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庐州

庐州

庐州

建置沿革

  • 禹贡扬州之域吴地斗分野春秋时属舒战国属楚秦为合肥县汉分立庐江国东汉为合肥侯国仍𨽻九江郡又更为淮南国合肥𨽻焉魏晋为重镇宋齐二代皆为庐江郡地梁改合肥为汝阴郡寻改为合州隋改合州为庐州以庐江名旧经云古庐专国此盖惑于应劭之说非也又引左氏云自庐以往振廪同食此乃中庐之地去合肥远矣炀帝改为庐江郡唐为庐州后唐升为昭顺军节度周世宗改为保信军节度皇朝因之绍兴兼淮西安抚使马步军都总管后复兼制阃统州七军二领县三治合肥

本路安抚制置转运置司

郡名

合肥

  • 见下肥水注

风俗

人性躁劲

  • 隋地理志庐江云云风气果决包藏祸害视死如归好战而贵诈

俗尚淳质

  • 同上自平陈之后其丨颇丨丨丨好俭约丧礼婚姻率渐于礼庐江记云人物语音风土明茂皆胜淮左诸郡唐罗珦德政碑云不好学而信鬼神广占田而不耕人稀而病于吏众艺桑鲜而布帛疏滥旧经云率性真直贱商贵农自更戎马遗氓存者不什二而江浙转徙之民实居之故嚚讼喜争率不如古非其风土然也

酷信淫祠

  • 唐刺史罗珦德政碑庐江之俗不好学而云云

嚚讼好争

  • 郡志自兵火之后江浙之民实居之流移多于土著于是乎淳厚之风不如古而云云者纷然非其风土本然也

形胜

南临江湖

  • 魏满宠云丨丨丨丨北达寿春

龙眠蟠其前

  • 曹明之新城记云云紫金跨其北

淮海之郡庐为大

  • 罗珦德政碑云云封略阔而土田瘠人产寒薄井赋尤重

地大以要

  • 叶祖洽撰三至堂记云庐于淮西为一道都会人物之富甲兵之强四方商旅㳺士之多不比他郡云云故选守常重

庐为淮西根本

  • 崔琳撰田侯庙记云云

合肥号金斗

  • 曹明之记入肥入斗度最多故号金斗

江北恃为唇齿

  • 曹明之新城记云云淮右襟喉之地

亦一都会

  • 前汉志寿春合肥受南北湖皮革鲍木之须云云

地有所必争

  • 魏明帝曰先帝东置合肥南守襄阳西向祁山敌来辄破于三城之下云云

腹巢湖控涡颍

  • 韩无咎风鹤亭记云淮之南故秦九江郡也至汉孝文析其郡又为庐江实今西路也自春秋季年吴尝会于橐皋而汉封王皆在于六及孙曹纷争则以合肥属扬州之治筑为新城晋人扼肥水以败秦师周世宗属兵正阳攻战于紫金山下遗迹犹存故今庐州形胜云云膺濡湏枕潜皖隐然为用武之郊

山川

潜山

  • 今州治所据言舒之丨丨其二支至而伏

大蜀山

  • 在合肥县西二十里尔雅释山蜀者独也此山独起无冈阜连属故名

小蜀山

  • 在合肥县西四十里

龙穴山

  • 在合肥县西百三十里穴上有池张又新以此水为第十

四顶山

  • 在合肥县东南寰宇记作四濎郡国志魏伯阳炼丹之所
  • 罗隐诗胜景天然别精神入画图一山分四顶三面瞰平湖过夏僧无热凌冬草不枯游人来至此愿剃发和须

鸡鸣山

  • 在合肥县西北四十里

紫蓬山

  • 在合肥县西南七十里

龙眠山

  • 在舒城县西南八十里如卧龙状李公麟因取此山自号

春秋山

  • 在舒城县南三十里有李公麟读书堂

浮槎山

  • 在梁县东南三十五里按隋志云有浮阇山俗传自海上来昔有梵僧过而指曰此耆阇一峰也梁天监间帝女揔持大师于此建道林寺无诸释用孙尝题诗云山为浮来海莫沉萧梁曾此布黄金梵僧亲指耆阇路帝女归传达磨心地控好峰排万刃㵎馀流水落千寻灵踪断处人何在日夕云霞望转深人谓可得山中大槩欧阳公水记云碑阴有元丰七年洛阳景谟游山留刻云寺有榴花根干伟茂世传昔梁武帝女尼所植也有井泉陆羽所谓乳泉漫流者也欧阳公水记丨丨丨与龙穴山皆在庐州界内较其水味不及浮槎远甚

北峡关

  • 在舒城南四十五里官兵守把为入蕲黄之要地

肥水

  • 在合肥县南应劭曰夏水出父城东南至此与淮合故曰合肥
  • 尔雅云归异出同曰肥
  • 庐江四辨曰水出鸡鸣山北流二十里出寿春而投于淮二水皆曰肥
  • 郡志载梁韦睿为豫州刺史讨魏至合肥乃堰丨丨通战舰高与合肥城等城遂溃

巢湖

  • 港㲼大小三百六十周围四百里与合肥舒城巢庐江四邑接境详见无为军

藏舟浦

  • 在金斗门外长八十丈阔十丈旧经云昔魏将张辽掘巨浦禦孙权藏战舰于此唐贞元间刺史杜公作斗门与肥水相接浦内岛屿花木颇为佳景

小史港

  • 在城东门内按太平寰宇记庐江府小史焦仲卿妻刘氏为姑所出自誓不嫁其家逼之乃投水死仲卿闻之自缢因以为名李太白庐江主人妇诗云孔雀东飞何处栖庐江小史仲卿妻为客裁缝君自见城乌独宿夜空归

龙潭

  • 在梁县治不十步有蜃母居焉

鹊岸

  • 在舒城县西北左传昭公五年楚伐吴吴人败诸丨丨杜预注云谓庐江舒县鹊尾渚

堂亭

安边堂

  • 在州治

衣锦亭

  • 在州治天禧中马忠肃公归守乡郡创此亭因名

三至堂

  • 在州治陈文惠公三守是邦故名

祠庙

张龙公祠

  • 在合肥县西百三十里龙穴山按欧阳公集古录载唐布衣赵耕撰张龙公碑云张公讳路斯颍上百社人仕隋为宣城令罢归每夕出自戌至丑归常体湿且冷其夫人石氏异而询之公曰吾龙也蓼人郑祥远亦龙也吾据池屡与龙战明日取决可令吾子持弓矢射之系鬣以青绡者郑也缝绡者吾也子遂射中青绡者郑怒东北去投合肥西山死今龙穴山是也其后苏内翰轼作丨丨丨丨记亦载此事山之东南隅有池傍有一庙遇旱乡人即请水以祷详见龙山山穴注

广惠王庙

  • 在合肥县西二十里按庙碑有云唐贞观间有僧慧满结庵此山诵经忽有布衣造门曰我东海龙王之少子属时苦旱僧令其䧏雨答曰盗布天泽罪当殛死湏臾膏泽随霈三日龙死于山隅僧乃携以葬而民为之立祠其后水旱祷之必验

古迹

石牛

  • 在土地堂前有二丨丨父老相传初浚治肥河得之土中形制甚精对峙为角抵状后塑二牧童横笛跨其上

飞骑桥

  • 即今西津桥大观间所立碑乃曰飞骑且谓吴孙权为魏将张辽所袭桥丈馀无板权乘骏马越而获去因此得名

教弩台

  • 在怀德坊明教寺旧经云昔魏武帝筑台教强弩五百人以禦孙权棹船大历间因得铁佛高一丈八尺刺史裴缉奏请为明教寺

明远台

  • 在梁县城内西南隅回环皆水中有一洲古老相传鲍明远读书于此

名宦

刘馥

  • 魏太祖表为扬州刺史暨受命单马造合肥空城建立州治兴治芍陂及茹陂吴塘诸堰

朱敬则

  • 唐朝为刺史代还无淮南一物所乘止一马子曹步从以归

郑綮

  • 为刺史黄巢掠淮南綮移撽请无犯州境巢笑为敛兵

李翱

  • 为庐州刺史

皇朝陈尧佐

  • 知州以方严肃下

马亮

  • 合肥人两为本郡守

包拯

  • 苕溪渔隐曰拯合肥人守本郡不肯少屈法以阿乡曲之好故流俗稍稍谤议公乃为诗见意曰直干终为栋坚刚不作钩其守正不回如此

孙觉

  • 以司谏知州苏子瞻有诗送之

周美成

  • 为教授

冯京

  • 为守

人物

周瑜

  • 仕吴庐江舒人

陶侃

  • 仕晋庐江人

杨行密

  • 合肥人墓在铁索涧

皇朝李公麟

  • 字伯时舒城人博学好古多识奇字以丹青妙绝一世号为龙眠居士

题咏

西江天柱远

  • 李白送裴大择赴庐州长史诗云云东越海门深去割辞亲恋行忧报国心好风吹落日流水引长吟五月披裘者应知不取金

平湖阻城南

  • 张祁诗云云长淮带城西壮哉金斗势曹瞒筑合肥

多幸逢时拥旆旌

  • 唐郑綮题合肥郡斋诗九衢城里一书生云云醉里眼开金使字紫旌风动耀昆明

襟带东南第一州

  • 郭功父澄惠寺诗云云扬鞭得从使君游

蜀山迥出千螺秀

  • 郭功父舒城眺望诗云云肥水长萦乛带回犹有金城藏后浦不惟铜雀起高台

郡城百里即龙舒

  • 刘贡父诗云云留滞频惊岁月除

沃壤欲包淮甸尽

  • 朱服诗昔年吴魏交兵地今日承平会府开云云坚城犹抱蜀山回柳塘春水藏舟浦兰若秋风教弩台独有无情原上草青青还入烧痕来

四六

  • 申命宸廷 开大幕府 淮甸极边总戎制阃 号小朝廷 合肥重镇惟合肥之重镇 边城蹂躏之馀野马也尘埃也接古寿之长淮 制阃经营之始茧丝乎保障乎升文昌垣献纳之班 得李绩之才见谓城坚于金斗重合肥水守禦之寄 知裴度之绩未嗟人老于玊关胡人不敢纵南下之牧 分陕之西则合肥既为重镇天子遂可宽西顾之忧 自阃以外则元戎实总中权拥元戎之旌纛名震江淮 开关延敌精兵发弩以飙驰建大将之鼓旗威行蛮貊 射贼勤王敌骑弃围而星遁折冲禦侮宽南面之顾忧 宿重兵百万之屯前鏖大敌画策运筹壮西淮之屏蔽 总元戎十乘之寄进取中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