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刮地风 元人小令格律
北曲黄钟宫刮地风赵显宏
婿
平或上
都道我平或上
案:赵氏咏此调共六首,此其一首。六首字句皆同,惟声韵有异。“楼”、“休”、“流”三平韵,赵氏有以“者”、“写”、“也”三上声韵相叶者。“到”字亦可去叶,如赵氏他作云:“舞台歌榭,好天良夜。”“有”字亦可平叶,如赵氏他作云:“杨花正乱飞,莺声不住啼。”

《元人小令格律》录入:折殿川

钦定曲谱
北曲黄钟宫刮地风刘东生(散套)
疏刺刺作上作上作平
作上
作去
作去作去
作上
历代作品
李行道 一首
尚仲贤 二首
郑德辉 一首
杨显之 一首
刘东生 一首
许自昌 一首
陈汝元 一首
孙仁孺 一首
屠隆 1542 - 1605 一首
汤显祖 1550 - 1616 三首
梅鼎祚 1553 - 1619 一首
易顺鼎 1858 - 1920 一首
绰见了容颜敢是他。莫不我泪眼昏花。
再凝睛仔细观瞻罢。却原来正是无差。
我这𥚃挺一挺耸着肩胛。摆一摆摩着腰胯。
紧待赶更那堪带锁披枷。张林做看见云:这一个带锁披枷的妇人。是那𥚃解将来的。正旦叫云:哥哥。唱:哥哥也。
且住咱。将妹子怎生提拔。
叫云:哥哥。唱:你是个洛伽山观世的活菩萨。这𥚃不显出救人心待怎么。
揣揣揣加鞭。
不剌剌走似烟。
一骑马剩到跟前。
单雄信枣槊如秋练。
正望心穿。
见忽地将钢鞭疾转。
骨碌碌怪眼睁圆。
尉迟恭身又骁。
手又便。
单雄信如何施展。
则一鞭偃了左肩。
滴流扑坠落征𩣵。
不甫能躲过唐童箭。
呀。
早迎着敬德鞭。
鼕鼕鼕不待的三声凯战鼓。
忽剌剌两面旗舒。
扑腾腾二马相交处。
则听的闹垓垓喊震天隅。
俺则见一来一去不见赢输。
两匹马两员将有如星注。
那一个使火尖鎗。
正是他楚项羽。
忽的呵早刺着胸脯。
行了些这没撒和的长途有十数程。越恁的骨瘦蹄轻。
暮春天景物撩人兴。更见景留情。
怪的是满路花生。一攒攒绿杨红杏。
一双双紫燕黄莺。一对蜂。
一对蝶。各相比并。
想天公知他是怎生。不肯教恶了人情。
则见他努眼撑睛大叫呼。不邓邓气夯胸脯。
我湿淋淋只待要巴前路。哎。
行不动我这打损的身躯。解子喝科云:还不走哩。正旦唱:我挨一步又一步何曾停住。
这壁厢那壁厢有似江湖。则见那恶风波。
他将我紧当处。问行人踪迹消疏。
似这等白茫茫野水连天暮。带云:哥哥也。唱你着我女孩儿怎过去。
疏刺刺一弄儿秋声不断续。
真乃是万籁笙竽。
一年儿好景休辜负。
渐看他柳减荷枯。
炎气浮,日影晡。
送长天落霞孤鹜。
扫纤尘净太虚。
见冰轮飞出云衢。
说起那权臣忒煞也势甚骄。惯纵着心腹贪饕。
那生辰纲载珍和宝。逐件件是民间剥下脂膏。只见那
搜刮价把民财耗。又见那输运价把民力扰。那着处儿
贾怨深激变嚣。俺呵满拚碎涂肝脑。
入虎穴虎子掏。料不为蝇头激动得英豪。
呀。俺只见树梢头日渐西。
走尽了野路崎岖。避不得滴溜溜汗雨沾衣湿。
影萧萧风起骢蹄。怒轰轰霜横龙尾。
看看的赶着奸回。他那里蜂未窥。
蝶未知。那晓得我除奸天使。
谁着他陷忠良将圣主欺。俺这里不平鸣早已跷蹊。下章上
呀。一霎时鼎中调。席上罗。
好教咱几度沈哦。是萱慈再四央着我。
须不似鼋汁招讹。较不比羊头伏祸。
俺只得唇外微过。母:儿是必尝一块。
才是孝顺的儿。陈:定要儿尝也么可。
教俺奈若何。真逼勒的无方躲。
也索尽些些没奈腾那。只怕陡遇着俺那官哥。田上陈忙递介田指介
外小外:呀。你道我。入重围只两个儿。
怎知有八面神威。把荒营直踹为平地。
一霎里刁斗无声。不移时旌麾夺气。
俺只见血肉淋漓。丑:我且问你。
你两人是何处将帅。何人差使。
陡然杀入我营。何不留下姓名。
外小外:你问我姓怎的。名怎的。
奉天符上帝。可知道药又神摩利支。
只待要扫魔军。拔救疮痍。
周:呀。忽地波怒吽吽坏脸皮。那些儿刘备张飞。
大槐安国内君王婿。谁不知倚势施为。
便做着你正堂尊贵。俺可也不性命低微。
生:快取首级哩。周笑介:俺怎生般透贼围。
挣得这首级归。你刬口儿閒胡戏。
你便申军法俺怎遵依。斩字儿你可也再休题。
旦:呀。那阴司一桩桩文簿查。
使不着你猾律拿喳。是君王有半付迎魂驾。
臣和宰玉锁金枷。末:女学生没对證。
似这般说。秦桧老太师在阴司里可受用。旦:也知道些。说他的受用呵。
那秦太师他一进门。忒楞楞的黑心搥敢捣了千下。
淅另另的紫筋肝剁作三花。众惊介:为甚剁作三花。
旦:道他一花儿为大宋。一花为金朝。
一花儿为长舌妻。末:这等。
长舌夫人有何受用。旦:若说秦夫人的受用。一到了阴司。挦去了凤冠霞帔。赤体精光。跳出个牛头夜叉。只一对七八寸长指彄儿。轻轻的。把那撇道儿揢长舌揸。
末:为甚。旦:听的是东窗事发。
外:鬼话也。且问你鬼乜邪。
人间私奔。自有条法。
阴司可有。旦:有的。是柳梦梅七十条。爹爹发落过了。女儿阴司收赎。桃条打。
罪名加。做尊官勾管了帘下。
则道是没真场风流罪过些。有甚么饶不过这娇滴滴的女孩家。
呀。讨不的怒发冲冠两鬓花刽做摩生颈介:老爷颈子嫩。不受苦。生:咳。
把似你试刀痕俺颈玉无瑕。云阳市好一抺凌烟画。
众:老爷也曾杀人来。生:哎也。俺曾施军令斩首如麻。
领头军该到咱。众:这是落魂桥了。
生:几年间回首京华。到了这落魂桥下。
内吹喇叭介刽子摇旗介:时候了。请老爷生天。
生笑介:则你这狠夜叉也閒吊牙。刀过处生天直下。
哎也央及你断头话须详察。一时刻莫得要争差。
把俺虎头燕颔高提下。怕血淋浸展污了俺袍花。
呀。这马儿忽腾腾举四蹄。
怀揣着风月文移。
撞辕门似入无人地。
早穿过绿水桥西。
又经他碧杨楼际。
斜刺里画栋朱扉。适方见沙吒利这厮打猎去了。
趁着那蜂未窥。
蝶未知。
把暗香偷递。
你道是巧张罗惯打围。
俺可也见兔儿才放鹰飞。
因甚的趁秋风换了南柯。
因甚的寻春梦误了东坡。
莽风流自古受多磨。
写生时已曾经过。
他拥越被朱颜婀娜。
他倚胡床绿鬓婆娑。
到底来镜中花水中月,几曾真个。
空则是展鸾绡挥象管,费他年醉眼摩挲。
便新词尽向旗亭播。
怕再世雏鬟发也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