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衡州

衡州

衡州

建置沿革

  • 禹贡荆及衡阳为荆州当鹑尾之次翼轸之分野春秋属楚秦属长沙郡汉属桂阳郡及长沙国吴置湘东郡晋立湘州宋为国齐为郡梁置衡州陈置东衡州以本州为西衡州隋置衡州炀帝改为衡山郡唐复为衡州国朝因之领县五治衡阳

湖南提刑提置司

郡名

衡阳

  • 郡在衡山之阳故曰衡阳

古酃

  • 汉为酃县

蒸湘

  • 见蒸水注

风俗

民丰土闲

  • 南齐志湘州之奥云云

人多纯朴

  • 寰宇记有舜之遗风云云

必有魁奇之民

  • 见下韩文

形胜

东傍湘江

  • 郡县志云云北背蒸水

潇湘带其左

  • 图经衡之为郡直雁峰北云云

独衡山为宗

  • 韩文南方之山巍然高大者以百𢾗云云神气所感必有魁奇忠信才德之民生其间详见桞州

回雁为首

  • 徐灵期曰南岳周回八百里云云麓岳为后

山川之秀丽

  • 欧阳永叔云云接衡湘人得之为俊杰详见潭州

山川

石鼓山

  • 在城东三里有东岩西溪前峰后洞
  • 郦道元水经注云临蒸县有石鼓山湘水所径鼓鸣则有兵革之事

熊耳山

  • 在安仁县东南七十里

衡岳

  • 在衡阳县
  • 寰宇记宿当翼轸度应玑衡书所谓南岳也乃朱陵之灵台太虚之宝洞国初缘旧制祠官所奉止东西北中四岳开宝元年有司按祭典请祭南岳于衡山从之详见潭州

岣嵝峰

  • 在衡阳北湘水记衡山南有一山名丨丨东西七十里南北三十里高一千五百丈禹登山获金简玉牒治水之书山上承翼宿铃得钩物故名岣下据离宫摄统火师故名嵝
  • 韩愈诗岣嵝山尖神禹碑字青石赤形摹奇科斗拳身薤叶披鸾飘凤泊拿虎螭事严迹怪鬼莫窥道人独上偶见之我来咨嗟涕涟洏千搜万索何处有森森绿树猿猱悲

回雁峰

  • 在衡阳之南雁至此不过遇春而回故名或曰峰势如雁之回

紫盖峰

  • 山海经山有玉牒遥望如阵云有峰名紫盖禹治水登而祭之遇元夷苍水使者授金简玉字果得治水或曰其形如盖

兜率峰

  • 陶弼诗云兜率一峰旁林开见宝幢鸟行高避县山骨下连江

白云峰

  • 在南岳下有龙潭又有碧云峰明月峰香炉峰天柱峰石廪峰石菌峰芙蓉峰

曾青冈

  • 出曾青可合仙药

酃湖

  • 郭仲坚湘中记衡阳县东二十里有丨丨周二十里深八尺湛然绿色土人取以酿酒其味醇美晋武帝平吴始荐酃酒于太庙
  • 吴都赋飞轻轩而酌绿酃

茶溪

  • 寰宇记茶陵有茶水

黄溪

  • 吕温诗云偶寻丨丨日欲没早梅未尽山樱发无事江城闭此身不得坐待花间月

湘水

  • 自阳海发源至零陵而营水会二水合流谓之潇湘

蒸水

  • 衡阳本汉酃县属长沙国吴分酃县立临蒸县今郡西七十里蒸阳故城是也
  • 郡国志俯临蒸水其气如蒸故曰临蒸

耒水

  • 在耒阳县一名历水中有大历可容百斛

宜溪水

  • 在耒阳湘州记傍有穴天旱以水灌之辄致暴雨吴都赋所谓龙穴所蒸灵雨所潴是也

潇湘水

  • 柳宗元湘口馆诗序潇湘二水所会

上潢水

  • 在衡阳县出岣嵝山屈曲流六十里会湘水胜小舟

大别水

  • 水经注丨丨丨所出耒阳

水帘

  • 在朱陵洞
  • 毕田诗洞门千尺挂飞流玉碎珠帘冷喷秋今古不知谁捲得绿罗为带月为钩

青草渡

  • 在衡阳县北一里即蒸水

学校

石鼓书院

  • 朱元晦记石鼓山据蒸湘之会江流环带最为一郡佳处故有书院起唐元和间州人李宽之所为至国初时常赐敕额其后乃复稍徙而东以为州所则书院之迹于此遂废而不复脩矣淳熙十二年部使者潘侯畤德夫始因旧址列屋数间榜以故额将以俟四方之士有志于学而不屑于课试之业者居之未竟而去今使者成都宋侯若水子渊又因其故而益广之别建重屋以奉先圣先师之象且摹国子监及本道诸州印书若干卷而俾郡县择遣修士以充入之盖连帅林侯栗诸使者苏侯诩官侯鉴衡守薛侯伯宣皆奉金赍割公田以佐其后踰年而后落其成焉于是宋侯以书来曰愿记其寔以诏后人且有以幸教其学者则所望也予惟前代庠序之教不修士病无所于学往往择胜地立精舍以为群居讲习之所而为政者乃或就而褒表之若此山若岳麓若白鹿洞之䫫是也逮至本朝庆历熙宁之盛学校之官遂遍天下而前日处士之庐无所用则其旧迹之芜废亦其势然也不有好古图旧之贤孰能谨而存之哉抑今郡县之学官置博士弟子员皆未尝㢭其德行道艺之素其所授受又皆世俗之书进取之业使人见利而不见义士之有志于为已者盖羞言之是以常欲别求燕閒清旷之地以共讲其所闻而不可得此二公所以慨然发愤于斯役而不敢惮其烦盖不独不忍其旧迹之芜废而已也故特为之记其本末以告来者使知二公之志所以然者而无以今日学校科举之意乱焉又以风晓在位使知今日学校科举之害将有不可胜言者不可以是为适然而莫之救也若诸生之所以学而非若今人之所谓则昔者吾友张子敬夫所以记夫岳麓者语之详矣顾于下学之功有所未究是以诵其言者不知所以从事之方而无以蹈其寔然今亦何以他求为哉亦曰养其全于未发之前察其机于将发之际善则广而充之恶则克而去之其亦如此而已矣又何俟于予言哉

亭榭

合江亭

  • 在石鼓山后唐刺史齐映建
  • 韩愈自山阳令徙江陵掾过衡阳有合江亭寄邹使君诗云江亭枕湘江蒸水会其左瞰临渺空阔绿净不可唾维昔经营初邦君寔王佐剪林迁神祠买地费家货梁栋宏可爱结搆丽匪过伊人去轩腾兹宇遂摧挫老郎来何暮高唱久乃和树阑盈九畹栽竹逾万个长绠汲沧浪幽溪下坎坷波涛夜俯听云树朝对卧初如遗宦情终乃最郡课人生诚无几事往悲岂那萧条绵岁时契阔继庸𤨏胜事谁复论丑声曰已播中丞黜凶邪天子闵穷饿君侯至之初闾里自相贺淹滞乐闲旷勤苦劝慵惰为余扫尘阶命乐醉众坐穷秋感平分新月怜半破愿书岩上石勿使尘泥涴

望岳亭

  • 在县南唐韦虚丹建

祠墓

木居士庙

  • 韩愈诗火透波穿不计春根如头面干如身偶然题作木居士便有无穷求福人
  • 罗隐题木居士庙诗鸟噪残阳草满庭此中枯木似人形只应水物长为主未必浮槎即有灵八月风波飘不去四时黍稷荐惟馨南朝庾信无因赋牢落祠前水气醒
  • 元丰初耒阳令祷旱无雨祈而薪之今所祀者乃寺僧再刻也

杜子美墓

  • 本传大历中出瞿唐下江流溯沅湘以登衡岳因客耒阳游岳祠大水遽至涉旬不得食县令具舟迎之乃得还令尝馈牛炙白酒大醉一夕卒刘斧摭遗小说谓子美由蜀往来得以诗酒自适一日过江上舟中饮醉不能复归宿酒家是夕江水暴涨子美为惊湍漂泛其尸不知落于何处玄宗还南内思子美诏求之聂令乃积空土于江上曰子美为白酒牛炙胀饫而死𦵏于此矣以此闻玄宗故唐史氏因有牛炙白酒大醉一夕卒之语信哉史氏之讹也
  • 元稹作墓志云扁舟下荆楚竟以寓卒旅殡岳阳其后嗣业启柩襄祔事于偃师途次于荆拜余为志
  • 韩愈诗今春偶客耒阳路悽惨去寻江上墓招手借问牧童儿牧儿指我祠堂处一堆空土烟芜里空使诗人悲叹起怨声千古寄西风寒骨一夜沉秋水当时处处多白酒牛炙如今家家有饮酒食肉今如此何常人无饱死捉月走入千尺波忠諌便沉汨罗底固知天意有所存三贤所归同一水过客留诗千百人千古丑声竟谁洗明时好古疾恶人应以我意知终始
  • 王介甫题杜子美像云吾观少陵诗谓与元气侔力能排天干九地壮颜毅色不可求浩荡八极中生物岂不稠丑妍巨细千万殊竟莫可以穷雕锼惜哉命之穷颠倒不见收青衫老更斥饿走半九州瘦妻僵前子仆后攘攘盗贼森戈矛吟哦当此时不废朝廷忧常愿天子圣大臣各伊周宁令吾庐独破受冻死不忍四海赤子寒飕飕伤屯悼屈只一身嗟时之人我所羞所以见公像再拜涕泗流推公之心古亦少愿起公死从公游

名宦

吕温

  • 为刺史

皇朝张齐贤

  • 廷试唱名得旨一榜尽除通判

寇准

  • 准之贬雷州也天下莫不𡨚之初过零陵行囊为溪寇所掠其酋长闻而趣还之踰年迁衡州司马

刘挚

  • 为御史里行上疏论常平免役法十害责监衡州盐仓

人物

蔡伦

  • 有宅在耒阳县有池及捣纸臼

题咏

中有古刺史

  • 杜甫诗云云盛才冠岩廊扶颠持柱石独坐飞秋霜

郡邑地卑饶雾雨

  • 唐郭受寄杜子长诗云云江湖天阔足风涛

湖南为客动经春

  • 杜甫诗云云燕子衔泥两度新

衡阳太守虎符新

  • 唐韩翊诗湘竹班班湘水春云云

可独衡山解识韩

  • 苏子瞻诗

四六

  • 疏渥龙墀 刚辰启籕 湖右奥区 地雄州望分符雁峤 蒸水建牙 衡阳名郡 星烱仓台瞻言蒸水之邦 载惟翼轸之区  岂伊南服之州乃析长沙之地 莫重荆衡之域  尚屈东方之骑符分汉室之鱼开藩有俶  诗述昌黎闾里贺使君之至书寄衡阳之雁贺厦敢稽  句成杜老岩廊辍刺史之临揖衡岳之五峰正须弹压   开天柱紫盖之云民嵓洞见分湖湘之千里有赖抚摩   澄洞庭青草之水地险弥坚皂盖朱轓岂雁峰之久驻  肃拥州麾直可开衡山之云气黄扉青琐即凤阁之遄归  频过书院又将咏沂水之春风韩昌黎之叙衡山必多忠信魁奇之士朱文公之记石鼓欲闻性命道德之谈
眉州

眉州

建置沿革

  • 禹贡梁州之域觜觿参主益州秦地井鬼分野秦属蜀郡之武阳县汉武帝分蜀地置犍为郡武阳县𨽻焉昭帝时武阳为犍为郡治王莽改武阳曰戢成后汉仍以武阳为郡治齐分置齐通郡梁立青州取汉青衣县为名西汉改青州为眉州因峨眉山为名后周复曰青州改为嘉州隋又改为眉州又为眉山郡唐复曰嘉州又别置眉州寻移令治所改为通义郡复为眉州皇朝升为防禦今领县四治眉山

郡名

眉山 眉阳 峨眉 通义

风俗

俗近古者三

  • 见苏子瞻远景楼记

学者独盛

  • 张刚通义儒荣图序后世以蜀学比齐鲁而蜀之丨丨亦丨丨于通义政和御笔西蜀惟眉州学者最多

以诗书为业

  • 修谯楼记其民云云以故家文献为重夜燃灯诵声琅琅相闻

以名节相尚

  • 华阳志公孙述据蜀时犍为拒守不屈述攻之曹朱遵逆战死任永忠闭户费贻素隐光武嘉之曰士大夫之郡也图经云唐张文纪出于武阳名节卓荦照映古今本朝士大夫尤盛元祐之党而此州乃有八人焉元符之党而此州有二十六人焉靖康之祸而眉之忠义死守者犹有四人焉

举礼部者四十五人

  • 苏子瞻上范舍人书通义蜀之小州眉山又其一县去岁云云得者十三人其他可知矣

蚕市

  • 二月十五日村人鬻器于市因作乐纵观以为丨丨
  • 苏子瞻诗蜀人衣食常苦艰蜀人游乐不知还千人耕种万人食一年辛苦一春閒

形胜

古犍为之地

  • 毛敏列仙楼记

介岷峨之间

  • 张刚序通义云云前揖三峨后通岷江

象耳镇于后

  • 唐卢拯罗城记云云峨眉列乎前

山秀水清

  • 通义志昔人评吾州丨不高而丨丨不深而丨

通衢平直

  • 同上吾邦之胜似乎洛阳眉之云云广衍夹以槐柳绿阴蓊然

山川

峨眉山

  • 在眉山县详见嘉定府

蟆颐山

  • 在眉山县东七里状如蟆颐因名有至德观有氽朱淘丹泉传记所载以为轩辕氏丹宅山腹有穴曰龙洞传者以为四目老翁唐末有杨太虚得道于此今祠中有三仙像四目居中焉人日出东郊渡江游丨丨丨眉之故事也苏子瞻诗人日东郊尚有梅

石佛山

  • 在眉山之南苏子瞻寄子由诗卜田向何许丨丨丨下路下有氽家山千畦种粳稌山泉宅龙蜃平地流膏乳

熊耳山

  • 在青神县蜀志曰望帝以褒斜为前门丨丨灵关为后户

崌崃山

  • 在彭山县东二十里

象耳山

  • 在彭山县有杨祐甫十事记一曰丨丨丨二曰彭祖宅三曰大悲道场四曰宝现磨针二溪五曰太白书台有石刻太白留题云夜来月下卧醒花影零乱满人襟袖疑如濯魄于冰壶也六曰师俉志栖二大士会昌寺七曰薛范二诗八曰龙池蟹泉九曰千岁松柏十曰石恪画护法身

金华山

  • 在彭山县东五里有丈六佛像夜多神灯

盘石山

  • 在彭山县有普照寺岩腹有石室
  • 范文忠公留题云穷幽访盘石细径入荒凉踏叶履屦湿触花衣袂香

平盖山

  • 在彭山县北二十四化之一也李文简平盖观诗平盖神仙院武阳山水乡

打鼻山

  • 在彭山县南十馀里山形孤起东临大江昔周鼎沦于此或见其鼻故名

鹅鼻山

  • 在长泉北五里长泉士人每登科而归乡人迓之于此三酌史干诗云龙泉五盏张帆去鹅鼻三杯衣锦归寄语长泉后生者年年盛事莫相违

上岩

  • 去中岩五里唐末有佛刹号垂拱寺相传岩下龙听僧讲经于此由是建寺

中岩

  • 在青神县诺矩罗尊者道场游者渡江入岩口有唤鱼潭循山三里许始至寺中有罗汉洞即牛头以木钥扣石笋处

下岩

  • 冯当可题三峰诗古院无人僧作佛碧潭有水鱼化龙当年矩诺小游戏一石击碎成三峰

小桃源

  • 小南城门村家多竹篱桃树春色可爱桥之下流皆花竹杨柳之舟其间乡人谓之丨丨丨苏子由诗彷佛城南路繁香扑市桥

蜀江

  • 在城外一名玻璃江舆地志后汉安帝以蜀郡广汉犍为为三蜀故名丨丨
  • 苏子瞻送杨孟容诗我家峨眉阴与子同一邦相望六十里共饮玻璃江
  • 陆务观诗玻璃江上柳如丝行乐家家要及时只怪今朝空巷出使君人日宴蟆颐

大江

  • 一名汶江李膺记山下有滩昔周衰鼎沦没其一每云开风息则晓然见之

导江

  • 在眉山县东四里源出岷山

芙容溪

  • 在青神县岸有芙容因名

磨针溪

  • 在象耳山下世传李太白读书山中未成弃去过是溪逢老媪方磨铁杵问之曰欲作针太白感其意还卒业妪自言武姓今溪傍有武氏岩

系龙潭

  • 在彭山县北四里旧经后汉汉安元年仙人瞿君武入峨眉山得道乘龙还家每年往丨丨于丨
  • 庞籍诗巢凤阁边劳远梦丨丨丨下认前题

唤鱼潭

  • 剑南诗藁云在中岩客至抚掌鱼辄群出
  • 陆务观诗春枕悠然梦何许两枝筇杖丨丨丨

鱼蛇水

  • 在青神县二十里源出陵州木梓山合导江有鱼似蛇故名

玉津

  • 陆务观舟过丨丨诗玻瓈江上送残春叠鼓催帆过丨丨

井泉

猪龙泉

  • 渔隐丛话载苏子瞻云青神县百年前有牝猪伏于此化为二鲤在泉中而莫有见者余一日偶见之以告妻兄王愿愿疑余诞余因祷于泉已而二鲤复出

老人泉

  • 梅圣俞寄苏明允诗泉上有老人隐见不可常苏子居其间饮水乐未央渊中必有鱼与子自徜徉渊中茍无鱼子特玩沧浪日月不知老家有雏凤皇百鸟戢羽翼不敢言文章去为仲尼叹出为盛时祥方今天子圣母滞彼泉傍

楼阁

远景楼

  • 苏子瞻记云吾州之俗有近古者三其士大夫贵经术而重礼教其民尊吏而畏法其农夫合耦以相助盖有三代汉唐之遗风而他郡莫之及也始朝廷以声律取士而天圣以前学者犹袭五代之弊独吾州之士通经学古以西汉文词为宗师方是时四方指以为迂阔至于郡县胥吏皆挟经载笔应对进退有足观者而大家显人以门族相尚推次甲乙皆有定品谓之江乡非此族也虽贵且富不通婚姻其民事太守县令如古君臣既去辄画像事之而其贤者则记录其行事以为口实至四五十年不忘富商小民常储善物而别异之以待官吏之求家藏律令往往通念而不以为非虽薄刑小罪终身有不敢犯者岁二月农事始作四月初吉榖稚而草壮耘者毕出数十百人为曹立表下漏鸣鼓以致众择其徒为众所敬畏者二人一人掌鼓一人掌漏进退坐作惟二人之听鼓之不至至之不力皆有罚量田计功终事而会之田多而丁少则出钞以偿众七月既望斩艾而草衰则仆鼓决漏取罚金与偿众之钱买羊酾酒以祀田祖作乐饮食醉饱而去岁以为常其风俗盖如此故其民皆聪明才智务本而力作易治而难服守令始至得其言语辄了其为人其明且能者不复以事试终日寂然茍不以其道则陈义秉法以讥切之故不知者以为难治今太守黎侯希声轼先君子之友人也简而文刚而仁明而不苛众以为易事既满将代不忍其去相率而留之上不夺其请既留三年民益信遂以无事因守居之北墉而增筑之作远景楼日与宾客僚友游处其上轼方为徐州吾州之人以书相往来未尝不道黎侯之善而求文以为记嗟夫轼之去乡久矣所谓远景楼者虽想见其处而不能道其详也然则人之所以乐斯楼之成而欲记焉者岂非尚有易治之俗也哉孔子曰吾犹及史之阙文也有马者借人乘之今亡矣夫夫是二者于道未有大损益也然且录之今吾州近古之俗独能累世而不迁盖耆老昔人岂弟之泽而贤守令抚循教诲不倦之力也可不录乎若夫登临览观之乐山川风物之美轼将归老于故丘布衣幅巾从邦君于上酒酣乐作援笔而赋之以颂黎侯之遗爱尚未忘也

清风阁

  • 苏子瞻记云文慧大师应符居成都玉溪上为阁曰丨丨求文为记天地之相磨于虚空与有物之相推而风于是焉生执之而不可得也逐之而不可及也汝为居室而名之吾又为汝记之不亦惑欤又云风起于苍茫之间彷徨乎山泽激越乎城郭道路虚徐演漾以汎汝之轩窗栏楯幔帷而不去也汝隐几而观之亦有得乎力止于所激而不自为力故不劳形生于所遇而不自为形故不穷尝试以是而观之

临风阁

  • 唐沈迥有诗烟霞生座右林沼匝城隈

明霞阁

  • 在蟆颐山至德观又有春风楼

嘉祐阁

  • 枕罗城绘三苏于上刻和陶诗于壁间

堂榭

大雅堂

  • 丹棱人杨素从黄鲁直游黄谪戎州尝曰安得一奇士而有力者尽刻杜子羙东西川及夔州诗使大雅之音复盈三巴之耳哉素闻之欣然拿舟访黄于戎请攻坚珉募善工作华堂以宇之黄伟其言悉书子美诗遗之因以大雅名其堂且为之记

借景亭

  • 黄鲁直文集在青神尉厅下瞰史家园尝有诗云当官借景未伤民恰似凿池取明月

披风榭

  • 在郡治

祠墓

孟拾遗祠

  • 在蟆颐山僖宗幸蜀政事悉出内侍田令孜之手左拾遗孟昭图右补阙常浚上疏论事昭图坐贬令孜遣人投之蟆颐津赐浚死后人为立祠裴澈诗一章何罪死何名千载推君与屈平从此蜀江烟雨夜杜鹃应作两般声

张纲墓

  • 在崌崃山东

花卿冢

  • 渔隐丛话载黄鲁直云在丹棱之东馆镇至今有英气血食其乡

老泉墓

  • 苏明允葬于蟆颐山东二十里地名老翁泉

名宦

苏味道

  • 杨绘题名序丨丨丨练达台阁王方庆深明礼典

高仁厚

  • 中和二年以西川牙将讣罗夫子之乱凡出军六日贼皆平

张琳

  • 许昌人蜀梼杌载五代前蜀时为眉州刺史修章仇通济堰溉彭山通义青神田万五千顷民被其惠歌曰前有章仇后章公疏决水利粳稻丰南阳杜诗不可同何不用之代天工

山行章

  • 卢拯记行章摄守眉州时郡无罗城山侯合五县之力城之逮淳化中李顺之乱攻围半载竟不能下

皇朝梁周翰

  • 太祖时以左拾遗通判眉州

叚思恭

  • 眉城人乾德三年全师雄之党攻眉州思恭募先登者许以厚赏贼遂败走思恭矫诏出上供钱帛给之其后度支劾思恭上嘉其果干命知军事

李简

  • 淳化中为守四年盗起陷州郡寇至设方略坚壁固守贼力屈解围去

人物

苏洵

  • 眉山人号老泉先生二子轼仕至翰林学士礼部尚书辙仕至门下侍郎天下号曰三苏

苏轼

  • 贬黄州筑室于东坡自号东坡居士
  • 赠太师制云朕承绝学于百圣之后探微言于六籍之中将兴起于斯文爰缅怀于故老虽仪刑之莫觌尚简册之可求揭为儒者之宗用锡帝师之号故礼部尚书端明殿学士赠资政殿学士谥文忠丨丨养其气以刚大尊所闻而高明博观载籍之传几海涵而地负远追正始之作殆玉振而金声知言自况于孟轲论事肯卑于陆贽方嘉祐全盛尝膺特起之招至熙宁纷更乃陈长治之策叹异人之间出惊谗口之中伤放浪岭海而如在朝廷斟酌古今而善干造化不可夺者峣然之节莫之致者自然之名经纶不䆒于生前议论尝公于身后人传元祐之学家有眉山之书朕三复遗书久钦高躅王佐之才可大用恨不同时君子之道闇而彰是以论世傥九原之可作庶千载以同风惟而英爽之灵服我衮衣之命

苏辙

  • 致仕卜筑于许号颖滨遗老
  • 王元之赞受之于天超出乎万物之表而充塞乎天地之间者气也施之于事业足以消沮金石形之于文章足以羽翼元化惟轼为不可及矣故置之朝廷之上而不为之喜斥之岭海之外而不为之愠迈往之气折而不屈此人中龙也辙之名迹与轼相上下而心闲神至学道有得是以年益加而道益邃道益邃则于世事愈泊如也不有所守而然哉

杨绘

  • 题名序杨紫微以諌诤显

孙抃

  • 字梦得权御史中丞内侍任守忠建节抃奏罢之张贵妃卒追册为后且议建陵庙抃固争丞相陈执中嬖妾笞杀婢抃疏十二上罢执中抃喜藏书为楼置书其上号书楼孙氏

任孜

  • 字师圣伋字师中东坡谓之大任小任

陈希亮

  • 字公弼早孤其兄使治息钱三十馀万希亮悉召逋家焚劵从学登天圣第复知凤翔时东坡为佥书子慥字季常号方山子孙与义有简斋集行于世

唐庚

  • 字子西丹棱人张商英荐其才后坐贬惠州

杜莘老

  • 甫十三世孙迁殿中侍御史论王继先泰桧

任尽言

  • 秦桧死推汤鹏举为侍御史尽言以启贺曰敢以三尺之童连冠两科之士老牛舐犊溺爱谁先野乌为鸾欺君孰甚

程仁霸

  • 苏子瞻记其外祖丨公逸事云公讳丨丨眉山人以仁厚信于邻里蜀平中朝士大夫惮远官阙选士人有行义者摄公摄录事参军眉山尉有得盗芦菔根者而所持刀误中主人尉幸赏以劫闻狱掾受赇掠成之太守将虑囚囚坐庑下泣涕衣尽湿公适过之知其冤咋谓盗曰汝冤盍自言吾为直之盗果称冤移狱竟杀盗公坐訹囚罢归不及爿尉掾竟暴卒后三十馀年公昼日见盗拜庭下曰尉掾未定服待公而决前此地府欲召公暂对我叩头争之曰不可以我故死公是以至今公寿尽今日我为公荷担而往暂对即生人天子孙寿福朱紫满前矣公具以语家人沐浴衣冠就寝而卒某幼时闻此语已而外祖父寿九十舅氏始贵显寿八十五曾孙皆仕有声而狱掾之子孙微矣绍圣二年三月九日某在惠州读陶渊明所作外祖孟府君传云凯风寒泉之思实钟厥心意凄然悲之乃记公之逸事以遗程氏亦庶几渊明之心也

李焘

  • 丹棱人孝宗朝仕至礼侍同修国史本朝典故尤为该洽续资治通鉴长编千卷号巽岩先生子垕中贤良壁参政𡌴亦为参政

题咏

剑门倚青汉

  • 贾岛送眉州穆少府诗云云君昔未曾过日暮行人少山深异鸟多狖啼和峡雨栈尽到江波一路白云里飞泉洒薜萝

江花照锦衣

  • 司马君宝送石昌言诗乡树迎朱毂云云临邛不足并荣耀古今稀

江山秀气聚西眉

  • 李熙绩诗云云人有儒宗学有规

郡斋闲静似僧居

  • 李熙绩诗民俗畏公无讼事云云

王署归封诏检泥

  • 庞籍诗眉山秋色无多恋云云

峨眉翠埽雨馀天

  • 苏子瞻寄黎眉州诗胶西高处望西川应在孤云落照边瓦屋寒堆春后雪云云

白鱼紫笋不论钱

  • 苏子瞻有诗云想见青衣江畔路云云

官閒日闭门

  • 仲昂丹棱即事虑澹常高枕云云

主人王事简

  • 文与可留题彭山县诗公馆静寥寥园亭景物饶溪光明短钓树影映危谯山鸟忽双下池鱼时一跳云云文酒且逍遥

四六

  • 东坡故国 西眉古垒 今得蟆颐通义名邦 右蜀名区 大似鸡肋或秉耒而耦耕 名山大川钟苏氏一门之秀亦戴经而弦诵 皇天后土鉴坡老千古之忠家有眉山之书 丙穴维舟竟欲归耕于谷口人知元祐之学 庚书传置顾令改牧于峨眉为政未善盖负薪必议于市中读书不知虽斲轮亦笑于堂下然四蜀衣冠之郡宜烦礼乐之英在三苏翰墨之乡合着文章之守然好文而慕权势至今馀西汉之风其事守如古君臣近世异北墉之记
开州

开州

建置沿革

  • 禹贡梁州之域东井舆鬼之分野秦汉为巴郡朐䏰县地后汉献帝分朐䏰西北界今州南二里置汉丰县属固陵郡蜀先主改为巴东郡西魏恭帝于达州新宁县置开州因开州以为名后周置汉丰县为永宁县自东关郡城移开州于今理今州西九十里浊水故地是也隋炀帝改永宁为盛山县恭帝于盛山县置万州及万岁郡唐重置开州改盛山郡复为开州皇朝因之今领县二治开江

郡名

盛山 朐䏰

  • 天宝更名丨丨刘禹锡云丨丨蚯蚓也地湿多此虫故名

风俗

俗重田神

  • 寰宇记云云

绩文相高

  • 学记士以云云有温造柳公绰之馀烈

唱竹枝歌

  • 寰宇记男女皆云云

形胜

汉中支郡

  • 权载之作开州刺史新宅记云云曰盛山所理阨狭

禹服荒略

  • 温造宿云亭记云郡当丨丨之丨丨巴封之徼隧

水陆所凑

  • 隋志巴东等郡云云货殖所萃盖一都会也

山川

盛山

  • 在州北三里山下有宿云亭隐月岫流杯渠琵琶台绣衣石

熊耳山

  • 在州东北其南至夔州界

青冈山

  • 在开江县西南百四十里

石门山

  • 在清水县东北十里有石穴至深

灵洞

  • 在州南五里温井后

两江

  • 开江清江又名叠江

垫江

  • 发源高梁山流至县南

白水溪

  • 在清水县西南

亭台

宿云亭

  • 在盛山堂温造有记
  • 韦处厚诗荠平连郭柳带绕抱城江

翠芗亭

  • 夏侯孚先记云盛山风物冠冕峡郡其间十二景唐宋钜公更酬迭唱云

云鸿亭

  • 贾伟有诗

四并台

  • 张颢有诗

名宦

韦处厚

  • 韩愈开州韦处厚侍讲盛山十二诗序韦侯昔以考功副郎守盛山人谓韦侯美士考功显曹盛山僻郡夺所宜处纳之恶地以枉其材韦侯将怨且不释矣或曰不然夫得利则跃跃以喜不得利则戚戚以泣若不可生者岂韦侯之谓哉韦侯读六艺之文以探周公孔子之意又妙能为辞章可谓儒者夫儒者之于患难茍非其自取之其拒而不受于怀也若筑河堤以障屋霤其容而消之也若水之于海冰之于夏日其玩而忘之以文辞也若奏金石以破蟋蟀之鸣虫飞之声况一不快于考功盛山一出入息之间哉未几果有以韦侯所为十二诗遗余者其意方且以入溪谷上岩石追逐云月不足日为事读而咏歌之令人欲弃百事往而与之游不知其出于巴东以属朐䏰也于时应而和者凡十人及此年韦侯为中书舍人侍讲六经禁中名处厚和者通州元司马名稹为宰相洋州许使君名康佐为京兆忠州白使君居易为中书舍人李使君景俭为谏议大夫黔府严中丞武为秘书少监温司马造为起居舍人皆集阙下于是盛山十二诗与其和者大行于时联为大卷家有之焉慕而为者将日益多则分为别卷韦侯俾余题其首

柳公绰

  • 为守刘禹锡为屯田郎举以自代

宋申锡

  • 唐书文宗朝王守澄党郑注诬告申锡贬开州司马许浑有闻开江丨相公丨丨下世诗云必竟功成何处是五湖云月一帆开

皇朝刘源

  • 遂宁人为开州万岁令即清水也尝疏凿县滩号曰开滩长官

张尧佐

  • 为开州太守

题咏

开州入夏皆凉冷

  • 杜甫寄常徵君有诗云云不如云安热毒新

拄笏看山寻盛字

  • 盖山如盛字也

盛山更在天上头

  • 谢谔诗金房开达皆名州云云

四六

  • 言从涪水 眷惟峡郡 自鱼凫之开国易守固陵 莫若盛山 析朐䏰以为利蜀道数千里靡惮载驱 编元子之枢机多传诗赋盛山十二诗正将属和 奏韦侯之金石又妙辞章虽云僻郡不无夺所宜处之嫌其在清朝即有选诸所表之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