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采茶歌 元人小令格律
北曲南吕宫采茶歌钟嗣成
平或上,可用上声,不押韵
案:此曲一名《楚江秋》。无独用之例。“粉”字元人十九以上叶。惟亦有以平叶者,如张可久云:“被我瞒他四十年,海天秋月一般圆。”亦有用上而不叶者,如钟氏他作云:“雪体冰肌消盛暑,也胜宋玉在兰台。”惟若用平叶,则“新泪粉”三字须作仄平平。《中原音韵》谓钟氏此曲,音律对偶,平仄俱好,因举以为式。末句《中原音韵》谓须作平平仄仄仄平平,但此曲并未尽合。以诸家所作校之,知一三两字可不拘也。

《元人小令格律》录入:折殿川

钦定曲谱
北曲南吕宫采茶歌即〔楚江秋〕。同前
作去
西作上
穿作平
宿作上
禁持之「禁」应平声,又闭口音,当标圈。
历代作品
共36,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石君宝 1192 - 1276 一首
关汉卿 1220 - 1300 四首
白仁甫 1226 - 1310 一首
乔吉 1280 - 1345 一首
狄君厚 一首
佚名 六首
钟嗣成 一首
郑廷玉 一首
萧德祥 一首
范子安 一首
武汉臣 一首
杨显之 一首
李好古 一首
曾瑞卿 一首
张寿卿 一首
尚仲贤 一首
宫大用 一首
吴昌龄 二首
李寿卿 一首
贾仲名 1343 - ? 一首
杨景贤 一首
佚名 四首
采茶歌 金末元初 · 石君宝
我怕你死在逡巡。
抛在荆榛。
又则怕傍人夺了你个俊郎君。
末云:你妈儿利害哩。正旦云:俺娘便利害。呵。唱:我也则是一度愁来一度忍。
末云:俺家爹爹打的我苦也。正旦唱:你爹打你呵谁教你唱一年春尽一年春。
打的我肉都飞。血淋漓。
腹中冤枉有谁知。则我这小妇人毒药来从何处也。
天那。怎么的覆盆不照太阳晖。
往常个侍衾裯。
都做了付东流。
这的是娼门水局下场头。
韩辅臣云:大姐。只要你有心嫁我。便是卓文君也情愿当垆沽酒来。正旦唱:再休提卓氏女亲当沽酒肆。
只被你双通叔早掘倒了玩江楼。
撇下了亲夫主不须提。
单是这小业种好孤悽。
从今后谁照觑他饥时饭冷时衣。
虽然个留得亲爷没了母。
只落的一番思想一番悲。
往常为不成就。
今日也祸临头。
一重愁番做两重愁。
父母公婆计怨雠。
则这冤冤相报几时休。
把粉墙儿挨。
角门儿开。
等夫人烧罢夜香来。
月色朦胧天色晚。
鼓声才动角声哀。
非是我自矜誇。
则为咱两情嘉。
准备着天长地久享荣华。
白文礼云:相公放心。小生务要与相公成就了这桩事。正末唱:既然你肯把赤绳来系足。
久以后何须流水泛桃花。
你道他下场头。
怎干休。
太子呵则除你一心分破帝王忧。
古往今来虽是有。
冤冤相报何时休。
一来是鬼神差。
二来是搭救这小婴孩。
谁想道滴溜溜九天飞下一纸赦书来。
陈琳呵则我似刀刃上偷全得蝼蚁命。
太子也你便似钓竿头活脱了巨鳌腮。
听的他说真情。
兀的不嚇掉了我的魂灵。
天那急的我战笃速不敢便蓦入门桯。
将我这睡眼朦胧呼唤醒。
我只见他左来右去不消停。
怕不的平地起干戈。
直赶上马嵬坡。
带云:倘若有些好歹呵。唱:你可便着谁人搭救宋山河。
世不曾来家愁杀我。
你也心儿𥚃精细不风魔。
则你这腹中冤。
口中言。
声声道天公怎不把人怜。
梅香云:俺姐姐并不曾说甚么。我若说谎。就变一个哈叭狗儿。正末云:唗。唱:你道是吕布人中多俊雅。
貂蝉世上最妖妍。
告尊神且担饶。
嚇得我五魂消。
再不敢僧房佛殿逞逍遥。
将我这性命登时间杀坏了。
怎能勾瑶池献果到青霄。
父亲你走将来快安排。今日个洛阳花酒一时来。
赵匡义云:姐姐。那韩松若知道呵。必然与俺争竞也。正旦云:不怕他。唱:统领军卒驱士马。我着他闻咱名姓命先衰。
叙寒温。
问原因。
断肠人寄断肠人。
锦字香沾新泪粉。
彩笺红渍旧啼痕。
日耀的眼睛花。莫不是佛菩萨。
徕儿云:开门来。正末开门见科唱:呀。原来是痴顽娇养的这小冤家。
必定是他亲娘将孩儿无事打。我是他亲爷肠肚可怜他。
嫂嫂呵可不你知情。
哥哥呵可不你当刑。
云:哥哥嫂嫂。你两口儿怕么。孙大云:可知怕哩。正末云:要饶么。孙大云:可知要饶哩。正末云:哥哥嫂嫂。休惊莫怕。我逗你耍哩。唱:我替你把死尸骸送出汴梁城。
随他拖到官中加拷打。
我也拚的把杀人公事独招承。
你不索问更筹。
则看这水云收。
半轮明月在柳梢头。
做住船科云:秀才。我这船只在此。等你见了你父母妻子。你可便来。唱:我这𥚃将半橛孤桩船缆住。
则听得汪汪犬吠竹林幽同陈季卿暂下
素兰呵那𥚃也翠珠囊。
百忙𥚃玉螳螂。
决撒了高烧银烛照红妆。
没指望月夜双歌玉壶腔。
空压杀春风一曲杜韦娘。
僧住将手心儿搓。
赛娘把指尖儿呵。
冻的他战笃速打颏歌。
他可也性子利害母阎罗。
孔目云:他可唤做甚么。正末唱:则他是上厅行首唤做烧鹅。
他兴云雾片时来。
动风雨满尘埃。
则怕惊急烈一命丧尸骸。
休为那约雨期云龙氏女。
送了你个攀蟾折桂俊多才。
秋千外月儿斜。
西楼畔鸟声歇。
海棠丝穿透露珠儿㿱。
宿酒禁持人困也。
东风寒似夜来些。
俺从那期程。
伴着这书生。
直吃的碧桃花下月三更。
你个嬷嬷夫人心休硬。
便有合该罪犯俺招承。
咱如今疾驱兵。
速离营。
只去那鄱阳湖上气凭陵。
权待他鹬蚌相持俱毙日。
也等咱渔人含笑再中兴。
我恰待向前些。
他把我紧拦截。
张元伯遮面云:哥哥靠后些。正末唱:只见他摺回衫袖把面皮遮。
张元伯云:哥哥。你岂知我心中烦恼。正末云:兄弟。唱:既然道有事关心能哽咽。
怎这般无言低首谩伤嗟。
想的你意儿痴。
望的你眼儿疲。
只待五言诗作上天梯。
但得个一夕鸳鸯配成对。
那𥚃也还记十年身到凤凰池。
你若是肯依随。
不羞耻。
我比你先争十载上天迟。
云:行者。将耳过来。做耳嘱科唱:你和他共枕同眠成连理。
蚤是得些滋味休要着痴迷
这的是剑光浮。
那𥚃也鬼神愁带云:柳翠。你觑波。唱:
兀的不一轮明月在柳梢头。
枝叶相连百十口。
则你那翠眉终日端的为谁愁。
采茶歌 元末明初 · 贾仲名
你着我戏仙瓢。
过金桥。
怎肯生拆散碧桃花下凤鸾交。
伴着你个铁柺云游同去也。
可不闪的俺玉人何处教吹箫。
花果山有山祇。
云罗洞有幽微。
则听得春风桃李杜鹃啼。
唐僧云:俺辞了尊神。趁早行。怕晚了。山神唱:师父眼慧休愁红日晚。
心明何怕黑云迷。
想我三人有盖世功。
今日落伊套中。
犹如虎落深阱中。
领兵为帅静边戎。
使我怒气冲霄。
恨秦桧专权宠。
合:安邦的也是空。
勤劳的也是空。
都做了一枕华胥梦。
我功劳足可矜。英雄猛勇。
赤心报国每尽忠。诬我按兵不举受非刑也终日里世事匆匆。
真个是成虚哄。合:功多的也是空。
名高的也是空。都做了一枕庄周梦。
疆场建大功。
安边太平。
忠心为国能尽诚。
做了郊原鸟尽弓藏也。
谁知在牢狱遭刑。
只落得身命倾。
合:功高的也是空。
名高的也是空。
都做了一枕南柯梦。
生小生外合:怀奸通大金。
人极计生。
金牌召我来到京。
我只道封官受赏显功能也。
何曾与金国通谋。
冤屈事如山重。
合:忠贞也是空。
怀奸的也是空。
都做了一枕蕉鹿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