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十二月 元人小令格律
北曲中吕宫十二月张养浩
平或上
三四株,可押平或上声韵
一两处
隐隐的
却原来是
案:此曲又入正宫,与《尧民歌》合为带过曲,无独用者。通体皆四字句。“烟”字亦可上叶,如无名氏云:“自别后遥山隐隐,更那堪远水粼粼。”又云:“一个青鸦鸦门栽五柳,一个虚飘飘海内云游。”又云:“静巉巉烟霞岭北,响潺潺涧水桥西。”皆是。“溪边杏桃”四字,“边”字可仄,“桃”字可叶,如无名氏作此调三四句云:“一扇儿双渐小卿,一扇儿君瑞莺莺。”可证。“桃”字又可上叶,如养浩他作云:“对着这烟波绿惨,霜叶红酣。”“守着这良田数顷,看一会雨种烟耕。”王实甫云:“见杨柳飞绵滚滚,对桃花醉脸醺醺。”皆是。“弦”字亦可仄叶,如无名氏云:“怀儿抱定,短命无成。”

《元人小令格律》录入:折殿川

钦定曲谱
北曲中吕宫十二月与正宫出入。无名氏
作上
西
作上作去
作上
历代作品
共45,分2页显示   2 下一页
石君宝 1192 - 1276 三首
关汉卿 1220 - 1300 四首
白仁甫 1226 - 1310 一首
杨梓 一首
张养浩 1270 - 1329 一首
金仁杰 一首
吴昌龄 一首
李致远 一首
孔文卿 一首
佚名 九首
无名氏 一首
范子安 一首
萧德祥 一首
武汉臣 一首
高文秀 一首
郑廷玉 一首
郑德辉 二首
十二月 金末元初 · 石君宝
遍乾坤冬寒暮景。寰宇内糁玉筛琼。
长街上阴风凛冽。头直上冷气严凝。
带云:好凄凉人也。唱:又不曾亏负了萧娘的性命。虽同姓你又不同名。
十二月 金末元初 · 石君宝
兀的是谁家一个匹夫。畅好是胆大心粗。
眼脑儿涎涎邓邓。手脚儿扯扯也那捽捽。
秋胡云:你飞也飞不出这桑园门去。正旦唱:是他便拦住我还家去路。我则索大叫波高呼。
十二月 金末元初 · 石君宝
带云:不争这厮提起那打毬诈柳。写字吟诗。弹琴擘阮。攧竹分茶。教我兜地皮痛。乍地心酸。伯伯阿教我越思量俺俺完颜小哥。他端的所为儿有谁过。
岂止这模样儿俊俏。则那些举止儿忒谦和。
哎不色你把阿那忽那身子儿㥮撮。你卖弄你且休波。
你道他是花花太岁。要强逼的我步步相随。
我呵怕甚么天翻地覆。就顺着他雨约云期。
这桩事你只睁眼儿觑者。看怎生的发付他赖骨顽皮。
想那厮着人赞称。天生的济楚才能。
只除了心不志诚。诸馀的所事儿聪明。
本分的从来老成。聪俊的到底杂情。
休把我衣服扯住。
情知咱冰炭不同垆。
李四云:姐夫。这桑麻地土。宝贝珍珠。怎生割舍的。正末唱:管甚么桑麻地土。
更问甚宝贝珍珠。
李四云:姐夫。把我浑家与你罢。正末唱:呸。
不识羞閒言长语。
他须是你儿女妻夫。
直到个天昏地黑。不肯更换衣袂。
把兔胡解开。扭扣相离。
把袄子疏剌剌松开上拆。将手帕撇漾在田地。
这是你自来的媳妇。今日参拜公姑。
索甚擎壶执盏。又怕是定计铺谋。
猛见了玉簪银瓶。不由我不想起当初。
把这荝镮放憁。我早则见你也那英雄。
赵云:左右与我拿过来者。正末唱:则教我急难措手。好教我忿气填胸。
闹炒炒地一行部从。围住我在狼虎丛中。
清明禁烟。雨过郊原。
三四株溪边杏桃。一两处墙里秋千。
隐隐的如闻管弦。却原来是流水溅溅。
伊尹曾耕于有莘。子牙曾守定丝纶。
傅说在岩前板大。夫子在陈蔡清贫。
等净云了:你休笑这做元帅的原是庶人。道丞相也是个黎民。
你这𥚃齐臻臻前遮后拥。美甘甘笑口欢容。
只待要静巉巉幕天席地。笑吟吟倚翠偎红。
怎知道被禅师神挑鬼弄。做一场捕影拿风。
这一场天来大利害。则为那匾金环惹祸招灾。
李逵云:哥哥。你既在牢𥚃。怎能勾出来。正末唱:这都是刘唐打开了牢狱。史进救了我尸骸。
今日得遇你个英雄剑客。恰便似鬼使神差。
笑你个朝中宰职。只管里懊恼阇梨。
我这里明明取出。他那里暗暗掂提。
不是疯和尚直恁为嘴。也强如干吃了堂食。
可怜我时乖命苦。只在张秉彝家暂寓权居。
生受了些风餐水宿。巴的到祖贯乡闾。
我只道认着了伯娘伯父。便欢然复旧如初。
恰转过雕阑数曲。行不到百步其馀。
俺陈琳便有张良般伎俩。怎当那刘太后有吕氏般机谋。
可搭的把咽喉来当住。諕得咱魂魄全无。
则为我攀花折柳。致令的有国难投。
止望待天长地久。谁承望雨歇云收。
他为我胭憔粉瘦。我为他绿惨红愁。
俺嫂嫂与员外从小𥚃媳妇。他可便掌把着门闾。
你道他将亲来所图。你道他抵盗那财物。
这公事凭谁做主。都是他二嫂妆诬。
父亲呵。
你既然恁般发狠。
怎教我不要半语支分。
这秀才书读万卷。
有一日笔扫千军。
他须是黄阁宰臣。
休猜做白屋穷民。
你道我生涯下贱。活计萧然。
这须是衣食所逼。名利相牵。
你道我唱货郎儿辱没杀你祖先。怎比的你做财主官员。
看了他形容动履。端的是虎将神威。
想我那甘宁凌统。比将来似鼠如狸。
可知道刘玄德重兴汉室。却元来有这班儿文武扶持。
他那𥚃自推自跌。从今后义断恩绝。
庞涓云:哥哥。咱和你是同心共胆的好朋友。饶过我者。正末唱:你道是同心共胆。还待要骗口张舌。
我只问你三回两歇。怎送的我二足双瘸。
便怕甚担烦受恼。判了个无处归着。
俺哥哥从来软弱。几曾见犯法违条。
惜不得家亲年老。好教我苦痛哮咷。
静巉巉烟霞岭北,响潺潺涧水桥西。
光灿灿银河倒写,高耸耸碧玉盘堆。
满山树幽微景致。
锦模糊一带屏围。
这一个倒骑驴疾如下坡。
陈季卿云:元来是张果大仙。做拜科:正末指徐科唱:这一个吹铁笛韵美声和。
陈季卿云:是徐神翁大仙。做拜科:正末指何科唱:这一个貌娉婷笊篱手把。
陈季卿云:是何仙姑大仙。做拜科:正末指李科唱:这一个。
蓬松铁柺横拖。
陈季卿云:是李铁柺大仙。做拜科:正末指韩科唱:这一个篮关前将文公度脱。
陈季卿云:是韩湘子大仙。做拜科:正末指蓝科唱:这一个绿罗衫拍板高歌。
这公事非同造次。望相公台鉴寻思。
俺哥哥花枝般媳妇。掌着那铜斗家资。
这便是情由终始。有甚的过犯公私。
諕得他无颜落色。惊的他手脚难抬。
姨姨也那𥚃是先忧后喜。再没些苦尽甘来。
旦云:玉壶生。你怎是好。那虔婆来了也。正末唱:那𥚃怕逻惹着囊揣的这秀才。兀良我则怕生諕杀软弱的裙钗。
因此上装一个送饭的沾亲带友。那一个管牢的便不乱扯胡揪。
他见了咱拿着的是饭羹羊肉。就待要一气儿呷上两盏三瓯。
他怎知道下的有砒霜巴豆。但吃着早麻撒撒害得个魄丧魂丢。
师父你疾来救我。这公事怎好收撮。
我想这光阴似水。日月如梭。
每日家不曾道是口合。我可便剩念了些弥陀。
元来是一枕南柯梦𥚃。和二三子文翰相知。
他访四科习五常典礼。通六艺有七步才识。
凭八韵赋纵横大笔。九天上得遂风雷。
几时得似宾鸿北归。倒做了乌鹊南飞。
仰羡那投林倦鸟。堪恨那舞瓮醯鸡。
方信道垂云的鶤鹏羽翼。那籓篱下燕鹊争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