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
词牌列表
凄凉犯 钦谱
凄凉犯 《白石词》注“仙吕调犯商调”,一名《瑞鹤仙影》。其自序曰:“合肥巷陌皆种柳,秋风夕起骚骚然。余客居阖户,时闻马嘶,出城四顾,则荒烟野草,不胜凄黯,乃著此解。琴有《凄凉调》,假以为名。凡曲言犯者,谓以宫犯商、商犯宫之类。如道调宫上字住,双调亦上字住,所住字同,故道调曲中犯双调,或于双调曲中犯道调,其他准此。唐人《乐书》云:犯有正、旁、偏、侧,宫犯宫为正,宫犯商为旁,宫犯角为偏,宫犯羽为侧。此说非也。十二宫所住字各不同,不容相犯。十二宫特可犯商、角、羽耳。”

凄凉犯 双调九十三字,前段九句六仄韵,后段九句四仄韵 姜夔

  绿杨巷陌 西风起 边城一片离索 马嘶渐远 人归甚处 戍楼吹角 情怀正恶 更衰草寒烟淡薄 
  中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中中仄中中平中仄仄平中仄平平仄仄仄中仄平平仄仄

似当时 将军部曲 迤逦度沙漠 
仄平平中中中中中仄仄平仄


  追念西湖上 小舫携歌 晚花行乐 旧游在否 想如今 翠彫红落 漫写羊裙 等新雁来时系著 
  中仄中平仄中仄平平仄平平仄中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

怕匆匆 不肯寄与 误后约 
仄平中中中中中仄仄仄


此调为姜夔自度曲,自应以此词为正体,吴文英“空江浪阔”词正与此同,若张词之前段第一、二句句读小异,或添一字,皆变体也。 按吴词前段起句“空江浪阔”,“空”字平声。第五句“露搔泪湿”,“泪”字仄声。后段起句“樊姊玉奴恨”,“玉”字仄声。第八句“倚瑶台、十二金钱”,“钱”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张词二首。

格二 双调九十三字,前段九句五仄韵,后段九句四仄韵 张炎

  西风暗剪荷衣碎 柔丝不解重缉 荒烟断浦 晴晖历乱 半江摇碧 悠悠望极 忍独听 秋声渐急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

更怜他 柳发萧条 相为动愁色 
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


  老态今如此 犹自留连 醉筇游屐 不堪瘦影 渺天涯 尽成行客 因甚忘归 漫吹裂 山阳夜篴 
  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

梦三十六陂流水 去未得 
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


此亦姜词体,惟前段起句七字不押韵,第二句六字,后段第八句不折腰异。

格三 双调九十四字,前段九句五仄韵,后段九句四仄韵 张炎

  萧疏野柳嘶寒马 芦花深 还见游猎 山势北来 甚时曾到 醉魂飞越 酸风自咽 拥吟鼻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平仄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

征衣暗裂 正凄迷 天涯羁旅 不似灞桥雪 
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仄


  谁念而今老 懒赋长杨 倦怀休说 空怜断梗 梦依依 岁华轻别 待击歌壶 怕如意 和冰冻折 
  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

且行行 平沙万里 尽是月 
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


此与“西风暗剪”词同,惟前段第二句添一字作上三下四句法异。
历代作品
共77,分3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近现代(续上)
胡士莹 1901 - 1979 一首
詹安泰 1902 - 1967 一首
黄咏雩 1902 - 1975 一首
卢前 1905 - 1951 一首
黄松鹤 1907 - 1988 一首
常国武 一首
寇梦碧 1917 - 1990 一首
王韶生 一首
当代
魏元旷 1856 - 1935 一首
饶宗颐 1917 - 2018 一首
王蛰堪 一首
崔荣江 1957 - ? 一首
汪洋 一首
熊盛元 一首
凄凉犯 现当代 · 胡士莹
序:天寒岁暮,归有日矣。依白石自度腔,赋寄禹钟,并示韶声、雪塍、汝为。
夕阳霁雪连平楚,登楼一望萧索。
冻云酿树,狂尘溅袂,异乡栖泊。
青衫泪各,叹江海浮生计错。
纵归时、梅花赋得,瘦了故园鹤。

回首斜塘路,醉眼春风,笑言如昨。
杜郎未老,恁星星、鬓霜惊觉。
俯仰尊前,怕豪气都销剑锷。
怅天寒、客枕梦短坠酒约。
凄凉犯 现当代 · 詹安泰
沙洲凤凰台,为潮中名胜。绵历千年,游人不绝。余久客凤城,不以为意也。顷闻有改建之议,乃鼓兴一履。其地荒烟蔓草,断瓦颓垣,已不胜其凄黯矣。越日以白石此调谱之
脱枫冷荻,梭船外、沙明石老风急。
瘦波堕影,苍茫四顾,自怜筋力。
心长地窄,更啼树寒鸦向夕。
待留题、凄然泪落,零梦渺天北。

台以山名凤,凤去台空,暮山愁碧。
十千美酒,醉春魂、几劳裙屐。
不恨生迟,恨辜负当年词笔。
怕重来、换尽旧主,认未得。
⑴ 洪斌题台柱:台以山名凤,江因人姓韩
辞枝噤蚻。
苔衣槁、凄凉卧掩霜叶。
足跫绝岛,神游故国,雾山一发。
饥鸮啄月。
縠波起、银蟾影没。
倒苍天、天沈海立。
人在梦中活。

无那沧江夜,水击鹏风,血吹鲸渤。
小楼伏枕,飒商飙、压衾如铁。
角惨镫昏,倍愁我、伤鳞呴沫。
对哀蛩、有语欲说不敢说。
七星在北天空阔。
奔车暗里何托。
地无寸草,驼多白骨,动心惊魄。
征衣正薄。
任长夜、飘流大漠。
独行人、迢迢万里,奇遇自开拓。

曾共诸年少,掷果分瓜,绿洲欢乐。
应还笑我。
舞婆娑、不辞羊酪。
信美边城,也相与、重留后约。
望焉耆渐近,水上月已没。
元贞揖舜过隆,山馆留宿,良谈竟夕,出示诸友悼铭诗之什,枨触旧游,写此兼寄。
一春巷陌。
轻尘外、谁来慰我离索。
紫藤架下,飘花数点,茗炉清角。
轩楹雨恶。
且移坐、同斟淡薄。
尽敲残、阑干几曲,夜色付冥漠。

前事犹能说,柳杜赓吟,草堂行乐。
白衣(铭诗别号。)去后,更何堪、俊游零落。
月照疏弦,咽流水、知音莫著。
向西楼、怎忍独上剩旧约。
杜鹃啼血,江南好,杏花春雨三月。
画楼尘锁,倚阑人去,弦歌声绝。
关山难越,更回首、暮云千叠。
黯销魂,石城何许,一夜头如雪。

又听山阳笛。
憔悴刘郎,怨怀谁说。
莺飞草长,甚清景、总成虚设。
欲寄相思,奈鸿雁、杳无消息。
滴空阶、潇潇夜雨,泣幽咽。
注:中文系日本客座教授水原渭江先生激赏此词,云读后潸然泪下,为之折服不已。
怪禽格磔霜天冷,残魂画出昏月。
夜风渐峭,髡枝曳影,淡磷明灭。
潜宫路茀。
更衰草、烟迷乱碣。
锁千年、鱼膏焰弱,恨碧自沉血。

休问生前事,照乘明珠,列门金戟。
石麟夜语,似依稀、戍笳呜咽。
坤轴惊翻,等犹是、沧桑一瞥。
下幽都、恐被卷入土伯舌。
古松万壑秋风起,孤城一片离索。
马嘶帐外,泉流陇底,霜天吹角。
羁愁又恶。
听蹄足、铿然复薄。
想当时、盘空一鹗,寒日度沙漠。

遥想高斋里,撚手清歌,会心行乐。
新声善继,到而今、漫悲摇落。
尽有知音,蓄冰弦、殷勤护著。
写情怀,料许载酒订后约。
凄凉犯 梅簪 清末至现当代 · 魏元旷
① 潜园梅树枯死,因束发,取以制簪。
萧疏短发,知难绾、星星一握还少。
洧盘濯后,华簪初上,恰宜乌帽。
冰霜炼早。
祗寒梅、枯株自好。
尽风流、裁犀镂玉,不称野田叟。

犹记纵横处,绛蕊春浓,晚篱风悄。
小园寂寞,恨无端、碧梧同槁。
郑重搔头,且聊付、工倕制巧。
漫寻思鬅鬙,对镜任受否。
凄凉犯 现当代 · 饶宗颐
周密浩然斋视听钞载北方名琴条,有金城郭天锡祐之万壑松一器。鲜于枢困学斋杂录京师名琴下,亦记郭北山新制万壑松。此物现归于余。余得自顾氏,盖邹静泉自北携至粤中者。每于霜晨弹秋塞吟,不胜离索凄黯之感,爰继声白石道人,为瑞鹤仙影云。
冰弦漫谱衡阳雁(琴曲有雁渡衡阳。),西风野日萧索。
草衰塞外,霜飞陇上,两三边角
江波又恶。
况憔悴征衫渐薄。
似声声、黄云莽莽,嘶马度沙漠。

遥想京城里,裂帛当歌,索铃行乐(索铃为弹琴指法。)
云烟过眼,算而今、轸催髹落。
漫有知音,隔千载、重为护著。
寄悲哀、万壑竞响许梦约
⑴ 香山诗:边角两三枝,霜天陇上儿。
⑵ 依原句七字皆仄,姜氏旁谱,绿杨巷陌句将军部曲句陌与曲字均非叶韵,兹不依词律。
滴檐断续。
惊琴枕、丝丝欲住还急。
晚来中酒,孤蝉最是,伴人幽寂。
遥怜病翼。
镇悽楚、凉柯自惜。
渐西风、低吟似哭,冷暖问消息。

谁道新来瘦,晓镜凭添,几分秋色。
岁华过羽,怎禁他、雁边闻笛。
半掩昏窗,渺天际、残云似昔。
不堪听,峡雨梦杳暗远碧。
偶然一瞥。
苍茫处、残阳正吝余热。
藉山暗遁,凭林掩迹。
纠缠明灭。
风传噪鸹。
似寒暮离人哽咽。
不堪听、断肠碎语,还把旧疮揭。

者痛不能忍。
教倚何人,两情相悦?
于今索寞。
误当年。
赏花时节。
值此黄昏。
恁相似秋风冷彻。
又添得、愁入更深,哪里说。
玻璃蘸影,连江岸、倭峰各拥寒碧。
泛波瘦梗,拘霞病树,黯然尘客。
秋氛暗积。
觉风拽、衣痕似汐。
渐迷濛、惊凫恍逝,暮雨打篷急。

应念当年事,剩水残山,指天越石。
乱云竞渡,裹旌旗、陨如朱实。
虚籁凝烟,唤归梦、回身甚域。
正微茫、黄灯一点漏夜幂。
鹤栖鹭集兰舟舣,波光绿漾词魄。
古祠树老,长汀雾散,更谁吹笛。
千秋恨积。
任襟底、纵横泪湿。
倚枫林、红笺似血,堕履怅难觅。

犹记当年梦,枕卉閒眠,举觞狂吸。
众仙唤我,访灵溪、峭崖如壁。
细数空花,几曾料、都随过翼。
最堪怜、菊影淡雅,伴醉客。
按:【附庞坚和词】
《凄凉犯·晦窗寄示甲午闰重阳与诸子访杭州西溪词,适余有感于秋深时迈,因次韵为填此解》:“惊寒一夕秋虫咽,辉柔独眷蟾魄。偎檐雀静,铿枝风诡,漫听霜笛。盘根叶积。怅他日、黄埃雨湿。但凝眸、红擎碧牖,菊酒正须觅。 因忆清狂事,冲雪讴谣,拥花呼吸。素车白马,探钱塘、怒潮横壁。那识愁云,爱标举、翛然鹤翼。慕刘郎、应景句好,问钓客。(自注:刘梦得《秋词二首》,最爱爽秋)