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巢编-宋-沈辽卷七

卷七 第 1a 页 WYG1117-0594a.png
钦定四库全书
 云巢编卷七       宋 沈辽 撰
  张季鹰东归图赞
季鹰道孤翩然归吴谁知其志止为鲈鱼
  秦穰侯就封图赞
秦相出关其车千乘将归于穰道路疲病范睢何人箦
中馀命不烦半策夺我镡柄
  十才子出关图赞
卷七 第 1b 页 WYG1117-0594b.png
贞元诗客远涉山林羁栖穷愁不忘讴吟当时贵人华
屋歆淫无有丹青能传于今
  王子猷访戴图赞
千岩万壑合为一溪中夜大雪玉华渺瀰欲访若人扬
舲水西飘然兴尽吾将归兮
  道林二颂
众生不解修道便欲断除烦恼烦恼本来空寂将道便
欲求道但一念心即是何须别处寻讨大道晓在目前
卷七 第 2a 页 WYG1117-0595a.png
迷倒愚人不了佛性天真自然亦无因缘修造不识三
毒虚假妄执沉沦生老昔时迷日为晚今日觉时非早
  二
我今滔滔自在不羡王公卿宰四时犹若金刚昔乐心
常不改法宝喻于须弥智惠广于江海不为八风所牵
亦无精进懈怠任性浮沉若颠散诞纵横自在便使刀
剑临头我自安然不采
  志公赞
卷七 第 2b 页 WYG1117-0595b.png
大道常在目前虽在目前难睹若欲悟道体真莫除声
色言语言语即是大道不假断除烦恼烦恼本来空寂
妄情互相缠绕一切如影如响不知孰恶孰好有心取
相为实定知见性不了若欲作业求佛业是生死大兆
生死业常随身黑闇狱中未晓悟理本来无异觉后谁
晚谁早法界量同太虚众生智心不小但能不起人我
涅槃法食常饱
  纣锡妲己冠帔图
卷七 第 3a 页 WYG1117-0595c.png
昔殷王纣宠嬖之妃名曰妲己时在沙丘锡之冠服姱
示以礼媠媠其容浰浰其止二嫔侍侧龙黻金几巧工
图焉穷其俊美其工伊何维周昉氏
  苏州承天寺永安长老语录序
余昔游江南上下庐山西走泐潭造黄檗傍淮上历访
诸祖道场出金陵还吴越大抵江南名为达者余皆已
知之矣后二年之荆州荆州尤多古精舍余尝观古记
所载名德硕老多出于荆衡襄汉之间余在澧陵最久
卷七 第 3b 页 WYG1117-0595d.png
澧陵一障乃有夹山乐普钦山龙潭层山五大寺南临
药山北望玉泉联延不绝当其盛时海会山积上下皆
数千百人地胜势剧至于今承嗣不衰为其师者莫不
推择其人余既从江吴淮楚之士相与往来盖已多矣
然其可者才二三人古人有言如沙中金不其然欤夫
太阳之升于天明者视其出没中昃岂不坦然哉至瞽
者待相而后知与明者固亡别矣明与瞽易识知与否
难言此丛林所以纷纷也维摩大士神通自在其说虽
卷七 第 4a 页 WYG1117-0596a.png
多然不可删世之学者枢机一发便使人掩口不暇已
可厌矣盖其心有达不而言无多寡世之人独知蹈袭
古人言辞应对亹亹如影响之相符以为其功顾何异
于数宝者哉不惟不充于外其中乃惘惘尔悠悠尔至
于达者则不然也永安禅师名崇智吴人张氏子初受
具即出游诸方先受记嘱心智默了遂为五祖戒禅师
之嗣戒师者先云门三世孙也既获五祖印可乃东归
于吴初住文殊还永安师为吴人而继主吴二道场其
卷七 第 4b 页 WYG1117-0596b.png
行乃自弱龄至于耋老有足伏人者不然岂其州人推
尊之哉一日弟子崇章出其所以开示于人若弟子者
为大轴嘱客不远千里而来请余为序异哉余岂知之
者欤昔如来以正法眼藏授大迦叶蝉联统绪以传于
今为佛为祖岂一人哉然迦叶不能知世尊三昧况其
他乎了则为得昧则为失所以为难者非特在机辩也
余方在朔野沙尘之中延首以望屡以不得一接其风
味为恨古人所谓说尺不如行寸余观其言与考其行
卷七 第 5a 页 WYG1117-0596c.png
岂特尺寸之间也若夫陟高坐运象牙夺无碍之一辩
伏六道之士余不得而闻之矣是斯录也所谓扣宫而
宫应之随机之义如是而已余欲见其人以是观之亦
何必在名山古刹之下哉崇章所传甲乙次第如右治
平二年九月十七日序
  彭城太尉诗序
太师彭城公五言诗二章跋状后一帖在明州宝云道
场始吴越时太师公以诸子胙土四明每访诸道于尊
卷七 第 5b 页 WYG1117-0596d.png
者既入朝数以手札拳拳致焉尊者讳义通新罗人初
以其学造螺溪法师说华严大旨顿悟即谢其徒传天
台教观遂为一代法师其后门人有若知礼有若遵式
式号慈云大师礼号法智大师是二人者皆传其道法
智之后有若本如有若崇短有若尚贤有若梵臻慈云
之后有若祖韶而天台之妙遂达于天下余昔过道场
见正公正乃臻公之高弟而法师之曾孙也因观太师
公手墨爱其清健雅丽有足尚者正方且勒诸乐石遂
卷七 第 6a 页 WYG1117-0597a.png
请余题其后盖太师姓钱氏讳惟治字世和少好学善
书在藩时夜梦朱衣人以土壅其颏颊云是金天王使
者及西迁出刺华州踰二十年乃验官至神武统军赠
太师载在国史云熙宁五年十一月十六日序
  花药字序
禅师初出家依万杉宣公宣公为一代老德以为法器
也名之曰义然已落发受具密示心印行化诸方凡十
有七年止于万寿始转法轮为人天师后十年迁于花
卷七 第 6b 页 WYG1117-0597b.png
药与余会于零陵为法乐之友而禅师所以表德者有
所不称余请易焉余谓以无为法者其未然也义无乎
在及其然也义无乎不在经曰诸法如义不其然欤若
夫为一大事出现于世不能大济含识者定非佛子其
所然者亦尝大济于人乎请以大济表德昔马祖谓丹
霞曰我子天然遂名天然万杉之意正谓禅师能默契
诸义有足然者乎苟曰然无有是处因著其大方以示
知者
卷七 第 7a 页 WYG1117-0597c.png
  阿耨达池右绕图序
释氏右绕久矣自允堪律师乱之于是始讼堪不能雠
其义而入灭师堪者张为奇说而世人或疑之于是净
戒基上人出阿耨达池图而疑者泮焉西域记云阿耨
达池东面银牛口流出伽河绕池一匝入东南海南
面金象口流出信度河绕河一匝入西南海西面琉璃
马口流出縳刍河绕池一匝入西北海北面颇胘师子
口流出徙多河绕池一匝入东北海南山宣律师方志
卷七 第 7b 页 WYG1117-0597d.png
云阿耨达池唐言无热恼池也东有银牛口出伽河
右绕池一匝流入东南海(上加右字/馀皆类此)所谓右绕者东回
南转也东回南转者绕池匝而后入于海东回北转者
绕池不匝而遂入海繇是而言东回北转为右绕者谬
矣世之学者当以西域记与方志为信云熙宁元年六
月望日序
  四明山延胜院碑
四明山有大长老曰修己初居太白峰能行其道不履
卷七 第 8a 页 WYG1117-0598a.png
世事十有馀年人无识者然人莫不闻太白道人有至
行天圣初步下太白峰始游是道场其主者瞻望毫相
知其为太白道人也稽首致礼请事巾履乃曰吾之先
自石床来我先师有言是为大福地当有至人来然后
兴师逮是不可舍我去矣师心已默许后数日州大姓
与诸佛徒凡数十百人来造床下上州所具疏请以时
说法当时在会者莫不瞻仰叹伏侧聆法音皆以为登
佛道获本心也由是为善者知所恃焉其地在四明山
卷七 第 8b 页 WYG1117-0598b.png
之中四旁百里旷无居人土瘠气寒逾春常有积雪方
夏时水泉流行舟车不通者或越月踰时故人迹罕至
师之居也益日得其道而游方之士以一语一默请留
门下者盖不可胜计至于闾巷耄倪莫不乡往愿事其
人州人既将为师大治道场乃请于天子敕赐名延胜
后二年州易守守欲屈其道以为不近于世师遂去游
衡岳转运使贰部张公夏方假守钱唐雅知其道为高
妙即强邀止之乃启龙兴之法席明年明守罢州人乃
卷七 第 9a 页 WYG1117-0598c.png
相携持奔走东向蹈重江而请于钱唐于是复还也益
来攻甚力至于今甫二十年乃始大备自一榱一桷莫
不精壮业业崇崇化成焉呜呼后人非吾师之道入人
之深孰能臻是欤后之人游吾门瞩吾奥有不待开击
而了然明彻者则知是道场为吾师其不可终已若吾
师无上之道三昧之功门人之所传者不著于是乃记
其因始仆何人而足记之哉欲叩诸空而不有欲质之
文而何云不耻芜秽为之辞曰
卷七 第 9b 页 WYG1117-0598d.png
吾闻如来号释迦初谈正法居耆阇诸祖相传浩无涯
乃自达摩来中华曹溪信具闷堵波灯分水别相聱牙
尔来百世敝所加浮图布列如河沙法本为谕返为哗
大乘小乘立名家不求诸心既已差乃至妄说实亦邪
(其/一)
善哉大士释之雄五十馀年功行隆初住太白最高峰
草衣泥食乐我躬降于延胜何名同誓以度脱嗣佛功
大音一振豁群聋汝昔孰瞆今孰通四众稽首钦道风
卷七 第 10a 页 WYG1117-0599a.png
愿以金帛明精衷崇饰师席配佛宫千百亿费谁汝庸
(其/二)
重门嶙嶙揖朝阳金刻大篆扬天光正位隆隆仰法王
唯以牟尼非他方台观飘飘势欲翔海鲸怒击洪钟扬
修庑连连挟两厢华幡不动天乐张法座湛湛伏象王
祖意不道何有亡庖厨修洁来众香甘露味美不可量
(其/三)
导师无作何为斯悯此像教将陵夷如来本愿在慈悲
卷七 第 10b 页 WYG1117-0599b.png
故为群生作归依厥初开山知为谁成是大事吾不尸
于彼于此何有疑佛土内外增光辉吾知后世永不衰
何在勇施陀罗尼鄙夫无能赞菩提有愧句偈垂丰碑
(其/四)
  杭州吴山英烈王碑
余观太史公所记王忠烈甚备而左氏春秋左氏国语
世本战国策其录尤博而辞意尤精明然其出不一颇
相乖迕吴子之伯也忠臣谋士宁一人哉而太史公独
卷七 第 11a 页 WYG1117-0599c.png
为王作传赵晔作吴越春秋大抵推王功烈其名与吴
相盛衰呜呼王之忠毅志节机策雄勇不能超绝于世
孰能臻是哉方其患难穷阨时不能比于人而不死死
非难也维王之所隐忍者知必有所成就也至于逞愤
忿穷威力出人之不能何其伟欤余以为有志者必能
先信其己而后能信于人信其己者内有统也信于人
者外不屈也若其不能信于己则决不能信于人是以
知才之难也若王者可谓有志矣至其所趣则难与为
卷七 第 11b 页 WYG1117-0599d.png
仁焉使夫愚闇偷生之子狂狯强死之人仰闻王之风
采其有以激于中乎不独彼一时也至于今百世可知
也生则飨大位死则庙食不绝谁谓不宜嘉祐八年春
正月吴山新庙成某日太守行祀事维庙有碑而不刻
其雄名盛烈使晦于史策而不显具瞻余乃即太史所
记删其枝辞十五而增以他书凡三倍遂以刻焉系之
铭曰新我王庙自我黎人以祀以祈以媚于神维吴屡
丰人安以嬉时报神飨春秋靡违大江沄沄有击其潮
卷七 第 12a 页 WYG1117-0600a.png
俾安其埼毋使我劳人肆厥心或善或淫不纵其尤助
天匪忱丽牲有碑我篆其休有赫王威在彼道周神功
在人人报于前寝隆有光保其万年
  天庆观火星阁记
三湘之间惟永为奥区土俗朴甚不杂五方之民故其
人纯一而少事然岁多水旱之灾不沉溺则灰烬民生
艰焉虽其人知为善殖福乐于施与而不蒙神明之祐
者盖其诚心有所不至也为老子道者与群姓联闾阎
卷七 第 12b 页 WYG1117-0600b.png
养妻子其祠宫则狸鼠之所穴也为浮屠道者与群姓
通商贾逐酒肉其塔庙则屠脍之所聚也主善者孰不
知老氏本清净释氏有斋戒哉不以为非也至于身污
蔑而礼星辰含膏血而作梵呗此神明之所弗祐也玉
笥山道士王舜卿谒衡岳还泛潇水而上将造其宫则
门户皆蓬蔂也访其左右则阒无人者久矣于是造州
而求寓焉太守李侯方崇其道即命有司扳为之主由
是州大姓欣然乡往之知其道清净为可尊也居间念
卷七 第 13a 页 WYG1117-0600c.png
所以弭灾患而祈福禄者即其宫而祠火德焉盖其地
直南方也元丰三年三月某日阁成其上建火星像旁
列九星合祠焉其下为斋修严奉之室则王君之所居
也王君处身洁清翛然能履其道与人和易而多礼其
主祠于是也吾知其将至诚窾天关祈福憙下群岷神
格其祠人安其庐赤龙不惊回禄伏藏禾黍丰登牛羊
肥字然后为善殖福者为不诬矣不苟为是也又将化
其狸鼠之所穴屠脍之所聚皆为道场道人释子咸安
卷七 第 13b 页 WYG1117-0600d.png
其教使为福者知所依乡则其善报岂少哉始余为谋
其事赵郡李述修以告诸大姓乃克成之为阁者名氏
皆列左方以示后来
  花药山法堂碑
花药山之崇胜寺法堂成或问法有堂乎有堂所以为
众也诸上善人欲闻我法者当是之时如海之会如云
之合无有际止然后法有堂焉诸佛不说法诸祖亦不
说法何者名法以有为者一土一木皆是真如以无为
卷七 第 14a 页 WYG1117-0601a.png
者天宫龙象盖亦土苴求我道能达此事者若瞽而明
若聩而聪吾与其能知而未必其能行也熙宁八年大
济然禅师自万寿来始以无二菩提开导有生直造佛
祖天龙悦焉诸上人者以故堂庳圯为不称也于是召
州之大姓长者相与谋而作新之以其九年丙辰秋七
月鸠工度材距明年夏五月甲申落成其崇九仞厥广
八十有五寻其工与费以亿万数至不可计噫其壮也
望之屹屹然视之潭潭然登之廓然处之泰然在会之
卷七 第 14b 页 WYG1117-0601b.png
士莫不瞻仰赞叹以为禅师道力之所化成者非一手
一足之功也元丰二年余为湘南客始闻其事既又造
其筵为禅师道维摩默然之义侯胝一指之机曹溪有
无之对南阳即现之化于是堂也其犹上下手之间乎
欲著不朽以偈赞之其辞曰
阿阏佛塔孰知其方优昙钵华未闻妙香赞叹希有如
不吉祥然公之堂乾乾然公应化三湘利乐天人成是
道场望之屹屹须弥之冈视之潭潭沧海之洋如鹏之
卷七 第 15a 页 WYG1117-0601c.png
运如翚之翔庄严显相嶪嶪煌煌法鼓朝鸣大众瞻相
雁进鹗立白豪妙光龙象护持雨华纷扬巍乎不动万
法之王衡山之左二水之阳为功为德保于无疆
  三游山记
余卜居齐山逾月欲一探左史洞而不知其地四月丁
巳会公华德相至遂召唐生者俱游焉出延庆兰若傍
山东行北上数百步观李氏书堂遗趾益北去委蛇山
谷间道滋峻多丛竹高木时有佳花赤白芳菲袭人不
卷七 第 15b 页 WYG1117-0601d.png
远三四里地颇平斗下石壁间嵚岩丈馀直北不知其
际皆蓬藟无人迹崖西彻阳气生草木其东平峭洁白
雨露之所不至也德相欲题名索笔不得怅然者久之
左之右有三洞或可入或不可入是谓石燕洞复南出
循山北上豁然望青溪圩田直池汤楼观窣堵若图画
下山西皆嶒怪石有一穴甚峻欲下不得道槃桓其
下以为不可登矣久乃搴荆棘蹑颠石得上慄慄如履
锋刃且首步极危殆至洞下嵓势若彫斲实天之成俯
卷七 第 16a 页 WYG1117-0602a.png
听水声泠泠将下穷其渊取火者缓不至乃止是谓石
虎洞下求左史洞失道陟降崖坂颇厌苦之已乃识其
处石巑巑若深地四旁相若欲下不敢委藜而引蔓般
跚乃得下观杜牧之与张公子题名字颇泐灭吴仲庶
与张伯益游复作大篆题之此洞后也北望石下有蛇
窦窦口才广尺有咫俯身伏入宛延象蛇行乃得至洞
中宽耸可容百辈有遗骸焉直北出山顶而已晡矣乃
谋还前径截山腰过书堂观涌泉遂归且将僦工与浮
卷七 第 16b 页 WYG1117-0602b.png
屠者为棺其遗骸而瘗之公华姓夏名琮德相姓马名
永誉时元丰五年壬戌也
  其二
四月己卯润之公辟德相来会余将为九华之游也方
食景德超禅师与明推照上人至及行有阴云至石堵
已微雨寺在青山下直望金鸡峰高木数十亩始成于
熙宁中寺甚壮丽与其僧徽语九华道徽云适自灵观
来水涨而桥绝矣马濡首仅得渡尔德相锐欲往不听
卷七 第 17a 页 WYG1117-0602c.png
徽云今夕雨水则降小槃桓可也明日雨不止遂先至
龙潭出马牙市南行观民家擗楮为纸皆即其溪流有
足佳者至其寺山甚峻宛宛匿其寺地微隘耳龙潭水
出寺东引其一支正东庑作小山为水戏其流汇为溪
四旁多洲渚寺僧云昔皆美田为洚水害遂不可治润
之指其尊府天章公所卜筑书堂处但馀竹树如毛无
复故基也游龙潭还德相犹欲往九华而雨势未已颇
以为恨将至清泉数十里尔犹苦泥泞不可乘遂出铜
卷七 第 17b 页 WYG1117-0602d.png
驼亭过公受山居小饮乃归润之姓滕名希仁公辟姓
夏名畺公受乃其兄名某者云
  其三
九月癸巳处善邀余游九华即上马行至石堵寺日已
夕矣月旁死魄多浮云与寺僧步松林间索索始有秋
气明入灵芝驿朝食过五溪寺观前日洚水道民田半
为砂碛其所灭木往往合抱大石如车轮御者云方水
作时是木与石如断荄如流沬尔今溪流益南去不复
卷七 第 18a 页 WYG1117-0603a.png
出寺下矣过曹溪寺寺在山麓泽中有白鹇数十往来
与寺僧甚狎余语处善李太白在黄山闻胡公有双白
鹇能驯养之就手取食太白访之胡公遂以赠太白唯
求一诗太白欣然会其雅意因援笔三叫文不加点以
(黄山在秋浦南百八/十里事在翰林集中)余谓处善寺僧不如胡公也日
已暮乃次曾庄已有微雨所见九华止一二峰尔昔滕
大夫为余言欲观九华至曾庄可概见不待登山也登
山乃自为境耳明日先上头陁寺寺甚佳乃唐王文季
卷七 第 18b 页 WYG1117-0603b.png
书堂上有五粒松蒋颖叔为青阳令时题其壁间云昔
金地藏自新罗浮海来庵于左山即化成寺是也松种
出新罗至今生子可食与他松异矣至寺即大雨旁其
左下食曾庄乃上观音嵓上山甚峻松竹夹道云气荟
蔚跬步不见人临观上下二雪潭其巅飞瀑下淙涧中
常如积雪寺僧云春夏之交尤佳其旁数百步无暑气
也复上数里几山顶乃至其寺亦有颖叔题处今馀二
十年如新墨馀无佳士名迹出寺后数十步得观音嵓
卷七 第 19a 页 WYG1117-0603c.png
无足佳者且将踰小垄过刘道人庵会大雨从者云道
恶不可乘乃归坚上人云世传此山为雌山有游客辄
阴晦自匿如羞涩者出山三十里至慕善阴云皆溃散
望九华正如屏突兀峭拔不类他山处善云于是一观
亦足矣滕大夫云九华有名自太白始太白所名者止
九子峰也其它仙人峰莲华峰侧峰双峰各自有名世
人合为九华未必是也今欲质诸山下无足与语者姑
识之是行也涉五日才得其一二所未至者续访之处
卷七 第 19b 页 WYG1117-0603d.png
善姓曾名孝蕴九华乃其别业也
 
 
 
 
 
 
 云巢编卷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