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滚绣球 钦定曲谱
北曲正宫滚绣球亦作子母调同前
作上退
作上
作上
作上
作上
作上作平
作平作上
作上
「杜」字、「浩」字本上声,《旧谱》皆误注。
历代作品
共75,分3页显示   2  3 下一页
石君宝 1192 - 1276 二首
关汉卿 1220 - 1300 六首
白仁甫 1226 - 1310 三首
马致远 1250 - 1324 十二首
乔吉 1280 - 1345 五首
秦简夫 三首
滚绣球 金末元初 · 石君宝
怕不待要请太医。
看脉息。
着甚么做药钱调治。
赤紧的当村𥚃都是些打当的牙槌。
我这几日。
告天地。
愿他的子母每早些儿欢会。
常言道媳妇是壁上泥皮。
则愿的白头娘早晚迟疾可。
带云:天呵。唱:则俺那青春子何年可便甚日回。
信断音稀。
滚绣球 金末元初 · 石君宝
我如今嫁的鸡。
一处飞。
也是你爷娘家匹配。
贫和富是您孩儿裙带头衣食。
从早起。
到晚夕。
上下唇并不曾粘着水米
甚的是足食丰衣。
则我那脊梁上寒噤是挨过这三冬冷。
肚皮𥚃凄凉是我旧忍过的饥。
休想道半点儿差迟。
我这𥚃微微的把气喷。输个姓因。
怎不教那厮背槽抛粪。更做道普天下无他这等郎君。
想着容易情忒献勤。几番家待要不问。
第一来我则是可怜见无主娘亲。第二来是我惯曾为旅偏怜客。
第三来也是我自己贪杯惜醉人。到那𥚃呵也索费些精神。
好人家将粉扑儿浅淡匀。
那𥚃像咱乾茨腊手抢着粉。
好人家将那篦梳儿慢慢地铺鬓。
那𥚃像咱解了那襻胸带下颏上勒一道深痕。
好人家知个远近。
觑个向顺。
衠一味良人家风韵。
那𥚃像咱们恰便似空房中锁定个猢狲。
有那千般不实乔躯老
有万种虚嚣歹议论。
断不了风尘。
俺孩儿本思量做状元。
坐琴堂请俸钱。
谁曾遭这般刑宪。
又不会犯五刑之属三千。
我不肯吃不肯穿。
烧地卧炙地眠。
谁曾受这般贫贱。
正按着陈婆婆古语常言。
他须不求金玉重重贵。
却甚儿孙个个贤。
受煞迍邅。
到早起过。
洗面水。
到晚来又索铺床叠被。
我伏事的都入罗帏。
我恰才舒铺盖。
似孤鬼。
少不的𨈌蜷寝睡。
整三年有名无实。
本是个见交风月耆卿伴。
教我做遥受恩情大尹妻。
端的谁知。
姐姐每。
肯教诲。
怕不是好意。
争奈我官人行怎敢便话不投机。
二旦云:姐姐。你又无甚么过失。正旦唱:你道是无过失。
学恁的。
姐姐每会也那不会。
我则是斟量着紧慢迟疾。
强何郎旖旎煞难搽粉。
狠张敞央及煞怎画眉。
要识个高低。
想前日。
使象棋。
说下的则是个手帕儿赌戏。
你将我那玉束纳藤箱子便不放空回。
近新来。
下雨的那一日。
你输与我绣鞋儿一对。
挂口儿再不曾题。
那𥚃为些些赌赛绝了交契。
小小输赢丑了面皮。
道我不精细二旦云:姐姐。咱掷这色数儿。俺输了也。姐姐。可该你掷。正旦拿色子科:唱
险些把我气冲倒。身谩靠。
把太真妃放声高叫叫不应雨泪嚎咷。这待诏。
手段高。画的来没半星儿差错。
虽然是快染能描。画不出沈香亭畔迥鸾舞。
花萼楼前上马娇。一段儿妖娆。
这雨呵又不是救旱苗。
润枯草。
洒开花萼。
谁望道秋雨如膏。
向青翠条。
碧玉梢。
碎声儿𠛡剥。
增百十倍歇和芭蕉。
子管𥚃珠连玉散飘千颗。
平白地瀽瓮番盆下一宵。
惹的人心焦。
长生殿那一宵。
转回廊说誓约。
不合对梧桐并肩斜靠。
尽言词絮絮叨叨
沈香亭那一朝。
按霓裳舞六么。
红牙箸击成腔调。
乱宫商闹闹炒炒。
是兀那当时欢会栽排下今日凄凉厮辏着暗地量度。
我穿着领布懒衣。
不吃烟火食。
淡则淡淡中有味。
又不是坐崖头打当牙椎。
人问我姓甚的。
住那𥚃。
要寻我煞时容易。
酒排沙紧对着钟离。
怕你虎狼丛吃闪呆獐般看。
是非海渰着死马儿医。
树倒风吹。
好生地放了者。
我为甚不惹你。
赤紧的简子唤做惜气。
但行处愚鼓相随。
愚是不省的。
鼓是没眼的。
柳呵今日蕝葱般人脆。
一口气不回来教你落絮沾泥。
则俺那洞中有客鹤来早。
抵多少秋后无霜叶落迟。
看那个便宜。
俺那𥚃白云自在飞。
仙鹤出入随。
俺那𥚃洞门不闭郭云:师父。则怕那𥚃有俺媳妇儿么。正末唱:
你可也再休题家有贤妻。
郭云:师父。这𥚃是那𥚃。正末云:马儿。你看波。唱:这壁银河织女机。
那壁洞中玉女扉。
怎发付你那酒色财气。
则你那送行人何曾道展眼舒眉。
你是个红尘道上千年柳。
你觑波白玉堂前一树梅。
旦儿上郭见科云:兀的不是我浑家贺腊梅哩。正末云:疾。旦下:郭云:师父。俺媳妇那𥚃去了。才在这𥚃怎生不见了。正末唱:怎知这就𥚃玄机。
这一遭。
下不着。
孔融好等你那祢衡一鹗。
哥也我便似望鹏搏万里青霄。
你搬的我散了学。
置下袍。
去这布衣中莽跳
空着我绕朱门恰便似燕子寻巢。
比及见这四方豪士频插手。
我争如学五柳的先生懒折腰。
枉了徒劳。
虽然我住破窑。
使破瓢。
我犹自不改其乐。
后来便为官也富而无骄。
洛阳书坐化了。
黄州书自窨约。
比及到那时节有一个秀才来投托。
这世𥚃谁以晏平仲善与人交云:到那财主门首。报复将去。有个秀才下书。那财主便道。着他门首等着。唱:
他腆着胸脯眼见的昂昂傲。
带云:要他那赍发呵。唱:将我这羞脸儿怀揣着慢慢的熬。
带云:投至得他那几贯钱呵。唱:轻可等半月十朝。
将碑珓儿咒愿了。
香垆上度了几遭。
做掷珓科云:元来是个下下不合神道。三科:唱:可怎生一掷一个不合神道。
和这块臭芹泥也折贵攀高。
遮莫是角木蛟。
氐土貉。
大古𥚃是今秋水落。
你下下下渰了我大段田苗。
将我些有金银富汉都亡过。
我和你无祭享泥神两个厮撞着。
带云:我骂你呵。唱:那𥚃也雨顺风调。
我是金字边着个高。
曳剌云:可他呢。正末唱:他是点水边着个告。
因此上一般名号。
曳剌云:那加官的管着甚么来。正末唱:谁想这送宣的再也不辨个根苗。
他道是盖世豪。
我道是儿女曹。
咱两个非同管鲍。
哥也则你那十两枣穰金是鞘𥚃藏刀。
俺两个一时本是知心友。
不想道半路𥚃番为刎颈交。
他怎肯将我耽饶。
俺便是那閒云自在飞。
心情与世违。
可又不贪名利。
怎生来教天子闻知。
是未发迹。
卦铺𥚃。
那时节相识。
曾算着它南面登基。
使臣上云:陈先生恭喜。官𥚃赐来衣冠道号。望阙谢恩。正末拜谢科唱:因此上将龙庭御宝皇宣诏。
赐与我鹤氅金冠碧玉圭。
道号希夷。
不住的使命催。
奉御逼。
便教咱早趋朝内。
只是野人般不知个远近高低。
至禁帏。
上凤池。
近临宝砌。
列鹓鸾帘捲班齐。
玉阶前风摆龙蛇影。
金殿上风吹日月旗。
天仗朝衣。
见驾打稽首科:唱:
寻思来。
那快活。
这半月多遇几个滥官员经过。
打劫下些金银段疋绫罗。
昨日共那几个。
今日共这一火。
从不曾离了侧坐
仰天的大笑呵呵。
将那泼醅酒㶁㶁连糟咽。
杀人剑𢱟𢱟带血磨。
常则是烂醉无何。
你那罪过。
怎过活。
做的来实难结末。
自揽下千丈风波。
谁教你向界河。
受财货。
将咱那大军折挫。
似这等不义财贪得如何。
道不的殷勤过日灾须少。
侥倖成家祸必多。
枉了张罗。
你梦儿𥚃见了么。
心儿𥚃省得么。
这一觉睡早经了二十年兵火。
觉来也依旧存活。
瓢古自放在灶窝。
驴古自映着树科。
睡朦胧无多一和。
半霎儿改变了山河。
兀的是黄粱未熟荣华尽。
世态才知鬓发皤。
早则人事蹉跎。
日高也花影重。
风香时酒力涌。
顺毛儿扑撒上翠鸾丹凤。
恣情的受用足玉煖香融。
这酒更压着琉璃钟琥珀醲。
这楼正值着黄鹤仙白兔翁。
这酒更胜似酿葡萄紫驼银瓮。
这楼快活杀傲人间湖海元龙。
这酒却便似泻金茎中玉露擎仙掌。
这楼恰便似看翠盘内霓裳到月宫。
高捲起䌽绣帘栊。
尊中酒不空。
筵前曲未终。
你教他系垂杨玉骢低鞚。
准备着倩人扶两袖春风。
我这害酒的渴肚囊。
看花的馋眼孔
结下的欢喜缘可着他厮重。
我伴着些玉婵娟相守相从。
也不索閒游柳陌寻歌妓。
笑指前村问牧童。
直吃的月转梧桐。
俺两个厮顾恋。
相离的不甚远。
转过这粉墙东哎哟可早则波玉人儿不见。
恰便似隔蓬莱弱水三千。
空着这流相思画桥水。
锁春愁杨柳烟。
对着的都是些嘴骨都乳莺娇燕。
我这𥚃问春风桃李无言。
空着我烘烘醉眼迷芳草。
带云:若寻不见小姐呵唱:好着我恼乱春心恨杜鹃。
无计留连。
你着我怎动转。
怎脱免。
空着我静巉巉的绿愁红怨。
张千云:那秀才你好大胆也。老相公若见了你。可不肯轻轻的放了你也。正末唱:则被你送了我也花𥚃神仙王府尹云:左右。摆开头踏。慢慢的行。正末唱:
则见他气昂昂袅玉鞭。
王府尹云:左右。接了马者。正末唱:醉醺醺下骏𩣵带云:韩飞卿也。唱:
这一场寻仙子可敢是非不善。
畅好是受惊怕娱入桃源。
王府尹做见科云:这厮是甚么人。正末唱:我是个诗坛酒社文章士。
不比那狗党狐朋恶少年。
可着我急急煎煎
那𥚃有刺了臂的王仲宣。
黥了额的司马迁。
那𥚃有警迹人贾生子建。
那𥚃有老而不死为盗的颜渊王府尹云:再有那几个古人做贼的来。正末唱:
有一个直不疑同舍郎。
有一个毕吏部在酒瓮边。
有一个晋韩寿偷香在贾充宅院。
有一个匡衡将邻家墙壁凿穿。
那𥚃有偷瓜盗粟韩元帅。
那𥚃有钻穴踰墙闵子骞。
小生委实的负屈衔冤。
想着我幼年时血气猛。
为蝇头努力去争。
哎哟使的我到今来一身残病。
我去那虎狼窝不顾残生。
我可也问甚的是夜甚的是明。
甚的是雨甚的是晴。
我只去利名场往来奔竞。
那𥚃也有一日的安宁。
投至得十年五载我这般松宽的有。
也是我万苦千辛积攒成。
往事堪惊。
休言家未破破家的人未生。休言家未兴兴家的人未成。
古人言一星星显證。带云:那为父母的。唱:恨不得儿共女辈辈峥嵘。
只要那家道兴钱。物增。
一年年越昌越盛。带云:怎知道生下儿女呵。唱:偏生的天作对不称人情。
他将那城中宅子庄前地。都做了风𥚃杨花水上萍。
哎。可惜也锦片的这前程。
你念的是赚杀人的天甲经
胡子传云:我呢。正末唱:你是个缠杀人的布衫领。
带云:则你那一生的学问呵。是那一声儿。哥往那𥚃去。带挈我也走一遭儿波。唱:你则道的个愿随鞭镫。
你便闯一千席呵可也填不满你这穷坑。
正末做打科:扬州奴云:您孩儿也仿两个古人。学那孟尝君三千食客。公孙弘东阁招贤哩。正末云:呸。亏你不识羞。唱:那孟尝君是个公子。
公孙弘是个名卿。
他两个在朝中十分恭敬。
但门下都一刬群英。
我几曾见禁持妻子这等无徒辈。
正末做打科:胡子传云:老的踹了脚也。正末唱:更和那不养爹娘的贼丑生。
柳隆卿云:老的。你可也閒淘气哩。正末唱:气杀我烈焰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