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六么序 钦定曲谱
北曲仙吕宫六么序与中吕出入。无名氏《梦天台》
我这里
作去作平
转回头作上
觑那作平作平
作上作平
端的是
似他般
端的
閒时将作去作上
作平
作平
便有
觑你这
作上
你与我作上
作上作上
止不过作上作上
你本是宿作上作上
早寻个
休等的作去作去
「模」字《旧谱》讹作「模」。
历代作品
关汉卿 1220 - 1300 一首
王实甫 1260 - 1336 一首
杨梓 一首
狄君厚 一首
佚名 二首
无名氏 一首
宫大用 二首
李好古 一首
武汉臣 一首
王伯成 一首
秦简夫 一首
郑德辉 二首
郑廷玉 一首
马致远 一首
杨景贤 一首
兀的不消人魂魄。
绰人眼光。
说神仙那的是天堂。
则见脂粉馨香。
环佩丁当。
藕丝嫩新织仙裳。
但风流都在他身上。
添分毫便不停当。
见他的不动情你便都休强。
则除是铁石儿郎。
也索恼断柔肠。
听说罢魂离了壳。
见放著祸灭身。
将袖稍儿揾不住啼痕。
好教我去住无因。
进退无门。
可著俺那埚儿里人急偎亲。
孤孀子母无投奔。
赤紧的先亡过了有福之人。
耳边厢金鼓连天振。
征云冉冉。
土雨纷纷。
倒把我迎头阻。
劈面抢。
到咱行数黑论黄。
卖弄他血气方刚。
武艺高强。
我觑的小可寻常。
不由人豪气三千丈。
登时教你祸起萧墙。
不间五步间敢血溅金阶上。
休那里俄延岁月。
打挨时光。
每日将生灵害。
每日把筵宴开。
微子箕子比干这三人谏在金阶。
谏不从也微子便走去西伯。
箕子在宫苑尘埃。
把那比干腹教刀刃分开。
碜可可活把心肝摘。
血濯濯的苦痛伤怀。
验三毛七孔真如在。
妲己早欢娱满面。
纣王早喜笑盈腮。
这钱呵无过是乾坤象。
镕铸的字体匀。
这钱呵何足云云。
这钱呵使作的仁者无仁。
恩者无恩。
费千百才买的居邻。
这钱呵动佳人有意郎君俊。
糊突尽九烈三真。
这钱呵将嫡亲的昆仲绝了情分。
这钱呵也买不的山丘零落。
养不的画屋生春。
哎哟。
我这𥚃观瞻罢。
见了他恶势煞。
他骨碌碌将怪眼睁义。
迸定鼻凹。
咬定凿牙。
则被你諕杀人那。
邦老做揪住正末发科:正末唱:哎哟。
一只手揪住咱头发。
一只手就把刀拔。
眼见得血光灾正应着龟儿卦。
兀的不残生泼命。
断送在海角天涯。
我这里舒银练,展玉轴。
转回头咫尺蓬壶。
锦绣模糊。
山水横铺。
破丹砂桃瓣如朱。
武陵溪岸上春将暮。
你觑那二仙翁对著棋局。
缓歌拍手鸾鹤舞。
端的是身闲心稳,眼笑眉舒。
似他般閒居。
端的清虚。
閒时将纳甲乘除。
咒水书符。
大叫高呼。
神鬼相逐。
龙虎降伏。
亲守丹炉。
便有千载精灵怕吾。
凭青蛇胆气粗。
觑你这玳瑁珊瑚。
琥珀珍珠。
你与我一般般看了踌躇。
到头来那一件将的去。
止不过受用了七尺身躯。
你本是宿世神仙骨。
早寻个回光返照,休等的叶落枝疏。
您子父每轮替着当朝贵。
倒班儿居要津。
则欺瞒着帝子王孙。
猛力如轮。
诡计如神。
谁识您那一夥害军民聚敛之臣。
王仲略云:哥哥。俺虽年纪小。那一夥做官的。个个都是栋梁之材。正末唱:现如今那栋梁材平地上刚三寸。
你说波怎支撑那万里乾坤。
王仲略云:俺许多官人。怎生无一个栋梁之材。似我才学也勾了。哥。你也少说少说。正末云:有有有。唱:都是些装肥羊法酒人皮囤。
一个个智无四两。
肉重千斤。
您将他称赏。把他赞奖。
那厮则是火避苛虎。当道豺狼。
咱人但晓三章。但识斟量。
忠孝贤良。但似敬光。
怎肯受王新室紫绶金章。时史令鬼眼通身相。
有多少马壮人强。改年建号时间旺。
夺了刘家朝典。夺了汉世封疆。
表诉那弦中语。
出落着指下功。
胜檀槽慢掇轻拢。
则见他正色端容。
道貌仙丰。
莫不是汉相如作客临邛。
也待要动文君曲奏求凰凤。
不由咱不引起情浓。
你听这清风明月琴三弄。
端的个金徽汹涌。
玉轸玲珑。
呀。猛见了心飘荡。
魂灵儿飞在天。怎生来这搭儿遇着神仙。
他那𥚃眼送眉传。我这𥚃腹热心煎。
两下𥚃都思惹情牵。他则管送春情不住相留恋。
引的人意悬悬似热地蚰蜒。他生的身躯袅娜真堪羡。
更那堪眉弯新月。步蹙金莲。
何时静。
尽日狂。
但行处酒债寻常。
粜尽黄粱。
典尽衣裳。
知他在谁家里也琴剑书箱。
这酒似长江后浪。
洒歌楼醉墨琳琅。
笔尖儿鼓角声悲壮。
驱雷霆号令。
焕星斗文章。
那𥚃面藏圈套。
都是些绵中刺笑𥚃刀。
那一个出得他掴打挝揉。
止不过帐底鲛绡。
酒畔羊羔。
殢人的玉软香娇。
半席地恰便似八百里梁山泊。
抵多少月黑风高。
那泼烟花专等你个腌材料。
快准备着五千船盐引。
十万担茶挑。
则管𥚃泣孤凤琴中语。怨离凰指下生。
云:小姐。咱回去来。旦儿云:樊素。你慌做甚么。正旦唱:这公他也不是个老实先生。做惊科云:小姐。兀的不有人来也。旦儿云:人那𥚃来。正旦唱:疏剌剌竹弄寒声。
扑簌簌花坠残英。忒楞楞宿鸟飞腾。
做听科唱:听沈了半晌空傒倖。静无人悄悄冥冥。
旦儿云:樊素。做甚么大惊小怪的。那得人来。你好疏狂也。正旦唱:不是我心憍怯。非是我疏狂性。
笑科云:呵呵呵。倒着我笑了一回。旦儿云:樊素。你笑怎么。正旦唱:恰才嗤的失笑。喑的吞声。
我投奔你为东道。
蔡相云:我可也做不的东道。正末唱:倚仗你似泰山。
蔡相云:我可也做不的那泰山。正末唱:刬的似惊弓鸟叶冷枝寒。
好教我镜𥚃羞看。
剑匣空弹。
前程事非易非难。
想蛰龙奋起非为晚。
赤紧的待春雷震动天关。
有一日梦飞熊得志扶炎汉。
才结果桑枢瓮牖。
平步上玉砌雕栏。
这人没钱时无些话。
才的有便说誇。
打扮似大户豪家。
你看他耸起肩胛。
迸定鼻凹。
没半点和气谦洽。
每日在长街市上把青骢跨。
只待要弄柳拈花。
马儿上扭捏着身子儿诈。
做出那般般样势。
种种村沙。
我想那今世𥚃真男子。
更和那大丈夫。
我战钦钦拨尽寒垆。
则这失志鸿鹄。
久困鳌鱼。
倒不如那等落落之徒。
枉短檠三尺挑寒雨。
消磨尽这暮景桑榆。
我少年已被儒冠误。
羞归故里。
懒睹乡闾。
香馥郁销金帐。光灿烂白象床。
俺两个破题儿待弄玉偷香。听得说天地阴阳。
自有纲常。人伦上下。
不可孤孀。俺这里天生阴地无阳长。
你何辜不近好婆娘。浮屠尽把三纲丧唐僧云:佛教自是一家。女王云:说你那佛怎么。
孔夫子文章贯世。天下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