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叨叨令 元人小令格律
北曲正宫叨叨令邓玉宾
也么哥
也么哥
煞强如
案:此曲与《塞鸿秋》相同,惟“也么哥”两叠句不同耳。“也么哥”为此调定格,可不管文理为之。此外每句皆须叶去。韵上二字,又须用平平,不可移易。周文质尝有通首以一“梦”字、一“处”字、一“醉”字叶者,则别体也。此调又与《折桂令》为带过曲。

《元人小令格律》录入:折殿川

钦定曲谱
北曲正宫叨叨令邓玉宾(小令)
作平
作上
作上
作上
作上
「丈」字无去声,《旧谱》误。
历代作品
共53,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石君宝 1192 - 1276 一首
关汉卿 1220 - 1300 四首
白仁甫 1226 - 1310 一首
王实甫 1260 - 1336 二首
邓玉宾 二首
乔吉 1280 - 1345 一首
高文秀 一首
马致远 七首
萧德祥 一首
范子安 一首
石子章 一首
王晔 一首
王伯成 一首
王仲文 一首
佚名 四首
曾瑞卿 一首
康进之 一首
叨叨令 金末元初 · 石君宝
你道是鸾凰则许鸾凰配。
鸳鸯则许鸳鸯对。
庄家做尽庄家势。
鼓乐响正旦做怒科云:你等还不去呵。唱:留着你那村𥚃鼓儿则向村𥚃擂李云:小娘子你靠前来。似我这般有铜钱的。村𥚃再没两个。正旦唱:
其实我便觑不上也波哥。
其实我便觑不上也波哥。
我道你有铜钱则不如抱著铜钱睡。
可怜我孤身只影无亲眷。
则落的吞声忍气空嗟怨。
刽子云:难道你爷娘家也没的。正旦云:止有个爹爹。十三年前上朝取应去了。至今杳无音信。唱:蚤已是十年多不睹爹爹面。
刽子云:你适才要我往后街𥚃去。是什么主意。正旦唱:怕则怕前街𥚃被我婆婆见刽子云:你的性命也顾不得。怕他见怎的。正旦云:俺婆婆若见我披枷带锁赴法场餐刀去呵。唱:
枉将他气杀也么哥。
枉将他气杀也么哥。
告哥哥临危好与人行方便。
叫化的些残汤剩饭那𥚃有重罗面。
你不想堂食玉酒琼林宴。
想当初长枷钉出中牟县。
却不道布衣走上黄金殿。
兀的不苦杀人也么哥。
兀的不苦杀人也么哥。
告你个提牢押狱行方便。
元来你深深的花底将身儿遮。
搽搽的背后把鞋儿捻。
涩涩的轻把我裙儿拽。
煴煴的羞得我腮儿热。
小鬼头直到撞破我也么哥。
撞破我也么哥。
我一星星的都索从头儿说。
碧𥻘𥻘绿水波纹皱。
疏剌剌玉殿香风透。
早朝靴□不响玻璃甃。
白象笏打不响黄金兽。
元来咱死了也么哥。
咱死了也么哥。
耳听银箭和更漏。
一会价紧呵似玉盘中万颗珍珠落。
一会价响呵似玳筵前几簇笙歌闹。
一会价清呵似翠岩头一派寒泉瀑。
一会价猛呵似绣旗下数面征鼙操。
兀的不恼杀人也么哥。
兀的不恼杀人也么哥。
则被他诸般儿雨声相聒噪。
浮沙羹宽片粉添些杂糁。
酸黄齑烂豆腐休调啖。
万馀斤黑面从教暗。
我将这五千人做一顿馒头馅。
是必休误了也么哥。
休误了也么哥。
包残馀肉把青盐蘸。
见安排著车儿马儿不由人熬熬煎煎的气。
有甚么心情花儿靥儿打扮的娇娇滴滴的媚。
准备著被儿枕儿则索昏昏沈沈的睡。
从今后衫儿袖儿都揾做重重叠叠的泪。
兀的不闷杀人也么歌。
兀的不闷杀人也么歌。
久已后书儿信儿索与我悽悽惶惶的寄。
一个空皮囊包裹着千重气,一个干骷髅顶戴着十分罪。
为儿女使尽了拖刀计,为家私费尽了担山力。
你省的也么哥,你省的也么哥,这一个长生道理何人会?
白云深处青山下。
茆庵草舍无冬夏。
闲来几句渔樵话。
困来一枕葫芦架。
您省的也么哥,您省的也么哥,煞强如风波千丈担惊怕。
也不用龙蛇影动端溪砚。
我则待燕莺期称于飞愿。
谁待要顽涎醉倒琼林宴。
我则怕鸳鸯不锁黄金殿。
则被你称了心也么哥。
则被你称了心也么哥。
煞强似占鳌头稳步瀛洲选。
我听的他两三番叫咱往前进。
猛可便扭回身行至车儿近。
我这𥚃忙掠开泪眼将他认须贾云:是我唤你哩。正末唱:
我这𥚃觑绝时倒把身躯褪正末做怕科:须贾云:范雎。你见了小官。这般慌做甚么那。正末云:
大夫也你莫不又待打我也波哥。
你莫不又待打我也波哥。
諕的我兢兢战战忙逃奔。
师父道神仙则许神仙做。
凡夫则寻你凡夫去。
爷娘枉说爷娘苦。
云:则是我那魔合罗孩儿。嗨。父母恩养。尚且报不的。量他打甚么不紧。唱:常言道儿孙自有儿孙福。
云:儿女是金枷玉锁。欢喜冤家。师父。稽首。唱:任屠却须省得也么哥。
却须省得也么哥。
告师父指与我一道长生路。
则为这泼家私满镜𥚃白髭𩫸。熬煎得铁汤瓶一肚皮长吁气。
一头把老先生推在荒郊内。哎。
你个浪婆娘又搂着别人睡。不杀了要怎么也波哥。
不杀了要怎么也波哥。争如我梦周公高卧在三竿日。
往常我青灯黄卷学王道。
刬地来红尘紫陌寻东道。
如今十个九个人都道。
都道是七月八月长安道。
兀的不困杀人也么哥。
困杀人也么哥。
看书生何日得朝闻道。
向那华山中已觅下终焉计。
怎生都堂内才看旁州例。
议公事枉损了元阳气。
理朝纲怕搅了安眠睡。
贫道做不的官也么哥。
做不的官也么哥。
不要紫罗袍只乞黄紬被。
我这两日上西楼盼望三十遍。
空存得故人书不见离人面。
听的行雁来也我立尽吹箫院。
闻得声马嘶也目断垂杨线。
相公呵你元来死了也么哥。
你元来死了也么哥。
从今后越思量越想的冤魂儿现。
我一拳打的你牙关挫。
做丢男徕在涧科:洞宾云:可怜见。正末唱:这厮死尸骸也济得狼虫饿。
拖女徕科:洞宾云:留下这个小的者。正末唱:至如将小妮子抬举的成人大。
也则是害爹娘不争气的赔钱货。
不摔杀要怎么也波哥。
不摔杀要怎么也波哥。
觑着你泼残生我手𥚃难逃脱。
我这𥚃稳丕丕土坑上迷颩没腾的坐。
那婆婆将粗剌剌陈米来喜收希和的播。
那蹇驴儿柳阴下舒着足乞留恶滥的卧。
那汉子去脖项上婆娑没索的摸。
洞宾云:一觉好睡也。正末𢲔洞宾觑科云:洞宾也。唱:你早则醒来了也么哥。
洞宾云:我这一觉。睡了几时。正末云:十八年了。洞宾云:可怎生一觉睡十八年。正末唱:你早则醒来了也么哥。
可正是窗前弹指时光过。
则被这吸里忽剌的朔风儿那𥚃好笃簌簌避。
又被这失留屑历的雪片儿偏向我密濛濛坠。
将这领希留合剌的布衫儿扯得来乱纷纷碎。
将这双乞量曲律的胳膝儿罚他去直僵僵跪。
兀的不冻杀人也么哥。
兀的不冻杀人也么哥。
越惹他必丢疋搭的向骂儿这一场扑腾腾气。
俺那𥚃有苍松偃蹇蛟龙卧。
有青山高耸烟岚泼。
香风不动松华落。
洞门深闭无人锁。
俺和你去来也么哥。
俺和你去来也么哥。
修真共上蓬莱阁。
那一个出家儿抹着脂胭颈。
那一个出家儿直恁般淫邪性。
那一个出家儿肯接了俗人定。
那一个出家儿害过相思病。
其实我便说不得也波哥。
我便说不得也波哥。
则我外相儿怕不道多清正。
你道是石哥哥我不合救了他亡身祸。
因此上被周公家知道我这赔钱货。
我则道多是你这撮合山要赚松纹锞。
那𥚃管赤绳儿曾把姻缘缚。
兀的不气杀人也波哥。
兀的不气杀人也波哥。
带云:彭大公。你好歹也。唱:我则问你个彭大公怎么的也这等迎风𥳽。
凤城有似溪桥路。
落红乱点莎茵绿。
淡烟深锁垂杨树。
因此上玉骢错认西湖路。
委实勒不住也末哥。
委实勒不住也末哥。
便似跳龙门及第思乡去。
这关天的人命事要您个官司问。
又不曾经检验怎着我尸亲认。
现如今雨淋漓正值着暑月分。
那尸骸全毁烂都是些蛆螬粪。
我其实认不的也波哥。
我其实认不的也波哥。
怎与他那从前模样浑别尽。
你管他送胡笳声断城头暮。
休道他搅旌旗影动边城戍。
休恋他逐歌声罗绮筵前舞。
休从他传花信桃李园中入。
你是吹来也么哥。
是吹来也么哥。
直吹到受凄凉鳏寡儿夫行驻。
俺为甚的无柴少米不纳民间价。
为甚的穿衙入府不受官司骂。
也则为公心直道从没分毫诈。
也不是强唇劣嘴要做乡村霸。
则被你都坏了我也么哥。
则被你都坏了我也么哥。
倒不如吞声忍气依旧回家罢。
见董卓厮琅琅将酒盏躬身放。
董卓云:好美貌的女子。我府𥚃虽有千数丫鬟。并无一个能及之者。怎么这老头儿有那等好的。正末唱:他把那娇滴滴艳质从头相。
董卓做扯旦儿科云:你便近着我些。有何妨碍。正末唱:见貂蝉羞答答身子儿难亲傍。
董卓做看旦儿科云:好女子也。正末唱:那老贼涎邓邓的眼脑儿偷睛望。
董卓云:好女子也。你靠前些。正末唱:这厮早则中计也波哥。
早则中计也波哥。
我推个支分厨下离了筵上。
俺哥哥汤风双雪金兰分。
你兄弟酒里淘真性。
我则理会得哥哥赍发张屠困。
我那里重色轻君子那里有海棠娇江梅韵末持刀揪旦科:旦云:却怎生杀我。末云:我前背杀你。
大古里孟姜女不杀了要怎末哥。
孟姜女不杀了要怎末哥。
一朝马死黄金尽。
背着这闹火火亲身自向莲台拜。
只见他静悄悄月明千里人何在。
做见科唱:元来个困腾腾和衣倒在窗儿外。
云:哦。我猜着他了。唱:莫不为步迟迟更深等的无聊赖。
早些儿觉来也波哥。
早些儿觉来也波哥。
我只索向前去推整他头巾带。
那老儿一会家便哭啼啼在那茅店𥚃带云:觑着山寨。宋江好恨也。唱:他这般急张拘诸的立。
那老儿一会家便怒吽吽在那柴门外带云:哭道。我那满堂娇儿也。唱:他这般乞留曲律的气。
宋江云:他怎生烦恼那。正末唱:那老儿一会家便闷沈沈在那酒瓮边带云:那老儿拿起瓢来。揭开蒲墩。舀一瓢冷酒来。汩汩的咽了。唱:他这般迷留没乱的醉。
那老儿托着一片席头便慢腾腾放在土坑上带云:他出的门来。看一看。又不见来。哭道。我那满堂娇儿也。唱:他这般壹留兀渌的睡。
似这般过不的也么哥。
似这般过不的也么哥。
宋江云:这厮怎的。正末唱:他道俺梁山泊水不甜人不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