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六国朝 钦定曲谱
北曲大石调六国朝花李郎〔黄粱梦〕
作上
作上
作去作上作平
作上
作去作上
作上作去
作去
「六」字入作去,《旧谱》竟注平。「压」字入作去,《旧谱》标闭口圈,皆误。
历代作品
李文蔚 二首
郑德辉 二首
马致远 二首
杨景贤 二首
当代
叶嘉莹 一首
我揣巴些残汤剩水。打叠起浪酒閒茶。
我着些气呵煖我这冻拳头。再着些唾揩光我这冷鼻凹。
瘦的来我这身子儿没个麻秸大。兀的不消磨了我刺绣的青黛和这朱砂。
眼见得穷活路觅不出衣和饭。怕不道酷寒亭把我来冻饿杀。
全不见那昏惨惨云遮了银汉。则听的淅零零雪糁琼沙。
我我我待踮着个鞋底儿去拣那浅中行。先绰的这棒头来向深处插。
我不向梁山泊𥚃东路。
我则拖的你去开封府的南衙。
你做甚么眼睁睁当翻了人。
带云:儿。我与你去来。唱:我把手摩挲揪住马。
杨衙内云:放手。这厮你好大胆也。敢如此无礼。正末唱:又不是官街窄。
怎故意的把人欺压。
你有甚娘忙公事。
莫不去云阳将赴法。
我一只手把铜环来紧掿。
那厮多应是两只脚把宝镫来牢蹅。
杨衙内云:我打这厮。做打科:正末唱:哎哟。
那厮雨点也似马鞭子丢。
不徕偏不的我风团般着这拄杖打。
这生他不思献赋。不想题桥。
则俺那卓文君。本无心把这个汉相如乾病倒。
云:我入这书房中去。先生万福。白敏中慌搂旦科云:小姐。来了也。正旦云:你怎的。白羞科云:羞杀我也。小生病在身。害的我是这般。小娘子休怪。正旦云:你认的是着。白敏中云:小娘子为何至此。正旦云:夫人致意先生。未知经宿病体康胜否。唱:教解元善服汤药。把贵体和调。
白敏中云:小姐可有甚传示。正旦唱:且只去苦志攻经史。休把那文章来堕落。
白敏中云:小姐还有甚心腹说话么。正旦掩白口科唱:你省可𥚃胡言乱语。白敏中云:害的小生魂梦颠倒也。正旦唱:谁教你梦断魂劳。
白敏中云:小姐端的曾想念小生来么。正旦云:俺小姐道来。怕足下病笃时。唱:着碗来大的艾焙烧。云:怕哥哥死时。削一条柳椽儿。白敏中云:削一条柳椽儿。可是为何。正旦唱:把你来火葬了。
梅香嗏省闹。小姐哎你休焦。
带云:这物件。也要个下落。唱:你道是那物件要归着。带云:打睃。唱:这东西索寻个下落。
旦儿见香囊背云:嗨。怎生落在他手𥚃。正旦云:你不道来。大胆小贱人。这𥚃是那𥚃。唱:这须是先相国的深宅院。怎敢将小姐来便搬调。
带云:小姐是谁哩。唱:小姐是未出嫁的闺中女。怎敢把淫词来戏谑。
至如那风火的夫人性紧。把我这坏家门罪犯难招。
请侍长快疾行。带云:到夫人行去来。唱:教奴胎吃顿拷。
风吹羊角。雪剪鹅毛。
飞六出海山白。冻一壶天地老。
便有丹青巧。画笔难描。
俺这𥚃遥望千山表。是谁将粉黛扫。
幽窗下寒敲竹叶。前村𥚃冷压梅梢。
撩乱野云低。微茫江树杳。
早是朔风凛冽。
途路迢遥。
二徕冻倒洞宾护科云:俺三个都冻倒了。谁救孩儿咱。正末唱:我则见三个人走将来。
一时间扑地倒。
做叫科云:兀那君子。你苏醒者。苏醒者。怎生好。唱:我这𥚃用手忙扶策。
紧揝住头梢。
这一个早直挺了躯壳。
那一个又答剌了手脚。
我这𥚃款款的把衣襟解放。
只见悠悠的魄散魂消。
二徕做醒科:洞宾云:惭愧。醒转来了。正末唱:我救的这两个心坎上恰温和。
又救洞宾科唱:呀。
那一个又把牙关紧噤了。
白头蹀跇。似红日西斜。
烦恼甚时休。离愁何日彻。
抬举偌来大。出退得全别。
俺孩儿现世的观音样。羞花也闭月。
晓日夭桃雾锁。东风弱柳云遮。
着我何处苦哀求。谁行闲诉说。
那妖魔神通广。变化多别。
将沧海一时番。把泰山平半撧。
唤雾呼风雨。天地间难绝。
师父发慈念咒。三个高徒俊杰。
行者云:他如今在那里安身。刘唱:白罩坡岩前出没。黑风山洞里藏遮。
恼三界百十番。历尘寰三四劫。
大石调 其一 六国朝(一九四三年癸未正月作) 当代·叶嘉莹
听楼头叫残归雁,看阶前老尽黄花。
憔悴本来真,繁华都是假。
浑不闻深夜雨滴檐牙。
但只见清朝霜铺万瓦,更加着满地的西风禾黍。
一池的秋水蒹葭,绕树乱鸦飞,遍山黄叶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