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繁畤义兴镇酒家韩氏子畜一鸡以善斗雄其乡一日敌家以药饲鸡使不知痛求与韩鸡对韩鸡斗久果被伤口下颔不收垂死矣一卖药道人过其门曰我能活此韩欣然使疗之里中诸儿随看者一二十辈皆使向壁立道人以鸡置笼中探手良久若摩拊然者已而取瓢水噀之置瓢笼上即出门儿曹怪其久不还窃视之鸡喙已复生矣道人布袍草冠腋下悬青囊落魄嗜酒夜宿寺阁上韩氏子与里中人奔走求之并所卧草荐不在矣是时明昌七年仲规弟为此镇酒官予亦在焉作仙鸡诗以记之
老雄健斗夸擅场,韩郎抱归神色扬。
岂知黠儿出徼倖,毒手一发不得妨。
毳毛散洒尚可养,利嘴一哆何由张。
青囊道人何许来,自言救药吾有方。
垂髯噀水濯残血,半喙随手生新黄。
筠笼半开闻腷膊,草冠已往徒惊忙。
神仙世有宁虚荒,惜哉诡激不可量。
世人鸷勇天且劓,况于物也资强梁。
敷荣枯蘖变金石,未若与世针膏肓。
何须变化示狡狯,知君办作淮南王。
蓬莱东望云茫茫,爱而不见心为狂。
刀圭不愿换凡骨,且欲共醉无何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