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红绣鞋 元人小令格律
北曲中吕宫红绣鞋冯子振
案:此曲又名《朱履曲》。末句《中原音韵》谓须仄平平去上,但周氏所自举可久“功名不挂口”之“功”字,即非仄声。可知第一字平仄可以不拘,馀则须依之。又起两句及四五两句须对,元人所作无不皆然。元人又多以四五两句为五字对,可久且以此二句与末句相配成对,如云:“老梅盘鹤膝,新柳舞蛮腰,嫩茶舒凤爪。”可见四五两句,以五字为正格。“冷”字元人亦多有不叶者,盖两式均可。“玉龙嘶断”四字,又可作仄仄平平,如卢挚云:“鹤唳松云雨催诗。”乔吉云:“佯整金钗暗窥人。”张可久云:“眼底殷勤座间诗。”皆是。此调除独用外,又与《醉高歌》为带过曲。

《元人小令格律》录入:折殿川

钦定曲谱
北曲中吕宫红绣鞋即〔朱履曲〕,与正宫出入。徐甜斋(小令)
作上作上作平作上
作去
作上
历代作品
共40,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石君宝 1192 - 1276 一首
关汉卿 1220 - 1300 六首
冯子振 1257 - 1314 一首
王实甫 1260 - 1336 一首
杨梓 二首
张可久 1270 - 1348 三首
贯云石 1286 - 1324 一首
狄君厚 一首
佚名 五首
郑廷玉 一首
郑德辉 一首
石子章 一首
王仲文 一首
曾瑞卿 一首
马致远 二首
宫大用 一首
吴昌龄 一首
徐甜斋 一首
红绣鞋 金末元初 · 石君宝
我则想别后云行地末。呵叹人生会少离多。
卜云住:呵兀的是俺那心爱的庞儿旧哥哥。自从这人北渡。
浑一似梦南柯。伯伯间别来安乐末。
则见他无发付氲氲恶气。急节𥚃不能勾步步相随。
我那五言诗作上天梯。首榜上标了名姓。
当殿下脱了白衣。今夜管洞房中抓了面皮。
正堂𥚃夫人寝睡。
小官在书房中依旧孤悽。
遮莫待尽世儿不能勾到他这罗帏。
人都道刘家女被温峤娶为妻。
落得个虚名儿则是美。
怕不待打迭起千忧百虑。怎支吾这短叹长吁。
徕儿云:俺母亲怎生不见来了。正末唱:他可便一上青山化血躯。将金郎眉甲按。
把玉姐手梢扶。兀的不痛杀人也儿共女。
他两个眉来眼去。不由我不暗暗踌蹰。
似这般哑谜儿教咱怎猜做。那一个心犹豫。
那一个口支吾。莫不你两个有些儿曾面熟。
莫不是郊外去逢着甚邪祟。又不疯又不呆痴。
面没罗呆答孩死堆灰。这烦恼在谁身上。
莫不在我根底。打听得些闲是非。
九尺躯阴云里惹大。三缕髯把玉带垂过。
正是俺荆州里的二哥哥。咱是阴鬼。
怎敢陷他。諕的我向阴云中无处躲。
东里先生酒兴。
南州高士文声。
玉龙嘶断彩鸾鸣。
水空秋月冷,山小暮天青。
苏公堤上景。
金彩凤玲珑翡翠。绣蟠龙璎珞珠玑。
他怎生下工夫达着俺那大人机。则俺那仁慈的明圣主。
掌一统锦华夷。可则是平安了十万里。
不索你个军师生受。众跪介:尉:请起来唐十宰文武公侯。
恁只待要这搭儿折杀了尉迟休。众公卿休将我来耻笑。
怎么将恩义变为仇。那日若无军师。
与列位大人呵。可著我险些儿难措手。
拂掉了尘埃满面。喜的咱夫妇团圆。
在家时孩儿每行受了些熬煎。虽然咱有些俸禄。
有些公田。想着这穷家私难过遣。
绝顶峰攒雪剑,悬崖挂冰帘。
倚树哀猿弄山尖,血华啼杜宇,阴洞吼飞廉。
比人心,山未险。
无是无非心事,不寒不暖花时,妆点西湖似西施。
控青丝玉面马,歌金缕粉团儿,信人生行乐耳!
绿树当门酒肆,红妆映水鬟儿。
眼底殷勤座间诗。
尘埃三五字,杨柳万千丝,记年时曾到此。
挨着靠着云窗同坐,看着笑着月枕双歌,听着数着愁着怕着早四更过。
四更过,情未足;
情未足,夜如梭。
天哪,更闰一更儿妨甚么!
受了他五七日心惊胆怕。不似这两三程行得人力尽身乏。
云了:望见兀那野烟起处有人家带云:太子共我绝粮三日。我每日割着身上肉。推做山林内拾得野物肉。与太子觉饿。他有一日为君呵。。至如我心亏负我。
我须是割股劝着他。太子云了:到山中了深山里绝饿杀。
他他他可也为甚么全没那半点儿牵肠割肚。全没那半声儿短叹长吁。
莫不您叔嫂妯娌不和睦。云:伯娘。俺伯伯那𥚃去了。搽旦云:甚么伯伯。我不知道。正末唱:伯伯可又无踪影。
伯娘那𥚃紧支吾。可教我那搭儿葬俺父母。
兀的不龙欺于鱼鳖虾蟹。虎伏于狐兔狼豺。
这小厮今年有些血光灾。我鞭打碎他天灵盖。
鎗搠透他三思台。你更怕我敢慈悲生患害。
往常时无我处不喜欢说话。
今日个见我来低着头无语嗟呀有甚的机密事孟良也合知么。
杨景做与岳胜打耳喑科云:他那𥚃知道。正末唱:一个将眼角觑。
一个将脚尖蹋。
好着我半合儿傒倖杀。
恰才那粗棍子浑如臂大。他将俺打一下直似钩搭。
你是个鬼魂儿倒捉弄俺老人家。魂子云:老的也。你与我再过去那。正末唱:不是俺怕将他这门桯蓦。
也不是俺懒将他这地皮蹅。魂子云:老的也。你不过去。谁与我做主咱。正末唱:盆儿也俺可便待今番吃了三顿打。
我见他黄甘甘容颜憔悴。更那堪骨体尪羸。
只你这秀才每花酒病最难医。张道南云:我这疾病。只有添没有减的日子。嬷嬷唱:一会家觉精细。
一会家又觉昏迷。害的你病恹恹无些个气力。
祷祝了千言万语。天阿则愿的小冤家百病消除。
儿也便使的我片瓦根椽一文无。但存留的孩儿在。
就是我护身符。又何必满堂金才是福。
去时节杨柳西风秋日。如今又过了梨花暮雨寒食。
梅香云:姐姐。你可曾卜一卦么。正旦唱:则兀那龟儿卦无定准枉央及。喜蛛儿难凭信。
灵鹊儿不诚实。灯花儿何太喜。
我恰才搭伏定芙蓉懒架。恰合眼梦见他家。
觉来也依旧隔天涯。早是我心绪又乱。
更那堪客人侵杂。道甚么相公在门首前方下马。
他叔嫂从来和睦。令史云:你这婆子替儿嫌妇那。正旦唱:俺姑媳又没甚伤触。
令史云:一定是这小厮发意生情。杀了他嫂嫂也。正旦唱:若说他发意生情半星也无。带云:大人呵。唱:您揣明镜悬秋月。
照肝胆察实虚。与俺那平人每好生做主。
俺年纪小未曾招嫁。包待制云:你在那𥚃住坐。正旦唱:从小𥚃长在京华包待制云:你家做甚营生买卖。正旦唱:
祖辈儿卖脂粉作生涯。包待制云:你有兄弟也无。正旦唱:叹只身无兄弟。
包待制云:你有父亲么。正旦唱:更老亲早亡化。包待制云:你是何门户。正旦云:本是个守农庄百姓家。
我自撇下酒色财气。谁曾离茶药琴棋。
旦云:你在这𥚃。做甚么营生。正末唱:听杜鹃一声声叫道不如归。旦云:你莫不游阆苑瑶池来。正末唱:也不曾游阆苑。
又不曾赴瑶池。旦云:你可在那𥚃。正末唱:止不过在终南山色𥚃。
本待看金色清凉境界。霎时间都做了黄公水墨楼台。
多管是角木蛟当直圣亲差。把黄河移得至。
和东海取将来。抵多少长江风送客。
我若是为宰为卿为相。带云:元伯也。唱:我与你立石人石虎石羊。
撇下个九岁子四旬妻八十娘。另巍巍分一宅小院。
高耸耸盖一座萱堂。我情愿奉晨昏亲侍养。
你守得个映雪的孙康苦志。
你逼得个袁安在雪内横尸。
赚得个王子猷。
山阴雪夜上船时。
雪神云:也只为老夫忒慈善些儿。正旦唱:你道你便忒性慢。
忒心慈。
你则问那蓝关前韩退之。
一榻白云竹径。
半窗明月松声。
红尘无处是蓬瀛。
青猿藏火枣,黑虎听黄庭。
山人参幽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