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朱奴插芙蓉 钦定曲谱
南曲正宫过曲朱奴插芙蓉此犯本宫。散曲
【朱奴儿】作平
【玉芙蓉】作平
「詀」,他兼切,「詀啼」出北曲。今人谓此曲为〔针线箱犯〕,改「榻」为「幄」,将「绣」字一板点在「榻」字,「分」字作制板,又重唱「红炉畔」句,于「谁」字下增「人」字,改「詀啼」为「颠嚏」,改「雪」为「温」,皆谬甚。
历代作品
散曲 一首
徐复祚 一首
朱奴儿渐迤逦寒侵绣榻。
早顷刻雪迷了鸳瓦。
自恨今生分缘寡。
红炉畔共谁閒话。
詀啼罢。
托香腮闷加。
玉芙蓉胆瓶中懒添雪水浸梅花。
旦携壶上:雪花酿流霞满壶。烹葵韭香浮朝露。
生:想是有酒了。待小弟去取来。
出介:夫人。可是有酒了。
旦:自愧匆匆缺鸡黍。生:不妨。都是相知的。儒家味从来俭素。夫人请进罢。旦下生持酒见介:二兄。这
是苜蓿具恐不堪下箸这般贫儒作供。直得一胡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