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那吒令 元人小令格律
北曲仙吕宫那吒令无名氏
青芽芽
接绿
绿茸茸叠句
间碧
碧森森叠句
接红
娇滴滴
笑吟吟
一步步
案:《乐府新声》载此曲带过《鹊踏枝》、《寄生草》。

《元人小令格律》录入:折殿川

钦定曲谱
北曲仙吕宫那吒令同前
圪剌作去
作上
兀那作上
宽绰绰作上作上
笑呷呷
香馥馥作平
「杏」字无去声。
历代作品
共80,分3页显示   2  3 下一页
石君宝 1192 - 1276 一首
关汉卿 1220 - 1300 四首
白仁甫 1226 - 1310 一首
李致远 一首
杨梓 三首
王实甫 1260 - 1336 三首
狄君厚 一首
乔梦符 1280 - 1345 四首
尚仲贤 三首
宫大用 二首
张寿卿 一首
高文秀 一首
武汉臣 二首
王伯成 一首
萧德祥 一首
曾瑞卿 一首
范子安 一首
那吒令 金末元初 · 石君宝
谁家个少年。
一时间撞见。
一时间撞见。
两下𥚃顾恋。
两下𥚃顾恋。
三番家坠鞭。
带云:妹子也。他还是个子弟。是个雏儿。唱:他管初逢着路柳丝。
他管乍见着墙花片。
多应被花柳牵缠。
待妆个老实。
学三从四德。
争奈是匪妓。
都三心二意。
端的是那𥚃。
是三梢末尾。
俺虽居在柳陌中。
花街内。
可是那件儿便宜。
他每都恃着口强。
便仪秦呵怎敢比量。
都恃着力强。
便贲育呵怎敢赌当。
元来都恃着命强。
便孔孟呵也没做主张。
这一个是王者师。
这一个是苍生望。
到底挨不彻雪案萤窗。
他本是。太学中殿试。
怎想他。拳头上便死。
今日个则落得长街上检尸。更做道见职官。
俺是个穷儒士。也索称词。
等不得水温。
一声要面盆。
恰递与面盆。
一声要手巾。
却执与手巾。
一声解纽门。
使的人。
无淹润。
百般支分。
本待要送春向池塘草萋。我且来散心到荼蘼架底。
我待教寄身在蓬莱洞𥚃。蹙金莲红绣鞋。
荡湘裙鸣环佩。转过那曲槛之西。
你恁般病。
也是自己害的。
我但开口。
便说顺着小的。
他虽不中。
你也不是个善的。
那婆娘重一斤。
你十六两无偏坠。
不由我冷笑微微。
那厮。
你听我说。
知尉迟。
辕门外的众军。
讲尉迟。
普天下的万民。
谮尉迟的。
是你这样小人。
我将这鏖战册件件与你观。
功劳簿桩桩与你论。
那其间便见得元勋。
为甚魏桓子。
但言的便允。
为甚韩康子。
但索的便肯。
为甚赵襄子。
不辞而便奔。
见他外面而服。
非咱中心臣顺。
都是些假热佯亲。
陛下道你污滥如。
宠西施越王。
好色如。
奸无祥楚王。
乱宫如。
宠妲己纣王。
对着众宰臣。
诸卿相。
咱则是好好商量。
俺如今要取讨呵。
有普察副统。
要辨真呵。
有得满具中。
要做准呵。
有完颜内奉。
非是咱卖蕴藉。
誇强勇。
端的是结束威风。
往常但见个外人。
氲的早嗔。
但见个客人。
厌的倒褪。
从见了那人。
兜的便亲。
想著他昨夜诗。
依前韵。
酬和得清新。
他若是肯来。
早身离贵宅。
他若是到来。
便春生敝斋。
他若是不来。
似石沈大海。
数著他脚步儿行。
倚定窗棂儿待。
寄语多才。
百姓每怒嫉能妒色。
损臣僚重宰。
力□三市诸侯恨荒淫好色。
布八方四海。
史官每骂轻贤重色。
传千年万载。
那其间正值着饥岁时。
凶年代。
普天下并役当差。
见一面半面。
弃茶船米船。
着一拳半拳。
毁山田水田。
待一年半年。
卖南园北园。
我着他白玉妆了翡翠楼。
黄金垒了鸳鸯殿。
珍珠砌了流水桃源。
倒金瓶凤头。
捧琼浆玉瓯。
蹴金莲凤头。
并凌波玉钩。
整金钗凤头。
露春纤玉手。
天有情天亦老。
春有意春须瘦。
云无心云也生愁。
俺则见香车载楚娃。
各刺刺雕轮碾落花。
王孙乘骏马。
扑腾腾金鞭袅落花。
游人指酒家。
虚飘飘青旗飏落花。
宽绰绰翠亭边蹴鞠场。
笑呷呷粉墙外鞦韆架。
香馥馥麝兰薰罗绮交加。
香车载楚娃。
圪剌雕轮碾落花。
王孙乘骏马。
金鞭拂柳花。
游人问酒家。
兀那青旗插杏花。
宽绰绰翠亭边蹴鞠场,笑呷呷粉墙内秋千架。
香馥馥麝兰丛罗绮交杂。
看尉迟人生的。威风也那气概。
腹隐着兵书也那战策。可知道名震着。
乾坤也那世界。俺这𥚃虽然是有纪纲。
知兴败。那𥚃讨尉迟这般样一个身材。
为一言半语。受千辛万苦。
受千辛万苦想十亲九故。想十亲九故。
在三江五湖。可怜我差迟了这夫妇情。
错配了这姻缘簿。都则为俺那水性的儿夫。
咱道你这三对面。先生来瞰我。
那𥚃是八拜交仁兄来访我。多应是两赖子。
随何来说我。随何云:我好意来访你。下甚么说词。要这等堤防我那。正末唱:你怕不待死撞活。
功折过。一谜𥚃信口开合。
国子监𥚃助教的尚书。
是他故人。
秘书监𥚃著作的参政。
是他丈人。
翰林院应举的。
是左丞相的舍人。
带云:且莫说甚么好文章。唱:则春秋不知怎的发。
王仲略云:春秋这的是庄家种田之事。春种夏锄。秋收冬藏。咱秀才每管他做甚么。正末云:不是这等说。是读书的春秋。王仲略云:小生不曾读春秋。敢是西厢记。正末唱:周礼不知如何论。
王仲略云:这的是所行衙门事。自下而上的勾当。县𥚃不理州𥚃去理。州𥚃不理府上去理。俺秀才每管他怎么。正末云:不是这等说。是周公制作之书。王仲略云:小生也不曾读这本书。不省得。正末唱:制诏诰是怎的行文。
则咱这醉眼觑世界。不悠悠荡荡。
则咱这醉眼觑日月。不来来往往。
则咱这醉眼觑富贵。不劳劳穰穰。
咱醉眼宽似沧海中。咱醉眼竟高似青霄上咱醉眼不识个宇宙洪荒。
这妮子我问着呵。没些儿个势沙。
这妮子道着呵将话儿对答。这妮子使着呵。
早妆聋做哑。泼贱才。
堪人骂。再休来利齿能牙。
我论着那斩虎的。
则不如去斩蛟。
驺衍云:这钓鱼的。可是如何。正末唱:钓鱼的。
则不如去钓鳌。
驺衍云:这放鹰的可是如何。正末唱:放鹰的。
则不如去放雕。
调大谎往上趱。
抱粗腿向前跳。
倒能勾禄重官高。
一丛丛香车翠辇。一队队雕鞍骏𩣵。
一簇簇兰桡画船。一攒攒蹴球场。
一处处鞦韆院。一行行品竹调弦。
哎。
你是个主家的。
云:偌大年纪。亏你不害那脸羞。卜儿云:我又不曾放屁。我怎么脸羞。正末唱:你兴心儿妒色。
你是个做女的。
云:不学些三从四德。俺一家儿簇捧着你为甚么来。唱:你从心儿的放乖更着你个为婿的。
云:万贯家缘都在你手𥚃。你在那钱眼𥚃面坐的。兀自不足哩。唱:你贪心儿爱财。
做哭云:痛杀老夫也。卜儿笑科云:呸。我又不曾捻杀他。又不曾掐杀他。他惶恐自害羞走了。你张开着口哭些甚么。正末唱:怎着我空指望。
空宁耐。
落得这苦尽甘来。
这酒。
曾散漫却云烟浩荡。
这酒。
曾眇小了风雷势况。
这酒。
曾混沌了乾坤气象。
想为人百岁中。
得运则有十年旺。
待有多少时光。
哥哥道是不亲。
我须是姓孙。
哥哥道是不亲。
孙虫儿上坟。
哥哥道是不亲。
这两个是甚人。
孙大云:这两个是我死生交的兄弟也比你。正末唱:哥哥你自忖量。
你自评论。
您直恁般爱富嫌贫。
这件事。
天知地知。
这件事。
神知鬼知。
这件事。
心知腹知。
口𥚃言。
心中计。
休得便走漏天机。
岂不闻有一个列御寇。
驾泠风遍八区。
陈季卿云:是一个了。再有谁呢。正末唱:有一个张子房。
追赤松别帝都。
陈季卿云:再呢。正末唱:有一个葛仙翁。
采丹砂入洞府。
他虽则土木骸。
这都是神仙骨。
不似你肉眼凡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