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步步娇 元人小令格律
北曲双调步步娇商挺
绿
案:此曲一名《潘妃曲》。“忙”字亦可仄叶,如商氏他作云:“闲盼望。”“宜醉赏。”皆是。“梁”字亦可仄叶,如商氏他作云:“瞒着爹娘做些儿怪。”“花落东君也憔悴。”皆是。末句《中原音韵》谓须作仄仄平平去。但第一字,元人往往不拘。

《元人小令格律》录入:折殿川

钦定曲谱
北曲双调步步娇即〔潘妃曲〕。白无咎〔潘妃曲〕
作去
作上
听得作去
作平
却元来是作上
「忆」字入作去。
历代作品
白贲 一首
商挺 1209 - 1288 三首
关汉卿 1220 - 1300 一首
佚名 六首
马致远 一首
李行道 一首
王錂 一首
忆盼了萧郎无归计。闷把牙签抵。
空叹息。听得中门外玉骢嘶。
转疑惑。却元来是乌啼得琅玕碎。
闷酒将来刚刚咽,欲饮先浇奠
频祝愿,普天下厮爱早团圆。
谢神天,教俺也频频的勤相见。
一点青灯人千里,锦字凭谁寄?
雁来稀,花落东君也憔悴。
投至望君回,滴尽多少关山泪。
步步娇 元初 · 商挺
绿柳青青和风荡。桃李争先放。
紫燕忙。队队衔泥戏雕梁。
柳丝黄。堪画在帏屏上。
见他那鸭子绿衣服上圈金线。这打扮早难坐琼林宴。
俺这新状元。早难道花压得乌纱帽檐偏。
把这盏许亲酒又不敢慢俄延。则素扭回头半口儿家刚刚的咽。
怎消的父亲母亲将孩儿认。孛老云:孩儿家去来。在驿亭中做什么。正末唱:我为甚馆驿𥚃权安顿。
当日个父亲行得处分。恰便似经板儿由然在心印。
孛老云:孩儿。旧话休题。正末云:父亲你不道来。孛老云:我道什么来。正末唱:我若是踏着你正堂门。我其实怕打那二百黄桑棍。
只你个负屈含冤的也合通名姓。莫不是远探你那爹娘的病。
杨景云:不是。正末唱:莫不是你犯下些违条罪不轻。杨景云:我有甚么罪犯。正末唱:莫不是打担推车撞着贼兵。
杨景云:便有贼兵呵。量他到的那𥚃。正末唱:我连问道你两三声。怎没半句儿将咱来答应。
我与你款款前来深深拜。徐端云:孩儿。你拜甚么。正旦唱:可怜我白头父母都年迈。
间别来可便三二载。徐端云:可怎么有二三载。正旦云:你孩儿自离了父母去呵。唱:我正是几度南柯梦中来。
徐端云:这是怎么说。正旦云:你孩儿是碧桃也。唱:将小名儿道的明白。徐端云:你道是碧桃。他已死过三年了。你一向在那𥚃。正旦唱:你孩儿半开半落在那荒郊外。
送的我背井离乡遭灾勾。这贱才敢道辞生受。
断不得哄汉子的口。都是些即世求食鬼狐犹。
外旦云:我几曾在黑地行走。教我受这般的苦也。副旦云:你道你不曾黑地𥚃行呵。唱:咱如今顾不得你脸儿羞。云:你也曾悬着名姓。靠着房门。你也曾卖嘴料舌。推天抢地。你也曾挟着毡被。挑着灯毬。唱:可也曾半夜𥚃当祗候。
猛听的门外人声自惭愧。若不是中了咱家计。
怎这等厮琅琅连扣击。再做听科唱:现如今夜静更阑是阿谁。
忙出去问真实。云:我开开这门。看是谁咱。吕布云:老宰辅。是您孩儿吕布。正末唱:则见他气丕丕的斜倚着门儿立。
只为那举债文书我画的有亲笔迹。因此上被强勒为妻室。
这真心儿誓不移。情愿万打千敲受他磨到底。
今日留得个一身归。谢哥哥肯救我亲生妹。
您将那一曲阳关休轻放。俺咫尺如天样。
慢慢的捧玉觞。朕本意待尊前挨些时光。
且休问劣了宫商。您则与我半句儿俄延着唱。
你道他是高悬明镜南衙内。𢬵的个诉根由直把冤情洗。
我可也怕甚的。则为带锁披枷有话难支对。
万一个达不着大小机。哥哥也你须是搭救你亲生妹。
新愁旧恨应千缕。
寂寞空斋里。
外:开门。
开门。
生:试问相过是阿谁。
开门介:慢启蓬门。
疾忙窥视呀。原来是荆兄。久不会了。
自别后赋离居今日
足音何幸君来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