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女贞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三百七卷目录

 南烛部汇考
  南烛图
  王世懋花疏〈天竹〉
  王象晋群芳谱〈阑天竹〉
  本草纲目〈南烛〉
 南烛部艺文一
  东天竺赋         梁程察
 南烛部艺文二〈诗〉
  润卿遗青䭀饭兼之一绝聊用答谢
              唐皮日休
  润卿遗青䭀饭       陆龟蒙
  以青䭀饭分送袭美鲁望因成一绝
                张贲
  南天竺         宋杨巽斋
 南烛部杂录
 女贞部汇考
  女贞图
  山海经〈东山经〉
  徐光启农政全书〈女贞〉
  王象晋群芳谱〈女贞〉
  本草纲目〈女贞〉
 女贞部艺文一
  女贞颂          晋苏颜
 女贞部艺文二〈诗词〉
  女贞木歌         鲁处女
  杂言〈已上诗〉      明张羽
  眼儿媚〈词〉       宋张镃
 女贞部选句
 女贞部纪事
 杜仲部汇考
  杜仲图
  本草纲目〈杜仲〉
 杜仲部艺文
  杜处士传         宋苏轼
 五加部汇考
  五加图
  本草纲目〈五加〉
 五加部艺文一
  文章草赞         汉谯周
 五加部艺文二〈诗〉
  饮五加酒拈盐字〈二首〉  明严易
 五加部杂录

草木典第三百七卷

南烛部汇考

释名

南烛〈开宝〉     男续《隐诀》
染菽《隐诀》     牛筋《拾遗》
杨桐《纲目》     猴药《隐诀》
后草《隐诀》     大椿《群芳谱》
天竹《花疏》     阑天竹《群芳谱》
东天竺《群芳谱》   南天竺《群芳谱》
南天烛《图经》    猴菽草《隐诀》
惟那木《隐诀》    乌饭草〈日华〉
墨饭草《纲目》    草木之王《隐诀》

南烛图


王世懋《花疏》天竹

天竹,累累朱实,扶摇绿叶上,雪中视之尤佳。

王象晋《群芳谱》阑天竹

阑天竹,一名大椿;一名南天竺,或作东天竺;一名南天烛,干生年久有高至丈馀者,糯者矮而多子,粳者高而不结子,叶如竹小,锐有刻缺,梅雨中开碎白花,结实枝头,赤红如珊瑚,成穗,一穗数十子,红鲜可爱,且耐霜雪,经久不脱。植之庭中,又能辟火,性好阴而恶湿,栽贵得其地,秋后髡其干,留孤根俟,春遂长条,肄而结子,则身低矮,子蕃衍可作盆景,供书舍清玩。浇用冷茶,或臭酒糟水,或退鸡鹅翎水最妙,壅以鞋底泥则盛。
《本草纲目》南烛释名
李时珍曰:南烛,诸名多不可解。
陈藏器曰:取汁渍米作乌饭,食之健如牛筋,故曰牛筋。
集解

陈藏器曰:南烛生高山,经冬不凋。
苏颂曰:今惟江东州郡有之,株高三五尺,叶类苦楝而小,凌冬不凋,冬生红子,作穗,人家多植庭,除间俗谓之南天烛。不拘时采枝叶,用陶隐居登真隐诀载,太极真人青精乾石䭀饭法,云其种是木而似草,故号南烛草木。一名男续,一名猴药,一名后草,一名惟那木,一名草木之王。凡有八名,各从其邦域所称,而正号是南烛也。生嵩高少室,抱犊鸡头山。江左吴越至多土人名曰猴菽,或曰染菽,粗与真名相彷佛也。此木至难长,初生三四年,状若菘菜之属,亦颇似卮子,二三十年乃成大株,故曰木而似草也。其子如茱萸,九月熟,酸美可食。叶不相对,似茗而圆厚,味小酢,冬夏常青,枝茎微紫,大者亦高四五丈,而甚肥脆易摧折也。作饭之法,见谷部青精,乾石䭀饭下。李时珍曰:南烛,吴楚山中甚多,叶似山矾,光滑而味酸涩,五月开花,结实如朴树子,成簇生青,九月熟则紫色,内有细子,其味甘酸,小儿食之,按古今诗话云,即杨桐也。叶似冬青而小,临水生者尤茂,寒食采其叶,渍水染饭,色青而光,能资阳气,又沈括《笔谈》云:南烛草,木本草,及传记所说,人少识者,北人多误以乌臼,为之全非矣。今人所谓南天烛是矣,茎如蒴藋,高三四尺,庐山有盈丈者,南方至多,叶微似楝而小,秋则实,赤如丹。
枝叶气味

苦平无毒。
李时珍曰:酸涩。
枝叶主治

陈藏器曰:止泄、除睡、强筋、益气、力久服轻身,长年令人不饥,变白却老。
枝叶发明

苏颂曰:孙思邈千金月令方,南烛煎益髭发,及容颜,兼补煖。三月三日,采叶并蕊子入大净瓶中,乾盛以童子小便浸满瓶,固济其口,置閒处,经一周年,取开,每用一匙,温酒调服,一日二次,极有效验。上元宝经曰:服草木之王,气与神通,食青烛之精,命不复殒。
子气味

酸甘平无毒。
子主治

李时珍曰:强筋骨、益气力、固精驻颜。
附方

一切风疾,久服轻身,明目,黑发驻颜,用南烛树,春夏取枝叶,秋冬取根皮,细挫五斤,水五斗,慢火煎取二斗,去滓净锅,慢火煎如稀饴,瓷瓶盛之,每温酒服一匙,日三服。一方:入童子小便同煎。〈圣惠方〉
误吞铜钱不下:用南烛根烧研,热水调服一钱即下。〈圣惠方〉
南烛部艺文一《东天竺赋》〈有序〉     梁程察中大同元年秋,河东柳恽为秘书监,察以散骑为之贰,雠校之暇,情甚相狎,监署西庑有异草,数本绿茎疏,节叶膏如剪,朱实离离,炳如渥丹,恽为察言《西真书》号此为东天竺,其说曰:轩辕帝铸鼎,南湖百神受职,东海少君以是为献,且白帝云:女娲用以鍊石补天,试以拂水,水为中断,试以御风,风为之息。金石水火,洞达无阂。帝异焉,命植于蓬壶之圃,此其遗状也,然不复如向时之验矣。察怪斯言,诞而不经,因窃叹曰:物固有弱而刚,微而彰,当其时也,雷轰而骑翔,非其时也。穴蟠而泥藏,岂特斯草也,感而作赋云:

彤庭赫兮弘敞,入端闱而延顾粤,若望直之都,旁开群玉之府。则有芸裛湘素,兰翳轩庑,琳琅曳风,琼玫泫雨。诚神明之奥壤,乃尤物之所处,是何弱植之蔑蒙兮。干如剖璞之玉,叶碎出蓝之绿,色含朱膏,实正秋熟,受中地腴号东天竺,盖女娲补有苍之缺,公孙佩遐升之箓。来自西海,植之蓬圃,飞廉为之辍御,冯夷为之止舞,于斯时也,神农未知药,后稷未播谷,蓂荚尚晦,萐莆犹伏,芝混菌耳,苓群狼毒。神禹所未识,齐谐所未悉,亦既擢质于神皋之苑,献名于通灵之室矣。尔乃芳掩茝若,气矜筼筜,密束霞致,骈罗星光。菁茅海凫不足以侔洁,薝卜薰陆不足以袭香。璀璨于九闱之上,而容与乎三阶之旁者也。时异事改貌存质昧,孰知无用之用,而不为斯世之所采。畦并稂莠,隰兼蒿艾,王田植表则有燔芿之酷,樵竖载歌则有蒸薪之悔。文异沟中之断音,乖爨下之桐心,类飞灰首如飞蓬,岂非有意于上林之积翠,而禁籞之摛红者哉。天嘉昌明,万物咸睹,姬姜在御,不弃翘楚,王鲔登庖,旁徵鲂鱮,曾是散材,托兹邃宇。卿云甘露之所濡,白日阳春之所曜,天鸡晨翔,铜枝夜照,傥穷年之若斯,敢抢攘于往操,愿黾勉于鸿私,摭青箱而就稿。

南烛部艺文二〈诗〉

润卿遗青,䭀饭兼之一绝,聊用答谢。

唐皮日休


传得三元䭀饭名,大宛闻说有仙卿。分泉过屋舂青稻,拂雾彯衣折紫茎。蒸处不教双鹤见,服来唯怕五云生。草堂空坐无饥色,时把金津漱一声。

《润卿遗青䭀饭》陆龟蒙

旧闻香积金仙食,今见青精玉釜餐。自笑镜中无骨录,可能飞上紫云端。
以青䭀饭分,送袭美鲁,望因成一绝。张贲

谁屑琼瑶事青䭀,旧传名品出华阳。应宜仙子胡麻拌,因送刘郎与阮郎。

《南天竺》宋·杨巽斋

花发朱明雨后天,结成红颗更轻圆。人间热恼谁医得,止要清香净业缘。

南烛部杂录

《梦溪笔谈·南烛草木记传》《本草》所说多端,今少有识者,为其作青精饭,色黑乃误用乌臼,为之全非也。此木类也,又似草类,故谓之南草木。今人谓之南天烛者,是也。南人多植于庭槛之间,茎如蒴藋,有节,高三四尺,庐山有盈丈者,叶微似楝而小,至秋则实,赤如丹,南方至多。
《山家清供》:青精饭者,以比重谷也。按《本草》:南烛木,今黑饭草即青精也。采枝叶捣汁,浸米蒸饭曝乾,坚而碧也。久服益颜延算仙。方又有青石饭,世未知石为何也,按《本草》:用青石脂三斤,青粱米一斗,水浸越三日,捣为丸,如李大,日服三丸,可不饥,是知石脂也。二法皆有据,以山居供客,则当用前法。如欲则效此方辟谷,当用后法。每读杜诗曰:岂无青精饭,令我颜色好。又曰:李侯金闺彦,脱身事幽讨。当时才名如李杜,可谓切于爱君忧国矣。天乃不使之壮年,以行其志,而使之但有青精瑶草之思,惜哉。

女贞部汇考

释名

桢木《山海经》    女桢《本经》
冬青《纲目》     蜡树《纲目》

女贞图


《山海经》《东山经》

太山,上多桢木。
〈注〉女桢也,叶冬不凋。

徐光启《农政全书》女贞

便民图曰:腊月下种,来春发芽,次年三月移栽,长七尺许可放蜡虫,栽女贞略如栽桑法,纵横相去一丈上下,则树大力厚,须粪壅极肥,岁耕地一再过,有草便锄之,令枝条壮盛,即多蜡也。
李时珍曰:蜡虫大如虮虱,芒种后,延缘树枝,食汁吐涎,粘于嫩茎,化为白脂,乃结成蜡,状如凝霜,处暑后剥取,谓之蜡渣。过白露则粘住,难刮矣。其渣炼化滤净,或甑中蒸化沥下器中,待凝成块,即为蜡也。其虫微时,白色作蜡,及老则赤黑色,乃结苞于树枝,初若黍米大,入春渐长如鸡头子,紫赤色,累累抱枝,宛若树之结实也。盖虫将遗卵,作房正如雀瓮、螵蛸之类尔,俗呼为蜡种,亦曰蜡子。子内皆白卵,如细虮,一包数百。次年立夏日摘下,以箬叶包之,分系各树,芒种后包拆,卵化虫,乃延出叶底,复上树作蜡也。树下要洁净,防蚁食其虫。
元扈先生曰:女贞之为白蜡,胜国以前略无纪载。今则遍东南诸省皆有之,向尝疑焉,以为古人著书未暇远,徵遐僻耳,非果昔无今有也。然见婺州人言:彼中放蜡不过二十年。吴兴人言:不过十许年。即余邑五年前亦无人知此。自余庚戍营先陇始,树女贞数百,本拟作蜡。近年来,村中亦多自生蜡虫顷寄子,半用吴兴子,半用土子。土人言:土子为胜,则昔无今有。理亦有之,事固非目前所见,遽可悬断也。
汪机《本草汇编》曰:虫白蜡与蜜蜡之白者不同,乃小虫所作,其虫食冬青树汁,久而化为白脂,粘敷树枝,人谓虫矢著树而然非也。至秋,刮取以水煮,溶滤置冷水中,则凝聚成块矣,碎之,文理如白石膏而莹澈,人以和油浇烛,大胜蜜蜡也。
元扈先生曰:虫白蜡纯用作烛,胜他烛十倍。若以和他油不过十分之一,其烛亦不淋,故为用颇广多,植无害。
《宋氏杂部》曰:冬青子可种堪入酒,至长盛时,五月养以蜡子,七月收蜡,不宜尽采,留待来年四月,又得生子取养蜡。晒乾以越布蒙于甑口,置蜡布上,置器甑中,釜内水沸,蜡遂镕下入器,凝则坚,白而为烛材,其滓盛之,以绢囊复投于热油中,则蜡尽化油,遂可为烛。凡养蜡子,经三年,停亦三年。
又曰:巴蜀撷其子,渍淅米水中十馀日,捣去水种之,蜡生则近跗,伐去发肄,再养蜡,养一年,停一年,采蜡必伐木,无老干。
元扈先生曰:女贞收蜡有二种,有自生者,有寄子者,自生者,初时不知虫何来,忽遍树生白花。
枝上生脂如霜雪,人谓之花。

取用炼蜡,明年复生虫子,向后恒自传生,若不晓寄放,树枯则已,若解放者传寄无穷也。寄子者,取他树之子寄此树之上也。其法或连年,或停年,或就树,或伐条。若树盛者,连年就树寄之。俟有衰顿,即斟酌停年,以休其力。培壅滋茂,仍复寄放。即《宋氏杂部》所谓养一年,停一年者也。伐条者取树,裁径寸以上者,种之俟盛。长寄子生蜡,即离根三四尺,截去枝干,收蜡随手下壅,冬月再壅,明年旁长新枝芽檗,以后恒择去繁冗,令直达。又明年,亦复修理,恒加培壅。第三年,可放蜡子,四年再放,五年复放,迨收蜡仍剪去枝,如是更代无穷。此所谓经三年,停三年者也。凡寄子皆于立夏前三日内,从树上连枝剪下去,馀枝独留寸许,令子抱木,或三四颗,乃至十馀颗,作一簇,或单颗亦连枝剪之,剪讫用稻谷浸水半日许,漉取水剥下虫颗,浸水中一刻许,取起用竹箬虚包之,大者三四颗,小者六七颗作一包,韧草束之,置洁净瓮中,若阴雨,顿瓮中可数日。天热其子多迸出,宜速寄之。寄法取箬包剪去角,作孔如小豆大,仍用草系之树枝閒,其子多少视枝小大,斟酌之枝大,如指者可寄。枝太细,𠏉太粗者勿寄也。寄后数日閒,鸟来啄箬包,攫取子,勤驱之。天渐暖,虫渐出包,先缘树上下行,若树根有草,即附草不复上矣。故树下须芟刈极净也。次行至叶底,栖止更数日,复下至枝条,齧皮入咂食,其脂液因作花,约略虫出尽,即取下包,视有馀子并作苞,别寄他树。秋分后,检看花老嫩,若太嫩不成蜡,太老不成蜡,太老不可剥矣。剥时,或就树,或剪枝,俱先洒水润之则易落。乘雨后,或侵晨带露华采之尤便。次取蜡花,投沸汤中镕化,候稍冷,取起水面蜡,再煎再取,滓沈锅底,勺去之。若蜡未净,再依前法煎澄之。既净,乘热投入绳套子,候冷牵绳起之,成蜡堵也。又曰:浸谷水渍,蜡子剥下包之,此是婺州法。吴兴人但于立夏后,剪子到小满,前三日连旧枝,作包寄之,亦生蜡,欈李及吾邑,有自生之子,不烦寄放亦生蜡,可见传生之物,气足为上,若吾乡传有土子,不论节气,但俟其气,足欲迸时,速剪下寄之可也。
又曰:立夏前二日剪子,此是常法。但浙东气暖,从他方鬻子,还恐虫迸出,故以此为期。若吴兴在北,吾邑又在吴兴北,则吾乡往吴兴及浙东买子者,宜立夏后剪,小满前后寄也。若浙东从吾乡鬻子,仍须立夏前剪去耳。吾乡以北愈寒,寄宜愈迟,依此消息之。又曰:蜡子,若本地所无传,贸他方者可行千里,如浙中独金华业此最盛,而鬻子于绍兴、台州、湖州、川中。独南部西充嘉定最盛,而鬻子于潼川,其閒相去各数百里,盖蜡子在立夏前气已足,可剪。小满前虽未出,可寄耳。亦须疾行,迟则虫先期出,不及寄矣。若先作包,置器中,虫出不离包中,尚可迟二三日寄也。又曰:金华之于湖州也,嘉定之于潼川也,岁鬻子以去而不传子,明年又鬻之叩之,则云金华嘉定绝无之,鬻子之价十倍,潼川此理殊不可晓。尝臆度之大都,树少多生花,树老多生子,树卑多生花,树高多生子,一树之中寄子多则生花,寄子少则生子。又北种贩至南多生花,南种贩至北多生子。如湖州子贩至金华,尽生花。金华子贩至闽中,又生花。故金华子多入闽,而转贩于吴兴。若金华种贩至湖州,又生子矣。吴兴在北,金华在南,闽又在金华南也。又如潼川贩至嘉定,尽生花。若嘉定种贩至潼川,又生子矣。潼川在北,嘉定在南也。盖花性喜煖,子性能寒,其以老少异,以高下异,以南北异,理则一耳。
又曰:或云树生花即无子,生子即无花,此閒有之不尽然也。大概多花子并生者,但欲留种,不宜早收花,绝不可见至春中方著枝,如螺靥入夏顿长,则花与子不相见耳。子盛长时,有膏如饧蜜,去之即子枯。

王象晋《群芳谱》女贞

栽女贞略如栽桑法,纵横相去一丈上下,则树大力厚。若相去六七尺,太逼须粪壅极肥,岁耕地一再过,有草便锄之,令枝条壮盛,即蜡多子,亦可种巴蜀,撷其子,渍淅米水中十馀日,捣去肤种之,蜡生则近跗。伐去发肄,再养蜡,养一年,停一年,采蜡必伐木,无老干。
《本草纲目》女贞释名
李时珍曰:此木凌冬青翠,有贞守之操,故以女贞状之琴操。载鲁有处女,见女贞木而作歌者,即此也。苏彦颂序云:女贞之木,一名冬青,负霜葱翠,振柯凌风,故清士敛其质,而贞女慕其名,是矣别有冬青与此同名,今方书所用冬青,皆此女贞也。近时以放蜡虫,故俗呼为蜡树。
集解

《别录》曰:女贞实生武陵川谷,立冬采。
陶弘景曰:诸处时,有叶茂盛,凌冬不凋,皮青肉白,与秦皮为表,里其树以冬生可爱仙方,亦服食之,俗方不复用,人无识者。
苏恭曰:女贞,叶似冬青树及枸骨,其实九月熟,黑似牛李子,陶言与秦皮为表,里误矣。秦皮,叶细冬枯。女贞,叶大冬茂,殊非类也。
苏颂曰:女贞处处有之,《山海经》云:泰山多贞木是也,其叶似枸骨及冬青木,凌冬不凋,五月开细花,青白色,九月实成,似牛李子,或云即今冬青树也,而冬青木理肌白,文如象齿,实亦治病,岭南一种女贞,花极繁茂而深红色,与此殊异,不闻入药。
李时珍曰:女贞、冬青、枸骨三树也,女贞即今俗呼蜡树者,冬青即今俗呼冻青树者,枸骨即今俗呼猫儿刺者。东人因女贞茂盛,亦呼为冬青,与冬青同名。异物,盖一类二种尔,二种皆因子自生最易长,其叶厚而柔长,绿色,面青背淡。女贞,叶长者四五寸,子黑色。冬青,叶微圆,子红色为异,其花皆繁子,并累累满树。冬月,鸲鹆喜食之,木肌皆白腻,今人不知女贞,但呼为蜡树。立夏前后,取蜡虫之种子,裹置枝上,半月其虫化出,延缘枝上,造成白蜡。民閒大获其利,详见虫部白蜡下枸骨详本条。
实气味

苦平无毒。
李时珍曰:温。
实主治

《本经》曰:补中、安五脏、养精神、除百病,久服肥健轻身不老。
李时珍曰:强阴健腰,膝变白发,明目。
实发明

李时珍曰:女贞实乃上品无毒妙药,而古方罕知用者,何哉。典术云:女贞木乃少阴之精,故冬不落叶,观此则其益肾之功,尤可推矣。世传女贞丹方云女贞即冬青树,子去梗叶,酒浸一日夜,布袋擦去皮,晒乾为末,待旱莲草出,多取数石,捣汁熬浓和丸,梧子大,每夜酒送百丸,不旬日閒,膂力加倍,老者即不夜起,又能变白发为黑色,强腰膝,起阴气。
叶气味

微苦平无毒。
叶主治

李时珍曰:除风散血,消肿,定痛,治头目昏,痛诸,恶疮,肿胻疮溃烂久者:以水煮,乘热贴之,频频换易,米醋亦可口。舌生疮,舌肿胀出,捣汁含浸吐涎。
附方

虚损百病,久服发白再黑,返老还童,用女贞实十月上巳日收,阴乾,用时以酒浸一日,蒸透晒乾一斤四两。旱莲草五月收,阴乾,十两为末;桑葚子三月收,阴乾,十两为末,炼蜜丸,如梧子大,每服七八十丸,淡盐汤下,若四月收桑葚,捣汁和药,七月收旱莲,捣汁和药,即不用蜜矣。〈简便方〉
风热赤眼:冬青子,不以多少,捣汁熬膏,净瓶收固,埋地中七日,每用点眼。〈济急仙方〉
风热赤眼,普济方:用冬青叶五斗,捣汁浸新砖数片,五日掘坑,架砖于内,盖之日久生霜,刮下入脑子,少许点之。简便方:用雅州黄连二两,冬青叶四两,水浸三日夜,熬成膏,收点眼。
一切眼疾:冬青叶研烂,入朴硝贴之,海上方也。〈普济方〉

女贞部艺文一

《女贞颂》晋·苏颜昔东阿王作《杨柳颂》,辞义慷慨,旨在其中。余今为《女贞颂》,虽事异于往作,盖亦以厉冶容之风也。

女贞之树,一名冬生,负霜葱翠,振柯凌风,故清士钦其质,而贞女慕其名,或树之于云堂,或植之于阶庭。
女贞部艺文二〈诗词〉《女贞木歌》〈一作贞女引〉  鲁处女《乐录》曰:鲁处女见女贞木而作歌。《山海经》曰:太山多贞木,典术曰:女贞木者,少阴之精,冬不落叶。《琴苑要录》曰:贞女引者,鲁室女之所作也。次室女倚柱悲吟,而啸邻人谓曰:欲嫁邪,何吟之悲也。次室女曰:嗟乎,吾伤民心悲而啸,岂欲嫁哉。自伤怀洁而为邻人所疑,于是褰裳而去之,入山林之中,见贞女之庙,喟然叹息,援琴而歌,自缢而死,系骸骨于林兮,附神灵于贞女,故曰贞女引。

菁菁茂木隐独荣兮,变化垂枝含蕤英兮。修身养志建令名兮,厥道不同善恶并兮。屈躬就浊世疑清兮,怀忠见疑何贪生兮。

《杂言》明·张羽

青青女贞树,霜霰不改柯。托根一失所,罹此霖潦多。高枝委为薪,落叶掩庭阿。弱柳对门植,秀色一何佳。物性固有常,变幻其奈何。

《眼儿媚》宋·张镃

山矾风味,木犀魂高树绿堆云。水光殿侧,月华楼畔,晴雪纷纷。何如且向,南湖住深映竹边门。月儿照著,风儿吹动,香了黄昏。

女贞部选句

汉司马相如《上林赋》:豫章女贞。〈注〉女贞树,冬夏常青,未尝凋落,若有节操,故以名焉。
郑氏婚礼谒文赞:女贞之树,柯叶冬生,寒凉守节,险不能倾。
梁吴均诗:杂种女贞枝。
陈江总诗:对幌女贞枝。
唐李白诗:万万女贞林。

女贞部纪事

晋宫阁,名华林园,女贞一株。
《荆州记》:宜都有乔木,丛生,名为女贞。
《临安县图经》:有木名将军树,今在净土寺西,小桥之侧乃女贞木也,至今茂盛。

杜仲部汇考

释名

《纲目》      杜仲《本经》思仲《别录》     思仙《别录》
木檰《纲目》     逐折《纲目》

杜仲图


《本草纲目》杜仲释名
李时珍曰:昔有杜仲,服此得道,因以名之思仲、思仙,皆由此义,其皮中有银丝如绵,故曰木绵。其子名逐折,与厚朴子同名。
集解

《别录》曰:杜仲生上虞山谷及上党汉中,二月、五月、六月、九月采皮。
陶弘景曰:上虞在豫州,虞虢之虞,非会稽上虞县也。今用出建平宜都者,状如厚朴,折之多白丝者为佳。韩保升曰:生深山大谷,所在有之,树高数丈,叶似辛夷。
苏颂曰:今出商州、成州、峡州、近处大山中,叶亦类柘其皮,折之白丝相连,江南谓之绵,初生嫩叶可食,谓之绵芽,花实苦涩,亦堪入药,木可作履,益脚。
皮脩治

雷敩曰:凡使削去粗皮,每一斤用酥一两,蜜三两,和涂火炙,以尽为度,细剉用。
气味

辛平无毒。
《别录》曰:甘温。
甄权曰:苦暖。
张元素曰:性温味辛,甘气,味俱薄沈而降阴也。李杲曰:阳也,降也。
王好古曰:肝经气分药也。
徐之才曰:恶元参,蛇蜕皮。
主治

《本经》曰:腰膝痛,补中,益精气、坚筋骨强、志除阴下痒湿、小便馀沥,久服轻身耐老。
《别录》曰:脚中酸痛,不欲践地。
《大明》曰:治肾劳腰脊挛。
甄权曰:肾冷腰痛、人虚而身强、直风也、腰不利,加而用之。
李杲曰:能使筋骨相著。
王好古曰:润肝燥,补肝经风虚。
发明

气时珍曰:杜仲古方,只知滋肾,惟王好古言是肝经李分药,润肝燥,补肝虚,发昔人所未发也。盖肝主筋,肾主骨,肾充则骨强,肝充则筋健,屈申利用,皆属于筋,杜仲色紫而润,味甘微辛,其气温平,甘温能补,微辛能润,故能入肝而补肾,子能令母实也。按庞元英《谈薮》云:一少年新娶后得脚软病,日疼甚。医作脚气治,不效。路钤孙琳诊之,用杜仲一味,寸断片折,每以一两用半酒半水一大盏,煎服。三日能行,又三日全愈。琳曰:此乃肾虚,非脚气也。杜仲能治腰膝痛,以酒行之则为效容易矣。
檰芽主治

苏颂曰:作蔬去风毒、脚气、久积风冷、肠痔下血,亦可煎汤。
附方

青娥丸,方见补骨脂下。
肾虚腰痛,崔元亮海上集验方:用杜仲去皮,炙黄一大斤分作十剂,每夜取一剂,以水一大升浸至五更,煎三分减一取汁,以羊肾三四枚,切下再煮三五沸,如作羹法,和以椒盐空腹顿服。圣惠方:入薤白七茎。箧中方:加五味子半斤。
风冷伤肾,腰背虚痛:杜仲一斤,切炒酒二升,渍十日,日服三合,此陶隐居得效方也。三因方:为末,每旦以温酒服二钱。
病后虚汗及目中流汁:杜仲牡砺等分为末,卧时水服,五匕不止更服。〈肘后方〉
频惯堕胎,或三四月即堕者于两月前:以杜仲八两,糯米煎汤浸透,炒去丝续断二两,酒浸焙乾为末,以山药五六两为末,作糊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米饮下。肘后方:用杜仲焙研,枣肉为丸,糯米饮下。〈杨起简便方〉
产后诸疾及胎脏不安:杜仲去皮,瓦上焙乾,木臼捣末,煮枣肉和丸,弹子大,每服一丸,糯米饮下,日二服。〈胜金方〉

杜仲部艺文《杜处士传》宋·苏轼

杜仲,郁里人也。天资厚朴而有远志,闻黄环名,从之游,因陈曰:愿辅子半夏,幸仁悯焉。使得旋复,自古扬搉。环曰:子言匪实,宜蚤休少,从容将诃子矣。仲曰:人之相仁,虽不百合,亦自然同,况吐新意以前乎。吾闻夫子雌黄冠,众故求决明于子,今子微衔,吾为其非侪乎。曰:吾如贫者,食无馀粮,独活久矣。今子屑就何以充蔚子乎。苟迹子之素狂,若所请亦太激矣,试闻子之志也。曰:敢问士何以益智行。何以非廉先王不留行者,何事也。曰:此匪子解也,夫得所托者,犹之射干临于层城也;居非地者,犹之困于蒺藜也;今子宛如易之。所谓井渫不食也,非扬淘之,而欲其中,空清是坐恒山而望扶桑耳。势不可及,已使投垢熟,艾以求别,当世则与之无名,异矣,某蒙甚愿子白之。曰:吾自通微,预知子高良,故谩矜子,以短而欲乱,子言子能详微意知,所激刺亦无患子矣。虽然泽兰必馨,今王明苟起,子为赤车使者,且将封子,子甘从之乎。曰:吾大则欲伏神,以安息小者,吾殊于众而已矣。虽登文石摩螭头不愿也。古人有三聘而起松萝者,迫实用也。余将杜衡门以居之,为一白头翁,虽五加皮币于我,如水萍耳,岂当归之哉。环曰:然世有阴险,以求石斛之禄者,五味子之言可也,虽吾亦续随子矣。或斥之曰:船破须袽,酒成于曲,犹君之录英才也。彼贪禄角进者,可诮之也。若夫踯躅而还乡,甘遂意于丁沈,则吾之所谓独行之民,可使君子怀宝乌久居此为哉。余爱仲善依人而嘉环,能发其心,故录之为传。

五加部汇考

释名

五加《本经》     五佳《纲目》
五花《炮炙论》    木骨《图经》
金盐《仙经》     豺漆《本经》
豺节《别录》     白刺《纲目》
文章草《纲目》    追风使《图经》

五加图


《本草纲目》五加

释名
李时珍曰:此药以五叶交加者良,故名五加,又名五花,杨慎丹铅录作五佳云,一枝五叶者佳,故也。蜀人呼为白刺,谯周巴蜀《异物志》名文章草,有赞云:文章作酒,能成其味,以金买草不言其贵。是矣。《本草》:豺漆豺节之名,不知取何意也。
苏颂曰:蕲州人呼为木骨,吴中俗名追风使。
集解

《别录》曰:五加皮,五叶者良。生汉中及冤句,五月七月采茎,十月采根,阴乾。
陶弘景曰:近道处处有之,东閒弥多,四叶者亦好。苏颂曰:今江淮湖南州郡皆有之,春生苗,茎叶俱青,作丛赤茎,又似藤葛,高三五尺,上有黑刺,叶生五杈,作簇者良。四叶、三叶者最多为次,每一叶下生一刺,三四月开白花,结青子,至六月渐黑色,根若荆根,皮黄黑,肉白色,骨硬。一说今有数种,汴京北地者,大片类秦皮、黄檗,辈平直如板,而色白绝无气味,疗风痛颇效,馀无所用。吴中乃剥野椿根皮为五加,柔韧而无味,殊为乖失。今江淮所生者,根类地骨皮,轻脆芬香,其苗茎有刺,类蔷薇。长者至丈馀,叶五出,香气如橄榄。春时,结实如豆粒,而匾青色,得霜乃紫黑,俗但名为追风使。以渍酒疗风,乃不知其为真五加皮也。今江淮吴中,往往以为藩篱,正似蔷薇、金银辈。而北閒多不知用此种。
雷敩曰:五加皮树本是白楸树,其上有叶,如蒲。叶三花者是雄,五花者是雌,阳人使阴,阴人使阳,剥皮阴乾。
汪机曰:生南地者,类草,故小;生北地者,类木,故大。李时珍曰:春月于旧枝上,抽条,山人采为蔬茹。正如枸杞生北方沙地者,皆木类;南方坚地者,如草类也。唐时,惟取峡州者,充贡。雷氏言:叶如蒲者,非也。
根皮气味

辛温无毒。
徐之才曰:远志为之,使恶元参蛇皮。
主治
《本经》曰:心腹疝气、腹痛益气,疗躄小儿三岁不能行,
疽疮阴蚀。
《别录》曰:男子阴痿囊,下湿,小便馀沥、女人阴痒及腰脊痛、两脚疼、痹风、弱五缓虚、羸补中益精,坚筋骨,强志意,久服轻身耐老。
甄权曰:破逐恶风血,四肢不遂,贼风伤人,软脚腰,主多年瘀血在皮肌,治痹湿内不足。
《大明》曰:明目下气,治中风骨节挛急,补五劳七伤。苏颂曰:酿酒饮,治风痹,四肢挛急。
雷敩曰:作末浸酒饮,治目僻眼《大明》曰:叶作蔬食,去皮肤风湿。
发明

陶弘景曰:煮根茎,酿酒饮益人,道家用此作灰,煮石与地榆,并有秘法。
唐慎微曰:东华真人煮《石经》云:昔有西域真人,语王屋山人王常云:何以得长久,何不食石蓄金盐;何以得长寿,何不食石用玉豉。玉豉,地榆也。金盐五加皮也,皆是煮石而饵,得长生之药也。昔孟绰子董士固相与言,云:宁得一把五加,不用金玉满车。宁得一斤地榆,不用明月宝珠。又昔鲁定公母,服五加酒,以致不死,尸解而去。张子声、扬建始、王叔牙、于世彦等皆服此酒而房室不绝,得寿三百年。亦可为散,以代汤茶。王君云:五加者,五车星之精也。水应五湖,人应五德,位应五方,物应五车,故青精入茎则有东方之液,白气入节则有西方之津,赤气入花则有南方之光,元精入根则有北方之炱,黄烟入皮则有戊己之灵,五神镇生,相转育成饵之者真仙,服之者反婴。李时珍曰:五加治风湿、痿痹、壮筋骨,其功良深仙家所述,虽若过情,盖奖辞多溢,亦常理尔。造酒之方:用五加根皮洗净,去骨茎叶,亦可以水煎汁,和曲酿米酒成,时时饮之,亦可煮酒饮。加远志为使更良一方:加木瓜煮酒服,谈野翁试验方。云:神仙煮酒法,用五加皮地榆,刮去粗皮各一斤,袋盛入无灰好酒二斗中,大坛封固,安大锅内,文武火煮之,坛上安米一合,米熟为度,取出火毒,以渣晒乾为丸,每旦服五十丸,药酒送下,临卧再服,能去风湿、壮筋骨、顺气化痰、添精补髓。久服延年益老,功难尽述,王纶《医论》云:风病饮酒能生痰火,惟五加一味,浸酒日饮数杯,最有益。诸浸酒药,惟五加与酒相合,且味美也。
附方

虚劳不足:五加皮、枸杞根、白皮各一斗,水一石五斗,煮汁七斗,分取四斗,浸曲一斗,以三斗拌饭,如常酿酒法,待熟任饮。〈千金方〉
男妇脚气、骨节皮肤、肿湿疼痛:服此,进饮食,健气力,不忘事,名五加皮丸。四两酒浸,远志去心四两酒浸,并春秋三日,夏二日,冬四日,日乾为末,以浸酒为糊丸,梧子大,每服四五十丸,空心温酒下药,酒坏别用,酒为糊。〈萨谦斋瑞竹堂方〉
小儿行迟、三岁不能行者:用此便走,五加皮五钱,牛膝木瓜二钱半,为末,每服五分,米饮入酒二三点,调服。〈全幼心鉴〉
妇人血劳、憔悴、困倦、喘满虚烦,噏噏少气,发热多汗,口乾舌涩,不思饮食,名血风劳:油煎散,用五加皮。牡丹皮、赤芍药、当归各一两为末,每用一钱,水一盏,用青钱一文,蘸油入药,煎七分,温服,常服能肥妇人。〈太平惠民和剂局方〉
五劳七伤:五月五日采,五加茎七月七日采叶,九月九日取根治下节,每酒服方寸匕,日三服,久服去风劳。〈千金方〉
目瞑息肤:五加皮不闻水声者,捣末,一升和酒二升,浸七日,一日服二次,禁醋二七日,遍身生疮,是毒出,不出以生熟汤浴之,取疮愈。〈千金方〉
服石毒发,或热噤向冷地卧:五加皮二两,水四升,煮二升半,发时便服。〈外台秘要〉
火灶丹毒,从两脚起,如火烧:五加根叶烧灰五两,取煅铁家槽中,水和涂之。〈杨氏产乳方〉

五加部艺文一

《文章草赞》汉·谯周

文章作酒,能成其味,以金买草,不言其贵。

五加部艺文二〈诗〉

《饮五加酒拈盐字》明·严易

五加者,五车星之精也,饵之者,真仙服之者,反婴陶隐居曰:酿酒饮益人,王屋山人王常云:何以得长久,何不食石蓄金盐。金盐,五加也。昔孟绰子,董士固相与言曰:宁得一把五加,不用金玉满车。其子如女贞子而圆,数十粒攒簇成毬,重阳后采,以之渍酒,色味俱佳。

由来服食贵金盐,能使仙家鹤算添。小摘元珠投曲糵,閒邀红友养愉恬。色如琥珀丹砂润,味与醍醐石蜜兼。庶缓衰颜石稚齿,伫看青鬓易枯髯。


曲生风味水晶盐,浅酌能令诗思添。华发未须愁寂寞,酡颜相映得欢恬。醇醲较与葡萄似,甘滑还将薏苡兼。始信浊醪有妙理,短章颂酒断吟髯。

五加部杂录

谢氏诗:源近有士子作游。女诗中一联云:不曾怜玉,笋相竞采,金盐人多,不解金盐二字。余近读《煮石经》云:五加皮一名金盐,始知玉笋,金盐对极妙而初不合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