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新水令 钦定曲谱
北曲双调新水令范子安《竹叶舟》
我曾向
则我这作上
「上」字、「淡」字俱应上声。又「淡」字应标闭口音圈。
历代作品
共80,分3页显示   2  3 下一页
石君宝 1192 - 1276 二首
关汉卿 1220 - 1300 六首
杨梓 二首
佚名 十七首
书会才人 一首
石子章 一首
范子安 一首
武汉臣 二首
双调新水令 金末元初 · 石君宝
若不是江村四月正农忙。扯住那吃敲才决无轻放。
第一来怕鸦飞天道黑。第二来又则怕蚕老麦焦黄。
满目柔桑。一片林庄。
急切𥚃没个邻里街坊。我则怕人见甚勾当。
双调新水令 金末元初 · 石君宝
当日个为多情一曲满庭芳。曾贬得苏东坡也趁波也趁波逐浪。
何况这莺花燕市客。更逢着云雨楚山娘。
我凭那想像高堂。怎强如俺满意宿鸳鸯。
笑吟吟案板似写着休书。则俺这脱空的故人何处。
卖弄他能爱女。有权术。
怎禁那得胜葫芦。说到有九千句。
则为凤鸾失配累了苍鹘。
今日个玳筵开专要把鸳鸯完聚。
我前面骑的是五花骢。
他背后坐的是七香车。
人都道这村𥚃妻夫。
直恁般似水如鱼。
两口儿不肯离了一步。
我从未拔白悄悄出城来。恐怕外人知大惊小怪。
我叫化的乱烘烘一陌纸。拾得粗坌坌几根柴。
俺孩儿落不得席捲椽抬。谁想有这一解。
想人生平地起风波。争似我乐清閒支着个枕头儿高卧。
只问你炼丹砂唐吕翁。何如那制律令汉萧何。
我这𥚃醉舞狂歌。繁华梦已参破。
我眼悬悬整盼了一周年。
你也枉把您这不自由的姐姐来埋怨。
恰才投至我贴上这缕金钿。
一霎儿向镜台傍边。
媒人每催逼了我两三遍。
往常我绣帏独坐洞房春。谁曾见这般推讯。
罪人受十八层活地狱。公人立七十二凶神。
富汉入衙门。私事问不问。
只俺这水磨鞭准准的闲放了一年。不知是那一个合死的与我交战。
重磨了新日月。再整顿那旧山川。
只被我剿除了六十四处狼烟。更有一千阵恶征战。
冷飕飕风摆动引魂幡。也是我为国家呵一灵儿不散。
高挑起纱照道。轻摆着马鎆环。
我待学垒卵攀栏。将我那有仁德帝王谏。
谢当今圣主重贤臣。我争些儿有家难奔。
恰便似旱苗才得雨。枯树恰逢春。
受尽了万苦千辛。苏秦也常记得求官去那时分。
只俺这小人不解大人机。把带伤人倒监了十日。
干连人不问及。被论人尽勾提。
暗暗猜疑。怎参透就中意。
则俺那大唐家新添了一个玉麒麟。
疑怪他两三番搦咱出阵。
斗起我美良川狠气势。
榆科园恶精神。
我将这水磨鞭款款摩抡。
只待打碎他脑盖纷纷。
谁承望共我关亲。
若不是所说原因。
险些儿生扭做单雄信。
则听得闭宫门推勘这女娇姿。多应是十年前那一场公事。
赤紧的寇夫人先胆寒。刘皇后你可也不心慈。
不弱似吕太后当时。恰便待鸩了如意彘了戚氏。
归来馀醉未曾醒。但触着我这秃爷爷没些乾净。
做听科云:哦。恰像似有人哭哩。唱:那哭的莫不是山中老树怪。潭底毒龙精。
敢便待显圣通灵。只俺个道高的鬼神敬。
往常我破紬衫粗布袄煞曾穿。
今日个紫罗襕恕咱生面。
对着这烟波渔父国。
还想起风雪酒家天。
见了些霭霭云烟。
我则索映着堤边耸定双肩。
尚兀自打寒战。
则我这俏身躯三载土中埋今日个得还魂似升天界。
寒灰重发焰。
枯树再花开。
也是我苦尽甘来。
常言道否极早生泰。
我须是真宗皇帝老姑姑。这贼呵谁根前你来我去。
将皇亲厮毁谤。将大将厮亏图。
我和你直叩青蒲。拣着那爱处做。
我只见片云寒雨暂时休。带云:苦也苦也。唱:却怎生直淋到上灯时候。
这风一阵一短叹。这雨一点一声愁。
都在我这心头。心上事自僝僽。
我想那辞朝归去汉张良。早赚的个韩元帅一时身丧。
苦也波擎天白玉柱。痛也波架海紫金梁。
那些个展土开疆。生扭做歹勾当。
空着我两头三面用心机。则为这汉江山有人希觊。
偏生的铜壶传漏永。皓月上窗迟。
彻夜徘徊。睡不到眼儿内。
急忙忙盼不到接官厅。那一个杀人贼今番拿定。
休道那人间无报应。方信是头上有神明。
我看他着甚推称。只俺这大人呵清似水朗如镜。
这洛阳城刘员外他是个有钱贼。只要你还了时方才死心塌地。
他促眉生巧计。开口讨便宜。
总饶你泼骨顽皮。也少不得要还他本和利。
泪汪汪心攘攘出城门。好教人眼睁睁有家难奔。
仰天掩泪眼。低首揾啼痕。
懒步红尘。倦到山村。
入的宅门。愁的是母亲问。
从来猛虎不吃傍窝食。送的我死无葬身之地。
则为知心友番做杀人贼。普天下拜义亲戚。
则你口快心直。休似我忒仁义。
道门中法礼炼修持。俺师父度了个乐官徒弟。
俺师父明明的使道法。暗暗的说禅机。
待和我同赴瑶池。怎承望有今日。
贬黄州一载受驱驰。过一日胜如一岁。
魂飞梁地远。肠断楚天低。
芳草烟迷。夕阳外乱山翠。
叩金銮亲奉帝王差。
到陈州与民除害。
威名连地震。
杀气和霜来。
手执着势剑金牌。
哎。
你个刘衙内且休怪。
成就了碧桃花下凤鸾交。怕甚么出家儿被教门中耻笑。
那𥚃也灵丹腹内安。经卷向杖头挑。
月夕花朝。将一阵黄粱梦忽惊觉。
五湖四海自遨游。则俺这拂天风两枚袍袖。
唤灵童采瑞草。同仙子下瀛洲。
似这等荡荡悠悠。叹尘世几昏昼。
这厮他不明白硬撞入武陵溪。量你个野蜂儿怎调和蜂蜜。
颓气了惜花春起早。拽塌了爱月夜眠迟。
强风情不晓事。呆厮谁着你将钱去买憔悴。
一杯寿酒庆生辰。则我这满怀愁片言难尽。
只因那几贯财。险缠杀我百年人。
我受了万苦千辛。我受了那一生骂半生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