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汴水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汴水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二百三十七卷目录

 汴水部汇考
  考
 汴水部总论
  程大昌禹贡论〈菏水论一 菏水论二 菏水论三〉
 汴水部艺文一
  汴河铭〈有序〉     唐皮日休
  汴河论         宋张方平
  汴河斗门记         苏轼
 汴水部艺文二〈诗词〉
  汴堤柳         唐王泠然
  晚入汴水          崔颢
  汴河曲           李益
  汴河路有感        白居易
  汴河直进船        李敬方
  汴河览古          徐凝
  汴上送归客         张祜
  汴水舟行答张祜       杜牧
  汴口怀古          前人
  汴河阻冻          前人
  汴河            汪遵
  汴河十二韵         许棠
  汴河怀古二首       皮日休
  汴水            胡曾
  汴河            罗隐
  汴河            罗邺
  汴上观河冰         吴融
  汴堤路           前人
  汴渠           宋石介
  汴河故道         梅尧臣
  同子瞻泛汴泗        苏辙
  汴河           孔武仲
  汴堤行          孔平仲
  汴上            杨时
  出汴过淮有作       李弥逊
  汴堤           刘子翚
  汴堤曲          元郭翼
  汴河守冻        明许邦才
  过宿汴堤〈以上诗〉     彭勖
  柳含烟〈汴河春〉    唐毛文锡
 汴水部选句

山川典第二百三十七卷

汴水部汇考

水经之汳水

汴水,一名汳水,又名浚仪渠,又名蒗荡渠。源出今河南开封府荥阳县大周山下。受府西南诸山溪水,及京索须郑诸水,东流至中牟县北,合沙水,东过归德府城南,又东径江南徐州城东北,合泗水,东流径宿州城东,又径虹县城南,至泗州入于淮。


《水经》:汳水出阴沟,于俊仪县北。〈注〉阴沟,即蒗荡渠也。亦言汳。受旃然水。又云:丹泌。乱流于武德,绝河南,入荥阳,合汳,故汳兼丹水之称。河沛水断,汳承旃然而东,自王贲灌大梁水,出县南而不径其北。夏水洪泛则是渎津通,故渠即阴沟也。于大梁北又曰浚水矣。故圈称著《陈留风俗传》曰:浚水径其北者也。又东,汳水出焉。故《经》云:汳出阴沟于浚仪县北也。汳水东径仓垣城南,即大梁县之仓垣亭也。城临汳水,陈留相毕邈治此,征东将军荀晞之西也。邈走归京,晞使司马东莱王赞代据仓垣断留运漕。汳水又东径陈留县之鉼乡亭北。《陈留风俗传》所谓县有鉼乡亭,即斯亭也。汳水又径小黄县故城南。《神仙传》称:灵寿光扶风人,死于江陵胡罔家,罔殡埋之后,百馀日人有见光于此县,寄书于罔,罔发视之,唯有履存。汳水又东径鸣雁亭南。《春秋左传》:成公十六年,卫侯伐郑,至于鸣雁者也。杜预《释地》云:在雍丘县西北。今俗人尚谓之为白雁亭。汳水又东径雍丘县故城北,径阳乐城南。《西征记》曰:城在汳北一里,周五里雍丘县界。汳水又东有故渠出焉。南通睢水谓之董生决。或言董氏作乱,引水南通睢水,故斯水受名焉。今无水。汳水又东枝津出焉,俗名之为落架口。《西征记》曰:落架水名也。《续述征记》曰:在董生决下二里。汳水又径外黄县南,又东径莠仓城北。《续述征记》曰:莠仓城去大游墓二十里。又东径大齐城南。《陈留风俗传》曰:外黄县有大齐亭,又东径科城北。《陈留风俗传》曰:县有科禀亭,是则科禀亭也。汳水又东径小齐城南,汳水又南径利望亭南。《风俗传》曰:故成安也。《地理志》曰:陈留旧名,汉武帝以封韩延年为侯国。汳水又东,龙门故渎出焉。渎旧通睢水,故《西征记》曰:龙门,水名也。门北有土台,高三丈馀,上方数十步。汳水又东径济阳考城县故城南,为菑获渠。考城县,周之采邑也。于春秋为戴国矣。《左传》:隐公十年,秋,宋卫蔡伐戴是也。汉高帝十一年秋封彭祖为侯国。《陈留风俗传》曰:秦之谷县也。后遭汉兵起,邑多灾年,故改曰甾县。王莽更名嘉谷。汉章帝东巡过县诏曰:陈菑县,其名不善,高祖鄙柏人之邑,世宗休闻喜而显获嘉,应亨吉。元符嘉皇灵之故,〈宋本作顾〉赐越有光,列考武王,其改甾县曰考城,是渎盖因县以获名矣。汳水又东径宁陵县之沙阳亭北,故沙随国矣。《春秋左传》:成公十六年秋,会于沙随,谋伐郑也。杜预《释地》曰:在梁国宁陵县北,沙阳亭是也。世以为堂城,非也。汳水又东径黄蒿坞北。《续述征记》曰:堂城至黄蒿二十里。汳水又东径斜城下。《续述征记》曰:黄蒿到斜城五里。《陈留风俗传》曰:考城县有斜亭。汳水东径周坞侧。《续述征记》曰:斜城东三里。晋义熙中,刘公遣周超之,自彭城缘汳故沟,斩树穿道七百馀里,以开水路,停薄于此,故兹坞流称矣。汳水又东径葛城北,故葛伯之国也。《孟子》曰:葛伯不祀,汤问曰何为不祀。称无以供祠祭。遗葛伯,葛伯又不祀。汤又问之。曰无以供牺牲。汤又遗之,又不祀。汤又问之,曰无以供粢盛。汤使亳众往为之耕,老弱馈食。葛伯又率民夺之,不授者则杀之。汤乃伐葛,葛于六国属魏,魏襄王以封公子无咎,号信陵君。〈无忌,魏昭王少子。昭王薨,安釐王即位,封信陵君。此云魏襄王,恐传写之讹。〉其地葛乡,即是城也。在宁陵县四〈一作西〉十里。汳水又东径神坈坞,又东径夏侯长坞。《续述征记》曰:夏侯坞至周坞,各相距五里。汳水又东径梁国睢阳县故城北而东历襄乡坞南。《续述征记》曰:西去夏侯坞二十里,东一里,即襄乡浮图也。汳水径其南。汉熹平君所立。〈按:熹平是汉灵帝年号,此当云熹平某年某君所立,今有脱落。〉死,因葬之,弟刻石树碑以进厥德。〈宋本作旌厥德〉隧前有师子天鹿塼,作百树柱八所,荒芜颓毁,凋落略尽矣。
又东至梁郡蒙县,为濉水馀波,南入淮阳城中。〈注〉汳水又东径贯城南,俗谓之薄城,非也。阚骃《十三州志》以为贳城也,在蒙县西北。《春秋》:僖公二年,齐侯宋公江黄盟于贯,杜预以为贳也。云:贳贯字相似。贯在齐谓贯泽也,是以非此也。今于此地更无他城,在蒙西北唯是邑耳。考《文准地》贳邑明矣,非亳可知。汳水又东径违县故城北,俗谓之小蒙城也。《西征记》:城在汳水南十五六里,即庄周之本邑也,为蒙之漆园吏郭景纯所谓漆园有傲吏者也。悼惠施之没杜门于此邑矣。汳水自县南出,今无复有水,唯睢阳城南侧有小水南流,入于睢城南二里。有汉太傅掾桥载墓碑。载字元宾,梁国睢阳人也。睢阳公子,熹平五年立。城东百步,有石室,刊云:汉鸿胪桥仁祠。城北五里,有石虎、石柱,而无碑志,不知何时建也。汳水又东径大蒙城北,自古不闻有二蒙,疑即蒙亳也。所谓景薄为此〈宋本作北〉亳矣。椒举云:商汤有景亳之命者也。阚骃曰:汤都也,亳本帝喾之墟,在《禹贡》豫州河洛之间,今河南偃师城西二十里尸乡亭是也。皇甫谧以为考之事实,学者失之。如孟子之言汤居亳,与葛为邻。是即亳与葛比也。汤地七十里,葛又伯耳,封域有限而宁陂去偃师八百里,〈宁陂据《郡国志》当作宁陵,乃葛伯国也。〉不得童子馈饷而为之耕,今梁国自有二亳,南亳在谷熟,北亳在蒙,非偃师也。古文仲虺之诰曰:葛伯仇饷,征自葛始。即孟子之言是也。崔骃曰:汤冢在济阴薄县北。皇览曰:薄城北郭东三里,平地有汤冢,冢四方,方各十步,高七尺,上平也。汉哀帝建平元年,大司空史郤长卿按行水灾,因行汤冢。在汉属扶风,今徵之回渠亭,有汤地徵陌是也。然不经见,难得而详。按《秦宁公本纪》云:二年伐汤,三年与亳战。亳王奔戎,遂灭汤。然则周穆〈疑衍〉桓王时,自有亳王号汤,为秦所灭,乃西戎之国,葬于徵者也,非殷汤矣。刘向言:殷汤无葬处为疑。杜预曰:梁国蒙县北有薄伐城,城中有成汤冢,其西有箕子冢。今城内有故冢,方坟疑即杜元凯之所谓汤冢者也,而先谓之〈孙云当作世谓之〉王子乔冢,冢侧有碑题云仙人王子乔碑,曰:王子乔者,盖上世之真人,闻其仙,不知兴何代也。《博闻》:道家或言颍川,或言产蒙。初建此城,则有斯丘。传承先民曰王氏墓。暨于永和之元年冬十二月当腊之时,夜上有哭声,其音甚哀,附居者王伯怪之,明则祭〈当作登〉而察焉,时天鸿雪下,无人径,有大鸟迹在祭祀处。左右咸以为神,其后有人著大冠,绛单衣杖竹立冢前,呼采薪孺子伊永昌曰我王子乔也。勿得取吾坟上树也。忽然不见。时令太山万喜〈当作熙〉稽故老之言,感精瑞之应,乃造灵庙以休厥神于是。好道之俦自远方集,或弦琴以歌太一,或谭思以历丹思,〈当作田〉知至德之宅兆,实真人之祖先。延熹八年秋八月,皇帝遣使者奉牺牲致礼祠濯之,敬〈一作致祀祇惧之敬〉肃如也国相。东莱王璋,字伯义,以为神圣所兴,必有铭表。乃与长史边乾遂树之元石,纪颂遗烈。观其碑文,意似非远。既有经见,不能不书存焉。〈蔡中郎集载有此碑今据改正〉
获水出汳水于梁郡蒙县北。〈注〉《汉书地理志》曰:获水也。《十三州志》曰:首受甾获渠,亦兼丹水之称也。《竹书纪年》曰:宋杀其大夫皇缓〈今纪年宋本作皇瑗〉于丹水之上。又曰:宋大夫,丹水壅不流,盖汳水之变名也。获水自蒙东山水南,有汉故绎幕令匡碑。匡字公辅,鲁府君之少子也。碑字碎落,不可寻识,竟不知所立岁月也。获水又东径长乐固北已氏县南,东南流径于蒙泽。《十三州志》曰:蒙泽在县东。春秋庄公十二年宋万与公争博杀闵公于斯泽矣。汳水又东径虞县故城北,古虞国也。昔夏少康逃奔有虞,为之庖正虞思,于是妻之以二姚者也。王莽之陈定亭也。城东有汉司徒盛允墓。公字伯世,梁国虞人也。其先奭氏至汉中叶避孝元皇帝讳,改姓曰盛。世济其美,以迄于公。察孝廉,除郎累迁司空、司徒。延熹中立墓,中有石庙。庙宇倾颓,基构可寻。获水又东南径空桐泽北。泽在虞城东南。《春秋》:哀公二十六年冬,公游于空泽。辛巳,卒于连中。大尹左师兴空泽之士,千甲奉公自空桐入如沃宫者矣。〈千甲,《左传杜预注》谓甲士千人也。吴改作壬午,今复正之。〉获水又径龙谯国,又东合黄水口,上承黄陂,下注获水。获水又东入栎林,世谓之九里祚。〈祚,宋本作柞,《陆机诗疏》云:秦人谓柞为栎,河内人谓木蓼为栎。〉获水又东南径下邑县故城北,楚考烈王灭鲁,顷公亡迁下邑,又楚汉彭城之战,吕后弟周军于下邑,高祖败还,从周军子房肇捐地之策,收垓下之师。陆机所谓即下邑者也。王莽更名下洽矣。〈旧本作下治〉获水又东径砀山县故城北。应劭曰:县有砀山,山在东。出文石,秦立砀郡,盖取山之名也。王莽之节砀县也,山有梁孝王墓,其冢斩山作郭,穿石为藏,行一里到藏中,有数尺水,水有大鲤鱼,黎萌谓藏有神,不敢犯之。凡到藏皆洁斋而进,不斋者至藏辄有兽噬其足。兽难得见,见者云似狗,所未详也。山上有梁孝王祠。获水又东,谷水注之。上承阳陂,陂中有香城,城在四水之中,承诸陂散流,谓零水、瀤水、清水也。积而成潭,谓之砀水。赵人有琴高者以善鼓琴,为康王舍人,行彭涓之术,浮游砀郡间二百馀年,后入砀水中,取龙子与弟子期曰:皆洁斋待于水傍,设屋祠。果乘赤鲤鱼出,入坐祠中。郡中有千万人观之。留月馀,复入水也。陂水东注,谓之谷水,东径安山北,即砀北山也。山有陈胜墓。秦乱首兵伐秦,弗终厥谋,死葬于砀。谥曰隐王也。谷水又东北注于获水,获水又东历蓝田乡郭。又东径梁国杼秋县故城南。王莽之子秋也。获水又东历洪沟,东注之水南北各一沟,沟首对获,世谓之洪沟,非也。《春秋》:昭公八年秋,蒐于红。杜预曰:沛国萧县西有红亭。即《地理志》之虹县。高后三年,封楚元王子富为侯国,王莽之所谓贡矣。盖沟名是同,非楚汉所分也。
又东过萧县南,〈注〉获水北流注之。萧县南对山,世谓之萧县南山也。戴延之谓之同孝山,云取汉阳城侯刘德所居里名目山也。刘澄之云:县南有冒山。未详孰是也。山有箕谷,谷水北流注获,世谓之西流水。言水上承梧桐陂,陂水西流,因以为名也。余尝径萧邑城右,唯是水北注获水,更无别疑,即经所谓睢水也。城东西及南三面侧临获水,故沛郡治县亦同居矣。城南旧有石桥处,耗〈疑衍〉积石为梁,高二丈,今荒毁殆尽,亦不具谁所造也。县本萧叔国,宋附庸。楚灭之。《春秋》宣公十二年,楚伐萧,萧溃。申公巫臣曰:师人多寒,王巡三军,拊而勉之。三军之士皆同挟纩,盖恩使之然矣。萧女娉齐,为顷公之母。郤克所谓萧同叔子也。获水又东历龙城,不知谁所创筑也。获水又东径同孝山北,山阴有楚元王冢。上圆下方,累石为之,高十馀丈,广百许步,经十馀坟,悉结石也。获水又东,净净沟水注之,水上结梧桐陂,西北流即刘中书澄之所谓白渎水也。又北入于获,俗名之曰净净沟也。又东至彭城县北,东入于泗。〈注〉获水自净净沟东径阿育王寺北,或言楚王英所造,非所详也。盖遵育王之遗法,因以名焉。与安陂水合水,上承安陂馀波,北径阿育王寺侧,水上有梁,谓之元注桥。水傍有石墓,宿经开发,石作工奇殊,为庄构而不知谁冢,疑即澄之所谓凌冢也。水北流注于获,获水又东径弥黎城北,刘澄之《永初记》所谓城之西南有弥黎城者也。获水于彭城西南回而北流,径彭城城西北,旧有楚大夫龚胜宅,即楚老哭胜处也。获水又东转,径城北而东注泗水。北三里有石冢,被开。传言楚元王之孙刘向冢,未详是否。城即殷大夫彭祖之国也。于春秋为宋地,楚伐宋,并之。以封鱼石。崔子季圭《述初赋》曰:想黄公于邳圯,勒鱼石于彭城。即是县也。孟康曰:旧名江陵为南楚。陈为东楚。彭城为西楚。文颖曰:彭城,故东楚也。项羽都谓之西楚,汉祖定天下以为楚郡,封弟交,为楚王都之。宣帝地节元年,更为彭城郡。王莽更之曰和乐郡也。徐州治城内有汉司徒袁安、魏中郎徐庶等数碑。并列植于街右,咸曾为楚相也。大城之内有金城,东北小城。刘公更开广之,皆垒石。高四丈,列堑环之。小城西又一城,是大司马琅邪王所修,因项羽故台,经始即构宫观门阁,惟新厥制,义熙十二年,霖雨骤澍,汴水暴长,城遂崩坏。冠军将军,彭城刘公之子也。登更筑之。悉以塼垒,宏壮坚峻,楼橹赫奕,南北所无。宋平北将军徐州刺史河东薛安都举城归魏,魏遣博陵公尉苟仁、威阳公孔伯恭援之,邑阁如初,观不异昔。自后毁撤,一时俱尽。间遗工雕镂尚存,龙云逞势,奇为精妙矣。城之东北角起层楼于其上,号曰:彭祖楼。《地理志》曰:彭城县,故彭祖国也。世本曰:陆终之子,其三曰篯,是为彭祖,彭祖城是也。下曰:彭祖冢。彭祖长年八百,绵寿永世于此,有冢,盖亦元极之化矣。其楼之侧,汴带泗,东北为二水之会也。耸望川原,极目清野,斯为佳处矣。
《寰宇记》:睢水在县南,汴水在县北。梁孝王广睢阳城七十里,开汴河后,汴水始经城南,积而为蓬池泽。按《金史·地理志》:开封府,开封〈注〉附郭,有古通津,临蔡关汴河。
阳武〈注〉有汴河。
中牟〈注〉有汴河。
陈留〈注〉有汴河。
睢州襄邑〈注〉古襄牛地,有汴河。
归德府睢阳〈注〉宋名宋城,有鹰鹭池汴水。
宁陵〈注〉大定二十二年,徙于汴河,堤南古城,有汴水。下邑〈注〉有汴水。
谷熟〈注〉有汴水。
亳州酂〈注〉有汴河。
永城〈注〉有汴河。
宿州符离〈注〉有汴河。
临涣〈注〉有汴河。
泗州虹〈注〉有汴河。
徐州萧〈注〉有古汴渠。
《续文献通考》:河南开封府汴河源出荥阳县大周山,合京索须郑四水,东南至中牟县,北入黄河。归德府汴河,当宁陵县之冲,由陈留下达于徐。江南徐州汴水,自河南开封府界东流过萧县,至州城东北与泗水通。
凤阳府汴河,自宿州流入虹县,至泗州东西两城之间,入于淮,隋大业中开。
《河南通志》:开封府汴河,自荥阳达府城西,东流至中牟县界。
归德府汴河在府城南。
《开封府志》:汴河本作汳,即浚仪渠也。一名蒗荡渠,源出荥阳大周山下,受西南诸山溪、京须索郑之水,东流至中牟县北,与沙水同流。东南至浚仪而分一渎,南注为沙一渎。东注为汴,汉平帝时黄河南奔,冲汴。明帝永平中命王景修汴堤渠,自荥阳东分疏河汴二水,令黄河东北流入海,汴河东南流入泗,隋大业元年开通济渠,自板渚引河历荥泽入汴,又自大梁之东引汴水入泗,达于淮。渠广四十步,渠傍皆筑御道,树以柳,名曰隋堤。一曰汴堤。宋定都汴梁,汴水穿都中,有上水门、下水门,岁漕江淮浙湖之粟六百万石,达京师,常至决溢,设官司之。元至元二十七年黄河决始淤塞,旧府治南有汴渠故迹,即其地也。止存今沙河一名,贾鲁河又名小黄河,受京须索郑诸水。经朱仙镇吕家潭至扶沟东北,受双洎河水,又东南入西华境,绕城西北东三面,又东南经李方口,西又东南,合颍汝二河,入商水境,径周家口又东受清水及柳庄河水,为白马沟。其南为颍岐口,沙水东流,颍水东南流,径南顿镇又东南径项城北受瀔水汾水,又东入沈丘境,至颍州复与沙水合流。东径槐坊店,折而东南,受枯河水。又东径纸店界首集,入江南太和县界,又东由颍州北,合注于淮。
须水源出荥阳南万山中,东流经县北境,合索水达于汴。
索水源出荥阳南小陉山清水岭之圣水池,北流入京水合汴。
《归德府志》:商丘县汴河,在府城南五里,或曰即蒗荡渠。元至元中,淤至嘉靖中疏后复淤。
夏邑县柳河,在县南三十里。自汴河东流入于永城,经清河口达于淮。
《江南通志》:凤阳府汴河,在虹县。自开封经宿州至本县东南,流抵泗州入淮。隋大业中开导,又名通济渠。
《徐州志》:汴河一名沁河,一名小黄河。《一统志》云:汴水源出河南荥阳县大周山,东流至中牟县入黄河。沁河出山西沁源县,经山东流至河南怀庆府入黄河。又按《漕河志》云:河居中,汴居南,沁居北,河南徙则与汴合,北徙则与沁合。故此河之名有三,今沁水久不达惟,河合于汴尔。汴由西来,势甚湍悍,径州城之东北,与泗水合,故称汴泗交流。自嘉靖末徙,西北出秦沟,流至州城东南,而下亦通塞靡恒云。
秦沟在城东北三十里,隆庆中成大河,今汴水径此大彭沟,
龙沟,
湖淀沟,
杨月沟,皆在城西北三十馀里,与五河并分流以达于汴。
泗河源出山东泗水县陪尾山,其源有四,因名。水由境山历茶城南流至州城东北,与汴水合。嘉靖间汴水北徙,出秦沟泗水,至茶城即与汴合。循城东南以达于淮。
萧县汴河,在县城南。
西流河,在县南二十里。浮绥诸湖皆由此出,径瓦子口至两河口入汴水。
宿州汴河,经宿州境入虹县。
睢溪汴水入睢之口。
灵璧县汴水,在县治南二十步。
《凤阳府志》:虹县汴河,由宿州东来,经县治前至泗州入淮,汉纪明帝永平十二年,遣将作谒者王吴修汴渠,《注》云汴渠。即蒗荡蕖。首受河水。《水经注》云:渠流东注。《浚仪》又曰:浚仪渠。《舆地广记》云:汴渠在河阴县南二百五十步,河阴,汉之荥阳县。《河渠书》云:禹于荥阳下引河东南,为鸿沟。《索隐》云:为二流,一南经阳武,为官渡水。一东经大梁,今之汴渠是也。韩昌黎赠张仆射诗云:汴泗交流郡城角。注汴水在徐之西,泗水在徐之南。《苏氏书传》云:自唐以前,汴泗会于彭城之北,然后东南入淮。近岁汴水直达于淮,不复入泗矣。大业元年开导,名通济渠,首受黄河,至泗州入淮。自隋始也。唐宋之世皆为漕渠,宋漕运尤以汴河为急,岁运六百万石,今河淤塞,有故堤存焉。
新河,源出东七都,南接汴河,东北流入宿迁界,入泗水。
泗州汴河即隋时所开,自大梁通淮,今上流堙塞,夏月水涨,舟楫可通虹县,冬月水涸不通。
古汴河,今呼为闸口。
栏马河,在州城北十八里,夏月水通汴入淮。
直河,在州城东北二十里,宋崇宁间开,由汴河达淮。大沱沟,去城九十三里,水流入汴。
小沱沟,在城北十三里,水流入汴。
天长县金沟,在县东北,乃汴河。经金沟集以达于邗沟。
淮安府淮河,在府治西南五里许,自泗州东北流,与汴河合,东北入于海。

汴水部总论

程大昌禹贡论

菏水论一

臣既病论济者之纷纷无宿,于是本经以求诸史,广證博考,然后知桑钦叙济,自荥泽以上,误加七折者,乃后世之汴源也。惟于《禹贡》无所发明,故别设后论以著之。臣独怪夫禹时既未有汴,如兖青贡道径趋济以达河,是可明矣。若夫徐扬自江海淮泗而下,固可交致,至于自泗以上,无汴可浮,则其道必当由济,乃得至河。今其间顾有不然者。孔颖达固已疑之,而不得其说。此亦经之大肯綮也。盖兖之叙贡曰浮于济漯,达于河,是济之入河,可以自致者也。至青则曰:浮于汶,达于济。达济则河自可致,虽河亦无书可也。扬之贡,虽沿江海达淮,而临淮未可随汴,则以达于泗为至,亦其理矣。至于徐之贡道,由淮入泗,则泗固可通泗,不接济则与河绝,如之何。其可径达而曰浮于淮泗,达于河也耶。臣尝深考之矣,此时不独未有临淮之汴,虽彭城之汴,亦未有也。临淮之汴,即今泗州随渠,唐及本朝因之者是也。彭城之汴,即大梁东派正名,为汳而分流为获,暨至彭城之北,而东向以入于泗者也。鸿沟西派,先东派有之而史迁尚言出于三代以后,比之汳获,其自彭城入泗者,最为后出。则禹时决尚未有也。然则徐既浮泗,其向北而上,必再有一水,乃可达济而与冀河相及,此时既未有汴,固不可自彭城之西而直达于河。且泗水以上,又未见有水可以达济,而经亦越济,不书不知徐贡何以得与河通。孔颖达遂为之说曰:徐州北接青州,既浮淮泗,当浮汶入济,以达于河。此绝误也。泗不通汶,使诚入汶,当如荆梁中间陆行之例书,逾沔逾洛以实之。今经言达河,则知决不踰陆浮汶也。然则徐之淮泗,此时西未有汴,东不通汶,其入河之道,竟不可考邪。盖尝究求,久之乃得两说。其一:班固志湖陵,别出一水,自名为河正,引徐贡《浮淮泗达河》之文;其一:许氏说,文因菏立释,亦引徐贡本语而曰:达菏不曰:达河。二者虽异,臣尝考之,而皆以经之,菏水为达济之因也。夫惟菏河之水,南既可以接泗,北又可以上济于是,即江海淮泗菏济,河次比言之,其序由南而北悉相灌受,无复閒断,而书法所及,已言者不复申言,截然一律,此经书法所谓简而能。该者见矣。苟不察徐贡达河,为菏河之河,而遽以为冀之南河,则越济不浮水道既讹,书法亦紊矣。故夫读经者,不与读史同趣,研味乎一字,而周揣乎凡例,然后无失,此经史圣贤之分也。

菏水论二

经于导济曰:东出于陶丘,北又东,至于菏。于兖州曰:道菏泽,被孟潴陶丘之地。于汉之郡国,为济阴,为定陶,于唐为曹之济阴县,于本朝先为兴仁之定陶镇,后割置为广济军,菏泽东于济阴百里,而近已而下流,历昌邑金乡东缗数县,乃达唐单州之鱼台。鱼台者,以鲁观鱼于棠,名之。又东南流,乃始合泗而变名为泗,以至入淮,不复更名为菏,此其源流自北而南,可考者如此,总其凡最言之,此一水者,盖上分济派,下注淮泗,是为徐扬通河之道。则徐贡因济达河,此水正其喉襟也。如许氏之说经,以达菏为正,则从定陶分济之初言之,是为极其源,本于其水道,既径且尽,若如班固之言,河水既在湖陵,而所书菏泽,乃在定陶,则湖陵上复应愬河以行,经东缗金乡昌邑,乃至定陶,以达菏泽。比之许氏达菏之道,中间更隔数邑,水径未遽即彻,其于叙事稍为回曲,不若许氏达菏之径也。今臣于经姑无问菏河异字,而知其同为一水,则扬徐贡道,自泗而上,有水可以通济,既不必如孔颖达所言假道逾汶,而迂指青州之境,又不至越济不书,而径达冀河,以紊一经书法则二子所记,皆于经有补者也。虽然许氏达菏,诚为有理,而自迁固以及孔安国,皆先许氏而生,至叙释徐贡,悉以达菏为正,不知许氏晚出,何所受之。故臣特引其言以存古,亦夏五郭公之义也。至桑郦之叙此水也,源流首末皆可通之于经,而菏荷河三者更迭以书,古字多转借互用,如洪水之或为鸿荥,波之或为播,异偏旁而同意义,臣于是疑菏荷河,古者通为一字,则亦不害其为一水也。

菏水论三

经之道济曰:东出于陶丘北,又东至于菏。则陶丘先有菏派而济第径行其地,如莱芜先有汶水,而济往会之。文意甚明也。诸家谓为济水分派则是菏自济出,非济至之,正与本文不合。又济至陶丘之北,又复转东,乃始经菏,则菏当由他方来,与济会于定陶,乃为契应。臣于是得说于《乐史》所记《寰宇书》焉。济阴有山,是为菏山,菏水西自考城来,属而考城者,于汴京为东,于济阴为西,而济之正源,未尝一径考城,亦可以见是水之自为一派,而济来会之甚明也。水经以此水为五丈沟,而五丈沟者,即近世命为五丈河,而开宝中改命为广济河者是也。太平兴国中,割定陶一镇为军,而名广济。又因水以为之名。此正菏水首末也。夫本朝之于是河也,虽尝引京索蔡三水架汴注渠,彻曹郓以通京东漕路也。若其迹道,则自禹时固已有之,然则是菏也,来自定陶之西,而合济于定陶之北,已而遂为菏泽,而经鱼台以合泗入淮,其源流明著如此,臣谓有菏而济过之,不其确与。许氏释泗曰:泗受泲水,东入淮。夫菏之已会于泗也,经已为河,不以为济,许氏犹本其所受言之,其知源委之真者也。若班固之谓菏水者,下虽可以通淮,而上源更须一转,乃及菏泽。若菏河不同字,则许之于地理,比班氏尤为详审也。

汴水部艺文一

汴河铭〈有序〉     唐皮日休

夫垂后以德者,当时逸而后时美。垂后以功者,当时劳而后时利。若然者,守道之主,唯恐德不美,后时逸于己民也。夸力之主,唯恐功不及当时,劳于己民也。盖天下不逸不足守,不劳不可去。故其利害生于贤愚之主,自古然也。则隋之疏淇汴,凿太行,在隋之民,不胜其害也。在唐之民,不胜其利也。今自九河外,复有淇汴,北通涿鹿之渔商,南运江都之转输,其为利也溥哉。不劳一夫之荷畚,一卒之凿险而先功巍巍,得非天假暴隋,成我大利哉,尚恐国家有淇汴太行之役,因献纤诫,是为汴河铭。

惟河瀰瀰,循禹之轨,厥有暴隋,凿通淮泗,昼泣疲民,夜哭溺鬼,似赭流川,如铅贯地。龙舟未故,江都已弑。陈迹空存,逝波不止。在隋则害,在唐则利。呜呼圣王,守此而已。

汴河论         宋张方平

臣窃惟今之京师,古谓陈留,天下四冲八达之地者也。非如函秦天府,百二之固,洛宅九州之中,表里山河,形胜足恃。自唐末朱温受封于梁,因而建都,至于石晋割幽蓟之地,以入契丹,遂与强敌。其平原之利,故五代争奋,祸乱相仍,其患出乎畿甸,无藩篱之限,本根无所庇也。祖宗受命,规模卑狭,不还周汉之旧,而梁氏是因,岂乐是而处之,势有所不获已者,大扺利漕运而赡师旅,依重师而为国也。则是今日之势,国依兵而立兵,以食为命,食以漕运为本,漕运以河渠为主。国初浚河渠三道,通京城漕运,自后立定,上供年额汴河斛斗六百万石,广济河六十二万石,惠民河六十万石,广济河所运多是杂色粟豆,但充口食马料,惠民河所运止给太康咸平尉氏等县军粮而已。惟汴河所运一色粳米,兼小麦,此乃太仓蓄积之实,今仰食于官廪者,不惟三军,至于京师士庶,以亿万计,大半待饱于军饷之馀。故国家于漕事至急至重,夫京大也,师众也,大众所聚,故谓之京师。有食则京师可立,汴河废则大众不可聚,汴河之于京城,乃是建国之本,非可与区区沟洫水利同言也。近岁已罢广济河,而惠民河斛斗不入太仓,大众之命惟汴河是赖,近岁陈说利害,以汴河为议者多矣。臣恐议者不已,屡作数更,必致汴河日失其旧,国家大计,殊非小事,惟陛下特回圣鉴,深赐省察,留神远虑,以固基本。

汴河斗门记         苏轼

数年前朝廷作汴河斗门以淤田,议者皆以为不可,竟为之,然卒亦无功。方樊山水盛时,放斗门则河田坟墓庐舍皆被害,及秋深水退而放则淤不能厚,谓之蒸饼淤。朝廷亦厌之而罢,偶读白居易甲乙判有云:得转运使以汴河水浅不通运,请筑塞两河斗门。节度使以当管营田,悉在河次,在斗门筑塞,无以供军。乃知唐时汴河两岸皆有营田,斗门若遇水不乏,即可沃灌。古有之而今不能,何也。当更问知者。

汴水部艺文二〈诗词〉

汴堤柳         唐王泠然


隋家天子忆扬州,厌坐深宫傍海游。穿地凿山开御路,鸣笳叠鼓泛清流。流从巩北分河口,直到淮南种官柳。功成力尽人旋亡,代谢年移树空有。当时綵女侍君王,绣帐旌门对柳行。青叶交垂连幔色,白花飞度染衣香。今日摧残何用道,数里曾无一枝好。驿骑征帆损更多,山精野魅藏应老。凉风八月露为霜,日夜孤舟入帝乡。河畔时时闻木落,客中无不泪沾裳。

晚入汴水          崔颢

昨晚南行楚,今朝北溯河。客愁能几日,乡路渐无多。晴景摇津树,春风起棹歌。长淮亦已尽,宁复畏潮波。

汴河曲           李益

汴水东流无限春,隋家宫阙已成尘。行人莫上长堤望,风起杨花愁杀人。

汴河路有感        白居易

三十年前路,孤舟重往还。绕身新眷属,举目旧乡关。事去唯留水,人非但见山。啼襟与愁鬓,此日两成斑。

汴河直进船        李敬方

汴水通淮利最多,生人为害亦相和。东南四十三州地,取尽脂膏是此河。

汴河览古          徐凝

炀帝龙舟向北行,三千宫女綵桡轻。渡河不似如今唱,为是谁家怨别声。

汴上送归客         张祜

河流西下雁南飞,楚客相逢泪湿衣。张翰思乡何太切,扁舟不住又东归。

汴水舟行答张祜       杜牧

万里长河共使船,听君诗句倍凄然。春风野岸名花发,一道帆樯尽御烟。

汴河怀古          前人

锦缆龙舟隋炀帝,平台复道汉梁王。游人还起前朝念,折柳孤吟断杀肠。

汴河阻冻          前人

千里长河初冻时,玉珂瑶佩响参差。浮生却似冰底水,日夜东流人不知。

汴河            汪遵

隋皇意欲汎龙舟,千里昆崙水别流。还待春风锦帆煖,柳阴相送到迷楼。

汴河十二韵         许棠

昔年开汴水,元应别有由。或兼通楚塞,宁独为扬州。直断平芜色,横分积石流。所思千里便,岂计万方忧。首甚资功济,终难弭宴游。空怀龙舸下,不见锦帆收。浪倒长汀柳,风欹远岸楼。奔逾怀许竭,澄彻泗滨休。路要多行客,鱼稀少钓舟。日开天际晚,雁合碛西秋。一派注沧海,几人生白头。常期身事毕,于此泳东浮。

汴河怀古二首       皮日休

万艘龙舸绿丝閒,载到扬州尽不还。应是天教开汴水,一千馀里地无山。
其二

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

汴水            胡曾

千里长河一旦开,亡隋波浪九天来。锦帆未落干戈起,惆怅龙舟更不回。

汴河            罗隐

当时天子事閒游,今日行人特地愁。柳色纵然饶故国,水声何忍到扬州。乾坤有意终难会,黎庶无情岂自由。应笑秦皇用心错,谩驱神鬼海东头。

汴河            罗邺

炀帝开河鬼亦悲,生民不独力空疲。至今呜咽东流水,似向清平怨昔时。

汴上观河冰         吴融

九曲河冰半段来,严霜结出劲风裁。非时已认蝉飘翼,到海须忧蚌失胎。千里风清开戛玉,几人东下忆奔雷。殷勤莫碍星槎路,从看天津弄杼回。

汴堤路           前人

隋堤风物已凄凉,堤下仍多旧战场。金镞有苔人拾得,芦衣无土鸟衔将。秋声暗促河声急,野色遥迷日色黄。独上寒城更愁绝,戍鼙惊起雁行行。

汴渠           宋石介

隋帝荒宴游,厚地刳为沟。万舸东南行,四海困横流。义旗举晋阳,锦帆入扬州。扬州竟不返,京邑为墟丘。吁哉汴渠水,至今病不瘳。

汴河故道         梅尧臣

我实山野人,不识经济宜。闻歌汴渠劳,谩缀汴渠诗。汴水源本清,随分黄河支。浊流方已盛,清派不可推。天工居大梁,龙举云必随。设无通舟航,百货当陆驰。人肩牛骡驴,定应无完皮。苟欲东南苏,要省聚敛为。兵卫讵能削,乃须雄京师。今来虽太平,尽罢未是时。愿循祖宗规,物益群息之。譬竭两川赋,岂由此水施。纵有三峡下,率皆粗冗资。慎莫尤汴渠,非渠取膏脂。

同子瞻泛汴泗        苏辙

江湖性终在,平地难久居。绿水雨新涨,扁舟意自如。河身萦匹素,洪口转千车。愿言弃城市,长竿夜独渔。

汴河           孔武仲

营渠斜与昆河接,河远渠悭几可涉。狂霖一涨高十寻,迅泻东来比三峡。崩腾下与淮泗会,清泚亦容伊雒杂。横空九阙真垂虹,怒捲千艘如败叶。祇堪平地看汹涌,何事乘危理舟楫。共夫鹅鹳行天上,遥与谷中相应答。但忧心手一乖迕,巨舶高樯两摧折。而余进退久安命,揭厉以望初不慑。妻孥亦已惯江湖,笑语犹如泛山狭。鸣弓击柝警夜盗,掘茹捞虾佐晨馌。时登绝径步榆柳,或面荒陂看凫鸭。我生东南趣向野,挥弄清溪看苕霅。枕流漱石真所便,履浊淩险终未惬。觚棱渐喜金阙近,釜甑何忧米盐乏。浑如海客泛枯槎,缭绕明河望阊阖。

汴堤行          孔平仲

长堤杳杳如丝直,隐以金椎密无迹。当年何人种绿榆,千里分阴送行客。波间交语船上下,马头一别人南北。日轮西入鸟不飞,从古舟车无断时。

汴上            杨时

天上行云曳白衣,半衔晴日在林扉。盘花落雁惊还起,啄食饥乌趁不飞。榆荚青钱飘已尽,月堤流水漭相围。征途处处尘随眼,多病长年与世违。

出汴过淮有作       李弥逊

十年犹愧饱侏儒,却到淮山识旧途。一棹轻于堂上芥,此身閒似水中凫。受风帆影随南北,弄日云容自有无。不用浮槎泛沧海,半生全欲老江湖。

汴堤           刘子翚

参差歌吹动离舟,宫女张帆信浪流。转尽柳堤三百曲,夜桥灯火看扬州。

汴堤曲          元郭翼

已信堤名汴,谁教柳姓杨。龙舟行乐地,不得复归唐。

汴河守冻        明许邦才

客馆寒灯泪满襟,间关万里欲归心。眼前一水冰霜苦,又说三江瘴疠深。

过宿汴堤          彭勖

春风匹马汴河堤,西望秦川路已迷。只为看花人不返,满沟杨柳乱鸦啼。

柳含烟〈汴河春〉    唐毛文锡

隋堤柳,汴河春,水夹岸绿阴千里。龙舟凤舸木,兰香锦帆张。因梦江南春景好,一路流苏羽葆。笙歌未尽起,横流锁春愁。

汴水部选句

《孟浩然适越留别谯县张主簿申屠少府》诗:朝乘汴河流,夕次谯县界。
刘禹锡《浪淘沙》词:汴水东流虎眼纹,清淮晓色鸭头春。
白居易《茅成驿》诗:汴河无景思,秋日又凄凄。
王彦威《宣武军镇作》诗:汴水波澜喧鼓角,隋堤杨柳拂旌旗。
翁承赞《咏柳》诗:一声水调春风暮,千里交阴锁汴河。《隋堤柳》诗:春半烟深汴水东,黄金丝软不胜风。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汴水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