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收江南 钦定曲谱
北曲双调收江南「收」或作「喜」。张云庄(散套)
作去作上
作上
作上
作上
作上作去
历代作品
共72,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
石君宝 1192 - 1276 二首
关汉卿 1220 - 1300 三首
白仁甫 1226 - 1310 一首
李致远 一首
张云庄 1270 - 1329 一首
金仁杰 一首
佚名 五首
高文秀 一首
马致远 五首
范子安 一首
纪君祥 一首
王晔 一首
王伯成 一首
王仲文 一首
杨显之 一首
施惠 一首
直夫 一首
张寿卿 一首
张国宝 一首
岳伯川 一首
收江南 金末元初 · 石君宝
呀。草堂中忽地贵人过。
急的我忙接待敢蹉跎。郑府尹云:媳妇儿。我当初在杏园𥚃打上孩儿一顿。也只要他成人。今日孩儿得了官。就不肯认我。媳妇儿。你与我问他这个是何道理。正旦唱:你父子们有甚不相和。
倒着俺定夺。管教你一家完美笑呵呵。
收江南 金末元初 · 石君宝
𡄖老官人分付取小学郎孤云了:
则教你住拘栏不教你坐监房。
末云:在相公厅当日个你分开这沙上宿鸳鸯。
怎生般对当。
却教俺芰荷香里再成双卜儿云:下
呀。这的是衙门从古向南开。
就中无个不冤哉。痛杀我娇姿弱体闭泉台。
蚤三年以外。则落的悠悠流恨似长淮。
呀。不枉了一春常费买花钱。
也免得佳人才子只孤眠。得官呵相守赴临川。
随着俺解元。再不索哭啼啼扶上贩茶船。
呀。抵多少南华庄子鼓盆歌。
乌飞兔走疾如梭。猛回头青鬓早皤皤。
任傍人劝我。我是个梦醒人怎好又着他魔。
呀。𤥐叮珰掂做了两三截。
有鸾胶难续玉簪折。则他这夫妻儿女两离别。
总是我业彻。也强如参辰日月不交接。
呀。他把我死羊般拖奔入牢房。
依旧硬邦邦匣定在囚床。便铁石人看见也心伤。
非是俺口强。则不如早些儿死了落可便早收场。
刘唐拖正末科:正末唱:
向尊前莫惜醉颜酡。
古和今都是一南柯。
紫罗襕未必胜渔蓑。
休只管恋他。
急回首好景亦无多。
怎知烟波名利大家难。
做上岸科:渔父先下:抵多少五更朝外马嘶寒。
对一天星斗跨雕鞍。
不由我倦惮。
也是算来名利不如闲。
呀。你则说金水桥扑通的丢下个半生半死小孩儿。
刘皇后云:陈琳。这尸首只在河𥚃。与我打捞去来。正末云:娘娘。可是十年了也。唱:这些时可不喂了那游来游去活鱼儿。刘皇后云:我也不管。只要你与我问这桩事一个明白。正末云:这事怎了也。唱:兀的不是个难开难解闷弓儿。
娘娘也甚意儿。怎揣与我这该敲该剐罪名儿。
呀。我则道风吹一去杳无踪。
似题红叶出深宫。泪痕相映墨痕浓。
喜今朝再逢。想昨宵魂梦与君同。
呀。今日个月明千里故人来。
镜鸾重整向妆台。这的是换人肌骨夺人胎。
休得要乱猜。你不见桃花依旧待春开。
呀。谁着你个逆风儿点火落的这自烧身。
便不念自家骨肉自家亲。也须知举头三尺有灵神。
今日到南衙来勘问。才见得我老龙图就似那一轮明镜不容尘。
呀。原来是开坛阐教汉钟离。
有洞宾师父紧相随。我这里云阳板撒上阶基。
你都来这里。八仙相引赴瑶池。
呀。你道我坐儿不觉立儿饥。
今朝轮到我还席。则为你损人利己使心机。
图着个甚的。可正是得便宜翻做了落便宜。
呀。
我则索咬着牙又吃你这杀人刀。
徕杀正末科:下:正末云:有杀人贼也。丹阳上云:任屠。你省也么。正末唱:原来是马丹阳使的这圈套。
险把个泼残生倾在小儿曹。
师父又撞着我则索终朝每日打勤劳。
俺则待朗吟飞过洞庭湖。
您在茶坊中说甚蜜和酥。
外扮孤一行上云:甚么人嚷乱。与我拿过来者。正末唱:扇圈般一部落腮胡。
更狠似道录。
马头前不慌杀了贺仙姑。
呀。
不思量。
除是铁心肠。
铁心肠也愁泪滴千行。
美人图今夜挂昭阳。
我那𥚃供养。
便是我高烧银烛照红妆。
呀。你今日讨便宜翻做了落便宜。
你待将沤麻坑索换我那凤凰池。净云:可怜见我父亲年纪高大。又有疾病哩。正末唱:你道你父亲年老更残疾。
他也不是个好的。常言道老而不死是为贼。
呀。你敢硬将咱送上雨云场。
则待高烧银烛照红妆。出家儿心地本清凉。
怎禁得直恁般闹攘。便是一千年不见也不思量。
呀。则俺呵曾经三醉岳阳楼。
踏罡风吹上碧云游。枉了俺这大罗仙来度脱你个报官囚。
空笑杀城南老柳。则教你做一场蝴蝶梦庄周。
呀。兀的不是家富小儿骄。
程婴掩泪科:正末唱:见程婴心似热油浇。泪珠儿不敢对人抛。
背地𥚃揾了。没来由割舍的亲生骨肉吃三刀。
呀。今日个桃花依旧笑春风。
再不索树头树底觅残红。多谢你使心作倖白头翁。
若不是这些懜懂。怎能勾一家儿团聚喜融融。
可甚玉簪珠履客三千。比长安市上酒家眠。
兀的不气喘。月明孤枕梦难全。
呀。那知道今日呵也有这风光。
则俺一家儿都脱离了地狱到天堂。稳请受五花官诰喜非常。
谢你个大恩人在上。兀的不教咱生死也难忘。
呀。谁承望月明千里故人来。
则被这泼烟花送了你犯由牌。狠公人又待活烧埋。
到今日救解。早收恰了那一点泪沾腮。
外:呀。恰便是骄骢立仗。
噤住口不容嘶。将焉用彼过谁欤。
那知越瘦与秦肥。你这般所为。
你这般所为。恨不得啖伊血肉寝伊皮。
呀。这的是便宜行事的那虎头牌。
老千户云:元来是军令上该打我来正末唱:打的你哭啼啼湿肉伴乾柴。也是你老官人合受血光灾。
休道是做侄儿的忒歹。早忘了你和俺爷爷妳妳是一胞胎。
呀。你可为甚么一春常费买花钱。
那些儿色胆大如天。把活人生扭做死人缠。
这相逢也枉然。几时得笙歌引至画堂前。
哥也更怕我不因亲者强来亲。
单饶了他两个与些金银。
张千云:我不敢要银子。你自家告相公去。正末唱:哥哥是心直口快射粮军。
哥哥是好人。
我这𥚃低腰曲脊进衙门。
正末见官科唱:
我只怕谎人贼营勾了我那脚头妻。
脚头妻害怕便依随。
依随了一遍怎相离。
我如今在这𥚃云:适才李屠的浑家。也有些颜色。着我就这𥚃不中。唱:
我这𥚃得便宜俺浑家敢那𥚃落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