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滁州

滁州

滁州

建置沿革

  • 禹贡扬州之域吴地斗分野春秋时属吴楚之交秦为九江郡二汉因之晋属淮南郡宋属新昌郡梁于此立谯州今之州城是也又改北谯为临滁郡而南谯领新昌临滁高塘三县隋改南谯为滁州唐析扬州地置滁州皇朝因之中兴为濠滁镇抚使今领县三治清流

郡名

滁阳 临滁 滁上 永阳

  • 王元之诗淮边永阳郡

南谯

  • 韦应物诗今岁卧南谯

风俗

风俗淳厚

  • 常安民州学记滁之人虽云云而尚气易以德化难以力服

地僻事简

  • 章衡重建醉翁亭记滁阳云云其俗安闲

年丰事少

  • 同上

命世之士至焉

  • 曾子开二贤堂祝文滁在江淮号为僻陋然磊落瑰伟丨丨丨丨亦或丨丨

贤士君子居焉

  • 欧阳永叔答李大临书永阳穷僻而多山林之景又尝得云云

形胜

群峰环于西南

  • 庆历前集跋滁阳古名郡云云清溪注于东北形势深秀实甲淮海李卫公普怀嵩之记李庶刻泉石之铭韦应物形野渡之咏

清淮灌其北

  • 林希望撰白鹤观记云云乌江荡其南

环滁皆山

  • 欧阳永叔醉翁亭记

滁当备禦

  • 周必大奏世贤说淮南形缓急欲守滁臣谓不然滁有山林之阻若庐和婴虏冲此则当备禦

山川

丰山

  • 在清流县西南五里欧公于此建丰乐亭有汉高帝庙

琅琊山

  • 在清流县南十里有丨丨洞旧经云晋元帝为丨丨王避地于此
  • 曾子开滁州集序泉石林亭之胜至闻天下
  • 顾况诗东晋王家在此溪南山树色隔窗低碑沉字灭昔人远谷鸟犹向寒花啼

八公山

  • 在来安县西南十三里即淮南丨丨憩石之处

五湖山

  • 在全椒县东北十八里山下有丨丨在县境最为险要

九斗山

  • 一名阴陵山在全椒县南九十馀里昔项羽兵败欲东渡乌江经此山与汉兵一日丨丨故名

幽谷

  • 即丰乐亭地有紫微泉
  • 欧阳永叔诗滁阳丨丨抱山斜我凿清泉手种花故事留传父老说世人合作画图誇

石屏路

  • 梅圣俞诗寻常画屏多画山何意此山还作屏峭排直下几千尺下有石路莓苔青

滁水

  • 在全椒县南六十里其源出庐州

菱水

  • 在清流县出永阳岭西经皇道山下欧阳永叔有菱溪石记云本名荇溪避杨行密嫌名改名曰菱

清流水

  • 晏公类要云自全椒县界流入

莲溪

  • 见吴卓南谯郡城十咏

明月溪

  • 在琅琊山
  • 王元之诗惜哉幽胜事尽落唐贤手惟馀旧时月团圆照山口

西涧

  • 韦苏州诗独怜幽草涧边行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井泉

真珠泉

  • 在清流县西三十里泉水溅射有若跳珠

紫微泉

  • 吕元中记欧阳文忠公以右正言知制诰谪守滁上明年得让泉于醉翁亭之东南隅一日会僚属于州廨有以新茶献者公敕吏汲泉未至而汲者仆出水且虑后期遂酌他泉以进而公巳知其非酿泉穷问之得丨丨丨于幽谷下文忠博学多识而又好奇既得是泉乃作亭以临泉上名之曰丰乐亭当时名公宿儒皆为赋诗以纪其事由是丨丨丨始盛阗于天下今帖所称酒名岂非滁阳官酿

庶子亭

  • 在琅琊山宝应寺唐李幼卿守滁州今有丨丨丨
  • 盛度诗深藏西竺寺寒拥九谯城石字赞皇古泉铭丨丨清
  • 欧阳永叔叙云右丨丨丨铭李阳冰撰并书庆历五年余自河北都转运使贬滁阳屡至阳冰刻石处未尝不裴徊其下丨丨丨昔为流溪今为山僧填为平地起屋其上问其泉则指一大井曰此丨丨丨也可不惜哉

六一亭

  • 在琅琊山

园井

东园

  • 在郡城东隅唐李绅有诗梅执礼叙云滁阳旧无郡圃而醉翁丰乐诸亭皆在关外李绅所谓东园者南直琅琊诸山北通西涧修木交映左右又适介守贰宅固一佳处也

醉翁亭

  • 在琅琊寺庆历中太守欧阳永叔记云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丨丨丨也作之者谁山之僧曰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甚高故自号曰丨丨也丨丨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若夫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也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㓗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朝而往暮而归四时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也至于负者歌于涂行者休于树前者呼后者应伛偻提携往来而不绝者源人游也临溪 而渔溪深而鱼肥酿泉为酒泉香而酒洌山肴野蔌杂然而前陈者太守宴也宴酣之乐非丝非竹射者中奕者胜觥筹交错坐起而諠哗者众宾欢也苍颜白发颓乎其间者太守醉也巳而夕阳在山人影散乱太守归而宾客从也树材阴翳鸣声上下游人去而禽鸟乐也然而禽鸟知山林之乐而不知人之乐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太守也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
  • 滁阳郡志云记成刻石远近争传疲于模打山僧云寺库有毡打碑用尽至取僧堂卧毡给用凡商贾来供施亦多求其本所过关征以赠监官可以免税

丰乐亭

  • 欧阳叔记云脩既治滁之明年夏始饮滁水而甘问诸滁人得于州南百步之近其上则丨山耸然而特立下则幽谷窈然而深藏中有清泉滃然而仰出俯仰左右顾而乐之于是疏泉凿石辟地以为丨而与滁人往游其间滁于五代干戈之际用武之地也太祖皇帝尝以舟师破李景兵十五万于清流山下生擒其将皇甫晖姚凤于滁东门之外送以平滁脩尝考其山川按其图记升高以望清流之关欲求晖凤就擒之所而故老皆无在者盖天下之平久矣自唐失其政海内分裂豪杰并起而争所在为敌国何可胜数及宋受命圣人出而四海一向之凭恃险阻刬削消磨百年之间漠然徒见山高而水清欲问其事则遗老尽矣今滁介于江淮之间舟车商贾四方宾客之所不至民生不见外事而安于畎亩衣食以乐生送死而孰知上之功德休养生息涵育百年之深也修之来此乐其地僻而事简又爱其俗之安间既得斯泉于山谷之间乃日与滁人仰而望山俯而听泉掇幽芳而荫乔木风霜冰雪刻露清秀四时之景无不可爱又幸其民乐其岁物之丰成而喜与予游也困为本其山川道其风浴之美使民知所以安其丰年之乐者幸生无事之时也夫宣上恩德以与民共乐此刺史之事也遂书以名其丨云

醒心亭

  • 在琅琊山曾子固记滁州之西南泉水之涯欧阳公作亭曰丰乐自为记以见其名之意既又直丰乐之东筑其亭曰丨丨而望以见夫群山相环云烟之相滋旷野之无穷草木众而泉石嘉使目新乎其所睹耳新乎其所闻则其心洒然而醒更欲久而忘归也故即其所以然而为名取韩子退之北湖之诗云噫其可谓善取乐于山泉之间而名之以见其实又善者矣虽然公之乐吾能言之吾君优游而无为于上吾民给足而无憾于下天下之学者皆为材且良夷狄鸟兽草木之生者皆得其宜公乐也一山之隅一泉之傍岂公乐哉乃公所以寄意于此也若公之贤韩子殁数百年而始有之今同游之宾客尚未知公之难遇也后百千年有慕公之为人而览公之迹思欲见之有不可及之叹然后知公之难遇也则凡同游于此者其可不喜且幸欤
  • 西清诗话云欧阳公作丨丨醉翁两丨于琅琊山命植花卉有诗云浅深红白宜相间先后仍湏次第栽我欲四时携酒去莫教一日不花开
  • 常安民诗为爱昌黎湖上句醉来直上丨丨丨吹醒不待仙风解卧读残碑已自醒

茶仙亭

  • 在琅琊寺绍圣中建南丰记
  • 杜牧之诗云谁知病太守犹得作茶仙

堂楼

四贤堂

  • 在琅琊寺张商英诗文昭文定二曾与文忠欧内翰元之共四公政事风流俱第一典刑人物更谁同能只有东坡老到处唯寻六一翁欲遣滁阳招作客五星同聚此堂中

北楼

  • 在郡治后唐李德裕贬滁州作此楼又作怀嵩赋后名怀嵩楼又名赞皇楼

古迹

统军池

  • 在郡治后
  • 曾文昭诗长山漫刻金芝颂宫相空吟石竹诗事往岁深无处问北园唯见孟家池注云孟元哲淳化中以龙武丨丨知军事凿丨北园

清流关

  • 在丨丨县西南二十馀里旧传南唐置关地尤险要周世宗征淮唐将皇甫晖姚凤率众塞丨丨丨太祖击走之生擒晖及凤遂下滁州

名宦

韦应物

  • 为守

李德裕

  • 为刺史

独孤及

  • 为刺史

皇朝赵普

  • 为判官后封韩王

王元之

  • 为翰林学士尝草继迁制送马五十疋以备濡润丨丨以书不如式却之出守滁州丨丨到郡谢表云诸县丰登苦无公事一家饱煖全荷君恩欧公尝用以作诗

欧阳修

  • 初仁宗朝社韩范富以党议罢公上疏言之为言事者所诬诏狱坐左迁知滁州修之在滁作亭琅琊山以醉翁名之

张方平

  • 庆历知州

曾肇

  • 绍圣知州

张商英

  • 为守

罗畸

  • 字畴元尝授滁州法椽或曰滁山郡也以公高才处此非宜公曰此欧阳之醉乡也虽草木禽鱼皆能出祥光发妙音庶子紫薇香泉万斛以为供给琅琊幽谷白云千顷以为职田何谓贫僻耶

人物

南唐张洎

  • 全椒县人仕南唐知制诰参预机密太祖朝为参政

茅革

  • 为池州贵池令黄鲁直为墓志

题咏

古国郡舒地

  • 司空曙送永阳崔明府诗云云前当桐柏关淹绵江上雨稠叠楚南山

分竹守南谯

  • 韦应物诗云云或谓韦应物守亳不知南谯乃滁州也晦庵云耳

山郡多暇日

  • 韦苏州寒食日滁州作诗云云社时放吏归

典郡清淮旁

  • 王元之诗今年四十二云云卧锦郎位正腰金服色光

偷咏左司篇

  • 韦应物自左司刺滁有诗后李绅为刺史和登北楼诗君怆风月夕余当童稚年闲窗读书罢云云

芭蕉叶上独题诗

  • 韦应物诗尽日高斋无一事云云

时傍青山去问农

  • 梅圣俞眷亭诗林下鸣鸠拆红杏田间水慢春溶溶使君固自足风味云云

公馀多爱入林泉

  • 王元之诗忽从天上谪人间知向山州住几年俸外不教收果实云云朝簪未解虽妨道官路无机即是禅铃阁悄然私自问郡斋何异玉堂前

此心长在水云间

  • 王元之诗

名虽为翁实少年

  • 欧阳永叔诗云我昔被谪居滁州云云

滁人思我虽未忘

  • 前人诗云云见我今应不能识

诸县丰登少公事

  • 前人题王元之画像云云一家饱煖荷君恩

教得滁人解吟咏

  • 苏子瞻诗君看永叔与元之坎轲一生遭口语又云云至今里巷嘲轻肥

四六

  • 疏荣北阙 淮右奥区 虽曰山城 地僻山深出守南谯 滁阳名郡 实邻边徼 民淳俗阜自间关百战之场   虽依山而为固隐若长城仅生聚十室之邑   然弛备而弗修宁无外患   山秀水清风流可想    六一记文胜景尽推于佳郡年登事少赋咏犹存    东坡字画丰碑争挂于高堂   琅琊旧俗户户鱼盐    不能五十里之国独占林泉鲁国大夫人人弦诵    其惟二千石之良庶安田里环滁皆山名已闻于天下  五马双旌自得游山之乐也酿泉为酒恨不到于亭间  四郊多垒安能高枕而卧哉
无为军

无为军

建置沿革

  • 禹贡扬州之域吴地斗之分野商时为巢伯之国春秋战国属楚秦为九江郡汉高帝更为淮南国以黥布为王景帝为庐江郡统县十一而居巢临湖襄安𨽻焉即今无为之地也曹操屯军居巢后属吴周瑜为居巢长梁属南豫州又属合州隋属庐州唐武德以居巢县为巢州皇朝太平兴国间析旧庐州庐江县为巢县以无为镇为无为军乂耆旧相传云无为军本号城口镇𨽻巢县淳化中镇居土豪侯仁信等进状乞创军垒时僣伪悉平思与天下安于无事因取无为而治之意以名之熙宁间又析巢县庐江之六乡置无为县今领县三治无为

本路提刑提举置司

郡名

濡须

  • 寰宇记魏筑无为城临丨丨水上源寻为无为监乃江淮之要津图经所谓城口镇者因此丨丨城得名

风俗

习于干戈

  • 郡志其民云云勇于战斗

风气果决

  • 隋地理志

颇务农桑

  • 郡志承平以来云云

形胜

古南谯郡

  • 郡志晋咸康中置南谯郡即今之南谯乡在巢县

滆江上游

  • 钱惟岳双峰院记无为潭之捷径据 丨之丨丨

北联和庐

  • 无为郡志秀峰驿记云云南接舒蕲在淮甸实为要冲

江淮要津

  • 寰宇记

吴魏相持于此

  • 无为志云云东关之北岸吴筑城西关之南岸魏置栅

山川

巢山

  • 在巢县西南百里

姥山

  • 在巢湖中湖陷姥升此山有庙
  • 罗隐诗临堂古庙一神仙绣幌花容色俨然为逐朝云来此地因随暮雨不归天眉分初月湖中鉴香散馀风竹上烟借问邑人沈水事已经秦汉几千年

紫芝山

  • 在无为县锦绣溪西皇祐间生紫芝

八公山

  • 在巢县西非苻坚时所望草木为晋兵之山
  • 水经注云山无草木唯重阜耳上有淮南王安庙汉高帝之子折节下士好神仙秘法鸿宝之道忽有八公皆须眉皓素诣门希见门者曰吾王好长生今先生无驻衰之术未敢闻八公咸变成童白日升天馀药在器鸡犬舐之者皆得上升故山以八公为目
  • 王介甫诗淮山但有八公名鸿宝烧金竟不成身与仙人守都厕可能鸡犬得长生

银瓶山

  • 在军城之西时有云气以形得名

亚父山

  • 在巢县东十二里昔范增居此山之阳

七宝山

  • 在巢县濡须山谓之东关丨丨丨谓之西关

王乔山

  • 在巢县西南九十里昔有王子乔于此山采药遂得名

卧牛山

  • 在巢县城内

九华山

  • 苏子由过九华题诗云南迁私自喜看尽江南山孤舟少僮仆此志还复难局促守破窗联翩过重峦忽惊九华峰高拱立我前萧然九仙人缥缈凌云烟碧霞为裳衣首冠青琅玕挥手谢世人可望不可攀我行竟草草安能拍其肩但闻有高士卧听松风眠松根得茯苓状若千岁鼋煮食一朝尽终身弃腥膻腹背生绿毛轻举如翔鸾相逢欲借问已在长松端何年脱罪罟出处良自便芒鞋拄藤杖逢山即盘桓斯人求可求岩室倘复安

西江

  • 岷山导江至此号丨丨

巢湖

  • 在巢县西周围四百里由合肥舒城庐江巢县四邑境
  • 郡志云昔有巫言居巢县门有四石龟口出血此地当陷为湖未几有人以猪血置龟口巫妪见之南走其地遂陷
  • 青琐高议云今巢湖古巢县一日江涨港有巨鱼渔者取以货于市合郡食之有一姥独不食遇老叟曰此吾子也汝独不食吾厚报汝若东门石龟目赤城当陷姥日往视有稚子讶之姥以实告稚子欺之以朱傅目姥见急出城有青衣童子曰吾罢之子乃引姥登山而免然东汉永平之时丨丨出黄金则城陷之说妄矣
  • 杜荀鹤过巢湖诗世人贪利复贪荣来向湖边始至诚男子登舟与登陆把心何不一般行

濡须水

  • 在军北二十五里源出巢湖东流经亚父山曹吴相拒于此月馀曹公笺曰春水方生公宜速去公曰权不敢欺孤遂还

锦绣溪

  • 在城内天庆观前

堂舍

仰高堂

  • 在郡治米元章建并记后张孝祥题扁

宝晋斋

  • 米元章建中藏晋人法帖

群山观

  • 在漕厅之东遥揖江南繁昌钟阜诸山

楼阁

南楼

  • 杨次公诗云此楼此景他州无山川形势吞三吴

九华楼

  • 在移风门上米元章建江南九华诸峰屹然相向

明远楼

  • 在楚泽门郡守米元章所建下临百万湖

聚山阁

  • 在郡圃北群山横列惟二山为胜银瓶之深秀则乔松所居宝峰之壮险则吴魏之所守也

园池西园

  • 亭馆为一郡之胜槩

墨池

  • 在郡厅米元章所凿

寺观

太宁院

  • 在军东南六十里地名临湖当濡湏潜水之交有湖山林泉之胜
  • 吕坦夫诗飘然吟魄到鳌山好句空留水石间眼爱清虚心不息浮生能有几人闲

紫微观

  • 去巢乡北八里有紫微山及洞道书所谓苐十八金庭福地此山乃王乔登仙之处有碑云乘凫驭鹤吹笙脱履而归举手长别其碑皴刻难读今亦不存矣

玉虚观

  • 在庐江南一里又曰南台东汉左慈真人之故隐也
  • 后有人自称刘方题诗于壁曰南台旧观再焚修鸾凤徘徊无树留芳草满时迷白鹿落花深处卧青牛九天宛转云常在万象纵横月不收应是庐江人不识蟾宫遗下水晶楼人谓左真人复来也观后有水帘洞

古迹

巢县

  • 尧世巢父即巢之者艾也书称成汤放桀于南巢旅獒称巢伯来朝左传文公十三年群舒叛楚遂围巢襄公二十六年吴伐巢昭公九年城巢即今丨丨也

亚父井

  • 在巢县厅之西庑云亚父宅基

拓皋

  • 在巢县即春秋哀公十二年会吴于橐皋是也绍兴十一年乌珠入寇刘锜败之于丨丨

潜城

  • 在庐江县南六里左昭二十七年吴公子烛庸帅师围潜

濡须坞

  • 亦名偃月城在巢县东南四十里接巢湖西北至合肥界湖东南有石渠凿石通水是名关口相传云夏禹所凿其地高峻险狭实守扼之所故天下有事是为必争之地矣吴魏相持于此初孙权欲作坞诸将皆曰上岸击贼洗足上船何用坞为吕蒙曰兵有利钝战无百胜如有邂逅贼步骑蹙人不暇及水其得八船乎权曰善遂筑之曹公攻之不能破
  • 嘉平四年诸葛恪于东关作大堤遏巢湖左右依山夹筑两城各留千馀人使全端留略守之魏遣诸葛诞胡遵围东关将坏其堤诸葛恪率众四万大破之遂退
  • 阮户部东西关诗筇杖芒鞋上短蓬半篙春水饱帆风两关三寺山无数藏在濛濛烟雨中
  • 龚相诗南北安危限两关迅流一去几时还凄凉千古干戈地春水方生鸥自閒

名宦

周瑜

  • 三国志本传吴中呼为周郎以恩信著于庐江袁术欲以为将瑜观术终无成求为居巢长遂还吴

刘知几

  • 唐人封居巢子

皇朝米芾

  • 字元章传云善书画初宣仁圣烈皇后在藩时母出入邸中后以恩补校书郎尝为太学博士擢礼部员外郎然元章性好石守无为日初到公厅适有一石甚奇元章见大喜曰吾当以兄事之遂再拜未几言路有论其怪不可治民者徽庙薄其罪

陈瓘

  • 以论蔡京谪扬州料院续知无为军

李公麟

  • 字伯时庐州舒城人自号龙眠居士有才名驰誉丹青元丰中为无为司尸参军夏商以来钟鼎尊彝皆辨测款识撰百刻漏箭合古法度今谯楼铜壶上刻吴道子所载者乃伯时所制也

楚建中

  • 为守与文潞公耆英会

吕夷简

  • 为倅

人物

范增

  • 鄛人年七十居家好奇计
  • 王介甫诗云鄛人七十谩多奇为汉驱民了不知谁合军中称亚父直须推让外黄儿

文翁

  • 庐江人尝为蜀郡太守

朱邑

  • 庐江人为大司农尝为桐江啬夫

皇朝焦蹈

  • 无为县人四为举首元丰八年魁多士六日而终

左慈

  • 庐江人尝在曹操以铜盘贮水以竹竿饵钓于盘中引鲈鱼鲙之详见苏州

题咏

掩映军城隔水乡

  • 林君复诗云云人烟物景共苍苍酒家楼閤摇风旆茶客舟船簇雨樯残笛远砧闻野墅老苔寒桧看僧房狎鸥更有西湖兴珍重江头白一行

山横大秀一峰高

  • 杨次公诗云云水入平湖千里远

四六

  • 疏荣禁掖 虽云小垒 惟吴魏相持之地分垒巢湖 乃是次边 乃江淮至要之津濡湏立坞素称壁垒之雄 外连肥水之冲足为保障淳化创军实据江淮之险 内护长江之险实固藩篱州麾肃拥分千里以镇临 人烟物景曾归和靖之新萹地望雄誇建两台而对峙 楼扁亭名尚洒元章之妙墨
安丰军

安丰军

建置沿革

  • 禹贡扬州之域吴地斗分野春秋时为六蓼国地后属楚楚考烈王自陈徙都寿春命曰郢秦汉属九江郡东汉为扬州刺史治所魏即安丰县升为郡晋为淮南郡治寿春东晋为豫州刺史治所梁以寿阳为豫州隋曰寿州唐玄宗改寿春郡后复为寿州后唐升为顺化军莭度南唐改为清淮军周平淮南徙寿州治下蔡以清淮军为忠正军自此州治始在淮北而旧州废为寿春县仍𨽻焉国朝因之后升为寿春府绍兴问升安丰县为军今领县四治寿春

郡名

寿阳

风俗

人习战争

  • 伏滔正淮论其俗尚勇力而多勇悍其云云而贵诈伪

文辞巧而少信

  • 汉书地理志

形胜

皋陶所封

  • 晏类要皋陶子孙封于英六皇览云皋陶塳在六安县春秋文公五年楚人灭六与蓼臧文仲闻六与蓼俱灭叹曰皋陶庭坚不祀忽诸

古寿州地

  • 图经宣抚使张浚剳子欲将寿春县改为寿春府以淮北寿春府为下蔡县仍𨽻焉其安丰军却合改作县使𨽻寿春府又云古寿春在淮南自周世宗攻刘仁瞻于此恶其险遂徙寿州治于淮北下蔡是安丰即丨丨丨

南引荆汝之利

  • 晋伏滔正淮论东连三吴之富云云北接梁宋平涂几七百里西援陈许水陆千里

外有江湖之阻

  • 同上云云内保淮淝之固

有陂泽之饶

  • 宋地理志为淮南苐一都会地方千里云云

为要害之地

  • 郡县志自东晋至唐云云

城郭如帛绕花

  • 宋武帝尝登八公山刘安故台曰丨丨丨疋丨丨丛丨

山川

霍山

  • 元和郡县志汉武帝以丨丨为南岳遂祭其神今其土俗呼南岳隋以江南衡山为南岳

八公山

  • 在寿春北四里苻坚伐晋望山上草木皆人形
  • 谢玄晖和王著作丨丨丨诗二别阻汉坻双崤望河澳兹岭复㠝岏分区奠淮服东限琅琊台西距孟诸陆阡绵起杂树檀栾荫修竹日隐涧凝空云聚岫如复出没眺楼雉远近送春目戎州昔乱华素景沦伊谷阽危赖宗衮谢安微管寄明牧玄玄长蛇固能剪奔鲸自此曝道峻芳尘流业遥年运倏平生仰令图吁嗟命不淑浩荡别亲知连翩戒征轴再远馆娃宫两去河阳谷风烟四时犯霜雨朝夜沐春秀良已凋秋场庶能筑

大别山

  • 汉书云禹丨丨丨在霍山县图经在安丰县西南

硖石山

  • 寰宇记云两岸相对淮水经中过山上立二城以防津要故名为丨丨丨

紫金山

  • 在寿春南或云即八公山
  • 显德四年征淮太祖率殿前诸军击丨丨丨连珠砦拔之遂平寿州

青冈

  • 去寿春县三十里晋书谢玄败苻坚于丨丨死者如麻即此地也

淮水

  • 经寿阳西北

淝水

  • 东南自安丰县界流入寿春果经县北二里入淮
  • 晋谢玄传苻坚率兵次于项城众号百万诏以玄为前锋都督诸军众凡八万进屯寿阳列阵临淝玄玄军不得玄玄使谓苻融曰君远涉吾境而临水为阵是不欲速战诸君稍却令将士得周旋仆与诸君缓辔而观之不亦乐乎众皆曰宜阻淝水莫令得上我众彼寡势必万全坚曰但却军令得过而我以铁骑数十万向水逼而杀之融亦以为然麾使却阵众因乱不能止于是玄与从弟琰中郎将柏伊等以精锐八千涉渡丨丨决战坚中流矢临阵斩融坚众奔溃自相蹈籍投水死者不可胜计丨丨为之不流馀众弃甲宵遁闻风声鹤唳皆以为王师至获坚乘舆军资宝皆山积

逃蛟涧

  • 在六安县旧传淠河有蛟为人害楚公子芉乙㩧弓矢射之蛟走邑人德之为立庙

芍陂

  • 在丰安县东崔寔月令曰孙叔敖作期思陂即此郡县志周回三百二十里灌四万顷与阳泉陂大叶陂并孙叔敖作邓艾修之淮广陵等十镇皆仰给于此疆场丰稔无复转输之劳

小吏堰

  • 在安丰县魏武帝遣小吏何友宪开因以为名后遣大将宋玉刘昶攻寿春北齐豫州刺史桓崇祖乃于城西北立堰塞淝水堰北起小城使数千人守之及魏军薄攻小城崇祖决丨丨丨水势奔下魏军溺死甚众遂退走

井泉

咄泉

  • 在寿春县东北十里人至其傍大叫则大涌小叫则小涌

亭院

庆丰亭

  • 下瞰芍陂故有是名

名宦

窦融

  • 汉封安丰侯

时苗

  • 为寿春令牛生一犊留之而去今有饮犊池

邓艾

  • 魏邵陵厉公尝屯于芍陂详见前芍陂

刘仁赡

  • 南唐时李景称臣割地而仁赡独守寿春不下故治寿春世宗以其难尅遂徙下蔡而复其军曰忠正军曰吾以旌仁赡之节也
  • 渔隐丛话曰王旐㳺金陵升元寺见房壁上有绘金紫大夫上题诗曰阵前金牌生无愧鼓下蛮奴死合羞三尺生绡暗尘土凛然霜鹘欲横秋不能解卷画归示其父平甫曰此丨丨丨像袁世弼诗也

皇朝陈舜俞

  • 字令举为判官

明镐

  • 通判寿州薛基称其有廊庙才

曾致尧

  • 尝为两浙漕谏议魏庠知苏州介旧恩以进致尧奏劾其罪太宗曰是敢治魏庠可畏也知寿州

人物

英布

  • 六人皋陶之后

梅福

  • 寿春人

召信臣

  • 九江寿春人

陆贽

  • 授郑县尉省母归至寿春刺史张镒有名当时大加赏识既别镒以货泉为赆且曰硕以此奉太夫人一日之膳丨丨悉辞之领新茶一串而已

皇朝吕夷简

  • 字坦老河南人祖龟祥知寿州因家于此仁宗皇帝朝拜平章事封申国公

题咏

风猎红旗入寿春

  • 刘禹锡寄杨寿州诗云云满城歌舞向朱轮八公山下清淮水千骑尘中白面人

四六

  • 简求人杰 涂芝禁掖 昔为男国弹压边城 𠔃竹寿阳 今号侯邦眷寿阳之小垒 南控荆湖之地 犊池慕时苗之介当淮右之要冲 北连梁宋之郊 芍陂怀邓艾之功分斗大之一州初无地险 望公山草木之状俨若旌旗禦风寒之万里赖有人谋 闻淝水风鹤之声凛如鼙鼓方苻秦率众以来俄而大败 以孤城而当一面始叹其难自寿春移镇之后罕此奇功 及百战而解重围终知其勇精兵八千而破敌重逢前代之谢玄强敌百万而解围盖有当今之杜预
和州

和州

建置沿革

  • 禹贡扬州之域于天文直南斗魁下春秋战国属楚秦为历阳县𨽻九江郡汉属淮南国后属九江郡而历阳为治所后汉扬州移理于此三国吴为重镇晋立历阳郡宋为南豫州治历阳后齐立和州隋唐或为历阳郡或为和州皇朝因之尝兼管内安抚今领县三治历阳

郡名

历阳

风俗

取协和之义

  • 刘禹锡厅壁记云梁之亡也北齐图霸功拥正阳侯渊明以归王僧辨来迎会于兹地二国协和故以州名

男夫尚垦辟

  • 同上云云无即山近监之逸女工尚坚全无文章交错之奇

无㳺人异物以迁其志

  • 同上

形胜

内险之地

  • 郭功父含山县记方用兵时而含山为云云当江淮水陆之冲故锐师宿将尝屯营于此

实为要津

  • 李白天门山铭梁山博望关扃楚滨夹据洪流云云

城高而坚

  • 刘禹锡记云云亚父所营

常留重兵

  • 刘禹锡曰自孙权距六代云云

上岸击贼

  • 吴欲击楚诸将曰云云洗足上船

吴魏相持于此

  • 晏类要南岸吴筑城北岸魏置栅云云月馀

山川

梅山

  • 在历阳南五十里昔曹操指山上梅林军士渴止盖此山也
  • 王安上诗将军马上设良谋遥望青山指梅树

梁山

  • 郡县志在历阳南七十里俯临历水侯景之乱梁王僧辨军次芜湖与景将侯子鉴战于丨丨大破之江东有博望山属姑孰二山隔江相对如门南朝谓之天门山两岸山顶各有城并王元谟所筑自六代皆于此屯兵捍禦

历阳山

  • 在历阳县西北四十里吴志云丨丨丨石文理成字

八公山

  • 在郡城北耒山之左世说有八仙人围棋会饮于此故名张祁谓仙风对八公盖一郡之胜槩

鸡笼山

  • 在历阳西北四十里道家第四十福地淮南子云麻湖初陷之时有一老母提鸡笼以登此山因化为石今有石状如鸡笼故名
  • 刘禹锡诗鸡笼为石颗龟眼入泥坑

阴陵山

  • 在乌江西北四十五里即项羽迷失道处

四溃山

  • 在乌江县西北三十里直阴陵山项羽既败于垓下走至东城所从惟二十八骑汉兵追者千馀羽乃引骑依此山为圆阵

濡须山

  • 在含山西南七十五里与无为军七宝山对峙中为石梁凿石通水山川险阻最为控扼之雄吴魏必争之地陆士衡论孙权闻曹公来筑此城坞拒之状如偃月详见无为军

华阳山

  • 在含山县北十八里本名兰陵山下有华阳亭因名山有洞曰华阳至和初王介甫游焉洞有二前洞游者甚众后洞则介甫所游寺僧言山岭有天梯洞

石湖关

  • 绍兴辛酉乌珠再犯境张浚以兵五千守丨丨丨敌遂遁去

大江

  • 自岷山西南流过历阳乌江三县界
  • 刘禹锡诗海潮随月丨丨水应春生

栅江

  • 在历阳县西南百五十里与无为军分界丨丨口古濡湏口也

历湖

  • 在历阳县西三十里今谓之麻湖盖讹为历字
  • 淮南子云历阳之郡一夕为湖
  • 刘禹锡诗忆昔泉源变斯湏地轴倾

乌江浦

  • 在乌江县东四里即亭长舣舟待项王处

当利浦

  • 在州城东十二里晋时王浚过三山王浑遣人邀之浚曰风利不得泊遂先入石头故名

横江浦

  • 建安初扬州刺史刘繇遣将樊能于麋屯横江孙策破之对江南之采石往来济渡处

𣻕溪

  • 在历阳西一里其源出金泉寺之山
  • 唐李聪诗水通滴沥落冰崖盖其流虽小而泠然也
  • 王安上诗泠泠一带清溪水远远来穿历阳市㳙㳙出自碧湖中流入楚江烟雾里

井泉

沸井

  • 图经在郡西百步郭璞筮云历阳井当沸
  • 刘禹锡诗丨丨今无涌乌江旧有名

堂亭

惠政堂

  • 在郡治堂扁乃孝宗居青宫时亲洒宸翰赐守臣胡昉

三老堂

  • 元祐孙贲建三老即刘挚傅尧俞范纯仁也
  • 胡彦国诗历阳宾主昔多贤三老风流二十年獬豸冠中曾补衮凤凰池上迭擎天

云荫轩

  • 刘莘老诗古木无年岁新亭记旧楼

衣锦亭

  • 刘莘老诗阴阴佳木与城齐襟袖迎风弄晚曛

凌云亭

  • 刘莘老诗轩宇凭虚出半天忽惊身寄碧云端

水心亭

  • 在三老堂前
  • 唐张籍诗送客特过山口堰看花多向丨丨丨

祠庙

西楚霸王庙

  • 在乌江县东南二里号灵惠庙绍兴辛巳金主欲渡江乞杯珓不从大怒欲焚庙俄大蛇绕出屋梁殿后林木中鼓噪发声若数千兵金主大惊左右皆骇散
  • 杜牧诗胜负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辱是男儿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 李山甫诗为虏为王尽偶然有何羞见汉江船平分天下犹嫌少可要行人赠纸钱
  • 王介甫诗百战疲劳壮士哀中原一败势难回江东子弟今虽在肯与君王卷土来
  • 胡曾诗争帝图王势已倾八千兵散楚歌声乌江不是无船渡耻向东吴再起兵
  • 许表诗千载兴亡莫浪愁汉家功业亦荒丘空馀原上虞姬草舞尽春风未肯休

龙洞山庙

  • 游文清九言祷雨辞并序庆元庚申夏不雨燥风挟日播植蕉黄九言涖邑全椒遍祷莫孚或言乌江有龙洞山山出青蛇神龙之裔人多崇之因民之忧越境躬造自汤泉入山未百步有蛇而蓝者遒绝中道从者喜曰龙也凡祷雨类索于山幸遽得之勿失余疑焉夫山川吐云霈为润泽盖天地阴阳之气也人一气相为流通精神恳恻乃有感动龙灵物能乘阴阳变化故言兴雨必求之若可捕也龙其何神挹洞水足矣捕蛇非礼也既至酌奠甫毕忽顾石楯之上翠鳞骧首盘不盈握目光警耀若伫而俟众亦惊怪奉以洁器云阴护行空濛丝散用彰厥应明日飘润草木又明日檐溜𤧚琤四民喜驩炷香再拜饯龙之日遂大倾注溪涧充盈丰登有兆尝观天下至毒螫莫过虺虫江南有号青竹者脩细如箸螫人若针芒死者十九幸而一活肢肤已残今蛇无异青竹唯弗伤人以手掬之夷犹不惧复能吸酒盖形虽同而善恶远甚兹为龙裔欤古今以来君子小人状貌固同唯交际而情遂见蛇亦然哉蛇本螫类而慈祥若此是尤可敬异也已汤泉主僧道海曰蛇室洞傍弗搜弗获今先五里而见其相迎也又知世虽我捐而神不余斁也既感龙君之惠乃为辞曰
  • 山㞹峨兮岩幽望君居兮大江流敛变化兮嵌窦起霈泽兮九州乌燄燄兮旸空鼓坎坎兮阿丘俨裔孙兮戾止吸卮酒兮嬉㳺谓余不来兮盍虔脩瀸泉潴兮石冽老木毅兮枝樛御云气兮显晦灵夭矫兮千秋

古迹

历阳城

  • 刘禹锡历阳书事一夕为湖地千年列郡名霸王迷路处亚父所封成汉置东南尉梁分肘腋兵本吴风俗剽兼楚语音伧沸井今无涌乌江旧有名土台游柱史石室隐彭铿老君适楚有台存焉彭祖石室在含山县曹操祠犹在须濡坞未平

名宦

范增

  • 封历阳侯

张万福

  • 为和州刺史德宗谓江淮草木亦知威名

刘禹锡

  • 为刺史
  • 白居易答刘和州诗换印虽频会未通历阳湖上又秋风不教才展休明代为罚诗争造化功我亦思归田舍下君因厌卧郡斋中好相收拾为閒伴年齿官称约略同

皇朝范纯仁

  • 为成都转运坐失察僚佐燕游左迁知和州

刘摰

  • 为守

傅尧俞

  • 以论濮邸出知和州

郑居中

  • 为守

胡宗愈

  • 为守

吴居厚

  • 太守为宰执者凡六人

㳺酢

  • 知和州因家焉

人物

纪瞻

  • 晋朝自丹阳徙历阳以方直知名

何蕃

  • 和州人朱泚反诸生将从乱蕃正色叱之故六馆之士无受污者韩愈为传

张籍

  • 乌江人与韩愈㳺有宅在通淮门里报恩寺是也有读书处在县西五里紫极观后桃花坞

皇朝彭思永

  • 明道程先生之母舅也明道年方十二三思永异之许妻以女其鉴裁贤于人远矣

魏矼

  • 历阳人为监察御史会金入寇矼劝高宗亲征罢讲和二字忤秦桧退寓常山僧舍十四年

沈文通

  • 皇祐魁多士

张孝祥

  • 绍兴魁多士

题咏

一夕为湖地

  • 刘禹锡诗云云

当利江头最僻州

  • 傅尧俞寄王微之诗云云怀人惟是数登楼

今年送君守历阳

  • 苏子瞻送吕希道知和州诗去年送君守解梁云云观君崛郁负奇表便合剑佩趋明光胡为小郡屡奔走征鞍未解风帆张

四六

  • 疏恩北阙 捍禦边头 既江山登览之稀分垒两淮 控持江面 亦井邑萧涤之甚居四达之冲此为孔道 当吴魏战争之境实异偏州有两山之峙兹乃要津 居江淮来往之冲是为孔道连属邑须濡之城坞犹存 堂标三老既推先达之曾来拱陪京采石之波涛不涌 郡有双魁可谓异才之间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