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邕州

邕州

邕州

建置沿革

  • 禹贡九州之外扬州之南境天文星纪牵牛之次古越地秦并南越为桂林县地汉平南越改为郁林郡之领方郡也东汉因之晋分郁林置晋兴郡宋齐因之隋废晋兴为县属简州后又属郁林郡唐置南晋州太守改为邕州以州近邕溪故名后以广桂容邕安南五府皆隶广府谓之五府节度名岭南五管后改永宁郡复为邕州又置建武军节度皇朝更晋兴为乐昌今为邕州建武军节度管溪洞羁縻州十三仍兼安抚都监领县二治宣化

郡名

邕管 建武 乐昌风俗椎髻箕踞

  • 隋志人性轻悍而云云乃其旧风

鼻饮之俗

  • 王介甫谕交趾文略曰尔民头飞我有车马尔民丨丨我有酒食用华尔丨丨也尔民断发我有衣冠尔民鸟语我有诗书用教尔之礼也煌煌炎洲烟蒸雾煮我飞尧云洒尔甘雨汤汤瘴海云烧日镕我张舜琴扇为薰风

形胜

唐为西道

  • 唐大诏令咸通三年分岭南为东西道广州为东道邕州为西道又为都督府

三十六洞

  • 郡志先是两江州洞各执山獠古铜印至治平四年准朝廷给赐铜印左江十八面右江十八面今所谓三十六洞者此也继此又降印识固不止此

梦蛇示城址

  • 皇祐筑城随筑辄坏役者苦之夜梦有蛇环地而行若示其址遂即其地而筑焉

号为大府

  • 雄州图经皇祐丁宝臣新城记岭南东西二部四十五州惟有桂邕丨丨丨丨

云南头楚分尾

  • 杜光复风土歌云

所莅最广

  • 李大异书横山买马图云度岭而西为州二十有五而道里延袤与蛮错居有永平横山二寨永平通交趾暨于海外横山通自杞罗殿诸蛮控连巴蜀

土产

  • 出交趾山谷惟雄者有两牙以鼻为用一躯之力皆在鼻将行先以鼻柱地乃移足知其足力劣于鼻也安南出象处曰象山岁一捕之缚栏道旁中为大阱以雌象前行为媒遗甘蔗于地传药蔗上雄象来食蔗渐引入栏闭其中就阱中教习驯扰之始甚咆哮阱深不可出收者以言语喻之久则渐解人意不驯则告之云当为尔引雌来即听

山猪

  • 即豪猪身有棘刺能振发以禦人二三百为群以害苗稼

蛮犬

  • 如猎狗警而猘诸丨率携一丨自防盗莫敢近

孔雀

  • 生溪洞高山乔木之上而下溚沙上雄者尾长数尺生三年尾成长金碧晃耀时时自奋尽张其尾圆如锦轮俗谓之朝其朝无时

秦吉了

  • 似鸲鹆

鹦鹉

  • 能言

倒挂

  • 绿毛常丨丨于树枝

翡翠

  • 人采其羽

锦鸡

  • 能吐锦久复收入

山川

武号山

  • 在州南二十里高五十丈

马退之

  • 在州西详见柳宗元茅亭记

罗秀山

  • 在州西昔有罗秀隐于此后升仙

昆崙山

  • 在宣化县东九十二里昆崙关在焉

镆铘山

  • 在武缘县南三十二里山形盘薄地势险隘镆铘关在焉

横山

  • 其山横截江河置横山寨于此为市马之地
  • 中兴小历绍兴初五路既陷马极难得韩肖胄建议宜即邕州置市马场取马岭表以资国用
  • 朝野杂记广马者建炎末广西提举峒丁李域始请市战马赴行在绍兴初𨽻经略司三年春即邕州置司提举市于罗殿自杞大理诸蛮未几废市马司以帅臣领其事七年待制胡舜陟为帅岁中市马四千二百疋诏赏之其后马益精岁费黄金五镒中金二百五十镒锦四百端佗帛千疋廉州盐二百万斤而得马千五百疋必四尺二寸以上乃市之其直为银四十两每高一寸增银十两有至六七十两者土人云其尤驵骏者在其出处或博黄金二百两日行四百里但官价有定数不能致此耳然自杞诸蕃本自无马又市之南诏南诏大理国也去自杞国可二十程而自杞至邕州横山寨二十二程横山寨至静江府又二十馀程罗殿国又远于自杞十程宜州溪洞巡检常恭者赴阙持南丹州莫延甚表来乞就宜州市马比之横山可省三十馀程张说在枢筦以其表闻李寿翁时为检详文字为说言邕远宜近人孰不知前迂其涂亦岂无意况今黄氏方横乃欲为之除道而擅以互市之饶误矣小吏妄作将启边衅请论如法说不听命从义郎李宗彦以提点纲马驿程往宜州措置既而说罢政密院乃奏宗彦所言边防不便罢之时淳熙元年也又诸蕃多以马易锦盖蛮人死即以一锦缠绕亲友赙者亦以锦贵人至缠十数疋故须锦为急

望仙坡

  • 在州东与罗秀山相对故名丨丨丨皇祐间狄青余靖孙沔平侬贼营于上后郡守陶弼因而建堂

左江

  • 出源州界至合江镇与右江水合为一水流入横州号郁水卜丨道隶太平永平寨右江道隶横江寨各管羁縻州

右江

  • 源出峨利州界虞衡志丨丨水与大理大槃水通大槃在大理之威楚州而特磨道又与甚善阐府相应自邕道诸蛮至大理四五程北梗自杞南梗特磨故久不得至
  • 陶弼右江诗云昔年观地志此水出牂牁

邕溪

  • 源出钦州

郁水

  • 舆地广记即夜郎溪水与温水合又与欢水合亦名骆越水郡县志云在城西北两江合处源出蛮地

堂亭

清风堂

  • 在郡志

茅亭

  • 在马退山柳宗元作邕州柳中丞丨丨记冬十月作新亭于马退山之阳因高山之阻以面势无欂栌节棁之华不斲椽不剪茨不列墙以白云为藩篱碧山为屏风昭其俭也是山崒然起于莽苍之中驰奔云矗亘数十百里尾蟠荒陬首注大溪诸山来朝势若星拱苍翠诡状绮绾绣错盖天钟秀于是不限于遐裔也然以壤接荒服俗参夷徼周王之马迹不至谢公之屐齿不及岩径萧条登探者以为叹岁在辛夘我仲兄以方牧之命试于是邦夫其德及故信孚信孚故人和人和故政多暇由是常徘徊此山以寄胜槩乃塈乃涂作我攸宇不崇朝而木工告成每风止雨收烟霞澄鲜辄角巾鹿裘率昆弟友生冠者五六人步山椒而登焉于是手挥丝桐目送还云西山爽气在我襟袖以极万类揽不盈掌夫美不自美因人而彰兰亭也不遭右军则清湍修竹芜没于空山矣是亭也僻介闽岭佳境罕到不书所作使盛迹郁湮是贻林涧之愧故志

三公亭

  • 在望仙坡上
  • 陶弼诗异日谁相继来书第四名谓狄青余靖孙沔三公也

古迹

铜鼓

  • 此古蛮人所用左右溪峒时得之相传为马伏波所制其形如坐墩而空其下满腹皆细花纹极工致四角有小蟾蜍两人舁行拊之声似鞞鼓

铜柱

  • 汉伏波将军马援征蛮立柱界上又唐马总为安南都护獠夷安之建二丨丨于汉故处镵著唐德以明伏波之裔故今左右江各有其一又其一在钦州蛮界其刻云丨丨折交人灭至今交人来往累碎石于下不绝
  • 吕伯恭作铭曰溪獦洞䝤惕息奉诏约梏牛闲马不敢饮啖汉刍水

名宦

马援

  • 字文渊交趾女子徵侧反拜援伏波将军南击交趾军至浪泊上虏未灭之时下潦上雾毒气薰蒸仰视飞鸢跕跕堕水中卧念少㳺平生时语何可得也今赖士大夫之力蒙被大恩且喜且惭吏士皆伏

李翱

  • 文集载正元中翱守邕大首领黄氏帅其属纳质供赋黄氏侬氏皆群盗也韦氏不附率群黄之兵以攻之而逐诸海黄氏既至群盗皆伏于是十三部二十九州之蛮悉平

皇朝狄青

  • 东轩笔录狄青之征侬智高也自过桂林即以辨色时先锋行先锋既行青乃出帐受衙罢命诸将坐饮酒一卮小餐然后中军行率以为常及顿军昆崙关下翊日将度关辰起诸将张立甚久而青尚未坐殆至日高亲吏疑之遽入帐周视则不知青所在诸将方相顾惊怛俄有军侯至曰宣徽传语诸官请过关吃食方知青已微服同先锋度关矣
  • 言行录青入邕州获尸有衣金龙之衣者或言智高已死乱兵中当亟作奏者公曰安知其非诈宁失智高不敢欺朝廷也
  • 郡志时智高再犯邕或以告襄公贼必送死何者脓处邕而溃势不可久也已而果然

余靖

  • 为广西经略同狄青经制广西盗贼作平蛮碑曰蠢兹狂寇起乎徼外卒陷邕郛乘流东迈天生狄公仗节临戎英材鳞集猛将风从贼之敢斗实惟天诱僭补伪署丛然授首厥惟邕边南国之纪九洞襟带列城唇齿我公之来电扫云开天声远扬繄公之材

陶弼

  • 治平间以崇仪使知邕州抚定侬贼有功

孔宗旦

  • 为司户逆料智高必反守陈珙不听及城陷宗旦死于贼

苏缄

  • 以右骐骥使知邕州侬贼攻城以战而死今赐庙焉

人物

石鉴

  • 邕州人举进士侬智高攻广州不下还据邕州鉴与余靖言若使智高尽得邕州三十六洞之兵其为中国虑未可量鉴请说谕诸洞酋长使之不附智高靖遣鉴说诸洞酋长皆听命惟结洞酋长黄守陵强暴智高深与相结鉴说守陵智高父子贪诈不可不为之备守陵由是稍疏智高智高怒遣兵袭之守陵先为之备逆战破之遂不敢入结洞而奔逃于特磨

名贤

韩愈

  • 有论黄家贼事宜状以为宜招讨

柳宗元

  • 有代裴中丞论黄家贼事宜状

题咏

山川禹贡外

  • 唐子西诗云云城郭汉兵馀

分野穷禹画

  • 刘禹锡送张苕赴邕幕诗云云人烟过虞循不言此行远所乐相知新

恩浃黄侬族

  • 陶弼横山诗云云师还左右溪

象隈铜柱卧成痕

  • 沈彬诗龙约海船行有气云云

路指鬼门幽且夐

  • 韩愈赠张十一诗云念君又署南荒吏云云

五十溪州六万丁

  • 陶弼诗南极诸蛮傲典刑斗间时复见飞星君王仁恕将军老云云

四六

  • 地标铜柱    俗陋而荒   眷骆川之地重郡固金城    民骄以悍   距螭陛之天遥地控龙编之远  维兹建武之封  矧一叠际穷荒之远岁通骏骨之奇  越在峤南之外  乃群蛮来互市之冲自韩及柳备言讨寇之宜   朱幡皂盖来分竹使之左符惟狄与余尤壮平蛮之策   碧山白云尚访茅亭之佳致布扬威德远踰铜柱之封   虎符出守盖总五千众之屯宁辑疆陲并壮金城之势   马政攸关要谨十二闲之别互市散集关马政之重轻兵籍盈虚系蛮徭之畏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