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安吉州

安吉州

安吉州

建置沿革

  • 禹贡扬州之域古防风氏之国乃震泽具区之间分野于辰曰丑次曰星纪宿曰斗牛楚为菰城即春申君之邑也秦以其地置乌程县属会稽郡汉因之东汉光和末张角乱荆扬尤甚此乡守险助国汉朝嘉之立县名安吉吴置吴兴郡隋平陈废吴兴郡置湖州取太湖为名唐及皇朝因之钱氏纳土升昭庆军太平兴国析归安置乌程县宝庆二年改湖州为安吉州领县六治乌程归安两县

郡名

吴兴 苕溪

  • 在乌程县南五十步两岸多生芦苇故曰丨丨

霅川

  • 九域志霅溪四水合为一溪自清源门入曰苕溪其溪浊自定安门入曰霅溪其流清馀不溪出天目山前溪出铜岘山旧经谓霅者四水激射之声其说误矣

笠泽

  • 在州东二十二里又名具区薮

风俗

人性敏柔而惠

  • 三朝国史志云云尚浮屠之教

奢靡而亡积聚

  • 同上云云急于图利奇巧之技出焉

寡求而不争

  • 苏子瞻墨妙亭记吴兴自东晋为善地号为山水清远其民足于鱼稻蒲莲之利云云宾客非特有事于其地者不至焉故凡守郡者率以风流啸咏投壶饮酒为事

形胜

江表大郡

  • 顾况壁记云云吴兴为一夏属扬州秦属会稽汉属吴郡吴为吴兴郡其野星纪其薮具区其贡橘抽纤缟茶纻其英灵所诞山泽所通舟车所会物土所产雄于楚越虽临淄之富不若也其冠簪之盛汉晋以来敌天下三分之一

山水清远

  • 见上注

土沃候清

  • 李方直白蘋堂记吴江之南震泽之阴曰湖州幅员千里棋布九邑弁山屈盘而为之镇五溪丛流以导其气其土沃其候清其人寿其风信实

土产

太湖石

  • 白居易太湖石记古之达人皆有所嗜玄晏先生嗜书嵇中散嗜琴靖节先生嗜酒今丞相奇章公嗜石石无文无声无臭无味与三物不同而公嗜之何也众皆怪之走独知之昔故友李生名约有云茍适吾意其用则多诚哉是言适意而已公之所嗜可知之矣公以司徒保釐河雒治家无珍产奉身无长物惟东城置一第南郭营一墅精葺宫宇慎择宾客性不茍合居常寡徒游息之时与石为伍石有族聚太湖为甲罗浮天竺之徒次焉今公之所嗜者甲也先是公之僚吏多镇守江湖知公之心惟石是好乃钩深致远献瑰纳奇四五年间累累而至公于此物独不廉让东第南墅列而置之富哉石乎厥状非一有盘坳秀出如灵邱鲜云者有端俨挺立如真官神人者有缜润削成如圭瓒者有廉棱锐刿如剑戟者又有如虬如凤若跧若动将翔将踊如鬼如兽若行若骤将竦将斗风烈雨晦之夕洞穴开皑若欱云喷雷嶷嶷然有可望而畏之者烟霁景丽之旦岩㟧霮䨴若拂岚扑黛霭霭然有可狎而玩之者昏晓之交名状不可撮要而言则三山五岳百洞千壑覼缕簇缩尽在其中百仞一拳千里一瞬坐而得之此所以为公适意之用也与公迫观熟察相顾而言岂造物者有意于其间乎将胚腪凝结偶然成功乎然而自一成不变已来不知几千万年或委海隅或沦湖底高者仅数仞重者殆千钧一旦不鞭而来无胫而至争奇骋怪为公眼中之物公又待之如宾友亲之如贤哲重之如宝玉爱之如儿孙不知精意有所召耶将尤物有所归耶孰不为而来耶必有以也石有大小其数四等以甲乙丙丁品之每品有上中下各刻于石阴曰牛氏石甲之上丙之中乙之下噫是石也百千载后散在天壤之内转徙隐见谁复知之欲使将来与我同好者睹斯石览斯文知公之嗜石之自

紫笋茶

  • 见顾渚注

金齑玉脍

  • 苏子瞻尝云吴兴庖人斫松江鲈鲙土人谓之丨丨丨丨
  • 司马君实送张伯镇知湖州诗江外饶佳郡吴兴天下稀莼羹紫丝滑鲈鲙雪花肥

乌程美酒

  • 吴兴新录秦时程林乌巾二家以酿美酒因得其名

山川

何山

  • 在乌程县亦曰金盖山
  • 苏子美游霅上何山诗今古丨丨是胜游乱峰萦转绕沧洲烟含老树明还灭石碍飞泉咽复流遍岭烟霞迷俗客一溪风雨送归舟自嗟尘土先衰老底事孤僧亦白头

卞山

  • 亦曰弁山上有龙池
  • 苏子瞻和章湖州霅水未浑缨可濯弁峰初见眼应明

杼峰

  • 在乌程南三十里昔夏后杼南游之所颜真卿于此起三癸亭陆羽释皎然皆有诗

毗山

  • 在乌程县东北九里
  • 梁吴均和桞恽丨丨亭诗平湖旷复远高树峻而危

升山

  • 王逸少为太守尝升此山顾谓宾客曰百年之后谁知王逸少与诸卿游此乎

岘山

  • 在州南五里唐李相适之为别驾有石酒樽在焉
  • 葛立之诗话云羊叔子镇襄阳尝与从事邹湛登丨丨慨然有泯没无闻之叹丨丨亦因是以传古今名贤赋咏多矣吴兴丨丨去城三里有李适之洼樽在焉苏子瞻守吴兴日尝登此山有诗云苕水如汉水鳞鳞鸭头青吴兴胜襄阳万瓦浮青冥我非羊叔子愧此丨丨亭悲伤意此同岁月如流星湛辈何足道当以德自铭东阳岘山去东阳县亦三里旧名三邱山宋殷仲文素有时望自谓必登台辅忽除东阳太守意甚不乐尝登此山怅然流涕郡人爱之如襄阳之于叔子因名丨丨二峰相峙有东峙西岘唐宝历中县令于兴宗结亭其下名曰涵碧刘禹锡有诗云新开潭洞疑仙府远泻丹青到雍州即其所也

三山

  • 在归安县西南八十三里吴兴记在太湖中白波四合三点黛色
  • 陆士龙诗我家五湖阴君住三山阳

天目山

  • 在安吉南七十五里上有两池故名遁斋闲览云昔有登此山者遇暑雨见云雾皆在山腰雷似婴儿声

西塞山

  • 即慈湖镇道山矶详见张志和注

茶山

  • 在长兴县西产紫笋茶
  • 杜牧茶山诗山实东吴秀茶称瑞草魁剖符虽俗吏脩贡亦仙才溪尽停蛮棹旗张卓翠苔重游难自尅俛首入尘埃

五湖

  • 在乌程县详见平江

太湖

  • 在长兴东占湖常宣苏四州之境

白蘋洲

  • 在霅溪东梁桞恽诗汀州采白蘋日暮江南春

顾渚

  • 在长兴西北即水口镇唐置贡茶院于此张元之铭云昔吴夫差顾其渚次平衍可为都邑故名

箬水

  • 在吴兴县南有上箬下箬惟下丨丨酿酒醇美
  • 刘禹锡诗骆驼桥上春风起鹦鹉杯中丨丨香

前溪

  • 在武康县西唐于兢云即南朝习乐之所
  • 崔颢诗舞爱丨丨妙歌怜子夜长

罨画溪

  • 在武康县西八里花时游人常竞集于此溪半有丨丨亭在焉唐郑谷有诗见后

霅溪

  • 杨廷秀过霅川大溪诗菰蒲际天青无边只堪莲荡不堪田中有一溪元不远摺作三百六十湾政如绿锦地衣上玉龙盘屈于其间前船未转后船隔前湾望得到不得及至前湾到得时只与后湾才咫尺朝来已渡数百荣问知德清犹半程老夫乍喜棹夫闷管有到时君莫问

井泉

金沙泉

  • 在长兴县啄木岭即每年造茶之所也湖常二郡接界于此上有境会亭每茶节二牧毕至祈泉处沙中居常无水将造茶太守具牺牲祭泉久之发源清溢造御茶毕水则微减供堂者毕水已半矣太守造茶毕即涸矣

楼阁

消暑楼

  • 在谯门东
  • 杜牧题吴兴丨丨丨诗晴日登攀好危楼物色饶一溪通四境万岫绕层霄鸟翼舒华屋鱼鳞棹短桡浪花机作织云叶匠新雕台榭罗嘉卉城池敞丽谯蟾蜍来作鉴螮蝀引成桥燕任随秋叶人空集早朝楚鸿行尽直沙鹭立偏翘暮角凄游旅清歌惨泬寥景牵游目困愁托酒肠消远吹流松韵残阳渡桞桥时陪庾公赏还悟脱烦嚣
  • 滕宗谅上范希文诗序曰观名与天壤齐者有若豫章之滕阁九江之庾楼吴兴之消暑宣城之叠嶂此外不过更二三所而已

明月楼

  • 在子城西
  • 苕溪诗话刺史杨杰次公诗曰江南地暖少严风九月炎凉正得中溪上玉楼楼上月清光合作水晶宫吴兴因此谓之水晶宫

亭榭

碧澜堂

  • 杜牧建
  • 陈希元诗苕溪清浅霅溪斜碧玉寒光照万家谁向月明终夜听洞庭渔笛隔芦花

五亭

  • 白居易记湖州城东南二百步抵霅溪溪连汀洲洲一名白蘋梁吴兴守桞恽于此赋诗云汀洲采白蘋因以名为也前不知几千万年后又数百载有名无亭鞠为荒泽至大历十一年颜鲁公真卿为刺史始剪榛导流作八角亭以游息焉旋属灾潦荐至沼堙台圮后又数十载委无隙地至开成三年弘农杨君为刺史乃疏四渠浚二池树三圉构五亭卉木荷竹舟桥廊室洎游宴息宿之具靡不备焉观其架大溪跨长汀者谓之白蘋亭介二园阅百卉者谓之集芳亭面广池目列岫者谓之山光亭玩神曦者谓之朝霞亭狎清涟者谓之碧波亭五亭间开万象迭入向背俯仰胜无遁形每至汀风春溪月秋花繁鸟啼之旦莲开水香之夕宾友集歌吹作舟棹徐动觞咏半酣飘然恍然游者相顾咸曰此不知方外也人间也又不知蓬瀛昆阆复如何哉时予守官在洛阳杨君缄书赍图请予为记予按图握笔心存目想覼缕梗槩十不得其二三大凡地有胜境得人而后发人有心匠得物而后开境心相遇固有时耶盖是境也实桞守滥觞之颜公推轮之杨君缋素之三贤始终能事毕矣杨君前牧舒舒人治今牧湖湖人康康之曲革弊兴利若改茶法变税书之类是也利兴故府有羡财政成故居多暇日繇是以馀力济高情成胜槩三者旋相为用岂偶然哉昔谢柳为郡乐山水多高情不闻善政龚黄为郡忧黎庶有善政不闻胜槩兼而有者其吾友杨君乎君名汉公字用义恐年祀寖久来者不知故名而字之时开成四年十月十五日记

西亭

  • 在城西门外临溪唐太守桞恽建有诗见白蘋洲注
  • 张籍霅溪西亭晚望霅水碧悠悠西亭桞岸头夕阳生远岫斜照逐回流此地动归思逢人方倦游吴兴耆旧尽空见白蘋洲

六客亭

  • 在郡圃中
  • 元祐中守张复作后序曰昔李公择为此郡张子野刘孝叔在焉而杨元素苏子瞻陈令举过之会于碧澜堂子野作六客词传于四方今仆守是邦子瞻与曹子方刘景文苏伯固张秉道来过与仆为六而向之六客独子瞻在复继前作子野为前六客词而子瞻为后六客词

墨妙亭

  • 孙觉建苏子瞻记自莘老之至岁适大饥莘老振廪劝分及朝廷更化当日夜治文书期会而莘老以其馀暇网罗前人赋咏数百篇为吴兴新集其刻画尚存而僵仆断缺于荒陂野草之閒者又皆集于此亭

水亭

  • 在定安门外旧尉治
  • 元丰中守苏子瞻尝赋诗云两尉郁相望东南百步场插旗蒲桞市伐鼓水云乡巳作观鱼槛仍开射鸭堂全家依画舫极目乱红妆潋潋波头细疏疏雨脚长我来闲濯足溪涨欲浮床泽国山围里孤城水影旁欲知归路处苇外听风樯

霅溪馆

  • 杜牧得替后移居此馆诗万家相庆喜秋成处处楼台歌板声千岁鹤归犹有恨一年人住岂无情夜凉丨丨留僧语风定苏潭看月生景物登临閒始见愿为閒客此閒行

佛寺

何山寺

  • 汪彦章何氏书堂记云吴兴环城皆水独西南岗岭相属十馀里而得浮屠氏之居二焉东曰道场西曰何山何山立于宋元嘉中道场近出于唐末五季之初然道场踵相蹑得人法席雄盛钟鱼殷殷声闻东南何山败屋数椽残僧数辈望之萧然游者弗顾也绍兴初余守吴兴得二禅老曰慧琳曰慧居使分居二山慧居何山数年剪薙榛芜易其圯腐而一新之于是游道场者如入王侯之家其隆栋杰阁足以纳光景而吞江湖已而过何山则蓖树葱茏轩窗窈窕经行之地皆雅洁幽深如造高人隐士之庐至者忘归不胜雄盛移而为清盛也

万寿院

  • 在道场山详见上注
  • 苏子瞻游二山诗道场山顶何山麓上彻云峰下幽谷我从山水窟中来尚爱此山看不足陂湖行尽白漫漫青山忽作龙蛇蟠山高无风松自响误认石齿号惊湍山僧不放山泉出屋底清池照瑶席阶前合抱香入云月里仙人亲手植出山回望翠云鬟碧瓦朱栏缥缈间白水田头问行路小溪深处是何山高人读书夜达旦至今山鹤鸣夜半我今废学不归山山中对酒空三叹

东林寺

  • 王会回仙碑熙宁间湖州归安县之东林有隐君子沈思字持正隐于东林因以东老名焉能酿十八仙白酒一日有客自称回道人长揖曰知君白酒新熟愿求一醉东老与之语无不通究知非尘埃中人也因坐与饮自日中至暮饮𢾗斗殊无酒色回曰久不游浙中今为子有阴德留诗赠子乃擘席上石榴皮题诗于壁曰西邻已富忧不足东老虽贫乐冇馀白酒酿来因好客黄金散尽为收书既别莫知所往后苏子瞻和其诗三首其一曰凄凉雨露三年后彷佛尘埃𢾗字馀至用榴皮缘底事中书君岂不中书沈氏舍宅为寺即今之东林寺是也

古迹

尧市

  • 在长兴县尧时洪水于此山作市
  • 唐僧皎然曰尧市人稀紫笋多皮日休诗闲寻尧市山

苏公潭

  • 唐苏瑰为乌程尉堕此潭闻人语云扶出后为相有记见存

相国池

  • 乌程令李晤生相国绅于县廨学弄之岁误堕此因名见李蟾修廨记

何氏书堂

  • 在何山寺汪彦章记图记相承以何氏为晋何楷尝读书此山后为吴兴太守以其居为寺而名其山颜鲁公书杼山碑亦曰寺西南有何楷钓台则楷尝居此山无疑然于晋史无所考见惟宋书及唐林宝姓纂云楷为晋侍中

名宦

陆抗

  • 唐顾况湖州太守厅壁记鸿名大德在晋则丨丨陆纳谢安谢万王羲之坦之献之在宋则谢庄褚彦回在齐则王僧虔在陈则吴明彻在唐则颜真卿袁高于頔

谢安

  • 为守在官无当时誉去后为人所思

桞恽

  • 为守

颜真卿

  • 在郡与李萼陆羽等讨论韵海鉴源乌程县西南宝积院寺碑载之甚详

杜牧

  • 为刺史建碧波堂先是牧佐宣城幕闻湖州多奇丽往游焉刺史崔君张水嬉牧见一女妓期之曰吾不十年来守此郡不来从所适洎牧守是州女巳从人三载矣牧因赋诗曰自是寻春去较迟不须惆怅怨芳时

于頔

  • 为刺史修陂塘溉田

皇朝胡宿

  • 为守大兴学校学者盛于东南自湖学始

胡翼之

  • 宝元间守滕宗谅请建学延安定胡翼之主学四方之士云集受业有经义斋有治道斋是年京师建太学请下湖学取为太学法
  • 欧阳永叔诗吴兴先生富道德诜诜子弟皆贤才先收先生作栋梁以次收拾桷与榱

苏轼

  • 自徐徙湖言者指轼谢表语以为怨谤坐贬黄州团练副使

陈瓘

  • 为湖州掌书记召为太学博士

陈与义

  • 为守有简斋诗

文同

  • 字与可为守

人物

吴均

  • 注范晔后汉书

沈约

  • 著晋宋梁书

沈传师

  • 德清人

陆羽

  • 隐于苕溪自称桑苧翁著茶经

孟郊

  • 字东野武康人有诗名

张志和

  • 郡人自称烟波钓徒又号元真子有渔父词云西塞山边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皇朝沈括

  • 郡人

徐处仁

  • 为相

张子野

  • 词语清丽号张三影

题咏

霅溪殊冷僻

  • 白居易寄钱湖州李苏州俱来沧海郡半作白头翁谩道风烟接何曾笑语同云云茂宛太繁雄惟此钱塘郡闲忙恰得中

全在水云中

  • 郑谷寄湖州从叔员外顾渚山边郡溪将罨画通远看城郭里云云西阁归何晚东吴兴未穷茶香紫笋露洲迥白蘋风歌缓眉低翠杯明蜡剪红政成寻往事辍棹问渔翁

夜栅集茶樯

  • 杜牧出守吴兴诗缘水棹云月洞庭归路长春桥垂酒幔云云箬影沉溪暖蘋花绕郭香

吴兴水晶宫

  • 欧阳永叔送胡学士知湖州武平天下才四十滞铅椠忽乘使君舟傍楫不可䌫都门春渐动桞色绿将暗挂帆千里风水阔江滟滟云云楼阁在寒鉴橘柚秋苞繁乌程春瓮酽清谈越客醉屡舞吴娘艳寄诗毋惮烦以慰离居念

环城三十里

  • 苏子瞻荷花诗云云处处皆奇绝蒲莲浩如海时见舟一叶

绿水乌程地

  • 王介甫诗云云青山顾渚濒酒醪犹美好茶舞正芳新聚泛尊前月分班焙上春仁风已及俗乐事始关身橘柚供南贡枫槐望北宸知君白羽扇归日未生尘

鲈鲙雪花肥

  • 司马君实送章伯镇知湖州江外饶佳郡吴兴天下稀莼羹紫丝滑云云星斗寒相照烟波碧四围桞侯还作牧草树转清辉

诗好何妨恋白蘋

  • 罗隐贵提金印出咸秦潇洒江城两度春一泒水清疑见胆数重山翠欲留人望崇早合归黄阁云云自是受恩心未足却垂双翅羡吴均

万家笑语荷花里

  • 林子中诗绕郭芙蕖拍岸平花深荡浆不闻声云云知是人间极乐城

侧闻吴兴更清绝

  • 苏子瞻将之湖州戏赠孙莘老诗馀杭自是山水窟云云湖中橘林新著霜溪上苕花正浮雪顾渚茶牙白于齿梅溪木瓜红胜颊吴儿脍缕薄欲飞未去先说馋涎垂亦知谢公到郡久应怪杜牧寻春迟鬓丝只好对禅榻不用湖亭张水嬉

四六

  • 辍班枫陛 眷是吴兴 乃顾霅川 苕霅奥区出镇苕溪 为今冯翊 实雄浙右 晋唐名郡销暑楼高敷作民间之清荫 膏田沃野乐鸡豚社稷之丰水晶宫爽恍如岛上之仙居 大泽荒陂足鱼蟹蒲莲之利郡佳地近昔犹法从之肯来 建斋芹泮当稽安定之遗规赋啬讼嚚今复近亲之难问 拥旆苕溪尚访文忠之陈迹火云尚热谅少留水晶之宫 莼羹鲈鲙备形迂叟之诗玉露渐凉当即趍文石之地 橘林茶芽更纪坡仙之咏地非孔道罕来车去骑之将迎郡乃名麾有饮酒投壶之閒雅孙亭无恙或寻断碑于榛莽之间胡学未忘愿访遗规于藻芹之地
襄阳府

襄阳府

建置沿革

  • 禹贡荆豫二州之域楚地翼轸之分野于周诸国则榖邓鄾卢罗郡之地春秋时属楚襄阳城本楚之下邑秦兼天下自汉以北为南阳今邓州是也自汉以南为南郡今荆州是也襄阳乃南阳南郡二郡之地东汉刘表为荆州刺史始理襄阳魏分南郡置襄阳郡自赤壁之败魏失江陵南守襄阳西晋为荆州治所羊祜杜预皆镇襄阳东晋于襄阳侨置雍州遂为雍州刺史治所梁置南雍州西魏改曰襄州隋唐皆为襄州唐复升为山南东道莭度以襄州为襄阳府皇朝因之真宗潜藩升襄阳府宝庆以京湖制置安抚兼领今统郡七领县四治襄阳

京西转运提刑提举置司

郡名

古雍 古岘 襄汉 榖城

  • 古榖伯国

酂城

  • 在榖城县萧何所封

邓城

  • 古樊邑仲山甫之国

风俗

其民尚文

  • 旧志宋玉王逸张悌习凿齿之徒实生于此土故云云

田土肥良

  • 萧子显齐志雍州序襄阳云云桑梓野植盖处处而有

俗尚豪侈

  • 旧志鱼洪徐鲲皆襄阳人尚豪侈人化之府中谣曰北路鱼南路徐

□杂难理

  • 曲江襄州刺史遗爱铭序江汉间州以十数而襄阳为大昔名三辅之雄今则一都之会故在晋称南雍在楚为北津厥繇丨丨亦云丨丨

形胜

北据汉沔

  • 诸葛亮说先主曰荆州云云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国

西接梁益

  • 庾翼疏襄阳荆楚之旧云云与关陇咫尺北去河洛不盈千里土沃田良方城险峻进可以扫荡秦陇退可以保据上流

外带江汉

  • 鲁肃说孙权曰云云内阻山陵有金城之固沃野万里士氏繁富

北接宛许

  • 庾亮表云云南阻汉水其险足固其土足食

南包临沮

  • 习凿齿记云云北接阴邓

独雄汉上

  • 赵善俊告词爰念襄阳云云蔽淮右而处荆河之奥壤接洛南而据汉沔之要区田土肥良山泽渊邃

西控蜀汉

  • 张松告词襄阳重地控制上流云云东带吴楚自古用武之地三国之所必争

吴会上㳺

  • 本郡志江汉之纪居丨丨之丨丨楚蜀之交以襄阳为重镇

岘山亘其南

  • 前人云云檀溪带其西

挟大汉以为池

  • 晋顺阳碑文云云面崇山以为固

压平楚之千里

  • 魏泰文选楼赋汉流东下楚山南峙西挟沮漳北通邓鄙据蜀粤之上流云云云梦七泽之富方城汉水之大画工吟茟之所不能尽者皆致吾几席之中

南北必争之地

  • 郭见义营造记跨荆豫之远走江淮之冲号丨丨丨丨丨丨

襄阳江陵势同唇齿

  • 郡志云由江陵步道五百里至襄阳势同唇齿无襄阳则江陵受敌

臂淮楚面巴蜀

  • 孙冲赋丨丨丨而丨丨丨足交广而首畿甸

山川

岘山

  • 去襄阳十里
  • 十道志羊祜尝与从事邹润甫登丨丨垂泣曰自有宇宙便有此山由来贤达胜士登此远望者多矣皆湮没无闻润甫对曰公德冠四海道嗣前哲令闻令望当与此山俱传后人思慕遂立羊公庙并碑
  • 李白丨丨怀古诗访古登岘首凭高眺襄中天清远峰出水落寒沙空弄珠见㳺女醉酒怀山公感叹发秋兴长松鸣夜风
  • 李涉诗方城汉水旧城池陵谷依然身世移歇马特来寻故事逄人惟说岘山碑

襄山

  • 荆楚记水驾山而下者皆呼为襄

万山

  • 在襄阳西十里有解佩渚即郑交甫遇龙女解珠之所详见复州

凤山

  • 在襄阳东南梁韦睿立寺

伏龙山

  • 襄阳榖城皆有之曾巩知州尝祈雨于此山

卧龙山

  • 在襄阳县有高阳池

白马山

  • 在襄阳城东南十里以白马泉名每年三月三日刺史褉饮于此

马鞍山

  • 一名登楚山高处有三磴即刘洪山简九日宴处

百丈山

  • 在襄阳南二十里旧传云有麝香兽刘表遣人采药得麝香数斗

榖山

  • 在榖城西北六十里寰宇记诸山云起此山无云终不降雨

屏风山

  • 在榖城北九十里有白玉堂仙人于此得素书

独乐山

  • 在邓城西七里诸葛亮尝登于此作梁父吟

荆山

  • 在南漳县西北八十里禹贡云荆及衡阳惟荆州即此是也有抱璞岩云是卞和宅

鹿门山

  • 在宜城东北六十里上有二石鹿故名
  • 后汉庞德公与庞蕴孟浩然皮日休俱隐于此

汉江

  • 出嶓冢
  • 苏子瞻诗襄阳逄汉水宛似蜀江清文王化南国游女俨如卿

襄水

  • 亦名洓水在襄阳西北五里

沮漳水

  • 水在中庐镇

粉水

  • 在榖城北六里南雍州记萧何夫人渍粉鲜㓗异于诸水故名

檀溪

  • 在襄阳县西南郡县志云蜀先主乘的颅马西走至此溪一跃而过

沉碑潭

  • 杜预南征纪功勒为二碑一沉万山之下一立岘山之上
  • 鲍溶诗襄阳太守沉碑意身后身前几年事汉江千里未为沉水厎鱼龙应识字

井泉

金沙泉

  • 在宜城县东一里造酒极美世谓之宜城春又名竹叶酒

亭台

汉广亭

  • 在府治南望群山环绕有汉水映带平陆万里故名

岘山亭

  • 欧阳永叔记岘山临汉上望之隐然盖诸山之小者而其名独著于荆州者岂非以其人哉其人谓谁羊祐叔子杜预元凯是已方晋与吴以兵争常倚荆州以为重而二子相继于此遂以平吴而成晋业其功业已盖于当世矣至于流风馀韵蔼然被于江汉之间者至今人犹思之而于思叔子也尤深盖元凯以其功而叔子以其仁二子所为虽不同然皆足以垂于不朽余颇疑其反自汲汲于后世之名者何哉传言叔子尝登兹山慨然语其属以为此山常在而前世之士皆已湮灭于无闻因自顾而悲伤然独不知兹山待已而名者也元凯著功于二石一置兹山之上一投汉水之渊是知陵谷有变而不知石有时而磨灭也岂皆自喜其名之甚而过为无穷之虑欤将自待者厚而所思者远欤山故有亭世传以为叔子之所游止也故自其屡废而复兴者由后世慕其名而思其人者多也熙宁元年余友人史君中辉以光禄卿来守襄阳明年因亭之旧广而新之周以回廊之壮又大其后轩使与亭相称君知名当世所至有声襄人安其政而乐从其游也因以君之官名其后轩为光禄堂又欲纪其事于石以与叔子元凯之名并传于久远君皆不能止也乃来以记属于余余谓君知慕叔子之风而袭其遗迹则其为人与其志之所存者可知矣襄人爱君而安乐之如此则君之为政于襄者又可知矣此襄人之所欲书也若其左右山川之胜势与夫草木云烟之杳霭出没于空旷有无之间而可以备诗人之登高写离骚之极目者宜其览者自得之至于亭屡废兴或自有记或不必究其详者皆不复道

望海亭

  • 在卧龙山顶上李绅题乌盈兔缺天涯迥鹤背松梢拂槛低湖镜坐隅看匣满海涛生处辨云齐夕岚明灭江帆小烟树苍茫客思迷萧索感心俱是梦九天应共草萋萋

呼鹰台

  • 在邓城东南一里
  • 苏子瞻诗莫上丨丨丨平生笑刘表表有野鹰来曲

馆驿

善谑驿

  • 襄州有驿名善却唐之丨丨丨也乃淳于髡放鹄处柳宗元和刘禹锡丨丨丨奠淳于先生者即此池

古迹

冠盖里

  • 荆州记岘首山南至宜城百馀里其间雕墙峻宇汉宣末有刺史二千石数十家朱轩华盖晻映于太山下号丨丨丨
  • 杜审言诗冠盖仍为里台池尚识名

文选楼

  • 梁昭明太子立聚贤士共集文选

习家池

  • 襄阳记岘山南有习郁大鱼池依范蠡养鱼法当中筑一钓台将亡敕其儿曰必葬我近鱼池山季伦每临此必大醉而归按郁后汉人封襄阳公即凿齿之先也

大堤城

  • 今城是也李白有大堤曲
  • 李善美大堤曲云酒旗相望大堤头堤下连墙堤上楼日暮行人争渡急桨声幽轧满中流

长渠

  • 在宜城县曾子固记荆及康狼楚之西山也水出二山之间春秋之世曰𨻳水楚屈瑕伐罗及鄢乱次以济是也其后曰夷水水经所谓汉水过宜城是也其后避桓温父名改曰蛮水是也秦昭王使白起攻楚去𨻳百里立碣壅是水为渠以灌𨻳𨻳楚都也遂拔之汉惠帝改曰宜城宋武帝筑宜城之大堤为城今县治是也而更谓𨻳曰故城𨻳入秦而白起所为渠因不废引𨻳水以灌田田皆为沃壤今丨丨是也令孙永曼叔理渠皆复其旧谒余文以为之记

名宦

刘表

  • 为荆州刺史军马入宜城遂理襄阳

关羽

  • 字云长攻曹仁于樊围吕常于襄阳破降于禁威震华夏曹操议徙都以避其锐

羊祜

  • 字叔子太山南城人出镇南夏甚得江汉之心后卒百姓为建碑于岘山望其碑者莫不堕泪杜预名曰堕泪碑
  • 祜与吴将陆抗相对使命交通抗尝病祜馈之药抗服之无疑心人多谏抗抗曰丨丨岂酖人者时谈以为华元子反复见于今

杜预

  • 字元凯京兆人羊祐举预自代都督荆州

山简

  • 字季伦河内怀人也为征南将军都督荆湘镇襄阳每至习家池未常不大醉而归时人歌之曰山公何所诣往至高阳池日暮倒载归酩酊无所知醉时能骑马倒著白接䍦举鞭问葛强何似并州儿
  • 李白襄阳歌落日欲没岘山西倒著接䍦山下迷襄阳小儿齐拍手拦街争唱白铜鞮傍人借问笑何事笑杀山公醉似泥君不见晋朝羊公一片石龟头剥落生莓苔泪亦不能为之堕心亦不能为之哀清风明月不用一钱买玉山自倒非人推舒州杓力士铛李白与尔同死生襄王云雨今何在江水东流猿夜声

陶侃

  • 刘洪为荆州辟侃为南蛮长史

裴度

  • 为莭度使

沈约

  • 为襄阳令

元结

  • 尝参山南东道摄领府事

皇朝潘美

  • 为山南东道莭度使

赵普

  • 为山南道莭度使

岳飞

  • 系年录绍兴五年复郢州遂引兵复襄阳六年为京西宣抚使置司襄阳

尹洙

  • 授山南道掌书记

人物

宋玉

  • 宜城人有宅在城内
  • 陆龟蒙诗自从宋玉贤特立冠耆旧离骚既日月九辩即列宿卓然悲秋词合在风雅右

王逸

  • 宜城人注楚词

庞德公

  • 后汉南郡襄阳人也居岘山南广昌里未尝入城府夫妻相敬如宾时刘表延请不能屈乃就候之曰先生若居𤱶亩而不肯官禄后世何以遗子孙公曰世人皆以危今独遗之安后遂携妻子登鹿门山采药不返
  • 司马德操尝诣庞德公值德公上冢德操径入其室命德公妻子速作黍云徐元直当来就此共谈其妻子供设须臾德公还直入相就不知何者是客也

庞统

  • 字士元襄阳人从父德公以为凤雏

习凿齿

  • 襄阳人博学洽闻以文章称

马良

  • 谚曰马氏五常白眉最良

张柬之

  • 以贤良召年七十馀对策第一

孟浩然

  • 襄阳人也隐鹿门山年四十游京师王维私邀入内省俄而玄宗至诏浩然出问其诗云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玄宗曰朕亦何尝叶才因放还山
  • 今郡治有孟亭

杜审言

  • 襄阳人有孙曰甫有故宅在焉曾子固尝有诗以纪其事

皇朝胡旦

  • 邓城人进士冠天下

魏泰

  • 襄阳人章子厚欲官之拂袖还家

米芾

  • 襄阳人

题咏

送别岘山头

  • 梁简文帝诗分手桃林岸云云君欲寄音信汉水向东流

江汉变邹鲁

  • 元帝示荆州吏民诗方今丨丨士丨为丨丨俗

汉池水如带

  • 沈约别谢文学诗云云巫山云似盖一望沮漳水宁思江汉会

南关绕桐柏

  • 江淹望荆州诗奉诏至江汉始知楚塞长云云西岳出鲁阳

控带荆门远

  • 韩愈送李尚书赴襄阳诗帝忧南国切改命付忠良壤画星摇动旗分兽簸扬五营兵转肃千里地还方云云飘浮汉水长赐书宽属部战马隔邻疆纵猎雷霆迅观棋玉石忙风流岘首客花艳大堤娼富贵由身致谁教不自强

卢罗遵古俗

  • 陆龟蒙续襄阳耆旧传作诗云汉水碧于天南京豁然秀云云鄢郢迷昔囿

访古登高岘

  • 李白诗云云凭高眺襄中天晴远峰出水落沙塞空

山色郡城头

  • 岑参诗别乘向襄州萧条楚地秋江声官舍里云云

夜入橘花宿

  • 前人云云朝穿枫叶红

果得槎头鳊

  • 孟浩然诗试垂竹竿钓云云汉水鳊鱼极美襄人以槎断水因谓槎头鳊

斗讼日已稀

  • 苏子瞻㳺岘山题诗吏民怜我懒云云我来无时莭杖屦自排扉

烟雨接三湘

  • 崔湜襄阳作庙堂初解印郡邸忽腰章按莭巡河右鸣驺入汉阳城临南岘出树绕北津长好学风犹扇誇才俗未亡江山跨七泽云云蛟浦荷菱净鱼舟橘柚香醉中求习氏梦里忆襄王宅毁仍思凤碑存更忆羊下车惭政美闭阁幸时康多谢征南术于今尚不忘

玉节前临南雍州

  • 刘禹锡诗金貂晓出凤池头云云

重与江山作主人

  • 张籍诗商路雪开旌旆远楚堤梅发驿亭春襄阳风景由来好云云

平明旌旆入襄州

  • 戎昱收复襄阳诗二首悲风惨惨雨潇潇岘北山低草木愁暗发前军连夜战云云
  • 五营飞将拥霜戈百里僵尸满浕河日暮归来看剑血将军却恨杀人多

南通交广西峨岷

  • 欧阳永叔诗言语轻清微带秦云云

人道使君如羊杜

  • 苏子瞻诗襄阳春游乐何许岘山之阳汉江浦使君朱旆来翻翻云云

襄阳州望古为雄

  • 王介甫诗云云耆旧相传有素风四叶表闾唐尹氏一门逃世汉庞公

游人多是弄珠仙

  • 颜尧诗爽籁尽成鸣凤曲云云

四六

  • 眷是边城 控此上㳺 岘山同峻 奖率貔貅屹然制阃 式是南服 汉水俱清 扫清狐免眷荆襄之沃壤 在晋则称南雄 帝眷西邮之名部据江汉之要津 在楚则为北津 地邻北国之极边方城汉水素称用武之区 毋矢我陵尺地莫非王土岘首习池亦号胜游之地 各守尔典黎献共为帝臣休兵屯田正须元凯之规画 北控关河拓祖宗之故境轻裘缓带会继叔子之功名 东连楚泗据江汉之上流夜奏捷书请继旌旆入襄阳之句晨开幕府更歌江山作主人之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