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牧羊关 钦定曲谱
北曲南吕宫牧羊关马致远《陈抟高卧》
我恰作上
作上
猛惊得我作平
你挥的作去作平
打的作上
又不是作上
惊的作平
尚兀自
历代作品
共81,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
石君宝 1192 - 1276 二首
关汉卿 1220 - 1300 十二首
白仁甫 1226 - 1310 二首
乔吉 1280 - 1345 一首
狄君厚 二首
书会才人 二首
高文秀 三首
马致远 六首
郑廷玉 四首
牧羊关 金末元初 · 石君宝
常言道街死巷不乐。
卜儿云:你只看他穿着那一套衣服。正旦唱:可显他身贫志不贫。
卜儿云:他紧靠定那棺函儿哩。正旦云:谁不道他是郑府尹的孩儿。唱:他正是倚官挟势的郎君。
卜儿云:他与人摇铃儿哩。正旦唱:他摇铃子当世当权。
卜儿云:他与人家唱挽歌儿哩。正旦唱:唱挽歌也是他一遭一运。
卜儿云:他举着神楼儿哩。正旦唱:他面前称大汉。
只待背后立高门。
送殡呵须是仵作风流种。
唱挽呵也则歌吟诗赋人虚下
牧羊关 金末元初 · 石君宝
𡄖恁那很爹爹才赸过。
呵俺这善婆婆却来这里。
嗷我能藏波你也能觅。
我则是个五岁儿精伶。
他是几年的老鬼。
我那动脚经过的何方去。
咱那举意他早先知。
我便日赴三千处。
他也坐观十万里。
纵然道肌如雪。
腕似冰。
虽是一段玉却是几样磨成。
指头是三节儿琼瑶。
指甲似十颗水晶。
稳坐的有那稳坐堪人敬。
但举动有那举动可人憎。
他兀自未揎起金衫袖。
我又早先听的玉钏鸣。
妇人每鞋袜𥚃多藏着病。
灰土儿没面情。
除底外四周围并无馀剩。
几般儿窄窄狭狭。
几般儿周周正正。
几时迤逗的独强性。
勾引的把人憎。
几时得使性气由他跐。
恶心烦自在蹬。
大人你明如镜。
清似水。
照妾身肝胆虚实。
那羹本五味俱全。
除了外百事不知。
他推道尝滋味。
吃下去便昏迷。
不是妾讼庭上胡支对。
大人也却教我平白地说甚的。
这个是金呵有甚么难镕铸。
包待制云:敢是石和打死人来。正旦唱:这个是石呵怎做的虚。
包待制云:敢是铁和打死人来。正旦唱:这个便是铁呵怎当那官法如垆。
包待制云:打这赖肉顽皮。正旦唱:非干是孩儿每赖肉顽皮。
委的衔冤负屈。
包待制云:张千。便好道杀人的偿命。欠债的还钱。把那大的小厮拿出去与他偿命。正旦唱:眼睁睁难搭救。
簇拥着下阶除。
教我两下𥚃难顾瞻。
百般的没是处。
这孩儿虽不曾亲生养。
却须是咱乳哺。
包待制云:这第二的呢。正旦唱:这一个偌大小是老婆子抬举。
包待制云:兀那小的呢。正旦打悲科唱:这一个是我的亲儿。
这两个我是他的继母。
包待制云:兀那婆子近前来。你差了也。前家儿着一个偿命。留着你亲生孩儿养活你。可不好那。正旦云:爷爷差了也。唱:不争着前家儿偿了命。
显得后尧婆忒心毒。
我若学嫉妒的桑新妇。
不羞见那贤达的鲁义姑。
相公名誉传天下。
妾身乐籍在教坊。
量妾身则是个妓女排场。
相公是当代名儒。
妾身则好去待宾客供些优唱。
妾身是临路金丝柳。
相公是架海紫金梁。
想你便意错见心错爱。
怎做的门厮敌户厮当。
不见他思量旧。倒有些两意儿投。
我见了他扑邓邓火上浇油。恰便似钩搭住鱼腮箭穿了雁口。
韩辅臣云:元来你那旧性儿不改。还弹唱哩。正旦做起拜科:唱:你怪我依旧拈音乐。则许你交错劝觥筹。
你不肯冷落了杯中物。我怎肯生疏了弦上手。
怕不晓日楼台静。
春风帘幕低。
没福的怎生消得。
这厮强赖人钱财。
莽夺人妻室。
高筑座营和寨。
斜搠面杏黄旗。
梁山泊贼相似。
与蓼儿洼争甚的。
这大夫好调理。
的是诊候的强。
这的十中九敢药病相当。
阿的是五夜其高。
六日向上。
解利呵过了时晌。
下过呵正是时光。
不用那百解通神散。
教吃这三一承气汤。
您孩儿无挨靠。
没倚仗。
深得他本人将傍。
孤云了:做意了:当日目下有身亡。
眼前是杀场。
刀剑明晃晃。
士马闹荒荒。
那其间这锦绣红妆女。
那里觅个银鞍白面郎。
张达那贼禽兽。
有甚早难近傍。
不走了麋竺麋芳。
咱西蜀家威风。
俺敢将东吴家灭相。
我直教金破震腥人胆。
土雨湔的日无光。
马蹄儿踏碎金陵府。
鞭梢儿醮乾扬子江。
板筑的商傅说。
钓鱼儿姜吕望。
这两个梦善感动历代君王。
这梦先应先知。
臣则是误打误撞。
蝴蝶迷庄子。
宋玉赴高唐。
世事云千变。
浮生梦一场。
待月帘微簌。
迎风户半开。
你看这场风月规划。
梅香云:怎生规划。正旦云:你与我接去。梅香云:怕他不来。倒教我去接他。正旦唱:就着这风送花香。
云笼月色。
梅香云:小姐为甚么着我接他去。正旦唱:你道为甚着你个丫嬛迎少俊。
我则怕似赵杲送曾哀。
梅香云:这𥚃线也似一条直路。怕他迷了道儿。正旦唱:你道方径直如线。
我道侯门深似海。
龙虎也招了儒士。
神仙也聘与秀才。
何况咱是浊骨凡胎。
一个刘向题倒西岳灵祠。
一个张生煮滚东洋大海。
却待要宴瑶池七夕会。
便银汉水两分开。
委实这乌鹊桥边女。
舍不的斗牛星畔客。
则今日一言定。
便休作两事家。
将你个撮合山慢慢酬答。
成就了燕约莺期。
收拾了心猿意马。
合欢带同心结。
连理树共根芽。
知音吕琴中曲。
好姻缘锦上花。
将太子待放来如何放。
教太子待走来如何走。
臣若坏了太子呵教这泼宫奴万载名留。
若不教太子短剑下身亡。
微臣便索金瓜下命休。
太子今日青天上遭罪死。
若到黄泉下不可结冤仇。
太子云了:那壁是〇〇难推怨。
微臣这壁官差不自由。
他父亲牵肠肚。
咱两个哥废口。
他子父每更歹杀呵痛关着骨肉。
待将他摘胆剜心。
怎做的不伤怀袖。
触突着皇后合依平论。
冒突着天子合问缘由。
伤毒着宫婢非为罪。
药煞神獒直甚狗。
当日离豹尾班多时分。
今日在狗腿湾行近远。
避甚的马后驴前。
我则怕按察司迎着。
御史台撞见。
本是个显要龙图职。
怎伴着烟月鬼狐缠。
可不先犯了个风流罪。
落的价葫芦提罢俸钱。
这厮马头前无多说。今日在驿亭中誇大言。
信人生不可无权。哎。
则你个祗候王乔诈仙也那得仙。张千奠酒科云:我若不救你两个呵。这酒就是我的命。做见正末怕科云:兀的不諕杀我也。正末唱:諕的来面色如金纸手脚似风颠。
老鼠终无胆。猕猴怎坐禅。
敢怕吃那细索面。醒酒汤。
便是油汁水瀽污也何妨今日个为公子设佳筵。怎倒与小生做贱降。
魏齐云:范雎。恭敬不如从命也。正末做脱衣服科:须贾云:将问事来。祗从做丢下问事:正末做慌科云:酒席上怎么用这东西。唱:只见一条沈铁索当前面。两束粗荆棍在边厢。
那𥚃有这般样稀奇物。大夫也强将来做藨寿觞。
泪雹子腮边落。血冬凌满脊梁。
冻剥剥雪上加霜。则被你饿掉了三魂。
敲翻了五脏。带肉连皮颤。
彻髓透心凉。似这等勘范叔森。
罗殿。抵多少冻苏秦冰雪堂。
待走来如何走。
待藏来怎地藏。
没揣的偏和他打个头撞。
院公云:我举起这灯来试看咱。我道是谁。原来是范雎。你看一身秽污。你也少吃一钟波。正末唱:我几曾吃美酒羊羔。
刚则是吃了会胡枷乱棒。
院公云:你既不醉呵。怎生浑身都是秽污。正末唱:则被这粪沾湿我两鬓角。
尿浸透我一胸膛。
院公云:你站开些。这臭气当不得。正末唱:你闻不的我这秽气浑身臭。
院公也我几吃那开埕十里香。
这吐也无那竹叶云涛泛。
也无那石铛雪浪翻。
这吐呵但开口满帘香散。
更压着仙酒延年。
更压着蟠桃般驻颜。
也不索采蒙顶山头雪。
也不索茶点鹧鸪斑。
比及你吸取扬子江心水。
带云:马儿也。唱:可强似汤生螃蟹眼。
兴废从来有。
干戈不肯休。
可不食君禄命悬君口。
太平时卖你宰相功劳。
有事处把俺佳人递流。
你们乾请了皇家俸。
着甚的分破帝王忧。
那壁厢锁树的怕弯着手。
这壁厢攀栏的怕攧破了头。
我恰才游仙阙。
谒帝阍。
惊的我跨黄鹤飞下天门。
为甚的玉节忙持。
金钟煞紧。
又不是纸窗明觉晓。
布被暖知春。
惊的那梦庄周蝶飞去。
尚古自炊黄粱锅未滚。
既然海岳归明主。
敢放巢由作外臣。
怎望您吊千年高冢麒麟。
谁待要老去攀龙。
则不如閒来卧云。
试看蓬莱寻药客。
商岭采芝人。
天下已归汉。
山中犹避秦。
则你这一身拜将悬金印。
万里封侯守玉门。
现如今际明良千载风云。
怎学的河上仙翁。
关门令尹。
可不道朝中随圣主。
却甚的林下访閒人。
既受了雨露九天恩。
怎还想云霞三市隐。
我恰游仙阙,谒帝阍。
猛惊得我跨黄鹤飞下九天门。
你挥的玉麈特迟,打的金钟煞紧。
又不是纸窗明觉晓,布被暖如春。
惊的梦庄周蝶飞去,尚兀自炊黄粱锅未滚。
那金钗儿重六钱半。
三折来该九贯五。
你从明朝打扮你儿夫。
你与我置一顶纱皂头巾。
截一幅大红裹肚。
与孩儿做一个单绢裤遮了身命。
做一个布上衣盖了皮肤。
搽旦云:您爷儿两个都有了也。怎么样打扮我咱。正末云:大嫂。唱:你买取一付蜡打成的铜钗子。
更和那金描来的枣木梳。
并无一个人知道。
可端的谁告与。
你则一声问的我似没嘴的葫芦。
王庆云:你怎敢违误了官司。放了他去。正末唱:小人怎敢违误了官司。
纵放了他子母。
王庆云:有人说你受了他买告也。正末唱:若是受了他买告咱当罪。
若是有證见便承伏。
我可也甘情愿餐刀刃。
我可也无词因上木驴。
你休着您爷心困。
莫不是你眼花。
徕儿云:我不眼花。我看见来。正末唱:他莫不是共街坊妇女每行踏。
徕儿云:无别人。则有俺妳妳和叔叔饮酒。正末唱:这言语是实么。
徕儿云:是实。正末唱:你休说谎咱。
徕儿云:不敢说谎。正末怒科云:是实。我真个忍不的也。唱:也不索一条粗铁索。
也不索两面死囚枷。
不索向清耿耿的官中告。
带云:忍不的了也。唱:放心波我与你便碜可可的亲自杀并下
这分两儿轻和重。
刘均佑云:也有十两五钱不等。正末唱:金银是真共假。
刘均佑云:俱是赤金白银。正末唱:他可是肯心肯意的还咱。
刘均佑云:都肯还。若不肯还呵。连他家锅也拿将来。正末云:正是恩不放债。南无阿弥陀佛。兄弟。将一个来我看。刘均佑递银科云:哥哥。雪白的银子你看。正末接银子印忍字惊科:唱:我这𥚃恰才便汤着。
却又早印下。
又不曾有印板。
也须要墨糊刷。
布袋云:这忍字须当忍者。正末唱:师父道忍呵须当忍。
刘均佑云:这个银子又好。正末唱:抬去波我可是敢拿也不敢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