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收尾 钦定曲谱
北曲双调收尾与正宫、南吕、越调出入。前人《误入桃源》
作上
作去作平作去
作上
谁想作去
「凡」字闭口音,应标圈。
历代作品
共53,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石君宝 1192 - 1276 二首
关汉卿 1220 - 1300 六首
王实甫 1260 - 1336 六首
乔梦符 1280 - 1345 一首
狄君厚 一首
孔文卿 二首
金仁杰 一首
秦简夫 一首
马致远 二首
高文秀 一首
郑德辉 三首
郑廷玉 三首
张国宝 二首
几曾见递流南浦人千里。怎饮这配役阳关酒一杯。
到如今。说甚的。
比别得。记相失。
你情知。我心意。
你知咱。我知你。
歹处无。好处记。
休想我。再出入。
我寸肠中。似刀刺。
恁尊居。忒情理。
合舍了。怕甚的。
哎连子花官人愿的你一千岁。嗨怎直恁般下得。
卜云了:咭则是你了得。吡都是你个吸人髓虔婆直坏到底。
此行折末山村野店上藏。竹篱茅舍里躲。
能够得个桑榆景内安闲的过。也强如锣板声中断送了我。
对恩官一一说缘故。分剖开贪夫怨女。
面糊盆再休说死生交。风月所重谐燕莺侣。
从今不受人磨灭。稳情取好夫妻百年喜悦。
俺这𥚃美孜孜在芙蓉帐笑春风。只他那冷清清杨柳岸伴残月。
多谢你大恩人救了咱全家祸。抬举的孩儿每双双长大。
莫说他做亲的得成就好姻缘。便是俺还俗的也不娱了正结果。
休想我为翠屏红烛流苏帐。负了你这黄卷青灯映雪窗。
孤云了:末云了:打别了:嘱咐末科:你心间莫缗望。你心间索记当。
我言词更无妄。不须伊再审详。
咱兀的做夫妻三个月时光。你莫不曾见您这歹浑家说个谎。
不能够侵天松柏长三丈。
则落的盖世功名纸半张。
关将军美形状。
张将军猛势况。
再何时得相访。
英雄归九泉壤。
则落的河边堤土坡上钉下个镜桩。
坐着举担杖。
则落的村酒渔樵话儿讲。
也不烟香共灯酒共果。
□得那腔子里的热血往空泼。
超度了哥哥发奠我。
则我这好山好水难将去。待写入丹青画图。
白日𥚃对酒赏无休。到晚来挑灯看不足。
恁与我助威风擂几声鼓。仗佛力呐一声喊。
绣旗下遥见英雄俺。我教那半万贼兵唬破胆。
先生休作谦。夫人专意等。
常言道恭敬不如从命。休使得梅香再来请。
佳人有意郎君俊。我待不喝采其实怎忍。
来时节画堂箫鼓鸣春昼。列着一对儿鸾交凤友。
那其间才受你说媒红。方吃你谢亲酒。并下
四围山色中。一鞭残照里。
遍人间烦恼填胸臆。量这些大小车儿如何载得起。
从来秀才每个个色胆天来大。险把我小胆儿文君諕杀。
张延赏云:若不看着故人分上。我必杀汝以雪吾之耻。正旦唱:息怒波忒火性卓王孙。末云:待我奏过朝廷。那时不道和你干休了哩。领众下:正旦唱:噤声波强风情汉司马。
不争你个晋文公烈火把功臣尽。枉惹得万万载朝廷议论。
常想赵盾捧车轮。也不似你个当今帝主狠。
便似哑𠺗般说与你猜。你索似闷事儿心上疑。
有一日东窗事犯知我来意。只怕你手搠着胸脯恁时节悔。
忠臣难出贼臣彀。陛下宣的文武公卿讲究。
用刀斧将秦桧市曹中诛。唤俺这屈死冤魂奠盏酒。
只为那八千子弟无踪影。
因此上送得他十二瑶阶独自行。
道寡称君事不成。
创业开基命不存。
失却龙驹怎战争。
别了虞姬那痛增。
前后军兵紧相并。
左右鎗刀厮围定。
掠袖揎拳挺魁顶。
破步撩衣扯剑迎。
响断狮鍪心不宁。
伏着龙泉身略横。
猿背弯环。
醉眼朦朦。
腰项斜称。
呀。
他可早鲜血淋漓了战袍领。
稳情取马步禁军都元帅。骨剌剌两面门旗展开。
带云:写着道是风高放火。月黑杀人。图财致命。你死我活。唱:我将你九江四海是非心。带云:倒换做腰悬金印。身挂虎符。名标青史。图像麒麟。唱:兀的万古千年那姓名来改。并下
则我向岳阳楼来往经三度。指引你双归紫府。
方才识仙家的日月长。再不受人间的斧斤苦。
筵前一派仙音动。摆列著玉女金童。
脱离了尘缘凡想赴瑶宫。谁想采药天台遇仙种。
我如今且将须贾驴头寄。疾回去报与梁王得知。
着他早早的解过魏齐来。带云:那时节再约众大夫。同临敝国。唱:慢慢的再贺俺范雎喜。
俺小姐情坚如碧玉簪。心赤如黄金凤。
意不别你个白衣相。白敏中云:小姐还有甚么分付小生来。正旦云:呀。争些儿把来忘了。唱:两件事教先生行拜上。
白敏中云:那两件事那。正旦云:小姐道。你若是凤墀得志。雁塔题名。可早来呵。唱:做俺这有情的相国状元郎。白敏中云:那一件却是甚么。正旦云:则不要教人骂你。唱:骂你做薄倖的长安少年党。
各刺刺向长安道上把车儿驾。但愿得文苑客当时奋发。
则我这临邛市沽酒卓文君。甘伏侍你濯锦江题桥汉司马。同下
恁两个柱石臣善事当今帝。咱尽衰老齐家治国。
等齐了管叔鲜蔡叔度。见放着毕公皋召公奭。
眼睁睁见死可也无人救。索把这泼残生告天保佑。
则被那借吴兵的伍相逞尽十分强。芊旋云:怎得这申包胥救兵到来。可也好也。正末唱:遥望俺复楚国的包胥且耐着一时守。同下
殿庭中摆设下千金席。列两行鸾歌凤吹。
不争为青锋剑揽惹了那场灾。还落的赤绳书接受了这重喜。
这的是贫穷富贵皆轮至。做笑科:陈德甫云:老员外。你笑甚的来。正末云:俺不笑别的。唱:笑则笑贾员外一文不使。
单为这口衔垫背几文钱。险送了拽布拖麻孝顺子。
到长安受尽多劳顿。也则为故人义分。
你两个养儿女的都到了家。可惜我赶候兴的乾折了本。
我直从那水扑花儿抬举的偌来大。您将俺这两口儿生各支的撇下。
空指着卧牛城内富人家。卜儿云:咱如今往那𥚃去好。正末云:哎。婆婆也。我和你如今往那𥚃去。只有个沿街儿叫化。学着那一声儿哩。卜儿云:老的。是那一声。正末云:婆婆也。你岂不曾听见那叫化的叫。我学与你听。那一个舍财的爹爹妈妈哦。唱:少不的悲田院𥚃学那一声叫爹妈。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