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
词牌列表
齐天乐 钦谱
齐天乐 周密《天基节乐次》:“乐奏夹钟宫,第一盏,觱篥起《圣寿齐天乐慢》。”姜夔词注“黄钟宫“,俗名正宫。周邦彦词有“绿芜彫尽台城路”句,名《台城路》。沈端节词名《五福降中天》。张辑词有“如此江山”句,名《如此江山》。

齐天乐 双调一百二字,前段十句五仄韵,后段十一句五仄韵 周邦彦

  绿芜彫尽台城路 殊乡又逢秋晚 暮雨生寒 鸣蛩劝织 深阁时闻裁剪 云窗静掩 叹重拂罗裀 
  中平中仄平平仄平中仄平中仄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仄中仄平平

顿疏花簟 尚有綀囊 露萤清夜照书卷 
中平平仄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仄平仄

  荆江留滞最久 故人相望处 离思何限 渭水西风 长安乱叶 空忆诗情宛转 凭高望远 正玉液新篘 
  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仄仄中中平仄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仄中中平平

蟹螯初荐 醉倒山翁 但愁斜照敛 
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仄平平仄仄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周词别首及吴词、姜词体,宋人亦间为之,若方词、陆词、吕词之添字,又摊破句法,皆变格也。 按张炎词前段第三句“东壁图书”,“东”字平声。方岳词第四句“半江烟色”,“半”字仄声,“烟”字平声。周密词第五句“漠漠冻云迷道”,上“漠”字、“冻”字俱仄声;吴文英词“西北城高几许”,“几”字仄声。张词第六句“瀑泉喷薄”,“瀑”字仄声,“喷”字平声。高观国词第七句“正玉管吹凉”,“玉”字仄声。吴词第八句“虹河平溯”,“虹”字平声。方词第九、十句“天岂无情,离骚点点送归客”,“天”字、“离”字俱平声。周词后段第一句“此生此夜此景”,上“此”字仄声;史达祖词“人间公道惟此”,“惟”字平声。周词第四、五句“枝冷频移,叶疏犹抱”,“枝”字平声,“叶”字仄声,“犹”字平声。滕宾词第七句“渭川云树”,“渭”字仄声,“云”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所采诸词。 方千里词前段第七句“黯西风吹老”,“风”字平声,“老”字仄声。文天祥词第八句“菊波沁晓”,“沁”字仄声。姚云文词后段第二句“问旧日平原”,“旧日”二字俱仄声,“平原”二字俱平声。史达祖词第三句“容易堕去”,“堕”字仄声。刘圻父词第九句“擎天作柱”,“擎”字平声,“作”字仄声。赵必瑑词结句“月在葡萄架”,“在”字仄声,“萄”字平声,文词“金貂蝉翼小”,“金”字平声。细校宋词,诸家平仄无如此者,故谱内不注可平可仄。

格二 双调一百二字,前段十句六仄韵,后段十一句五仄韵 周邦彦

  疏疏几点黄梅雨 佳节又逢重午 角黍包金 香蒲泛玉 风物依然荆楚 形裁艾虎 更钗袅朱符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

臂缠红缕 扑粉香绵 唤风绫扇小窗午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

  沈湘人去已远 劝君休对景 感时怀古 慢转莺喉 轻敲象板 胜读离骚章句 荷香暗度 渐引入醄醄 
  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醉乡深处 卧听江头 画船喧叠鼓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


此与“绿芜彫尽”词同,惟前段起句押韵异。 按杨无咎词“后堂芳树阴阴见。疏蝉又还催晚。”又周密词“宫檐融暖晨妆懒。轻霞未匀酥脸。”正与此同。

格三 双调一百二字,前段十句五仄韵,后段十一句六仄韵 吴文英

  曲尘犹沁伤心水 歌蝉暗惊春换 露藻清啼 烟罗淡碧 先结湖山秋怨 波帘翠卷 叹霞薄轻绡 
  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

汜人重见 傍柳追凉 暂疏怀袖负纨扇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

  南花清斗素靥 画船应不载 坡靖诗卷 泛酒芳筒 题名蠹壁 重集湘鸿江燕 平芜未剪 怕一夕西风 
  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镜心红变 望眼愁生 暮天菱唱远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


此与周词同,惟后段起句押韵异。 按张炎词“幽情閒苑邃阁,树凉僧坐夏,翻笑行乐。”又滕宾词“人生如此奇遇,问碧翁何意,萍蓬散聚。”正与此同。

格四 双调一百三字,前段十句五仄韵,后段十一句六仄韵 陆游

  角残钟晚关山路 行人乍依孤店 塞月征尘 鞭丝帽影 常把流年虚占 藏鸦柳暗 叹轻负莺花 
  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

漫劳书剑 事往情关 悄然频动壮游念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

  孤怀谁与强遣 市垆沽酒 酒薄怎当愁酽 倚瑟妍辞 调铅妙笔 那写柔情芳艳 征途自厌 
  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

况烟敛芜痕 雨稀萍点 最是眠时 枕寒门半掩 
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


此与吴词同,惟后段第二句减一字作四字句,第三句添三字作六字句异。按陆词别首“帽檐风软,且看市楼沽酒。”正与此同。

格五 双调一百二字,前段十句六仄韵,后段十一句六仄韵 姜夔

  庾郎先自吟愁赋 凄凄更闻私语 露湿铜铺 苔侵石井 都是曾听伊处 哀音似诉 正思妇无眠 
  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

起寻机杼 曲曲屏山 夜凉独自甚情绪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仄

  西窗又吹暗雨 为谁频断续 相和砧杵 候馆吟秋 离宫吊月 别有伤心无数 豳诗漫与 笑篱落呼灯 
  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

世间儿女 写入琴丝 一声声更苦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


此与周词同,惟前后段起句俱押韵异。 按张辑词“西风扬子江头路。扁舟雨晴呼渡。”“中流笑与客语。把貂裘为换,半生尘土。”张炎词“扁舟忽过芦花浦。閒情便随鸥去。”“鱼龙吹浪自舞。渺然淩万顷,如听风雨。”正与此同。

格六 双调一百三字,前段十句五仄韵,后段十一句五仄韵 吕渭老

  红香飘没明春水 寒食万家游舫 整整斜斜 疏疏密密 帘缬旗红相望 江波荡漾 称彩舰龙舟 
  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绣衣霞桨 舞楫争先 笑歌箫鼓乱清唱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

  重来刘郎老 对故园 桃红春晚 尽成惆怅 泪雨难晴 愁眉又结 翻覆千年手掌 如今怎向 
  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

念舞板歌尘 远如天上 斜日回舟 醉魂空舞飏 
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


此亦周词体,惟后段第一句减一字作五字句,第二句作七字句异。

格七 双调一百二字,前段十句五仄韵,后段十一句五仄韵 吴文英

  芙蓉心上三更露 茸香漱泉玉井 自洗银舟 徐开素酌 月落空杯无影 庭阴未暝 度一曲新蝉 
  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韵秋堪听 瘦骨侵冰 怕惊纹簟夜深冷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

  当时湖上载酒 翠云开处 共雪面波镜 百感琼浆 千茎鬓雪 烟锁蓝桥花径 留连暮景 但閒觅孤欢 
  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

强宽秋兴 醉倚修篁 晚风吹半醒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


此亦与周词同,惟后段第二句四字、第三句五字异。 刘圻父词后段第二、三句“幔亭何惜,为曾孙留住。”正与此同。

格八 双调一百四字,前段十句五仄韵,后段十一句五仄韵 方千里

  碧纱窗外黄鹂语 声声似愁春晚 岸柳飘绵 庭花堕雪 惟有平芜如剪 重门向掩 看风动疏帘 
  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

浪铺湘簟 暗想前欢 旧游心事寄诗卷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

  鳞鸿音信未睹 梦魂寻访后 关山又隔无限 客馆愁思 天涯倦迹 几许良宵辗转 閒情意远 
  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

记密阁深闺 绣衾罗荐 睡起无人 料应眉黛敛 
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


此与周词同,惟后段第三句添二字作六字句异。
龙谱
齐天乐 又名《台城路》、《五福降中天》、《如此江山》。《清真集》、《白石道人歌曲》、《梦窗词集》并入“正宫”(即“黄钟宫”)。兹以姜词为准,一百二字,前后片各六仄韵。前片第七句、后片第八句第一字是领格,例用去声。亦有前后片首句有不用韵者。

齐天乐 定格 姜夔

  庾郎先自吟愁赋 凄凄更闻私语 露湿铜铺 苔侵石井 都是曾听伊处 哀音似诉 正思妇无眠 
  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

起寻机杼 曲曲屏山 夜凉独自甚情绪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中仄仄平仄

  西窗又吹暗雨 为谁频断续 相和砧杵 候馆迎秋 离宫吊月 别有伤心无数 豳诗漫与 笑篱落呼灯 
  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仄仄仄中仄平平

世间儿女 写入琴丝 一声声更苦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


过片一作“平平平仄仄仄”。

格二 格二 王沂孙

  绿槐千树西窗悄 厌厌昼眠惊起 饮露身轻 吟风翅薄 半剪冰绡谁寄 凄凉倦耳 漫重拂琴丝 
  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

怕寻冠珥 短梦深宫 向人犹自诉憔悴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中仄仄平仄

  残红收尽过雨 晚来频断续 都是秋意 病叶难留 纤柯易老 空忆斜阳身世 窗明月碎 甚已绝馀香 
  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仄仄仄中仄平平

尚遗枯蜕 鬓影参差 断魂青镜里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


搜韵君按:依定格附注,补该词格。
历代作品
共1127,分33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周邦彦 1056 - 1121 一首
杨无咎 1097 - 1169 二首
曹勋 1098 - 1174 一首
丁默 二首
翁孟寅 二首
哀长吉 一首
高观国 三首
陈允平 三首
张辑 一首
方千里 一首
朱涣 一首
李曾伯 一首
李莱老 一首
杨泽民 一首
沈端节 一首
洪瑹 一首
王易简 二首
蒋捷 一首
翁元龙 一首
吕同老 一首
史达祖 五首
齐天乐 正宫秋思(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绿芜凋尽台城路,殊乡又逢秋晚。暮雨生寒,鸣蛩劝织,深阁时闻裁剪

云窗静掩。叹重拂罗衾,顿疏花簟。尚有綀囊,露萤清夜照书卷。

荆江留滞最久,故人相望处,离思何限?渭水西风,长安乱叶,空忆诗情宛转。

凭高眺远。正玉液新篘,蟹螯初荐。醉倒山翁,但愁斜照敛。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乃作者在金陵秋日怀念荆州故人之作。全词既缅怀荆、汴故人,又发抒迟暮悲慨。包涵着深沉的人生意蕴。全幅词境,时空囊括了暮年与少年,江宁与荆、汴。词中先写绿芜凋尽台城路,接着导入云窗静掩 ,继写悲秋之感 。念旧之意,由此引发遥想荆汴,最后写出眼前西敛之斜照,抒写迟暮之悲。整首词沉郁苍凉,笔力不凡。
“绿芜凋尽台城路 ,殊乡又逢秋晚。”清陈廷焯《云韶集》评此词说得好:“只起二句便觉黯然销魂。“沉郁苍凉 ,太白‘西风残照’后有嗣音矣。”台城原是东晋、南朝台省与宫殿所在地,故址在江宁,此指江宁。“绿芜凋尽”,亦犹其《浪淘沙》词之“霜凋岸草”,一片深秋景象 。“殊乡又逢秋晚”,点出双重悲意,殊乡可悲,秋晚更可悲。起笔二句,造境富于远神,大有众芳芜秽、美人迟暮的悲慨。以下直至歇拍八句四韵,皆从“秋晚”二字生发,层层拖出时序变迁之感。“暮雨生寒,鸣蛩劝织,深阁时闻裁剪。”
蛩即蟋蟀 。其呜声似劝人机织,故又名促织。“暮雨生寒”,从肤觉感受写。“鸣蛩劝织”,从听觉感受写,二句对偶 ,倍增其感。此是从自然一面写秋感。“深阁时闻裁剪 ”,则从人事一面写秋感,语意略同于杜甫《秋兴》“寒衣处处催刀尺”。人家裁剪新衣,正暗喻客子无衣之感也。裁剪之声与上句鸣蛩促织之音紧紧衔接,足见词人锐感灵心,心细若发。
“云窗静掩。”“静掩”二字,极写幽居独处之寂寞感。此句单句叶韵,又正是承上启下之句。以上所写绿芜凋尽 、暮雨鸣蛩、深阁裁剪,皆云窗之外境。
以下所写,则是云窗之内境。词境由外而内,遂层层转深 。“叹重拂罗裀,顿疏花簟。裀者夹褥,簟者竹席。暑去凉来,撤去花簟,铺上罗裀。下一重字、顿字 ,点出对节候更替之锐感 。二句对偶,亦倍增其感。用“叹”字领之,直写出不胜惆怅之情。前代诗人常用夏秋之交小小生活用具之收藏,如团扇花簟之类,寓写人情疏远乃至世态炎凉之深深悲感。此二句实亦暗带出此种悲感 。“顿疏”二字,下得沉重,但又一笔带过。其内心悲慨之流露,又是若隐若现,若有若无。尚有綀囊,露萤清夜照书卷 。”纵然夏日所用已收藏、疏远,但还留得当时清夜聚萤照我读书之綀囊。綀音疏,一种极稀薄之布。二句典出《晋书·车胤传》:“家贫不常得油,夏月则练囊盛数十萤火以读书 。”以綀代练,是因此句第二字须用平声。词人当然不必囊萤照读,此是托寓自己不忘旧情,语甚含婉,意则坚执,隐然有修吾初服之意。荆江留滞最久 ,故人相望处 ,离思何限。”换头三句 ,追怀荆州之故人 。荆江指荆州(今湖北江陵),词人三十七岁前曾客居于此数年(王国维《清真先生遗事 》),与当地友人交谊自深 。离别久矣,想故人遥遥望我,离情别绪无限。怀想荆州故人,不言自己怀想,却言故人相望,用翻进一层笔法,情致尤深。从歇拍綀囊露萤之细小物象,忽转出荆州故人相望之迢远境界,又足见笔力之巨,转换自如。两片起头,境界同样远大 。“渭水西风,长安乱叶,空忆诗情宛转。”三句再转 ,怀念汴京之故人,笔法同于上三句。词人二三十岁时居汴京多年,与汴京友人交谊亦深 。前二句化用贾岛《忆江上吴处士》诗:“秋风吹渭水 ,落叶满长安。”王国维《人间词话》评云“此借古人之境界为我之境界者也 。然非自有境界,古人亦不为我用。”真是知甘苦之言。以长安代汴京,宋词习见 。词人遥想汴京正当清秋,故人追怀往事,不免念及昔年汴京之秋结伴同游,或行吟水畔,或登高能赋,我诗情之宛转,深得故人知赏,然而今日故人追忆,终是一场空幻。悬想虚摹之笔,几于出神入化。接下来,“凭高眺远”一句 ,笔法同于上片“云窗静掩 ”,以上两层悬想,是登高望远之所思。以下种种情景,为登高望远之现境。词人登高眺远,一如故人相望 ,皆沓不可见也 。无可奈何,唯有求得一醉,借酒消愁。“正玉液新。蟹螯初荐。”,漉酒竹器,此用作动词,训漉。杜荀鹤断句诗“新酒竹议事,后一“ 好 ”字用法相同 。蟹螯即指螃蟹 。下句语出《世说新语·任诞》:“毕茂世(卓)云):‘一手持蟹螯,一手持酒杯,拍浮酒池中,便足了一生。’”此二句意谓正当美酒新漉 、螃蟹登市的时节 ,我借酒浇愁,一醉方休。“醉倒山翁,但愁斜照敛。”上句自比山翁,典亦出《世说新语·任诞》 :“山季伦(简)为荆州 ,时出酣畅,人为之歌曰:‘山公时一醉,径造高阳池。日暮倒载归,酩酊无所知。’”下句用“但愁”二字陡转 ,“愁”字尤为重笔 。纵然酩酊大醉,但仍无计逃愁。忽见夕阳西沉,词人此心,顿时沉入无穷迟暮之悲。“但愁斜照敛”,是词情发展的必然结穴,包孕最为深刻。与起笔“绿芜凋尽台城路”遥相映照,极富于启示性。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一评语,有真知灼见,评云:“‘绿芜凋尽台城路,殊乡又逢秋晚 ’,伤岁暮出 。结云‘ 醉倒山翁,但愁斜照敛’,几于爱惜寸阴 ,日暮之悲,更觉馀于言外。”
此词既多角度多层次地表现了词人的晚秋之愁,又深沉地表现了其岁暮之悲。其间隐含着多量的人生感慨。全词精致细密,蕴藉深婉,沉郁苍凉,别具一格。陈廷焯《白雨斋词话》云:“美成《齐天乐》云:‘绿芜凋尽台城路 ,殊乡又逢秋晚。’伤岁暮也。结云“ 醉倒山翁,便愁斜照敛。’几于爱惜寸阴,日暮之悲 ,更觉余于言外。”这段话,对于赏析此词是有参考价值的。

齐天乐 其一 和周美成韵(宋·杨无咎)  显示自动注释

后堂芳树阴阴见。疏蝉又还催晚。燕守朱门,萤粘翠幕,纹蜡啼红慵剪。

纱帏半卷。记云亸瑶山,粉融珍簟。睡起援毫,戏题新句谩盈卷。

睽离鳞雁顿阻,似闻频念我,愁绪无限。瑞鸭香销,铜壶漏永,谁惜无眠展转。

蓬山恨远。想月好风清,酒登琴荐。一曲高歌,为谁眉黛敛。


齐天乐 其二 端午(宋·杨无咎)  显示自动注释

疏疏数点黄梅雨。殊方又逢重五。角黍包金,草蒲泛玉,风物依然荆楚

衫裁艾虎。更钗凫朱符,臂缠红缕。扑粉香绵,唤风绫扇小窗午。

沈湘人去已远,劝君休对酒,感时怀古。慢啭莺喉,轻敲象板,胜读离骚章句。

荷香暗度。渐引入陶陶,醉乡深处。卧听江头,画船喧叠鼓。


齐天乐 中宫生辰(宋·曹勋)  显示自动注释

芙蓉凝露青霞护,朝日绮疏风细。正是中秋,时候喜逢,中宫葱葱佳气。

云龙庆会。赞真主当阳,辅成天地。暇日琴书,暂闲蚕馆见贤志。

嫔嫱衣罗乍试。尽趋椒殿,喜芳绣筵初启。酒面腾红,香烟罩碧,恩满六宫金翠。

何妨绛烛。任花敧玉侧,劝教沈醉。凤阙龙楼,夜色凉如水。


齐天乐 重游番阳(宋·丁默)  显示自动注释

两株烟柳荒城外,依依暮帆曾驻。小扇障尘,轻舆贴岸,谁料重行吟处。

流光暗度。怅兰溆春移,苇汀秋聚。可奈清愁,快呼艇子载将去。

中年怀抱易感,甚风花水叶,犹似孤旅。伴鹤幽期,随莺乐事,还是情乖意负。

衣尘帽土。但杜镜堪羞,贺囊偏□。待报山灵,莫教云壑妒。


齐天乐 庚戈元夕都下遇赵立之(宋·丁默)  显示自动注释

倦云休雨风还作,交相醒花苏柳。字满吟灰,痕添坐席,赢得新愁痴守。

归期未有。负小院移兰,故园尝韭。谩道春来,沉腰惟觉似秋瘦。

烧灯时候是也,楚津留野艇,曾趁芳友。问月赊晴,凭春买夜,明月添香解酒。

□知别久。怅帝陌论心,客尘侵首。戏鼓声中,旧情犹在否。


齐天乐 其一(宋·翁孟寅)  显示自动注释

幽香不受春料理,青青尚馀秋鬓。涧曲岩隈,烟梳露浴,甘与菰蒲共隐。

芳标瘦迥。看缨结丁香,带萦晴荇。恨水东流,楚江憔悴乱云暝。

凄凉梦游故苑,纵妒花风暴,吹梦难醒。艳李妖桃,纡青佩紫,争似广文官冷。

尘波万顷。算谁是同心,自怜孤影。收敛风流,素弦清夜永。


齐天乐 其二 元夕(宋·翁孟寅)  显示自动注释

红香十里铜驼梦,如今旧游重省。节序飘零,欢娱老大,慵立灯光蟾影。

伤心对景。怕回首东风,雨晴难准。曲巷幽坊,管弦一片笑声近。

飞棚浮动翠葆,看金钗半溜,春妒红粉。凤辇鳌山,云收雾敛,迤逦铜壶漏迥。

霜风渐紧。展一幅青绡,净悬孤镜。带醉扶归,晓酲春梦稳。


齐天乐 贺人入赘(宋·哀长吉)  显示自动注释

青鸾海上传芳信。蓝田路入仙境。万卷书传,六奇计运,冰玉炯然清润。

帷褰凤锦。□镜启鸾台,烟横鸳枕。一笑相迎,一双两好恰厮称。

风流人在仙隐。更一县、陶柳春近。梦想金桃,宴分玉果,指日送尝汤饼。

枌榆接畛。管此去亲盟,镇长交聘。自古朱陈,一村惟两姓。


齐天乐 其一(宋·高观国)  显示自动注释

碧云阙处无多雨,愁与去帆俱远。倒苇沙闲,枯兰溆冷,寥落寒江秋晚。

楼阴纵览。正魂怯清吟,病多依黯怕挹西风,袖罗香自去年减。

风流江左久客,旧游得意处,朱帘曾卷。载酒春情,吹箫夜约,犹忆玉娇香软。

尘栖故苑,叹璧月空檐,梦云飞观。送绝征鸿,楚峰烟数点。


齐天乐 其二 菊(宋·高观国)  显示自动注释

丛幽一笑东篱晓,霜华又随香冷。晕色黄娇,低枝翠婉,来趁登高佳景。

谁偏管领。是彭泽归来,未荒三径。最惬清觞,道家标致自风韵。

南山依旧翠倚,采花无限思,西风吹醒。万蕊金寒,三秋梦好,曾记餐英清咏。

斓斑泪沁。怕节去蜂愁,雨荒烟暝。明日重阳,为谁簪短鬓。


齐天乐 其三 中秋夜怀梅溪(宋·高观国)  显示自动注释

晚云知有关山念,澄霄卷开清霁。素景分中,冰盘正溢,何啻婵娟千里。

危阑静倚。正玉管吹凉,翠觞留醉。记约清吟,锦袍初唤醉魂起。

孤光天地共影,浩歌谁与舞,凄凉风味。古驿烟寒,幽垣梦冷,应念秦楼十二。

归心对此。想斗插天南,雁横辽水。试问姮娥,有谁能为寄。


齐天乐 泽国楼偶赋(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湖光祗在阑干外,凭虚远迷三楚。旧柳犹青,平芜自碧,几度朝昏烟雨。

天涯倦旅。爱小却游鞭,共挥谈麈。顿觉尘清,宦情高下等风絮。

芝山苍翠缥缈,黯然仙梦杳,吟思飞去。故国楼台,斜阳巷陌,回首白云何处。

无心访古。对双塔栖鸦,半汀归鹭。立尽荷香,月明人笑语。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是作者晚年的游历吴地登泽国楼时所作。
以“湖光只在阑干外”起句点明了楼的位置特点,直揭“泽国”二字。接句写登楼远眺,三楚迷漫而不能分辨 。“三楚”之说众说纷纭,似以江陵、吴、彭城较合适。此全句暗用《诗经·鄘风·定之方中》“升彼虚矣,以望楚矣”语(虚同墟),以发怀古之幽情。
“旧柳”三句将视线收紧。“柳”之言旧 ,写故地重游,也寓含着故国风景不改的意思;“平芜自碧”,言野草繁芜 ,荒凉一片,不堪寓目;“几度朝昏烟雨”,则借眼前景 ,暗喻政治形势的动荡不安。“天涯”三句表明自己的不幸身世。因天涯旅倦而遇胜楼,逢知己 ,因此能够消愁,故用“爱”领起。“顿觉”两句言己已豁然摒弃了世俗杂尘,把宦情等同于眼前随风飘飞的柳絮。宋亡后允平曾以人才征至北都,不受官被放回,此谓“宦情”疑指此事。歇拍以景状情,至觉警动。
过片从远处落笔,由“芝山苍翠缥缈”引出超脱尘世之梦而终至于黯然破灭 。“故国”三句进而抒发亡国的悲痛,慨叹无处托身,将国亡之感与身世浮沉紧密结合起来,读来凄迷哀婉。“故国楼台”,从眼前景物推开去,不一定指一处;丧乱之后,处处存在着一种飘泊沧桑的情感 。承以“斜阳巷陌”,化用刘禹锡《金陵五题》“ 乌衣巷口夕阳斜”和辛弃疾《永遇乐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句意,概述故国山河变化 。“白云”则出《庄子·天地》:“千岁厌世,去而上仙 ;乘彼白云,至于帝乡 。”帝即天帝 。以“白云”代指仙乡,挽合过片之“仙梦”并且用了一个疑问句 ,尤其动人。且《庄子》“乘云”云云是华封人说尧之语,“白云何处”,也隐含着一种怀念故君的意思。故国故君如此,触处皆恨,故接云“无心访古”。鸦栖双塔,鹭归半汀,则又衬托自己羁旅天涯之愁苦忧愁之情。结韵照应起笔,引出荡舟戏莲的热闹场面,“立尽 ”,暗示伫立良久,笔势稍振便戛然而止,给人以“有情却被无情恼”的余韵。
此词可谓是西麓集中的高作,代表其词的一般风格。从内容看,反映的是晚年的飘泊流荡生涯,抒写的是低徊幽咽的身世之感和残破河山的亡国之痛,感情真挚,在其集中尤为少见。用词简明畅快,用典则贴切易晓是全词的最大特色 。不过,“故国楼台”数句显得深沉抑郁,而过片又略逞超逸。陈廷焯《白雨斋词话 》卷二云:“西麓词⋯⋯沉郁不及碧山,而时有清超处 ;超逸不及梦窗,而婉雅犹过之。”用“婉雅”来论其风格是最为恰当 。他的词情调委婉低徊,还不时显现出老庄之道的影响,言辞不现激越高昂之态 ,而是曲折婉转 ,激扬的情绪,因而也相应地用“远迷”、“青”、“碧”、“苍翠缥缈”、“斜阳”等晦涩灰暗朦胧的色彩来言情。他甚至还用了“共挥谈麈”。魏晋人清淡最喜持麈尾,后世遂以谈麈沿为名流雅器。这些都是“婉雅”作风。再就结构而言,仍沿习了上片写景,下片抒情的老路,无奇思巧变可言,只可称得上“平正 ”。因它有一定的爱国内容,所以张炎评论西麓词为“本制平正,亦有佳者”(《词源》卷下)。因为词人一味地追求这种风格 ,因而状景并不开阔,言情并不深挚,造境平凡,布局平淡,显得气格柔弱,拘谨守旧,其瑕疵是相当明显的。但他在宋末婉约诸大家中毕竟自呈一家,独具一格。

齐天乐 南屏晚钟(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赤阑桥畔斜阳外,临江暮山凝紫。戏鼓才停,渔榔乍歇,一片芙蓉秋水。

馀霞散绮。正银钥停关,画船催舣。鱼板敲残,数声初入万松里。

坡翁诗梦未老,翠微楼上月,曾共谁倚。御苑烟花,宫斜露草,几度西风弹指。

黄昏尽也,有眠月闲僧,醉香游子。鹫岭啼猿,唤人吟思起。


齐天乐(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客愁都在斜阳外,凭阑桂香吹晚。乱叶蝉哀,寒汀鹭泊,离绪并刀难剪。

牙屏半掩。渐尘扑冰纨,浪收云簟。露入征衣,满襟秋思付诗卷。

还思前度问酒,凤楼人共倚,归兴无限。雁影亭皋,蛩声院落,双阙明河光转。

田园梦远。叹篱菊初黄,涧莼堪荐。拄笏西风,四山烟翠敛。


如此江山/齐天乐 寓齐天乐(宋·张辑)  显示自动注释

西风扬子江头路。扁舟雨晴呼渡。岸隔瓜洲,津横蒜石,摇尽波声千古。

诗仙一去。但对峙金焦,断矶青树。欲下斜阳,长淮渺渺正愁予。

中流笑与客语。把貂裘为浣,半生尘土。品水烹茶,看碑忆鹤,恍似旧曾游处。

聊凭陆谞。问八极神游,肯重来否。如此江山,更苍烟白露。


齐天乐(宋·方千里)  显示自动注释

碧纱窗外黄鹂语,声声似愁春晚。岸柳飘绵,庭花堕雪,惟有平芜如剪。

重门尚掩。看风动疏帘,浪铺湘簟。暗想前欢,旧游心事寄诗卷。

鳞鸿音信未睹,梦魂寻访后,关山又隔无限。客馆愁思,天涯倦迹,几许良宵展转。

闲情意远。记密阁深闺,绣衾罗荐。睡起无人,料应眉黛敛。


齐天乐 游洞岩记(宋·朱涣)  显示自动注释

白云封断仙岩路,重重洞门深窈。翠竹笼烟,苍崖溅瀑,古木阴森回抱。

坛空不老。锁一片莓苔,几丛莎草。试把桃源,较量风景是谁好。

乘鸾人去已久,只今惟有,鹤飞猿啸。树拥香幢,泉敲玉佩,疑是群仙重到。

尘氛可笑。久志慕丹台,梦思蓬岛。愿挹英游,细参梨与枣。


齐天乐 壬子和陈次贾为寿韵(宋·李曾伯)  显示自动注释

少年塞上秋来早,昴街尚馀芒曜。举目关河,惊心弧矢,顾我岂堪戎纛。

几番凤诰。愧保障何功,恩隆旒藻。笑指呼鹰,露花烟草忆刘表。

头颅如许相与,岁寒犹赖有,白发公道。对月怀人,临风访古,往事凄凉难考。

何时是了。驰志伊吾,贪名清庙。松菊归来,稽山招此老。


台城路/齐天乐 寄弁阳翁(宋·李莱老)  显示自动注释

半空河影流云碎,亭皋嫩凉收雨。井叶还惊,江莲乱落,弦月初生商素。

堂深几许。渐爽入云帱,翠绡千缕。纨扇恩疏,晚萤光冷照窗户。

文园憔悴顿老,又西风暗换,丝鬓无数。灯外残砧,琴边瘦枕,一一情伤迟暮。

故人倦旅。料渭水长安,感时吟苦。正自多愁,砌蛩终夜语。


齐天乐 临江道中(宋·杨泽民)  显示自动注释

护霜云澹兰皋暮,行人怕临昏晚。皓月明楼,梧桐雨叶,一片离愁难剪。

殊乡异景,奈频易寒暄,屡更茵簟。案牍纷纭,夜深犹看两三卷。

平川回棹未久,简书还授命,又催程限。贡浦南游,桃江西下,还是水行陆转。

天寒雁远。但独拥兰衾,枕檀谁荐。再促征车,月华犹未敛。


五福降中天 梅(宋·沈端节)  显示自动注释

月胧烟澹霜蹊滑,孤宿暮林荒驿。绕树微吟,巡檐索笑,自分平生相得。

冰池半释。正节物惊心,泪痕沾臆。流水溅溅,照影古寺满春色。

沈叹今年未识。暗香微动处,人□初寂。酷爱芳姿,最怜幽韵,来款禅房深密。

他时恨□。怅却月凌风,信音难的。雪底幽期,为谁还露立。


齐天乐 闺思(宋·洪瑹)  显示自动注释

辘轳声破银床冻,霜寒又侵鸳被。皓月疏钟,悲风断漏,惊起画楼人睡。

银屏十二。叹尘满丝簧,暗消金翠。可恨风流,故人迢递隔千里。

相思情绪最苦,旧欢无续处,魂梦空费。断雁无情,离鸾有恨,空想吴山越水。

花憔玉悴。但翠黛愁横,红铅泪洗。待剪江梅,倩人传此意。


齐天乐 客长安赋(宋·王易简)  显示自动注释

宫烟晓散春如雾。参差护晴窗户。柳色初分,饧香未冷,正是清明百五。

临流笑语。映十二阑干,翠嚬红妒。短帽轻鞍,倦游曾遍断桥路。

东风为谁媚妩。岁华顿感慨,双鬓何许。前度刘郎,三生杜牧,赢得征衫尘土。

心期暗数。总寂寞当年,酒筹花谱。付与春愁,小楼今夜雨。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王易简是南宋末的及第进士。南宋都城临安,有西湖这样的美景 ,想必他在春风得意时必多畅游其处。后来作者又历亡国之事,在晚年着笔,以长安写临安,其个中滋味,亦是难以卒言。
上阕写清明寒食的景象,以“倦游曾遍”提点全文,说明这是对往事的追忆。
“宫烟晓散春如雾,参差护睛窗户 。”早晨,宫中烟气飘散,宛如春雾,参差披拂 ,笼罩睛窗。“春如雾”,读为“如春雾”。词序颠倒,意为增加朦胧之美。这两句写的是清明寒食的情景。据史载,寒食的第三天即清明节。南宋宫中风俗命小内侍在阁门用榆木钻火 ,先成者赐之金碗和绢三匹 。并赐臣僚与臣烛,常谓“钻木改火”。唐诗人韩翃曾有:“日暮汉宫传蜡烛 ,轻烟散入五侯家 ”。可见唐宫之俗亦如是。这是当日宫廷的一种节日仪式,作者把它加以诗化。“柳色初分,饧香未冷 ”,是清明景象。南宋时俗,在寒食和清明时,京城家家用柳条插到门上,叫“明眼”。这便是“柳色初分”的含义。饧,即饴糖,是寒食应节食品。“初分”、“未冷”,初,未指程度。“ 正是清明百五 ”用“ 正是”明确点出时令。“百五”指寒食节,据载,和冬节正好相距一百零五日,叫寒食,禁火三日。因而称之。
“临流笑语。映十二栏于,翠颦红妒 ”:一群衣饰明艳的游春女子正倚着栏干,临流谈笑,姿色周围的红花翠柳感到嫉妒。“ 十二栏干 ”,出自南朝乐府《 西洲曲 》:“ 栏干十二曲,垂手明如玉 。”“红”、“翠” ,如“红衰翠减”、“绿肥红瘦”、“惨绿愁红”之类常用之来代表繁花绿叶,或花光柳色。“颦、妒”两字是词眼,作景人合一的描写,从侧面有力地烘托出倚栏笑语的女郎们美艳动人之处。连清明前后烂漫娇柔的花柳尚怀生嫉忌之心 ,反衬姑娘们的美貌多姿。南宋时西湖上有很多可以行乐的地方。从断桥以西到苏公堤,都种繁花柳树,都有一些小亭馆可以休息。这里自有很多“栏干”和“红翠”了。
“短帽轻鞍,倦游曾遍断桥路”。游而至“倦”,想必次数极多。西湖是杭州人常游之地,有钱人常在这里抛金洒银,故有“销金锅儿”之称。作者年轻时便是那“销金锅儿”的常客。联系上面,他的西湖之游大概不单是观赏风景 ,而包括“ 风月冶游 ” 在内的。
“东风为谁媚妩”追忆完毕,便是感慨。“媚妩”是娇美之意。东风啊,你今天又为谁酿就这满湖春色呢?这一切恐怕都已经与己无关了。岁月无情,人亦易老,感慨系之,前度刘郎,三生杜牧,赢得征衫尘土。境界拓深,抒发出更内在、更深沉感慨:我就象当年的刘禹锡、杜牧,旧地重游,美丽已不见,只剩些尘土,真有恍如隔之感 !“前度刘郎”借于刘禹锡的《再游玄都观》诗中。“ 三生杜牧 ”,黄庭坚曾有诗:“春风十里珠帘卷,仿佛三生杜牧之。”杜牧有诗《赠别》:“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作者把自己比作是杜牧的后身,这大概是指的自己在美好的春日里重到西湖所产生物是人非、难以为怀的感慨 。由此引出下文:“心中暗数。总寂寞当年,酒筹花谱 。”酒筹,喝酒时用以计数的筹子。花谱,指记载四时花卉的书籍。这里“酒筹花谱”指宴游玩乐之事。自己美好的心愿都已落空,再不可能象以前那样地宴饮畅游、尽情欢乐了。心境沮丧已极,而“屋漏偏逢连阴雨”这时 ,夜幕降临,淅沥细雨敲打心头,一股愁闷的阴影不觉悄悄袭上心头 。“付与春愁,小楼今夜雨”,往日欢游,化为今夜酿愁的春雨 。词不直抒而曲笔,使词意显得委婉蕴藉,更耐咀嚼。
这首词从写景到抒怀 。在写景时,又以“夜雨”和“晓烟”护睛相呼应,衬托出词人的心境。作者是宋末进士,国变之后,隐居不仕,属于“遗民作家”。词中借对风月冶游的眷念和追惜。寄托自己对故国的愁思。

齐天乐 馀闲书院拟赋蝉(宋·王易简)  显示自动注释

翠云深锁齐姬恨,纤柯暗翻冰羽。锦瑟重调,绡衣乍著,聊饮人间风露。

相逢甚处。记槐影初凉,柳阴新雨。听尽残声,为谁惊起又飞去。

商量秋信最早。晚来吟未彻,却是凄楚。断韵还连,馀悲似咽,欲和愁边佳句。

幽期谁语。怕寒叶凋零,蜕痕尘土。古木斜晖,向人怀抱苦。


齐天乐 元夜阅梦华录(宋·蒋捷)  显示自动注释

银蟾飞到觚棱外。娟娟下窥龙尾。电紫鞘轻,云红筤曲,雕玉舆穿灯底。

峰缯岫绮。沸一簇人声,道随竿媚。侍女迎銮,燕娇莺姹炫珠翠。

华胥仙梦未了,被天公澒洞,吹换尘世。淡柳湖山,浓花巷陌,惟说钱塘而已。

回头汴水。望当日宸游,万□□□。但有寒芜,夜深青磷起。


齐天乐 游胡园书感(宋·翁元龙)  显示自动注释

曲廊连苑吹笙道,重来暗尘都满。种石生云,移花带月,犹欠藏春庭院。

年华过眼。便梅谢兰销,舞沈歌断。露井寒蛩,为谁清夜诉幽怨。

人生乐事最少,有时得意处,光阴偏短。树色凝红,山眉弄碧,不与朱颜相恋。

临风念远。叹蝶梦难追,鹭盟重换。一片斜阳,送人归骑晚。


齐天乐 余闲书院拟赋蝉(宋·吕同老)  显示自动注释

绿阴初蔽林塘路,凄凄乍流清韵。倦咽高槐,惊嘶别柳,还忆当时曾听。

西窗梦醒。叹弦绝重调,珥空难整。绰约冰绡,夜深谁念露华冷。

不知身世易老,一声声断续,频报秋信。坠叶山明,疏枝月小,惆怅齐姬薄幸。

馀音未尽。早枯翼飞仙,暗嗟残景。见洗冰奁,怕翻双翠鬓。


齐天乐 其一 白发(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秋风早入潘郎鬓,斑斑遽惊如许。暖雪侵梳,晴丝拂领,栽满愁城深处。

瑶簪谩妒。便羞插宫花,自怜衰暮。尚想春情,旧吟凄断茂陵女。

人间公道惟此,叹朱颜也恁,容易堕去。涅了重缁,搔来更短,方悔风流相误。

郎潜几缕。渐疏了铜驼,俊游俦侣。纵有黟黟,奈何诗思苦。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齐乐天》这首词通篇用典使事,借咏物来抒情,可谓匠心独运。典故之间的内在联系,构成了叹老嗟卑、生不逢时的概貌,使不可言喻的复杂感情,若隐若现地流露出来。通篇看来,布局十分严谨。史达祖由于考进士不中,不能从正途做官 ,只能委身胥吏,沦为下级幕僚,供人使唤,所以在这首词里概述生平时,采用句句咏白发,句句抒发抱负的艺术手法,让思绪如剥竹笋,一层深似一层,使胸中愤懑不平之气渐渐舒展开来,从而在词作的艺术效果上达到了幽深的意境。
上片写突见白发的感慨。
“秋风”二句,一个“惊”字,把突然看到白发时内心的颤动直接抒发了出来。潘岳《秋兴赋序》云:“余春秋三十有二,始见二毛 。”《赋》云:“斑鬓髟以承弁兮。”《文选》李善注引《说文》:“白黑发杂而(曰)髟 。”斑斑潘鬓,激起了词人的思想波澜,无怪他慨叹秋风的早入了。“ 如许 ”二字,触目惊心,徒唤奈何,隐藏无限感慨。“ 暖雪”三句,是白发的具体描写:侵梳的是暖雪,写出梳妆时感觉到的发际的体温;拂领的是晴丝,又写出在领上轻轻擦过的白发的光泽。愁城,比喻忧愁境界。“栽满 ”句,谓满头白发遍种在愁苦的心灵深处,语气凝重。
为什么斑斑双鬓会突然出现呢?词人从个人身世作了形象的解答 。主要是宦海浮沉,功名上的坎坷。苏轼《吉祥寺赏牡丹 》诗云:“人老簪花不自羞,花应羞上老人头。”《 答陈述古》诗云:“城西亦有红千叶,人老簪花却自羞 。”词人不直接说事业无成,老大徒伤悲,而是巧妙地运用苏诗,一波三折,委婉寄意。簪花自羞,一层 ;自怜老大,二层;瑶簪空妒,三层。这样,就曲折说明了政治上的坎坷。“ 尚想”二句中,春情,喻少年情事。旧吟,用司马相如和卓文君事。《西京杂记》卷三:“司马相如将聘茂陵人女为妾,卓文君作《 白头吟》以自绝,相如乃止。”词人概写爱情生活的一段不幸,也不无用以喻指政治上的不幸之意。这两句和上三句一样,词人运用典故巧妙地说明白发早生的悲哀。这样,就将个人身世和咏白发融为一体,深化了“ 斑斑遽惊如许 ”一句的内涵。
下片追悔年华的消逝,是上片惊见白发词意的延伸。
“人间”三句,意含激愤,语含嘲讽。杜牧《送隐者一绝》云:“公道世间惟白发,贵人头上不曾饶。”词人化用这一诗句,意谓朱颜那样快地消失令人感叹万分,但这是任何人都避免不了的,人世间最公道的只有这件事。“涅不重淄”以下转到自己方面。《论语·阳货》:“ 不曰白乎,涅而不淄。”淄,黑;涅,矿物名,古代用作黑色染料。意思是说白发再也染不黑。“搔来更短”,用杜甫《 春望》诗“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这两句和上片“ 暖雪侵梳 ”二句不同。前写初见白发之情,以叙述出之,此抒既见白发所感,以感叹出之。“方悔风流相误”,“ 风流”二字一词多义。这一韵上承“ 公道世间惟白发 ,贵人头上不曾饶”意,下接“郎潜几楼 ”,似是指政治上一时的得意而言。词人初依主战派韩侂胄为掾吏,“权炙缙绅”(叶绍翁《四朝闻见录 》戊集);韩被杀后,身亦牵连遭贬,故有“风流相误”之语。
“郎潜”三句,深慨老年朋辈逐渐稀少,往年的铜驼巷陌,载酒寻芳,已经不可复得了。张衡《思玄赋》:“尉龙眉而郎潜兮,逮三叶而遘武。”《文选》李善注引《 汉武故事》:一日,汉武帝辇过郎署,见颜驷龙眉皓发。问道:“ 叟何时为郎,何其老也?”颜驷答道 :“臣文帝时为郎,文帝好文而臣好武,至景帝好美而臣貌丑,陛下即位,好少,而臣已老 。”词人巧妙运用“颜驷三世不遇,老于郎署”的典故,说明拙于作宦,催人发白,个人的遭遇与时代的好尚密切相关。联系“文帝好文而臣好武 ”,能说没有举世言和,我独策战的含意吗 ?“铜驼俊游旧侣”,指旧日在临安相与游冶的朋友 。《 太平寰宇记 》引陆机《洛阳记》:“汉铸铜驼二枚,在宫之南四会道,夹路相对。俗语曰:‘⋯⋯铜驼陌上集少年 。’”秦观《望海潮》词:“金谷俊游,铜驼巷陌”,互文见意。韩侂胄失败后,词人被贬出京,疏游侣即是疏游事,有不堪回首之感了。
“纵有 ”二句,以咏叹作结。欧阳修《秋声赋》云:“黟然黑者为星星。”头白作吏,老于郎署,纵有满头黑发,又怎经得住诗心的凄苦呢?意谓由于朝廷的不重视人才,即令年华正茂,也不能改变处境。这种用黑发反衬白发的结尾,既照应了上文,发泄了胸中的不平,又补足了上文,加深了意境的悲凉。总而言之,这首咏物词用典贴切,构思巧妙,借白发寄寓身世的悲惨,内心的凄苦,它所造成的艺术氛围是哀怨的,实际上成了咏怀词。

齐天乐 其二 秋兴(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阑干只在鸥飞处,年年怕吟秋兴。断浦沈云,空山挂雨,中有诗愁千顷。

波声未定。望舟尾拖凉,渡头笼暝。正好登临,有人歌罢翠帘冷。

悠然魂堕故里,奈闲情未了,还被吹醒。拜月虚檐,听蛩坏砌,谁复能怜娇俊。

忧心耿耿。寄桐叶芳题,冷枫新咏。莫遣秋声,树头喧夜永。


齐天乐 其三 赋橙(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犀纹隐隐莺黄嫩,篱落翠深偷见。细雨重移,新霜试摘,佳处一年秋晚。

荆江未远。想橘友荒凉,木奴嗟怨。就说风流,草泥来趁蟹螯健。

并刀寒映素手,醉魂沈夜饮,曾倩排遣。沆瀣含酸,金罂裹玉,蔌蔌吴盐轻点。

瑶姬齿软。待惜取团圆,莫教分散。入手温存,帕罗香自满。


齐天乐 其四 湖上即席分韵得羽字(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鸳鸯拂破蘋花影,低低趁凉飞去。画里移舟,诗边就梦,叶叶碧云分雨。

芳游自许。过柳影闲波,水花平渚。见说西风,为人吹恨上瑶树

阑干斜照未满,杏墙应望断,春翠偷聚。浅约挼香,深盟捣月,谁是窗间青羽。

孤筝几柱。问因甚参差,暂成离阻夜色空庭,待归听俊语。


齐天乐 其五 中秋宿真定驿(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西风来劝凉云去,天东放开金镜。照野霜凝,入河桂湿,一一冰壶相映。

殊方路永。更分破秋光,尽成悲境。有客踌躇,古庭空自吊孤影。

江南朋旧在许,也能怜天际,诗思谁领。梦断刀头,书开虿尾,别有相思随定。

忧心耿耿。对风鹊残枝,露蛩荒井。斟酌姮娥,九秋宫殿冷。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南宋开禧年间的六月,史达祖与南宋使团离开临安,前赴金国恭贺金主生日,八月中秋到达河北真定,夜晚住宿在真定馆驿中 ,这首词就是在馆驿中写成。这首词有两个写作背景:一是以一个南宋官吏的身份前往曾是北宋疆土的异国祝寿,二是恰逢中国的传统佳节——中秋节,这两个背景注定了这首词一定带有十分悲壮的风格。
上阕先从“ 中秋”写起。头两句即是佳句:“西风来劝凉云去,天东放开金镜”。其中共有四个意象:西风、凉云、天东、金镜,它们共同组成了一幅“中秋之夜 ”的美妙图画。其奥妙之处尤在于“ 来劝”、“放开 ”这两组动词的运用 ,它们就把这幅静态的“图象 ”变换成了动态的“电影镜头”。原来,入夜时分,天气并不十分晴朗。此时,一阵清风吹来,拂开和驱散了残存的凉云——作者在此用了一个“来劝”,就使这个风吹残云的动作赋有了“ 人情味”:时值佳节,就让普天下团圆和不团圆的人都能看到这一年一度圆亮如金镜的中秋明月吧。果然有眼,它终于同意“放行 ”,于是一轮金光澄亮的圆月马上就在东边地平线上冉冉升起。所以这两个句子既写出了景,又包含了自己的情愫,为下文的继续写景和含情埋下了伏笔。“ 照野霜凝,入河桂湿,—— 冰壶相映”三句,就承接上文,写出了月光普洒大地、惨白一片的夜色,以及大河中的月影与天上的圆月两相辉映的清景,于中流露了自己的乡思客愁。李白诗云:“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静夜思》),苏轼词云:“明月如霜”(《 永遇乐》),史词的“照野霜凝 ”即由此演化而来,并体现了自己的思乡愁绪。“殊方路永”一句,语似突然而起,实是从题中“真定驿”生出。临安出发,过淮河,入金境,便是殊方异国,故云“殊方 ”;到了真定,已走过一段漫长的路程,但再到目的地燕京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故云“路永 ”。这个四字押韵句自成一意,起了转折和开启下文的作用:上面交待了中秋月色,至此就转入抒情。“殊方路永”四字读来,已感到伤感之情的深切,而令人难堪的更在今夜偏又是中秋节!故而“独在异乡为异客”与“每逢佳节倍思亲”的两重悲绪就交织在一起,终于凝成了下面这两句词语:“更分破秋光,尽成悲境”。中秋为秋季之中,故曰“分破秋光”,而“分破 ”的字面又分明寓有分离之意 ,因此在已成“殊方”的故土,见中秋月色,便再无一点欢意,“尽成悲境”而已矣!下两句即顺着此意把自己与“真定驿”与“中秋 ”合在一起写:“有客踌躇,古庭空自吊孤影。”月于“影”字见出。驿站古庭的悲寂气氛,与中秋冷月的凄寒色调,就使作者中夜不眠、踌躇徘徊的形象衬托得更加孤单忧郁,也使他此时此地的心情显得更其凄凉悲切。王国维《人间词话》十分强调词要写“真景物”和“真感情”,谓之“有境界”。此情此景,就使本词出现了景真情深的“ 境界”,也使它具有了“忧从中来”的强烈艺术效果。
不过,在上阕中,词人还仅言其“悲”而未具体交待其所“悲”为何,虽然在“殊方路永”四字中已经隐约透露其为思乡客愁 。我们只知道,词人犹豫,词人徘徊,词人在月下形影相吊,然而尚未直探其内心世界的奥妙。这个任务,便在下阕中渐次完成。它共分两层:一层写其对于江南密友的相思之情,这是明说的;另一层则抒其对于北宋故国的亡国之悲,这又是“暗说”的。先看第一层:“ 江南朋旧在许,也能怜天际,诗思谁领?”起句与上阕末句暗有“勾连”,因上阕的“ 孤影”就自然引出下阕的“朋旧”,换头有自然之妙。“ 在许 ”者,在何许也,不在身边也。“也能怜天际”是说他们此刻面对中秋圆月,也肯定会思念起远在“天际 ”的我。“诗思谁领”则更加进了一步,意谓:尽管他们遥怜故人,但因他们身在故乡,因而对于我在异乡绝域思念他们的乡愁客思缺乏切身体验和领受,故只好自叹一声“ 诗思谁领”(客愁化为“诗思”)。从这万般无奈的自言自语的反问句中,我们深深地感觉到:词人此时此刻的愁绪是其他人都无法代为体会、代为领受的。其感情之深浓,于此可知。接下“梦断刀头,书开虿尾,别有相思随定”,就续写他好梦难成和写信寄情的举动,以继续抒发自己的相思之愁。这里,他使用了两个典故 :“刀头”和“虿尾”,其主要用心则放在前一典故上面。《汉书·李陵传 》载李陵降匈奴后,故人任立政出使匈奴,意欲暗地劝说李陵还汉。他见到李后,一面说话,一面屡次手摸自己的刀环。环、还音同,暗示要李归汉。又刀环在刀头,后人便以“刀头”作为“还”的隐语。唐吴兢《乐府古题要解》说《古绝句》中“何当大刀头”一句云:“刀头有环,问夫何时当还也”,即此意。此处说“梦断刀头”即言思乡之好梦难成,还乡之暂时无法,所以便开笔作书(“书开虿尾”),“别有相思随定 ”,让自己的相思之情随书而传达到朋旧那里去吧。以上是第一层 。第二层则把思乡之情进而扩展。先点以“ 忧心耿耿 ”四字。这耿耿忧心是为何?作者似乎不便明言。以下便接以景语 :“ 对风鹊残枝,露蛩荒井。 ”这两句既是实写真定驿中的所见所闻,又含蓄地融化了前人的诗意,以这些词语中所贮蓄的“历史积淀 ”来调动读者对于“国土沦亡”的联想。曹操诗云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短歌行》)史词的“风鹊残枝”基本由此而来,不过它又在鹊上加一“ 风”,在枝上加一“残”,这就使得原先就很悲凉的意境中更添入了一种凄冷残破的感情成分。至于“露蛩荒井”的意象,则我们更可在前人寄寓家国之感的诗词中常见。比如较史达祖稍前一些的姜夔,他就有一首咏蟋蟀(蛩即蟋蟀之别名)的名篇《 齐天乐 》,其“露湿铜铺,苔侵石井,都是曾听伊处”,即与史词意象相似。因而读着这“风鹊残枝,露蛩荒井”八字,读者很快便会浮现出姜词下文“候馆迎秋,离宫吊月,别有伤心无数”的不尽联想。作者巧以“景语 ”来抒情的功力既于此可见,而作者暗伤北宋沦亡的情感也于此隐隐欲出。但作者此词既是写中秋夜宿真定驿,故而在写足了驿庭中凄清的景象之后,又当再回到“中秋”上来。于是他又举头望明月,举杯酌姮娥(即与姮娥对饮之意),其时只见月中宫殿正被包围在一片凄冷的风露之中。这两句诗从杜甫《月》诗“斟酌姮娥寡,天寒奈九秋”中演化开来,既写出了夜已转深、寒意渐浓,又进一步暗写了北宋宫殿正如月中宫殿那样,早就“冷”不堪言了。前文中暗伏而欲出的亡国之痛,就通过“宫殿”二字既豁然醒目、却又“ 王顾左右而言他”(表面仅言月中宫殿)地“饱满”写出!全词以中秋之月而兴起,又以中秋之月而结束,通过在驿庭中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展现了作者思乡怀旧、忧思百端的复杂心态,具有一定的思想深度和艺术感染力。从词风来看,此词也一改作者平素“ 妥帖轻圆”的作风,而显出深沉悲慨的风格,在某种程度上带有了辛派词人的刚劲苍凉风格(比如开头五句的写景,结尾两句的写人月对斟和中秋冷月 )。这肯定是与他的“身之所历,目之所见 ”,是密不可分的 。清人王昶说过:“南宋词多《 黍离》、《麦秀 》之悲”(《赌棋山庄词话》卷一引 ),从史达祖这首出使金邦而作的《齐天乐》中,就能很明显地看出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