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鹊踏枝 元人小令格律
北曲仙吕宫鹊踏枝无名氏
声沥沥
舞翩翩
忙劫劫穿
闹吵吵
西

《元人小令格律》录入:折殿川

钦定曲谱
北曲仙吕宫鹊踏枝不忽麻(散套)
臣则待
一任教
臣向
「上」字《旧谱》讹「江」字,文理无解,旁注去声,其为「上」字明矣。
历代作品
共46,分2页显示   2 下一页
关汉卿 1220 - 1300 三首
杨梓 三首
不忽麻 1255 - 1300 一首
王实甫 1260 - 1336 一首
狄君厚 一首
宫大用 二首
尚仲贤 三首
曾瑞卿 一首
李寿卿 一首
李行道 一首
马致远 二首
郑德辉 三首
张国宾 一首
武汉臣 二首
吴昌龄 一首
孔文卿 一首
无名氏 一首
佚名 十二首
俺不是卖查梨。他可也逞刀锥。
一个个败坏人伦。乔做胡为。
云:但来两三遭。不问那厮要钱。他便道这弟子敲镘儿哩。唱:但见俺有些儿不伶俐。便说是女娘家要哄骗东西。
只落的意徬徨。走四方。
昨日燕陈。明日齐梁。
若不是聚生徒来听讲。怎留得这诗书万古传芳。
若是俺到官时。和您去对情词。
使不着国戚皇亲。玉叶金枝。
便是他龙孙帝子。打杀人要吃官司。
我也曾在沙场上领着敌军。舍着残生。
我也曾揸鼓夺旗。抓将挟人。
我也曾杀得败残兵骨碌碌人头乱滚。渗渗呵热血相喷。
主公是智超群。也不合势威人。
全不肯去暴除邪。发政施仁。
好勇兴兵起军。全不肯偃武修文。
似这般坏家邦。损忠良。
疾忙分付江山。递纳龙床。
到如今四方军民都赞扬。他德过如禹舜尧汤。
臣则待醉江楼。
卧山丘。
一任教谈笑虚名,小子封侯。
臣向仕路上为官倦守。
枉沉埋了锦带吴钩。
衲袄子绣搀绒。兔鹘碾玉玲珑。
一个个跃马扬鞭。插箭弯弓。
他每那祖宗是斑斓的大虫。料想俺将门下无犬迹狐踪。
比及垒起基阶。立起梁材。
百姓每冻饿死的尸。成山握盖。
那座摘星楼兴工了数载。不曾动分毫府库资财。
我堪恨那夥老乔民。用这等小猢狲。
但学得些妆点皮肤。子日诗云。
本待要借路儿苟图一个出身。他每现如今都齐了行不用别人。
他笑咱唱的来不依腔。
舞的来煞颠狂。
俺不比您名皱定眉儿别是天堂。
富汉每喝菜汤穿粗衣朴裳。
有一日泼家私似狗令羊肠。
说话处调书袋。施礼数傲吾侪。
据着你斩虎英雄。不弱如那子路澹台。
则怕俺弟兄每心不改。可不道有朋自远方来。
嗔忿忿腆着胸脯。恶哏哏竖着髭须。
但开口吐雾吹云。那𥚃是噀玉喷珠。
轻咳嗽早呼风唤雨。谁不知他气捲江湖。
你那𥚃话儿多。厮勾罗。
你正是剔蠍撩蜂。暴虎凭河。
谁着你钻头就锁。也怪不的咱故旧情薄。
我为他蹙蛾眉。减腰围。
但得个寄信传音。也省的人废寝忘食。
若能勾相会在星前月底。早医可了这染病耽疾。
你则合映着孤村。你却待罩着荒坟。
旦儿云:我这𥚃住如何。正末云:不争你在这𥚃住呵。唱:不甫能栽向东家。却又早苫上西邻。
旦儿云:我那𥚃听你那风言风语。正末云:你可怕那风雨𥚃那。唱:你休那般絮纷纷似香绵乱滚。柳也你又早这般安排下断送行人。
普天下有的婆娘。谁不待要佔些独强。
几曾见这狗行狼心。搅肚蛆肠。
带云:你养着奸夫。倒着我有这屈事也。唱:倒屈陷我腌䐶勾当。带云:也怪不得他赃埋我来。唱:也只是我不合自小为娼。
一个道少人钱。
一个道缺盘缠。
怕不待鼓脑争头。
争奈他赤手空拳。
俺这𥚃谢天。
葫芦提过遣。
咱比他稍有些水陆庄田。
我如今带儒冠。着儒服。
知他我那命𥚃。有公侯也伯子男乎。
我左右来无一个去处。天也则索阁落𥚃韫椟藏诸。
花共柳笑相迎。风与月更多情。
酝酿出嫩绿娇红。淡白深青。
对如此良辰美景。可知道动骚人风调才情。
据胸次那英豪。论人物更清高。
他管跳出黄尘。走上青霄。
又不比闹清晓茅檐燕雀。他是掣风涛混海鲸鳌。
为君疾不能兴。求龟卜可宜行。
虽生死各尽天年。要阴阳不顺人情。
比及齐七政璇玑玉衡。先索推五行启木匮金縢。
你道他是农夫。做军卒。
带云:想那诸葛亮呵。唱:偏不曾隐迹南阳。乐意耕锄。
张士贵云:他后来却怎的。正末唱:命通也逢着帝主。一年间三谒茅庐。
一个个玉天仙。一双双美婵娟。
一层层锦坞花溪。一里里翠绕珠圈。
一步步丹青扇面。一段段流水桃源。
你可便道他歪。不思量我年迈。
卜儿云:说道走了个只身的小妮子。打甚么不紧。则管𥚃絮絮聒聒的。正末唱:他可便虽则只身。那𥚃也是那重胎带云:张郎。唱:
则被你坏了我也当家的这娇客。云:我原来错怨了人也。都不干你事。唱:天那则被你便送了我也转世的浮财。
则见他不惺憽。
假朦胧。
却待要拄眼睁睛。
觅迹寻踪。
莫非他锦阵花营。
不曾厮共。
险教咱风月无功。
我不合定存亡。列刀鎗。
恁刬的定计铺谋。损害贤良。
试打入天罗地网。待教俺九族遭殃。
声沥沥巧莺调。
舞翩翩粉蝶飘。
忙劫劫蜂翅穿花,闹吵吵燕子寻巢。
喜孜孜、寻芳斗草。
笑吟吟、南陌西郊。
我甫抬身到灵柩边。
待亲送出郊原。
不觉的肉颤身摇。
眼晕头旋。
挪一步早前合后偃。
正末做倒科:唱:哎哟。
叫一声覆地翻天。
俺如今行过这海棠轩。荡散了这绿杨烟。
细细的拂开了这满径苍苔。和那遍地榆钱。
俺这𥚃行一步堪图一个扇面。有丹青巧笔难传。
我临去也折一朵大开花。
明日个蚤还家。
单注着买卖和合。
出入通达。
邦老闇上做𢲔正末科云:𠺙。这花敢有主么。正末做惊科唱:猛听得叫一声这花有主么。
哎。
天也恰便似个追人魂黑脸那吒。
邦老做举刀科正末唱:
俺只待看是何人。
他那𥚃呀的开门张道南做见科云:花阴下好一个女子也。看他那云鬟雾鬓。杏脸桃腮。柳眉星眼。不由咱不动心也。俺试问他咱。那壁小娘子。谁氏之家。夤夜到此何故。正旦唱:
哎。
你个题诗的相如。
休问我听琴的文君。
张道南云:小生只为春色困人。閒观月色。不期遇着小娘子。正旦唱:元来是恼春色孤眠不稳。
早难道为贱妾断梦劳魂。
割舍了我个老裙钗。博着你个泼驽骀。
遮莫待挝怨鼓撅皇城。死撞金阶。
觑了他拆的来分外。不由我感叹伤怀。
有时节典了庄科。准了绫罗。
铜斗儿家私。恰做了落叶辞柯。
那其间便是你郑孔目风流结果。只落得酷寒亭刚留下一个萧娥。
他他他击陈馀。
有权术。
擒夏悦。
用机谋。
他可便堰住淮河。
夜斩龙且。
将魏豹智虏。
将齐王力取。
论功劳今古全无。
你可也强承头。大睁眸。
岂不见天象璇玑。气运周流。
董卓做笑科云:既然天象如此。只怕孤家没这福分。正末云:元来太师不知。近日银台门内筑一高台。此非为禅授而何。唱:早筑下高台禅授。休忘了俺两个王允杨彪。
恰才个日斜曛。可又早月黄昏。
则见那渔火孤村。罢网收纶。
掩篷窗且挨过了今宵时分。不觉的困腾腾越减精神。
带头面插金装。穿绫罗好衣裳。
出来的毁遍尊亲。骂遍街坊。
你学那曹娥女哭长城送寒衣孟姜。休学那无廉耻盗果京娘。
你道我谎人钱。胡将这传奇扮。
云:则许官员上户财主看勾栏散闷。我世不曾见个先生看勾栏。唱:几曾见歌舞丛中。出了个大罗神仙。
云:沿门儿乞化。又无那好的与你。唱:指大众抄化些郎头絮茧。云:那化缘处攒令各整集攒凑上来。见那钱物多也。利心又早动也。唱:你又不纳常住自趱做家缘。
且休说翰林忙。暂入他绮罗乡。
我则见烛摇红影。月色昏黄。
王:学士。拚了今朝沈醉。有何不可。正末唱:拚了今宵痛赏。我却甚么检书幌剔尽银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