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巢编-宋-沈辽卷九

卷九 第 1a 页 WYG1117-0615a.png
钦定四库全书
 云巢编卷九       宋 沈辽 撰
  万府君夫人朱氏墓志铭
南新万君夫人朱氏钱唐人世为吴越陪臣皇考以官
从王俶入朝卒京师夫人养于诸父以孝闻及归万君
君故大家也夫人事其舅姑与爱其宗族南新之人莫
不道万母以为贤而万君之兄死其妻甚少父母欲夺
而嫁之辄悲愤涕泣曰叔姒遇我恩厚又有一女我终
卷九 第 1b 页 WYG1117-0615b.png
不忍去万氏遂不嫁及其女成人夫人为择婚家咨谋
周至甚于已女卒得善人而伯姒年七十馀乃卒夫人
性好浮屠书终日持诵不懈或有所不通辄复能默识
人或问夫人夫人曰我若有所记明白不疑我知其前
习也中年遂不御荤血至其终垂三十年世之所难能
者岂善缘有次第乎哉万氏之祖善权为唐大将功盛
官显至其下衰乃力田为生及万君甚贫诸宗或为县
史益晦不振夫人尝教戒三子者曰丰衣食莫如耕祈
卷九 第 2a 页 WYG1117-0615c.png
宠禄莫如学是谓不辱其先故长子与少子服劳于家
而仲子延之为诸生其在州党刻苦术业有名于庠校
而南新不出进士人或语夫人延之无益生计夫人终
不信不夺其业数给其资使游学四方嘉祐中遂擢第
调鄂州司法参军其归也夫人老矣延之请迎夫人之
官夫人谓延之曰吾安于乡里不可去而汝为法官苟
以吾为念当务宽平如吾朝夕在旁也吾虽不往亦足
以为孝养矣而延之为吏精明其用法律好仁而不滥
卷九 第 2b 页 WYG1117-0615d.png
部使者交章荐宠之即其官擢为常宁令其归省膝下
夫人喜曰汝能为吏吾死不恨矣毋以吾为累其亟治
行吾年八九十而耳目不衰汝视吾治丝枲细缀不异
少年当无忧也延之遂行治平元年十有二月甲子卒
于家年八十有三以明年某月甲子大葬府君名玶先
卒三子曰炳曰延之曰宜之四女嫁杨氏施氏两元氏
皆卒二孙曰泾曰沆皆从学延之于余在州党为友兄
弟后又于家府为属官其持丧归也会余于荆楚之间
卷九 第 3a 页 WYG1117-0616a.png
属余为铭铭曰
昵昵夫人孝厥家上下宗族安且和外耕内蚕有条科
我以妙乘出三摩仲子起家服青緺行封大邑光宠多
作善降祥理非佗刻此铭章永不磨
  张司勋墓志铭
公讳某字隐直汉留侯七世孙纮居番阳至五代祖晟
乃自番阳徙浦城遂世仕于闽皇考尚书公始以孤童
从杨文公游京师以进士中甲科历官刑部郎中直史
卷九 第 3b 页 WYG1117-0616b.png
馆致仕乃宅吴其卒赠开府仪同三司吏部尚书彭城
刘敞铭于墓隐直其长子也少明隽好学有器识未冠
时已卓然为成人与刘原甫杨审言兄弟为友前辈长
者多贤之宝元中西方用兵以布衣上疏论朝政进启政
十篇乞召对已报罢又陈边要数万言不能用即移书
二府以古今兵事成败订其是非于时虽不合公卿翕
然以为材数举进士既不中且壮矣尚书公为陜西转
运使范文正公镇永兴始劝公仕于是补太庙斋郎即
卷九 第 4a 页 WYG1117-0616c.png
任以为洛阳主簿盖始仕也其所操决已如老吏数决
滞讼洛阳人善之三年鱼周询拜御史中丞荐以为主
簿仁宗方开言路台諌官尽人物之选其言执政得失
无不听当是执政者不敢作威福陈旸叔唐子方诸公
以此显名一时隐直在台中乃主簿诸公皆推以为友
皇祐二年拜明堂既斋前殿矣人籍籍传有泛恩过以
问何郯郯曰闻之公曰或传外戚欲得节度使中贵求
为观察使者于法不可迁将以亦闻之乎是迁也上既许
卷九 第 4b 页 WYG1117-0616d.png
之而谕于执政矣此非不蠹也何为默然郯大惧即与
其僚请奏事仁宗愧且怒责所授言郯疑以问公公曰
某闻之以告得罪宁有憾耶明日礼成有泛恩二人者
遂不迁然上怒未已推穷且急郯亦终不言唐子方之
论温成也夜召公以决之公曰足下当言责尚何疑为
此足以塞责子方繇是被逐其所建明皆此类也执政
闻而憎之秩满上改大理评事范公文正守青社荐公
文行乞召试学士院因请以为从事但除青州判官而
卷九 第 5a 页 WYG1117-0617a.png
已比至而文正公病且革以府事一诿之文正公从陈
州至彭门而薨公驰哭于彭门相其后事而还代归京
师尚书将请老遂求东南官三司请以为怀宁令怀宁
剧邑也治之数月廷遂无讼而罗原茶场户岁输茶百
万前日之弊上茶之入三倍其次茶五倍既不足捽它
草木皆为茶以是致大贾贾不售为令者不得去及公
至始约束必得善茶其上者倍之其次不过一再倍吏
告以法且留公矣公曰使民不加敛贾得善茶何为不
卷九 第 5b 页 WYG1117-0617b.png
售民欢呼相告及期毕具是岁大贾至乃先诸场算以
其得善货也上下以为便侨户出丁钱其去来不常十
年间吏不时省籍而无除遂至万数其去者责于里胥
故任役者率破产为大害公一日按籍除其亡者六千
益新丁三之一因以闻上遂为诸县法吏言令之圭田
五百斛请赋之公疑其不明也使访之得田三百亩输
有司赋其田而已自昔守令莫不然然毕取之号草头
供输于是通判李基闻而诣公曰君不可以独清盍为
卷九 第 6a 页 WYG1117-0617c.png
我谕之其除者亦半因谓李曰勿广语人使人反侧无
益也二年孙长卿为江淮发运使因以亲嫌罢于是尚
书公老矣乃还吴遂不复造朝台檄趣召数移疾不行
尚书公捐馆时公年及知命执丧尽礼杖而后起人以
为难终丧始还台迁殿中丞相当国方荐公公曰亲老
矣不可以久留遂得通判湖州以归二年繁昌公卒哀
毁如尚书公之丧然隐直家故贫朝夕饘粥或不足未
始以告人治平三年入朝于是閒居十年矣今上即位
卷九 第 6b 页 WYG1117-0617d.png
迁尚书虞部员外郎王丞相圭提举百司先诸公荐始
编定百司敕是时自陈丞相诸公荐者十二人诏赐对
便殿劳问甚渥于是子方新领三司请以为判官即权
领户部判官事户部主诸道上供金帛自庆历时迫诸
道上供入倍常岁诸道始为敝吏不能较一岁所负至
二十五六万前日内帑无所考质于是有诏使公覆较
以庆历五年为准因建言转运使以经制为职盍以为
殿最中间不满岁而去者以数告其代几可以劝沮朝
卷九 第 7a 页 WYG1117-0618a.png
廷遂颁以为法而计三年之入最一百三十万又督发
川峡所负入便钱至五十万大计赖焉久之始正权户
部判官序其秩视提点刑狱在三司凡七年乃以司勋
员外郎出知越州兼浙东兵马钤辖部使者率新进少
年以新法督责其下戾甚吏驰走不给事已蹈罪咎会
稽为大府公以乐易处其吏民吏不欺而赖以安法度
皆举踰年徙苏州未行又改明州明州尚书公之故治
也遗爱馀美尚在耳目人皆喜公之来公亦乐其州为
卷九 第 7b 页 WYG1117-0618b.png
易治于是询求民隐数日之间政令一新时方病盐法
法已过矣吏缘为奸自昌国县置发引铺而公私之货
混淆不可辨其利于公者削矣公至则除引铺使民市
于官市于官者不为定格益严其禁期不敢犯未几入
缗钱八十万既足其目而又益三百万未阅月移成都
路提点刑狱自在三司固已亲其秩矣三易镇乃始远
徙人皆为之恨且劝公辞之公曰吾辞之重得罪执政
虽然吾颠华族多岂其愿也吾不敢辞陈力而已于是
卷九 第 8a 页 WYG1117-0618c.png
求对及见上上悯劳久之曰行且迁矣遂行自四明之
徙历八月乃至部所始至务大体不以暴刻为功自熙
宁以前第五等户不徭及新法起乃出免役钱公以为
朝廷立法本以宽民今乃赋困穷之民非上意因奏免
者十二万户蜀民大悦会茂州蛮叛数日覆军杀将进
围汶山郡坤维骚然公与转运使俞充行分将兵方无
事时兵常不足及是官军多死夷兵且深入公移帅府
请与之约和以缓其来且待王师之至也帅府用其画
卷九 第 8b 页 WYG1117-0618d.png
犹连公手札上闻已而王师至夷兵不侵轶者公之力
也先是蜀使者多循故事不阅兵仗公至成都将阅之
咸以为不可且生民心公曰吾职事也遂发视之器甲
多敝败不可用使修完益移檄支部举新之至是军兴
乃获用朝廷方并州县以充大农之财永康之废未久
请复以为永康县川峡道阨塞多瘴疠它时使者行部
多不以春夏出茂州之役自三月至七月往来无朝夕
之休比官军粗备乃还至永康感疾矣舆归成都病小
卷九 第 9a 页 WYG1117-0619a.png
间今枢密冯公当世候之公嘱当世以后事神色不动
处生死之际若往来也以熙宁九年八月十日以其官
终于官舍享年六十二呜呼隐直天性浑厚喜怒不形
声色虽子弟有过未始言子弟皆化其德仕宦四十年
历典三镇至于奉使未尝一挂于法亦未尝废一吏所
至皆称最与人交温温若不足及临事不苟变在三司
时左右新进假途以致要津者如奕棋而公坦然不以
为意也有文集十卷其上论朝政疏启及论西方用兵
卷九 第 9b 页 WYG1117-0619b.png
书号庆历先书后书又十卷藏于家曾祖讳霭仕于闽
祖讳皇赠户部侍郎考讳沔尚书公也夫人彭城刘
氏封彭城县君为人明爽善治家公于家事一切不问
者夫人是赖先二年卒男子八人元方进士及第平舆
令中书吏房习学公事元振元宪元舒举进士馀尚幼
女七人太常寺奉礼郎沈某著作郎郭茂恂试将作监
主簿苏亨节太庙斋郎卢道原其婿也馀尚幼公卒之
明年丧始自蜀归诸孤将以九月某日葬公穹山先公
卷九 第 10a 页 WYG1117-0619c.png
尚书之兆使来乞铭余平昔从公之游固已钦慕矣及
代于会稽亲见其民爱隐直如父母集大众为綵城以
障其行至数十里涕慕不使去者移日此尤可尚者呜呼
隐直其有德君子欤乃为之铭曰
呜呼隐直其学博矣而志不遂其德完矣而位不充或
恨其弗逢维其命之穷其达也不过为王为公建一切
之功若其德则考古人而不愧将来世而无终为能执
其中使九原可作非夫人之与其谁从
卷九 第 10b 页 WYG1117-0619d.png
  贺州推官知阳朔县李君墓碣铭
君姓李氏讳忠辅字道举零陵人曾大父冲生师运师
运生惟简皆不仕至君始为诸生少时已卓然克笃术
业为不群矣于是浔阳陶公岳方为州大儒名闻四方
君以其文辞上谒陶公大称赏以其子妻之及冠游长
沙造内阁李公受于幕下纳顾甚厚延挹以为后进首
由是知名皇祐元年秋州荐于春官不合遂南归与陶
商翁相善文墨志气适其所好虽党也然湖湘间举称
卷九 第 11a 页 WYG1117-0620a.png
二人有异材后商翁以戎事得官至显达数欲引君君
独不肯屈既老矣已困于北上乃缘恩格释褐调镡津
尉盖初筮也君之学为政久矣一出其锋上下皆推是
邑人有聆其旁舍得地中藏镪者群劫之至则无有也
其主讼于令君驰往捕悉获之然视其人本非凶毒者
皆以为地中物如逐鹿耳遂释之或谓君必案以法当
获赏君曰彼以过听自贻孽我安用傅致杀人以求官
终不取州犹以君不讨贼为罚然部使者闻而贤之亦
卷九 第 11b 页 WYG1117-0620b.png
数有见誉者摄迁江令踰月邑大治桂林北出兴安为
灵渠自秦时疏凿以饟嵪南而前为令者皆武人久无
政堤防鏬漏漕舟数不通复以君假令至则锄其奸弊
民讼一清乃大完筑尽复其故迹益溉其旁田畴甚多
而桂林为嵪西帅府帅潘侯夙爱其材欲致之会新制
八路使者得按格除吏遂调桂州司户参军潘侯加礼
遇焉方交趾反也不数日覆三州公私骚动君为咨谋
调发所补于上者甚力蛮亦不深入当途者交章荐宠
卷九 第 12a 页 WYG1117-0620c.png
之迁贺州推官知阳朔县事大兵南出而邑当大道使
者傍午劳来供亿羽檄日数十里君怡然不挠而益办
然民力屈矣赢粮者道多逋亡诸令率自将上道君疾
暴下乃舆行栉沐瘴雾疾重困至机郎已致役而气血
殆矣复舆归王师亦旋乃谒告以便医数移檄而使者
惜其去辄不许卒以告归熙宁十年冬十月辛亥终于
里第享年六十二启手足时神色和易戒诸子力学守
约而已平生所为文章甚多其在藁者二十卷号湘南
卷九 第 12b 页 WYG1117-0620d.png
集夫人陶氏也五男曰述慎修迪修德修允修皆有学
行为良士二女嫁同郡何宗望胡敏行元丰元年十二
月乙酉卜葬于归德乡先营之右为吉兆其葬诸子来
乞铭以扬其先人之美余谓君能教其子以礼也夫为
之铭曰
道举之学久已成五十从政艾且明使其当年造王庭
何愧古人建功名遭命不造谁主平独留惠爱三邑氓
子孙美泽方大亨昭示来裔诏斯铭
卷九 第 13a 页 WYG1117-0621a.png
  东安县尉王君墓铭
君讳岳字景申姓王氏楚彭城人景申为人刚毅少所
屈下皇考君捐馆时景申尚未冠治丧哀毁如成人终
丧闭门读书不履世故数年学大就进止屹然为古儒
者山东学士皆右之州以礼请为庠正其所教导弟子
悉有师法三荐于春官皆为举首治平四年始登进士
乙科试秘书省校书郎以太夫人长安君阎氏年九十
求为下邳尉为吏矣终不肯小降志视其令奄奄若无
卷九 第 13b 页 WYG1117-0621b.png
物自州从事皆卑之然公卿大人使者莫不知景申为
材不以凡吏遇也不满岁坐法免丁阎夫人之忧如礼
已除服奉母夫人条氏来湘南当途者已乡其名矣至
即委以县事摄诸吏乏遂有以过人者新制吏籍付于
外台而长沙为湘南会府诸吏小大咸集号多士往往
为调佞以干禄其有所倚藉亦蹇傲以骄人景申处其
间有不能平多所折辱至廷叱而众诟之其人虽惭伏
不敢荅然忾怨多矣景申弗恤也久之调湘乡主簿太
卷九 第 14a 页 WYG1117-0621c.png
守卬其材檄摄浏阳令地有银冶聚四方不逞难治而
易谤士挟奸者不得欲纵景申所辱者交攻之复免官
使者待之加厚焉虽失职然领事无间日最后补东安
尉鄙夷小邑也户不满千室大半栖崖谷间以故无吏
事夷人不知为学景申为新孔子庙使雄壮方秋与其
令释菜行礼上下所未识也礼成以书抵余曰使后世
有学者知是为名教主景申所存如此元丰三年太守
与三使者交荐之当迁矣暴感疾遂不可治以闰九月
卷九 第 14b 页 WYG1117-0621d.png
丙辰卒享年四十有六卒之前日吏直于东厢夜半忽
惊寤见景申骑马张盖从者驺呼甚盛奔出从之已不
见及病且革矣噫景申其穷欤其材与气终不一申而
没地也使世不偷儒以苟为得者亦有激乎曾祖乂祖
改皆不仕考尚宾官至尚书虞部员外郎母夫人条氏
夫人庄氏一男日淳一女尚幼条夫人时年八十有二
拊其尸恸曰人不复知我子为孝矣载其柩归葬于某
乡某之原某年某月也余方客于湘中景申以余为相
卷九 第 15a 页 WYG1117-0622a.png
知其死也嘱其子来乞铭曰先人之治命也为之铭曰
呜呼景申既刚克仁生不得奋其志死将为神吾知其
辅善夭淫上相苍旻终不傅木凭石以要膻荤后有神
灵之兴者知为府君十世之间考斯文
  福昌县太君李氏墓铭
夫人姓李氏江宁上元人曾大父弘义大父潜江南有
国时以公族为达官至皇考文览始入天朝擢进士科
任武昌军节度掌书记以卒夫人事父母孝处宗族和
卷九 第 15b 页 WYG1117-0622b.png
皇考君爱之始笄矣将慎选其配以嫁焉乃得蒋侯侯
世儒者家衡阳甚窭从学四方及成昏依李氏未去兄
子偕省其世父也将西游京师无资以治严夫人为释
金条脱以赐之直十馀万钱偕由是能成就其业决科
成名卒以母事夫人其升朝请于朝廷封赞皇太君蒋
侯以明道三年登第夫人事之犹其父也内外属因夫
人悉充满其不足侯含德不耀卒于光山从事今赠官
为工部侍郎夫人春秋壮止一子曰仅乃端居闭门独
卷九 第 16a 页 WYG1117-0622c.png
以教子为事仅载就举有司辄不利遂以宫苑补太社
郎令为朝奉大夫其始通闺也复进封福昌县太君夫
人老矣不复治家事栖心竺乾道大夫从仕上下笃行
谊谨法律能保其禄位者夫人之教也熙宁八年签判
道州侍夫人于北堂八月微感疾是月晦召大夫妇孙
戒策家事不苟生不怛化奄然而逝享年七十有八一
子即大夫君也二女已嫁孙八人曾孙二人后当某年
某月归葬历阳赵唐之先茔从吉卜也大夫乞铭于余
卷九 第 16b 页 WYG1117-0622d.png
谓可考信于后世者余岂诬乎哉为之铭曰
昵昵夫人妙德柔嘉作配哲人允宣厥家母道三纪慈
祥惠和安舆朱轓天泽载加子妇顺承孙曾众多含饴
玩綵绥我寿遐天有五福既备不颇人有三从协于宠
华归葬先茔生死可嗟勒铭幽宫终古不磨
 
 
 云巢编卷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