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牧羊关 钦定曲谱
北曲南吕宫牧羊关马致远《陈抟高卧》
我恰作上
作上
猛惊得我作平
你挥的作去作平
打的作上
又不是作上
惊的作平
尚兀自
历代作品
共81,分3页显示   2  3 下一页
石君宝 1192 - 1276 二首
关汉卿 1220 - 1300 十二首
白仁甫 1226 - 1310 二首
乔吉 1280 - 1345 一首
武汉臣 四首
范子安 一首
萧德祥 一首
纪君祥 一首
宫大用 一首
李好古 一首
尚仲贤 三首
孙仲章 二首
牧羊关 金末元初 · 石君宝
常言道街死巷不乐。
卜儿云:你只看他穿着那一套衣服。正旦唱:可显他身贫志不贫。
卜儿云:他紧靠定那棺函儿哩。正旦云:谁不道他是郑府尹的孩儿。唱:他正是倚官挟势的郎君。
卜儿云:他与人摇铃儿哩。正旦唱:他摇铃子当世当权。
卜儿云:他与人家唱挽歌儿哩。正旦唱:唱挽歌也是他一遭一运。
卜儿云:他举着神楼儿哩。正旦唱:他面前称大汉。
只待背后立高门。
送殡呵须是仵作风流种。
唱挽呵也则歌吟诗赋人虚下
牧羊关 金末元初 · 石君宝
𡄖恁那很爹爹才赸过。
呵俺这善婆婆却来这里。
嗷我能藏波你也能觅。
我则是个五岁儿精伶。
他是几年的老鬼。
我那动脚经过的何方去。
咱那举意他早先知。
我便日赴三千处。
他也坐观十万里。
纵然道肌如雪。
腕似冰。
虽是一段玉却是几样磨成。
指头是三节儿琼瑶。
指甲似十颗水晶。
稳坐的有那稳坐堪人敬。
但举动有那举动可人憎。
他兀自未揎起金衫袖。
我又早先听的玉钏鸣。
妇人每鞋袜𥚃多藏着病。
灰土儿没面情。
除底外四周围并无馀剩。
几般儿窄窄狭狭。
几般儿周周正正。
几时迤逗的独强性。
勾引的把人憎。
几时得使性气由他跐。
恶心烦自在蹬。
大人你明如镜。
清似水。
照妾身肝胆虚实。
那羹本五味俱全。
除了外百事不知。
他推道尝滋味。
吃下去便昏迷。
不是妾讼庭上胡支对。
大人也却教我平白地说甚的。
这个是金呵有甚么难镕铸。
包待制云:敢是石和打死人来。正旦唱:这个是石呵怎做的虚。
包待制云:敢是铁和打死人来。正旦唱:这个便是铁呵怎当那官法如垆。
包待制云:打这赖肉顽皮。正旦唱:非干是孩儿每赖肉顽皮。
委的衔冤负屈。
包待制云:张千。便好道杀人的偿命。欠债的还钱。把那大的小厮拿出去与他偿命。正旦唱:眼睁睁难搭救。
簇拥着下阶除。
教我两下𥚃难顾瞻。
百般的没是处。
这孩儿虽不曾亲生养。
却须是咱乳哺。
包待制云:这第二的呢。正旦唱:这一个偌大小是老婆子抬举。
包待制云:兀那小的呢。正旦打悲科唱:这一个是我的亲儿。
这两个我是他的继母。
包待制云:兀那婆子近前来。你差了也。前家儿着一个偿命。留着你亲生孩儿养活你。可不好那。正旦云:爷爷差了也。唱:不争着前家儿偿了命。
显得后尧婆忒心毒。
我若学嫉妒的桑新妇。
不羞见那贤达的鲁义姑。
相公名誉传天下。
妾身乐籍在教坊。
量妾身则是个妓女排场。
相公是当代名儒。
妾身则好去待宾客供些优唱。
妾身是临路金丝柳。
相公是架海紫金梁。
想你便意错见心错爱。
怎做的门厮敌户厮当。
不见他思量旧。倒有些两意儿投。
我见了他扑邓邓火上浇油。恰便似钩搭住鱼腮箭穿了雁口。
韩辅臣云:元来你那旧性儿不改。还弹唱哩。正旦做起拜科:唱:你怪我依旧拈音乐。则许你交错劝觥筹。
你不肯冷落了杯中物。我怎肯生疏了弦上手。
怕不晓日楼台静。
春风帘幕低。
没福的怎生消得。
这厮强赖人钱财。
莽夺人妻室。
高筑座营和寨。
斜搠面杏黄旗。
梁山泊贼相似。
与蓼儿洼争甚的。
这大夫好调理。
的是诊候的强。
这的十中九敢药病相当。
阿的是五夜其高。
六日向上。
解利呵过了时晌。
下过呵正是时光。
不用那百解通神散。
教吃这三一承气汤。
您孩儿无挨靠。
没倚仗。
深得他本人将傍。
孤云了:做意了:当日目下有身亡。
眼前是杀场。
刀剑明晃晃。
士马闹荒荒。
那其间这锦绣红妆女。
那里觅个银鞍白面郎。
张达那贼禽兽。
有甚早难近傍。
不走了麋竺麋芳。
咱西蜀家威风。
俺敢将东吴家灭相。
我直教金破震腥人胆。
土雨湔的日无光。
马蹄儿踏碎金陵府。
鞭梢儿醮乾扬子江。
板筑的商傅说。
钓鱼儿姜吕望。
这两个梦善感动历代君王。
这梦先应先知。
臣则是误打误撞。
蝴蝶迷庄子。
宋玉赴高唐。
世事云千变。
浮生梦一场。
待月帘微簌。
迎风户半开。
你看这场风月规划。
梅香云:怎生规划。正旦云:你与我接去。梅香云:怕他不来。倒教我去接他。正旦唱:就着这风送花香。
云笼月色。
梅香云:小姐为甚么着我接他去。正旦唱:你道为甚着你个丫嬛迎少俊。
我则怕似赵杲送曾哀。
梅香云:这𥚃线也似一条直路。怕他迷了道儿。正旦唱:你道方径直如线。
我道侯门深似海。
龙虎也招了儒士。
神仙也聘与秀才。
何况咱是浊骨凡胎。
一个刘向题倒西岳灵祠。
一个张生煮滚东洋大海。
却待要宴瑶池七夕会。
便银汉水两分开。
委实这乌鹊桥边女。
舍不的斗牛星畔客。
则今日一言定。
便休作两事家。
将你个撮合山慢慢酬答。
成就了燕约莺期。
收拾了心猿意马。
合欢带同心结。
连理树共根芽。
知音吕琴中曲。
好姻缘锦上花。
见一朵娇兰种。
似风前睡海棠。
好受用也鸳枕牙床。
风流尽绣褥罗衾。
可喜杀翠屏锦帐。
旦做醒科云:一觉好睡也。正末唱:睡浓时素体鲜红玉。
觉来也蕙魄散幽香。
眼濛濛如西子春娇困。
汗溶溶似太真般浴罢妆。
多管是人遭遇。
料应来天对当。
走将来冻剥剥雪上加霜。
这厮待搠断了俺风月佳期。
掀腾了花烛洞房。
卜儿云:李玉壶。你是个读书的人。好不聪明。你也知法度。你要娶俺女孩儿。你姓李。俺也姓李。同姓不可成亲。你晓的么。李婉儿为甚复落娼。皆因为李府尹的儿子也姓李的缘故。现放着断下一首南柯子词。便是个大證见。正末唱:你又不是判宰府的南柯子。
这的是玉壶生小词章。
谁想花柳亭鸣珂巷。
撞着你个嘴巴巴狠切的娘。
草刷儿向墙头挑。
醉八仙壁上描。
盖造的潇洒清标。
写着道酒胜西湖。
店欺着东阁。
带云:看你这村野去处。有什么整齐的。唱:止不过瓦钵内斟村酿。
那𥚃有金盏内泛羊羔。
你待写着大样儿留人醉。
我道不饮呵可便从他来酒价高。
他那𥚃才言罢。
諕的我魂暗消。
离城中则半载其高。
可怎么白日神嚎。
到黄昏鬼闹。
我半生多正直。
怎见这蹊跷。
只今的离村疃犹然早。
云:张千。将马来。张千云:理会的。正末唱:我和你到皇都赴晚朝。
你刬的席上歌金缕。
樽前捧玉瓯。
这其间可不是炊黄粱锅内才熟。
你则含早辞了白头爷娘。
割舍了青春配偶。
带云:陈季卿。你此时不去。还待怎的。唱:则你个不聪明愚浊汉。
枉教做疾省悟俊儒流。
不争你恋斑衣学老莱舞。
怎发付这舣乌江亭长舟。
恰便似醉汉当街上睡。
死狗儿般门外停。
云:嫂嫂。则怕天明了。待我背他出去做背科唱:我背则背手似捞铃。
怎么的口边头拔了七八根家狗毛。
脸儿上拿了三四个狗蝇。
这厮死时节定触犯了刀砧杀。
醉时节敢透入在喂猪坑。
既不沙怎闻不的十分臭。
当不的他一阵腥。
这孩儿未生时绝了亲戚。
怀着时灭了祖宗。
便长成人也则是少吉多凶。
他父亲斩首在云阳。
他娘呵囚在禁中。
那𥚃是有血腥的白衣相。
则是个无恩念的黑头虫。
程婴云:赵氏一家。全靠着这小舍人。要他报雠哩。正末唱:你道他是个报父母的真男子。
我道来则是个妨爷娘的小业种。
想当日那东都门逢萌冠不挂。
第五伦云:贤士何不学那朱云折槛。正末唱:长朝殿朱云槛不折。
第五伦云:灵辄一饭必酬。真乃壮士也。正末唱:桑树下食椹子噎杀灵辄。
第五伦云:孙叔敖举于海滨。位至上卿。正末唱:沧海上孙叔敖乾受苦十年。
第五伦云:管夷吾霸诸侯。一匡天下。正末唱:囹圄内管夷吾枉饿做两截。
第五伦云:贤士。你只学那张子房功成之后。弃职归山也不迟哩。正末唱:赤松岭张子房迷了归路。
第五伦云:岂不见范蠡霸越。泛舟五湖。正末唱:洞庭湖范蠡烂了桩橛。
第五伦云:那殷伯夷采薇甘饿首阳。他自有故。正末唱:首阳山殷伯夷撑的肥胖。
第五伦云:那楚屈原终日独醒。投江而死。何足道哉。正末唱:汨罗江楚三闾醉的来乱跌。
猛地𥚃难回避。
可教人怎离摘。
则见他叉手前来。
多管是迷了路的行人。
多管是失了船的过客。
张生云:道姑。敢问这搭儿是何处也。仙姑唱:比及你来相问。
先对俺说明白。
张生云:我到此只为那可意人儿。不知在那𥚃。仙姑唱:且将个采芝女权休怪。
只问那可意人安在哉。
分明见刘沛公濯双足。
觑当阳君没半星。
直气的咱不邓邓按不住雷霆。
眼睁睁慢打回合。
气扑扑重添呓挣。
不由咱不怒从心上起。
恶向胆边生。
却不道见客如为客。
轻人还自轻。
这些淹潜病。都是俺业上遭。
也是俺杀人多一还一报折倒的黄甘甘的容颜。白丝丝地鬓脚。
展不开猿猱臂。撑不起虎狼腰。
好羞见程咬金知心友。尉迟恭老故交。
当日我和胡敬德两个初相见。
正在美良川厮撞着。
咱两个比并一个好弱低高。
他滴溜着虎眼鞭颩。
我吉丁地着劈楞锏架却。
我得空便也难相从。
我见破绽也怎担饶。
我不付能卒卒地两锏才颩去。
他搜搜地三鞭却还报了。
这的是行恶的供成招伏。
府尹云:这一宗呢。正末唱:这是打家贼责下口词。
府尹云:这是甚么文卷。正末唱:这的是远仓粮犹未关支。
府尹云:这一纸呢。正末唱:这的是再修理道路桥梁。
府尹云:桥梁道路。库狱仓廒。都是合管的。便该修理去。又这一宗文卷呢。正末唱:这的是重盖下仓廒库司。
府尹云:这一宗呢。正末唱:这的是亲兄弟争田土。
府尹云:这个呢。正末唱:这的是亲女婿赖了家私。
府尹云:这一宗呢。正末唱:这的是相斗争商和状。
府尹云:这宗可是甚么文书。正末唱:大人这的是打杀人也未检尸。
我跟前休胡讳。
那其间必受私。
既不沙怎无个放舍悲慈。
常言道饱食伤心。
忠言逆耳。
且休说受苞苴是穷民血。
便那请俸禄也是瘦民脂。
咱则合分解民冤枉。
怎下的将平人去刀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