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回中牡丹为雨所败二首 其二(唐·李商隐)
  七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浪笑榴花不及春,先期零落更愁人。玉盘迸泪伤心数,锦瑟惊弦破梦频。

万里重阴非旧圃,一年生意属流尘。前溪舞罢君回顾,并觉今朝粉态新。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义门读书记》
详味二篇(指同题二首)领句,似皆有所思而托物起兴者,其或亦为甘露罹祸者而发耶?
《李义山诗解》
隋扎绍安《应制咏石榴》诗有“只为来朝晚,开花不及春”之句,义山借用作翻,言此牡丹先春零落,较开不及春之榴花更为愁人。“玉盘迸泪”,花含雨也,故见之者伤心;“锦瑟惊弦”,雨著花也,故闻之者破梦。“非旧圃”,照应回中;“属流尘”,照应雨败。结言牡丹自是国色,虽飘零之候,粉态犹足动人,此文家“黄龙摆尾”法也。
《李义山诗集笺注》
姚培谦曰:大抵世间遇合,不及春者,未必遂可悲,及春者,未必遂可喜。玉盘迸泪,点点伤心,花之遇雨也;锦瑟惊弦,声声破梦,雨之败花也。从此万里重阴,顿非旧圃,一年生意,总属流尘。唯是前溪舞处,花片浮来,犹尚分其光泽耳。才人之不得志于时者,何以异此!
《重订李义山诗集笺注》
程梦星曰:此二首乃叹长安故妓流落回中者,牡丹特借喻耳。
《唐体馀编》
工于衬贴。
《玉溪生诗集笺注》
借牡丹写照也。玩其制题,则知以泾原之故而为人所斥矣。或是艳情之作,未可定。王鸣盛曰:悲凉婉转,无限愁酸。
《玉溪生诗说》
纯乎唱叹,何处着一呆笔?芥舟评曰:二首不失气格,兼多神致。
《玉溪生年谱会笺》
通首皆婉恨语,凄然不忍卒读,必非艳情。
《玉溪诗笺举例》
假物寓慨,隐而能显,是徐熙、惠崇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