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楼

  • 尔雅曰:狭而修曲曰楼。
  • 说文曰:楼。重屋也。樔。泽中守竹楼也。
  • 黄帝占军气决曰:诸将军气如城楼。
  • 史记曰:方士言武帝曰:黄帝为五城十二楼。以候神人。帝乃立神明台井干楼。高五十丈。辇道相属。
  • 十洲记曰:昆崙山有十二玉楼。
  • 汉书曰:甘延寿。少以良家子。善骑射。尝超踰羽林亭楼。由是迁为郎。
  • 吴越春秋曰:范蠡为句践立飞翼楼。以象天门。
  • 东观汉记曰:上至广阿。止城门楼上。披舆地图。指示邓禹曰:天下郡国如是。我乃始得一处。卿言天下不足定何也。
  • 吴志曰:刘基美容姿。孙权爱敬之。权暑时。尝于舡中宴楼上。作雷雨。权以盖自覆。又命覆基。馀人不得也。
  • 虞氏家记曰:吴小城白门。盖吴王阖闾所作也。至秦始皇。守宫吏烛燕窟。失火烧宫。而此楼故存。
  • 晋宫阁名曰:总章观。仪风楼一所。在观上。广望观之南。又别有翔凤楼。
  • 赖乡记曰:老子庙有皇天楼九柱楼静念楼。皆画仙人云气。
  • 袁彦伯罗山疏曰:仰望石楼。眇然在云中。
  • 世说曰:凌云台楼观极精巧。先称平众材。轻重当宜。然后造构。乃无锱铢相负揭。台虽高崚。恒随风摇动。魏明帝登台。惧其势危。别以大材扶持之。楼即便颓坏。论者谓轻重力偏故也。
  • 幽明录曰:邺城凤阳门五层楼。去地二十丈。长四十丈。广二十丈。安金凤皇二头于其上。一头飞入漳河。清浪(○太平御览一百七十六作朗。)见在水底。一头今犹存。
  • 述异传曰:荀瑰。字叔伟。寓居江陵。憩江夏黄鹄楼上。望西南。有物飘然。降自云汉。俄顷已至。乃驾鹤之宾也。鹤止户侧。仙者就席。羽衣虹裳。宾主欢对。辞去。跨鹤腾空。眇然烟灭。
  • 古诗曰: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交疏结绮窗。阿阁三重阶。
  • 宋文帝登景阳楼诗曰:崇堂临万雉。曾楼跨九成。瑶轩笼翠幌。组幕翳云屏。阶上晓露絜。林下夕风清。蔓藻嬛绿叶。芳兰媚紫茎。极望周天险。留察浃神京。交渠纷绮错。列植发华英。
  • 梁武帝登北顾楼诗曰:歇驾止行警。回舆暂游识。清道巡丘壑。缓步肆登陟。雁行上差池。羊肠转相逼。历览穷天步。晒瞩尽地域。南城连地险。北顾临水侧。深潭下无底。高岸长不测。旧屿石若构。新洲花如织。
  • 梁简文帝奉和登北顾楼诗曰:舂陵佳气地。济水凤皇宫。况此徐方域。川岳迈同沣。皇情爱历览。游陟拟崆峒。聊驱式道候。无劳襄野童。雾崖开早日。晴天歇晚虹。去帆入云里。遥星出海中。
  • 又登烽火楼诗曰:耸楼排树出。却堞带江清。陟峰试远望。郁郁尽郊京。万邑王畿旷。三条绮陌平。亘原横地险。孤屿派流生。悠悠归棹入。眇眇去帆惊。水烟浮岸起。遥禽逐雾征。
  • 又水中楼影诗曰:水底罘罳出。萍閒反宇浮。风生色不坏。浪去影恒留。
  • 梁沈约登玄畅楼诗曰:危峰带北阜。圆鼎出南岑。中有凌风树。回望川之阴。涯岸每增减。湍平互浅深。水流本三派。台高乃四临。上有离群客。客有慕归心。落晖映长浦。焕景烛中寻。云生岭乍黑。日下溪半阴。信美非吾土。何事不抽簪。
  • 梁刘孝绰登阳云楼诗曰:吾土阳台上。非梦高台客。回首望长安。千里怀三益。顾惟惭入楚。降私等申白。西沮水潦收。昭丘霜露积。龙门不可见。空慕凌霜柏。
  • 梁王台卿咏水中楼影诗曰:飘飖似云度。亭亭如盖浮。熟看波不动。还是映高楼。
  • 魏王粲登楼赋曰:登兹楼以四望。聊暇日以销忧。览斯宇之所处。实显敞而寡仇。接清漳之通浦。倚曲阻之长洲。北弥陶牧。西接昭丘。虽信美而非吾土。曾何足以少留。凭轩槛以遥望。向北风而开襟。平原远而目极。蔽荆山之高岑。路逶迤而脩回。川既漾而济深。昔尼父之在陈。有归欤之叹音。钟仪幽而楚奏。庄显而越吟。人情同于怀土。岂穷达之异心。惟日月之逾迈。俟河清其何极。冀王道之一平。假高衢而骋力。步栖迟而徙倚。白日忽其西匿。风萧瑟而并兴。天惨惨而无色。兽狂顾以求群。鸟相鸣而鼓翼。原野阒其无人。征夫行而未息。循阶除而下降。气交愤于胸臆。夜参半而不寐。怅盘桓以反侧。
  • 晋孙楚登楼赋曰:有都城之百雉。加曾楼之五寻。从明王之登游。聊暇日以娱心。鸣鸠拂羽于桑榆。游凫濯翅于素波。牧竖吟啸于行陌。舟人鼓枻而扬歌。百僚云集。促坐华台。嘉肴满俎。旨酒盈杯。谈三坟而咏五典。释圣哲之所裁。
  • 晋枣据登楼赋曰:怀离客之远思。情惨悯而惆怅。登兹楼而逍遥。聊因高以遐望。感斯州之厥域。寔帝王之旧疆。挹呼沱之浊河。怀通川之清漳。原隰开辟。荡臻夷薮。桑麻被野。黍稷盈亩。礼仪既度。民繁财阜。怀桑梓之旧爱。信古今之同情。钟仪惨而南音。庄感而越声。岂吾人之狭隘。能去心而无营。情戚戚于下国。意乾乾于上京。
  • 晋郭璞登百尺楼赋曰:在青阳之季月。登百尺以高观。嘉斯游之可娱。乃老氏之所叹。抚凌槛以遥想。乃极目而肆运。情眇然以思远。怅自失而潜愠。瞻禹台之隆崛。奇巫咸之孤峙。美盐池之滉污。蒸紫雰而霞起。异傅岩之幽人。神介山之伯子。揖首阳之二老。招鬼谷之隐士。嗟王室之蠢蠢。方构怨而极武。哀神器之迁浪。指缀旒以譬主。雄戟列于廊技。戎马鸣乎讲柱。寤苕华而增怪。叹飞驷之过户。陟兹楼以旷眺。情慨尔而怀古。
  • 宋鲍昭凌烟楼铭曰:瞰列江楹。望景延除。积清风路。含彩烟途。俯窥淮海。俛眺荆吴。我王结驾。藻思神居。宜此万春。脩灵所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