂卫文而曰秉心塞
渊騋牝三千颂美鲁僖而曰思无邪思马斯臧夫思之
无邪心之塞渊本于几微而騋牝从焉而马臧焉此皆
有深意至理可绎思也故马政有得失而世之古今吏
之勤惰兵之强弱皆在乎此矣生请略言前代马政以
卷八 第 29a 页 WYG1297-0749a.png
复明问可乎汉之马盛于文帝而耗于武帝盖文帝时
马养于官又养于内郡又养于边塞至武帝侈心好大
青去病穷追幕南士马恒耗十之六虽其时匿马之罚
甚峻大宛之使益出而于马政无补也是汉之失不在
于求马之不勤也唐之马盛于贞观至麟德而耗于开
元盖唐兴养马于监牧又养马于飞龙厩张万岁实能
其职至玄宗倦于政事安史祸生而苑监之马皆没虽
前有王毛仲善牧养后与突厥吐蕃互市而于马政无
卷八 第 29b 页 WYG1297-0749b.png
补也是唐之失不在于牧马之无人也宋之马盛于治
平而耗于熙宁盖其初市马于边而于河东京西宜马
之地兴置监牧至安石散国马于编户赋监苑于民间
民病而马亦大耗虽文彦博力争新法于前李纲申复
旧制于后而于马政无补也是宋之失不在于议保马者
之无正论也我国家建监设苑马事至详说者谓两京
河南山东牧于民即宋之保马山陜辽东牧于官即唐
之监牧然在边者病其无实而在民者苦其有害近则
卷八 第 30a 页 WYG1297-0749c.png
春秋二运折色之弊既行西北二边和市之路并绝京
师三大营所需马三万匹而倒死兑补之馀尝不盈数
千九边各镇所需马四百馀万囧寺折色尝苦其不继
也为今之计如清察草场之侵占者优恤马户之穷苦
者陇右岐豳宜勘实牧地广行孛畜养马丁田宜悉徵
租金以召牧圉而又重囧寺之权慎牧卿之选复川陜
马政都宪之旧此皆大略也生则以为兵不强马政不
可得而复也三大营之兵不强各镇之兵不可得而强
卷八 第 30b 页 WYG1297-0749d.png
也汉初天子不能具淳驷唐初止得突厥马三千隋马
三千耳而马卒蕃息岂非南北军与府兵为之根本乎
若今日京营之兵不强虽渥洼汗血之驹骕骦一骨之
骏将安用之且夫制蹂躏之边庭当用古偏箱车搜深
山之流贼当用步卒登海防边楚蜀上流防寇当用舟
师此皆与马政相维持者譬诸一发牵而众发随动未
有马政独强者也圣明在上行将内清铜马外服屠耆
生且言其进于此者而造父非子之事不暇以详焉
卷八 第 31a 页 WYG1297-0750a.png
 
 
 
 
 
 
 
 
卷八 第 31b 页 WYG1297-0750b.png
 
 
 
 
 
 
 
 陶庵全集卷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