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尧民歌 元人小令格律
北曲中吕宫尧民歌张养浩
早子
案:此曲与《十二月》相连作带过曲,无独用者。带过曲可带二调,但只算一首。“烟霭朦胧淡春天”、“野老田间话丰年”两句亦可平起,如王实甫前云:“不销魂怎地不销魂。”后云:“断肠人忆断肠人。

《元人小令格律》录入:折殿川

钦定曲谱
北曲中吕宫尧民歌与正宫出入。同前
更有作上作上
兀良只是作平绿作去
香馥馥
红灼灼作上
作平作平
作去
作上
「杏」字无去声。
历代作品
共45,分2页显示   2 下一页
石君宝 1192 - 1276 三首
关汉卿 1220 - 1300 四首
白仁甫 1226 - 1310 一首
杨梓 一首
张养浩 1270 - 1329 一首
金仁杰 一首
吴昌龄 一首
李致远 一首
孔文卿 一首
佚名 九首
无名氏 一首
范子安 一首
萧德祥 一首
武汉臣 一首
王伯成 一首
马致远 二首
郑廷玉 一首
尧民歌 金末元初 · 石君宝
你本是郑元和也上酷寒亭。
俺娘那茅茨火熬煎杀纸汤瓶。
捉的那锦鸳鸯苦死欲挦翎。
打的那比目鱼切鲙尚嫌腥。
他便天生。
天生爱钞精。
末云:别人家不似这般利害那。正旦唱:争甚虔婆每一个个传槽病。
尧民歌 金末元初 · 石君宝
桑园𥚃只待强逼做欢娱。
諕的我手儿脚儿滴羞蹀躞战笃速。
他便相偎相抱扯衣服。
一来一往当拦住。
当也波初。
则道是峨冠士大夫。
原来是个不晓事的乔男女。
尧民歌 金末元初 · 石君宝
你则是风流不在着衣多。
你这般浪子何须自开阿。
𠿨这厮白日街上打呆歌。
却怎生到晚人前逞偻儸。
哎哥哥。
你明日吃甚末。
兀自忍不到那十分饿。
呀。着那厮得便宜。
翻做了落便宜着那厮满船空载月明归。你休得便乞留乞良搥跌自伤悲。
你看我淡妆不用画蛾眉。今也波日。
我亲身到那𥚃。看那厮有备应无备。
丽春园则说一个俏苏卿。
明知道不能勾嫁双生。
向金山壁上去留名。
画船儿赶到豫章城。
撇甚么清。
投至得你秀才每忒寡情。
先接了冯魁定。
索甚么恩绝义断写休书。李四云:鲁斋郎知道。他不怪我。正末唱:鲁斋郎也不是我护身符。
李四云:俺姐姐不知在那𥚃。正末唱:他两行红袖醉相扶。美女终须累其夫。
嗟吁。嗟吁。
教咱何处居。则不如趁早归山去。
见那厮手慌脚乱紧收拾。
被我先藏在香罗袖儿里。
是好哥剌和我做头敌。
咱两个官司有商议。
休题。
休题。
哥哥撇下的手帕是阿谁的。
呀。只怕簪折瓶坠写休书。
尚书云:孩儿。旧话休题。正旦唱:他那𥚃做小伏低劝芳醑。将一杯满饮醉模糊。
裴舍云:小姐。须索欢喜咱。正旦唱:有甚心情笑欢娱。踌也波蹰。
贼儿胆底虚。又怕似赶我归家去。
嗨。不想乞答的顿开金锁走蛟龙。
我若得手呵敢教你浑身血染战袍红。你和俺主人公敢一般消洒月明中。
七魄三魂杳无踪。如同。
潇潇落叶风。量你成何用。
人家浑似武陵源。
烟霭朦胧淡春天。
游人马上袅金鞭。
野老田间话丰年。
山川。
都来杖屦边。
早子称了闲居愿。
我从来将相出寒门。
驾云了:咱王是一朝天子一朝臣。
驾云了:息怒波豁达大度圣明君。
净云了:噤声波低头切肉大将军。
净云了:休卖弄花唇。
你不曾把鎗刀剑戟抡。
我只见你杀狗处抨刀刃。
好笑你端明学士忒朦胧。全不想酒阑人散夜将终。
怎还许花间四友得从容。东坡也不须埋怨我大夫松。
这的是禅宗。禅宗。
都归一个空。只有那伊蒲供松神赶四友下
则被那浪包娄出首不须猜。
李逵云:官府怎么就信了他。正末唱:则这匾金环早做了我犯由牌。
李逵云:那小妇好狠也。正末唱:为受了些碜可可湿肉伴乾柴。
李逵云:不想今日遇着兄弟。还有性命也。正末唱:恰便似九重天飞下纸赦书来。
好教我伤也波怀。
都是命合该。
到今朝才跳出这连环寨。
你好坐儿不觉立儿饥。这的是两头白面做来的。
我重吃了两个莫惊疑。你屈坏了三人待推谁。
普天下明知。明知。
其中造化机。百姓每恰似酸馅一般都一肚皮衠包着气。
怎知俺伯娘呵他是个不冠不带泼无徒。
才说起刘家安住便早嘴卢都。
他把俺合同文字赚来无。
尽场儿揣与俺个闷葫芦。
似这冤也波屈。
教俺那𥚃诉。
只落得自吞声暗啼哭。
小储君倒也安安稳稳守着妆盒做护身符。
则是我陈琳兢兢战战抱着个天大闷葫芦。
那刘太后嗔嗔忿忿这等左来右去忒粗疏。
急的俺忐忐忑忑把花言巧语谩支吾。
当初当也波初。
俺也𢬵的厮挺触带云:则被刘太后呵。唱:
险揭开妆盒觑。
呀。恰便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谁想俺锦鸳鸯翻做了浪中鸥。只落得十分人带九分愁。
云:我想贺姐姐原与小生恩爱深厚。今日又嫁了高将军。唱:正是一家儿女百家求。休也波休。
也是官差不自由。泪揾湿春衫袖。
呀。
他是个好人家平白地指着奸夫。
外郎云:我好歹要这桩事断的明白。正末唱:哎。
你一个水晶塔官人忒胡突。
便待要罗织就这文书。
全不问实和虚。
外郎云:你快与我招了者。正末唱:则管你招也波伏。
外郎呵自窨付。
兀良可是他做来也那不曾做。
你道是儒人今世不如人。只合齑盐岁月自甘贫。
直等待凤凰池上听丝纶。宫袍赐出绿罗新。
青也波云。男儿一致身。
父亲呵。那些时你可便休来认。
与人家耕种洛阳田。
早难道笙歌引入画堂前。
趁一村桑梓一村田。
早难道玉楼人醉杏花天。
牵也波牵。
牵牛执着鞭。
杖敲落桃花片。
呀。
我见他曲躬躬双手捧金杯。
喜孜孜一团儿和气蔼庭闱。
不由我不立钦钦奉命谨依随。
𢬵的个醉醺醺满饮不辞推。
我今日须也波知周瑜你好没见识。
怎不的观时势。
你道是若拿住活剁做两三截。
庞涓云:哥哥。旧话休题。正末唱:今日个马陵道上把大冤雪。
我剑锋亲把树皮揭。
写着道今夜𥚃此处斩豪杰。
伤也波嗟。
我和你从今便永诀。
带云:庞涓。您要不死呵。唱:则除是半空中飞下滴溜溜一纸郊天赦。
哥哥你养侍白头娘我在死囚牢。
常言道舌是斩身刀。
当年祸福不相交。
今日官门有苦落。
哥哥休焦。
把这个躯好观着。
是必休教俺残疾娘知道。
更有紫藤花青竹笋蕨芽肥。
兀良只是黄芦岸白蘋渡绿杨堤。
香馥馥几株梅树傍疏篱。
红灼灼数枝桃杏出柴扉。
云笛云笛。
闲拈月下吹。
不羡浮名利。
这一个是双丫髻常吃的醉颜酡。
陈季卿云:是汉钟离大仙。做拜科云:敢问师父姓甚名谁。正末云:呆汉。俺不说来。唱:则俺曾梦黄粱一晌滚汤锅。
觉来时蚤五十载闇消磨。
陈季卿云:师父已曾说过。弟子真个忒愚迷。做拜科云:今日可也拜的着哩。正末唱:才知道吕纯阳是俺正非他。
云:呆汉。只怕你也做梦哩。陈季卿云:弟子如今委实省悟。不是做梦了也。正末哩:你自去评跋评也波跋。
休教咱冷笑呵。
只要你觑的那名利场做些娘大。
就官厅上拖出那狗皮儿。
这是俺嫂嫂暗把计谋施。
劝哥哥放开怀抱莫嗟咨。
那王婆须是俺的正名师。
相公阿你恩也波慈。
从来不受私。
早分解了这跷蹊事。
俺可甚洛阳花酒一时来。
也做场蒺莉沙上野花开。
不能勾误随流水泛天台。
则有分今宵无梦到阳台。
哀哉。
多应命𥚃该带云:我怕怎么。唱:
便撞见何妨碍。
也不宜幞头象笏。玉带金鱼。
金貂绣袄。真紫朝服。
臣再洪饮天之美禄。倘或间少下青凫。
也强如凤城春色典琴沽。白马红缨富之馀。
披一襟瑞霭出天衢。携两袖天香下蓬壶。
须臾。须臾。
行过长安市上去。便是臣衣锦还乡去。
呀呀的飞过蓼花汀。
孤雁儿不离了凤凰城。
画檐间铁马响丁丁。
宝殿中御榻冷清清。
寒也波更。
萧萧落叶声。
烛暗长门静。
做了场蒺藜沙上野花开。
范仲淹云:指望你金榜标名。正末唱:但占着龙虎榜谁思量这远乡牌。
那𥚃是扬州车马五侯宅。
今日个洛阳花酒一齐来。
哀也波哉。
西风动客怀。
空着我流落在天涯外。
呀。那𥚃也脱空神语浪舌佛。
我倒做了个庄子先生鼓盆歌。师父也不争你升天去后我如何。
云:罢罢罢。要我性命做甚么。唱:我则索割舍了残生撞松科。撞松科布袋上云:刘均佐。你省了也么。正末云:师父。您徒弟省了也。布袋云:徒弟。你今日正果已成。才信了也呵。正末唱:说的是真也波哥。
皆因忍字多。云:师父。你再一会儿不来呵。唱:这坨儿连印有三十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