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川拨棹 钦定曲谱
北曲双调川拨棹张云庄(散套)
作去
作上
作上
作上
作平
作上
「价」字《旧谱》误注入作上。「罗」字亦叶韵。「坞」字《旧谱》误作去声。
历代作品
共35,分2页显示   2 下一页
王哲 1112 - 1170 九首
石君宝 1192 - 1276 二首
关汉卿 1220 - 1300 三首
马致远 1250 - 1324 四首
张云庄 1270 - 1329 一首
佚名 六首
吴昌龄 二首
郑德辉 一首
郑廷玉 一首
孙仲章 一首
曾瑞卿 一首
五更里,瞥看斗杓无差缺。
正合天心斡运,堪作上天喉舌。
向中央也,玉花结。
捉得清虚这回决。
便永永除生灭。
此个自在逍遥,唯予独会拈捻。
害风儿,怎生说。
蓬莱路。
显自在,逍遥所。
现长生景,琼花玉叶,金枝宝树。
作善人得观觑。
作善人得观觑。
童子青衣掌仙簿。
行功成、上升去。
结就一粒金丹,深谢婴儿姹女。
永不遭三界苦。
永不遭三界苦。
曲中词彻。
把来历事亲堪说。
住京兆府外县,终南方孤云白雪。
自观得,玉花结。
活死人兮放些劣。
没地埋,真欢悦。
道号重阳子,字知明姓王名哲。
害风儿,怎生说。
三更里,瞥看银蟾圆不缺。
吐出一轮光明,满天莹然有别。
向南方也,玉花结。
白鹿前来行得窃。
便衔他新皎洁。
将去圭峰山头,独自口中啮齧。
害风儿,怎生说。
这修行诀。
便安排得有次节。
把清静天机,今朝分明漏泄。
使人人,玉花结。
从头一一稳铺设。
向五更里看摆拽。
将此脱壳神仙,玲珑玎珰做绝。
害风儿,怎生说。
四更里,瞥看牛斗光如爇。
照遍满宽清虚,放尽灵辉凛冽。
向东方也,玉花结。
攒烛三山似电掣。
熠耀如琼瑶屑。
被这惺惺了了,一齐中宵盗窃。
害风儿,怎生说。
酆都路。
定置个、凌迟所。
便安排了,铁床镬汤,刀山剑树。
造恶人有缘觑。
造亚人有缘觑。
鬼使勾名持黑簿。
没推辞、与他去。
早掉下这毙骸,不藉妻儿与女。
地狱中长受苦。
地狱中长受苦。
一更里,瞥看参罗万象列。
搜出那坐正昙,内中位貌偏别。
向北方也,玉花结。
银素将来细得热。
把乌龟牢缠绁。
然后四只脚,狞狞子一齐打折。
害风儿,怎生说。
二更里,瞥看天河流无竭。
忽见耿耿洪波,泼滟滟底昭彻。
向西方也,玉花结。
灌出黄芽色非担,甲尖上抟白雪。
有此一个灵童,摆手亲自去折。
害风儿,怎生说。
川拨棹 金末元初 · 石君宝
那佳人可承当。
做拿桑篮科唱:不徕我提篮去采桑。
空着我埋怨爹娘。
选拣东床。
相貌堂堂。
自一夜花烛洞房。
怎堤防这一场。
川拨棹 金末元初 · 石君宝
不索你自誇扬。我可也知道你打了个好散场。
休得行唐。火速疾忙。
见咱个旧日个恩官使长。与咱多多的准备重赏。
这官人待须臾。休恁般相逼促
你道是傅粉涂朱。妖艳妆梳。
貌赛过神仙洛浦。怎好把墨来乌。
这场灾。一时间命运衰。
早则解放愁怀。喜笑盈腮。
我则道石沈大海。云:大哥二哥。您两个管着甚么哩。唱:这言语休见责。
不索你闹镬铎。磕着头礼拜我。
李四云:姐夫。今日咱两家夫妇儿女都完聚了。你可怎生舍的出家去。你依着我。只是还了俗者。正末唱:谁听你两道三科。嚷似蜂窝。
甜似蜜钵。我若是还了俗可未可。
那𥚃这般有贼盗。
庵门前谁闹吵。
俺这𥚃松柏周遭。
山川围着。
疏竹潇潇。
落叶飘飘。
有人来到。
言语低高。
则道是鹤鸣九皋。
开开门观觑了。
山庵中静悄悄。
諕的我五魂消。怎堤防笑𥚃刀。
他待显耀雄豪。乱下风飑
天也我几时能勾金蝉脱壳。可不道家有老敬老有小敬小。
怕不待放丝缰。
咱可甚鞭敲金镫响。
你管燮理阴阳。
掌握朝纲。
治国安邦。
展土开疆。
假若俺高皇差你个梅香。
背井离乡。
卧雪眠霜。
若是他不恋恁春风画堂。
我便官封你一字王。
你道你便老实。你不知为不知。
你只会拽耙扶犁。抱瓮浇畦。
万言策谁人做的。你待要狐假虎威
哎。你个贾长沙省气力。
每日价笑呵呵。陶渊明不似我。
跳出天罗。占断烟波。
竹坞松坡。到处婆娑。
到大来清閒快活。看时节醉颜酡。
便待要献殷勤。
笑吟吟叙弟昆。
我那时衣不遮身。
今日个驷马雕轮。
公吏每忙跟。
兀良胁底下插柴内忍。
全不想冰雪堂无事哏。
则见他倒在阶址。
这嫩皮肤青间紫。
则他这细袅袅的身子。
瘦怯怯的腰肢。
打得他慌张张把陈琳便指。
你畅好是不三思。
怎说道我跟前信有之。
这厮待放懞挣。早拨起咱无明火不邓邓。
损坏众。生扑杀苍蝇。
谁待要鹊巢灌顶。来来来俺与你打几合斗输赢。
我则待打张千。
云:且问那吃打的是谁。杨孝先云:哥哥。是你兄弟杨孝先。正末唱:原来是同道人杨孝先。
孝先做拜踢倒酒瓶科:正末回科云:兄弟免礼。杨孝先云:哥哥喜得美除。王安道云:兄弟你也来了。正末云:兄弟好么。杨孝先云:哥哥。您兄弟好。正末唱:俺也曾合火分钱。
共起同眠。
间别来隔岁经年。
云:兄弟也。你如今做甚么营生买卖。杨孝先云:哥哥。你兄弟依旧打柴哩。正末唱:还靠着打柴薪为过遣。
怎这般时命蹇。
慌走到岸边头。仓卒间怎措手。
风雨飕飕。地上浇油。
扭颈回眸。那𥚃寻个梢公搭救。
我将他衣领揪。他忙将我腰胯㮲。
你待着我做杂剧。扮兴亡贪是非。
待着我擂鼓吹笛。打拍收拾。
莫消停殷勤在意。快疾忙莫迟疑。
则听的他闹垓垓。闹垓垓加罪责。
怎生的全没矜哀。狠下差排。
贬咱到阴山口外。活活的折罚煞。
想昨夜在玉春堂。与东坡曾共赏。
这一个竹影悠扬。这一个柳叶芬芳。
这一个梅蕊馨香。这一个柳絮颠狂。
都是咱使的伎俩。故将你厮魔障。
我一脚地过江淮。怎生便祸从天上来。
是怨气沈埋。被元气冲开。
雷震瑶台。风古□霾。
您怎生燮理阴阳。调和鼎鼐。
那风撼乾坤搅世界。走砂石昏日色。
堰田禾伤稼穑。拔林木到殿阶。
他原来更荒唐。好也啰你可便坑陷了我有甚么强。
我有那稻地池塘。鱼泊芦场。
旅店油房。酒肆茶坊。
锦片也似房廊画堂。我富绝那一地方。
那一日因贱降。相识每重重讲。
你你你敢昧神天。
将平人招罪愆。
还待要攞袖揎拳。
假泼佯颠。
一昧胡缠。
谁知道到咱案前。
有神通怎施展。
你怀揣着似轩辕似轩辕明镜前。他如今诉说根源。
两下当年。都则为一点情牵。
我王月英有甚言。任恩官怎发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